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公交车司机,不受侵犯

发布日期:2018-11-07 05:55
摘要」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撰文 / 李婷婷

■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公交车是人们日常接触最多的交通工具。它的安全除了仰仗于车、道路、天气等客观环境因素之外,更核心的要素集中在司机身上。一名公交车司机每天要应付来自四面八方的未知状况,最不可控的状况就来自乘客,他们有时候的无意之举对整辆公交车的人而言可能是灭顶之灾。
           
1
 
像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一样,总长80万公里、能绕地球20圈的公交线路遍布中国各个角落。从一个站点上车,再从另一个站点下车,有2.5亿人每天在流动的60万辆公交车上稳定行进。
 
事故发生的概率并不高——在全国道路交通事故里,公交客运交通事故只占了1%。但也没人记得清这1%的事故里都发生过什么。
 
事故的开头几乎都是一些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在广东新会,一位女士少交了5毛钱车费,司机敲着收费表要求补交,争执之中她错过了站,转而去抢司机的方向盘要求停车,最终她被拘留了10天;在杭州,一位背着登山包的男士嫌弃座位太脏,和司机吵了起来,他从背包侧兜里掏出水瓶状的物体砸破了司机的头,公交车撞到护栏上;在武汉,一位刚刚剧烈运动过的中年男子要求开空调,但距离公交车空调自动开启的设定值28℃还差0.5℃,他气愤地拽住司机的脖子,直到特警出现。

那些被挑动了复杂情绪的乘客把气发泄在了公交车司机身上。他们遭受过来自乘客各式各样的挑衅,包括被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砸过——鸡蛋、雪球、一箱牛奶、一袋硬邦邦的冷冻鸡肉,还有催泪喷雾、开了盖的漂白剂。有15年驾龄的徐师傅因为严格遵守靠站才停车的规定,被一位想在家门口下车的老人吐了一脸口水。一位不按规定从后门上车的男乘客被司机指责后,掀起公交车上的塑料垃圾桶套在了司机头上,接着就是一番击打。
 
有的挑衅很直接,扇耳光、掐脖子、一拳打到司机鼻骨粉碎性骨折。一位磨磨蹭蹭的高大男子在上车时被司机催促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根电棍,直接电麻司机。血腥的场面也出现过。一位被要求熄灭香烟的乘客下了车,绕到驾驶室车窗处对着司机破口大骂,就在司机伸手关上车窗的时候,他从腋下抽出一把用报纸包着的50公分长的片儿刀,砍下了司机的左手。

也不乏一些莫名其妙的遭遇。一位80多岁的老人差点被车门夹到,对司机进行了长达13分钟不堪入耳的辱骂后,司机当场从座位翻下,晕倒在地,两只手不停颤抖;一位醉汉无理取闹拒绝付钱,对着司机的头打了十几拳,导致司机脑震荡,一只眼睛失明;一位坐到了终点站但无论怎么劝说都不肯下车的乘客,突然抽出匕首捅死了司机;最突如其来的厄运莫过于司机被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乘客突然用头巾勒住脖子,「快点开,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让我杀了你。」
 
对公交车上的其他乘客而言,掌握方向盘的司机被袭击无疑也是厄运降临。一位想中途下车的女乘客被拒绝后,把司机拽离座位,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公交车行驶了10几秒。因为司机停车时离站台5米远,一位腿脚不便的77岁老人恼怒之下,把藏在自家地下室的手榴弹带上了同一辆车,「想和司机同归于尽」,幸运的是,那是一枚只能发出「嘭」一声、毫无实际作用的失效武器。
 
更极端的案例发生在10月28日早上10点,因为道路维修改道,一位女乘车本来要下车的站点不在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的停车列表里。在没有公交站点的地方,她提出下车。司机拒绝了。和司机争执了5分钟后,女乘客用手机敲打了司机的头,司机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向女乘客挥拳。混乱中,这辆行驶在大桥上的公交车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车上包括司机和女乘客在内的15人无一生还。

2
 
从1899年第一辆公交车在英国开始运行起,这种票价便宜、能灵活穿梭在街道上的交通工具在城市里就备受追捧。
 
在往后的岁月里,它的触角逐渐伸向中国各个城市的角落,最密集可达300米一个站点。
 
一座城市公共交通的命脉就掌握在司机手中。尽管中国公交客运交通事故率只有1%,在这些容易被忽视的事故里,有93%是司机造成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公交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乘务员。在公交车运营高度自动化的趋势下,乘务员逐渐退出视野,大多数司机必须一个人承担起行前安检、购票、行驶、引导的整个流程。

对公交车司机而言,每天独自处理如此纷繁复杂的状况实在头疼。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 每行驶 1公里,公交车司机就会遇到300多种信息, 需要做出75次决策——期间还需要拥有强悍的注意力, 在千变万化的道路环境里分析来来往往的行人、自行车和汽车的移动状态, 预见各式各样的状况,在一瞬间做出迅速、准确的判断。
 
对一名合格的公交车司机来说,考验不仅仅如此,一位研究者总结了26个不同方面的素质考量,其中包括地理知识、机械知识、自我控制、感知安全问题能力、服务与心理学知识、分时能力——在报站、起步、停车、开关车门这些动作之间来回转换的能力。
 
即便掌握了这些能力,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需要付出的代价也相当高昂。早上4点起床,5点首班车,公交车司机每天要行驶120公里,工作时长10个小时。遇上堵车、车子抛锚,司机可能忙到连口饭都吃不上。直到11点末班车收工,完成公交车的例行维修保养后,凌晨1点才能回到家。一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41岁杭州公交车司机因为过度劳累,从驾驶座上摔了下来,医生在抢救记录上写道:猝死。

更多不为人知的压力藏在了司机的日常之中。在杭州师范大学心理学专家针对杭州公交司机的调研报告里,公交车司机最大的压力来源是「踩刹车受到乘客责备」,其次是「车辆未到站,乘客强行要求开门下车」和「投币没投到规定金额,乘客狡辩说投到了」——都是来自乘客。
 
「当我不开车时,我觉得和其他人一样,大家是平等的,可一旦我坐上驾驶室,我就觉得自己把人格都丢了。乘客有种思维,『我上车,我怎么吼你都是应该的,你态度不好就投诉你』,乘客随时想打你就打你,这让人很受不了。」开了25年公交车、拿过几次安全标兵称号的方师傅说。
 
另一位公交车司机徐师傅也言辞激烈,「只有哪天把公交车司机都换成机器人了,才能给予乘客满意的服务,毕竟只有机器人才是没有情绪的。」
 
在越来越自动化的公交运营系统里,司机和乘客的边界越来越清晰。司机可以专注于驾驶,乘客可以全自助式乘车。在英国,快要下车了,摁一下扶手柱子上的「STOP」按钮,公交车才会到站停下。在台湾,面对突然走到身边问到站时间的乘客,司机会吓到大喊,「你不要跟我说话!你要吓死我吗?你坐着不要随处乱动。」在香港,法例明确规定,在行车过程中和司机谈话等分散司机注意力的行为都可能违法。
 
一些现实恰好相反。即便是「无人售票」的公交车,司机也被要求必须具备「有人服务」的意识。在一本提供给司乘人员的教材里明确规定,「有问必答。对待乘客的询问,无论能否解答都要有所表示,不准置之不理。」郑州一家公交公司甚至还推出过体贴至极的「叫醒服务」,要求司机帮乘客记住到站站点,提醒打盹的乘客,防止他们坐过了站。
                         
3
 
在美国,干扰公交车司机已经被明确立法惩戒。2016年,纽约通过了严惩袭击公交车司机等公共交通运营人员的法律,让原本属于「轻罪」的行为直接被提升到了「D级重罪」——最高7年刑期。这条律例被贴在了公交车车头的显著位置。
 
纽约大都市区运输管理局前主席约瑟夫·勒霍塔上任第一天就写信给地方检察官,要求加快起诉攻击公交车司机的案件,「只有有效的惩罚才能真正阻止犯罪。」
 
为了防止公交车司机受到干扰,伦敦在公交车上安装了最严实的玻璃护盾——一名乘客挥起拳头捶了半天,护盾纹丝不动,改用木板砸也无济于事。
 
美国波士顿的警示最为独特。在公交车第一排乘客座位上坐着一个戴着手铐的仿真模特,上面贴着告示:「不要骚扰司机。暴力攻击巴士司机违法,将被起诉。」有乘客因为掐住司机脖子被判处 3 个月监禁,就连吐一口痰,也是监禁3个月。
 
为了严惩不贷,马萨诸塞州还收集那些吐向司机的口水,把它们交给国家实验室分析DNA,更快地抓住肇事者。马萨诸塞州交通局的主要负责人约瑟夫•奥康纳说,「相对暴力攻击而言,辱骂和对巴士司机吐痰发生的频率更高……这种对司机的侮辱很容易让司机分神。」
 
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有严苛的立法惩戒不同,在中国,很难判断干扰公交车司机应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还是依据《刑法》进行定罪。在法学界,这是一个被反复讨论但至今无解的问题。一位公交企业安全管理工作人员说,在更多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小摩擦中,那些辱骂、殴打司机的乘客,要么下车后不了了之,要么被劝私下和解,几乎不会上升到法律层面处理。
 
中国文化并不鼓励惩罚乘客,反而让公交司机忍辱负重。南京公交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曾告诉媒体,如果遇到与乘客的纠纷,公司要求司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为了鼓励公交车司机可以冷静地面对乘客的打扰,南京公交集团还专门设置了「委屈奖」,这个设置了几十年的奖项的奖金从最初的10元、50元,逐渐增加到了200元。
 
2014年11月21日,乌鲁木齐市颁发的第一个「委屈奖」,奖金2000元,获奖者是公交车司机张师傅。领奖时,张师傅没有笑容,还有些尴尬。因为没有把车停在最靠近乘客的位置,他被一位冲到驾驶室的乘客挥手打了一拳,这是张师傅第一次被乘客打,「拿着『委屈奖』心里怪怪的……大家都不想拿『委屈奖』,因为被乘客打感觉很没面子……回到家,老婆看到我脸肿着,知道这是被乘客打了,那泪花就一直在眼眶打转。」张师傅说。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永远沉入江水。
 
在知乎上,「如何看待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问题的最高点赞答案是,「一脚把干扰司机的人踹开」。2年前一起女乘客抢司机方向盘的事故里,一位从公交车后排座位冲向驾驶座扛走女乘客的男士被重新报道了出来,一家企业给他颁了10万元。
 
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撰文 / 李婷婷

■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公交车是人们日常接触最多的交通工具。它的安全除了仰仗于车、道路、天气等客观环境因素之外,更核心的要素集中在司机身上。一名公交车司机每天要应付来自四面八方的未知状况,最不可控的状况就来自乘客,他们有时候的无意之举对整辆公交车的人而言可能是灭顶之灾。
           
1
 
像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一样,总长80万公里、能绕地球20圈的公交线路遍布中国各个角落。从一个站点上车,再从另一个站点下车,有2.5亿人每天在流动的60万辆公交车上稳定行进。
 
事故发生的概率并不高——在全国道路交通事故里,公交客运交通事故只占了1%。但也没人记得清这1%的事故里都发生过什么。
 
事故的开头几乎都是一些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在广东新会,一位女士少交了5毛钱车费,司机敲着收费表要求补交,争执之中她错过了站,转而去抢司机的方向盘要求停车,最终她被拘留了10天;在杭州,一位背着登山包的男士嫌弃座位太脏,和司机吵了起来,他从背包侧兜里掏出水瓶状的物体砸破了司机的头,公交车撞到护栏上;在武汉,一位刚刚剧烈运动过的中年男子要求开空调,但距离公交车空调自动开启的设定值28℃还差0.5℃,他气愤地拽住司机的脖子,直到特警出现。

那些被挑动了复杂情绪的乘客把气发泄在了公交车司机身上。他们遭受过来自乘客各式各样的挑衅,包括被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砸过——鸡蛋、雪球、一箱牛奶、一袋硬邦邦的冷冻鸡肉,还有催泪喷雾、开了盖的漂白剂。有15年驾龄的徐师傅因为严格遵守靠站才停车的规定,被一位想在家门口下车的老人吐了一脸口水。一位不按规定从后门上车的男乘客被司机指责后,掀起公交车上的塑料垃圾桶套在了司机头上,接着就是一番击打。
 
有的挑衅很直接,扇耳光、掐脖子、一拳打到司机鼻骨粉碎性骨折。一位磨磨蹭蹭的高大男子在上车时被司机催促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根电棍,直接电麻司机。血腥的场面也出现过。一位被要求熄灭香烟的乘客下了车,绕到驾驶室车窗处对着司机破口大骂,就在司机伸手关上车窗的时候,他从腋下抽出一把用报纸包着的50公分长的片儿刀,砍下了司机的左手。

也不乏一些莫名其妙的遭遇。一位80多岁的老人差点被车门夹到,对司机进行了长达13分钟不堪入耳的辱骂后,司机当场从座位翻下,晕倒在地,两只手不停颤抖;一位醉汉无理取闹拒绝付钱,对着司机的头打了十几拳,导致司机脑震荡,一只眼睛失明;一位坐到了终点站但无论怎么劝说都不肯下车的乘客,突然抽出匕首捅死了司机;最突如其来的厄运莫过于司机被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乘客突然用头巾勒住脖子,「快点开,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让我杀了你。」
 
对公交车上的其他乘客而言,掌握方向盘的司机被袭击无疑也是厄运降临。一位想中途下车的女乘客被拒绝后,把司机拽离座位,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公交车行驶了10几秒。因为司机停车时离站台5米远,一位腿脚不便的77岁老人恼怒之下,把藏在自家地下室的手榴弹带上了同一辆车,「想和司机同归于尽」,幸运的是,那是一枚只能发出「嘭」一声、毫无实际作用的失效武器。
 
更极端的案例发生在10月28日早上10点,因为道路维修改道,一位女乘车本来要下车的站点不在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的停车列表里。在没有公交站点的地方,她提出下车。司机拒绝了。和司机争执了5分钟后,女乘客用手机敲打了司机的头,司机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向女乘客挥拳。混乱中,这辆行驶在大桥上的公交车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车上包括司机和女乘客在内的15人无一生还。

2
 
从1899年第一辆公交车在英国开始运行起,这种票价便宜、能灵活穿梭在街道上的交通工具在城市里就备受追捧。
 
在往后的岁月里,它的触角逐渐伸向中国各个城市的角落,最密集可达300米一个站点。
 
一座城市公共交通的命脉就掌握在司机手中。尽管中国公交客运交通事故率只有1%,在这些容易被忽视的事故里,有93%是司机造成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公交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乘务员。在公交车运营高度自动化的趋势下,乘务员逐渐退出视野,大多数司机必须一个人承担起行前安检、购票、行驶、引导的整个流程。

对公交车司机而言,每天独自处理如此纷繁复杂的状况实在头疼。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 每行驶 1公里,公交车司机就会遇到300多种信息, 需要做出75次决策——期间还需要拥有强悍的注意力, 在千变万化的道路环境里分析来来往往的行人、自行车和汽车的移动状态, 预见各式各样的状况,在一瞬间做出迅速、准确的判断。
 
对一名合格的公交车司机来说,考验不仅仅如此,一位研究者总结了26个不同方面的素质考量,其中包括地理知识、机械知识、自我控制、感知安全问题能力、服务与心理学知识、分时能力——在报站、起步、停车、开关车门这些动作之间来回转换的能力。
 
即便掌握了这些能力,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需要付出的代价也相当高昂。早上4点起床,5点首班车,公交车司机每天要行驶120公里,工作时长10个小时。遇上堵车、车子抛锚,司机可能忙到连口饭都吃不上。直到11点末班车收工,完成公交车的例行维修保养后,凌晨1点才能回到家。一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41岁杭州公交车司机因为过度劳累,从驾驶座上摔了下来,医生在抢救记录上写道:猝死。

更多不为人知的压力藏在了司机的日常之中。在杭州师范大学心理学专家针对杭州公交司机的调研报告里,公交车司机最大的压力来源是「踩刹车受到乘客责备」,其次是「车辆未到站,乘客强行要求开门下车」和「投币没投到规定金额,乘客狡辩说投到了」——都是来自乘客。
 
「当我不开车时,我觉得和其他人一样,大家是平等的,可一旦我坐上驾驶室,我就觉得自己把人格都丢了。乘客有种思维,『我上车,我怎么吼你都是应该的,你态度不好就投诉你』,乘客随时想打你就打你,这让人很受不了。」开了25年公交车、拿过几次安全标兵称号的方师傅说。
 
另一位公交车司机徐师傅也言辞激烈,「只有哪天把公交车司机都换成机器人了,才能给予乘客满意的服务,毕竟只有机器人才是没有情绪的。」
 
在越来越自动化的公交运营系统里,司机和乘客的边界越来越清晰。司机可以专注于驾驶,乘客可以全自助式乘车。在英国,快要下车了,摁一下扶手柱子上的「STOP」按钮,公交车才会到站停下。在台湾,面对突然走到身边问到站时间的乘客,司机会吓到大喊,「你不要跟我说话!你要吓死我吗?你坐着不要随处乱动。」在香港,法例明确规定,在行车过程中和司机谈话等分散司机注意力的行为都可能违法。
 
一些现实恰好相反。即便是「无人售票」的公交车,司机也被要求必须具备「有人服务」的意识。在一本提供给司乘人员的教材里明确规定,「有问必答。对待乘客的询问,无论能否解答都要有所表示,不准置之不理。」郑州一家公交公司甚至还推出过体贴至极的「叫醒服务」,要求司机帮乘客记住到站站点,提醒打盹的乘客,防止他们坐过了站。
                         
3
 
在美国,干扰公交车司机已经被明确立法惩戒。2016年,纽约通过了严惩袭击公交车司机等公共交通运营人员的法律,让原本属于「轻罪」的行为直接被提升到了「D级重罪」——最高7年刑期。这条律例被贴在了公交车车头的显著位置。
 
纽约大都市区运输管理局前主席约瑟夫·勒霍塔上任第一天就写信给地方检察官,要求加快起诉攻击公交车司机的案件,「只有有效的惩罚才能真正阻止犯罪。」
 
为了防止公交车司机受到干扰,伦敦在公交车上安装了最严实的玻璃护盾——一名乘客挥起拳头捶了半天,护盾纹丝不动,改用木板砸也无济于事。
 
美国波士顿的警示最为独特。在公交车第一排乘客座位上坐着一个戴着手铐的仿真模特,上面贴着告示:「不要骚扰司机。暴力攻击巴士司机违法,将被起诉。」有乘客因为掐住司机脖子被判处 3 个月监禁,就连吐一口痰,也是监禁3个月。
 
为了严惩不贷,马萨诸塞州还收集那些吐向司机的口水,把它们交给国家实验室分析DNA,更快地抓住肇事者。马萨诸塞州交通局的主要负责人约瑟夫•奥康纳说,「相对暴力攻击而言,辱骂和对巴士司机吐痰发生的频率更高……这种对司机的侮辱很容易让司机分神。」
 
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有严苛的立法惩戒不同,在中国,很难判断干扰公交车司机应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还是依据《刑法》进行定罪。在法学界,这是一个被反复讨论但至今无解的问题。一位公交企业安全管理工作人员说,在更多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小摩擦中,那些辱骂、殴打司机的乘客,要么下车后不了了之,要么被劝私下和解,几乎不会上升到法律层面处理。
 
中国文化并不鼓励惩罚乘客,反而让公交司机忍辱负重。南京公交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曾告诉媒体,如果遇到与乘客的纠纷,公司要求司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为了鼓励公交车司机可以冷静地面对乘客的打扰,南京公交集团还专门设置了「委屈奖」,这个设置了几十年的奖项的奖金从最初的10元、50元,逐渐增加到了200元。
 
2014年11月21日,乌鲁木齐市颁发的第一个「委屈奖」,奖金2000元,获奖者是公交车司机张师傅。领奖时,张师傅没有笑容,还有些尴尬。因为没有把车停在最靠近乘客的位置,他被一位冲到驾驶室的乘客挥手打了一拳,这是张师傅第一次被乘客打,「拿着『委屈奖』心里怪怪的……大家都不想拿『委屈奖』,因为被乘客打感觉很没面子……回到家,老婆看到我脸肿着,知道这是被乘客打了,那泪花就一直在眼眶打转。」张师傅说。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永远沉入江水。
 
在知乎上,「如何看待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问题的最高点赞答案是,「一脚把干扰司机的人踹开」。2年前一起女乘客抢司机方向盘的事故里,一位从公交车后排座位冲向驾驶座扛走女乘客的男士被重新报道了出来,一家企业给他颁了10万元。
 
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撰文 / 李婷婷

■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公交车是人们日常接触最多的交通工具。它的安全除了仰仗于车、道路、天气等客观环境因素之外,更核心的要素集中在司机身上。一名公交车司机每天要应付来自四面八方的未知状况,最不可控的状况就来自乘客,他们有时候的无意之举对整辆公交车的人而言可能是灭顶之灾。
           
1
 
像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一样,总长80万公里、能绕地球20圈的公交线路遍布中国各个角落。从一个站点上车,再从另一个站点下车,有2.5亿人每天在流动的60万辆公交车上稳定行进。
 
事故发生的概率并不高——在全国道路交通事故里,公交客运交通事故只占了1%。但也没人记得清这1%的事故里都发生过什么。
 
事故的开头几乎都是一些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在广东新会,一位女士少交了5毛钱车费,司机敲着收费表要求补交,争执之中她错过了站,转而去抢司机的方向盘要求停车,最终她被拘留了10天;在杭州,一位背着登山包的男士嫌弃座位太脏,和司机吵了起来,他从背包侧兜里掏出水瓶状的物体砸破了司机的头,公交车撞到护栏上;在武汉,一位刚刚剧烈运动过的中年男子要求开空调,但距离公交车空调自动开启的设定值28℃还差0.5℃,他气愤地拽住司机的脖子,直到特警出现。

那些被挑动了复杂情绪的乘客把气发泄在了公交车司机身上。他们遭受过来自乘客各式各样的挑衅,包括被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砸过——鸡蛋、雪球、一箱牛奶、一袋硬邦邦的冷冻鸡肉,还有催泪喷雾、开了盖的漂白剂。有15年驾龄的徐师傅因为严格遵守靠站才停车的规定,被一位想在家门口下车的老人吐了一脸口水。一位不按规定从后门上车的男乘客被司机指责后,掀起公交车上的塑料垃圾桶套在了司机头上,接着就是一番击打。
 
有的挑衅很直接,扇耳光、掐脖子、一拳打到司机鼻骨粉碎性骨折。一位磨磨蹭蹭的高大男子在上车时被司机催促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根电棍,直接电麻司机。血腥的场面也出现过。一位被要求熄灭香烟的乘客下了车,绕到驾驶室车窗处对着司机破口大骂,就在司机伸手关上车窗的时候,他从腋下抽出一把用报纸包着的50公分长的片儿刀,砍下了司机的左手。

也不乏一些莫名其妙的遭遇。一位80多岁的老人差点被车门夹到,对司机进行了长达13分钟不堪入耳的辱骂后,司机当场从座位翻下,晕倒在地,两只手不停颤抖;一位醉汉无理取闹拒绝付钱,对着司机的头打了十几拳,导致司机脑震荡,一只眼睛失明;一位坐到了终点站但无论怎么劝说都不肯下车的乘客,突然抽出匕首捅死了司机;最突如其来的厄运莫过于司机被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乘客突然用头巾勒住脖子,「快点开,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让我杀了你。」
 
对公交车上的其他乘客而言,掌握方向盘的司机被袭击无疑也是厄运降临。一位想中途下车的女乘客被拒绝后,把司机拽离座位,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公交车行驶了10几秒。因为司机停车时离站台5米远,一位腿脚不便的77岁老人恼怒之下,把藏在自家地下室的手榴弹带上了同一辆车,「想和司机同归于尽」,幸运的是,那是一枚只能发出「嘭」一声、毫无实际作用的失效武器。
 
更极端的案例发生在10月28日早上10点,因为道路维修改道,一位女乘车本来要下车的站点不在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的停车列表里。在没有公交站点的地方,她提出下车。司机拒绝了。和司机争执了5分钟后,女乘客用手机敲打了司机的头,司机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向女乘客挥拳。混乱中,这辆行驶在大桥上的公交车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车上包括司机和女乘客在内的15人无一生还。

2
 
从1899年第一辆公交车在英国开始运行起,这种票价便宜、能灵活穿梭在街道上的交通工具在城市里就备受追捧。
 
在往后的岁月里,它的触角逐渐伸向中国各个城市的角落,最密集可达300米一个站点。
 
一座城市公共交通的命脉就掌握在司机手中。尽管中国公交客运交通事故率只有1%,在这些容易被忽视的事故里,有93%是司机造成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公交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乘务员。在公交车运营高度自动化的趋势下,乘务员逐渐退出视野,大多数司机必须一个人承担起行前安检、购票、行驶、引导的整个流程。

对公交车司机而言,每天独自处理如此纷繁复杂的状况实在头疼。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 每行驶 1公里,公交车司机就会遇到300多种信息, 需要做出75次决策——期间还需要拥有强悍的注意力, 在千变万化的道路环境里分析来来往往的行人、自行车和汽车的移动状态, 预见各式各样的状况,在一瞬间做出迅速、准确的判断。
 
对一名合格的公交车司机来说,考验不仅仅如此,一位研究者总结了26个不同方面的素质考量,其中包括地理知识、机械知识、自我控制、感知安全问题能力、服务与心理学知识、分时能力——在报站、起步、停车、开关车门这些动作之间来回转换的能力。
 
即便掌握了这些能力,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需要付出的代价也相当高昂。早上4点起床,5点首班车,公交车司机每天要行驶120公里,工作时长10个小时。遇上堵车、车子抛锚,司机可能忙到连口饭都吃不上。直到11点末班车收工,完成公交车的例行维修保养后,凌晨1点才能回到家。一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41岁杭州公交车司机因为过度劳累,从驾驶座上摔了下来,医生在抢救记录上写道:猝死。

更多不为人知的压力藏在了司机的日常之中。在杭州师范大学心理学专家针对杭州公交司机的调研报告里,公交车司机最大的压力来源是「踩刹车受到乘客责备」,其次是「车辆未到站,乘客强行要求开门下车」和「投币没投到规定金额,乘客狡辩说投到了」——都是来自乘客。
 
「当我不开车时,我觉得和其他人一样,大家是平等的,可一旦我坐上驾驶室,我就觉得自己把人格都丢了。乘客有种思维,『我上车,我怎么吼你都是应该的,你态度不好就投诉你』,乘客随时想打你就打你,这让人很受不了。」开了25年公交车、拿过几次安全标兵称号的方师傅说。
 
另一位公交车司机徐师傅也言辞激烈,「只有哪天把公交车司机都换成机器人了,才能给予乘客满意的服务,毕竟只有机器人才是没有情绪的。」
 
在越来越自动化的公交运营系统里,司机和乘客的边界越来越清晰。司机可以专注于驾驶,乘客可以全自助式乘车。在英国,快要下车了,摁一下扶手柱子上的「STOP」按钮,公交车才会到站停下。在台湾,面对突然走到身边问到站时间的乘客,司机会吓到大喊,「你不要跟我说话!你要吓死我吗?你坐着不要随处乱动。」在香港,法例明确规定,在行车过程中和司机谈话等分散司机注意力的行为都可能违法。
 
一些现实恰好相反。即便是「无人售票」的公交车,司机也被要求必须具备「有人服务」的意识。在一本提供给司乘人员的教材里明确规定,「有问必答。对待乘客的询问,无论能否解答都要有所表示,不准置之不理。」郑州一家公交公司甚至还推出过体贴至极的「叫醒服务」,要求司机帮乘客记住到站站点,提醒打盹的乘客,防止他们坐过了站。
                         
3
 
在美国,干扰公交车司机已经被明确立法惩戒。2016年,纽约通过了严惩袭击公交车司机等公共交通运营人员的法律,让原本属于「轻罪」的行为直接被提升到了「D级重罪」——最高7年刑期。这条律例被贴在了公交车车头的显著位置。
 
纽约大都市区运输管理局前主席约瑟夫·勒霍塔上任第一天就写信给地方检察官,要求加快起诉攻击公交车司机的案件,「只有有效的惩罚才能真正阻止犯罪。」
 
为了防止公交车司机受到干扰,伦敦在公交车上安装了最严实的玻璃护盾——一名乘客挥起拳头捶了半天,护盾纹丝不动,改用木板砸也无济于事。
 
美国波士顿的警示最为独特。在公交车第一排乘客座位上坐着一个戴着手铐的仿真模特,上面贴着告示:「不要骚扰司机。暴力攻击巴士司机违法,将被起诉。」有乘客因为掐住司机脖子被判处 3 个月监禁,就连吐一口痰,也是监禁3个月。
 
为了严惩不贷,马萨诸塞州还收集那些吐向司机的口水,把它们交给国家实验室分析DNA,更快地抓住肇事者。马萨诸塞州交通局的主要负责人约瑟夫•奥康纳说,「相对暴力攻击而言,辱骂和对巴士司机吐痰发生的频率更高……这种对司机的侮辱很容易让司机分神。」
 
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有严苛的立法惩戒不同,在中国,很难判断干扰公交车司机应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还是依据《刑法》进行定罪。在法学界,这是一个被反复讨论但至今无解的问题。一位公交企业安全管理工作人员说,在更多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小摩擦中,那些辱骂、殴打司机的乘客,要么下车后不了了之,要么被劝私下和解,几乎不会上升到法律层面处理。
 
中国文化并不鼓励惩罚乘客,反而让公交司机忍辱负重。南京公交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曾告诉媒体,如果遇到与乘客的纠纷,公司要求司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为了鼓励公交车司机可以冷静地面对乘客的打扰,南京公交集团还专门设置了「委屈奖」,这个设置了几十年的奖项的奖金从最初的10元、50元,逐渐增加到了200元。
 
2014年11月21日,乌鲁木齐市颁发的第一个「委屈奖」,奖金2000元,获奖者是公交车司机张师傅。领奖时,张师傅没有笑容,还有些尴尬。因为没有把车停在最靠近乘客的位置,他被一位冲到驾驶室的乘客挥手打了一拳,这是张师傅第一次被乘客打,「拿着『委屈奖』心里怪怪的……大家都不想拿『委屈奖』,因为被乘客打感觉很没面子……回到家,老婆看到我脸肿着,知道这是被乘客打了,那泪花就一直在眼眶打转。」张师傅说。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永远沉入江水。
 
在知乎上,「如何看待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问题的最高点赞答案是,「一脚把干扰司机的人踹开」。2年前一起女乘客抢司机方向盘的事故里,一位从公交车后排座位冲向驾驶座扛走女乘客的男士被重新报道了出来,一家企业给他颁了10万元。
 
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公交车司机,不受侵犯

发布日期:2018-11-07 05:55
摘要」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撰文 / 李婷婷

■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公交车是人们日常接触最多的交通工具。它的安全除了仰仗于车、道路、天气等客观环境因素之外,更核心的要素集中在司机身上。一名公交车司机每天要应付来自四面八方的未知状况,最不可控的状况就来自乘客,他们有时候的无意之举对整辆公交车的人而言可能是灭顶之灾。
           
1
 
像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一样,总长80万公里、能绕地球20圈的公交线路遍布中国各个角落。从一个站点上车,再从另一个站点下车,有2.5亿人每天在流动的60万辆公交车上稳定行进。
 
事故发生的概率并不高——在全国道路交通事故里,公交客运交通事故只占了1%。但也没人记得清这1%的事故里都发生过什么。
 
事故的开头几乎都是一些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在广东新会,一位女士少交了5毛钱车费,司机敲着收费表要求补交,争执之中她错过了站,转而去抢司机的方向盘要求停车,最终她被拘留了10天;在杭州,一位背着登山包的男士嫌弃座位太脏,和司机吵了起来,他从背包侧兜里掏出水瓶状的物体砸破了司机的头,公交车撞到护栏上;在武汉,一位刚刚剧烈运动过的中年男子要求开空调,但距离公交车空调自动开启的设定值28℃还差0.5℃,他气愤地拽住司机的脖子,直到特警出现。

那些被挑动了复杂情绪的乘客把气发泄在了公交车司机身上。他们遭受过来自乘客各式各样的挑衅,包括被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砸过——鸡蛋、雪球、一箱牛奶、一袋硬邦邦的冷冻鸡肉,还有催泪喷雾、开了盖的漂白剂。有15年驾龄的徐师傅因为严格遵守靠站才停车的规定,被一位想在家门口下车的老人吐了一脸口水。一位不按规定从后门上车的男乘客被司机指责后,掀起公交车上的塑料垃圾桶套在了司机头上,接着就是一番击打。
 
有的挑衅很直接,扇耳光、掐脖子、一拳打到司机鼻骨粉碎性骨折。一位磨磨蹭蹭的高大男子在上车时被司机催促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根电棍,直接电麻司机。血腥的场面也出现过。一位被要求熄灭香烟的乘客下了车,绕到驾驶室车窗处对着司机破口大骂,就在司机伸手关上车窗的时候,他从腋下抽出一把用报纸包着的50公分长的片儿刀,砍下了司机的左手。

也不乏一些莫名其妙的遭遇。一位80多岁的老人差点被车门夹到,对司机进行了长达13分钟不堪入耳的辱骂后,司机当场从座位翻下,晕倒在地,两只手不停颤抖;一位醉汉无理取闹拒绝付钱,对着司机的头打了十几拳,导致司机脑震荡,一只眼睛失明;一位坐到了终点站但无论怎么劝说都不肯下车的乘客,突然抽出匕首捅死了司机;最突如其来的厄运莫过于司机被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乘客突然用头巾勒住脖子,「快点开,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让我杀了你。」
 
对公交车上的其他乘客而言,掌握方向盘的司机被袭击无疑也是厄运降临。一位想中途下车的女乘客被拒绝后,把司机拽离座位,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公交车行驶了10几秒。因为司机停车时离站台5米远,一位腿脚不便的77岁老人恼怒之下,把藏在自家地下室的手榴弹带上了同一辆车,「想和司机同归于尽」,幸运的是,那是一枚只能发出「嘭」一声、毫无实际作用的失效武器。
 
更极端的案例发生在10月28日早上10点,因为道路维修改道,一位女乘车本来要下车的站点不在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的停车列表里。在没有公交站点的地方,她提出下车。司机拒绝了。和司机争执了5分钟后,女乘客用手机敲打了司机的头,司机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向女乘客挥拳。混乱中,这辆行驶在大桥上的公交车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车上包括司机和女乘客在内的15人无一生还。

2
 
从1899年第一辆公交车在英国开始运行起,这种票价便宜、能灵活穿梭在街道上的交通工具在城市里就备受追捧。
 
在往后的岁月里,它的触角逐渐伸向中国各个城市的角落,最密集可达300米一个站点。
 
一座城市公共交通的命脉就掌握在司机手中。尽管中国公交客运交通事故率只有1%,在这些容易被忽视的事故里,有93%是司机造成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公交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乘务员。在公交车运营高度自动化的趋势下,乘务员逐渐退出视野,大多数司机必须一个人承担起行前安检、购票、行驶、引导的整个流程。

对公交车司机而言,每天独自处理如此纷繁复杂的状况实在头疼。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 每行驶 1公里,公交车司机就会遇到300多种信息, 需要做出75次决策——期间还需要拥有强悍的注意力, 在千变万化的道路环境里分析来来往往的行人、自行车和汽车的移动状态, 预见各式各样的状况,在一瞬间做出迅速、准确的判断。
 
对一名合格的公交车司机来说,考验不仅仅如此,一位研究者总结了26个不同方面的素质考量,其中包括地理知识、机械知识、自我控制、感知安全问题能力、服务与心理学知识、分时能力——在报站、起步、停车、开关车门这些动作之间来回转换的能力。
 
即便掌握了这些能力,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需要付出的代价也相当高昂。早上4点起床,5点首班车,公交车司机每天要行驶120公里,工作时长10个小时。遇上堵车、车子抛锚,司机可能忙到连口饭都吃不上。直到11点末班车收工,完成公交车的例行维修保养后,凌晨1点才能回到家。一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41岁杭州公交车司机因为过度劳累,从驾驶座上摔了下来,医生在抢救记录上写道:猝死。

更多不为人知的压力藏在了司机的日常之中。在杭州师范大学心理学专家针对杭州公交司机的调研报告里,公交车司机最大的压力来源是「踩刹车受到乘客责备」,其次是「车辆未到站,乘客强行要求开门下车」和「投币没投到规定金额,乘客狡辩说投到了」——都是来自乘客。
 
「当我不开车时,我觉得和其他人一样,大家是平等的,可一旦我坐上驾驶室,我就觉得自己把人格都丢了。乘客有种思维,『我上车,我怎么吼你都是应该的,你态度不好就投诉你』,乘客随时想打你就打你,这让人很受不了。」开了25年公交车、拿过几次安全标兵称号的方师傅说。
 
另一位公交车司机徐师傅也言辞激烈,「只有哪天把公交车司机都换成机器人了,才能给予乘客满意的服务,毕竟只有机器人才是没有情绪的。」
 
在越来越自动化的公交运营系统里,司机和乘客的边界越来越清晰。司机可以专注于驾驶,乘客可以全自助式乘车。在英国,快要下车了,摁一下扶手柱子上的「STOP」按钮,公交车才会到站停下。在台湾,面对突然走到身边问到站时间的乘客,司机会吓到大喊,「你不要跟我说话!你要吓死我吗?你坐着不要随处乱动。」在香港,法例明确规定,在行车过程中和司机谈话等分散司机注意力的行为都可能违法。
 
一些现实恰好相反。即便是「无人售票」的公交车,司机也被要求必须具备「有人服务」的意识。在一本提供给司乘人员的教材里明确规定,「有问必答。对待乘客的询问,无论能否解答都要有所表示,不准置之不理。」郑州一家公交公司甚至还推出过体贴至极的「叫醒服务」,要求司机帮乘客记住到站站点,提醒打盹的乘客,防止他们坐过了站。
                         
3
 
在美国,干扰公交车司机已经被明确立法惩戒。2016年,纽约通过了严惩袭击公交车司机等公共交通运营人员的法律,让原本属于「轻罪」的行为直接被提升到了「D级重罪」——最高7年刑期。这条律例被贴在了公交车车头的显著位置。
 
纽约大都市区运输管理局前主席约瑟夫·勒霍塔上任第一天就写信给地方检察官,要求加快起诉攻击公交车司机的案件,「只有有效的惩罚才能真正阻止犯罪。」
 
为了防止公交车司机受到干扰,伦敦在公交车上安装了最严实的玻璃护盾——一名乘客挥起拳头捶了半天,护盾纹丝不动,改用木板砸也无济于事。
 
美国波士顿的警示最为独特。在公交车第一排乘客座位上坐着一个戴着手铐的仿真模特,上面贴着告示:「不要骚扰司机。暴力攻击巴士司机违法,将被起诉。」有乘客因为掐住司机脖子被判处 3 个月监禁,就连吐一口痰,也是监禁3个月。
 
为了严惩不贷,马萨诸塞州还收集那些吐向司机的口水,把它们交给国家实验室分析DNA,更快地抓住肇事者。马萨诸塞州交通局的主要负责人约瑟夫•奥康纳说,「相对暴力攻击而言,辱骂和对巴士司机吐痰发生的频率更高……这种对司机的侮辱很容易让司机分神。」
 
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有严苛的立法惩戒不同,在中国,很难判断干扰公交车司机应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还是依据《刑法》进行定罪。在法学界,这是一个被反复讨论但至今无解的问题。一位公交企业安全管理工作人员说,在更多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小摩擦中,那些辱骂、殴打司机的乘客,要么下车后不了了之,要么被劝私下和解,几乎不会上升到法律层面处理。
 
中国文化并不鼓励惩罚乘客,反而让公交司机忍辱负重。南京公交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曾告诉媒体,如果遇到与乘客的纠纷,公司要求司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为了鼓励公交车司机可以冷静地面对乘客的打扰,南京公交集团还专门设置了「委屈奖」,这个设置了几十年的奖项的奖金从最初的10元、50元,逐渐增加到了200元。
 
2014年11月21日,乌鲁木齐市颁发的第一个「委屈奖」,奖金2000元,获奖者是公交车司机张师傅。领奖时,张师傅没有笑容,还有些尴尬。因为没有把车停在最靠近乘客的位置,他被一位冲到驾驶室的乘客挥手打了一拳,这是张师傅第一次被乘客打,「拿着『委屈奖』心里怪怪的……大家都不想拿『委屈奖』,因为被乘客打感觉很没面子……回到家,老婆看到我脸肿着,知道这是被乘客打了,那泪花就一直在眼眶打转。」张师傅说。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永远沉入江水。
 
在知乎上,「如何看待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问题的最高点赞答案是,「一脚把干扰司机的人踹开」。2年前一起女乘客抢司机方向盘的事故里,一位从公交车后排座位冲向驾驶座扛走女乘客的男士被重新报道了出来,一家企业给他颁了10万元。
 
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撰文 / 李婷婷

■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沉入江底——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公交车是人们日常接触最多的交通工具。它的安全除了仰仗于车、道路、天气等客观环境因素之外,更核心的要素集中在司机身上。一名公交车司机每天要应付来自四面八方的未知状况,最不可控的状况就来自乘客,他们有时候的无意之举对整辆公交车的人而言可能是灭顶之灾。
           
1
 
像密密麻麻的毛细血管一样,总长80万公里、能绕地球20圈的公交线路遍布中国各个角落。从一个站点上车,再从另一个站点下车,有2.5亿人每天在流动的60万辆公交车上稳定行进。
 
事故发生的概率并不高——在全国道路交通事故里,公交客运交通事故只占了1%。但也没人记得清这1%的事故里都发生过什么。
 
事故的开头几乎都是一些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在广东新会,一位女士少交了5毛钱车费,司机敲着收费表要求补交,争执之中她错过了站,转而去抢司机的方向盘要求停车,最终她被拘留了10天;在杭州,一位背着登山包的男士嫌弃座位太脏,和司机吵了起来,他从背包侧兜里掏出水瓶状的物体砸破了司机的头,公交车撞到护栏上;在武汉,一位刚刚剧烈运动过的中年男子要求开空调,但距离公交车空调自动开启的设定值28℃还差0.5℃,他气愤地拽住司机的脖子,直到特警出现。

那些被挑动了复杂情绪的乘客把气发泄在了公交车司机身上。他们遭受过来自乘客各式各样的挑衅,包括被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砸过——鸡蛋、雪球、一箱牛奶、一袋硬邦邦的冷冻鸡肉,还有催泪喷雾、开了盖的漂白剂。有15年驾龄的徐师傅因为严格遵守靠站才停车的规定,被一位想在家门口下车的老人吐了一脸口水。一位不按规定从后门上车的男乘客被司机指责后,掀起公交车上的塑料垃圾桶套在了司机头上,接着就是一番击打。
 
有的挑衅很直接,扇耳光、掐脖子、一拳打到司机鼻骨粉碎性骨折。一位磨磨蹭蹭的高大男子在上车时被司机催促了一下,从包里掏出一根电棍,直接电麻司机。血腥的场面也出现过。一位被要求熄灭香烟的乘客下了车,绕到驾驶室车窗处对着司机破口大骂,就在司机伸手关上车窗的时候,他从腋下抽出一把用报纸包着的50公分长的片儿刀,砍下了司机的左手。

也不乏一些莫名其妙的遭遇。一位80多岁的老人差点被车门夹到,对司机进行了长达13分钟不堪入耳的辱骂后,司机当场从座位翻下,晕倒在地,两只手不停颤抖;一位醉汉无理取闹拒绝付钱,对着司机的头打了十几拳,导致司机脑震荡,一只眼睛失明;一位坐到了终点站但无论怎么劝说都不肯下车的乘客,突然抽出匕首捅死了司机;最突如其来的厄运莫过于司机被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乘客突然用头巾勒住脖子,「快点开,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让我杀了你。」
 
对公交车上的其他乘客而言,掌握方向盘的司机被袭击无疑也是厄运降临。一位想中途下车的女乘客被拒绝后,把司机拽离座位,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公交车行驶了10几秒。因为司机停车时离站台5米远,一位腿脚不便的77岁老人恼怒之下,把藏在自家地下室的手榴弹带上了同一辆车,「想和司机同归于尽」,幸运的是,那是一枚只能发出「嘭」一声、毫无实际作用的失效武器。
 
更极端的案例发生在10月28日早上10点,因为道路维修改道,一位女乘车本来要下车的站点不在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的停车列表里。在没有公交站点的地方,她提出下车。司机拒绝了。和司机争执了5分钟后,女乘客用手机敲打了司机的头,司机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向女乘客挥拳。混乱中,这辆行驶在大桥上的公交车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车上包括司机和女乘客在内的15人无一生还。

2
 
从1899年第一辆公交车在英国开始运行起,这种票价便宜、能灵活穿梭在街道上的交通工具在城市里就备受追捧。
 
在往后的岁月里,它的触角逐渐伸向中国各个城市的角落,最密集可达300米一个站点。
 
一座城市公共交通的命脉就掌握在司机手中。尽管中国公交客运交通事故率只有1%,在这些容易被忽视的事故里,有93%是司机造成的。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公交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乘务员。在公交车运营高度自动化的趋势下,乘务员逐渐退出视野,大多数司机必须一个人承担起行前安检、购票、行驶、引导的整个流程。

对公交车司机而言,每天独自处理如此纷繁复杂的状况实在头疼。根据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 每行驶 1公里,公交车司机就会遇到300多种信息, 需要做出75次决策——期间还需要拥有强悍的注意力, 在千变万化的道路环境里分析来来往往的行人、自行车和汽车的移动状态, 预见各式各样的状况,在一瞬间做出迅速、准确的判断。
 
对一名合格的公交车司机来说,考验不仅仅如此,一位研究者总结了26个不同方面的素质考量,其中包括地理知识、机械知识、自我控制、感知安全问题能力、服务与心理学知识、分时能力——在报站、起步、停车、开关车门这些动作之间来回转换的能力。
 
即便掌握了这些能力,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需要付出的代价也相当高昂。早上4点起床,5点首班车,公交车司机每天要行驶120公里,工作时长10个小时。遇上堵车、车子抛锚,司机可能忙到连口饭都吃不上。直到11点末班车收工,完成公交车的例行维修保养后,凌晨1点才能回到家。一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41岁杭州公交车司机因为过度劳累,从驾驶座上摔了下来,医生在抢救记录上写道:猝死。

更多不为人知的压力藏在了司机的日常之中。在杭州师范大学心理学专家针对杭州公交司机的调研报告里,公交车司机最大的压力来源是「踩刹车受到乘客责备」,其次是「车辆未到站,乘客强行要求开门下车」和「投币没投到规定金额,乘客狡辩说投到了」——都是来自乘客。
 
「当我不开车时,我觉得和其他人一样,大家是平等的,可一旦我坐上驾驶室,我就觉得自己把人格都丢了。乘客有种思维,『我上车,我怎么吼你都是应该的,你态度不好就投诉你』,乘客随时想打你就打你,这让人很受不了。」开了25年公交车、拿过几次安全标兵称号的方师傅说。
 
另一位公交车司机徐师傅也言辞激烈,「只有哪天把公交车司机都换成机器人了,才能给予乘客满意的服务,毕竟只有机器人才是没有情绪的。」
 
在越来越自动化的公交运营系统里,司机和乘客的边界越来越清晰。司机可以专注于驾驶,乘客可以全自助式乘车。在英国,快要下车了,摁一下扶手柱子上的「STOP」按钮,公交车才会到站停下。在台湾,面对突然走到身边问到站时间的乘客,司机会吓到大喊,「你不要跟我说话!你要吓死我吗?你坐着不要随处乱动。」在香港,法例明确规定,在行车过程中和司机谈话等分散司机注意力的行为都可能违法。
 
一些现实恰好相反。即便是「无人售票」的公交车,司机也被要求必须具备「有人服务」的意识。在一本提供给司乘人员的教材里明确规定,「有问必答。对待乘客的询问,无论能否解答都要有所表示,不准置之不理。」郑州一家公交公司甚至还推出过体贴至极的「叫醒服务」,要求司机帮乘客记住到站站点,提醒打盹的乘客,防止他们坐过了站。
                         
3
 
在美国,干扰公交车司机已经被明确立法惩戒。2016年,纽约通过了严惩袭击公交车司机等公共交通运营人员的法律,让原本属于「轻罪」的行为直接被提升到了「D级重罪」——最高7年刑期。这条律例被贴在了公交车车头的显著位置。
 
纽约大都市区运输管理局前主席约瑟夫·勒霍塔上任第一天就写信给地方检察官,要求加快起诉攻击公交车司机的案件,「只有有效的惩罚才能真正阻止犯罪。」
 
为了防止公交车司机受到干扰,伦敦在公交车上安装了最严实的玻璃护盾——一名乘客挥起拳头捶了半天,护盾纹丝不动,改用木板砸也无济于事。
 
美国波士顿的警示最为独特。在公交车第一排乘客座位上坐着一个戴着手铐的仿真模特,上面贴着告示:「不要骚扰司机。暴力攻击巴士司机违法,将被起诉。」有乘客因为掐住司机脖子被判处 3 个月监禁,就连吐一口痰,也是监禁3个月。
 
为了严惩不贷,马萨诸塞州还收集那些吐向司机的口水,把它们交给国家实验室分析DNA,更快地抓住肇事者。马萨诸塞州交通局的主要负责人约瑟夫•奥康纳说,「相对暴力攻击而言,辱骂和对巴士司机吐痰发生的频率更高……这种对司机的侮辱很容易让司机分神。」
 
与其他国家和地区有严苛的立法惩戒不同,在中国,很难判断干扰公交车司机应该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进行处罚还是依据《刑法》进行定罪。在法学界,这是一个被反复讨论但至今无解的问题。一位公交企业安全管理工作人员说,在更多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小摩擦中,那些辱骂、殴打司机的乘客,要么下车后不了了之,要么被劝私下和解,几乎不会上升到法律层面处理。
 
中国文化并不鼓励惩罚乘客,反而让公交司机忍辱负重。南京公交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曾告诉媒体,如果遇到与乘客的纠纷,公司要求司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为了鼓励公交车司机可以冷静地面对乘客的打扰,南京公交集团还专门设置了「委屈奖」,这个设置了几十年的奖项的奖金从最初的10元、50元,逐渐增加到了200元。
 
2014年11月21日,乌鲁木齐市颁发的第一个「委屈奖」,奖金2000元,获奖者是公交车司机张师傅。领奖时,张师傅没有笑容,还有些尴尬。因为没有把车停在最靠近乘客的位置,他被一位冲到驾驶室的乘客挥手打了一拳,这是张师傅第一次被乘客打,「拿着『委屈奖』心里怪怪的……大家都不想拿『委屈奖』,因为被乘客打感觉很没面子……回到家,老婆看到我脸肿着,知道这是被乘客打了,那泪花就一直在眼眶打转。」张师傅说。

直到厄运真的来临——仅仅因为乘客和司机的一场争执,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15条生命永远沉入江水。
 
在知乎上,「如何看待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件」问题的最高点赞答案是,「一脚把干扰司机的人踹开」。2年前一起女乘客抢司机方向盘的事故里,一位从公交车后排座位冲向驾驶座扛走女乘客的男士被重新报道了出来,一家企业给他颁了10万元。
 
关于乘客干扰公交车司机的危害才开始扎进我们的脑海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