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别推荐>>

         

                                                 
                                                 



「OR」商业新媒体

   跨 平 台 的 阅 读 首 选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

摘要」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撰文 / Daniela Wei

■ 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合作研发抗癌药的一家新上市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CEO表示:请着眼未来,而非眼前的亏损。

信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Innovent Biologics Inc.)首席执行官俞德超(Michael Yu)表示,虽然今夏以来中国医疗保健类股跌幅高达35%,但投资者不应只看到股市的动荡,而是要放眼未来。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而那些刚上市不久、收入微薄、连年亏损的公司更是难上加难。

10月31日,信达生物制药在香港首日上市,俞德超受访时表示,投资者应放眼未来五到十年的远景,关注现金流的前景。他说医疗板块波动较大,是因为相比其他行业,投资者更容易受到揣测和心理的影响,特别是在全球市场波动的当下。

“一家典型的生物技术公司不同于传统医药企业,”俞德超说道,总部设在中国江苏的信达生物制药正与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Eli Lilly)合作研发药品,“这类公司的估值是基于未来几年的现金流,建立在未来的基础之上。”

生物技术股的过山车行情

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2018年4月,港交所修改了上市规则,允许未实现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这为更多中国医疗保健公司通过上市融资扫清了障碍,信达生物制药是新规实施以来在香港上市的第四家生物技术公司。至少有10家生物技术公司在港交所降低IPO门槛后提出了上市申请,但它们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由于新药研发的过程经年累月,这个行业往往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盈利。

信达生物得到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的支持,但该公司自2011年成立以来每一年都发生营业亏损,尚无任何产品销售收入。俞德超预计公司的第一款抗癌药Sintilimab最早将于下季度通过中国监管方的最终审批。届时,公司将开始获得收入。该公司还预计从2018年开始向中国监管方提交另外三种新药的上市申请。该公司2017年发生亏损7.16亿元人民币(约1.03亿美元)。

在疫苗丑闻、药价下滑以及卖空的多重打击下,一度炙手可热的医疗保健类股开始了螺旋式下滑。沪深300医药卫生指数以及Loncar中国生物医药指数较年中创下的高点下跌了逾30%。医药板块估值的上升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美中贸易争端以及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则影响了市场的整体情绪。

自2018年上市以来,抗艾滋和肝癌药品厂商歌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Ascletis Pharma Inc.)以及华领医药(Hua Medicine)的股价分别下跌了58%和10%。这两家公司均在香港发布新规后上市。而在医药类股表现强于大盘的背景下,信达生物自10月31日在港交所首日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21%。

长期增长

看涨者对这个新兴行业的长期增长抱有信心,认为人口老龄化加大了对医疗生物技术的需求。然而,新药的研发是一个经年累月的过程,成功更是难以确定。瑞银集团(UBS Group AG)指出,医药行业兴衰往复,由于对临床试验的监管极其严格,这个行业的失败率很高,投资风险极大。

对于成熟投资者而言,这关乎的是能够获得多少倍的投资回报。俞德超说:“如果只关注眼前的收益而不去投资新药,回报只会微乎其微,这是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俞德超也认为,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投入,以缩小与老牌国际公司的差距。目前为止,许多原始创新仍来自中国以外,俞德超表示,“差距在缩小,我们需要时间来迎头赶上。”
总之 在中国生物技术行业遭受了疫苗丑闻和股市大跌的重创后,信达生物制药的CEO强调现金流的远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信达生物制药CEO:投资者须放眼未来

发布日期:2018-11-06 09:21
摘要」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撰文 / Daniela Wei

■ 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合作研发抗癌药的一家新上市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CEO表示:请着眼未来,而非眼前的亏损。

信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Innovent Biologics Inc.)首席执行官俞德超(Michael Yu)表示,虽然今夏以来中国医疗保健类股跌幅高达35%,但投资者不应只看到股市的动荡,而是要放眼未来。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而那些刚上市不久、收入微薄、连年亏损的公司更是难上加难。

10月31日,信达生物制药在香港首日上市,俞德超受访时表示,投资者应放眼未来五到十年的远景,关注现金流的前景。他说医疗板块波动较大,是因为相比其他行业,投资者更容易受到揣测和心理的影响,特别是在全球市场波动的当下。

“一家典型的生物技术公司不同于传统医药企业,”俞德超说道,总部设在中国江苏的信达生物制药正与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Eli Lilly)合作研发药品,“这类公司的估值是基于未来几年的现金流,建立在未来的基础之上。”

生物技术股的过山车行情

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2018年4月,港交所修改了上市规则,允许未实现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这为更多中国医疗保健公司通过上市融资扫清了障碍,信达生物制药是新规实施以来在香港上市的第四家生物技术公司。至少有10家生物技术公司在港交所降低IPO门槛后提出了上市申请,但它们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由于新药研发的过程经年累月,这个行业往往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盈利。

信达生物得到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的支持,但该公司自2011年成立以来每一年都发生营业亏损,尚无任何产品销售收入。俞德超预计公司的第一款抗癌药Sintilimab最早将于下季度通过中国监管方的最终审批。届时,公司将开始获得收入。该公司还预计从2018年开始向中国监管方提交另外三种新药的上市申请。该公司2017年发生亏损7.16亿元人民币(约1.03亿美元)。

在疫苗丑闻、药价下滑以及卖空的多重打击下,一度炙手可热的医疗保健类股开始了螺旋式下滑。沪深300医药卫生指数以及Loncar中国生物医药指数较年中创下的高点下跌了逾30%。医药板块估值的上升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美中贸易争端以及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则影响了市场的整体情绪。

自2018年上市以来,抗艾滋和肝癌药品厂商歌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Ascletis Pharma Inc.)以及华领医药(Hua Medicine)的股价分别下跌了58%和10%。这两家公司均在香港发布新规后上市。而在医药类股表现强于大盘的背景下,信达生物自10月31日在港交所首日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21%。

长期增长

看涨者对这个新兴行业的长期增长抱有信心,认为人口老龄化加大了对医疗生物技术的需求。然而,新药的研发是一个经年累月的过程,成功更是难以确定。瑞银集团(UBS Group AG)指出,医药行业兴衰往复,由于对临床试验的监管极其严格,这个行业的失败率很高,投资风险极大。

对于成熟投资者而言,这关乎的是能够获得多少倍的投资回报。俞德超说:“如果只关注眼前的收益而不去投资新药,回报只会微乎其微,这是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俞德超也认为,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投入,以缩小与老牌国际公司的差距。目前为止,许多原始创新仍来自中国以外,俞德超表示,“差距在缩小,我们需要时间来迎头赶上。”
总之 在中国生物技术行业遭受了疫苗丑闻和股市大跌的重创后,信达生物制药的CEO强调现金流的远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撰文 / Daniela Wei

■ 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合作研发抗癌药的一家新上市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CEO表示:请着眼未来,而非眼前的亏损。

信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Innovent Biologics Inc.)首席执行官俞德超(Michael Yu)表示,虽然今夏以来中国医疗保健类股跌幅高达35%,但投资者不应只看到股市的动荡,而是要放眼未来。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而那些刚上市不久、收入微薄、连年亏损的公司更是难上加难。

10月31日,信达生物制药在香港首日上市,俞德超受访时表示,投资者应放眼未来五到十年的远景,关注现金流的前景。他说医疗板块波动较大,是因为相比其他行业,投资者更容易受到揣测和心理的影响,特别是在全球市场波动的当下。

“一家典型的生物技术公司不同于传统医药企业,”俞德超说道,总部设在中国江苏的信达生物制药正与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Eli Lilly)合作研发药品,“这类公司的估值是基于未来几年的现金流,建立在未来的基础之上。”

生物技术股的过山车行情

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2018年4月,港交所修改了上市规则,允许未实现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这为更多中国医疗保健公司通过上市融资扫清了障碍,信达生物制药是新规实施以来在香港上市的第四家生物技术公司。至少有10家生物技术公司在港交所降低IPO门槛后提出了上市申请,但它们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由于新药研发的过程经年累月,这个行业往往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盈利。

信达生物得到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的支持,但该公司自2011年成立以来每一年都发生营业亏损,尚无任何产品销售收入。俞德超预计公司的第一款抗癌药Sintilimab最早将于下季度通过中国监管方的最终审批。届时,公司将开始获得收入。该公司还预计从2018年开始向中国监管方提交另外三种新药的上市申请。该公司2017年发生亏损7.16亿元人民币(约1.03亿美元)。

在疫苗丑闻、药价下滑以及卖空的多重打击下,一度炙手可热的医疗保健类股开始了螺旋式下滑。沪深300医药卫生指数以及Loncar中国生物医药指数较年中创下的高点下跌了逾30%。医药板块估值的上升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美中贸易争端以及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则影响了市场的整体情绪。

自2018年上市以来,抗艾滋和肝癌药品厂商歌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Ascletis Pharma Inc.)以及华领医药(Hua Medicine)的股价分别下跌了58%和10%。这两家公司均在香港发布新规后上市。而在医药类股表现强于大盘的背景下,信达生物自10月31日在港交所首日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21%。

长期增长

看涨者对这个新兴行业的长期增长抱有信心,认为人口老龄化加大了对医疗生物技术的需求。然而,新药的研发是一个经年累月的过程,成功更是难以确定。瑞银集团(UBS Group AG)指出,医药行业兴衰往复,由于对临床试验的监管极其严格,这个行业的失败率很高,投资风险极大。

对于成熟投资者而言,这关乎的是能够获得多少倍的投资回报。俞德超说:“如果只关注眼前的收益而不去投资新药,回报只会微乎其微,这是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俞德超也认为,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投入,以缩小与老牌国际公司的差距。目前为止,许多原始创新仍来自中国以外,俞德超表示,“差距在缩小,我们需要时间来迎头赶上。”
总之 在中国生物技术行业遭受了疫苗丑闻和股市大跌的重创后,信达生物制药的CEO强调现金流的远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撰文 / Daniela Wei

■ 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合作研发抗癌药的一家新上市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CEO表示:请着眼未来,而非眼前的亏损。

信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Innovent Biologics Inc.)首席执行官俞德超(Michael Yu)表示,虽然今夏以来中国医疗保健类股跌幅高达35%,但投资者不应只看到股市的动荡,而是要放眼未来。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而那些刚上市不久、收入微薄、连年亏损的公司更是难上加难。

10月31日,信达生物制药在香港首日上市,俞德超受访时表示,投资者应放眼未来五到十年的远景,关注现金流的前景。他说医疗板块波动较大,是因为相比其他行业,投资者更容易受到揣测和心理的影响,特别是在全球市场波动的当下。

“一家典型的生物技术公司不同于传统医药企业,”俞德超说道,总部设在中国江苏的信达生物制药正与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Eli Lilly)合作研发药品,“这类公司的估值是基于未来几年的现金流,建立在未来的基础之上。”

生物技术股的过山车行情

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2018年4月,港交所修改了上市规则,允许未实现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这为更多中国医疗保健公司通过上市融资扫清了障碍,信达生物制药是新规实施以来在香港上市的第四家生物技术公司。至少有10家生物技术公司在港交所降低IPO门槛后提出了上市申请,但它们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由于新药研发的过程经年累月,这个行业往往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盈利。

信达生物得到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的支持,但该公司自2011年成立以来每一年都发生营业亏损,尚无任何产品销售收入。俞德超预计公司的第一款抗癌药Sintilimab最早将于下季度通过中国监管方的最终审批。届时,公司将开始获得收入。该公司还预计从2018年开始向中国监管方提交另外三种新药的上市申请。该公司2017年发生亏损7.16亿元人民币(约1.03亿美元)。

在疫苗丑闻、药价下滑以及卖空的多重打击下,一度炙手可热的医疗保健类股开始了螺旋式下滑。沪深300医药卫生指数以及Loncar中国生物医药指数较年中创下的高点下跌了逾30%。医药板块估值的上升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美中贸易争端以及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则影响了市场的整体情绪。

自2018年上市以来,抗艾滋和肝癌药品厂商歌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Ascletis Pharma Inc.)以及华领医药(Hua Medicine)的股价分别下跌了58%和10%。这两家公司均在香港发布新规后上市。而在医药类股表现强于大盘的背景下,信达生物自10月31日在港交所首日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21%。

长期增长

看涨者对这个新兴行业的长期增长抱有信心,认为人口老龄化加大了对医疗生物技术的需求。然而,新药的研发是一个经年累月的过程,成功更是难以确定。瑞银集团(UBS Group AG)指出,医药行业兴衰往复,由于对临床试验的监管极其严格,这个行业的失败率很高,投资风险极大。

对于成熟投资者而言,这关乎的是能够获得多少倍的投资回报。俞德超说:“如果只关注眼前的收益而不去投资新药,回报只会微乎其微,这是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俞德超也认为,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投入,以缩小与老牌国际公司的差距。目前为止,许多原始创新仍来自中国以外,俞德超表示,“差距在缩小,我们需要时间来迎头赶上。”
总之 在中国生物技术行业遭受了疫苗丑闻和股市大跌的重创后,信达生物制药的CEO强调现金流的远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信达生物制药CEO:投资者须放眼未来

发布日期:2018-11-06 09:21
摘要」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撰文 / Daniela Wei

■ 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合作研发抗癌药的一家新上市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CEO表示:请着眼未来,而非眼前的亏损。

信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Innovent Biologics Inc.)首席执行官俞德超(Michael Yu)表示,虽然今夏以来中国医疗保健类股跌幅高达35%,但投资者不应只看到股市的动荡,而是要放眼未来。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而那些刚上市不久、收入微薄、连年亏损的公司更是难上加难。

10月31日,信达生物制药在香港首日上市,俞德超受访时表示,投资者应放眼未来五到十年的远景,关注现金流的前景。他说医疗板块波动较大,是因为相比其他行业,投资者更容易受到揣测和心理的影响,特别是在全球市场波动的当下。

“一家典型的生物技术公司不同于传统医药企业,”俞德超说道,总部设在中国江苏的信达生物制药正与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Eli Lilly)合作研发药品,“这类公司的估值是基于未来几年的现金流,建立在未来的基础之上。”

生物技术股的过山车行情

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2018年4月,港交所修改了上市规则,允许未实现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这为更多中国医疗保健公司通过上市融资扫清了障碍,信达生物制药是新规实施以来在香港上市的第四家生物技术公司。至少有10家生物技术公司在港交所降低IPO门槛后提出了上市申请,但它们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由于新药研发的过程经年累月,这个行业往往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盈利。

信达生物得到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的支持,但该公司自2011年成立以来每一年都发生营业亏损,尚无任何产品销售收入。俞德超预计公司的第一款抗癌药Sintilimab最早将于下季度通过中国监管方的最终审批。届时,公司将开始获得收入。该公司还预计从2018年开始向中国监管方提交另外三种新药的上市申请。该公司2017年发生亏损7.16亿元人民币(约1.03亿美元)。

在疫苗丑闻、药价下滑以及卖空的多重打击下,一度炙手可热的医疗保健类股开始了螺旋式下滑。沪深300医药卫生指数以及Loncar中国生物医药指数较年中创下的高点下跌了逾30%。医药板块估值的上升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美中贸易争端以及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则影响了市场的整体情绪。

自2018年上市以来,抗艾滋和肝癌药品厂商歌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Ascletis Pharma Inc.)以及华领医药(Hua Medicine)的股价分别下跌了58%和10%。这两家公司均在香港发布新规后上市。而在医药类股表现强于大盘的背景下,信达生物自10月31日在港交所首日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21%。

长期增长

看涨者对这个新兴行业的长期增长抱有信心,认为人口老龄化加大了对医疗生物技术的需求。然而,新药的研发是一个经年累月的过程,成功更是难以确定。瑞银集团(UBS Group AG)指出,医药行业兴衰往复,由于对临床试验的监管极其严格,这个行业的失败率很高,投资风险极大。

对于成熟投资者而言,这关乎的是能够获得多少倍的投资回报。俞德超说:“如果只关注眼前的收益而不去投资新药,回报只会微乎其微,这是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俞德超也认为,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投入,以缩小与老牌国际公司的差距。目前为止,许多原始创新仍来自中国以外,俞德超表示,“差距在缩小,我们需要时间来迎头赶上。”
总之 在中国生物技术行业遭受了疫苗丑闻和股市大跌的重创后,信达生物制药的CEO强调现金流的远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撰文 / Daniela Wei

■ 与礼来公司(Eli Lilly & Co.)合作研发抗癌药的一家新上市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CEO表示:请着眼未来,而非眼前的亏损。

信达生物制药有限公司(Innovent Biologics Inc.)首席执行官俞德超(Michael Yu)表示,虽然今夏以来中国医疗保健类股跌幅高达35%,但投资者不应只看到股市的动荡,而是要放眼未来。疫苗丑闻和大盘暴跌已经让医药行业步履蹒跚,而那些刚上市不久、收入微薄、连年亏损的公司更是难上加难。

10月31日,信达生物制药在香港首日上市,俞德超受访时表示,投资者应放眼未来五到十年的远景,关注现金流的前景。他说医疗板块波动较大,是因为相比其他行业,投资者更容易受到揣测和心理的影响,特别是在全球市场波动的当下。

“一家典型的生物技术公司不同于传统医药企业,”俞德超说道,总部设在中国江苏的信达生物制药正与美国制药巨头礼来公司(Eli Lilly)合作研发药品,“这类公司的估值是基于未来几年的现金流,建立在未来的基础之上。”

生物技术股的过山车行情

中国生物技术类股在股市繁荣期涨得更高,在困难时跌得更狠

2018年4月,港交所修改了上市规则,允许未实现盈利的生物技术公司上市,这为更多中国医疗保健公司通过上市融资扫清了障碍,信达生物制药是新规实施以来在香港上市的第四家生物技术公司。至少有10家生物技术公司在港交所降低IPO门槛后提出了上市申请,但它们的表现不尽如人意。由于新药研发的过程经年累月,这个行业往往需要更长时间才能盈利。

信达生物得到了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控股(Temasek Holdings Pte.)的支持,但该公司自2011年成立以来每一年都发生营业亏损,尚无任何产品销售收入。俞德超预计公司的第一款抗癌药Sintilimab最早将于下季度通过中国监管方的最终审批。届时,公司将开始获得收入。该公司还预计从2018年开始向中国监管方提交另外三种新药的上市申请。该公司2017年发生亏损7.16亿元人民币(约1.03亿美元)。

在疫苗丑闻、药价下滑以及卖空的多重打击下,一度炙手可热的医疗保健类股开始了螺旋式下滑。沪深300医药卫生指数以及Loncar中国生物医药指数较年中创下的高点下跌了逾30%。医药板块估值的上升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美中贸易争端以及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则影响了市场的整体情绪。

自2018年上市以来,抗艾滋和肝癌药品厂商歌礼生物科技有限公司(Ascletis Pharma Inc.)以及华领医药(Hua Medicine)的股价分别下跌了58%和10%。这两家公司均在香港发布新规后上市。而在医药类股表现强于大盘的背景下,信达生物自10月31日在港交所首日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21%。

长期增长

看涨者对这个新兴行业的长期增长抱有信心,认为人口老龄化加大了对医疗生物技术的需求。然而,新药的研发是一个经年累月的过程,成功更是难以确定。瑞银集团(UBS Group AG)指出,医药行业兴衰往复,由于对临床试验的监管极其严格,这个行业的失败率很高,投资风险极大。

对于成熟投资者而言,这关乎的是能够获得多少倍的投资回报。俞德超说:“如果只关注眼前的收益而不去投资新药,回报只会微乎其微,这是投资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俞德超也认为,中国的生物技术公司需要更多的时间和更大的投入,以缩小与老牌国际公司的差距。目前为止,许多原始创新仍来自中国以外,俞德超表示,“差距在缩小,我们需要时间来迎头赶上。”
总之 在中国生物技术行业遭受了疫苗丑闻和股市大跌的重创后,信达生物制药的CEO强调现金流的远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