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


摘要」麦肯齐: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将做出让步,但达成和解需要双方都拿出行动。眼下中美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撰文 / 迈克尔•麦肯齐

■ 借用一下冲浪术语,2018年对投资者来说是一次“歪爆”(wipeout,指在浪壁掉下冲浪板——译者注)。许多资产类别都处于负值区域,与此同时,连石油作为赢家的地位也面临威胁。

在全球股市都在下跌之际,中国股市的下跌依然成功引来关注。随着中国政府遏制影子融资的努力对这个全球人口最多国家的经济造成打击,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今年已下跌近五分之一。

这已波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工业金属价格以及聚焦出口的欧元区。上周的数据显示,欧元区上季度经济放缓幅度超过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正开始在美国显现。导致华尔街10月股市震荡的众多原因之中,就包括一些美国公司发出的令人担忧的警告:中美贸易战正在推高它们的成本。


实际上,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上周发布的关于美国制造业的最新数据快照中,关税的拖累是最明显的主题。这进一步印证了美国企业感到担忧——不仅仅是那些已经面临将制造业从中国迁回国内的压力的科技巨头。

无论这些信息是否传递到椭圆形办公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四似乎发出了一些鼓舞人心的信号:他在Twitter上表示,自己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长时间的、很好的通话”。这引发了人民币汇率猛涨以及上周五中国股市翻红。


中美关系根本改善需要的不只是外交辞令。双方为化解对抗而采取的行动对市场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

但问题是,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存在远比此次贸易争端更深层次的原因。10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措辞强硬的演讲,明确了“调整美国对华经济和战略关系”的愿望,此后,美国股市开始明显承压。

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在于,贸易和知识产权只是美国对华施压目标中的两个。正如一位投资者上周对我所言,来自彭斯这样的政府官员的更多此类言论将很能说明问题。

如果特朗普和习近平确实会在本月底于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会议上进行会晤,市场至少需要听到一些相互示好以及未来举行谈判的承诺。如今,全球经济仍面临的前景是:目前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的10%关税,将从明年1月起升至25%。鉴于剩下的中国输美商品也可能被加征关税,贸易谈判需要尽快取得进展。

如果上述前景成为现实的话,2019年将让今年看上去反倒是对投资者挺温柔的一年。这也引发了一种担忧,即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后,股市再度面临的压力最终会对经济造成更深重的冲击。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认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显著升级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损害”,但他们也强调了如下风险:即便“小幅的升级也会引发部分股价大幅下滑,进而造成金融动荡,并反过来冲击经济活动”。

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会做出让步——甚至可能在G20峰会之前就做出让步——但跳探戈需要两个人。在全球经济和市场形势更加严峻的背景下,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人民币进一步贬值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安全阀,可以助推经济并减轻关税带来的冲击。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这种逐步贬值是一回事,急剧贬值则是另一回事,后者有可能加剧金融市场恐慌、资本外逃,并扰乱中国政府向全球投资者开放市场的长远打算。

因此,尽管中国身处困境,白宫能够施加的压力并非无限的。随着特朗普努力压榨美国经济的油水,美国的预算赤字即将突破1万亿美元,这些赤字已经导致美国国债月发行量提高。

正如财富管理公司Rowan Dartington的盖伊•斯蒂芬斯(Guy Stephens)指出的,特朗普在夸耀自己的减税政策的同时,“他的关注点应聚焦于谁将购买新增的巨额美国国债——肯定不会一如既往是中国人”。

中国持有近1.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在美国国债的主要外国持有者中高居榜首,但中国政府对美国国债的风险敞口可能已经见顶。尽管美国通胀预期最近有所下降,表明债券市场并未预期关税会带来价格冲击,但10年期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目前处于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反映出外界对赤字的担忧。

显然,中美两个世界强国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它们之间日益加剧的竞争市场受得了,但前提是,上周有关两国在贸易和商业方面和解的暗示是认真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贸易战降温需要实际行动

发布日期:2018-11-06 07:18
摘要」麦肯齐: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将做出让步,但达成和解需要双方都拿出行动。眼下中美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撰文 / 迈克尔•麦肯齐

■ 借用一下冲浪术语,2018年对投资者来说是一次“歪爆”(wipeout,指在浪壁掉下冲浪板——译者注)。许多资产类别都处于负值区域,与此同时,连石油作为赢家的地位也面临威胁。

在全球股市都在下跌之际,中国股市的下跌依然成功引来关注。随着中国政府遏制影子融资的努力对这个全球人口最多国家的经济造成打击,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今年已下跌近五分之一。

这已波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工业金属价格以及聚焦出口的欧元区。上周的数据显示,欧元区上季度经济放缓幅度超过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正开始在美国显现。导致华尔街10月股市震荡的众多原因之中,就包括一些美国公司发出的令人担忧的警告:中美贸易战正在推高它们的成本。


实际上,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上周发布的关于美国制造业的最新数据快照中,关税的拖累是最明显的主题。这进一步印证了美国企业感到担忧——不仅仅是那些已经面临将制造业从中国迁回国内的压力的科技巨头。

无论这些信息是否传递到椭圆形办公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四似乎发出了一些鼓舞人心的信号:他在Twitter上表示,自己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长时间的、很好的通话”。这引发了人民币汇率猛涨以及上周五中国股市翻红。


中美关系根本改善需要的不只是外交辞令。双方为化解对抗而采取的行动对市场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

但问题是,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存在远比此次贸易争端更深层次的原因。10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措辞强硬的演讲,明确了“调整美国对华经济和战略关系”的愿望,此后,美国股市开始明显承压。

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在于,贸易和知识产权只是美国对华施压目标中的两个。正如一位投资者上周对我所言,来自彭斯这样的政府官员的更多此类言论将很能说明问题。

如果特朗普和习近平确实会在本月底于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会议上进行会晤,市场至少需要听到一些相互示好以及未来举行谈判的承诺。如今,全球经济仍面临的前景是:目前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的10%关税,将从明年1月起升至25%。鉴于剩下的中国输美商品也可能被加征关税,贸易谈判需要尽快取得进展。

如果上述前景成为现实的话,2019年将让今年看上去反倒是对投资者挺温柔的一年。这也引发了一种担忧,即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后,股市再度面临的压力最终会对经济造成更深重的冲击。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认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显著升级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损害”,但他们也强调了如下风险:即便“小幅的升级也会引发部分股价大幅下滑,进而造成金融动荡,并反过来冲击经济活动”。

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会做出让步——甚至可能在G20峰会之前就做出让步——但跳探戈需要两个人。在全球经济和市场形势更加严峻的背景下,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人民币进一步贬值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安全阀,可以助推经济并减轻关税带来的冲击。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这种逐步贬值是一回事,急剧贬值则是另一回事,后者有可能加剧金融市场恐慌、资本外逃,并扰乱中国政府向全球投资者开放市场的长远打算。

因此,尽管中国身处困境,白宫能够施加的压力并非无限的。随着特朗普努力压榨美国经济的油水,美国的预算赤字即将突破1万亿美元,这些赤字已经导致美国国债月发行量提高。

正如财富管理公司Rowan Dartington的盖伊•斯蒂芬斯(Guy Stephens)指出的,特朗普在夸耀自己的减税政策的同时,“他的关注点应聚焦于谁将购买新增的巨额美国国债——肯定不会一如既往是中国人”。

中国持有近1.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在美国国债的主要外国持有者中高居榜首,但中国政府对美国国债的风险敞口可能已经见顶。尽管美国通胀预期最近有所下降,表明债券市场并未预期关税会带来价格冲击,但10年期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目前处于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反映出外界对赤字的担忧。

显然,中美两个世界强国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它们之间日益加剧的竞争市场受得了,但前提是,上周有关两国在贸易和商业方面和解的暗示是认真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麦肯齐: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将做出让步,但达成和解需要双方都拿出行动。眼下中美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撰文 / 迈克尔•麦肯齐

■ 借用一下冲浪术语,2018年对投资者来说是一次“歪爆”(wipeout,指在浪壁掉下冲浪板——译者注)。许多资产类别都处于负值区域,与此同时,连石油作为赢家的地位也面临威胁。

在全球股市都在下跌之际,中国股市的下跌依然成功引来关注。随着中国政府遏制影子融资的努力对这个全球人口最多国家的经济造成打击,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今年已下跌近五分之一。

这已波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工业金属价格以及聚焦出口的欧元区。上周的数据显示,欧元区上季度经济放缓幅度超过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正开始在美国显现。导致华尔街10月股市震荡的众多原因之中,就包括一些美国公司发出的令人担忧的警告:中美贸易战正在推高它们的成本。


实际上,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上周发布的关于美国制造业的最新数据快照中,关税的拖累是最明显的主题。这进一步印证了美国企业感到担忧——不仅仅是那些已经面临将制造业从中国迁回国内的压力的科技巨头。

无论这些信息是否传递到椭圆形办公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四似乎发出了一些鼓舞人心的信号:他在Twitter上表示,自己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长时间的、很好的通话”。这引发了人民币汇率猛涨以及上周五中国股市翻红。


中美关系根本改善需要的不只是外交辞令。双方为化解对抗而采取的行动对市场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

但问题是,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存在远比此次贸易争端更深层次的原因。10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措辞强硬的演讲,明确了“调整美国对华经济和战略关系”的愿望,此后,美国股市开始明显承压。

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在于,贸易和知识产权只是美国对华施压目标中的两个。正如一位投资者上周对我所言,来自彭斯这样的政府官员的更多此类言论将很能说明问题。

如果特朗普和习近平确实会在本月底于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会议上进行会晤,市场至少需要听到一些相互示好以及未来举行谈判的承诺。如今,全球经济仍面临的前景是:目前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的10%关税,将从明年1月起升至25%。鉴于剩下的中国输美商品也可能被加征关税,贸易谈判需要尽快取得进展。

如果上述前景成为现实的话,2019年将让今年看上去反倒是对投资者挺温柔的一年。这也引发了一种担忧,即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后,股市再度面临的压力最终会对经济造成更深重的冲击。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认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显著升级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损害”,但他们也强调了如下风险:即便“小幅的升级也会引发部分股价大幅下滑,进而造成金融动荡,并反过来冲击经济活动”。

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会做出让步——甚至可能在G20峰会之前就做出让步——但跳探戈需要两个人。在全球经济和市场形势更加严峻的背景下,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人民币进一步贬值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安全阀,可以助推经济并减轻关税带来的冲击。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这种逐步贬值是一回事,急剧贬值则是另一回事,后者有可能加剧金融市场恐慌、资本外逃,并扰乱中国政府向全球投资者开放市场的长远打算。

因此,尽管中国身处困境,白宫能够施加的压力并非无限的。随着特朗普努力压榨美国经济的油水,美国的预算赤字即将突破1万亿美元,这些赤字已经导致美国国债月发行量提高。

正如财富管理公司Rowan Dartington的盖伊•斯蒂芬斯(Guy Stephens)指出的,特朗普在夸耀自己的减税政策的同时,“他的关注点应聚焦于谁将购买新增的巨额美国国债——肯定不会一如既往是中国人”。

中国持有近1.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在美国国债的主要外国持有者中高居榜首,但中国政府对美国国债的风险敞口可能已经见顶。尽管美国通胀预期最近有所下降,表明债券市场并未预期关税会带来价格冲击,但10年期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目前处于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反映出外界对赤字的担忧。

显然,中美两个世界强国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它们之间日益加剧的竞争市场受得了,但前提是,上周有关两国在贸易和商业方面和解的暗示是认真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贸易战降温需要实际行动

发布日期:2018-11-06 07:18
摘要」麦肯齐: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将做出让步,但达成和解需要双方都拿出行动。眼下中美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撰文 / 迈克尔•麦肯齐

■ 借用一下冲浪术语,2018年对投资者来说是一次“歪爆”(wipeout,指在浪壁掉下冲浪板——译者注)。许多资产类别都处于负值区域,与此同时,连石油作为赢家的地位也面临威胁。

在全球股市都在下跌之际,中国股市的下跌依然成功引来关注。随着中国政府遏制影子融资的努力对这个全球人口最多国家的经济造成打击,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今年已下跌近五分之一。

这已波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工业金属价格以及聚焦出口的欧元区。上周的数据显示,欧元区上季度经济放缓幅度超过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正开始在美国显现。导致华尔街10月股市震荡的众多原因之中,就包括一些美国公司发出的令人担忧的警告:中美贸易战正在推高它们的成本。


实际上,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上周发布的关于美国制造业的最新数据快照中,关税的拖累是最明显的主题。这进一步印证了美国企业感到担忧——不仅仅是那些已经面临将制造业从中国迁回国内的压力的科技巨头。

无论这些信息是否传递到椭圆形办公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四似乎发出了一些鼓舞人心的信号:他在Twitter上表示,自己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长时间的、很好的通话”。这引发了人民币汇率猛涨以及上周五中国股市翻红。


中美关系根本改善需要的不只是外交辞令。双方为化解对抗而采取的行动对市场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

但问题是,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存在远比此次贸易争端更深层次的原因。10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措辞强硬的演讲,明确了“调整美国对华经济和战略关系”的愿望,此后,美国股市开始明显承压。

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在于,贸易和知识产权只是美国对华施压目标中的两个。正如一位投资者上周对我所言,来自彭斯这样的政府官员的更多此类言论将很能说明问题。

如果特朗普和习近平确实会在本月底于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会议上进行会晤,市场至少需要听到一些相互示好以及未来举行谈判的承诺。如今,全球经济仍面临的前景是:目前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的10%关税,将从明年1月起升至25%。鉴于剩下的中国输美商品也可能被加征关税,贸易谈判需要尽快取得进展。

如果上述前景成为现实的话,2019年将让今年看上去反倒是对投资者挺温柔的一年。这也引发了一种担忧,即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后,股市再度面临的压力最终会对经济造成更深重的冲击。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认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显著升级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损害”,但他们也强调了如下风险:即便“小幅的升级也会引发部分股价大幅下滑,进而造成金融动荡,并反过来冲击经济活动”。

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会做出让步——甚至可能在G20峰会之前就做出让步——但跳探戈需要两个人。在全球经济和市场形势更加严峻的背景下,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人民币进一步贬值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安全阀,可以助推经济并减轻关税带来的冲击。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这种逐步贬值是一回事,急剧贬值则是另一回事,后者有可能加剧金融市场恐慌、资本外逃,并扰乱中国政府向全球投资者开放市场的长远打算。

因此,尽管中国身处困境,白宫能够施加的压力并非无限的。随着特朗普努力压榨美国经济的油水,美国的预算赤字即将突破1万亿美元,这些赤字已经导致美国国债月发行量提高。

正如财富管理公司Rowan Dartington的盖伊•斯蒂芬斯(Guy Stephens)指出的,特朗普在夸耀自己的减税政策的同时,“他的关注点应聚焦于谁将购买新增的巨额美国国债——肯定不会一如既往是中国人”。

中国持有近1.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在美国国债的主要外国持有者中高居榜首,但中国政府对美国国债的风险敞口可能已经见顶。尽管美国通胀预期最近有所下降,表明债券市场并未预期关税会带来价格冲击,但10年期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目前处于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反映出外界对赤字的担忧。

显然,中美两个世界强国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它们之间日益加剧的竞争市场受得了,但前提是,上周有关两国在贸易和商业方面和解的暗示是认真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麦肯齐: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将做出让步,但达成和解需要双方都拿出行动。眼下中美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撰文 / 迈克尔•麦肯齐

■ 借用一下冲浪术语,2018年对投资者来说是一次“歪爆”(wipeout,指在浪壁掉下冲浪板——译者注)。许多资产类别都处于负值区域,与此同时,连石油作为赢家的地位也面临威胁。

在全球股市都在下跌之际,中国股市的下跌依然成功引来关注。随着中国政府遏制影子融资的努力对这个全球人口最多国家的经济造成打击,沪深300指数(CSI 300 index)今年已下跌近五分之一。

这已波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工业金属价格以及聚焦出口的欧元区。上周的数据显示,欧元区上季度经济放缓幅度超过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影响正开始在美国显现。导致华尔街10月股市震荡的众多原因之中,就包括一些美国公司发出的令人担忧的警告:中美贸易战正在推高它们的成本。


实际上,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上周发布的关于美国制造业的最新数据快照中,关税的拖累是最明显的主题。这进一步印证了美国企业感到担忧——不仅仅是那些已经面临将制造业从中国迁回国内的压力的科技巨头。

无论这些信息是否传递到椭圆形办公室,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四似乎发出了一些鼓舞人心的信号:他在Twitter上表示,自己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进行了“长时间的、很好的通话”。这引发了人民币汇率猛涨以及上周五中国股市翻红。


中美关系根本改善需要的不只是外交辞令。双方为化解对抗而采取的行动对市场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

但问题是,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存在远比此次贸易争端更深层次的原因。10月,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发表措辞强硬的演讲,明确了“调整美国对华经济和战略关系”的愿望,此后,美国股市开始明显承压。

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在于,贸易和知识产权只是美国对华施压目标中的两个。正如一位投资者上周对我所言,来自彭斯这样的政府官员的更多此类言论将很能说明问题。

如果特朗普和习近平确实会在本月底于阿根廷举行的20国集团(G20)会议上进行会晤,市场至少需要听到一些相互示好以及未来举行谈判的承诺。如今,全球经济仍面临的前景是:目前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征收的10%关税,将从明年1月起升至25%。鉴于剩下的中国输美商品也可能被加征关税,贸易谈判需要尽快取得进展。

如果上述前景成为现实的话,2019年将让今年看上去反倒是对投资者挺温柔的一年。这也引发了一种担忧,即在经历了艰难的2018年后,股市再度面临的压力最终会对经济造成更深重的冲击。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认为,贸易保护主义的显著升级会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损害”,但他们也强调了如下风险:即便“小幅的升级也会引发部分股价大幅下滑,进而造成金融动荡,并反过来冲击经济活动”。

虽然许多投资者预计中国会做出让步——甚至可能在G20峰会之前就做出让步——但跳探戈需要两个人。在全球经济和市场形势更加严峻的背景下,双方都有修复关系的动力。

人民币进一步贬值为中国提供了一个安全阀,可以助推经济并减轻关税带来的冲击。但到目前为止我们所看到的这种逐步贬值是一回事,急剧贬值则是另一回事,后者有可能加剧金融市场恐慌、资本外逃,并扰乱中国政府向全球投资者开放市场的长远打算。

因此,尽管中国身处困境,白宫能够施加的压力并非无限的。随着特朗普努力压榨美国经济的油水,美国的预算赤字即将突破1万亿美元,这些赤字已经导致美国国债月发行量提高。

正如财富管理公司Rowan Dartington的盖伊•斯蒂芬斯(Guy Stephens)指出的,特朗普在夸耀自己的减税政策的同时,“他的关注点应聚焦于谁将购买新增的巨额美国国债——肯定不会一如既往是中国人”。

中国持有近1.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在美国国债的主要外国持有者中高居榜首,但中国政府对美国国债的风险敞口可能已经见顶。尽管美国通胀预期最近有所下降,表明债券市场并未预期关税会带来价格冲击,但10年期美国国债实际收益率目前处于201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反映出外界对赤字的担忧。

显然,中美两个世界强国之间的关系正在发生变化,它们之间日益加剧的竞争市场受得了,但前提是,上周有关两国在贸易和商业方面和解的暗示是认真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