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我的生活我做主,如何对待嫉妒与竞争

发布日期:2018-11-06 03:51
摘要」依赖嫉妒心让自己保持竞争优势,那可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算不上一种策略。



撰文 / Megan Hustad

■ 我最近参加了一次会议,在会场碰见一位女士,我们只是点头之交,多年未曾联系。当时,她坐在桌前给自己的新书样本签名,面前是蜿蜒的长队,从展位边一直排到会议中心深处。

在这周偶遇以前,我还曾毫无来由地想起过这位女士。“她写的那本小说不知道怎样了?”我当时好奇地想。是取消出版了?还是没写完?我想说,这些纯属莫须有的猜测,只是我自作多情的猜想,没有任何根据。

我猜想她的书或许会出版失败。这种可能性让我潜意识里感到开心,不过我不愿承认。众多粉丝围绕她签名的一幕虽然在我心中萦绕数小时挥之不去,但其实我对此人并没有怨恨不满。

竞争意识可能激起我们内心反复自省。见到别人事业腾飞,我们就会自问,有什么致命缺陷阻碍自己取得别人那样辉煌的成绩?是天资不够,还是更严重的问题——我们太懒、太害羞,还是总踩错点所以抓不住机遇成就大事。

我先是自责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上发帖太少,然后又怪自己没认真管理推特账号,往往得出的结论是应该更努力工作。所以,一旦自怨自艾阶段结束,和更成功的人比较一般会激励自己上进。(比如这次,由于隐隐怀疑跟那位女士相比我太失败了,这才会全神贯注写这篇专栏。)

可如果要依赖小小的嫉妒心让自己保持优势,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就算不上一种策略。通常改变自己看待世界的角度,甚至对自己讲些激励性的豪言壮语,其效果会更好。

为什么我会希望那位相识的女士出书失败,经济萧条时期推出励志书籍的作者早有解释。拿破仑·希尔创作了1937年的畅销书《思考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他若在世,应该会批评我形成了一种“稀缺心态”。这种心态是指,认为我们身边的爱、金钱和认同是有限的,其他任何人的成功都意味着,留给我的这些资源会变得更少。与“稀缺心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足心态”,即认为资源非常充裕,人人都能得偿所愿。希尔认为,成功人士通常拥有“富足心态”。

相信理论上的富足普遍存在,确实有助于克服嫉妒心,但如今保持这种心态颇有难度。因为我们生活的时代有远比过去丰富的渠道,来获悉别人的各种进展。这是当今社会文化的阴暗面,在这种氛围中,人们频繁地更新着自己的状态。在希尔那个年代,想了解竞争对手怎样行事,人们必须亲自出门打探,得走访城镇跟人直接交谈。那时的人当然不会像现在这样,独自坐在桌前上网就能了解对手的动态,其间还得时不时看到中学好友的晒娃照。即使有人怀着坚定的富足心态,面对可以随时用谷歌搜到的各类信息——别人最近怎样、最近去了哪、有多少粉丝点赞,也必定会产生某种焦虑。雅各布·西尔弗曼在新书《服务条款:社交媒体与持续互联的代价》(Terms of Service: Social Media and the Price of Constant Connection)中把这些信息称为“持续可见指标”。

有趣的是,我发现,内向的人比外向的人更有可能在社交媒体上产生挫败感。有研究显示,对于高敏感的人群,没有隔间的开放式办公室会影响他们最佳工作状态的发挥。心理治疗师内奥米·沙拉盖指出,没有隔墙的“保护”这类人将不得不为自己划定“心里边界”来控制分心和干扰。而对周围环境不敏感的人在此类环境里会表现得更好。人们还未意识到这也是少数职场优势之一。

归根结底,同自己比较才是唯一有益的做法。我花了几天时间,终于不再为那位熟人的粉丝长队伤神。但期间我很努力地集中精力让自己不去介意,或者更重要的是不去比较。诺曼·文森特·皮尔1952年出过一本书,名为《积极思维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虽然此书的建议值得商榷,但也有先驱之举:肯定了今天人们说的“专注力”。皮尔在书中写道:“我建议一天至少两次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如有必要可以多几次。清空大脑中的恐惧、怨恨、不安、追悔和愧疚。只要你有意识地努力放空大脑,情绪往往就会舒缓。”

皮尔认为,每个人每天都应该留出至少15分钟保持绝对平静。皮尔应对竞争的策略可能会让有些人觉得古怪。他建议养成为别人祈祷的习惯,而且要反复祈祷,毫无偏见。不论是街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还是透过火车车窗看到静立于庭院中的女士,都要祈祷。祝愿他们身体健康、生活富足,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这样,你可以专心的完成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而不是被负能量所束缚。到了一定时候,你很可能不再那么关心别人的举动,因为你的成就已经足够令人嫉妒。

这位女士的书已经问世。现在,我希望她的书成为畅销书。因为一旦成真,我会想没准我对新书大卖亦有贡献呢,这种猜测同样毫无根据,但却绝非尖酸挖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依赖嫉妒心让自己保持竞争优势,那可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算不上一种策略。



撰文 / Megan Hustad

■ 我最近参加了一次会议,在会场碰见一位女士,我们只是点头之交,多年未曾联系。当时,她坐在桌前给自己的新书样本签名,面前是蜿蜒的长队,从展位边一直排到会议中心深处。

在这周偶遇以前,我还曾毫无来由地想起过这位女士。“她写的那本小说不知道怎样了?”我当时好奇地想。是取消出版了?还是没写完?我想说,这些纯属莫须有的猜测,只是我自作多情的猜想,没有任何根据。

我猜想她的书或许会出版失败。这种可能性让我潜意识里感到开心,不过我不愿承认。众多粉丝围绕她签名的一幕虽然在我心中萦绕数小时挥之不去,但其实我对此人并没有怨恨不满。

竞争意识可能激起我们内心反复自省。见到别人事业腾飞,我们就会自问,有什么致命缺陷阻碍自己取得别人那样辉煌的成绩?是天资不够,还是更严重的问题——我们太懒、太害羞,还是总踩错点所以抓不住机遇成就大事。

我先是自责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上发帖太少,然后又怪自己没认真管理推特账号,往往得出的结论是应该更努力工作。所以,一旦自怨自艾阶段结束,和更成功的人比较一般会激励自己上进。(比如这次,由于隐隐怀疑跟那位女士相比我太失败了,这才会全神贯注写这篇专栏。)

可如果要依赖小小的嫉妒心让自己保持优势,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就算不上一种策略。通常改变自己看待世界的角度,甚至对自己讲些激励性的豪言壮语,其效果会更好。

为什么我会希望那位相识的女士出书失败,经济萧条时期推出励志书籍的作者早有解释。拿破仑·希尔创作了1937年的畅销书《思考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他若在世,应该会批评我形成了一种“稀缺心态”。这种心态是指,认为我们身边的爱、金钱和认同是有限的,其他任何人的成功都意味着,留给我的这些资源会变得更少。与“稀缺心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足心态”,即认为资源非常充裕,人人都能得偿所愿。希尔认为,成功人士通常拥有“富足心态”。

相信理论上的富足普遍存在,确实有助于克服嫉妒心,但如今保持这种心态颇有难度。因为我们生活的时代有远比过去丰富的渠道,来获悉别人的各种进展。这是当今社会文化的阴暗面,在这种氛围中,人们频繁地更新着自己的状态。在希尔那个年代,想了解竞争对手怎样行事,人们必须亲自出门打探,得走访城镇跟人直接交谈。那时的人当然不会像现在这样,独自坐在桌前上网就能了解对手的动态,其间还得时不时看到中学好友的晒娃照。即使有人怀着坚定的富足心态,面对可以随时用谷歌搜到的各类信息——别人最近怎样、最近去了哪、有多少粉丝点赞,也必定会产生某种焦虑。雅各布·西尔弗曼在新书《服务条款:社交媒体与持续互联的代价》(Terms of Service: Social Media and the Price of Constant Connection)中把这些信息称为“持续可见指标”。

有趣的是,我发现,内向的人比外向的人更有可能在社交媒体上产生挫败感。有研究显示,对于高敏感的人群,没有隔间的开放式办公室会影响他们最佳工作状态的发挥。心理治疗师内奥米·沙拉盖指出,没有隔墙的“保护”这类人将不得不为自己划定“心里边界”来控制分心和干扰。而对周围环境不敏感的人在此类环境里会表现得更好。人们还未意识到这也是少数职场优势之一。

归根结底,同自己比较才是唯一有益的做法。我花了几天时间,终于不再为那位熟人的粉丝长队伤神。但期间我很努力地集中精力让自己不去介意,或者更重要的是不去比较。诺曼·文森特·皮尔1952年出过一本书,名为《积极思维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虽然此书的建议值得商榷,但也有先驱之举:肯定了今天人们说的“专注力”。皮尔在书中写道:“我建议一天至少两次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如有必要可以多几次。清空大脑中的恐惧、怨恨、不安、追悔和愧疚。只要你有意识地努力放空大脑,情绪往往就会舒缓。”

皮尔认为,每个人每天都应该留出至少15分钟保持绝对平静。皮尔应对竞争的策略可能会让有些人觉得古怪。他建议养成为别人祈祷的习惯,而且要反复祈祷,毫无偏见。不论是街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还是透过火车车窗看到静立于庭院中的女士,都要祈祷。祝愿他们身体健康、生活富足,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这样,你可以专心的完成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而不是被负能量所束缚。到了一定时候,你很可能不再那么关心别人的举动,因为你的成就已经足够令人嫉妒。

这位女士的书已经问世。现在,我希望她的书成为畅销书。因为一旦成真,我会想没准我对新书大卖亦有贡献呢,这种猜测同样毫无根据,但却绝非尖酸挖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依赖嫉妒心让自己保持竞争优势,那可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算不上一种策略。



撰文 / Megan Hustad

■ 我最近参加了一次会议,在会场碰见一位女士,我们只是点头之交,多年未曾联系。当时,她坐在桌前给自己的新书样本签名,面前是蜿蜒的长队,从展位边一直排到会议中心深处。

在这周偶遇以前,我还曾毫无来由地想起过这位女士。“她写的那本小说不知道怎样了?”我当时好奇地想。是取消出版了?还是没写完?我想说,这些纯属莫须有的猜测,只是我自作多情的猜想,没有任何根据。

我猜想她的书或许会出版失败。这种可能性让我潜意识里感到开心,不过我不愿承认。众多粉丝围绕她签名的一幕虽然在我心中萦绕数小时挥之不去,但其实我对此人并没有怨恨不满。

竞争意识可能激起我们内心反复自省。见到别人事业腾飞,我们就会自问,有什么致命缺陷阻碍自己取得别人那样辉煌的成绩?是天资不够,还是更严重的问题——我们太懒、太害羞,还是总踩错点所以抓不住机遇成就大事。

我先是自责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上发帖太少,然后又怪自己没认真管理推特账号,往往得出的结论是应该更努力工作。所以,一旦自怨自艾阶段结束,和更成功的人比较一般会激励自己上进。(比如这次,由于隐隐怀疑跟那位女士相比我太失败了,这才会全神贯注写这篇专栏。)

可如果要依赖小小的嫉妒心让自己保持优势,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就算不上一种策略。通常改变自己看待世界的角度,甚至对自己讲些激励性的豪言壮语,其效果会更好。

为什么我会希望那位相识的女士出书失败,经济萧条时期推出励志书籍的作者早有解释。拿破仑·希尔创作了1937年的畅销书《思考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他若在世,应该会批评我形成了一种“稀缺心态”。这种心态是指,认为我们身边的爱、金钱和认同是有限的,其他任何人的成功都意味着,留给我的这些资源会变得更少。与“稀缺心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足心态”,即认为资源非常充裕,人人都能得偿所愿。希尔认为,成功人士通常拥有“富足心态”。

相信理论上的富足普遍存在,确实有助于克服嫉妒心,但如今保持这种心态颇有难度。因为我们生活的时代有远比过去丰富的渠道,来获悉别人的各种进展。这是当今社会文化的阴暗面,在这种氛围中,人们频繁地更新着自己的状态。在希尔那个年代,想了解竞争对手怎样行事,人们必须亲自出门打探,得走访城镇跟人直接交谈。那时的人当然不会像现在这样,独自坐在桌前上网就能了解对手的动态,其间还得时不时看到中学好友的晒娃照。即使有人怀着坚定的富足心态,面对可以随时用谷歌搜到的各类信息——别人最近怎样、最近去了哪、有多少粉丝点赞,也必定会产生某种焦虑。雅各布·西尔弗曼在新书《服务条款:社交媒体与持续互联的代价》(Terms of Service: Social Media and the Price of Constant Connection)中把这些信息称为“持续可见指标”。

有趣的是,我发现,内向的人比外向的人更有可能在社交媒体上产生挫败感。有研究显示,对于高敏感的人群,没有隔间的开放式办公室会影响他们最佳工作状态的发挥。心理治疗师内奥米·沙拉盖指出,没有隔墙的“保护”这类人将不得不为自己划定“心里边界”来控制分心和干扰。而对周围环境不敏感的人在此类环境里会表现得更好。人们还未意识到这也是少数职场优势之一。

归根结底,同自己比较才是唯一有益的做法。我花了几天时间,终于不再为那位熟人的粉丝长队伤神。但期间我很努力地集中精力让自己不去介意,或者更重要的是不去比较。诺曼·文森特·皮尔1952年出过一本书,名为《积极思维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虽然此书的建议值得商榷,但也有先驱之举:肯定了今天人们说的“专注力”。皮尔在书中写道:“我建议一天至少两次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如有必要可以多几次。清空大脑中的恐惧、怨恨、不安、追悔和愧疚。只要你有意识地努力放空大脑,情绪往往就会舒缓。”

皮尔认为,每个人每天都应该留出至少15分钟保持绝对平静。皮尔应对竞争的策略可能会让有些人觉得古怪。他建议养成为别人祈祷的习惯,而且要反复祈祷,毫无偏见。不论是街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还是透过火车车窗看到静立于庭院中的女士,都要祈祷。祝愿他们身体健康、生活富足,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这样,你可以专心的完成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而不是被负能量所束缚。到了一定时候,你很可能不再那么关心别人的举动,因为你的成就已经足够令人嫉妒。

这位女士的书已经问世。现在,我希望她的书成为畅销书。因为一旦成真,我会想没准我对新书大卖亦有贡献呢,这种猜测同样毫无根据,但却绝非尖酸挖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我的生活我做主,如何对待嫉妒与竞争

发布日期:2018-11-06 03:51
摘要」依赖嫉妒心让自己保持竞争优势,那可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算不上一种策略。



撰文 / Megan Hustad

■ 我最近参加了一次会议,在会场碰见一位女士,我们只是点头之交,多年未曾联系。当时,她坐在桌前给自己的新书样本签名,面前是蜿蜒的长队,从展位边一直排到会议中心深处。

在这周偶遇以前,我还曾毫无来由地想起过这位女士。“她写的那本小说不知道怎样了?”我当时好奇地想。是取消出版了?还是没写完?我想说,这些纯属莫须有的猜测,只是我自作多情的猜想,没有任何根据。

我猜想她的书或许会出版失败。这种可能性让我潜意识里感到开心,不过我不愿承认。众多粉丝围绕她签名的一幕虽然在我心中萦绕数小时挥之不去,但其实我对此人并没有怨恨不满。

竞争意识可能激起我们内心反复自省。见到别人事业腾飞,我们就会自问,有什么致命缺陷阻碍自己取得别人那样辉煌的成绩?是天资不够,还是更严重的问题——我们太懒、太害羞,还是总踩错点所以抓不住机遇成就大事。

我先是自责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上发帖太少,然后又怪自己没认真管理推特账号,往往得出的结论是应该更努力工作。所以,一旦自怨自艾阶段结束,和更成功的人比较一般会激励自己上进。(比如这次,由于隐隐怀疑跟那位女士相比我太失败了,这才会全神贯注写这篇专栏。)

可如果要依赖小小的嫉妒心让自己保持优势,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就算不上一种策略。通常改变自己看待世界的角度,甚至对自己讲些激励性的豪言壮语,其效果会更好。

为什么我会希望那位相识的女士出书失败,经济萧条时期推出励志书籍的作者早有解释。拿破仑·希尔创作了1937年的畅销书《思考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他若在世,应该会批评我形成了一种“稀缺心态”。这种心态是指,认为我们身边的爱、金钱和认同是有限的,其他任何人的成功都意味着,留给我的这些资源会变得更少。与“稀缺心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足心态”,即认为资源非常充裕,人人都能得偿所愿。希尔认为,成功人士通常拥有“富足心态”。

相信理论上的富足普遍存在,确实有助于克服嫉妒心,但如今保持这种心态颇有难度。因为我们生活的时代有远比过去丰富的渠道,来获悉别人的各种进展。这是当今社会文化的阴暗面,在这种氛围中,人们频繁地更新着自己的状态。在希尔那个年代,想了解竞争对手怎样行事,人们必须亲自出门打探,得走访城镇跟人直接交谈。那时的人当然不会像现在这样,独自坐在桌前上网就能了解对手的动态,其间还得时不时看到中学好友的晒娃照。即使有人怀着坚定的富足心态,面对可以随时用谷歌搜到的各类信息——别人最近怎样、最近去了哪、有多少粉丝点赞,也必定会产生某种焦虑。雅各布·西尔弗曼在新书《服务条款:社交媒体与持续互联的代价》(Terms of Service: Social Media and the Price of Constant Connection)中把这些信息称为“持续可见指标”。

有趣的是,我发现,内向的人比外向的人更有可能在社交媒体上产生挫败感。有研究显示,对于高敏感的人群,没有隔间的开放式办公室会影响他们最佳工作状态的发挥。心理治疗师内奥米·沙拉盖指出,没有隔墙的“保护”这类人将不得不为自己划定“心里边界”来控制分心和干扰。而对周围环境不敏感的人在此类环境里会表现得更好。人们还未意识到这也是少数职场优势之一。

归根结底,同自己比较才是唯一有益的做法。我花了几天时间,终于不再为那位熟人的粉丝长队伤神。但期间我很努力地集中精力让自己不去介意,或者更重要的是不去比较。诺曼·文森特·皮尔1952年出过一本书,名为《积极思维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虽然此书的建议值得商榷,但也有先驱之举:肯定了今天人们说的“专注力”。皮尔在书中写道:“我建议一天至少两次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如有必要可以多几次。清空大脑中的恐惧、怨恨、不安、追悔和愧疚。只要你有意识地努力放空大脑,情绪往往就会舒缓。”

皮尔认为,每个人每天都应该留出至少15分钟保持绝对平静。皮尔应对竞争的策略可能会让有些人觉得古怪。他建议养成为别人祈祷的习惯,而且要反复祈祷,毫无偏见。不论是街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还是透过火车车窗看到静立于庭院中的女士,都要祈祷。祝愿他们身体健康、生活富足,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这样,你可以专心的完成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而不是被负能量所束缚。到了一定时候,你很可能不再那么关心别人的举动,因为你的成就已经足够令人嫉妒。

这位女士的书已经问世。现在,我希望她的书成为畅销书。因为一旦成真,我会想没准我对新书大卖亦有贡献呢,这种猜测同样毫无根据,但却绝非尖酸挖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依赖嫉妒心让自己保持竞争优势,那可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算不上一种策略。



撰文 / Megan Hustad

■ 我最近参加了一次会议,在会场碰见一位女士,我们只是点头之交,多年未曾联系。当时,她坐在桌前给自己的新书样本签名,面前是蜿蜒的长队,从展位边一直排到会议中心深处。

在这周偶遇以前,我还曾毫无来由地想起过这位女士。“她写的那本小说不知道怎样了?”我当时好奇地想。是取消出版了?还是没写完?我想说,这些纯属莫须有的猜测,只是我自作多情的猜想,没有任何根据。

我猜想她的书或许会出版失败。这种可能性让我潜意识里感到开心,不过我不愿承认。众多粉丝围绕她签名的一幕虽然在我心中萦绕数小时挥之不去,但其实我对此人并没有怨恨不满。

竞争意识可能激起我们内心反复自省。见到别人事业腾飞,我们就会自问,有什么致命缺陷阻碍自己取得别人那样辉煌的成绩?是天资不够,还是更严重的问题——我们太懒、太害羞,还是总踩错点所以抓不住机遇成就大事。

我先是自责在社交网站推特(Twitter)上发帖太少,然后又怪自己没认真管理推特账号,往往得出的结论是应该更努力工作。所以,一旦自怨自艾阶段结束,和更成功的人比较一般会激励自己上进。(比如这次,由于隐隐怀疑跟那位女士相比我太失败了,这才会全神贯注写这篇专栏。)

可如果要依赖小小的嫉妒心让自己保持优势,显然不是长久之计,甚至根本就算不上一种策略。通常改变自己看待世界的角度,甚至对自己讲些激励性的豪言壮语,其效果会更好。

为什么我会希望那位相识的女士出书失败,经济萧条时期推出励志书籍的作者早有解释。拿破仑·希尔创作了1937年的畅销书《思考致富》(Think and Grow Rich)。他若在世,应该会批评我形成了一种“稀缺心态”。这种心态是指,认为我们身边的爱、金钱和认同是有限的,其他任何人的成功都意味着,留给我的这些资源会变得更少。与“稀缺心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富足心态”,即认为资源非常充裕,人人都能得偿所愿。希尔认为,成功人士通常拥有“富足心态”。

相信理论上的富足普遍存在,确实有助于克服嫉妒心,但如今保持这种心态颇有难度。因为我们生活的时代有远比过去丰富的渠道,来获悉别人的各种进展。这是当今社会文化的阴暗面,在这种氛围中,人们频繁地更新着自己的状态。在希尔那个年代,想了解竞争对手怎样行事,人们必须亲自出门打探,得走访城镇跟人直接交谈。那时的人当然不会像现在这样,独自坐在桌前上网就能了解对手的动态,其间还得时不时看到中学好友的晒娃照。即使有人怀着坚定的富足心态,面对可以随时用谷歌搜到的各类信息——别人最近怎样、最近去了哪、有多少粉丝点赞,也必定会产生某种焦虑。雅各布·西尔弗曼在新书《服务条款:社交媒体与持续互联的代价》(Terms of Service: Social Media and the Price of Constant Connection)中把这些信息称为“持续可见指标”。

有趣的是,我发现,内向的人比外向的人更有可能在社交媒体上产生挫败感。有研究显示,对于高敏感的人群,没有隔间的开放式办公室会影响他们最佳工作状态的发挥。心理治疗师内奥米·沙拉盖指出,没有隔墙的“保护”这类人将不得不为自己划定“心里边界”来控制分心和干扰。而对周围环境不敏感的人在此类环境里会表现得更好。人们还未意识到这也是少数职场优势之一。

归根结底,同自己比较才是唯一有益的做法。我花了几天时间,终于不再为那位熟人的粉丝长队伤神。但期间我很努力地集中精力让自己不去介意,或者更重要的是不去比较。诺曼·文森特·皮尔1952年出过一本书,名为《积极思维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虽然此书的建议值得商榷,但也有先驱之举:肯定了今天人们说的“专注力”。皮尔在书中写道:“我建议一天至少两次脑子里什么都不想,如有必要可以多几次。清空大脑中的恐惧、怨恨、不安、追悔和愧疚。只要你有意识地努力放空大脑,情绪往往就会舒缓。”

皮尔认为,每个人每天都应该留出至少15分钟保持绝对平静。皮尔应对竞争的策略可能会让有些人觉得古怪。他建议养成为别人祈祷的习惯,而且要反复祈祷,毫无偏见。不论是街头擦肩而过的陌生人,还是透过火车车窗看到静立于庭院中的女士,都要祈祷。祝愿他们身体健康、生活富足,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这样,你可以专心的完成一些实实在在的工作,而不是被负能量所束缚。到了一定时候,你很可能不再那么关心别人的举动,因为你的成就已经足够令人嫉妒。

这位女士的书已经问世。现在,我希望她的书成为畅销书。因为一旦成真,我会想没准我对新书大卖亦有贡献呢,这种猜测同样毫无根据,但却绝非尖酸挖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