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中贸易战年底休战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发布日期:2018-11-07 19:37
摘要」由于面临压力,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北京方面更有这样的压力和愿望。



撰文 / 邓聿文

■ 11月1日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被全球市场解读为正面的积极因素,预计G20会议上两人会见达成某种协议的乐观声音也因此多了起来。而此前,几乎没有人认为中美贸易战能够得到缓解,甚至对两人能否在G20见面也态度消极。

我上周撰文指出,美中贸易战有望在年底休战,之后在接受媒体访谈时又明确表示,两国首脑一定会在G20会议上见面,而一旦见面,会达成缓解两国贸易紧张态势的协议或者共识。否则,不如不见。我做此判断的理由是,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采取的某种类似对待朝核问题的极限施压手法,并未实现其期望目的,即改善美国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更多投资。且随着近期美国股市的大跌,以及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后对美国经济后果的逐步显现,华盛顿也开始感受到压力。因此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从北京来说,更有这个压力和愿望。

对习特电话会谈,需要提醒外界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此次通话时间长,谈了很多问题;二是双方对G20会见态度积极,据悉会后两人还可能举行晚宴,这表明这个会见不是一般礼节性会见,要达成一些“交易”;三是习特都表示,两国经济团队要加强沟通磋商,习近平更指出,推动中美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这意味着双方团队为习特会进行的前期作业得到了两人认可,换言之,进展顺利。

海外一种说法认为,特朗普之所以愿意打电话给习近平,是王岐山在以色列的访问游说了以色列总统,后者对特朗普做了“工作”;另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中国访问后,也将中方的意图传达给了特朗普。这种说法姑妄听之。有没有这两位外国领导人从中穿针引线?鉴于国际政治的错综复杂,不排除。但是,双方各自的内政问题应该是促成这次通话的最重要原因。


从中国看,经济状况可能比预估的更严峻。尽管前三季度海关统计显示,包括进出口在内,中国经济似乎形势不错,但实际状况应该更严峻。9月GDP增速降到6.5%,是近10年来的最低点,制造业指数也刚位于荣枯值的上方,这都说明中国经济遇到了很大困难。所以,政治局会议承认“经济处于下行中”,未来经济基调是“维稳”。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才会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提振企业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有鉴于此,如果美国进一步对余下的2675亿美元输美产品征收关税,中国经济的困难程度会进一步加剧,考虑当下社会人心浮动,本土和外资企业纷纷外迁,不排除会引发连锁的共振效应。故不管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北京有意愿通过比先前更大程度的让步来换得美国同意停止贸易战。

就美国而言,一味和中国在贸易上对抗也会对特朗普“让美国再度伟大”的目标造成干扰。尽管到目前为止,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人群体还不算大,然而,如果贸易战明年升级,多数预测认为,这将严重影响到普通美国民众的生活。美中贸易结构显示,美国很难离开中国的低中端产品,硬要脱钩,至少在两三年里,美国难以找到比中国产品更好的质优价廉的替代产品,因而几乎势必会推高美国的通胀率,对美国民众的生活会产生显著影响。

美国股市近期的快速下跌,显然也受到了中美贸易战升级预期的不利影响。鉴于股市在中美经济结构中的不同地位,其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远超中国经济,特朗普就不得不重视美国股市的表现。另外,贸易战升温和股市下跌无疑会影响中期选举选情,特朗普当然不愿看到这种现象出现,可以说,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一考量。

根据特朗普的推文,他对特习电话会谈表示满意,已指示华盛顿的经济团队着手起草和中国的贸易谈判条款。北京能够向特朗普让步的“筹码”大概包括:一,中国愿意采购更多美国产品,数额应该不低于1000亿美元,之前第二轮中美谈判,中方同意的采购金额是700亿美元;二,如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前不久在G30国际银行会议的发言透露的,中国会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即减少对国企的补贴和政策扶持;三,中国会进一步扩大开放,取消对外资在服贸领域的某些准入限制;四,承诺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五,在某些国际议题上,如对伊朗的原油进口以及维持对朝鲜的制裁上,配合美国的要求。

假如北京愿意做出上述让步,特朗普应该会见好就收。喜欢“交易”的特朗普,当然明白,不可能让对方全部接受自己的条件,何况是面对中国这么一个对手。中国有句古话,取乎于上,得乎于中,特朗普的要价如果能够满足70%,应该就是最好结果。而对习近平来说,让渡这些虽然不是心甘情愿,但如果能够让贸易战止战,经济能够度过眼下难关,亦是值得的。而从更长时间看,这本来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题中之议,是迟早要做的,所以北京其实并没有失去什么。

目前距G20峰会不到一月,在习特会前就贸易问题达成一揽子协议,从时间上说确实有些困难,特朗普本人也表示,G20不会达成贸易协议。但关键还是看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个人决心,如果两人决定要在见面时达成这个协议,也不是不可以做到。假如G20会议上达不成协议,只要两人有这个意愿,年底达成协议的概率还是相当大的。所以,有理由对美中贸易战在年底休战表示乐观。■


又讯:

他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了贸易摩擦 认为两国有望在2019年和解


一年前特朗普访华达成千亿美元交易时,很少有人料到中美会在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摩擦中越陷越深。斗转星移,当时告诫市场注意风险的经济学家现在却变得比较乐观。

尽管市场共识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较为黯淡,丹斯克银行驻哥本哈根的国际首席分析师兼中国经济学家Allan von Mehren却在上周指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推动全球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在2019年开始解冻相互之间的关系。

“中国不会满足特朗普所有的要求,但是我认为特朗普必须达成协议,否则美国经济也会受害,特别是从长远来看,” 他在周四接受彭博新闻邮件采访时表示,“一旦谈判再次开启,会需要一些时间,可能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达成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这一预测甚至早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意外发表的推特。Mehren在3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预计2019年某个时候中美将就贸易达成协议。第二天,特朗普在发表的推特中透露自己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贸易问题进行了长时间通话,从而推动人民币、中概股和中国股市大涨。

“在通话之后,两人会晤取得积极成果的可能性已从之前的50%上升到60%,对市场有积极影响,” Mehren表示。

也正是这位经济学家曾在2017年12月发布报告称,“未来一年贸易摩擦变得针锋相对的风险再次增加,要密切关注美国在知识产权、钢铝等领域的可能行动,而这可能会引发中国的报复。” 其时特朗普刚刚带着2500亿美元的巨额商业交易从北京回国一个月,距离金属关税的横空出世也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

股汇双跌

Mehren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到双方的贸易冲突之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60附近,上证综合指数也距离3300点不远。

不到一年之间,中美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3月份美国推出金属关税,到特朗普宣布要对至少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再到中国以牙还牙反击,接着又经历了中兴通讯事件、美国实施第二轮征税、中国再度报复,乃至美国准备从春节开始对约为2570亿美元的余下所有自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在人民币在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一度贬至10年最低点,并步步进逼7的关键心理位。上证综指年内跌掉了逾19%,在全球主要股指中表现倒数第二。特朗普对和习近平达成贸易协议的乐观预测以及他指示内阁起草潜在协议的消息未能进一步托住A股市场和人民币。上证综指本周连续两日走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再度跌破6.92。

前瑞银首席经济学家、现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的George Magnus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特朗普要求起草美中贸易协议不过是“中期选举前摆姿态”。政策观察人士也认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后不太可能改变对华立场。

对此观点Mehren也表示认同。“不排除这是在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应对市场近期暴跌的举措,但是他不愿冒经济放缓的风险,” 他指出,“美国10月供应管理学会制造业指数降到了57.7,不及预期的59.0,表明贸易战也可能开始在影响美国的经济,将给特朗普带来一些压力,迫使他回到谈判桌。”

可能的协议

特朗普已数次威胁要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认为没有人比他更擅长交易,他进行交易时会使用极限施压的策略,” 曾在2016年末最精准预测人民币汇率的Mehren分析说,“他可以在更多进口商品上征收关税,从他的角度来看,不使用这个筹码来获得最好的交易是愚蠢的,但在这之后他就没有更多的子弹了,所以他会选择达成协议”。

那么中美可能在2019年达成的协议会是什么样呢?Mehren认为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与中方5月提议的承诺类似,中国会购买价值700亿甚至1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中国采取措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中国进一步降低关税

中国不再要求合资企业转让技术

进一步开放直接投资

改善外资在华经营条件

11月5日,特朗普向摇摆州和选区的选民表示,中国想要和美国达成协议,但达不成“也没关系”。撰文/Lillia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由于面临压力,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北京方面更有这样的压力和愿望。



撰文 / 邓聿文

■ 11月1日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被全球市场解读为正面的积极因素,预计G20会议上两人会见达成某种协议的乐观声音也因此多了起来。而此前,几乎没有人认为中美贸易战能够得到缓解,甚至对两人能否在G20见面也态度消极。

我上周撰文指出,美中贸易战有望在年底休战,之后在接受媒体访谈时又明确表示,两国首脑一定会在G20会议上见面,而一旦见面,会达成缓解两国贸易紧张态势的协议或者共识。否则,不如不见。我做此判断的理由是,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采取的某种类似对待朝核问题的极限施压手法,并未实现其期望目的,即改善美国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更多投资。且随着近期美国股市的大跌,以及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后对美国经济后果的逐步显现,华盛顿也开始感受到压力。因此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从北京来说,更有这个压力和愿望。

对习特电话会谈,需要提醒外界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此次通话时间长,谈了很多问题;二是双方对G20会见态度积极,据悉会后两人还可能举行晚宴,这表明这个会见不是一般礼节性会见,要达成一些“交易”;三是习特都表示,两国经济团队要加强沟通磋商,习近平更指出,推动中美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这意味着双方团队为习特会进行的前期作业得到了两人认可,换言之,进展顺利。

海外一种说法认为,特朗普之所以愿意打电话给习近平,是王岐山在以色列的访问游说了以色列总统,后者对特朗普做了“工作”;另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中国访问后,也将中方的意图传达给了特朗普。这种说法姑妄听之。有没有这两位外国领导人从中穿针引线?鉴于国际政治的错综复杂,不排除。但是,双方各自的内政问题应该是促成这次通话的最重要原因。


从中国看,经济状况可能比预估的更严峻。尽管前三季度海关统计显示,包括进出口在内,中国经济似乎形势不错,但实际状况应该更严峻。9月GDP增速降到6.5%,是近10年来的最低点,制造业指数也刚位于荣枯值的上方,这都说明中国经济遇到了很大困难。所以,政治局会议承认“经济处于下行中”,未来经济基调是“维稳”。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才会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提振企业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有鉴于此,如果美国进一步对余下的2675亿美元输美产品征收关税,中国经济的困难程度会进一步加剧,考虑当下社会人心浮动,本土和外资企业纷纷外迁,不排除会引发连锁的共振效应。故不管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北京有意愿通过比先前更大程度的让步来换得美国同意停止贸易战。

就美国而言,一味和中国在贸易上对抗也会对特朗普“让美国再度伟大”的目标造成干扰。尽管到目前为止,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人群体还不算大,然而,如果贸易战明年升级,多数预测认为,这将严重影响到普通美国民众的生活。美中贸易结构显示,美国很难离开中国的低中端产品,硬要脱钩,至少在两三年里,美国难以找到比中国产品更好的质优价廉的替代产品,因而几乎势必会推高美国的通胀率,对美国民众的生活会产生显著影响。

美国股市近期的快速下跌,显然也受到了中美贸易战升级预期的不利影响。鉴于股市在中美经济结构中的不同地位,其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远超中国经济,特朗普就不得不重视美国股市的表现。另外,贸易战升温和股市下跌无疑会影响中期选举选情,特朗普当然不愿看到这种现象出现,可以说,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一考量。

根据特朗普的推文,他对特习电话会谈表示满意,已指示华盛顿的经济团队着手起草和中国的贸易谈判条款。北京能够向特朗普让步的“筹码”大概包括:一,中国愿意采购更多美国产品,数额应该不低于1000亿美元,之前第二轮中美谈判,中方同意的采购金额是700亿美元;二,如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前不久在G30国际银行会议的发言透露的,中国会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即减少对国企的补贴和政策扶持;三,中国会进一步扩大开放,取消对外资在服贸领域的某些准入限制;四,承诺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五,在某些国际议题上,如对伊朗的原油进口以及维持对朝鲜的制裁上,配合美国的要求。

假如北京愿意做出上述让步,特朗普应该会见好就收。喜欢“交易”的特朗普,当然明白,不可能让对方全部接受自己的条件,何况是面对中国这么一个对手。中国有句古话,取乎于上,得乎于中,特朗普的要价如果能够满足70%,应该就是最好结果。而对习近平来说,让渡这些虽然不是心甘情愿,但如果能够让贸易战止战,经济能够度过眼下难关,亦是值得的。而从更长时间看,这本来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题中之议,是迟早要做的,所以北京其实并没有失去什么。

目前距G20峰会不到一月,在习特会前就贸易问题达成一揽子协议,从时间上说确实有些困难,特朗普本人也表示,G20不会达成贸易协议。但关键还是看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个人决心,如果两人决定要在见面时达成这个协议,也不是不可以做到。假如G20会议上达不成协议,只要两人有这个意愿,年底达成协议的概率还是相当大的。所以,有理由对美中贸易战在年底休战表示乐观。■


又讯:

他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了贸易摩擦 认为两国有望在2019年和解


一年前特朗普访华达成千亿美元交易时,很少有人料到中美会在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摩擦中越陷越深。斗转星移,当时告诫市场注意风险的经济学家现在却变得比较乐观。

尽管市场共识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较为黯淡,丹斯克银行驻哥本哈根的国际首席分析师兼中国经济学家Allan von Mehren却在上周指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推动全球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在2019年开始解冻相互之间的关系。

“中国不会满足特朗普所有的要求,但是我认为特朗普必须达成协议,否则美国经济也会受害,特别是从长远来看,” 他在周四接受彭博新闻邮件采访时表示,“一旦谈判再次开启,会需要一些时间,可能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达成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这一预测甚至早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意外发表的推特。Mehren在3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预计2019年某个时候中美将就贸易达成协议。第二天,特朗普在发表的推特中透露自己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贸易问题进行了长时间通话,从而推动人民币、中概股和中国股市大涨。

“在通话之后,两人会晤取得积极成果的可能性已从之前的50%上升到60%,对市场有积极影响,” Mehren表示。

也正是这位经济学家曾在2017年12月发布报告称,“未来一年贸易摩擦变得针锋相对的风险再次增加,要密切关注美国在知识产权、钢铝等领域的可能行动,而这可能会引发中国的报复。” 其时特朗普刚刚带着2500亿美元的巨额商业交易从北京回国一个月,距离金属关税的横空出世也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

股汇双跌

Mehren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到双方的贸易冲突之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60附近,上证综合指数也距离3300点不远。

不到一年之间,中美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3月份美国推出金属关税,到特朗普宣布要对至少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再到中国以牙还牙反击,接着又经历了中兴通讯事件、美国实施第二轮征税、中国再度报复,乃至美国准备从春节开始对约为2570亿美元的余下所有自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在人民币在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一度贬至10年最低点,并步步进逼7的关键心理位。上证综指年内跌掉了逾19%,在全球主要股指中表现倒数第二。特朗普对和习近平达成贸易协议的乐观预测以及他指示内阁起草潜在协议的消息未能进一步托住A股市场和人民币。上证综指本周连续两日走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再度跌破6.92。

前瑞银首席经济学家、现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的George Magnus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特朗普要求起草美中贸易协议不过是“中期选举前摆姿态”。政策观察人士也认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后不太可能改变对华立场。

对此观点Mehren也表示认同。“不排除这是在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应对市场近期暴跌的举措,但是他不愿冒经济放缓的风险,” 他指出,“美国10月供应管理学会制造业指数降到了57.7,不及预期的59.0,表明贸易战也可能开始在影响美国的经济,将给特朗普带来一些压力,迫使他回到谈判桌。”

可能的协议

特朗普已数次威胁要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认为没有人比他更擅长交易,他进行交易时会使用极限施压的策略,” 曾在2016年末最精准预测人民币汇率的Mehren分析说,“他可以在更多进口商品上征收关税,从他的角度来看,不使用这个筹码来获得最好的交易是愚蠢的,但在这之后他就没有更多的子弹了,所以他会选择达成协议”。

那么中美可能在2019年达成的协议会是什么样呢?Mehren认为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与中方5月提议的承诺类似,中国会购买价值700亿甚至1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中国采取措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中国进一步降低关税

中国不再要求合资企业转让技术

进一步开放直接投资

改善外资在华经营条件

11月5日,特朗普向摇摆州和选区的选民表示,中国想要和美国达成协议,但达不成“也没关系”。撰文/Lillia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由于面临压力,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北京方面更有这样的压力和愿望。



撰文 / 邓聿文

■ 11月1日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被全球市场解读为正面的积极因素,预计G20会议上两人会见达成某种协议的乐观声音也因此多了起来。而此前,几乎没有人认为中美贸易战能够得到缓解,甚至对两人能否在G20见面也态度消极。

我上周撰文指出,美中贸易战有望在年底休战,之后在接受媒体访谈时又明确表示,两国首脑一定会在G20会议上见面,而一旦见面,会达成缓解两国贸易紧张态势的协议或者共识。否则,不如不见。我做此判断的理由是,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采取的某种类似对待朝核问题的极限施压手法,并未实现其期望目的,即改善美国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更多投资。且随着近期美国股市的大跌,以及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后对美国经济后果的逐步显现,华盛顿也开始感受到压力。因此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从北京来说,更有这个压力和愿望。

对习特电话会谈,需要提醒外界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此次通话时间长,谈了很多问题;二是双方对G20会见态度积极,据悉会后两人还可能举行晚宴,这表明这个会见不是一般礼节性会见,要达成一些“交易”;三是习特都表示,两国经济团队要加强沟通磋商,习近平更指出,推动中美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这意味着双方团队为习特会进行的前期作业得到了两人认可,换言之,进展顺利。

海外一种说法认为,特朗普之所以愿意打电话给习近平,是王岐山在以色列的访问游说了以色列总统,后者对特朗普做了“工作”;另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中国访问后,也将中方的意图传达给了特朗普。这种说法姑妄听之。有没有这两位外国领导人从中穿针引线?鉴于国际政治的错综复杂,不排除。但是,双方各自的内政问题应该是促成这次通话的最重要原因。


从中国看,经济状况可能比预估的更严峻。尽管前三季度海关统计显示,包括进出口在内,中国经济似乎形势不错,但实际状况应该更严峻。9月GDP增速降到6.5%,是近10年来的最低点,制造业指数也刚位于荣枯值的上方,这都说明中国经济遇到了很大困难。所以,政治局会议承认“经济处于下行中”,未来经济基调是“维稳”。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才会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提振企业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有鉴于此,如果美国进一步对余下的2675亿美元输美产品征收关税,中国经济的困难程度会进一步加剧,考虑当下社会人心浮动,本土和外资企业纷纷外迁,不排除会引发连锁的共振效应。故不管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北京有意愿通过比先前更大程度的让步来换得美国同意停止贸易战。

就美国而言,一味和中国在贸易上对抗也会对特朗普“让美国再度伟大”的目标造成干扰。尽管到目前为止,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人群体还不算大,然而,如果贸易战明年升级,多数预测认为,这将严重影响到普通美国民众的生活。美中贸易结构显示,美国很难离开中国的低中端产品,硬要脱钩,至少在两三年里,美国难以找到比中国产品更好的质优价廉的替代产品,因而几乎势必会推高美国的通胀率,对美国民众的生活会产生显著影响。

美国股市近期的快速下跌,显然也受到了中美贸易战升级预期的不利影响。鉴于股市在中美经济结构中的不同地位,其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远超中国经济,特朗普就不得不重视美国股市的表现。另外,贸易战升温和股市下跌无疑会影响中期选举选情,特朗普当然不愿看到这种现象出现,可以说,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一考量。

根据特朗普的推文,他对特习电话会谈表示满意,已指示华盛顿的经济团队着手起草和中国的贸易谈判条款。北京能够向特朗普让步的“筹码”大概包括:一,中国愿意采购更多美国产品,数额应该不低于1000亿美元,之前第二轮中美谈判,中方同意的采购金额是700亿美元;二,如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前不久在G30国际银行会议的发言透露的,中国会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即减少对国企的补贴和政策扶持;三,中国会进一步扩大开放,取消对外资在服贸领域的某些准入限制;四,承诺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五,在某些国际议题上,如对伊朗的原油进口以及维持对朝鲜的制裁上,配合美国的要求。

假如北京愿意做出上述让步,特朗普应该会见好就收。喜欢“交易”的特朗普,当然明白,不可能让对方全部接受自己的条件,何况是面对中国这么一个对手。中国有句古话,取乎于上,得乎于中,特朗普的要价如果能够满足70%,应该就是最好结果。而对习近平来说,让渡这些虽然不是心甘情愿,但如果能够让贸易战止战,经济能够度过眼下难关,亦是值得的。而从更长时间看,这本来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题中之议,是迟早要做的,所以北京其实并没有失去什么。

目前距G20峰会不到一月,在习特会前就贸易问题达成一揽子协议,从时间上说确实有些困难,特朗普本人也表示,G20不会达成贸易协议。但关键还是看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个人决心,如果两人决定要在见面时达成这个协议,也不是不可以做到。假如G20会议上达不成协议,只要两人有这个意愿,年底达成协议的概率还是相当大的。所以,有理由对美中贸易战在年底休战表示乐观。■


又讯:

他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了贸易摩擦 认为两国有望在2019年和解


一年前特朗普访华达成千亿美元交易时,很少有人料到中美会在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摩擦中越陷越深。斗转星移,当时告诫市场注意风险的经济学家现在却变得比较乐观。

尽管市场共识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较为黯淡,丹斯克银行驻哥本哈根的国际首席分析师兼中国经济学家Allan von Mehren却在上周指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推动全球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在2019年开始解冻相互之间的关系。

“中国不会满足特朗普所有的要求,但是我认为特朗普必须达成协议,否则美国经济也会受害,特别是从长远来看,” 他在周四接受彭博新闻邮件采访时表示,“一旦谈判再次开启,会需要一些时间,可能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达成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这一预测甚至早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意外发表的推特。Mehren在3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预计2019年某个时候中美将就贸易达成协议。第二天,特朗普在发表的推特中透露自己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贸易问题进行了长时间通话,从而推动人民币、中概股和中国股市大涨。

“在通话之后,两人会晤取得积极成果的可能性已从之前的50%上升到60%,对市场有积极影响,” Mehren表示。

也正是这位经济学家曾在2017年12月发布报告称,“未来一年贸易摩擦变得针锋相对的风险再次增加,要密切关注美国在知识产权、钢铝等领域的可能行动,而这可能会引发中国的报复。” 其时特朗普刚刚带着2500亿美元的巨额商业交易从北京回国一个月,距离金属关税的横空出世也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

股汇双跌

Mehren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到双方的贸易冲突之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60附近,上证综合指数也距离3300点不远。

不到一年之间,中美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3月份美国推出金属关税,到特朗普宣布要对至少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再到中国以牙还牙反击,接着又经历了中兴通讯事件、美国实施第二轮征税、中国再度报复,乃至美国准备从春节开始对约为2570亿美元的余下所有自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在人民币在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一度贬至10年最低点,并步步进逼7的关键心理位。上证综指年内跌掉了逾19%,在全球主要股指中表现倒数第二。特朗普对和习近平达成贸易协议的乐观预测以及他指示内阁起草潜在协议的消息未能进一步托住A股市场和人民币。上证综指本周连续两日走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再度跌破6.92。

前瑞银首席经济学家、现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的George Magnus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特朗普要求起草美中贸易协议不过是“中期选举前摆姿态”。政策观察人士也认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后不太可能改变对华立场。

对此观点Mehren也表示认同。“不排除这是在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应对市场近期暴跌的举措,但是他不愿冒经济放缓的风险,” 他指出,“美国10月供应管理学会制造业指数降到了57.7,不及预期的59.0,表明贸易战也可能开始在影响美国的经济,将给特朗普带来一些压力,迫使他回到谈判桌。”

可能的协议

特朗普已数次威胁要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认为没有人比他更擅长交易,他进行交易时会使用极限施压的策略,” 曾在2016年末最精准预测人民币汇率的Mehren分析说,“他可以在更多进口商品上征收关税,从他的角度来看,不使用这个筹码来获得最好的交易是愚蠢的,但在这之后他就没有更多的子弹了,所以他会选择达成协议”。

那么中美可能在2019年达成的协议会是什么样呢?Mehren认为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与中方5月提议的承诺类似,中国会购买价值700亿甚至1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中国采取措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中国进一步降低关税

中国不再要求合资企业转让技术

进一步开放直接投资

改善外资在华经营条件

11月5日,特朗普向摇摆州和选区的选民表示,中国想要和美国达成协议,但达不成“也没关系”。撰文/Lillia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贸易战年底休战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发布日期:2018-11-07 19:37
摘要」由于面临压力,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北京方面更有这样的压力和愿望。



撰文 / 邓聿文

■ 11月1日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被全球市场解读为正面的积极因素,预计G20会议上两人会见达成某种协议的乐观声音也因此多了起来。而此前,几乎没有人认为中美贸易战能够得到缓解,甚至对两人能否在G20见面也态度消极。

我上周撰文指出,美中贸易战有望在年底休战,之后在接受媒体访谈时又明确表示,两国首脑一定会在G20会议上见面,而一旦见面,会达成缓解两国贸易紧张态势的协议或者共识。否则,不如不见。我做此判断的理由是,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采取的某种类似对待朝核问题的极限施压手法,并未实现其期望目的,即改善美国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更多投资。且随着近期美国股市的大跌,以及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后对美国经济后果的逐步显现,华盛顿也开始感受到压力。因此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从北京来说,更有这个压力和愿望。

对习特电话会谈,需要提醒外界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此次通话时间长,谈了很多问题;二是双方对G20会见态度积极,据悉会后两人还可能举行晚宴,这表明这个会见不是一般礼节性会见,要达成一些“交易”;三是习特都表示,两国经济团队要加强沟通磋商,习近平更指出,推动中美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这意味着双方团队为习特会进行的前期作业得到了两人认可,换言之,进展顺利。

海外一种说法认为,特朗普之所以愿意打电话给习近平,是王岐山在以色列的访问游说了以色列总统,后者对特朗普做了“工作”;另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中国访问后,也将中方的意图传达给了特朗普。这种说法姑妄听之。有没有这两位外国领导人从中穿针引线?鉴于国际政治的错综复杂,不排除。但是,双方各自的内政问题应该是促成这次通话的最重要原因。


从中国看,经济状况可能比预估的更严峻。尽管前三季度海关统计显示,包括进出口在内,中国经济似乎形势不错,但实际状况应该更严峻。9月GDP增速降到6.5%,是近10年来的最低点,制造业指数也刚位于荣枯值的上方,这都说明中国经济遇到了很大困难。所以,政治局会议承认“经济处于下行中”,未来经济基调是“维稳”。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才会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提振企业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有鉴于此,如果美国进一步对余下的2675亿美元输美产品征收关税,中国经济的困难程度会进一步加剧,考虑当下社会人心浮动,本土和外资企业纷纷外迁,不排除会引发连锁的共振效应。故不管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北京有意愿通过比先前更大程度的让步来换得美国同意停止贸易战。

就美国而言,一味和中国在贸易上对抗也会对特朗普“让美国再度伟大”的目标造成干扰。尽管到目前为止,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人群体还不算大,然而,如果贸易战明年升级,多数预测认为,这将严重影响到普通美国民众的生活。美中贸易结构显示,美国很难离开中国的低中端产品,硬要脱钩,至少在两三年里,美国难以找到比中国产品更好的质优价廉的替代产品,因而几乎势必会推高美国的通胀率,对美国民众的生活会产生显著影响。

美国股市近期的快速下跌,显然也受到了中美贸易战升级预期的不利影响。鉴于股市在中美经济结构中的不同地位,其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远超中国经济,特朗普就不得不重视美国股市的表现。另外,贸易战升温和股市下跌无疑会影响中期选举选情,特朗普当然不愿看到这种现象出现,可以说,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一考量。

根据特朗普的推文,他对特习电话会谈表示满意,已指示华盛顿的经济团队着手起草和中国的贸易谈判条款。北京能够向特朗普让步的“筹码”大概包括:一,中国愿意采购更多美国产品,数额应该不低于1000亿美元,之前第二轮中美谈判,中方同意的采购金额是700亿美元;二,如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前不久在G30国际银行会议的发言透露的,中国会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即减少对国企的补贴和政策扶持;三,中国会进一步扩大开放,取消对外资在服贸领域的某些准入限制;四,承诺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五,在某些国际议题上,如对伊朗的原油进口以及维持对朝鲜的制裁上,配合美国的要求。

假如北京愿意做出上述让步,特朗普应该会见好就收。喜欢“交易”的特朗普,当然明白,不可能让对方全部接受自己的条件,何况是面对中国这么一个对手。中国有句古话,取乎于上,得乎于中,特朗普的要价如果能够满足70%,应该就是最好结果。而对习近平来说,让渡这些虽然不是心甘情愿,但如果能够让贸易战止战,经济能够度过眼下难关,亦是值得的。而从更长时间看,这本来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题中之议,是迟早要做的,所以北京其实并没有失去什么。

目前距G20峰会不到一月,在习特会前就贸易问题达成一揽子协议,从时间上说确实有些困难,特朗普本人也表示,G20不会达成贸易协议。但关键还是看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个人决心,如果两人决定要在见面时达成这个协议,也不是不可以做到。假如G20会议上达不成协议,只要两人有这个意愿,年底达成协议的概率还是相当大的。所以,有理由对美中贸易战在年底休战表示乐观。■


又讯:

他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了贸易摩擦 认为两国有望在2019年和解


一年前特朗普访华达成千亿美元交易时,很少有人料到中美会在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摩擦中越陷越深。斗转星移,当时告诫市场注意风险的经济学家现在却变得比较乐观。

尽管市场共识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较为黯淡,丹斯克银行驻哥本哈根的国际首席分析师兼中国经济学家Allan von Mehren却在上周指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推动全球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在2019年开始解冻相互之间的关系。

“中国不会满足特朗普所有的要求,但是我认为特朗普必须达成协议,否则美国经济也会受害,特别是从长远来看,” 他在周四接受彭博新闻邮件采访时表示,“一旦谈判再次开启,会需要一些时间,可能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达成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这一预测甚至早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意外发表的推特。Mehren在3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预计2019年某个时候中美将就贸易达成协议。第二天,特朗普在发表的推特中透露自己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贸易问题进行了长时间通话,从而推动人民币、中概股和中国股市大涨。

“在通话之后,两人会晤取得积极成果的可能性已从之前的50%上升到60%,对市场有积极影响,” Mehren表示。

也正是这位经济学家曾在2017年12月发布报告称,“未来一年贸易摩擦变得针锋相对的风险再次增加,要密切关注美国在知识产权、钢铝等领域的可能行动,而这可能会引发中国的报复。” 其时特朗普刚刚带着2500亿美元的巨额商业交易从北京回国一个月,距离金属关税的横空出世也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

股汇双跌

Mehren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到双方的贸易冲突之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60附近,上证综合指数也距离3300点不远。

不到一年之间,中美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3月份美国推出金属关税,到特朗普宣布要对至少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再到中国以牙还牙反击,接着又经历了中兴通讯事件、美国实施第二轮征税、中国再度报复,乃至美国准备从春节开始对约为2570亿美元的余下所有自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在人民币在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一度贬至10年最低点,并步步进逼7的关键心理位。上证综指年内跌掉了逾19%,在全球主要股指中表现倒数第二。特朗普对和习近平达成贸易协议的乐观预测以及他指示内阁起草潜在协议的消息未能进一步托住A股市场和人民币。上证综指本周连续两日走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再度跌破6.92。

前瑞银首席经济学家、现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的George Magnus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特朗普要求起草美中贸易协议不过是“中期选举前摆姿态”。政策观察人士也认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后不太可能改变对华立场。

对此观点Mehren也表示认同。“不排除这是在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应对市场近期暴跌的举措,但是他不愿冒经济放缓的风险,” 他指出,“美国10月供应管理学会制造业指数降到了57.7,不及预期的59.0,表明贸易战也可能开始在影响美国的经济,将给特朗普带来一些压力,迫使他回到谈判桌。”

可能的协议

特朗普已数次威胁要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认为没有人比他更擅长交易,他进行交易时会使用极限施压的策略,” 曾在2016年末最精准预测人民币汇率的Mehren分析说,“他可以在更多进口商品上征收关税,从他的角度来看,不使用这个筹码来获得最好的交易是愚蠢的,但在这之后他就没有更多的子弹了,所以他会选择达成协议”。

那么中美可能在2019年达成的协议会是什么样呢?Mehren认为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与中方5月提议的承诺类似,中国会购买价值700亿甚至1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中国采取措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中国进一步降低关税

中国不再要求合资企业转让技术

进一步开放直接投资

改善外资在华经营条件

11月5日,特朗普向摇摆州和选区的选民表示,中国想要和美国达成协议,但达不成“也没关系”。撰文/Lillia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由于面临压力,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北京方面更有这样的压力和愿望。



撰文 / 邓聿文

■ 11月1日习近平与特朗普通话,被全球市场解读为正面的积极因素,预计G20会议上两人会见达成某种协议的乐观声音也因此多了起来。而此前,几乎没有人认为中美贸易战能够得到缓解,甚至对两人能否在G20见面也态度消极。

我上周撰文指出,美中贸易战有望在年底休战,之后在接受媒体访谈时又明确表示,两国首脑一定会在G20会议上见面,而一旦见面,会达成缓解两国贸易紧张态势的协议或者共识。否则,不如不见。我做此判断的理由是,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采取的某种类似对待朝核问题的极限施压手法,并未实现其期望目的,即改善美国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更多投资。且随着近期美国股市的大跌,以及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后对美国经济后果的逐步显现,华盛顿也开始感受到压力。因此特朗普有可能借G20会议和习近平的见面休战。当然,从北京来说,更有这个压力和愿望。

对习特电话会谈,需要提醒外界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此次通话时间长,谈了很多问题;二是双方对G20会见态度积极,据悉会后两人还可能举行晚宴,这表明这个会见不是一般礼节性会见,要达成一些“交易”;三是习特都表示,两国经济团队要加强沟通磋商,习近平更指出,推动中美经贸问题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这意味着双方团队为习特会进行的前期作业得到了两人认可,换言之,进展顺利。

海外一种说法认为,特朗普之所以愿意打电话给习近平,是王岐山在以色列的访问游说了以色列总统,后者对特朗普做了“工作”;另外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中国访问后,也将中方的意图传达给了特朗普。这种说法姑妄听之。有没有这两位外国领导人从中穿针引线?鉴于国际政治的错综复杂,不排除。但是,双方各自的内政问题应该是促成这次通话的最重要原因。


从中国看,经济状况可能比预估的更严峻。尽管前三季度海关统计显示,包括进出口在内,中国经济似乎形势不错,但实际状况应该更严峻。9月GDP增速降到6.5%,是近10年来的最低点,制造业指数也刚位于荣枯值的上方,这都说明中国经济遇到了很大困难。所以,政治局会议承认“经济处于下行中”,未来经济基调是“维稳”。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习近平才会召开民营企业家座谈会,提振企业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

有鉴于此,如果美国进一步对余下的2675亿美元输美产品征收关税,中国经济的困难程度会进一步加剧,考虑当下社会人心浮动,本土和外资企业纷纷外迁,不排除会引发连锁的共振效应。故不管主动也好,被动也罢,北京有意愿通过比先前更大程度的让步来换得美国同意停止贸易战。

就美国而言,一味和中国在贸易上对抗也会对特朗普“让美国再度伟大”的目标造成干扰。尽管到目前为止,受贸易战影响的美国人群体还不算大,然而,如果贸易战明年升级,多数预测认为,这将严重影响到普通美国民众的生活。美中贸易结构显示,美国很难离开中国的低中端产品,硬要脱钩,至少在两三年里,美国难以找到比中国产品更好的质优价廉的替代产品,因而几乎势必会推高美国的通胀率,对美国民众的生活会产生显著影响。

美国股市近期的快速下跌,显然也受到了中美贸易战升级预期的不利影响。鉴于股市在中美经济结构中的不同地位,其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远超中国经济,特朗普就不得不重视美国股市的表现。另外,贸易战升温和股市下跌无疑会影响中期选举选情,特朗普当然不愿看到这种现象出现,可以说,特朗普和习近平通话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一考量。

根据特朗普的推文,他对特习电话会谈表示满意,已指示华盛顿的经济团队着手起草和中国的贸易谈判条款。北京能够向特朗普让步的“筹码”大概包括:一,中国愿意采购更多美国产品,数额应该不低于1000亿美元,之前第二轮中美谈判,中方同意的采购金额是700亿美元;二,如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前不久在G30国际银行会议的发言透露的,中国会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即减少对国企的补贴和政策扶持;三,中国会进一步扩大开放,取消对外资在服贸领域的某些准入限制;四,承诺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五,在某些国际议题上,如对伊朗的原油进口以及维持对朝鲜的制裁上,配合美国的要求。

假如北京愿意做出上述让步,特朗普应该会见好就收。喜欢“交易”的特朗普,当然明白,不可能让对方全部接受自己的条件,何况是面对中国这么一个对手。中国有句古话,取乎于上,得乎于中,特朗普的要价如果能够满足70%,应该就是最好结果。而对习近平来说,让渡这些虽然不是心甘情愿,但如果能够让贸易战止战,经济能够度过眼下难关,亦是值得的。而从更长时间看,这本来也是中国经济改革的题中之议,是迟早要做的,所以北京其实并没有失去什么。

目前距G20峰会不到一月,在习特会前就贸易问题达成一揽子协议,从时间上说确实有些困难,特朗普本人也表示,G20不会达成贸易协议。但关键还是看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个人决心,如果两人决定要在见面时达成这个协议,也不是不可以做到。假如G20会议上达不成协议,只要两人有这个意愿,年底达成协议的概率还是相当大的。所以,有理由对美中贸易战在年底休战表示乐观。■


又讯:

他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了贸易摩擦 认为两国有望在2019年和解


一年前特朗普访华达成千亿美元交易时,很少有人料到中美会在一场旷日持久的贸易摩擦中越陷越深。斗转星移,当时告诫市场注意风险的经济学家现在却变得比较乐观。

尽管市场共识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前景较为黯淡,丹斯克银行驻哥本哈根的国际首席分析师兼中国经济学家Allan von Mehren却在上周指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推动全球最大的这两个经济体在2019年开始解冻相互之间的关系。

“中国不会满足特朗普所有的要求,但是我认为特朗普必须达成协议,否则美国经济也会受害,特别是从长远来看,” 他在周四接受彭博新闻邮件采访时表示,“一旦谈判再次开启,会需要一些时间,可能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达成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这一预测甚至早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意外发表的推特。Mehren在3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预计2019年某个时候中美将就贸易达成协议。第二天,特朗普在发表的推特中透露自己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贸易问题进行了长时间通话,从而推动人民币、中概股和中国股市大涨。

“在通话之后,两人会晤取得积极成果的可能性已从之前的50%上升到60%,对市场有积极影响,” Mehren表示。

也正是这位经济学家曾在2017年12月发布报告称,“未来一年贸易摩擦变得针锋相对的风险再次增加,要密切关注美国在知识产权、钢铝等领域的可能行动,而这可能会引发中国的报复。” 其时特朗普刚刚带着2500亿美元的巨额商业交易从北京回国一个月,距离金属关税的横空出世也还有近三个月的时间。

股汇双跌

Mehren在中美“蜜月期”就预见到双方的贸易冲突之时,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6.60附近,上证综合指数也距离3300点不远。

不到一年之间,中美关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3月份美国推出金属关税,到特朗普宣布要对至少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再到中国以牙还牙反击,接着又经历了中兴通讯事件、美国实施第二轮征税、中国再度报复,乃至美国准备从春节开始对约为2570亿美元的余下所有自华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在人民币在这一年不到的时间里一度贬至10年最低点,并步步进逼7的关键心理位。上证综指年内跌掉了逾19%,在全球主要股指中表现倒数第二。特朗普对和习近平达成贸易协议的乐观预测以及他指示内阁起草潜在协议的消息未能进一步托住A股市场和人民币。上证综指本周连续两日走低,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再度跌破6.92。

前瑞银首席经济学家、现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的George Magnus在一系列推文中表示,特朗普要求起草美中贸易协议不过是“中期选举前摆姿态”。政策观察人士也认为,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后不太可能改变对华立场。

对此观点Mehren也表示认同。“不排除这是在中期选举之前特朗普应对市场近期暴跌的举措,但是他不愿冒经济放缓的风险,” 他指出,“美国10月供应管理学会制造业指数降到了57.7,不及预期的59.0,表明贸易战也可能开始在影响美国的经济,将给特朗普带来一些压力,迫使他回到谈判桌。”

可能的协议

特朗普已数次威胁要对中国出口到美国的所有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认为没有人比他更擅长交易,他进行交易时会使用极限施压的策略,” 曾在2016年末最精准预测人民币汇率的Mehren分析说,“他可以在更多进口商品上征收关税,从他的角度来看,不使用这个筹码来获得最好的交易是愚蠢的,但在这之后他就没有更多的子弹了,所以他会选择达成协议”。

那么中美可能在2019年达成的协议会是什么样呢?Mehren认为存在以下几种可能:

与中方5月提议的承诺类似,中国会购买价值700亿甚至1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中国采取措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中国进一步降低关税

中国不再要求合资企业转让技术

进一步开放直接投资

改善外资在华经营条件

11月5日,特朗普向摇摆州和选区的选民表示,中国想要和美国达成协议,但达不成“也没关系”。撰文/Lillian Ch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