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比尔·盖茨把他的“厕所革命”带到中国

发布日期:2018-11-07 14:02
摘要」盖茨在北京举办“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展示其基金会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他的厕所卫生蓝图也符合中国领导人的愿景:习近平正号召在农村进行“厕所革命”。



撰文 / 黄瑞黎

■ 比尔·盖茨相信,世界需要更好的厕所。

具体而言,就是改善卫生状况,不用接入排污管网,能把人的粪便分解成肥料的厕所。

于是本周二在北京,比尔·盖茨举办了“新世代厕所博览会”,让企业有机会展示他们在这个简单的卫生间装备上的尝试。多家公司展示了能把尿液和其他排泄物分开以便更有效处理的厕所、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和带太阳能屋顶的厕所。

这并不是什么可笑的事。大约有45亿人——超过世界人口的半数——生活里用不上安全的卫生设施。比尔·盖茨告诉与会者,因为不安全的卫生设施导致医疗成本增加以及劳动力和工资的丧失,全球每年大约要损失2230亿美元。

博览会上展示的这些新世代厕所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该基金会由这位前软件业巨头和妻子从2011年开始运营。就在本周二,比尔·盖茨承诺再出2亿美元,让企业看到人的粪便是一桩大生意。

比尔·盖茨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些新世代厕所走进最贫穷地区的数千万人“至少需要十年”,而且必须确保它们既实用又经济。他补充说,在卫生问题上,“谁也不指望一夜之间见效的解决方案。”

比尔·盖茨这次把他的宣讲带到中国,希望能找到知音。这个国家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把改善曾经贫穷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作头等大事。虽然在近几年已经有了显著进步,中国的日常卫生系统在很多地区仍然存在不足。

官方数据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中国家庭家中仍没有卫生洁具,只有约60%的中国农村家庭设有能够处理人类排泄物的厕所。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号召进行“厕所革命”。习近平在2015年说,用上卫生的厕所,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

41岁的全职妈妈李双心住在北京郊区,每天数次从自己的小屋走上100米去一间小棚子。有二十来个人共用这个“厕所”,它不过就是架了两块木板的泥坑。

“上的时候不去看它就是了,”她说。“我是不满意这样的厕所,但也没有办法,经济条件就是这样。”
但是中国的厕所革命走过了头,批评家说这个问题可能也会影响盖茨的努力。

为了赢得北京方面的好感,地方官员用各种新奇的公厕彼此较量,有很多厕所配备了平板电视、无线网络、带面部识别功能的厕纸分发器。(以前会有人把整卷厕纸偷走)有的甚至有冰箱、微波炉和沙发,弄得中国当时的旅游局长在今年一月指示地方纠正他们的“五星级厕所”,要不媚俗不奢华。

尽管周二展出的这些产品朴实无华,比尔·盖茨还是招来了批评,说他投钱给发达国家的大学去发明高科技坐厕,就算真有收效也是好几年之后的事。

“有时候加倍投入是有必要,但你得三思而行,”“厕所为人民”(Toilet for People)的创始人杰森·卡斯(Jason Kass)说。设在佛蒙特州的这家社会企业提供移动式厕所。“过去五年里做过的各种尝试给卫生状况带来过任何可持续性的持久、积极作用吗?据我目前看到的,答案是没有。”

“这事可能就像太空计划,人们幻想着到月球和火星定居,但真的没那么实际。”他说。

比尔·盖茨承认某些新世代厕所在小产量情况下可能要花1万美元,但补充说,“价格很快就会降下来。”

“难点在于从2000美元降到500美元,”他说,“我想说比起刚开始的时候,今天我们更有信心这个赌注押得对,但革命尚未成功。”

盖茨基金会表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将投入25亿美元资助卫生项目,为城市的所有地区——包括最贫穷的居民区——提供安全周到的卫生服务。

“我们认为自己正处在卫生革命的关键点上,”比尔·盖茨在周二告诉博览会与会者。

在北京一家艺术中心的展厅里,中国的克立尔、艾科森、中国中车,美国的赛德隆技术(Sedron Technologies),印度的伊兰科技(Eram Scientific) ,瑞士的蓝色分流(Blue Diversion Autarky)等公司展示了能够分离尿液、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

在开幕致辞中,比尔·盖茨说他不再全时为微软公司工作之后,开始与妻子梅琳达一起更频繁地去贫穷国家旅行,由此对卫生事业有了兴趣。

比尔盖茨举起一杯粪便,告诉观众,人的排泄物令人作呕,其中带有200万亿个轮状病毒、10万个寄生虫卵和其他细菌。

世界厕所组织(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的创始人杰克·西姆(Jack Sim)表示,比尔·盖茨此举将厕所讨论纳入主流,使这个许多人几十年来一直避免谈论的话题摆上了台面。这家设在新加坡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改善全球的厕所和卫生条件。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厕所一直是个被忽视的议题,”杰克·西姆说,“盖茨基金会是打破这个禁忌的一股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盖茨在北京举办“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展示其基金会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他的厕所卫生蓝图也符合中国领导人的愿景:习近平正号召在农村进行“厕所革命”。



撰文 / 黄瑞黎

■ 比尔·盖茨相信,世界需要更好的厕所。

具体而言,就是改善卫生状况,不用接入排污管网,能把人的粪便分解成肥料的厕所。

于是本周二在北京,比尔·盖茨举办了“新世代厕所博览会”,让企业有机会展示他们在这个简单的卫生间装备上的尝试。多家公司展示了能把尿液和其他排泄物分开以便更有效处理的厕所、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和带太阳能屋顶的厕所。

这并不是什么可笑的事。大约有45亿人——超过世界人口的半数——生活里用不上安全的卫生设施。比尔·盖茨告诉与会者,因为不安全的卫生设施导致医疗成本增加以及劳动力和工资的丧失,全球每年大约要损失2230亿美元。

博览会上展示的这些新世代厕所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该基金会由这位前软件业巨头和妻子从2011年开始运营。就在本周二,比尔·盖茨承诺再出2亿美元,让企业看到人的粪便是一桩大生意。

比尔·盖茨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些新世代厕所走进最贫穷地区的数千万人“至少需要十年”,而且必须确保它们既实用又经济。他补充说,在卫生问题上,“谁也不指望一夜之间见效的解决方案。”

比尔·盖茨这次把他的宣讲带到中国,希望能找到知音。这个国家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把改善曾经贫穷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作头等大事。虽然在近几年已经有了显著进步,中国的日常卫生系统在很多地区仍然存在不足。

官方数据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中国家庭家中仍没有卫生洁具,只有约60%的中国农村家庭设有能够处理人类排泄物的厕所。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号召进行“厕所革命”。习近平在2015年说,用上卫生的厕所,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

41岁的全职妈妈李双心住在北京郊区,每天数次从自己的小屋走上100米去一间小棚子。有二十来个人共用这个“厕所”,它不过就是架了两块木板的泥坑。

“上的时候不去看它就是了,”她说。“我是不满意这样的厕所,但也没有办法,经济条件就是这样。”
但是中国的厕所革命走过了头,批评家说这个问题可能也会影响盖茨的努力。

为了赢得北京方面的好感,地方官员用各种新奇的公厕彼此较量,有很多厕所配备了平板电视、无线网络、带面部识别功能的厕纸分发器。(以前会有人把整卷厕纸偷走)有的甚至有冰箱、微波炉和沙发,弄得中国当时的旅游局长在今年一月指示地方纠正他们的“五星级厕所”,要不媚俗不奢华。

尽管周二展出的这些产品朴实无华,比尔·盖茨还是招来了批评,说他投钱给发达国家的大学去发明高科技坐厕,就算真有收效也是好几年之后的事。

“有时候加倍投入是有必要,但你得三思而行,”“厕所为人民”(Toilet for People)的创始人杰森·卡斯(Jason Kass)说。设在佛蒙特州的这家社会企业提供移动式厕所。“过去五年里做过的各种尝试给卫生状况带来过任何可持续性的持久、积极作用吗?据我目前看到的,答案是没有。”

“这事可能就像太空计划,人们幻想着到月球和火星定居,但真的没那么实际。”他说。

比尔·盖茨承认某些新世代厕所在小产量情况下可能要花1万美元,但补充说,“价格很快就会降下来。”

“难点在于从2000美元降到500美元,”他说,“我想说比起刚开始的时候,今天我们更有信心这个赌注押得对,但革命尚未成功。”

盖茨基金会表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将投入25亿美元资助卫生项目,为城市的所有地区——包括最贫穷的居民区——提供安全周到的卫生服务。

“我们认为自己正处在卫生革命的关键点上,”比尔·盖茨在周二告诉博览会与会者。

在北京一家艺术中心的展厅里,中国的克立尔、艾科森、中国中车,美国的赛德隆技术(Sedron Technologies),印度的伊兰科技(Eram Scientific) ,瑞士的蓝色分流(Blue Diversion Autarky)等公司展示了能够分离尿液、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

在开幕致辞中,比尔·盖茨说他不再全时为微软公司工作之后,开始与妻子梅琳达一起更频繁地去贫穷国家旅行,由此对卫生事业有了兴趣。

比尔盖茨举起一杯粪便,告诉观众,人的排泄物令人作呕,其中带有200万亿个轮状病毒、10万个寄生虫卵和其他细菌。

世界厕所组织(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的创始人杰克·西姆(Jack Sim)表示,比尔·盖茨此举将厕所讨论纳入主流,使这个许多人几十年来一直避免谈论的话题摆上了台面。这家设在新加坡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改善全球的厕所和卫生条件。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厕所一直是个被忽视的议题,”杰克·西姆说,“盖茨基金会是打破这个禁忌的一股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盖茨在北京举办“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展示其基金会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他的厕所卫生蓝图也符合中国领导人的愿景:习近平正号召在农村进行“厕所革命”。



撰文 / 黄瑞黎

■ 比尔·盖茨相信,世界需要更好的厕所。

具体而言,就是改善卫生状况,不用接入排污管网,能把人的粪便分解成肥料的厕所。

于是本周二在北京,比尔·盖茨举办了“新世代厕所博览会”,让企业有机会展示他们在这个简单的卫生间装备上的尝试。多家公司展示了能把尿液和其他排泄物分开以便更有效处理的厕所、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和带太阳能屋顶的厕所。

这并不是什么可笑的事。大约有45亿人——超过世界人口的半数——生活里用不上安全的卫生设施。比尔·盖茨告诉与会者,因为不安全的卫生设施导致医疗成本增加以及劳动力和工资的丧失,全球每年大约要损失2230亿美元。

博览会上展示的这些新世代厕所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该基金会由这位前软件业巨头和妻子从2011年开始运营。就在本周二,比尔·盖茨承诺再出2亿美元,让企业看到人的粪便是一桩大生意。

比尔·盖茨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些新世代厕所走进最贫穷地区的数千万人“至少需要十年”,而且必须确保它们既实用又经济。他补充说,在卫生问题上,“谁也不指望一夜之间见效的解决方案。”

比尔·盖茨这次把他的宣讲带到中国,希望能找到知音。这个国家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把改善曾经贫穷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作头等大事。虽然在近几年已经有了显著进步,中国的日常卫生系统在很多地区仍然存在不足。

官方数据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中国家庭家中仍没有卫生洁具,只有约60%的中国农村家庭设有能够处理人类排泄物的厕所。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号召进行“厕所革命”。习近平在2015年说,用上卫生的厕所,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

41岁的全职妈妈李双心住在北京郊区,每天数次从自己的小屋走上100米去一间小棚子。有二十来个人共用这个“厕所”,它不过就是架了两块木板的泥坑。

“上的时候不去看它就是了,”她说。“我是不满意这样的厕所,但也没有办法,经济条件就是这样。”
但是中国的厕所革命走过了头,批评家说这个问题可能也会影响盖茨的努力。

为了赢得北京方面的好感,地方官员用各种新奇的公厕彼此较量,有很多厕所配备了平板电视、无线网络、带面部识别功能的厕纸分发器。(以前会有人把整卷厕纸偷走)有的甚至有冰箱、微波炉和沙发,弄得中国当时的旅游局长在今年一月指示地方纠正他们的“五星级厕所”,要不媚俗不奢华。

尽管周二展出的这些产品朴实无华,比尔·盖茨还是招来了批评,说他投钱给发达国家的大学去发明高科技坐厕,就算真有收效也是好几年之后的事。

“有时候加倍投入是有必要,但你得三思而行,”“厕所为人民”(Toilet for People)的创始人杰森·卡斯(Jason Kass)说。设在佛蒙特州的这家社会企业提供移动式厕所。“过去五年里做过的各种尝试给卫生状况带来过任何可持续性的持久、积极作用吗?据我目前看到的,答案是没有。”

“这事可能就像太空计划,人们幻想着到月球和火星定居,但真的没那么实际。”他说。

比尔·盖茨承认某些新世代厕所在小产量情况下可能要花1万美元,但补充说,“价格很快就会降下来。”

“难点在于从2000美元降到500美元,”他说,“我想说比起刚开始的时候,今天我们更有信心这个赌注押得对,但革命尚未成功。”

盖茨基金会表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将投入25亿美元资助卫生项目,为城市的所有地区——包括最贫穷的居民区——提供安全周到的卫生服务。

“我们认为自己正处在卫生革命的关键点上,”比尔·盖茨在周二告诉博览会与会者。

在北京一家艺术中心的展厅里,中国的克立尔、艾科森、中国中车,美国的赛德隆技术(Sedron Technologies),印度的伊兰科技(Eram Scientific) ,瑞士的蓝色分流(Blue Diversion Autarky)等公司展示了能够分离尿液、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

在开幕致辞中,比尔·盖茨说他不再全时为微软公司工作之后,开始与妻子梅琳达一起更频繁地去贫穷国家旅行,由此对卫生事业有了兴趣。

比尔盖茨举起一杯粪便,告诉观众,人的排泄物令人作呕,其中带有200万亿个轮状病毒、10万个寄生虫卵和其他细菌。

世界厕所组织(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的创始人杰克·西姆(Jack Sim)表示,比尔·盖茨此举将厕所讨论纳入主流,使这个许多人几十年来一直避免谈论的话题摆上了台面。这家设在新加坡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改善全球的厕所和卫生条件。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厕所一直是个被忽视的议题,”杰克·西姆说,“盖茨基金会是打破这个禁忌的一股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比尔·盖茨把他的“厕所革命”带到中国

发布日期:2018-11-07 14:02
摘要」盖茨在北京举办“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展示其基金会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他的厕所卫生蓝图也符合中国领导人的愿景:习近平正号召在农村进行“厕所革命”。



撰文 / 黄瑞黎

■ 比尔·盖茨相信,世界需要更好的厕所。

具体而言,就是改善卫生状况,不用接入排污管网,能把人的粪便分解成肥料的厕所。

于是本周二在北京,比尔·盖茨举办了“新世代厕所博览会”,让企业有机会展示他们在这个简单的卫生间装备上的尝试。多家公司展示了能把尿液和其他排泄物分开以便更有效处理的厕所、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和带太阳能屋顶的厕所。

这并不是什么可笑的事。大约有45亿人——超过世界人口的半数——生活里用不上安全的卫生设施。比尔·盖茨告诉与会者,因为不安全的卫生设施导致医疗成本增加以及劳动力和工资的丧失,全球每年大约要损失2230亿美元。

博览会上展示的这些新世代厕所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该基金会由这位前软件业巨头和妻子从2011年开始运营。就在本周二,比尔·盖茨承诺再出2亿美元,让企业看到人的粪便是一桩大生意。

比尔·盖茨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些新世代厕所走进最贫穷地区的数千万人“至少需要十年”,而且必须确保它们既实用又经济。他补充说,在卫生问题上,“谁也不指望一夜之间见效的解决方案。”

比尔·盖茨这次把他的宣讲带到中国,希望能找到知音。这个国家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把改善曾经贫穷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作头等大事。虽然在近几年已经有了显著进步,中国的日常卫生系统在很多地区仍然存在不足。

官方数据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中国家庭家中仍没有卫生洁具,只有约60%的中国农村家庭设有能够处理人类排泄物的厕所。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号召进行“厕所革命”。习近平在2015年说,用上卫生的厕所,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

41岁的全职妈妈李双心住在北京郊区,每天数次从自己的小屋走上100米去一间小棚子。有二十来个人共用这个“厕所”,它不过就是架了两块木板的泥坑。

“上的时候不去看它就是了,”她说。“我是不满意这样的厕所,但也没有办法,经济条件就是这样。”
但是中国的厕所革命走过了头,批评家说这个问题可能也会影响盖茨的努力。

为了赢得北京方面的好感,地方官员用各种新奇的公厕彼此较量,有很多厕所配备了平板电视、无线网络、带面部识别功能的厕纸分发器。(以前会有人把整卷厕纸偷走)有的甚至有冰箱、微波炉和沙发,弄得中国当时的旅游局长在今年一月指示地方纠正他们的“五星级厕所”,要不媚俗不奢华。

尽管周二展出的这些产品朴实无华,比尔·盖茨还是招来了批评,说他投钱给发达国家的大学去发明高科技坐厕,就算真有收效也是好几年之后的事。

“有时候加倍投入是有必要,但你得三思而行,”“厕所为人民”(Toilet for People)的创始人杰森·卡斯(Jason Kass)说。设在佛蒙特州的这家社会企业提供移动式厕所。“过去五年里做过的各种尝试给卫生状况带来过任何可持续性的持久、积极作用吗?据我目前看到的,答案是没有。”

“这事可能就像太空计划,人们幻想着到月球和火星定居,但真的没那么实际。”他说。

比尔·盖茨承认某些新世代厕所在小产量情况下可能要花1万美元,但补充说,“价格很快就会降下来。”

“难点在于从2000美元降到500美元,”他说,“我想说比起刚开始的时候,今天我们更有信心这个赌注押得对,但革命尚未成功。”

盖茨基金会表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将投入25亿美元资助卫生项目,为城市的所有地区——包括最贫穷的居民区——提供安全周到的卫生服务。

“我们认为自己正处在卫生革命的关键点上,”比尔·盖茨在周二告诉博览会与会者。

在北京一家艺术中心的展厅里,中国的克立尔、艾科森、中国中车,美国的赛德隆技术(Sedron Technologies),印度的伊兰科技(Eram Scientific) ,瑞士的蓝色分流(Blue Diversion Autarky)等公司展示了能够分离尿液、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

在开幕致辞中,比尔·盖茨说他不再全时为微软公司工作之后,开始与妻子梅琳达一起更频繁地去贫穷国家旅行,由此对卫生事业有了兴趣。

比尔盖茨举起一杯粪便,告诉观众,人的排泄物令人作呕,其中带有200万亿个轮状病毒、10万个寄生虫卵和其他细菌。

世界厕所组织(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的创始人杰克·西姆(Jack Sim)表示,比尔·盖茨此举将厕所讨论纳入主流,使这个许多人几十年来一直避免谈论的话题摆上了台面。这家设在新加坡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改善全球的厕所和卫生条件。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厕所一直是个被忽视的议题,”杰克·西姆说,“盖茨基金会是打破这个禁忌的一股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盖茨在北京举办“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展示其基金会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他的厕所卫生蓝图也符合中国领导人的愿景:习近平正号召在农村进行“厕所革命”。



撰文 / 黄瑞黎

■ 比尔·盖茨相信,世界需要更好的厕所。

具体而言,就是改善卫生状况,不用接入排污管网,能把人的粪便分解成肥料的厕所。

于是本周二在北京,比尔·盖茨举办了“新世代厕所博览会”,让企业有机会展示他们在这个简单的卫生间装备上的尝试。多家公司展示了能把尿液和其他排泄物分开以便更有效处理的厕所、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和带太阳能屋顶的厕所。

这并不是什么可笑的事。大约有45亿人——超过世界人口的半数——生活里用不上安全的卫生设施。比尔·盖茨告诉与会者,因为不安全的卫生设施导致医疗成本增加以及劳动力和工资的丧失,全球每年大约要损失2230亿美元。

博览会上展示的这些新世代厕所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捐资2亿美元耗时7年的研究成果,该基金会由这位前软件业巨头和妻子从2011年开始运营。就在本周二,比尔·盖茨承诺再出2亿美元,让企业看到人的粪便是一桩大生意。

比尔·盖茨曾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些新世代厕所走进最贫穷地区的数千万人“至少需要十年”,而且必须确保它们既实用又经济。他补充说,在卫生问题上,“谁也不指望一夜之间见效的解决方案。”

比尔·盖茨这次把他的宣讲带到中国,希望能找到知音。这个国家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把改善曾经贫穷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当作头等大事。虽然在近几年已经有了显著进步,中国的日常卫生系统在很多地区仍然存在不足。

官方数据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中国家庭家中仍没有卫生洁具,只有约60%的中国农村家庭设有能够处理人类排泄物的厕所。

国家领导人习近平号召进行“厕所革命”。习近平在2015年说,用上卫生的厕所,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目标之一。

41岁的全职妈妈李双心住在北京郊区,每天数次从自己的小屋走上100米去一间小棚子。有二十来个人共用这个“厕所”,它不过就是架了两块木板的泥坑。

“上的时候不去看它就是了,”她说。“我是不满意这样的厕所,但也没有办法,经济条件就是这样。”
但是中国的厕所革命走过了头,批评家说这个问题可能也会影响盖茨的努力。

为了赢得北京方面的好感,地方官员用各种新奇的公厕彼此较量,有很多厕所配备了平板电视、无线网络、带面部识别功能的厕纸分发器。(以前会有人把整卷厕纸偷走)有的甚至有冰箱、微波炉和沙发,弄得中国当时的旅游局长在今年一月指示地方纠正他们的“五星级厕所”,要不媚俗不奢华。

尽管周二展出的这些产品朴实无华,比尔·盖茨还是招来了批评,说他投钱给发达国家的大学去发明高科技坐厕,就算真有收效也是好几年之后的事。

“有时候加倍投入是有必要,但你得三思而行,”“厕所为人民”(Toilet for People)的创始人杰森·卡斯(Jason Kass)说。设在佛蒙特州的这家社会企业提供移动式厕所。“过去五年里做过的各种尝试给卫生状况带来过任何可持续性的持久、积极作用吗?据我目前看到的,答案是没有。”

“这事可能就像太空计划,人们幻想着到月球和火星定居,但真的没那么实际。”他说。

比尔·盖茨承认某些新世代厕所在小产量情况下可能要花1万美元,但补充说,“价格很快就会降下来。”

“难点在于从2000美元降到500美元,”他说,“我想说比起刚开始的时候,今天我们更有信心这个赌注押得对,但革命尚未成功。”

盖茨基金会表示,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银行将投入25亿美元资助卫生项目,为城市的所有地区——包括最贫穷的居民区——提供安全周到的卫生服务。

“我们认为自己正处在卫生革命的关键点上,”比尔·盖茨在周二告诉博览会与会者。

在北京一家艺术中心的展厅里,中国的克立尔、艾科森、中国中车,美国的赛德隆技术(Sedron Technologies),印度的伊兰科技(Eram Scientific) ,瑞士的蓝色分流(Blue Diversion Autarky)等公司展示了能够分离尿液、能循环水洗手的厕所。

在开幕致辞中,比尔·盖茨说他不再全时为微软公司工作之后,开始与妻子梅琳达一起更频繁地去贫穷国家旅行,由此对卫生事业有了兴趣。

比尔盖茨举起一杯粪便,告诉观众,人的排泄物令人作呕,其中带有200万亿个轮状病毒、10万个寄生虫卵和其他细菌。

世界厕所组织(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的创始人杰克·西姆(Jack Sim)表示,比尔·盖茨此举将厕所讨论纳入主流,使这个许多人几十年来一直避免谈论的话题摆上了台面。这家设在新加坡的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改善全球的厕所和卫生条件。

“相当一段时间以来,厕所一直是个被忽视的议题,”杰克·西姆说,“盖茨基金会是打破这个禁忌的一股力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