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全球财长对科技巨头的税收围猎

发布日期:2018-11-07 07:37
摘要」现有的税制没有考虑数字服务等新业务,尽管改革税制的国际谈判在进行中,但进展缓慢,促使各国酝酿出台自己的措施。



撰文 / 安德鲁•希尔/迈赫林汗/理查德•沃特斯

■ 因注重细节而赢得“电子表格菲利普”绰号的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看上去不太可能成为最新一轮“鞭打科技公司”(tech-lash)行动中的战士。

然而,上周,这位英国财政大臣加入由各国财长组成的先头部队,回击全球大型科技公司的税收套利行为。在他的最新《财政预算报告》(Budget)中,他提议通过对营收征收的“数字服务税”,让“在英国拥有盈利业务的跨国巨头支付它们公允的税赋份额”。数字服务税可能于2020年生效。


此举仅适用于来自某些服务的全球年度营收超过5亿英镑的盈利企业,直接瞄准美国大公司,例如亚马逊(Amazon)、eBay、Facebook和谷歌(Google)。


此举旨在保护规模较小、扎根本地的企业(它们无法将营收转移至更优惠的税制下),同时满足公众如下日益强烈的看法:科技大公司在英国支付的税赋低于应有水平。

抽掉其中的民粹主义论调,哈蒙德的建议看上去可能会陷入一位律师所说的“数字版佳发蛋糕(Jaffa Cake)难题”,这是1991年的一场著名定义之争,其内容是这款颇受欢迎的英国巧克力橙子味零食应作为饼干还是蛋糕缴税。

这场围绕科技税的争议可能会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一次决定性冲突,冲突的一方是全球化力量及其造就的大型科技公司,另一方则是公众对形态多变的大企业日益加深的不满。

尽管这个问题迫切需要多边解决方案,但这种全球性解决方案是很多人不喜欢的,美国总统就不喜欢,因为很多最大科技公司是美国的。

这轮鞭打科技公司的税收行动绝不止出现在英国。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把针对数字公司制定更公平的税收规定列为其最优先政治任务之一,他正推动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选举前达成一项泛欧盟协议。


在最近寄给很多欧洲非政府组织和联合会的一封信中,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写道:“如果那些最大的数字跨国公司不支付公允的税赋份额,我们其他人就要付更多。”

西班牙社会党(Socialist)政府提出对在线广告、销售用户数据以及在线平台征税3%,这不出所料地被称为“谷歌税”。西班牙财政部长玛丽亚•赫苏斯•蒙特罗(María Jesús Montero)最近表示:“新业务领域没有在当前的税收体系中得到很好的体现。”本周二,欧盟财长齐聚布鲁塞尔,讨论征收欧盟范围内的数字服务税(按营收的3%征收)计划。

然而,正如所有跟财政有关的事务一样,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事实上是远没那么简单。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金融学教授米希尔•德赛(Mihir Desai)表示,各国正“要求收取越来越多的公司税,但它们能做的却越来越少”。他们正把对公司课税用做一种筹资方式,一种应对民粹主义情绪的工具,并作为国家产业战略的一部分。他表示:“我们似乎急于以咄咄逼人的方式对那些规模较大的公司征税。”

科技公司在税收方面并非无辜。过去,他们一直在利用全球税务体系的漏洞,例如“双层爱尔兰”(Double Irish)漏洞,这个漏洞让谷歌和Facebook得以通过爱尔兰的子公司转移特许权使用费,以降低税赋。其他跨国公司(包括辉瑞(Pfizer)等制药企业)也利用过这个漏洞。

但这些科技公司给税收当局带来了空前的问题。数字化加大了确定公司业务活动地点的难度,同时全球化让他们很容易在实行低税率的司法管辖地开设业务。一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企业会跟着各国提供的激励举措走。”

来自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压力(以及科技公司自知避税行为有损形象)开始堵住一些最严重的漏洞。爱尔兰于2015年废除了“双层爱尔兰”税收安排,企业将不得不在2020年前逐渐放弃使用这种安排。例如,去年12月,Facebook宣布将在很多国家转为“本地销售模式”,在当地缴税,而不是通过其设在爱尔兰的全球总部。

但对科技公司的政府间征税安排很难达成,甚至很难达成符合“公平”论调的框架。

英国决定单独对营收征税2%,这有可能让欧盟谈判流产,也可能让各国政府提出各自的税收举措——这种状况正是欧洲整体解决方案原本希望避免的。两名高官表示,法国已告知盟友愿意在“必要时”仿效英国的做法。

欧盟的计划需要得到所有28个成员国的一致支持,而该计划已在欧盟内部遭遇反对。德国担心,任何欧盟临时税项都将招致美国的报复性措施。爱尔兰和卢森堡等较小国家担心,这将损害其经济竞争力以及吸引科技集团的能力。

一些欧洲企业也在展开游说反对该举措。最近,以音乐流播放服务Spotify为首的各欧洲科技集团首次公开表示反对这项针对科技企业的税。Spotify、旅游网站Booking.com、开发《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游戏的Rovio等公司表示,相对有更多办法应对任何新税赋的美国大公司而言,营收来自欧盟的欧洲科技公司受到的打击将更为严重。


它们写道:“拟议的数字服务税旨在针对利润丰厚的大公司,但将对欧洲企业产生过于严重的影响,其结果会导致不公平待遇。”

其他行业的公司(例如德国汽车制造商)也反对欧盟对从事数据销售公司的营收征税。这些汽车制造商担心,此类税收可能会惩罚采用“智能汽车”技术的公司,这种技术从驾驶者那里收集个人信息。

英国当年历经数月才裁定,佳发蛋糕实际上是蛋糕,因此不用缴纳增值税,类似的,英国上周提议的数字服务税也令人担心它不好界定。分析人士表示,例如目前还不清楚,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经营的那种应用商店是否适用该税。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企业税务中心(Centre for Business Taxation)的迈克尔•德弗罗(Michael Devereux)表示,试图界定数字公司简直是“疯了”。“乐购(Tesco,零售商)是不是也是数字公司?因为它有线上销售。银行是吗?很多银行业务在网上进行。”

欧洲国家可能赌的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会对这项新税展开报复,因为他不是科技巨头的朋友,例如他经常在Twitter上发文抨击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然而,特朗普将面临一些压力、要求他做出回应。

上周三,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共和党人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称英国和欧盟的计划“令人担忧”。他表示:“挑出一个由美国企业主宰的全球关键行业,对其征收不符合国际常规的税,是明目张胆的抢钱。”

普华永道(PwC)全球税务和法律服务业务负责人科尔姆•凯利(Colm Kelly)表示,单个国家发起公司税改革的风险是,“最终全世界会出现各种异常复杂的不同做法”。

在去年12月通过的税务改革中,美国增强了对美国企业海外收入的征税权声索。这些改革包括“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收入”(Gilti)规定:对一家公司在海外持有的无形资产(例如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赚取的“过度”利润征税。

对最新这轮“鞭打科技公司”行动,美国科技公司大多宁愿保持沉默,不过它们对这一行动的总前提——科技公司在欧盟没有缴纳公允份额的税赋——提出质疑,它们指出,有研究显示,数字公司支付的实际公司税率为26.8%至29.4%,而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声称的9%。

“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前面那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这是一个名誉问题。我们怎么能实现我们支付的税赋跟媒体希望我们支付的一样多?”

多数人支持经合组织(OECD)和20国集团(G20)框架下持续进行的、进展缓慢的谈判,以最终达成一项全球协议,修改数字业务税收规则。

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表示,该公司需要对英国的提议展开研究,该提议“可能更多地针对其他科技公司,而不是我们”。他补充称,苹果“青睐的方向”是在经合组织的程序下“统一税收体系并确保企业对各地税制有清晰透明的了解”。

各国政府的很多单方面措施预先考虑到了上述全球举措。哈蒙德的英国提议施行的前提是,其他国际解决方案到2020年还未达成。

哈佛的德赛教授称,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单个国家将通过零散的措施把公司税问题对付过去。但他警告称,“在确保……不放过我们想惩治的那些人的这种民粹主义冲动下,我们必须小心一些连带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现有的税制没有考虑数字服务等新业务,尽管改革税制的国际谈判在进行中,但进展缓慢,促使各国酝酿出台自己的措施。



撰文 / 安德鲁•希尔/迈赫林汗/理查德•沃特斯

■ 因注重细节而赢得“电子表格菲利普”绰号的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看上去不太可能成为最新一轮“鞭打科技公司”(tech-lash)行动中的战士。

然而,上周,这位英国财政大臣加入由各国财长组成的先头部队,回击全球大型科技公司的税收套利行为。在他的最新《财政预算报告》(Budget)中,他提议通过对营收征收的“数字服务税”,让“在英国拥有盈利业务的跨国巨头支付它们公允的税赋份额”。数字服务税可能于2020年生效。


此举仅适用于来自某些服务的全球年度营收超过5亿英镑的盈利企业,直接瞄准美国大公司,例如亚马逊(Amazon)、eBay、Facebook和谷歌(Google)。


此举旨在保护规模较小、扎根本地的企业(它们无法将营收转移至更优惠的税制下),同时满足公众如下日益强烈的看法:科技大公司在英国支付的税赋低于应有水平。

抽掉其中的民粹主义论调,哈蒙德的建议看上去可能会陷入一位律师所说的“数字版佳发蛋糕(Jaffa Cake)难题”,这是1991年的一场著名定义之争,其内容是这款颇受欢迎的英国巧克力橙子味零食应作为饼干还是蛋糕缴税。

这场围绕科技税的争议可能会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一次决定性冲突,冲突的一方是全球化力量及其造就的大型科技公司,另一方则是公众对形态多变的大企业日益加深的不满。

尽管这个问题迫切需要多边解决方案,但这种全球性解决方案是很多人不喜欢的,美国总统就不喜欢,因为很多最大科技公司是美国的。

这轮鞭打科技公司的税收行动绝不止出现在英国。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把针对数字公司制定更公平的税收规定列为其最优先政治任务之一,他正推动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选举前达成一项泛欧盟协议。


在最近寄给很多欧洲非政府组织和联合会的一封信中,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写道:“如果那些最大的数字跨国公司不支付公允的税赋份额,我们其他人就要付更多。”

西班牙社会党(Socialist)政府提出对在线广告、销售用户数据以及在线平台征税3%,这不出所料地被称为“谷歌税”。西班牙财政部长玛丽亚•赫苏斯•蒙特罗(María Jesús Montero)最近表示:“新业务领域没有在当前的税收体系中得到很好的体现。”本周二,欧盟财长齐聚布鲁塞尔,讨论征收欧盟范围内的数字服务税(按营收的3%征收)计划。

然而,正如所有跟财政有关的事务一样,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事实上是远没那么简单。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金融学教授米希尔•德赛(Mihir Desai)表示,各国正“要求收取越来越多的公司税,但它们能做的却越来越少”。他们正把对公司课税用做一种筹资方式,一种应对民粹主义情绪的工具,并作为国家产业战略的一部分。他表示:“我们似乎急于以咄咄逼人的方式对那些规模较大的公司征税。”

科技公司在税收方面并非无辜。过去,他们一直在利用全球税务体系的漏洞,例如“双层爱尔兰”(Double Irish)漏洞,这个漏洞让谷歌和Facebook得以通过爱尔兰的子公司转移特许权使用费,以降低税赋。其他跨国公司(包括辉瑞(Pfizer)等制药企业)也利用过这个漏洞。

但这些科技公司给税收当局带来了空前的问题。数字化加大了确定公司业务活动地点的难度,同时全球化让他们很容易在实行低税率的司法管辖地开设业务。一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企业会跟着各国提供的激励举措走。”

来自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压力(以及科技公司自知避税行为有损形象)开始堵住一些最严重的漏洞。爱尔兰于2015年废除了“双层爱尔兰”税收安排,企业将不得不在2020年前逐渐放弃使用这种安排。例如,去年12月,Facebook宣布将在很多国家转为“本地销售模式”,在当地缴税,而不是通过其设在爱尔兰的全球总部。

但对科技公司的政府间征税安排很难达成,甚至很难达成符合“公平”论调的框架。

英国决定单独对营收征税2%,这有可能让欧盟谈判流产,也可能让各国政府提出各自的税收举措——这种状况正是欧洲整体解决方案原本希望避免的。两名高官表示,法国已告知盟友愿意在“必要时”仿效英国的做法。

欧盟的计划需要得到所有28个成员国的一致支持,而该计划已在欧盟内部遭遇反对。德国担心,任何欧盟临时税项都将招致美国的报复性措施。爱尔兰和卢森堡等较小国家担心,这将损害其经济竞争力以及吸引科技集团的能力。

一些欧洲企业也在展开游说反对该举措。最近,以音乐流播放服务Spotify为首的各欧洲科技集团首次公开表示反对这项针对科技企业的税。Spotify、旅游网站Booking.com、开发《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游戏的Rovio等公司表示,相对有更多办法应对任何新税赋的美国大公司而言,营收来自欧盟的欧洲科技公司受到的打击将更为严重。


它们写道:“拟议的数字服务税旨在针对利润丰厚的大公司,但将对欧洲企业产生过于严重的影响,其结果会导致不公平待遇。”

其他行业的公司(例如德国汽车制造商)也反对欧盟对从事数据销售公司的营收征税。这些汽车制造商担心,此类税收可能会惩罚采用“智能汽车”技术的公司,这种技术从驾驶者那里收集个人信息。

英国当年历经数月才裁定,佳发蛋糕实际上是蛋糕,因此不用缴纳增值税,类似的,英国上周提议的数字服务税也令人担心它不好界定。分析人士表示,例如目前还不清楚,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经营的那种应用商店是否适用该税。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企业税务中心(Centre for Business Taxation)的迈克尔•德弗罗(Michael Devereux)表示,试图界定数字公司简直是“疯了”。“乐购(Tesco,零售商)是不是也是数字公司?因为它有线上销售。银行是吗?很多银行业务在网上进行。”

欧洲国家可能赌的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会对这项新税展开报复,因为他不是科技巨头的朋友,例如他经常在Twitter上发文抨击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然而,特朗普将面临一些压力、要求他做出回应。

上周三,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共和党人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称英国和欧盟的计划“令人担忧”。他表示:“挑出一个由美国企业主宰的全球关键行业,对其征收不符合国际常规的税,是明目张胆的抢钱。”

普华永道(PwC)全球税务和法律服务业务负责人科尔姆•凯利(Colm Kelly)表示,单个国家发起公司税改革的风险是,“最终全世界会出现各种异常复杂的不同做法”。

在去年12月通过的税务改革中,美国增强了对美国企业海外收入的征税权声索。这些改革包括“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收入”(Gilti)规定:对一家公司在海外持有的无形资产(例如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赚取的“过度”利润征税。

对最新这轮“鞭打科技公司”行动,美国科技公司大多宁愿保持沉默,不过它们对这一行动的总前提——科技公司在欧盟没有缴纳公允份额的税赋——提出质疑,它们指出,有研究显示,数字公司支付的实际公司税率为26.8%至29.4%,而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声称的9%。

“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前面那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这是一个名誉问题。我们怎么能实现我们支付的税赋跟媒体希望我们支付的一样多?”

多数人支持经合组织(OECD)和20国集团(G20)框架下持续进行的、进展缓慢的谈判,以最终达成一项全球协议,修改数字业务税收规则。

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表示,该公司需要对英国的提议展开研究,该提议“可能更多地针对其他科技公司,而不是我们”。他补充称,苹果“青睐的方向”是在经合组织的程序下“统一税收体系并确保企业对各地税制有清晰透明的了解”。

各国政府的很多单方面措施预先考虑到了上述全球举措。哈蒙德的英国提议施行的前提是,其他国际解决方案到2020年还未达成。

哈佛的德赛教授称,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单个国家将通过零散的措施把公司税问题对付过去。但他警告称,“在确保……不放过我们想惩治的那些人的这种民粹主义冲动下,我们必须小心一些连带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现有的税制没有考虑数字服务等新业务,尽管改革税制的国际谈判在进行中,但进展缓慢,促使各国酝酿出台自己的措施。



撰文 / 安德鲁•希尔/迈赫林汗/理查德•沃特斯

■ 因注重细节而赢得“电子表格菲利普”绰号的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看上去不太可能成为最新一轮“鞭打科技公司”(tech-lash)行动中的战士。

然而,上周,这位英国财政大臣加入由各国财长组成的先头部队,回击全球大型科技公司的税收套利行为。在他的最新《财政预算报告》(Budget)中,他提议通过对营收征收的“数字服务税”,让“在英国拥有盈利业务的跨国巨头支付它们公允的税赋份额”。数字服务税可能于2020年生效。


此举仅适用于来自某些服务的全球年度营收超过5亿英镑的盈利企业,直接瞄准美国大公司,例如亚马逊(Amazon)、eBay、Facebook和谷歌(Google)。


此举旨在保护规模较小、扎根本地的企业(它们无法将营收转移至更优惠的税制下),同时满足公众如下日益强烈的看法:科技大公司在英国支付的税赋低于应有水平。

抽掉其中的民粹主义论调,哈蒙德的建议看上去可能会陷入一位律师所说的“数字版佳发蛋糕(Jaffa Cake)难题”,这是1991年的一场著名定义之争,其内容是这款颇受欢迎的英国巧克力橙子味零食应作为饼干还是蛋糕缴税。

这场围绕科技税的争议可能会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一次决定性冲突,冲突的一方是全球化力量及其造就的大型科技公司,另一方则是公众对形态多变的大企业日益加深的不满。

尽管这个问题迫切需要多边解决方案,但这种全球性解决方案是很多人不喜欢的,美国总统就不喜欢,因为很多最大科技公司是美国的。

这轮鞭打科技公司的税收行动绝不止出现在英国。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把针对数字公司制定更公平的税收规定列为其最优先政治任务之一,他正推动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选举前达成一项泛欧盟协议。


在最近寄给很多欧洲非政府组织和联合会的一封信中,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写道:“如果那些最大的数字跨国公司不支付公允的税赋份额,我们其他人就要付更多。”

西班牙社会党(Socialist)政府提出对在线广告、销售用户数据以及在线平台征税3%,这不出所料地被称为“谷歌税”。西班牙财政部长玛丽亚•赫苏斯•蒙特罗(María Jesús Montero)最近表示:“新业务领域没有在当前的税收体系中得到很好的体现。”本周二,欧盟财长齐聚布鲁塞尔,讨论征收欧盟范围内的数字服务税(按营收的3%征收)计划。

然而,正如所有跟财政有关的事务一样,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事实上是远没那么简单。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金融学教授米希尔•德赛(Mihir Desai)表示,各国正“要求收取越来越多的公司税,但它们能做的却越来越少”。他们正把对公司课税用做一种筹资方式,一种应对民粹主义情绪的工具,并作为国家产业战略的一部分。他表示:“我们似乎急于以咄咄逼人的方式对那些规模较大的公司征税。”

科技公司在税收方面并非无辜。过去,他们一直在利用全球税务体系的漏洞,例如“双层爱尔兰”(Double Irish)漏洞,这个漏洞让谷歌和Facebook得以通过爱尔兰的子公司转移特许权使用费,以降低税赋。其他跨国公司(包括辉瑞(Pfizer)等制药企业)也利用过这个漏洞。

但这些科技公司给税收当局带来了空前的问题。数字化加大了确定公司业务活动地点的难度,同时全球化让他们很容易在实行低税率的司法管辖地开设业务。一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企业会跟着各国提供的激励举措走。”

来自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压力(以及科技公司自知避税行为有损形象)开始堵住一些最严重的漏洞。爱尔兰于2015年废除了“双层爱尔兰”税收安排,企业将不得不在2020年前逐渐放弃使用这种安排。例如,去年12月,Facebook宣布将在很多国家转为“本地销售模式”,在当地缴税,而不是通过其设在爱尔兰的全球总部。

但对科技公司的政府间征税安排很难达成,甚至很难达成符合“公平”论调的框架。

英国决定单独对营收征税2%,这有可能让欧盟谈判流产,也可能让各国政府提出各自的税收举措——这种状况正是欧洲整体解决方案原本希望避免的。两名高官表示,法国已告知盟友愿意在“必要时”仿效英国的做法。

欧盟的计划需要得到所有28个成员国的一致支持,而该计划已在欧盟内部遭遇反对。德国担心,任何欧盟临时税项都将招致美国的报复性措施。爱尔兰和卢森堡等较小国家担心,这将损害其经济竞争力以及吸引科技集团的能力。

一些欧洲企业也在展开游说反对该举措。最近,以音乐流播放服务Spotify为首的各欧洲科技集团首次公开表示反对这项针对科技企业的税。Spotify、旅游网站Booking.com、开发《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游戏的Rovio等公司表示,相对有更多办法应对任何新税赋的美国大公司而言,营收来自欧盟的欧洲科技公司受到的打击将更为严重。


它们写道:“拟议的数字服务税旨在针对利润丰厚的大公司,但将对欧洲企业产生过于严重的影响,其结果会导致不公平待遇。”

其他行业的公司(例如德国汽车制造商)也反对欧盟对从事数据销售公司的营收征税。这些汽车制造商担心,此类税收可能会惩罚采用“智能汽车”技术的公司,这种技术从驾驶者那里收集个人信息。

英国当年历经数月才裁定,佳发蛋糕实际上是蛋糕,因此不用缴纳增值税,类似的,英国上周提议的数字服务税也令人担心它不好界定。分析人士表示,例如目前还不清楚,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经营的那种应用商店是否适用该税。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企业税务中心(Centre for Business Taxation)的迈克尔•德弗罗(Michael Devereux)表示,试图界定数字公司简直是“疯了”。“乐购(Tesco,零售商)是不是也是数字公司?因为它有线上销售。银行是吗?很多银行业务在网上进行。”

欧洲国家可能赌的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会对这项新税展开报复,因为他不是科技巨头的朋友,例如他经常在Twitter上发文抨击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然而,特朗普将面临一些压力、要求他做出回应。

上周三,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共和党人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称英国和欧盟的计划“令人担忧”。他表示:“挑出一个由美国企业主宰的全球关键行业,对其征收不符合国际常规的税,是明目张胆的抢钱。”

普华永道(PwC)全球税务和法律服务业务负责人科尔姆•凯利(Colm Kelly)表示,单个国家发起公司税改革的风险是,“最终全世界会出现各种异常复杂的不同做法”。

在去年12月通过的税务改革中,美国增强了对美国企业海外收入的征税权声索。这些改革包括“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收入”(Gilti)规定:对一家公司在海外持有的无形资产(例如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赚取的“过度”利润征税。

对最新这轮“鞭打科技公司”行动,美国科技公司大多宁愿保持沉默,不过它们对这一行动的总前提——科技公司在欧盟没有缴纳公允份额的税赋——提出质疑,它们指出,有研究显示,数字公司支付的实际公司税率为26.8%至29.4%,而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声称的9%。

“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前面那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这是一个名誉问题。我们怎么能实现我们支付的税赋跟媒体希望我们支付的一样多?”

多数人支持经合组织(OECD)和20国集团(G20)框架下持续进行的、进展缓慢的谈判,以最终达成一项全球协议,修改数字业务税收规则。

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表示,该公司需要对英国的提议展开研究,该提议“可能更多地针对其他科技公司,而不是我们”。他补充称,苹果“青睐的方向”是在经合组织的程序下“统一税收体系并确保企业对各地税制有清晰透明的了解”。

各国政府的很多单方面措施预先考虑到了上述全球举措。哈蒙德的英国提议施行的前提是,其他国际解决方案到2020年还未达成。

哈佛的德赛教授称,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单个国家将通过零散的措施把公司税问题对付过去。但他警告称,“在确保……不放过我们想惩治的那些人的这种民粹主义冲动下,我们必须小心一些连带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财长对科技巨头的税收围猎

发布日期:2018-11-07 07:37
摘要」现有的税制没有考虑数字服务等新业务,尽管改革税制的国际谈判在进行中,但进展缓慢,促使各国酝酿出台自己的措施。



撰文 / 安德鲁•希尔/迈赫林汗/理查德•沃特斯

■ 因注重细节而赢得“电子表格菲利普”绰号的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看上去不太可能成为最新一轮“鞭打科技公司”(tech-lash)行动中的战士。

然而,上周,这位英国财政大臣加入由各国财长组成的先头部队,回击全球大型科技公司的税收套利行为。在他的最新《财政预算报告》(Budget)中,他提议通过对营收征收的“数字服务税”,让“在英国拥有盈利业务的跨国巨头支付它们公允的税赋份额”。数字服务税可能于2020年生效。


此举仅适用于来自某些服务的全球年度营收超过5亿英镑的盈利企业,直接瞄准美国大公司,例如亚马逊(Amazon)、eBay、Facebook和谷歌(Google)。


此举旨在保护规模较小、扎根本地的企业(它们无法将营收转移至更优惠的税制下),同时满足公众如下日益强烈的看法:科技大公司在英国支付的税赋低于应有水平。

抽掉其中的民粹主义论调,哈蒙德的建议看上去可能会陷入一位律师所说的“数字版佳发蛋糕(Jaffa Cake)难题”,这是1991年的一场著名定义之争,其内容是这款颇受欢迎的英国巧克力橙子味零食应作为饼干还是蛋糕缴税。

这场围绕科技税的争议可能会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一次决定性冲突,冲突的一方是全球化力量及其造就的大型科技公司,另一方则是公众对形态多变的大企业日益加深的不满。

尽管这个问题迫切需要多边解决方案,但这种全球性解决方案是很多人不喜欢的,美国总统就不喜欢,因为很多最大科技公司是美国的。

这轮鞭打科技公司的税收行动绝不止出现在英国。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把针对数字公司制定更公平的税收规定列为其最优先政治任务之一,他正推动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选举前达成一项泛欧盟协议。


在最近寄给很多欧洲非政府组织和联合会的一封信中,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写道:“如果那些最大的数字跨国公司不支付公允的税赋份额,我们其他人就要付更多。”

西班牙社会党(Socialist)政府提出对在线广告、销售用户数据以及在线平台征税3%,这不出所料地被称为“谷歌税”。西班牙财政部长玛丽亚•赫苏斯•蒙特罗(María Jesús Montero)最近表示:“新业务领域没有在当前的税收体系中得到很好的体现。”本周二,欧盟财长齐聚布鲁塞尔,讨论征收欧盟范围内的数字服务税(按营收的3%征收)计划。

然而,正如所有跟财政有关的事务一样,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事实上是远没那么简单。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金融学教授米希尔•德赛(Mihir Desai)表示,各国正“要求收取越来越多的公司税,但它们能做的却越来越少”。他们正把对公司课税用做一种筹资方式,一种应对民粹主义情绪的工具,并作为国家产业战略的一部分。他表示:“我们似乎急于以咄咄逼人的方式对那些规模较大的公司征税。”

科技公司在税收方面并非无辜。过去,他们一直在利用全球税务体系的漏洞,例如“双层爱尔兰”(Double Irish)漏洞,这个漏洞让谷歌和Facebook得以通过爱尔兰的子公司转移特许权使用费,以降低税赋。其他跨国公司(包括辉瑞(Pfizer)等制药企业)也利用过这个漏洞。

但这些科技公司给税收当局带来了空前的问题。数字化加大了确定公司业务活动地点的难度,同时全球化让他们很容易在实行低税率的司法管辖地开设业务。一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企业会跟着各国提供的激励举措走。”

来自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压力(以及科技公司自知避税行为有损形象)开始堵住一些最严重的漏洞。爱尔兰于2015年废除了“双层爱尔兰”税收安排,企业将不得不在2020年前逐渐放弃使用这种安排。例如,去年12月,Facebook宣布将在很多国家转为“本地销售模式”,在当地缴税,而不是通过其设在爱尔兰的全球总部。

但对科技公司的政府间征税安排很难达成,甚至很难达成符合“公平”论调的框架。

英国决定单独对营收征税2%,这有可能让欧盟谈判流产,也可能让各国政府提出各自的税收举措——这种状况正是欧洲整体解决方案原本希望避免的。两名高官表示,法国已告知盟友愿意在“必要时”仿效英国的做法。

欧盟的计划需要得到所有28个成员国的一致支持,而该计划已在欧盟内部遭遇反对。德国担心,任何欧盟临时税项都将招致美国的报复性措施。爱尔兰和卢森堡等较小国家担心,这将损害其经济竞争力以及吸引科技集团的能力。

一些欧洲企业也在展开游说反对该举措。最近,以音乐流播放服务Spotify为首的各欧洲科技集团首次公开表示反对这项针对科技企业的税。Spotify、旅游网站Booking.com、开发《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游戏的Rovio等公司表示,相对有更多办法应对任何新税赋的美国大公司而言,营收来自欧盟的欧洲科技公司受到的打击将更为严重。


它们写道:“拟议的数字服务税旨在针对利润丰厚的大公司,但将对欧洲企业产生过于严重的影响,其结果会导致不公平待遇。”

其他行业的公司(例如德国汽车制造商)也反对欧盟对从事数据销售公司的营收征税。这些汽车制造商担心,此类税收可能会惩罚采用“智能汽车”技术的公司,这种技术从驾驶者那里收集个人信息。

英国当年历经数月才裁定,佳发蛋糕实际上是蛋糕,因此不用缴纳增值税,类似的,英国上周提议的数字服务税也令人担心它不好界定。分析人士表示,例如目前还不清楚,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经营的那种应用商店是否适用该税。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企业税务中心(Centre for Business Taxation)的迈克尔•德弗罗(Michael Devereux)表示,试图界定数字公司简直是“疯了”。“乐购(Tesco,零售商)是不是也是数字公司?因为它有线上销售。银行是吗?很多银行业务在网上进行。”

欧洲国家可能赌的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会对这项新税展开报复,因为他不是科技巨头的朋友,例如他经常在Twitter上发文抨击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然而,特朗普将面临一些压力、要求他做出回应。

上周三,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共和党人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称英国和欧盟的计划“令人担忧”。他表示:“挑出一个由美国企业主宰的全球关键行业,对其征收不符合国际常规的税,是明目张胆的抢钱。”

普华永道(PwC)全球税务和法律服务业务负责人科尔姆•凯利(Colm Kelly)表示,单个国家发起公司税改革的风险是,“最终全世界会出现各种异常复杂的不同做法”。

在去年12月通过的税务改革中,美国增强了对美国企业海外收入的征税权声索。这些改革包括“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收入”(Gilti)规定:对一家公司在海外持有的无形资产(例如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赚取的“过度”利润征税。

对最新这轮“鞭打科技公司”行动,美国科技公司大多宁愿保持沉默,不过它们对这一行动的总前提——科技公司在欧盟没有缴纳公允份额的税赋——提出质疑,它们指出,有研究显示,数字公司支付的实际公司税率为26.8%至29.4%,而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声称的9%。

“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前面那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这是一个名誉问题。我们怎么能实现我们支付的税赋跟媒体希望我们支付的一样多?”

多数人支持经合组织(OECD)和20国集团(G20)框架下持续进行的、进展缓慢的谈判,以最终达成一项全球协议,修改数字业务税收规则。

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表示,该公司需要对英国的提议展开研究,该提议“可能更多地针对其他科技公司,而不是我们”。他补充称,苹果“青睐的方向”是在经合组织的程序下“统一税收体系并确保企业对各地税制有清晰透明的了解”。

各国政府的很多单方面措施预先考虑到了上述全球举措。哈蒙德的英国提议施行的前提是,其他国际解决方案到2020年还未达成。

哈佛的德赛教授称,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单个国家将通过零散的措施把公司税问题对付过去。但他警告称,“在确保……不放过我们想惩治的那些人的这种民粹主义冲动下,我们必须小心一些连带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现有的税制没有考虑数字服务等新业务,尽管改革税制的国际谈判在进行中,但进展缓慢,促使各国酝酿出台自己的措施。



撰文 / 安德鲁•希尔/迈赫林汗/理查德•沃特斯

■ 因注重细节而赢得“电子表格菲利普”绰号的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看上去不太可能成为最新一轮“鞭打科技公司”(tech-lash)行动中的战士。

然而,上周,这位英国财政大臣加入由各国财长组成的先头部队,回击全球大型科技公司的税收套利行为。在他的最新《财政预算报告》(Budget)中,他提议通过对营收征收的“数字服务税”,让“在英国拥有盈利业务的跨国巨头支付它们公允的税赋份额”。数字服务税可能于2020年生效。


此举仅适用于来自某些服务的全球年度营收超过5亿英镑的盈利企业,直接瞄准美国大公司,例如亚马逊(Amazon)、eBay、Facebook和谷歌(Google)。


此举旨在保护规模较小、扎根本地的企业(它们无法将营收转移至更优惠的税制下),同时满足公众如下日益强烈的看法:科技大公司在英国支付的税赋低于应有水平。

抽掉其中的民粹主义论调,哈蒙德的建议看上去可能会陷入一位律师所说的“数字版佳发蛋糕(Jaffa Cake)难题”,这是1991年的一场著名定义之争,其内容是这款颇受欢迎的英国巧克力橙子味零食应作为饼干还是蛋糕缴税。

这场围绕科技税的争议可能会成为现代资本主义的一次决定性冲突,冲突的一方是全球化力量及其造就的大型科技公司,另一方则是公众对形态多变的大企业日益加深的不满。

尽管这个问题迫切需要多边解决方案,但这种全球性解决方案是很多人不喜欢的,美国总统就不喜欢,因为很多最大科技公司是美国的。

这轮鞭打科技公司的税收行动绝不止出现在英国。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已把针对数字公司制定更公平的税收规定列为其最优先政治任务之一,他正推动在明年5月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选举前达成一项泛欧盟协议。


在最近寄给很多欧洲非政府组织和联合会的一封信中,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写道:“如果那些最大的数字跨国公司不支付公允的税赋份额,我们其他人就要付更多。”

西班牙社会党(Socialist)政府提出对在线广告、销售用户数据以及在线平台征税3%,这不出所料地被称为“谷歌税”。西班牙财政部长玛丽亚•赫苏斯•蒙特罗(María Jesús Montero)最近表示:“新业务领域没有在当前的税收体系中得到很好的体现。”本周二,欧盟财长齐聚布鲁塞尔,讨论征收欧盟范围内的数字服务税(按营收的3%征收)计划。

然而,正如所有跟财政有关的事务一样,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事实上是远没那么简单。

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金融学教授米希尔•德赛(Mihir Desai)表示,各国正“要求收取越来越多的公司税,但它们能做的却越来越少”。他们正把对公司课税用做一种筹资方式,一种应对民粹主义情绪的工具,并作为国家产业战略的一部分。他表示:“我们似乎急于以咄咄逼人的方式对那些规模较大的公司征税。”

科技公司在税收方面并非无辜。过去,他们一直在利用全球税务体系的漏洞,例如“双层爱尔兰”(Double Irish)漏洞,这个漏洞让谷歌和Facebook得以通过爱尔兰的子公司转移特许权使用费,以降低税赋。其他跨国公司(包括辉瑞(Pfizer)等制药企业)也利用过这个漏洞。

但这些科技公司给税收当局带来了空前的问题。数字化加大了确定公司业务活动地点的难度,同时全球化让他们很容易在实行低税率的司法管辖地开设业务。一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企业会跟着各国提供的激励举措走。”

来自政府和国际组织的压力(以及科技公司自知避税行为有损形象)开始堵住一些最严重的漏洞。爱尔兰于2015年废除了“双层爱尔兰”税收安排,企业将不得不在2020年前逐渐放弃使用这种安排。例如,去年12月,Facebook宣布将在很多国家转为“本地销售模式”,在当地缴税,而不是通过其设在爱尔兰的全球总部。

但对科技公司的政府间征税安排很难达成,甚至很难达成符合“公平”论调的框架。

英国决定单独对营收征税2%,这有可能让欧盟谈判流产,也可能让各国政府提出各自的税收举措——这种状况正是欧洲整体解决方案原本希望避免的。两名高官表示,法国已告知盟友愿意在“必要时”仿效英国的做法。

欧盟的计划需要得到所有28个成员国的一致支持,而该计划已在欧盟内部遭遇反对。德国担心,任何欧盟临时税项都将招致美国的报复性措施。爱尔兰和卢森堡等较小国家担心,这将损害其经济竞争力以及吸引科技集团的能力。

一些欧洲企业也在展开游说反对该举措。最近,以音乐流播放服务Spotify为首的各欧洲科技集团首次公开表示反对这项针对科技企业的税。Spotify、旅游网站Booking.com、开发《愤怒的小鸟》(Angry Birds)游戏的Rovio等公司表示,相对有更多办法应对任何新税赋的美国大公司而言,营收来自欧盟的欧洲科技公司受到的打击将更为严重。


它们写道:“拟议的数字服务税旨在针对利润丰厚的大公司,但将对欧洲企业产生过于严重的影响,其结果会导致不公平待遇。”

其他行业的公司(例如德国汽车制造商)也反对欧盟对从事数据销售公司的营收征税。这些汽车制造商担心,此类税收可能会惩罚采用“智能汽车”技术的公司,这种技术从驾驶者那里收集个人信息。

英国当年历经数月才裁定,佳发蛋糕实际上是蛋糕,因此不用缴纳增值税,类似的,英国上周提议的数字服务税也令人担心它不好界定。分析人士表示,例如目前还不清楚,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经营的那种应用商店是否适用该税。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企业税务中心(Centre for Business Taxation)的迈克尔•德弗罗(Michael Devereux)表示,试图界定数字公司简直是“疯了”。“乐购(Tesco,零售商)是不是也是数字公司?因为它有线上销售。银行是吗?很多银行业务在网上进行。”

欧洲国家可能赌的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不会对这项新税展开报复,因为他不是科技巨头的朋友,例如他经常在Twitter上发文抨击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然而,特朗普将面临一些压力、要求他做出回应。

上周三,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主席、共和党人凯文•布雷迪(Kevin Brady)称英国和欧盟的计划“令人担忧”。他表示:“挑出一个由美国企业主宰的全球关键行业,对其征收不符合国际常规的税,是明目张胆的抢钱。”

普华永道(PwC)全球税务和法律服务业务负责人科尔姆•凯利(Colm Kelly)表示,单个国家发起公司税改革的风险是,“最终全世界会出现各种异常复杂的不同做法”。

在去年12月通过的税务改革中,美国增强了对美国企业海外收入的征税权声索。这些改革包括“全球无形资产低税收入”(Gilti)规定:对一家公司在海外持有的无形资产(例如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赚取的“过度”利润征税。

对最新这轮“鞭打科技公司”行动,美国科技公司大多宁愿保持沉默,不过它们对这一行动的总前提——科技公司在欧盟没有缴纳公允份额的税赋——提出质疑,它们指出,有研究显示,数字公司支付的实际公司税率为26.8%至29.4%,而非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声称的9%。

“这是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前面那位美国科技高管表示,“这是一个名誉问题。我们怎么能实现我们支付的税赋跟媒体希望我们支付的一样多?”

多数人支持经合组织(OECD)和20国集团(G20)框架下持续进行的、进展缓慢的谈判,以最终达成一项全球协议,修改数字业务税收规则。

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马埃斯特里(Luca Maestri)表示,该公司需要对英国的提议展开研究,该提议“可能更多地针对其他科技公司,而不是我们”。他补充称,苹果“青睐的方向”是在经合组织的程序下“统一税收体系并确保企业对各地税制有清晰透明的了解”。

各国政府的很多单方面措施预先考虑到了上述全球举措。哈蒙德的英国提议施行的前提是,其他国际解决方案到2020年还未达成。

哈佛的德赛教授称,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单个国家将通过零散的措施把公司税问题对付过去。但他警告称,“在确保……不放过我们想惩治的那些人的这种民粹主义冲动下,我们必须小心一些连带后果”。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