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气候变化:科学能否攻克政治未解决的难题?

发布日期:2018-11-05 08:00
摘要」巴特勒: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 过去20年,针对气候变化威胁的正统回应一直专注于达成一项全球减排协议。这种方法是完全合乎逻辑且合理的。气候变化是一项全球风险,因此各国都应该参与回应。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方法失败了。2015年的巴黎会议让各国齐聚一堂,并收集了来自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一系列松散的承诺。这些承诺总体而言是不充分的,而且随着政权的更迭,一些承诺已被遗忘,特别是在美国。很多国家正采取措施缓解气候变化,但这些措施不是答案。普遍碳税等潜在全球解决方案仍未列入议事日程。

已取得一些进展。可再生能源生产成本下滑(主要应该感谢中国企业),能源使用效率也在提高。但进展是缓慢的。其结果是,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估测,碳氢化合物仍提供80%的全球能源供应,到2040年,这个比例仍将达到大约74%。

与此同时,碳排放继续攀升。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最新估测,今年碳排放将再次增加。正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最新报告提醒我们的那样,时间紧迫,我们正越来越接近科学家们认为的关键时刻,即大气中的碳浓度可能会造成全球气候发生根本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方法。我们不能坐等集体理性出现,或者世界各国政府内部的怀疑派改变想法。

替代选择是什么?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这意味着找到全球公民用得上、而且价格可承受的能源来源,使他们能够摆脱对煤炭等碳密集型燃料的依赖;煤炭是碳排放问题的主要源头。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储存可再生电力的新技术将是一项巨大进步,让全世界都能获得可持续电力。能源使用效率的戏剧性提高也有望实现。如果我们留心的话,还可能会找到其他解决方案。

我们来不及等待达成全球协议实施这个B计划。一个“自愿联盟”将更加有效,并将避免等待行动最慢的国家所带来的拖延。如果这意味着某些国家只是搭便车的乘客,那又怎么样呢?更重要的是最终的结果,而不是谁为此买单,或者答案是来自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还是中国的清华大学。

这样的计划需要资金,而资金来源应该尽可能广泛,包括政府、基金会甚至愿意为获得回报而冒险的投资者。如果有人从找到答案的努力赚了钱,谁在乎呢?

几年前,一个科学家团队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发起《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阿波罗计划》(Global Apollo Programme to Combat Climate Change),这个概念基于这样的信念:科学可以为明确的挑战提供答案,就像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太空计划那样。该计划需要拓展到全球。它应该始于一种开放的战略,同时有人愿意资助有望提供实用答案的工作。

政治可能已失败,但理性还没有。如果一种方法没有奏效,合乎逻辑的方案是尝试另一种方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巴特勒: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 过去20年,针对气候变化威胁的正统回应一直专注于达成一项全球减排协议。这种方法是完全合乎逻辑且合理的。气候变化是一项全球风险,因此各国都应该参与回应。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方法失败了。2015年的巴黎会议让各国齐聚一堂,并收集了来自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一系列松散的承诺。这些承诺总体而言是不充分的,而且随着政权的更迭,一些承诺已被遗忘,特别是在美国。很多国家正采取措施缓解气候变化,但这些措施不是答案。普遍碳税等潜在全球解决方案仍未列入议事日程。

已取得一些进展。可再生能源生产成本下滑(主要应该感谢中国企业),能源使用效率也在提高。但进展是缓慢的。其结果是,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估测,碳氢化合物仍提供80%的全球能源供应,到2040年,这个比例仍将达到大约74%。

与此同时,碳排放继续攀升。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最新估测,今年碳排放将再次增加。正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最新报告提醒我们的那样,时间紧迫,我们正越来越接近科学家们认为的关键时刻,即大气中的碳浓度可能会造成全球气候发生根本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方法。我们不能坐等集体理性出现,或者世界各国政府内部的怀疑派改变想法。

替代选择是什么?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这意味着找到全球公民用得上、而且价格可承受的能源来源,使他们能够摆脱对煤炭等碳密集型燃料的依赖;煤炭是碳排放问题的主要源头。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储存可再生电力的新技术将是一项巨大进步,让全世界都能获得可持续电力。能源使用效率的戏剧性提高也有望实现。如果我们留心的话,还可能会找到其他解决方案。

我们来不及等待达成全球协议实施这个B计划。一个“自愿联盟”将更加有效,并将避免等待行动最慢的国家所带来的拖延。如果这意味着某些国家只是搭便车的乘客,那又怎么样呢?更重要的是最终的结果,而不是谁为此买单,或者答案是来自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还是中国的清华大学。

这样的计划需要资金,而资金来源应该尽可能广泛,包括政府、基金会甚至愿意为获得回报而冒险的投资者。如果有人从找到答案的努力赚了钱,谁在乎呢?

几年前,一个科学家团队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发起《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阿波罗计划》(Global Apollo Programme to Combat Climate Change),这个概念基于这样的信念:科学可以为明确的挑战提供答案,就像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太空计划那样。该计划需要拓展到全球。它应该始于一种开放的战略,同时有人愿意资助有望提供实用答案的工作。

政治可能已失败,但理性还没有。如果一种方法没有奏效,合乎逻辑的方案是尝试另一种方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巴特勒: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 过去20年,针对气候变化威胁的正统回应一直专注于达成一项全球减排协议。这种方法是完全合乎逻辑且合理的。气候变化是一项全球风险,因此各国都应该参与回应。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方法失败了。2015年的巴黎会议让各国齐聚一堂,并收集了来自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一系列松散的承诺。这些承诺总体而言是不充分的,而且随着政权的更迭,一些承诺已被遗忘,特别是在美国。很多国家正采取措施缓解气候变化,但这些措施不是答案。普遍碳税等潜在全球解决方案仍未列入议事日程。

已取得一些进展。可再生能源生产成本下滑(主要应该感谢中国企业),能源使用效率也在提高。但进展是缓慢的。其结果是,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估测,碳氢化合物仍提供80%的全球能源供应,到2040年,这个比例仍将达到大约74%。

与此同时,碳排放继续攀升。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最新估测,今年碳排放将再次增加。正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最新报告提醒我们的那样,时间紧迫,我们正越来越接近科学家们认为的关键时刻,即大气中的碳浓度可能会造成全球气候发生根本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方法。我们不能坐等集体理性出现,或者世界各国政府内部的怀疑派改变想法。

替代选择是什么?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这意味着找到全球公民用得上、而且价格可承受的能源来源,使他们能够摆脱对煤炭等碳密集型燃料的依赖;煤炭是碳排放问题的主要源头。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储存可再生电力的新技术将是一项巨大进步,让全世界都能获得可持续电力。能源使用效率的戏剧性提高也有望实现。如果我们留心的话,还可能会找到其他解决方案。

我们来不及等待达成全球协议实施这个B计划。一个“自愿联盟”将更加有效,并将避免等待行动最慢的国家所带来的拖延。如果这意味着某些国家只是搭便车的乘客,那又怎么样呢?更重要的是最终的结果,而不是谁为此买单,或者答案是来自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还是中国的清华大学。

这样的计划需要资金,而资金来源应该尽可能广泛,包括政府、基金会甚至愿意为获得回报而冒险的投资者。如果有人从找到答案的努力赚了钱,谁在乎呢?

几年前,一个科学家团队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发起《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阿波罗计划》(Global Apollo Programme to Combat Climate Change),这个概念基于这样的信念:科学可以为明确的挑战提供答案,就像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太空计划那样。该计划需要拓展到全球。它应该始于一种开放的战略,同时有人愿意资助有望提供实用答案的工作。

政治可能已失败,但理性还没有。如果一种方法没有奏效,合乎逻辑的方案是尝试另一种方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气候变化:科学能否攻克政治未解决的难题?

发布日期:2018-11-05 08:00
摘要」巴特勒: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 过去20年,针对气候变化威胁的正统回应一直专注于达成一项全球减排协议。这种方法是完全合乎逻辑且合理的。气候变化是一项全球风险,因此各国都应该参与回应。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方法失败了。2015年的巴黎会议让各国齐聚一堂,并收集了来自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一系列松散的承诺。这些承诺总体而言是不充分的,而且随着政权的更迭,一些承诺已被遗忘,特别是在美国。很多国家正采取措施缓解气候变化,但这些措施不是答案。普遍碳税等潜在全球解决方案仍未列入议事日程。

已取得一些进展。可再生能源生产成本下滑(主要应该感谢中国企业),能源使用效率也在提高。但进展是缓慢的。其结果是,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估测,碳氢化合物仍提供80%的全球能源供应,到2040年,这个比例仍将达到大约74%。

与此同时,碳排放继续攀升。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最新估测,今年碳排放将再次增加。正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最新报告提醒我们的那样,时间紧迫,我们正越来越接近科学家们认为的关键时刻,即大气中的碳浓度可能会造成全球气候发生根本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方法。我们不能坐等集体理性出现,或者世界各国政府内部的怀疑派改变想法。

替代选择是什么?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这意味着找到全球公民用得上、而且价格可承受的能源来源,使他们能够摆脱对煤炭等碳密集型燃料的依赖;煤炭是碳排放问题的主要源头。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储存可再生电力的新技术将是一项巨大进步,让全世界都能获得可持续电力。能源使用效率的戏剧性提高也有望实现。如果我们留心的话,还可能会找到其他解决方案。

我们来不及等待达成全球协议实施这个B计划。一个“自愿联盟”将更加有效,并将避免等待行动最慢的国家所带来的拖延。如果这意味着某些国家只是搭便车的乘客,那又怎么样呢?更重要的是最终的结果,而不是谁为此买单,或者答案是来自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还是中国的清华大学。

这样的计划需要资金,而资金来源应该尽可能广泛,包括政府、基金会甚至愿意为获得回报而冒险的投资者。如果有人从找到答案的努力赚了钱,谁在乎呢?

几年前,一个科学家团队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发起《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阿波罗计划》(Global Apollo Programme to Combat Climate Change),这个概念基于这样的信念:科学可以为明确的挑战提供答案,就像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太空计划那样。该计划需要拓展到全球。它应该始于一种开放的战略,同时有人愿意资助有望提供实用答案的工作。

政治可能已失败,但理性还没有。如果一种方法没有奏效,合乎逻辑的方案是尝试另一种方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巴特勒: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撰文 / 尼克•巴特勒

■ 过去20年,针对气候变化威胁的正统回应一直专注于达成一项全球减排协议。这种方法是完全合乎逻辑且合理的。气候变化是一项全球风险,因此各国都应该参与回应。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方法失败了。2015年的巴黎会议让各国齐聚一堂,并收集了来自世界上几乎所有国家的一系列松散的承诺。这些承诺总体而言是不充分的,而且随着政权的更迭,一些承诺已被遗忘,特别是在美国。很多国家正采取措施缓解气候变化,但这些措施不是答案。普遍碳税等潜在全球解决方案仍未列入议事日程。

已取得一些进展。可再生能源生产成本下滑(主要应该感谢中国企业),能源使用效率也在提高。但进展是缓慢的。其结果是,根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的估测,碳氢化合物仍提供80%的全球能源供应,到2040年,这个比例仍将达到大约74%。

与此同时,碳排放继续攀升。根据国际能源署的最新估测,今年碳排放将再次增加。正如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的最新报告提醒我们的那样,时间紧迫,我们正越来越接近科学家们认为的关键时刻,即大气中的碳浓度可能会造成全球气候发生根本变化。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一种不同的方法。我们不能坐等集体理性出现,或者世界各国政府内部的怀疑派改变想法。

替代选择是什么?限制碳排放的最佳希望在于把科学应用至能源市场。这意味着找到全球公民用得上、而且价格可承受的能源来源,使他们能够摆脱对煤炭等碳密集型燃料的依赖;煤炭是碳排放问题的主要源头。如果政治无法解决气候变化,或许科学和经济学能做得更好。

储存可再生电力的新技术将是一项巨大进步,让全世界都能获得可持续电力。能源使用效率的戏剧性提高也有望实现。如果我们留心的话,还可能会找到其他解决方案。

我们来不及等待达成全球协议实施这个B计划。一个“自愿联盟”将更加有效,并将避免等待行动最慢的国家所带来的拖延。如果这意味着某些国家只是搭便车的乘客,那又怎么样呢?更重要的是最终的结果,而不是谁为此买单,或者答案是来自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还是中国的清华大学。

这样的计划需要资金,而资金来源应该尽可能广泛,包括政府、基金会甚至愿意为获得回报而冒险的投资者。如果有人从找到答案的努力赚了钱,谁在乎呢?

几年前,一个科学家团队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发起《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阿波罗计划》(Global Apollo Programme to Combat Climate Change),这个概念基于这样的信念:科学可以为明确的挑战提供答案,就像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太空计划那样。该计划需要拓展到全球。它应该始于一种开放的战略,同时有人愿意资助有望提供实用答案的工作。

政治可能已失败,但理性还没有。如果一种方法没有奏效,合乎逻辑的方案是尝试另一种方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