特别推荐>>



滑板车初创企业在各地涌现

发布日期:2018-11-08 17:07
摘要」Bird等硅谷公司的估值暴涨之后,世界各地诞生了许多滑板车初创企业,它们都希望提前抢占本地市场,复制“硅谷神话”。



撰文 / 蒂姆•布拉德肖

■ 当Bird去年在洛杉矶推出电动滑板车租赁业务时,投资者认为它可能是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交通类初创公司。

但当Bird的估值在今年夏天暴涨至20亿美元后,该公司及其支持者发现了其与优步的另一个相似之处:地方抄袭者。

欧洲和拉丁美洲的众多初创企业——有些只有很少甚至没有运营交通业务的经验——正筹集数千万美元,希望抢在海外竞争对手前头占领市场。

Tier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莱斯纳(Lawrence Leuschner)表示:“我们的抱负很大。我们计划在未来筹得更多资金,因为该市场非常庞大。”Tier总部位于柏林,上月才投放了第一辆滑板车,仅两周后就筹得2500万欧元(合2850万美元)。

Bird及其硅谷竞争对手Lime的扩张速度——它们的估值都增加了——让铺设“无桩”滑板车业务显得很容易。任何人都能用手机应用花费几美元租用一辆“无桩”滑板车。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两家公司各在100多座城市和大学校园内铺设了业务,在每个地点投放了数百辆滑板车。

但是当它们看向海外,想达到能证明其“独角兽”估值的全球规模时,它们发现竞争对手的滑板车已经在马德里、维也纳或墨西哥城的街道上等着它们了。

仅过去两个月,总部位于墨西哥的Grin就筹集了4500万美元,巴西的Yellow筹集了6300万美元,投资者表示还有十几家初创企业正试图在欧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各地筹集资金。此外,总部位于爱沙尼亚的叫车公司Taxify在巴黎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子公司Bolt。

许多企业使用的都是跟美国的Bird和Lime一样的滑板车,由中国的赛格威-纳恩博公司(Segway-Ninebot)制造,而且其竞争对手一直能够轻易复制它们用来寻找和租赁车辆的基于GPS的应用程序。

就在几年前,优步和Lyft的迅速崛起引发了一场同样的全球大战,吸引了包括中国的滴滴(Didi)、印度的Ola和东南亚的Grab等竞争对手。虽然参与这场大战的许多企业中途出局、投资者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资金也跟着打了水漂,但有几家成了本地领导者,在这个优步自己发明的游戏中打败了它。

抄袭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一大特征,但在电子商务中尤为普遍,因为后者的进入壁垒很低。一些滑板车企业家应该希望模仿CityDeal的成功,这是由奥利弗•扎姆韦尔(Oliver Samwer)和马克•扎姆韦尔(Marc Samwer)在欧洲创立的模仿Groupon的平台,于2010年被出售给Groupon。

扎姆韦尔兄弟位于柏林的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在硅谷尤为臭名昭著,原因是该公司快速复制了在线零售商、送货服务和旅游公司,炮制出了Delivery Hero和Zalando这样的公司。

位于洛杉矶的Upfront Ventures是Bird的投资方之一,该公司合伙人马克•苏斯特(Mark Suster)表示:“每个人都看到了扎姆韦尔兄弟十年前在德国的所作所为。没人想再去跟抄袭者斗智斗勇。这就是为什么Bird这样的公司如此专注于迅速在全球铺开业务。”

本周,Bird成为首家在伦敦推出业务的滑板车初创公司,尽管法律不允许滑板车上公共道路。虽然Bird的服务仅限于伦敦东部奥林匹克公园的私人土地,但这让这家美国公司在一个关键市场获得了一个早期立足点,也获得了影响监管机构的机会。

莱斯纳表示:“我不敢说占领市场的速度决定了一切,但也决定了75%。”除维也纳外,Tier的移动应用程序显示其滑板车还可在西班牙的马德里和萨拉戈萨使用。莱斯纳表示Tier计划未来几周在更多城市推出业务,其长期计划是在“所有主要城市及更多地方”开展业务。

为了筹集资金支持业务的快速铺开,Tier求助于风险投资公司Northzone——欧洲音乐服务公司Spotify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这笔投资成了Northzone 22年历史上最大一笔A轮融资。Northzone的合伙人保罗•墨菲(Paul Murphy)表示:“我们要么全押,要么收牌。我认为欧洲非常适合这项业务。在我看来,欧洲将让美国市场相形见绌。”

他指出,欧洲人对骑自行车很熟悉,自行车专用道非常多。美国仍然以汽车为主导,但欧洲的政策制定者正在更加积极地优先考虑“微型移动工具”和电动车辆。

此前创建了在线零售商ReBuy的莱斯纳也在赌欧洲政府会更愿意扶持本地企业,而不是那些从硅谷或中国趾高气昂过来的外来企业。他说:“由于我们是欧洲人,我们非常了解欧洲文化,我们认为自己走在与城市合作的前沿。各城市都有点害怕之前与中国共享单车企业接触的经历。”

中国的ofo和摩拜(Mobike)在欧洲许多城市投放了数千辆自行车,吃不消破坏公物和盗窃风气,最终放弃了许多市场。

与自行车不同,滑板车必须每天充电,这又增加了一层复杂性。Bird和Lime的投资者认为,与充电器和机修网络打过交道让Bird和Lime具备一项新进入者没有的优势。

这些投资者还说,进入者也低估了规模效应在搞定车辆供应方面的重要性,眼下中国制造商的产能已很难满足需求。

巴西Yellow的创始人爱德华多•穆萨(Eduardo Musa)认为,他可以将这一点转化为他的优势。穆萨之前是巴西自行车制造商Caloi的创始人,他计划明年在巴西建造一个滑板车制造工厂。

穆萨表示:“我认为能够真正控制供应链,并真正了解采购,是中长期发展的基础。全球没几家企业掌握了这种方法。”

他认为匆忙冲进市场将为某些公司埋下隐患,这些公司支付了过高的价格,购买的滑板车可能用几个月就报废了,有些公司甚至从中国空运滑板车过来。他说:“这不是长久之道。如果你无法保持第一,我不知道当第一有什么好处——代价实在太高了。”

押注这些本地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希望该市场会像优步的叫车市场一样,分裂成许多块。

Northzone的墨菲表示:“与许多其他(科技)业务不同,这不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局面,未来将产生多个赢家。”

但是投资了Bird的苏斯特坚持认为确实是赢家通吃,对手投资者肯定是“相信法国有自己的搜索引擎市场,或者巴西有自己的Facebook”。

他说:“这是一个没有规模就很难进入的市场。人们会惊讶地发现实现盈利有多么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Bird等硅谷公司的估值暴涨之后,世界各地诞生了许多滑板车初创企业,它们都希望提前抢占本地市场,复制“硅谷神话”。



撰文 / 蒂姆•布拉德肖

■ 当Bird去年在洛杉矶推出电动滑板车租赁业务时,投资者认为它可能是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交通类初创公司。

但当Bird的估值在今年夏天暴涨至20亿美元后,该公司及其支持者发现了其与优步的另一个相似之处:地方抄袭者。

欧洲和拉丁美洲的众多初创企业——有些只有很少甚至没有运营交通业务的经验——正筹集数千万美元,希望抢在海外竞争对手前头占领市场。

Tier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莱斯纳(Lawrence Leuschner)表示:“我们的抱负很大。我们计划在未来筹得更多资金,因为该市场非常庞大。”Tier总部位于柏林,上月才投放了第一辆滑板车,仅两周后就筹得2500万欧元(合2850万美元)。

Bird及其硅谷竞争对手Lime的扩张速度——它们的估值都增加了——让铺设“无桩”滑板车业务显得很容易。任何人都能用手机应用花费几美元租用一辆“无桩”滑板车。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两家公司各在100多座城市和大学校园内铺设了业务,在每个地点投放了数百辆滑板车。

但是当它们看向海外,想达到能证明其“独角兽”估值的全球规模时,它们发现竞争对手的滑板车已经在马德里、维也纳或墨西哥城的街道上等着它们了。

仅过去两个月,总部位于墨西哥的Grin就筹集了4500万美元,巴西的Yellow筹集了6300万美元,投资者表示还有十几家初创企业正试图在欧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各地筹集资金。此外,总部位于爱沙尼亚的叫车公司Taxify在巴黎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子公司Bolt。

许多企业使用的都是跟美国的Bird和Lime一样的滑板车,由中国的赛格威-纳恩博公司(Segway-Ninebot)制造,而且其竞争对手一直能够轻易复制它们用来寻找和租赁车辆的基于GPS的应用程序。

就在几年前,优步和Lyft的迅速崛起引发了一场同样的全球大战,吸引了包括中国的滴滴(Didi)、印度的Ola和东南亚的Grab等竞争对手。虽然参与这场大战的许多企业中途出局、投资者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资金也跟着打了水漂,但有几家成了本地领导者,在这个优步自己发明的游戏中打败了它。

抄袭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一大特征,但在电子商务中尤为普遍,因为后者的进入壁垒很低。一些滑板车企业家应该希望模仿CityDeal的成功,这是由奥利弗•扎姆韦尔(Oliver Samwer)和马克•扎姆韦尔(Marc Samwer)在欧洲创立的模仿Groupon的平台,于2010年被出售给Groupon。

扎姆韦尔兄弟位于柏林的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在硅谷尤为臭名昭著,原因是该公司快速复制了在线零售商、送货服务和旅游公司,炮制出了Delivery Hero和Zalando这样的公司。

位于洛杉矶的Upfront Ventures是Bird的投资方之一,该公司合伙人马克•苏斯特(Mark Suster)表示:“每个人都看到了扎姆韦尔兄弟十年前在德国的所作所为。没人想再去跟抄袭者斗智斗勇。这就是为什么Bird这样的公司如此专注于迅速在全球铺开业务。”

本周,Bird成为首家在伦敦推出业务的滑板车初创公司,尽管法律不允许滑板车上公共道路。虽然Bird的服务仅限于伦敦东部奥林匹克公园的私人土地,但这让这家美国公司在一个关键市场获得了一个早期立足点,也获得了影响监管机构的机会。

莱斯纳表示:“我不敢说占领市场的速度决定了一切,但也决定了75%。”除维也纳外,Tier的移动应用程序显示其滑板车还可在西班牙的马德里和萨拉戈萨使用。莱斯纳表示Tier计划未来几周在更多城市推出业务,其长期计划是在“所有主要城市及更多地方”开展业务。

为了筹集资金支持业务的快速铺开,Tier求助于风险投资公司Northzone——欧洲音乐服务公司Spotify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这笔投资成了Northzone 22年历史上最大一笔A轮融资。Northzone的合伙人保罗•墨菲(Paul Murphy)表示:“我们要么全押,要么收牌。我认为欧洲非常适合这项业务。在我看来,欧洲将让美国市场相形见绌。”

他指出,欧洲人对骑自行车很熟悉,自行车专用道非常多。美国仍然以汽车为主导,但欧洲的政策制定者正在更加积极地优先考虑“微型移动工具”和电动车辆。

此前创建了在线零售商ReBuy的莱斯纳也在赌欧洲政府会更愿意扶持本地企业,而不是那些从硅谷或中国趾高气昂过来的外来企业。他说:“由于我们是欧洲人,我们非常了解欧洲文化,我们认为自己走在与城市合作的前沿。各城市都有点害怕之前与中国共享单车企业接触的经历。”

中国的ofo和摩拜(Mobike)在欧洲许多城市投放了数千辆自行车,吃不消破坏公物和盗窃风气,最终放弃了许多市场。

与自行车不同,滑板车必须每天充电,这又增加了一层复杂性。Bird和Lime的投资者认为,与充电器和机修网络打过交道让Bird和Lime具备一项新进入者没有的优势。

这些投资者还说,进入者也低估了规模效应在搞定车辆供应方面的重要性,眼下中国制造商的产能已很难满足需求。

巴西Yellow的创始人爱德华多•穆萨(Eduardo Musa)认为,他可以将这一点转化为他的优势。穆萨之前是巴西自行车制造商Caloi的创始人,他计划明年在巴西建造一个滑板车制造工厂。

穆萨表示:“我认为能够真正控制供应链,并真正了解采购,是中长期发展的基础。全球没几家企业掌握了这种方法。”

他认为匆忙冲进市场将为某些公司埋下隐患,这些公司支付了过高的价格,购买的滑板车可能用几个月就报废了,有些公司甚至从中国空运滑板车过来。他说:“这不是长久之道。如果你无法保持第一,我不知道当第一有什么好处——代价实在太高了。”

押注这些本地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希望该市场会像优步的叫车市场一样,分裂成许多块。

Northzone的墨菲表示:“与许多其他(科技)业务不同,这不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局面,未来将产生多个赢家。”

但是投资了Bird的苏斯特坚持认为确实是赢家通吃,对手投资者肯定是“相信法国有自己的搜索引擎市场,或者巴西有自己的Facebook”。

他说:“这是一个没有规模就很难进入的市场。人们会惊讶地发现实现盈利有多么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Bird等硅谷公司的估值暴涨之后,世界各地诞生了许多滑板车初创企业,它们都希望提前抢占本地市场,复制“硅谷神话”。



撰文 / 蒂姆•布拉德肖

■ 当Bird去年在洛杉矶推出电动滑板车租赁业务时,投资者认为它可能是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交通类初创公司。

但当Bird的估值在今年夏天暴涨至20亿美元后,该公司及其支持者发现了其与优步的另一个相似之处:地方抄袭者。

欧洲和拉丁美洲的众多初创企业——有些只有很少甚至没有运营交通业务的经验——正筹集数千万美元,希望抢在海外竞争对手前头占领市场。

Tier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莱斯纳(Lawrence Leuschner)表示:“我们的抱负很大。我们计划在未来筹得更多资金,因为该市场非常庞大。”Tier总部位于柏林,上月才投放了第一辆滑板车,仅两周后就筹得2500万欧元(合2850万美元)。

Bird及其硅谷竞争对手Lime的扩张速度——它们的估值都增加了——让铺设“无桩”滑板车业务显得很容易。任何人都能用手机应用花费几美元租用一辆“无桩”滑板车。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两家公司各在100多座城市和大学校园内铺设了业务,在每个地点投放了数百辆滑板车。

但是当它们看向海外,想达到能证明其“独角兽”估值的全球规模时,它们发现竞争对手的滑板车已经在马德里、维也纳或墨西哥城的街道上等着它们了。

仅过去两个月,总部位于墨西哥的Grin就筹集了4500万美元,巴西的Yellow筹集了6300万美元,投资者表示还有十几家初创企业正试图在欧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各地筹集资金。此外,总部位于爱沙尼亚的叫车公司Taxify在巴黎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子公司Bolt。

许多企业使用的都是跟美国的Bird和Lime一样的滑板车,由中国的赛格威-纳恩博公司(Segway-Ninebot)制造,而且其竞争对手一直能够轻易复制它们用来寻找和租赁车辆的基于GPS的应用程序。

就在几年前,优步和Lyft的迅速崛起引发了一场同样的全球大战,吸引了包括中国的滴滴(Didi)、印度的Ola和东南亚的Grab等竞争对手。虽然参与这场大战的许多企业中途出局、投资者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资金也跟着打了水漂,但有几家成了本地领导者,在这个优步自己发明的游戏中打败了它。

抄袭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一大特征,但在电子商务中尤为普遍,因为后者的进入壁垒很低。一些滑板车企业家应该希望模仿CityDeal的成功,这是由奥利弗•扎姆韦尔(Oliver Samwer)和马克•扎姆韦尔(Marc Samwer)在欧洲创立的模仿Groupon的平台,于2010年被出售给Groupon。

扎姆韦尔兄弟位于柏林的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在硅谷尤为臭名昭著,原因是该公司快速复制了在线零售商、送货服务和旅游公司,炮制出了Delivery Hero和Zalando这样的公司。

位于洛杉矶的Upfront Ventures是Bird的投资方之一,该公司合伙人马克•苏斯特(Mark Suster)表示:“每个人都看到了扎姆韦尔兄弟十年前在德国的所作所为。没人想再去跟抄袭者斗智斗勇。这就是为什么Bird这样的公司如此专注于迅速在全球铺开业务。”

本周,Bird成为首家在伦敦推出业务的滑板车初创公司,尽管法律不允许滑板车上公共道路。虽然Bird的服务仅限于伦敦东部奥林匹克公园的私人土地,但这让这家美国公司在一个关键市场获得了一个早期立足点,也获得了影响监管机构的机会。

莱斯纳表示:“我不敢说占领市场的速度决定了一切,但也决定了75%。”除维也纳外,Tier的移动应用程序显示其滑板车还可在西班牙的马德里和萨拉戈萨使用。莱斯纳表示Tier计划未来几周在更多城市推出业务,其长期计划是在“所有主要城市及更多地方”开展业务。

为了筹集资金支持业务的快速铺开,Tier求助于风险投资公司Northzone——欧洲音乐服务公司Spotify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这笔投资成了Northzone 22年历史上最大一笔A轮融资。Northzone的合伙人保罗•墨菲(Paul Murphy)表示:“我们要么全押,要么收牌。我认为欧洲非常适合这项业务。在我看来,欧洲将让美国市场相形见绌。”

他指出,欧洲人对骑自行车很熟悉,自行车专用道非常多。美国仍然以汽车为主导,但欧洲的政策制定者正在更加积极地优先考虑“微型移动工具”和电动车辆。

此前创建了在线零售商ReBuy的莱斯纳也在赌欧洲政府会更愿意扶持本地企业,而不是那些从硅谷或中国趾高气昂过来的外来企业。他说:“由于我们是欧洲人,我们非常了解欧洲文化,我们认为自己走在与城市合作的前沿。各城市都有点害怕之前与中国共享单车企业接触的经历。”

中国的ofo和摩拜(Mobike)在欧洲许多城市投放了数千辆自行车,吃不消破坏公物和盗窃风气,最终放弃了许多市场。

与自行车不同,滑板车必须每天充电,这又增加了一层复杂性。Bird和Lime的投资者认为,与充电器和机修网络打过交道让Bird和Lime具备一项新进入者没有的优势。

这些投资者还说,进入者也低估了规模效应在搞定车辆供应方面的重要性,眼下中国制造商的产能已很难满足需求。

巴西Yellow的创始人爱德华多•穆萨(Eduardo Musa)认为,他可以将这一点转化为他的优势。穆萨之前是巴西自行车制造商Caloi的创始人,他计划明年在巴西建造一个滑板车制造工厂。

穆萨表示:“我认为能够真正控制供应链,并真正了解采购,是中长期发展的基础。全球没几家企业掌握了这种方法。”

他认为匆忙冲进市场将为某些公司埋下隐患,这些公司支付了过高的价格,购买的滑板车可能用几个月就报废了,有些公司甚至从中国空运滑板车过来。他说:“这不是长久之道。如果你无法保持第一,我不知道当第一有什么好处——代价实在太高了。”

押注这些本地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希望该市场会像优步的叫车市场一样,分裂成许多块。

Northzone的墨菲表示:“与许多其他(科技)业务不同,这不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局面,未来将产生多个赢家。”

但是投资了Bird的苏斯特坚持认为确实是赢家通吃,对手投资者肯定是“相信法国有自己的搜索引擎市场,或者巴西有自己的Facebook”。

他说:“这是一个没有规模就很难进入的市场。人们会惊讶地发现实现盈利有多么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滑板车初创企业在各地涌现

发布日期:2018-11-08 17:07
摘要」Bird等硅谷公司的估值暴涨之后,世界各地诞生了许多滑板车初创企业,它们都希望提前抢占本地市场,复制“硅谷神话”。



撰文 / 蒂姆•布拉德肖

■ 当Bird去年在洛杉矶推出电动滑板车租赁业务时,投资者认为它可能是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交通类初创公司。

但当Bird的估值在今年夏天暴涨至20亿美元后,该公司及其支持者发现了其与优步的另一个相似之处:地方抄袭者。

欧洲和拉丁美洲的众多初创企业——有些只有很少甚至没有运营交通业务的经验——正筹集数千万美元,希望抢在海外竞争对手前头占领市场。

Tier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莱斯纳(Lawrence Leuschner)表示:“我们的抱负很大。我们计划在未来筹得更多资金,因为该市场非常庞大。”Tier总部位于柏林,上月才投放了第一辆滑板车,仅两周后就筹得2500万欧元(合2850万美元)。

Bird及其硅谷竞争对手Lime的扩张速度——它们的估值都增加了——让铺设“无桩”滑板车业务显得很容易。任何人都能用手机应用花费几美元租用一辆“无桩”滑板车。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两家公司各在100多座城市和大学校园内铺设了业务,在每个地点投放了数百辆滑板车。

但是当它们看向海外,想达到能证明其“独角兽”估值的全球规模时,它们发现竞争对手的滑板车已经在马德里、维也纳或墨西哥城的街道上等着它们了。

仅过去两个月,总部位于墨西哥的Grin就筹集了4500万美元,巴西的Yellow筹集了6300万美元,投资者表示还有十几家初创企业正试图在欧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各地筹集资金。此外,总部位于爱沙尼亚的叫车公司Taxify在巴黎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子公司Bolt。

许多企业使用的都是跟美国的Bird和Lime一样的滑板车,由中国的赛格威-纳恩博公司(Segway-Ninebot)制造,而且其竞争对手一直能够轻易复制它们用来寻找和租赁车辆的基于GPS的应用程序。

就在几年前,优步和Lyft的迅速崛起引发了一场同样的全球大战,吸引了包括中国的滴滴(Didi)、印度的Ola和东南亚的Grab等竞争对手。虽然参与这场大战的许多企业中途出局、投资者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资金也跟着打了水漂,但有几家成了本地领导者,在这个优步自己发明的游戏中打败了它。

抄袭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一大特征,但在电子商务中尤为普遍,因为后者的进入壁垒很低。一些滑板车企业家应该希望模仿CityDeal的成功,这是由奥利弗•扎姆韦尔(Oliver Samwer)和马克•扎姆韦尔(Marc Samwer)在欧洲创立的模仿Groupon的平台,于2010年被出售给Groupon。

扎姆韦尔兄弟位于柏林的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在硅谷尤为臭名昭著,原因是该公司快速复制了在线零售商、送货服务和旅游公司,炮制出了Delivery Hero和Zalando这样的公司。

位于洛杉矶的Upfront Ventures是Bird的投资方之一,该公司合伙人马克•苏斯特(Mark Suster)表示:“每个人都看到了扎姆韦尔兄弟十年前在德国的所作所为。没人想再去跟抄袭者斗智斗勇。这就是为什么Bird这样的公司如此专注于迅速在全球铺开业务。”

本周,Bird成为首家在伦敦推出业务的滑板车初创公司,尽管法律不允许滑板车上公共道路。虽然Bird的服务仅限于伦敦东部奥林匹克公园的私人土地,但这让这家美国公司在一个关键市场获得了一个早期立足点,也获得了影响监管机构的机会。

莱斯纳表示:“我不敢说占领市场的速度决定了一切,但也决定了75%。”除维也纳外,Tier的移动应用程序显示其滑板车还可在西班牙的马德里和萨拉戈萨使用。莱斯纳表示Tier计划未来几周在更多城市推出业务,其长期计划是在“所有主要城市及更多地方”开展业务。

为了筹集资金支持业务的快速铺开,Tier求助于风险投资公司Northzone——欧洲音乐服务公司Spotify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这笔投资成了Northzone 22年历史上最大一笔A轮融资。Northzone的合伙人保罗•墨菲(Paul Murphy)表示:“我们要么全押,要么收牌。我认为欧洲非常适合这项业务。在我看来,欧洲将让美国市场相形见绌。”

他指出,欧洲人对骑自行车很熟悉,自行车专用道非常多。美国仍然以汽车为主导,但欧洲的政策制定者正在更加积极地优先考虑“微型移动工具”和电动车辆。

此前创建了在线零售商ReBuy的莱斯纳也在赌欧洲政府会更愿意扶持本地企业,而不是那些从硅谷或中国趾高气昂过来的外来企业。他说:“由于我们是欧洲人,我们非常了解欧洲文化,我们认为自己走在与城市合作的前沿。各城市都有点害怕之前与中国共享单车企业接触的经历。”

中国的ofo和摩拜(Mobike)在欧洲许多城市投放了数千辆自行车,吃不消破坏公物和盗窃风气,最终放弃了许多市场。

与自行车不同,滑板车必须每天充电,这又增加了一层复杂性。Bird和Lime的投资者认为,与充电器和机修网络打过交道让Bird和Lime具备一项新进入者没有的优势。

这些投资者还说,进入者也低估了规模效应在搞定车辆供应方面的重要性,眼下中国制造商的产能已很难满足需求。

巴西Yellow的创始人爱德华多•穆萨(Eduardo Musa)认为,他可以将这一点转化为他的优势。穆萨之前是巴西自行车制造商Caloi的创始人,他计划明年在巴西建造一个滑板车制造工厂。

穆萨表示:“我认为能够真正控制供应链,并真正了解采购,是中长期发展的基础。全球没几家企业掌握了这种方法。”

他认为匆忙冲进市场将为某些公司埋下隐患,这些公司支付了过高的价格,购买的滑板车可能用几个月就报废了,有些公司甚至从中国空运滑板车过来。他说:“这不是长久之道。如果你无法保持第一,我不知道当第一有什么好处——代价实在太高了。”

押注这些本地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希望该市场会像优步的叫车市场一样,分裂成许多块。

Northzone的墨菲表示:“与许多其他(科技)业务不同,这不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局面,未来将产生多个赢家。”

但是投资了Bird的苏斯特坚持认为确实是赢家通吃,对手投资者肯定是“相信法国有自己的搜索引擎市场,或者巴西有自己的Facebook”。

他说:“这是一个没有规模就很难进入的市场。人们会惊讶地发现实现盈利有多么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Bird等硅谷公司的估值暴涨之后,世界各地诞生了许多滑板车初创企业,它们都希望提前抢占本地市场,复制“硅谷神话”。



撰文 / 蒂姆•布拉德肖

■ 当Bird去年在洛杉矶推出电动滑板车租赁业务时,投资者认为它可能是自优步(Uber)以来最大的交通类初创公司。

但当Bird的估值在今年夏天暴涨至20亿美元后,该公司及其支持者发现了其与优步的另一个相似之处:地方抄袭者。

欧洲和拉丁美洲的众多初创企业——有些只有很少甚至没有运营交通业务的经验——正筹集数千万美元,希望抢在海外竞争对手前头占领市场。

Tier首席执行官劳伦斯•莱斯纳(Lawrence Leuschner)表示:“我们的抱负很大。我们计划在未来筹得更多资金,因为该市场非常庞大。”Tier总部位于柏林,上月才投放了第一辆滑板车,仅两周后就筹得2500万欧元(合2850万美元)。

Bird及其硅谷竞争对手Lime的扩张速度——它们的估值都增加了——让铺设“无桩”滑板车业务显得很容易。任何人都能用手机应用花费几美元租用一辆“无桩”滑板车。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两家公司各在100多座城市和大学校园内铺设了业务,在每个地点投放了数百辆滑板车。

但是当它们看向海外,想达到能证明其“独角兽”估值的全球规模时,它们发现竞争对手的滑板车已经在马德里、维也纳或墨西哥城的街道上等着它们了。

仅过去两个月,总部位于墨西哥的Grin就筹集了4500万美元,巴西的Yellow筹集了6300万美元,投资者表示还有十几家初创企业正试图在欧洲、拉丁美洲和亚洲各地筹集资金。此外,总部位于爱沙尼亚的叫车公司Taxify在巴黎推出了自己的滑板车子公司Bolt。

许多企业使用的都是跟美国的Bird和Lime一样的滑板车,由中国的赛格威-纳恩博公司(Segway-Ninebot)制造,而且其竞争对手一直能够轻易复制它们用来寻找和租赁车辆的基于GPS的应用程序。

就在几年前,优步和Lyft的迅速崛起引发了一场同样的全球大战,吸引了包括中国的滴滴(Didi)、印度的Ola和东南亚的Grab等竞争对手。虽然参与这场大战的许多企业中途出局、投资者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资金也跟着打了水漂,但有几家成了本地领导者,在这个优步自己发明的游戏中打败了它。

抄袭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一大特征,但在电子商务中尤为普遍,因为后者的进入壁垒很低。一些滑板车企业家应该希望模仿CityDeal的成功,这是由奥利弗•扎姆韦尔(Oliver Samwer)和马克•扎姆韦尔(Marc Samwer)在欧洲创立的模仿Groupon的平台,于2010年被出售给Groupon。

扎姆韦尔兄弟位于柏林的孵化器Rocket Internet在硅谷尤为臭名昭著,原因是该公司快速复制了在线零售商、送货服务和旅游公司,炮制出了Delivery Hero和Zalando这样的公司。

位于洛杉矶的Upfront Ventures是Bird的投资方之一,该公司合伙人马克•苏斯特(Mark Suster)表示:“每个人都看到了扎姆韦尔兄弟十年前在德国的所作所为。没人想再去跟抄袭者斗智斗勇。这就是为什么Bird这样的公司如此专注于迅速在全球铺开业务。”

本周,Bird成为首家在伦敦推出业务的滑板车初创公司,尽管法律不允许滑板车上公共道路。虽然Bird的服务仅限于伦敦东部奥林匹克公园的私人土地,但这让这家美国公司在一个关键市场获得了一个早期立足点,也获得了影响监管机构的机会。

莱斯纳表示:“我不敢说占领市场的速度决定了一切,但也决定了75%。”除维也纳外,Tier的移动应用程序显示其滑板车还可在西班牙的马德里和萨拉戈萨使用。莱斯纳表示Tier计划未来几周在更多城市推出业务,其长期计划是在“所有主要城市及更多地方”开展业务。

为了筹集资金支持业务的快速铺开,Tier求助于风险投资公司Northzone——欧洲音乐服务公司Spotify的早期投资者之一。这笔投资成了Northzone 22年历史上最大一笔A轮融资。Northzone的合伙人保罗•墨菲(Paul Murphy)表示:“我们要么全押,要么收牌。我认为欧洲非常适合这项业务。在我看来,欧洲将让美国市场相形见绌。”

他指出,欧洲人对骑自行车很熟悉,自行车专用道非常多。美国仍然以汽车为主导,但欧洲的政策制定者正在更加积极地优先考虑“微型移动工具”和电动车辆。

此前创建了在线零售商ReBuy的莱斯纳也在赌欧洲政府会更愿意扶持本地企业,而不是那些从硅谷或中国趾高气昂过来的外来企业。他说:“由于我们是欧洲人,我们非常了解欧洲文化,我们认为自己走在与城市合作的前沿。各城市都有点害怕之前与中国共享单车企业接触的经历。”

中国的ofo和摩拜(Mobike)在欧洲许多城市投放了数千辆自行车,吃不消破坏公物和盗窃风气,最终放弃了许多市场。

与自行车不同,滑板车必须每天充电,这又增加了一层复杂性。Bird和Lime的投资者认为,与充电器和机修网络打过交道让Bird和Lime具备一项新进入者没有的优势。

这些投资者还说,进入者也低估了规模效应在搞定车辆供应方面的重要性,眼下中国制造商的产能已很难满足需求。

巴西Yellow的创始人爱德华多•穆萨(Eduardo Musa)认为,他可以将这一点转化为他的优势。穆萨之前是巴西自行车制造商Caloi的创始人,他计划明年在巴西建造一个滑板车制造工厂。

穆萨表示:“我认为能够真正控制供应链,并真正了解采购,是中长期发展的基础。全球没几家企业掌握了这种方法。”

他认为匆忙冲进市场将为某些公司埋下隐患,这些公司支付了过高的价格,购买的滑板车可能用几个月就报废了,有些公司甚至从中国空运滑板车过来。他说:“这不是长久之道。如果你无法保持第一,我不知道当第一有什么好处——代价实在太高了。”

押注这些本地初创企业的投资者希望该市场会像优步的叫车市场一样,分裂成许多块。

Northzone的墨菲表示:“与许多其他(科技)业务不同,这不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局面,未来将产生多个赢家。”

但是投资了Bird的苏斯特坚持认为确实是赢家通吃,对手投资者肯定是“相信法国有自己的搜索引擎市场,或者巴西有自己的Facebook”。

他说:“这是一个没有规模就很难进入的市场。人们会惊讶地发现实现盈利有多么困难。”■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