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别推荐>>

         

                                                 
                                                 



「OR」商业新媒体

   跨 平 台 的 阅 读 首 选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

摘要」被称为“顽童”的时装设计师让-保罗•高提耶现在称自己为“老顽童”。对当下时装圈的现状,他略有不满。



撰文 / 哈丽雅特•阿格纽

■ 让-保罗•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一步一窜地走进了巴黎Ristorante National餐馆,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却十足英伦范儿:抱怨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说道,“太潮湿了,不是那种舒服的干热。”他身穿牛仔衬衫和迷彩夹克,装扮十分休闲。我在餐厅深处角落里那张他常坐的桌子旁等他——这家时髦的意大利餐厅位于巴黎国立工艺学院酒店(Hôtel National des Arts et Métiers)内。“您可很久没来了。”一位侍者说着,端来了我们点的饮料(听从高提耶的推荐,点了两杯detox排毒果汁)。“我知道。”这位设计师耸了耸肩,答道,“因为要工作,工作,工作。”

高提耶现年66岁,素有法国时尚界“顽童”之称,40年的职业生涯中不乏惊世骇俗之作。他惯以通过露营舞台效果和离奇的发明,颠覆传统的男性和女性概念。上世纪80年代,他就让男人穿上了短裙;10年后,为麦当娜(Madonna)设计的一款粉色绸缎圆锥形文胸,让他在国际上声名鹊起。

“我想,在那时‘顽童’这个称号还是充满了赞赏的。”他说,“这说明我的设计也许不合乎规范,而这对我不是坏事。我想表明女性也可以兼具强壮和女性气质。而男性也不全都像约翰•韦恩(John Wayne)那样。男性也可以诱人,也可以漂亮和冒傻气。”(高提耶1984年推出的首个男装系列就取名为“物体男性”(Man As Object)。)“透过衣服我看到了男权主义。男性掌握着权力。这让我震惊。”

显然,高提耶天生热衷于打破传统。虽然全球卫生当局都在严厉禁烟,但在高提耶今年7月的时装展上,香烟仍占据了中心位置。模特们端着烟斗、烟嘴和电子烟,佩戴着灵感来自香烟的珠宝,压轴出场的摇曳的欧根纱长裙引起了一团烟雾。


侍者端上来两个小瓶子,里面盛着鲜亮的果汁——一瓶绿色,一瓶橙色。随着海边度假季节的临近,我们决定有些自控力,拒绝了听上去就很美味的意面,各选了两道前餐。“为健康干杯!”他说。我们举起了蔬菜汁。

过去几年,商业方面的压力迫使高提耶放弃了部分设计系列。大约4年前,他和品牌主要股东、西班牙Puig集团宣布,由于“商业收缩”和“疯狂的新品推出步伐”,他将停止持续亏损的女装和男装成衣业务。这必然是一次打击,但高提耶仍每年推出两个高定系列,看起来并不痛苦。

“我拒绝去做无法让我全身心投入的事情。”他说,“一旦投入,我是真心充满热情。我一直努力不受约束。”

旗下还拥有Paco Rabanne和Carolina Herrera等品牌的Puig集团,更愿意重点投资高提耶的主要资产——香水业务。高制定制服装虽然可以集中体现创造力,但对许多设计工作室而言,香水能带来收益。高提耶也不例外,他1993年推出的Classique——香水瓶做成人体躯干形状——等香水产品为他的成衣设计提供了资金来源。那高提耶的高级定制服装业务赚钱吗?

“赚钱?”他回答,“不。这样说吧,我努力不亏钱。这算是一种广告。我也希望能继续设计适合穿的衣服,即使我终止了我的成衣业务,而高级定制服装也不是同样的客户群体。”2017年,Puig集团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9亿欧元,但它没有公布各个品牌的业务成绩。

侍者再次出现,高提耶点了生沙丁鱼,还有一份卡布里沙拉。我选择的是海鲷鱼、布拉塔奶酪、乌鱼子和金枪鱼塔塔。

高提耶可能是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但他表示,相比巴黎,他更喜欢伦敦。他喜欢英国人的那种自嘲式的幽默感,而“法国人完全没有”。他回忆起去过的尼斯湖、爱丁堡,以及南肯辛顿的红砖街道——他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方格布和苏格兰裙在他的作品里出现过多次,灵感就来自1954年的科幻电影《蓬岛仙舞》(Brigadoon)。影片里,吉恩•凯利(Gene Kelly)扮演了一位美国人,在打猎途中迷失在苏格兰树林中。“我喜欢经典格子。”高提耶说,“喜欢那些最出名和受欢迎的传统图案。这种图案太让人难忘了,一想到裸着穿苏格兰裙的感受……”

他轻声笑着,回忆起2000年那次让他得到了这个重要发现的苏格兰高地之行。他那时是去参加麦当娜与盖里奇(Guy Ritchie)的婚礼,而新郎穿着苏格兰裙。“我问他:‘你当真裙子底下什么都没穿吗?’而里奇回答:‘当然!’”高提耶模仿着里奇掀起裙子的样子。“啧啧。”

这是自由的感觉,我说。“没错。”他说,“微风拂过。就好像……就像不穿泳衣游泳这种美妙的自由感受。我猜女人让胸漂浮在水中是非常……彻底放松。”我真诚地点点头。“蛋蛋也一样。完美。自由万岁!”

高提耶在法语和英语之间来回切换,言语间夹杂了各种手势,不停插入“voilà”和“exactement”。一时间,他还请出主厨交谈,盛赞他们厨师帽的耸立方式。

就像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对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夏洛特•甘斯布(Charlotte Gainsbourg)之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那样,高提耶的缪斯女神是……他的泰迪熊。虽说是麦当娜将锥形文胸推到了聚光灯下,但娜娜(Nana)无疑是这个设计、以及高提耶其他许多早期设计的第一个模特。“是我的泰迪熊,她也是第一个变性泰迪熊。”他说,“我记得那是我6岁,我想要一个娃娃,但我父母不希望我玩娃娃。所以外科医生高提耶给我的泰迪熊做了个小手术。报纸上有广告兜售尖头小文胸,我就剪纸,用别针做了一个。我想要个娃娃……所以就做了个小熊娃娃。”

前餐上来了。高提耶对装饰沙丁鱼的野花赞不绝口。“快看,花,太美丽了。谢谢你,太漂亮了。”我的菜也同样喜庆,海鲷鱼上撒着石榴籽,粘稠的布拉塔奶酪与一条条厚厚的盐腌乌鱼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读书时,对足球不感兴趣的高提耶始终无法真正融入其他男孩,直到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才让他吸引了同学的注意。他的祖母让他在电视上看了一场富丽秀(Folies-Bergère)歌舞表演,一群身上装点着施华洛世奇水晶、鸵鸟羽毛和渔网紧身衣的女孩子进行炫目华丽的演出。“我想,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啊?”第二天到学校,他把他的所见画了下来。老师“怒不可遏”,他回忆道。她把这张素描别在高提耶的背上,让他去各个班级巡游来羞辱他。但同学们都惊叹于他的画,被深深地迷住了。“从那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画画获得认可——即使我不是足球踢得很好的优秀男孩典范。”

高提耶开始大量画素描,通过1945年的影片《装饰》(Falbalas),他明白了时装秀是什么。他把自己的素描作品寄给了许多设计师,由此被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发现,并在他18岁生日那天,聘请他成为工作室助手。

侍者来清理盘子,旋即端上来第二道前餐。高提耶又一次惊叹他点的沙拉的配色(三种不同的番茄),又把同样的赞叹献给了我点的装饰着圣女果和牛油果的金枪鱼塔塔。“哎呀呀,太美了。”

皮尔•卡丹这一代诞生了众多富有传奇色彩的设计工作室,均突出了对设计师的个人崇拜——最能体现这一现象的可能要算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他们这三个名字都是高提耶在少年时代的崇拜对象,他也试图以相同的模式打造品牌——自己的名字和品牌互为代名词。

高提耶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时尚界的现状。“一切都太满了。太多人,太多衣服。看看迪奥和香奈儿这些大品牌,人们都再也不买衣服了,因为那些买得起昂贵衣服的人现在都能免费得到,或签合约代言。你能想象吗?我觉得这就是耻辱。”

经过皮尔•卡丹的学徒培训后,高提耶曾先后为法国设计师雅克•艾特若(Jacques Esterel)和让•巴杜(Jean Patou)工作。1996年,他接到了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LVMH Group)总裁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电话。一开始,他满怀希望——该集团首席设计师刚刚从迪奥离职,高提耶以为这通电话是让他接手。实际上,阿诺特的计划是将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从纪梵希(Givenchy)挪到迪奥,然后让高提耶接手纪梵希。高提耶回忆道:“当阿诺特告诉我是接手纪梵希时,我有些失望……我说了,如果我要为谁服务,那一定是一个我真心钦佩的名字。”在他看来,相对于他的品味,纪梵希有些过于精致和小资。“于是我拒绝了这份工作。”他回忆道。

1997年,高提耶决定不要任何大集团的支持,推出了自己的首个高定系列。“没有资金起步非常管用,因为会让你更有想象力。”他说,“一旦成功了,你会感觉更强大,因为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赤手空拳应对。而我认为创造力是最重要的。”

高提耶的高定作品吸引了法国奢侈品集团爱马仕(Hermès)的关注,后者1999年买入他公司的少数股份(2011年卖给了Puig集团),并于2003年聘请他出任创意总监。尽管高提耶与众不同的风格令他如鱼得水,但评论人士表示,他无法成长为能带动整个设计师团队的艺术总监(就像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那样)这一点,限制了他的发展潜力。

高提耶成年后的生活似乎被分成了两半:与已故男友、商业合作伙伴弗朗西斯•默尼热(Francis Menuge)在一起的日子,和没有他的日子。二人相识于1975年,当时高提耶23岁,在一起直到1990年默尼热去世。正是默尼热鼓励高提耶在1976年推出自己的首个成衣系列。“我知道如果我没遇见他,我不会这样起步——赤手空拳,单打独斗。”他说,“他对我有绝对信心,我对他也绝对有信心。这样很美好,因为我感觉更强大。”

众所周知,圣•洛朗的创造才华就曾得到了男友、商业合作伙伴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的商业头脑的支持。我问,如果默尼热没有早逝,高提耶在商业上是不是会更加成功。“他想打造一个帝国,但我完全不在乎。”高提耶说,“我压根没有想过,坦白地说。”

我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追问他,侍者回来了,端上了甜点菜单,忧郁的怀念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甜点、甜点!”高提耶喊道,就像一个兴奋的孩子。

他坦诚自己嗜好甜食。这一点,就像他生命中其他许多重要的事情一样,都来自他的祖母。“她总是想取悦我,所以会做许多甜点,我很喜欢。每餐都必须以甜品结束,这是至高的奖励。对我来说,这比吸烟还美好。我不喜欢男孩必须会抽烟的事实。这就像,我,不,我不是必须吸烟。我喜欢蛋糕。一点小叛逆。”他顽皮地笑着。

我们商量好分享甜点——他选择了特别推荐里的杏仁果馅饼,我则无法抗拒经典提拉米苏的美味。

目前,高提耶正在排练他自编自导的自传歌舞剧《Fashion Freak Show》,将于10月份在巴黎剧院富丽秀上映。这部剧轻松欢快,展现了高提耶的一生,并向那些给过他灵感的人致敬——电影方面有佩德罗•阿尔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吕克•贝松(Luc Besson),音乐方面有麦当娜、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和玛莲•法莫(Mylène Farmer),舞蹈方面有雷吉娜•肖皮诺(Régine Chopinot)和安杰林•普雷祖卡 (Angelin Preljocaj)。

当然,演出会有一章留给伦敦。曾和他共同出演90年代经典电视剧《欧洲败类》(Eurotrash)的安东尼•德科内((Antoine de Caunes)“将饰演英国女王,但,嘘,别说这个,会很有趣的”。这部剧还会探讨整形手术和虚幻的社交媒体等话题——并为大量新服装提供了设计灵感。

高提耶将他的杏仁果馅饼一分为二,把一堆碎末拨到我的盘子里。“天啊,我彻底毁了它,真太糟糕了。”他说。我就灵巧多了,将提拉米苏分了一块给他。

我们边吃边谈,话题转向了政治,例如英国脱欧(他评价“太不幸了”)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高提耶对马克龙评价如何?他再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反建制立场。他说:“马克龙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就是娶了一位年长的太太”——年长25岁的前戏剧课老师布丽吉特(Brigitte)。“我爱这一点,因为20年前这种事情还完全不可能。而她很聪明,人们都爱她。”他接着开始赞美马克龙的活力和远见,认为这会给法国“带来希望”。

高提耶对甜食的热爱名副其实:他干掉了剩下的提拉米苏,而我实在吃不下我的那份杏仁果馅饼了。再迅速喝一杯咖啡,他就必须动身去机场了。我问他,80年代以来他身上一直贴着的顽童标签是不是仍然适用。“现在吗?”高提耶问。“我现在是‘老顽童’。”他笑着答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与让-保罗•高提耶共进午餐

发布日期:2018-11-02 07:28
摘要」被称为“顽童”的时装设计师让-保罗•高提耶现在称自己为“老顽童”。对当下时装圈的现状,他略有不满。



撰文 / 哈丽雅特•阿格纽

■ 让-保罗•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一步一窜地走进了巴黎Ristorante National餐馆,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却十足英伦范儿:抱怨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说道,“太潮湿了,不是那种舒服的干热。”他身穿牛仔衬衫和迷彩夹克,装扮十分休闲。我在餐厅深处角落里那张他常坐的桌子旁等他——这家时髦的意大利餐厅位于巴黎国立工艺学院酒店(Hôtel National des Arts et Métiers)内。“您可很久没来了。”一位侍者说着,端来了我们点的饮料(听从高提耶的推荐,点了两杯detox排毒果汁)。“我知道。”这位设计师耸了耸肩,答道,“因为要工作,工作,工作。”

高提耶现年66岁,素有法国时尚界“顽童”之称,40年的职业生涯中不乏惊世骇俗之作。他惯以通过露营舞台效果和离奇的发明,颠覆传统的男性和女性概念。上世纪80年代,他就让男人穿上了短裙;10年后,为麦当娜(Madonna)设计的一款粉色绸缎圆锥形文胸,让他在国际上声名鹊起。

“我想,在那时‘顽童’这个称号还是充满了赞赏的。”他说,“这说明我的设计也许不合乎规范,而这对我不是坏事。我想表明女性也可以兼具强壮和女性气质。而男性也不全都像约翰•韦恩(John Wayne)那样。男性也可以诱人,也可以漂亮和冒傻气。”(高提耶1984年推出的首个男装系列就取名为“物体男性”(Man As Object)。)“透过衣服我看到了男权主义。男性掌握着权力。这让我震惊。”

显然,高提耶天生热衷于打破传统。虽然全球卫生当局都在严厉禁烟,但在高提耶今年7月的时装展上,香烟仍占据了中心位置。模特们端着烟斗、烟嘴和电子烟,佩戴着灵感来自香烟的珠宝,压轴出场的摇曳的欧根纱长裙引起了一团烟雾。


侍者端上来两个小瓶子,里面盛着鲜亮的果汁——一瓶绿色,一瓶橙色。随着海边度假季节的临近,我们决定有些自控力,拒绝了听上去就很美味的意面,各选了两道前餐。“为健康干杯!”他说。我们举起了蔬菜汁。

过去几年,商业方面的压力迫使高提耶放弃了部分设计系列。大约4年前,他和品牌主要股东、西班牙Puig集团宣布,由于“商业收缩”和“疯狂的新品推出步伐”,他将停止持续亏损的女装和男装成衣业务。这必然是一次打击,但高提耶仍每年推出两个高定系列,看起来并不痛苦。

“我拒绝去做无法让我全身心投入的事情。”他说,“一旦投入,我是真心充满热情。我一直努力不受约束。”

旗下还拥有Paco Rabanne和Carolina Herrera等品牌的Puig集团,更愿意重点投资高提耶的主要资产——香水业务。高制定制服装虽然可以集中体现创造力,但对许多设计工作室而言,香水能带来收益。高提耶也不例外,他1993年推出的Classique——香水瓶做成人体躯干形状——等香水产品为他的成衣设计提供了资金来源。那高提耶的高级定制服装业务赚钱吗?

“赚钱?”他回答,“不。这样说吧,我努力不亏钱。这算是一种广告。我也希望能继续设计适合穿的衣服,即使我终止了我的成衣业务,而高级定制服装也不是同样的客户群体。”2017年,Puig集团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9亿欧元,但它没有公布各个品牌的业务成绩。

侍者再次出现,高提耶点了生沙丁鱼,还有一份卡布里沙拉。我选择的是海鲷鱼、布拉塔奶酪、乌鱼子和金枪鱼塔塔。

高提耶可能是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但他表示,相比巴黎,他更喜欢伦敦。他喜欢英国人的那种自嘲式的幽默感,而“法国人完全没有”。他回忆起去过的尼斯湖、爱丁堡,以及南肯辛顿的红砖街道——他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方格布和苏格兰裙在他的作品里出现过多次,灵感就来自1954年的科幻电影《蓬岛仙舞》(Brigadoon)。影片里,吉恩•凯利(Gene Kelly)扮演了一位美国人,在打猎途中迷失在苏格兰树林中。“我喜欢经典格子。”高提耶说,“喜欢那些最出名和受欢迎的传统图案。这种图案太让人难忘了,一想到裸着穿苏格兰裙的感受……”

他轻声笑着,回忆起2000年那次让他得到了这个重要发现的苏格兰高地之行。他那时是去参加麦当娜与盖里奇(Guy Ritchie)的婚礼,而新郎穿着苏格兰裙。“我问他:‘你当真裙子底下什么都没穿吗?’而里奇回答:‘当然!’”高提耶模仿着里奇掀起裙子的样子。“啧啧。”

这是自由的感觉,我说。“没错。”他说,“微风拂过。就好像……就像不穿泳衣游泳这种美妙的自由感受。我猜女人让胸漂浮在水中是非常……彻底放松。”我真诚地点点头。“蛋蛋也一样。完美。自由万岁!”

高提耶在法语和英语之间来回切换,言语间夹杂了各种手势,不停插入“voilà”和“exactement”。一时间,他还请出主厨交谈,盛赞他们厨师帽的耸立方式。

就像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对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夏洛特•甘斯布(Charlotte Gainsbourg)之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那样,高提耶的缪斯女神是……他的泰迪熊。虽说是麦当娜将锥形文胸推到了聚光灯下,但娜娜(Nana)无疑是这个设计、以及高提耶其他许多早期设计的第一个模特。“是我的泰迪熊,她也是第一个变性泰迪熊。”他说,“我记得那是我6岁,我想要一个娃娃,但我父母不希望我玩娃娃。所以外科医生高提耶给我的泰迪熊做了个小手术。报纸上有广告兜售尖头小文胸,我就剪纸,用别针做了一个。我想要个娃娃……所以就做了个小熊娃娃。”

前餐上来了。高提耶对装饰沙丁鱼的野花赞不绝口。“快看,花,太美丽了。谢谢你,太漂亮了。”我的菜也同样喜庆,海鲷鱼上撒着石榴籽,粘稠的布拉塔奶酪与一条条厚厚的盐腌乌鱼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读书时,对足球不感兴趣的高提耶始终无法真正融入其他男孩,直到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才让他吸引了同学的注意。他的祖母让他在电视上看了一场富丽秀(Folies-Bergère)歌舞表演,一群身上装点着施华洛世奇水晶、鸵鸟羽毛和渔网紧身衣的女孩子进行炫目华丽的演出。“我想,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啊?”第二天到学校,他把他的所见画了下来。老师“怒不可遏”,他回忆道。她把这张素描别在高提耶的背上,让他去各个班级巡游来羞辱他。但同学们都惊叹于他的画,被深深地迷住了。“从那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画画获得认可——即使我不是足球踢得很好的优秀男孩典范。”

高提耶开始大量画素描,通过1945年的影片《装饰》(Falbalas),他明白了时装秀是什么。他把自己的素描作品寄给了许多设计师,由此被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发现,并在他18岁生日那天,聘请他成为工作室助手。

侍者来清理盘子,旋即端上来第二道前餐。高提耶又一次惊叹他点的沙拉的配色(三种不同的番茄),又把同样的赞叹献给了我点的装饰着圣女果和牛油果的金枪鱼塔塔。“哎呀呀,太美了。”

皮尔•卡丹这一代诞生了众多富有传奇色彩的设计工作室,均突出了对设计师的个人崇拜——最能体现这一现象的可能要算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他们这三个名字都是高提耶在少年时代的崇拜对象,他也试图以相同的模式打造品牌——自己的名字和品牌互为代名词。

高提耶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时尚界的现状。“一切都太满了。太多人,太多衣服。看看迪奥和香奈儿这些大品牌,人们都再也不买衣服了,因为那些买得起昂贵衣服的人现在都能免费得到,或签合约代言。你能想象吗?我觉得这就是耻辱。”

经过皮尔•卡丹的学徒培训后,高提耶曾先后为法国设计师雅克•艾特若(Jacques Esterel)和让•巴杜(Jean Patou)工作。1996年,他接到了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LVMH Group)总裁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电话。一开始,他满怀希望——该集团首席设计师刚刚从迪奥离职,高提耶以为这通电话是让他接手。实际上,阿诺特的计划是将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从纪梵希(Givenchy)挪到迪奥,然后让高提耶接手纪梵希。高提耶回忆道:“当阿诺特告诉我是接手纪梵希时,我有些失望……我说了,如果我要为谁服务,那一定是一个我真心钦佩的名字。”在他看来,相对于他的品味,纪梵希有些过于精致和小资。“于是我拒绝了这份工作。”他回忆道。

1997年,高提耶决定不要任何大集团的支持,推出了自己的首个高定系列。“没有资金起步非常管用,因为会让你更有想象力。”他说,“一旦成功了,你会感觉更强大,因为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赤手空拳应对。而我认为创造力是最重要的。”

高提耶的高定作品吸引了法国奢侈品集团爱马仕(Hermès)的关注,后者1999年买入他公司的少数股份(2011年卖给了Puig集团),并于2003年聘请他出任创意总监。尽管高提耶与众不同的风格令他如鱼得水,但评论人士表示,他无法成长为能带动整个设计师团队的艺术总监(就像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那样)这一点,限制了他的发展潜力。

高提耶成年后的生活似乎被分成了两半:与已故男友、商业合作伙伴弗朗西斯•默尼热(Francis Menuge)在一起的日子,和没有他的日子。二人相识于1975年,当时高提耶23岁,在一起直到1990年默尼热去世。正是默尼热鼓励高提耶在1976年推出自己的首个成衣系列。“我知道如果我没遇见他,我不会这样起步——赤手空拳,单打独斗。”他说,“他对我有绝对信心,我对他也绝对有信心。这样很美好,因为我感觉更强大。”

众所周知,圣•洛朗的创造才华就曾得到了男友、商业合作伙伴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的商业头脑的支持。我问,如果默尼热没有早逝,高提耶在商业上是不是会更加成功。“他想打造一个帝国,但我完全不在乎。”高提耶说,“我压根没有想过,坦白地说。”

我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追问他,侍者回来了,端上了甜点菜单,忧郁的怀念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甜点、甜点!”高提耶喊道,就像一个兴奋的孩子。

他坦诚自己嗜好甜食。这一点,就像他生命中其他许多重要的事情一样,都来自他的祖母。“她总是想取悦我,所以会做许多甜点,我很喜欢。每餐都必须以甜品结束,这是至高的奖励。对我来说,这比吸烟还美好。我不喜欢男孩必须会抽烟的事实。这就像,我,不,我不是必须吸烟。我喜欢蛋糕。一点小叛逆。”他顽皮地笑着。

我们商量好分享甜点——他选择了特别推荐里的杏仁果馅饼,我则无法抗拒经典提拉米苏的美味。

目前,高提耶正在排练他自编自导的自传歌舞剧《Fashion Freak Show》,将于10月份在巴黎剧院富丽秀上映。这部剧轻松欢快,展现了高提耶的一生,并向那些给过他灵感的人致敬——电影方面有佩德罗•阿尔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吕克•贝松(Luc Besson),音乐方面有麦当娜、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和玛莲•法莫(Mylène Farmer),舞蹈方面有雷吉娜•肖皮诺(Régine Chopinot)和安杰林•普雷祖卡 (Angelin Preljocaj)。

当然,演出会有一章留给伦敦。曾和他共同出演90年代经典电视剧《欧洲败类》(Eurotrash)的安东尼•德科内((Antoine de Caunes)“将饰演英国女王,但,嘘,别说这个,会很有趣的”。这部剧还会探讨整形手术和虚幻的社交媒体等话题——并为大量新服装提供了设计灵感。

高提耶将他的杏仁果馅饼一分为二,把一堆碎末拨到我的盘子里。“天啊,我彻底毁了它,真太糟糕了。”他说。我就灵巧多了,将提拉米苏分了一块给他。

我们边吃边谈,话题转向了政治,例如英国脱欧(他评价“太不幸了”)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高提耶对马克龙评价如何?他再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反建制立场。他说:“马克龙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就是娶了一位年长的太太”——年长25岁的前戏剧课老师布丽吉特(Brigitte)。“我爱这一点,因为20年前这种事情还完全不可能。而她很聪明,人们都爱她。”他接着开始赞美马克龙的活力和远见,认为这会给法国“带来希望”。

高提耶对甜食的热爱名副其实:他干掉了剩下的提拉米苏,而我实在吃不下我的那份杏仁果馅饼了。再迅速喝一杯咖啡,他就必须动身去机场了。我问他,80年代以来他身上一直贴着的顽童标签是不是仍然适用。“现在吗?”高提耶问。“我现在是‘老顽童’。”他笑着答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被称为“顽童”的时装设计师让-保罗•高提耶现在称自己为“老顽童”。对当下时装圈的现状,他略有不满。



撰文 / 哈丽雅特•阿格纽

■ 让-保罗•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一步一窜地走进了巴黎Ristorante National餐馆,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却十足英伦范儿:抱怨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说道,“太潮湿了,不是那种舒服的干热。”他身穿牛仔衬衫和迷彩夹克,装扮十分休闲。我在餐厅深处角落里那张他常坐的桌子旁等他——这家时髦的意大利餐厅位于巴黎国立工艺学院酒店(Hôtel National des Arts et Métiers)内。“您可很久没来了。”一位侍者说着,端来了我们点的饮料(听从高提耶的推荐,点了两杯detox排毒果汁)。“我知道。”这位设计师耸了耸肩,答道,“因为要工作,工作,工作。”

高提耶现年66岁,素有法国时尚界“顽童”之称,40年的职业生涯中不乏惊世骇俗之作。他惯以通过露营舞台效果和离奇的发明,颠覆传统的男性和女性概念。上世纪80年代,他就让男人穿上了短裙;10年后,为麦当娜(Madonna)设计的一款粉色绸缎圆锥形文胸,让他在国际上声名鹊起。

“我想,在那时‘顽童’这个称号还是充满了赞赏的。”他说,“这说明我的设计也许不合乎规范,而这对我不是坏事。我想表明女性也可以兼具强壮和女性气质。而男性也不全都像约翰•韦恩(John Wayne)那样。男性也可以诱人,也可以漂亮和冒傻气。”(高提耶1984年推出的首个男装系列就取名为“物体男性”(Man As Object)。)“透过衣服我看到了男权主义。男性掌握着权力。这让我震惊。”

显然,高提耶天生热衷于打破传统。虽然全球卫生当局都在严厉禁烟,但在高提耶今年7月的时装展上,香烟仍占据了中心位置。模特们端着烟斗、烟嘴和电子烟,佩戴着灵感来自香烟的珠宝,压轴出场的摇曳的欧根纱长裙引起了一团烟雾。


侍者端上来两个小瓶子,里面盛着鲜亮的果汁——一瓶绿色,一瓶橙色。随着海边度假季节的临近,我们决定有些自控力,拒绝了听上去就很美味的意面,各选了两道前餐。“为健康干杯!”他说。我们举起了蔬菜汁。

过去几年,商业方面的压力迫使高提耶放弃了部分设计系列。大约4年前,他和品牌主要股东、西班牙Puig集团宣布,由于“商业收缩”和“疯狂的新品推出步伐”,他将停止持续亏损的女装和男装成衣业务。这必然是一次打击,但高提耶仍每年推出两个高定系列,看起来并不痛苦。

“我拒绝去做无法让我全身心投入的事情。”他说,“一旦投入,我是真心充满热情。我一直努力不受约束。”

旗下还拥有Paco Rabanne和Carolina Herrera等品牌的Puig集团,更愿意重点投资高提耶的主要资产——香水业务。高制定制服装虽然可以集中体现创造力,但对许多设计工作室而言,香水能带来收益。高提耶也不例外,他1993年推出的Classique——香水瓶做成人体躯干形状——等香水产品为他的成衣设计提供了资金来源。那高提耶的高级定制服装业务赚钱吗?

“赚钱?”他回答,“不。这样说吧,我努力不亏钱。这算是一种广告。我也希望能继续设计适合穿的衣服,即使我终止了我的成衣业务,而高级定制服装也不是同样的客户群体。”2017年,Puig集团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9亿欧元,但它没有公布各个品牌的业务成绩。

侍者再次出现,高提耶点了生沙丁鱼,还有一份卡布里沙拉。我选择的是海鲷鱼、布拉塔奶酪、乌鱼子和金枪鱼塔塔。

高提耶可能是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但他表示,相比巴黎,他更喜欢伦敦。他喜欢英国人的那种自嘲式的幽默感,而“法国人完全没有”。他回忆起去过的尼斯湖、爱丁堡,以及南肯辛顿的红砖街道——他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方格布和苏格兰裙在他的作品里出现过多次,灵感就来自1954年的科幻电影《蓬岛仙舞》(Brigadoon)。影片里,吉恩•凯利(Gene Kelly)扮演了一位美国人,在打猎途中迷失在苏格兰树林中。“我喜欢经典格子。”高提耶说,“喜欢那些最出名和受欢迎的传统图案。这种图案太让人难忘了,一想到裸着穿苏格兰裙的感受……”

他轻声笑着,回忆起2000年那次让他得到了这个重要发现的苏格兰高地之行。他那时是去参加麦当娜与盖里奇(Guy Ritchie)的婚礼,而新郎穿着苏格兰裙。“我问他:‘你当真裙子底下什么都没穿吗?’而里奇回答:‘当然!’”高提耶模仿着里奇掀起裙子的样子。“啧啧。”

这是自由的感觉,我说。“没错。”他说,“微风拂过。就好像……就像不穿泳衣游泳这种美妙的自由感受。我猜女人让胸漂浮在水中是非常……彻底放松。”我真诚地点点头。“蛋蛋也一样。完美。自由万岁!”

高提耶在法语和英语之间来回切换,言语间夹杂了各种手势,不停插入“voilà”和“exactement”。一时间,他还请出主厨交谈,盛赞他们厨师帽的耸立方式。

就像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对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夏洛特•甘斯布(Charlotte Gainsbourg)之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那样,高提耶的缪斯女神是……他的泰迪熊。虽说是麦当娜将锥形文胸推到了聚光灯下,但娜娜(Nana)无疑是这个设计、以及高提耶其他许多早期设计的第一个模特。“是我的泰迪熊,她也是第一个变性泰迪熊。”他说,“我记得那是我6岁,我想要一个娃娃,但我父母不希望我玩娃娃。所以外科医生高提耶给我的泰迪熊做了个小手术。报纸上有广告兜售尖头小文胸,我就剪纸,用别针做了一个。我想要个娃娃……所以就做了个小熊娃娃。”

前餐上来了。高提耶对装饰沙丁鱼的野花赞不绝口。“快看,花,太美丽了。谢谢你,太漂亮了。”我的菜也同样喜庆,海鲷鱼上撒着石榴籽,粘稠的布拉塔奶酪与一条条厚厚的盐腌乌鱼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读书时,对足球不感兴趣的高提耶始终无法真正融入其他男孩,直到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才让他吸引了同学的注意。他的祖母让他在电视上看了一场富丽秀(Folies-Bergère)歌舞表演,一群身上装点着施华洛世奇水晶、鸵鸟羽毛和渔网紧身衣的女孩子进行炫目华丽的演出。“我想,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啊?”第二天到学校,他把他的所见画了下来。老师“怒不可遏”,他回忆道。她把这张素描别在高提耶的背上,让他去各个班级巡游来羞辱他。但同学们都惊叹于他的画,被深深地迷住了。“从那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画画获得认可——即使我不是足球踢得很好的优秀男孩典范。”

高提耶开始大量画素描,通过1945年的影片《装饰》(Falbalas),他明白了时装秀是什么。他把自己的素描作品寄给了许多设计师,由此被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发现,并在他18岁生日那天,聘请他成为工作室助手。

侍者来清理盘子,旋即端上来第二道前餐。高提耶又一次惊叹他点的沙拉的配色(三种不同的番茄),又把同样的赞叹献给了我点的装饰着圣女果和牛油果的金枪鱼塔塔。“哎呀呀,太美了。”

皮尔•卡丹这一代诞生了众多富有传奇色彩的设计工作室,均突出了对设计师的个人崇拜——最能体现这一现象的可能要算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他们这三个名字都是高提耶在少年时代的崇拜对象,他也试图以相同的模式打造品牌——自己的名字和品牌互为代名词。

高提耶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时尚界的现状。“一切都太满了。太多人,太多衣服。看看迪奥和香奈儿这些大品牌,人们都再也不买衣服了,因为那些买得起昂贵衣服的人现在都能免费得到,或签合约代言。你能想象吗?我觉得这就是耻辱。”

经过皮尔•卡丹的学徒培训后,高提耶曾先后为法国设计师雅克•艾特若(Jacques Esterel)和让•巴杜(Jean Patou)工作。1996年,他接到了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LVMH Group)总裁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电话。一开始,他满怀希望——该集团首席设计师刚刚从迪奥离职,高提耶以为这通电话是让他接手。实际上,阿诺特的计划是将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从纪梵希(Givenchy)挪到迪奥,然后让高提耶接手纪梵希。高提耶回忆道:“当阿诺特告诉我是接手纪梵希时,我有些失望……我说了,如果我要为谁服务,那一定是一个我真心钦佩的名字。”在他看来,相对于他的品味,纪梵希有些过于精致和小资。“于是我拒绝了这份工作。”他回忆道。

1997年,高提耶决定不要任何大集团的支持,推出了自己的首个高定系列。“没有资金起步非常管用,因为会让你更有想象力。”他说,“一旦成功了,你会感觉更强大,因为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赤手空拳应对。而我认为创造力是最重要的。”

高提耶的高定作品吸引了法国奢侈品集团爱马仕(Hermès)的关注,后者1999年买入他公司的少数股份(2011年卖给了Puig集团),并于2003年聘请他出任创意总监。尽管高提耶与众不同的风格令他如鱼得水,但评论人士表示,他无法成长为能带动整个设计师团队的艺术总监(就像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那样)这一点,限制了他的发展潜力。

高提耶成年后的生活似乎被分成了两半:与已故男友、商业合作伙伴弗朗西斯•默尼热(Francis Menuge)在一起的日子,和没有他的日子。二人相识于1975年,当时高提耶23岁,在一起直到1990年默尼热去世。正是默尼热鼓励高提耶在1976年推出自己的首个成衣系列。“我知道如果我没遇见他,我不会这样起步——赤手空拳,单打独斗。”他说,“他对我有绝对信心,我对他也绝对有信心。这样很美好,因为我感觉更强大。”

众所周知,圣•洛朗的创造才华就曾得到了男友、商业合作伙伴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的商业头脑的支持。我问,如果默尼热没有早逝,高提耶在商业上是不是会更加成功。“他想打造一个帝国,但我完全不在乎。”高提耶说,“我压根没有想过,坦白地说。”

我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追问他,侍者回来了,端上了甜点菜单,忧郁的怀念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甜点、甜点!”高提耶喊道,就像一个兴奋的孩子。

他坦诚自己嗜好甜食。这一点,就像他生命中其他许多重要的事情一样,都来自他的祖母。“她总是想取悦我,所以会做许多甜点,我很喜欢。每餐都必须以甜品结束,这是至高的奖励。对我来说,这比吸烟还美好。我不喜欢男孩必须会抽烟的事实。这就像,我,不,我不是必须吸烟。我喜欢蛋糕。一点小叛逆。”他顽皮地笑着。

我们商量好分享甜点——他选择了特别推荐里的杏仁果馅饼,我则无法抗拒经典提拉米苏的美味。

目前,高提耶正在排练他自编自导的自传歌舞剧《Fashion Freak Show》,将于10月份在巴黎剧院富丽秀上映。这部剧轻松欢快,展现了高提耶的一生,并向那些给过他灵感的人致敬——电影方面有佩德罗•阿尔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吕克•贝松(Luc Besson),音乐方面有麦当娜、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和玛莲•法莫(Mylène Farmer),舞蹈方面有雷吉娜•肖皮诺(Régine Chopinot)和安杰林•普雷祖卡 (Angelin Preljocaj)。

当然,演出会有一章留给伦敦。曾和他共同出演90年代经典电视剧《欧洲败类》(Eurotrash)的安东尼•德科内((Antoine de Caunes)“将饰演英国女王,但,嘘,别说这个,会很有趣的”。这部剧还会探讨整形手术和虚幻的社交媒体等话题——并为大量新服装提供了设计灵感。

高提耶将他的杏仁果馅饼一分为二,把一堆碎末拨到我的盘子里。“天啊,我彻底毁了它,真太糟糕了。”他说。我就灵巧多了,将提拉米苏分了一块给他。

我们边吃边谈,话题转向了政治,例如英国脱欧(他评价“太不幸了”)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高提耶对马克龙评价如何?他再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反建制立场。他说:“马克龙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就是娶了一位年长的太太”——年长25岁的前戏剧课老师布丽吉特(Brigitte)。“我爱这一点,因为20年前这种事情还完全不可能。而她很聪明,人们都爱她。”他接着开始赞美马克龙的活力和远见,认为这会给法国“带来希望”。

高提耶对甜食的热爱名副其实:他干掉了剩下的提拉米苏,而我实在吃不下我的那份杏仁果馅饼了。再迅速喝一杯咖啡,他就必须动身去机场了。我问他,80年代以来他身上一直贴着的顽童标签是不是仍然适用。“现在吗?”高提耶问。“我现在是‘老顽童’。”他笑着答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被称为“顽童”的时装设计师让-保罗•高提耶现在称自己为“老顽童”。对当下时装圈的现状,他略有不满。



撰文 / 哈丽雅特•阿格纽

■ 让-保罗•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一步一窜地走进了巴黎Ristorante National餐馆,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却十足英伦范儿:抱怨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说道,“太潮湿了,不是那种舒服的干热。”他身穿牛仔衬衫和迷彩夹克,装扮十分休闲。我在餐厅深处角落里那张他常坐的桌子旁等他——这家时髦的意大利餐厅位于巴黎国立工艺学院酒店(Hôtel National des Arts et Métiers)内。“您可很久没来了。”一位侍者说着,端来了我们点的饮料(听从高提耶的推荐,点了两杯detox排毒果汁)。“我知道。”这位设计师耸了耸肩,答道,“因为要工作,工作,工作。”

高提耶现年66岁,素有法国时尚界“顽童”之称,40年的职业生涯中不乏惊世骇俗之作。他惯以通过露营舞台效果和离奇的发明,颠覆传统的男性和女性概念。上世纪80年代,他就让男人穿上了短裙;10年后,为麦当娜(Madonna)设计的一款粉色绸缎圆锥形文胸,让他在国际上声名鹊起。

“我想,在那时‘顽童’这个称号还是充满了赞赏的。”他说,“这说明我的设计也许不合乎规范,而这对我不是坏事。我想表明女性也可以兼具强壮和女性气质。而男性也不全都像约翰•韦恩(John Wayne)那样。男性也可以诱人,也可以漂亮和冒傻气。”(高提耶1984年推出的首个男装系列就取名为“物体男性”(Man As Object)。)“透过衣服我看到了男权主义。男性掌握着权力。这让我震惊。”

显然,高提耶天生热衷于打破传统。虽然全球卫生当局都在严厉禁烟,但在高提耶今年7月的时装展上,香烟仍占据了中心位置。模特们端着烟斗、烟嘴和电子烟,佩戴着灵感来自香烟的珠宝,压轴出场的摇曳的欧根纱长裙引起了一团烟雾。


侍者端上来两个小瓶子,里面盛着鲜亮的果汁——一瓶绿色,一瓶橙色。随着海边度假季节的临近,我们决定有些自控力,拒绝了听上去就很美味的意面,各选了两道前餐。“为健康干杯!”他说。我们举起了蔬菜汁。

过去几年,商业方面的压力迫使高提耶放弃了部分设计系列。大约4年前,他和品牌主要股东、西班牙Puig集团宣布,由于“商业收缩”和“疯狂的新品推出步伐”,他将停止持续亏损的女装和男装成衣业务。这必然是一次打击,但高提耶仍每年推出两个高定系列,看起来并不痛苦。

“我拒绝去做无法让我全身心投入的事情。”他说,“一旦投入,我是真心充满热情。我一直努力不受约束。”

旗下还拥有Paco Rabanne和Carolina Herrera等品牌的Puig集团,更愿意重点投资高提耶的主要资产——香水业务。高制定制服装虽然可以集中体现创造力,但对许多设计工作室而言,香水能带来收益。高提耶也不例外,他1993年推出的Classique——香水瓶做成人体躯干形状——等香水产品为他的成衣设计提供了资金来源。那高提耶的高级定制服装业务赚钱吗?

“赚钱?”他回答,“不。这样说吧,我努力不亏钱。这算是一种广告。我也希望能继续设计适合穿的衣服,即使我终止了我的成衣业务,而高级定制服装也不是同样的客户群体。”2017年,Puig集团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9亿欧元,但它没有公布各个品牌的业务成绩。

侍者再次出现,高提耶点了生沙丁鱼,还有一份卡布里沙拉。我选择的是海鲷鱼、布拉塔奶酪、乌鱼子和金枪鱼塔塔。

高提耶可能是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但他表示,相比巴黎,他更喜欢伦敦。他喜欢英国人的那种自嘲式的幽默感,而“法国人完全没有”。他回忆起去过的尼斯湖、爱丁堡,以及南肯辛顿的红砖街道——他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方格布和苏格兰裙在他的作品里出现过多次,灵感就来自1954年的科幻电影《蓬岛仙舞》(Brigadoon)。影片里,吉恩•凯利(Gene Kelly)扮演了一位美国人,在打猎途中迷失在苏格兰树林中。“我喜欢经典格子。”高提耶说,“喜欢那些最出名和受欢迎的传统图案。这种图案太让人难忘了,一想到裸着穿苏格兰裙的感受……”

他轻声笑着,回忆起2000年那次让他得到了这个重要发现的苏格兰高地之行。他那时是去参加麦当娜与盖里奇(Guy Ritchie)的婚礼,而新郎穿着苏格兰裙。“我问他:‘你当真裙子底下什么都没穿吗?’而里奇回答:‘当然!’”高提耶模仿着里奇掀起裙子的样子。“啧啧。”

这是自由的感觉,我说。“没错。”他说,“微风拂过。就好像……就像不穿泳衣游泳这种美妙的自由感受。我猜女人让胸漂浮在水中是非常……彻底放松。”我真诚地点点头。“蛋蛋也一样。完美。自由万岁!”

高提耶在法语和英语之间来回切换,言语间夹杂了各种手势,不停插入“voilà”和“exactement”。一时间,他还请出主厨交谈,盛赞他们厨师帽的耸立方式。

就像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对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夏洛特•甘斯布(Charlotte Gainsbourg)之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那样,高提耶的缪斯女神是……他的泰迪熊。虽说是麦当娜将锥形文胸推到了聚光灯下,但娜娜(Nana)无疑是这个设计、以及高提耶其他许多早期设计的第一个模特。“是我的泰迪熊,她也是第一个变性泰迪熊。”他说,“我记得那是我6岁,我想要一个娃娃,但我父母不希望我玩娃娃。所以外科医生高提耶给我的泰迪熊做了个小手术。报纸上有广告兜售尖头小文胸,我就剪纸,用别针做了一个。我想要个娃娃……所以就做了个小熊娃娃。”

前餐上来了。高提耶对装饰沙丁鱼的野花赞不绝口。“快看,花,太美丽了。谢谢你,太漂亮了。”我的菜也同样喜庆,海鲷鱼上撒着石榴籽,粘稠的布拉塔奶酪与一条条厚厚的盐腌乌鱼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读书时,对足球不感兴趣的高提耶始终无法真正融入其他男孩,直到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才让他吸引了同学的注意。他的祖母让他在电视上看了一场富丽秀(Folies-Bergère)歌舞表演,一群身上装点着施华洛世奇水晶、鸵鸟羽毛和渔网紧身衣的女孩子进行炫目华丽的演出。“我想,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啊?”第二天到学校,他把他的所见画了下来。老师“怒不可遏”,他回忆道。她把这张素描别在高提耶的背上,让他去各个班级巡游来羞辱他。但同学们都惊叹于他的画,被深深地迷住了。“从那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画画获得认可——即使我不是足球踢得很好的优秀男孩典范。”

高提耶开始大量画素描,通过1945年的影片《装饰》(Falbalas),他明白了时装秀是什么。他把自己的素描作品寄给了许多设计师,由此被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发现,并在他18岁生日那天,聘请他成为工作室助手。

侍者来清理盘子,旋即端上来第二道前餐。高提耶又一次惊叹他点的沙拉的配色(三种不同的番茄),又把同样的赞叹献给了我点的装饰着圣女果和牛油果的金枪鱼塔塔。“哎呀呀,太美了。”

皮尔•卡丹这一代诞生了众多富有传奇色彩的设计工作室,均突出了对设计师的个人崇拜——最能体现这一现象的可能要算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他们这三个名字都是高提耶在少年时代的崇拜对象,他也试图以相同的模式打造品牌——自己的名字和品牌互为代名词。

高提耶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时尚界的现状。“一切都太满了。太多人,太多衣服。看看迪奥和香奈儿这些大品牌,人们都再也不买衣服了,因为那些买得起昂贵衣服的人现在都能免费得到,或签合约代言。你能想象吗?我觉得这就是耻辱。”

经过皮尔•卡丹的学徒培训后,高提耶曾先后为法国设计师雅克•艾特若(Jacques Esterel)和让•巴杜(Jean Patou)工作。1996年,他接到了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LVMH Group)总裁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电话。一开始,他满怀希望——该集团首席设计师刚刚从迪奥离职,高提耶以为这通电话是让他接手。实际上,阿诺特的计划是将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从纪梵希(Givenchy)挪到迪奥,然后让高提耶接手纪梵希。高提耶回忆道:“当阿诺特告诉我是接手纪梵希时,我有些失望……我说了,如果我要为谁服务,那一定是一个我真心钦佩的名字。”在他看来,相对于他的品味,纪梵希有些过于精致和小资。“于是我拒绝了这份工作。”他回忆道。

1997年,高提耶决定不要任何大集团的支持,推出了自己的首个高定系列。“没有资金起步非常管用,因为会让你更有想象力。”他说,“一旦成功了,你会感觉更强大,因为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赤手空拳应对。而我认为创造力是最重要的。”

高提耶的高定作品吸引了法国奢侈品集团爱马仕(Hermès)的关注,后者1999年买入他公司的少数股份(2011年卖给了Puig集团),并于2003年聘请他出任创意总监。尽管高提耶与众不同的风格令他如鱼得水,但评论人士表示,他无法成长为能带动整个设计师团队的艺术总监(就像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那样)这一点,限制了他的发展潜力。

高提耶成年后的生活似乎被分成了两半:与已故男友、商业合作伙伴弗朗西斯•默尼热(Francis Menuge)在一起的日子,和没有他的日子。二人相识于1975年,当时高提耶23岁,在一起直到1990年默尼热去世。正是默尼热鼓励高提耶在1976年推出自己的首个成衣系列。“我知道如果我没遇见他,我不会这样起步——赤手空拳,单打独斗。”他说,“他对我有绝对信心,我对他也绝对有信心。这样很美好,因为我感觉更强大。”

众所周知,圣•洛朗的创造才华就曾得到了男友、商业合作伙伴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的商业头脑的支持。我问,如果默尼热没有早逝,高提耶在商业上是不是会更加成功。“他想打造一个帝国,但我完全不在乎。”高提耶说,“我压根没有想过,坦白地说。”

我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追问他,侍者回来了,端上了甜点菜单,忧郁的怀念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甜点、甜点!”高提耶喊道,就像一个兴奋的孩子。

他坦诚自己嗜好甜食。这一点,就像他生命中其他许多重要的事情一样,都来自他的祖母。“她总是想取悦我,所以会做许多甜点,我很喜欢。每餐都必须以甜品结束,这是至高的奖励。对我来说,这比吸烟还美好。我不喜欢男孩必须会抽烟的事实。这就像,我,不,我不是必须吸烟。我喜欢蛋糕。一点小叛逆。”他顽皮地笑着。

我们商量好分享甜点——他选择了特别推荐里的杏仁果馅饼,我则无法抗拒经典提拉米苏的美味。

目前,高提耶正在排练他自编自导的自传歌舞剧《Fashion Freak Show》,将于10月份在巴黎剧院富丽秀上映。这部剧轻松欢快,展现了高提耶的一生,并向那些给过他灵感的人致敬——电影方面有佩德罗•阿尔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吕克•贝松(Luc Besson),音乐方面有麦当娜、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和玛莲•法莫(Mylène Farmer),舞蹈方面有雷吉娜•肖皮诺(Régine Chopinot)和安杰林•普雷祖卡 (Angelin Preljocaj)。

当然,演出会有一章留给伦敦。曾和他共同出演90年代经典电视剧《欧洲败类》(Eurotrash)的安东尼•德科内((Antoine de Caunes)“将饰演英国女王,但,嘘,别说这个,会很有趣的”。这部剧还会探讨整形手术和虚幻的社交媒体等话题——并为大量新服装提供了设计灵感。

高提耶将他的杏仁果馅饼一分为二,把一堆碎末拨到我的盘子里。“天啊,我彻底毁了它,真太糟糕了。”他说。我就灵巧多了,将提拉米苏分了一块给他。

我们边吃边谈,话题转向了政治,例如英国脱欧(他评价“太不幸了”)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高提耶对马克龙评价如何?他再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反建制立场。他说:“马克龙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就是娶了一位年长的太太”——年长25岁的前戏剧课老师布丽吉特(Brigitte)。“我爱这一点,因为20年前这种事情还完全不可能。而她很聪明,人们都爱她。”他接着开始赞美马克龙的活力和远见,认为这会给法国“带来希望”。

高提耶对甜食的热爱名副其实:他干掉了剩下的提拉米苏,而我实在吃不下我的那份杏仁果馅饼了。再迅速喝一杯咖啡,他就必须动身去机场了。我问他,80年代以来他身上一直贴着的顽童标签是不是仍然适用。“现在吗?”高提耶问。“我现在是‘老顽童’。”他笑着答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与让-保罗•高提耶共进午餐

发布日期:2018-11-02 07:28
摘要」被称为“顽童”的时装设计师让-保罗•高提耶现在称自己为“老顽童”。对当下时装圈的现状,他略有不满。



撰文 / 哈丽雅特•阿格纽

■ 让-保罗•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一步一窜地走进了巴黎Ristorante National餐馆,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却十足英伦范儿:抱怨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说道,“太潮湿了,不是那种舒服的干热。”他身穿牛仔衬衫和迷彩夹克,装扮十分休闲。我在餐厅深处角落里那张他常坐的桌子旁等他——这家时髦的意大利餐厅位于巴黎国立工艺学院酒店(Hôtel National des Arts et Métiers)内。“您可很久没来了。”一位侍者说着,端来了我们点的饮料(听从高提耶的推荐,点了两杯detox排毒果汁)。“我知道。”这位设计师耸了耸肩,答道,“因为要工作,工作,工作。”

高提耶现年66岁,素有法国时尚界“顽童”之称,40年的职业生涯中不乏惊世骇俗之作。他惯以通过露营舞台效果和离奇的发明,颠覆传统的男性和女性概念。上世纪80年代,他就让男人穿上了短裙;10年后,为麦当娜(Madonna)设计的一款粉色绸缎圆锥形文胸,让他在国际上声名鹊起。

“我想,在那时‘顽童’这个称号还是充满了赞赏的。”他说,“这说明我的设计也许不合乎规范,而这对我不是坏事。我想表明女性也可以兼具强壮和女性气质。而男性也不全都像约翰•韦恩(John Wayne)那样。男性也可以诱人,也可以漂亮和冒傻气。”(高提耶1984年推出的首个男装系列就取名为“物体男性”(Man As Object)。)“透过衣服我看到了男权主义。男性掌握着权力。这让我震惊。”

显然,高提耶天生热衷于打破传统。虽然全球卫生当局都在严厉禁烟,但在高提耶今年7月的时装展上,香烟仍占据了中心位置。模特们端着烟斗、烟嘴和电子烟,佩戴着灵感来自香烟的珠宝,压轴出场的摇曳的欧根纱长裙引起了一团烟雾。


侍者端上来两个小瓶子,里面盛着鲜亮的果汁——一瓶绿色,一瓶橙色。随着海边度假季节的临近,我们决定有些自控力,拒绝了听上去就很美味的意面,各选了两道前餐。“为健康干杯!”他说。我们举起了蔬菜汁。

过去几年,商业方面的压力迫使高提耶放弃了部分设计系列。大约4年前,他和品牌主要股东、西班牙Puig集团宣布,由于“商业收缩”和“疯狂的新品推出步伐”,他将停止持续亏损的女装和男装成衣业务。这必然是一次打击,但高提耶仍每年推出两个高定系列,看起来并不痛苦。

“我拒绝去做无法让我全身心投入的事情。”他说,“一旦投入,我是真心充满热情。我一直努力不受约束。”

旗下还拥有Paco Rabanne和Carolina Herrera等品牌的Puig集团,更愿意重点投资高提耶的主要资产——香水业务。高制定制服装虽然可以集中体现创造力,但对许多设计工作室而言,香水能带来收益。高提耶也不例外,他1993年推出的Classique——香水瓶做成人体躯干形状——等香水产品为他的成衣设计提供了资金来源。那高提耶的高级定制服装业务赚钱吗?

“赚钱?”他回答,“不。这样说吧,我努力不亏钱。这算是一种广告。我也希望能继续设计适合穿的衣服,即使我终止了我的成衣业务,而高级定制服装也不是同样的客户群体。”2017年,Puig集团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9亿欧元,但它没有公布各个品牌的业务成绩。

侍者再次出现,高提耶点了生沙丁鱼,还有一份卡布里沙拉。我选择的是海鲷鱼、布拉塔奶酪、乌鱼子和金枪鱼塔塔。

高提耶可能是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但他表示,相比巴黎,他更喜欢伦敦。他喜欢英国人的那种自嘲式的幽默感,而“法国人完全没有”。他回忆起去过的尼斯湖、爱丁堡,以及南肯辛顿的红砖街道——他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方格布和苏格兰裙在他的作品里出现过多次,灵感就来自1954年的科幻电影《蓬岛仙舞》(Brigadoon)。影片里,吉恩•凯利(Gene Kelly)扮演了一位美国人,在打猎途中迷失在苏格兰树林中。“我喜欢经典格子。”高提耶说,“喜欢那些最出名和受欢迎的传统图案。这种图案太让人难忘了,一想到裸着穿苏格兰裙的感受……”

他轻声笑着,回忆起2000年那次让他得到了这个重要发现的苏格兰高地之行。他那时是去参加麦当娜与盖里奇(Guy Ritchie)的婚礼,而新郎穿着苏格兰裙。“我问他:‘你当真裙子底下什么都没穿吗?’而里奇回答:‘当然!’”高提耶模仿着里奇掀起裙子的样子。“啧啧。”

这是自由的感觉,我说。“没错。”他说,“微风拂过。就好像……就像不穿泳衣游泳这种美妙的自由感受。我猜女人让胸漂浮在水中是非常……彻底放松。”我真诚地点点头。“蛋蛋也一样。完美。自由万岁!”

高提耶在法语和英语之间来回切换,言语间夹杂了各种手势,不停插入“voilà”和“exactement”。一时间,他还请出主厨交谈,盛赞他们厨师帽的耸立方式。

就像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对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夏洛特•甘斯布(Charlotte Gainsbourg)之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那样,高提耶的缪斯女神是……他的泰迪熊。虽说是麦当娜将锥形文胸推到了聚光灯下,但娜娜(Nana)无疑是这个设计、以及高提耶其他许多早期设计的第一个模特。“是我的泰迪熊,她也是第一个变性泰迪熊。”他说,“我记得那是我6岁,我想要一个娃娃,但我父母不希望我玩娃娃。所以外科医生高提耶给我的泰迪熊做了个小手术。报纸上有广告兜售尖头小文胸,我就剪纸,用别针做了一个。我想要个娃娃……所以就做了个小熊娃娃。”

前餐上来了。高提耶对装饰沙丁鱼的野花赞不绝口。“快看,花,太美丽了。谢谢你,太漂亮了。”我的菜也同样喜庆,海鲷鱼上撒着石榴籽,粘稠的布拉塔奶酪与一条条厚厚的盐腌乌鱼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读书时,对足球不感兴趣的高提耶始终无法真正融入其他男孩,直到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才让他吸引了同学的注意。他的祖母让他在电视上看了一场富丽秀(Folies-Bergère)歌舞表演,一群身上装点着施华洛世奇水晶、鸵鸟羽毛和渔网紧身衣的女孩子进行炫目华丽的演出。“我想,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啊?”第二天到学校,他把他的所见画了下来。老师“怒不可遏”,他回忆道。她把这张素描别在高提耶的背上,让他去各个班级巡游来羞辱他。但同学们都惊叹于他的画,被深深地迷住了。“从那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画画获得认可——即使我不是足球踢得很好的优秀男孩典范。”

高提耶开始大量画素描,通过1945年的影片《装饰》(Falbalas),他明白了时装秀是什么。他把自己的素描作品寄给了许多设计师,由此被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发现,并在他18岁生日那天,聘请他成为工作室助手。

侍者来清理盘子,旋即端上来第二道前餐。高提耶又一次惊叹他点的沙拉的配色(三种不同的番茄),又把同样的赞叹献给了我点的装饰着圣女果和牛油果的金枪鱼塔塔。“哎呀呀,太美了。”

皮尔•卡丹这一代诞生了众多富有传奇色彩的设计工作室,均突出了对设计师的个人崇拜——最能体现这一现象的可能要算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他们这三个名字都是高提耶在少年时代的崇拜对象,他也试图以相同的模式打造品牌——自己的名字和品牌互为代名词。

高提耶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时尚界的现状。“一切都太满了。太多人,太多衣服。看看迪奥和香奈儿这些大品牌,人们都再也不买衣服了,因为那些买得起昂贵衣服的人现在都能免费得到,或签合约代言。你能想象吗?我觉得这就是耻辱。”

经过皮尔•卡丹的学徒培训后,高提耶曾先后为法国设计师雅克•艾特若(Jacques Esterel)和让•巴杜(Jean Patou)工作。1996年,他接到了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LVMH Group)总裁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电话。一开始,他满怀希望——该集团首席设计师刚刚从迪奥离职,高提耶以为这通电话是让他接手。实际上,阿诺特的计划是将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从纪梵希(Givenchy)挪到迪奥,然后让高提耶接手纪梵希。高提耶回忆道:“当阿诺特告诉我是接手纪梵希时,我有些失望……我说了,如果我要为谁服务,那一定是一个我真心钦佩的名字。”在他看来,相对于他的品味,纪梵希有些过于精致和小资。“于是我拒绝了这份工作。”他回忆道。

1997年,高提耶决定不要任何大集团的支持,推出了自己的首个高定系列。“没有资金起步非常管用,因为会让你更有想象力。”他说,“一旦成功了,你会感觉更强大,因为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赤手空拳应对。而我认为创造力是最重要的。”

高提耶的高定作品吸引了法国奢侈品集团爱马仕(Hermès)的关注,后者1999年买入他公司的少数股份(2011年卖给了Puig集团),并于2003年聘请他出任创意总监。尽管高提耶与众不同的风格令他如鱼得水,但评论人士表示,他无法成长为能带动整个设计师团队的艺术总监(就像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那样)这一点,限制了他的发展潜力。

高提耶成年后的生活似乎被分成了两半:与已故男友、商业合作伙伴弗朗西斯•默尼热(Francis Menuge)在一起的日子,和没有他的日子。二人相识于1975年,当时高提耶23岁,在一起直到1990年默尼热去世。正是默尼热鼓励高提耶在1976年推出自己的首个成衣系列。“我知道如果我没遇见他,我不会这样起步——赤手空拳,单打独斗。”他说,“他对我有绝对信心,我对他也绝对有信心。这样很美好,因为我感觉更强大。”

众所周知,圣•洛朗的创造才华就曾得到了男友、商业合作伙伴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的商业头脑的支持。我问,如果默尼热没有早逝,高提耶在商业上是不是会更加成功。“他想打造一个帝国,但我完全不在乎。”高提耶说,“我压根没有想过,坦白地说。”

我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追问他,侍者回来了,端上了甜点菜单,忧郁的怀念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甜点、甜点!”高提耶喊道,就像一个兴奋的孩子。

他坦诚自己嗜好甜食。这一点,就像他生命中其他许多重要的事情一样,都来自他的祖母。“她总是想取悦我,所以会做许多甜点,我很喜欢。每餐都必须以甜品结束,这是至高的奖励。对我来说,这比吸烟还美好。我不喜欢男孩必须会抽烟的事实。这就像,我,不,我不是必须吸烟。我喜欢蛋糕。一点小叛逆。”他顽皮地笑着。

我们商量好分享甜点——他选择了特别推荐里的杏仁果馅饼,我则无法抗拒经典提拉米苏的美味。

目前,高提耶正在排练他自编自导的自传歌舞剧《Fashion Freak Show》,将于10月份在巴黎剧院富丽秀上映。这部剧轻松欢快,展现了高提耶的一生,并向那些给过他灵感的人致敬——电影方面有佩德罗•阿尔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吕克•贝松(Luc Besson),音乐方面有麦当娜、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和玛莲•法莫(Mylène Farmer),舞蹈方面有雷吉娜•肖皮诺(Régine Chopinot)和安杰林•普雷祖卡 (Angelin Preljocaj)。

当然,演出会有一章留给伦敦。曾和他共同出演90年代经典电视剧《欧洲败类》(Eurotrash)的安东尼•德科内((Antoine de Caunes)“将饰演英国女王,但,嘘,别说这个,会很有趣的”。这部剧还会探讨整形手术和虚幻的社交媒体等话题——并为大量新服装提供了设计灵感。

高提耶将他的杏仁果馅饼一分为二,把一堆碎末拨到我的盘子里。“天啊,我彻底毁了它,真太糟糕了。”他说。我就灵巧多了,将提拉米苏分了一块给他。

我们边吃边谈,话题转向了政治,例如英国脱欧(他评价“太不幸了”)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高提耶对马克龙评价如何?他再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反建制立场。他说:“马克龙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就是娶了一位年长的太太”——年长25岁的前戏剧课老师布丽吉特(Brigitte)。“我爱这一点,因为20年前这种事情还完全不可能。而她很聪明,人们都爱她。”他接着开始赞美马克龙的活力和远见,认为这会给法国“带来希望”。

高提耶对甜食的热爱名副其实:他干掉了剩下的提拉米苏,而我实在吃不下我的那份杏仁果馅饼了。再迅速喝一杯咖啡,他就必须动身去机场了。我问他,80年代以来他身上一直贴着的顽童标签是不是仍然适用。“现在吗?”高提耶问。“我现在是‘老顽童’。”他笑着答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被称为“顽童”的时装设计师让-保罗•高提耶现在称自己为“老顽童”。对当下时装圈的现状,他略有不满。



撰文 / 哈丽雅特•阿格纽

■ 让-保罗•高提耶(Jean Paul Gaultier)一步一窜地走进了巴黎Ristorante National餐馆,接下来的所作所为却十足英伦范儿:抱怨天气。“实在太热了。”他说道,“太潮湿了,不是那种舒服的干热。”他身穿牛仔衬衫和迷彩夹克,装扮十分休闲。我在餐厅深处角落里那张他常坐的桌子旁等他——这家时髦的意大利餐厅位于巴黎国立工艺学院酒店(Hôtel National des Arts et Métiers)内。“您可很久没来了。”一位侍者说着,端来了我们点的饮料(听从高提耶的推荐,点了两杯detox排毒果汁)。“我知道。”这位设计师耸了耸肩,答道,“因为要工作,工作,工作。”

高提耶现年66岁,素有法国时尚界“顽童”之称,40年的职业生涯中不乏惊世骇俗之作。他惯以通过露营舞台效果和离奇的发明,颠覆传统的男性和女性概念。上世纪80年代,他就让男人穿上了短裙;10年后,为麦当娜(Madonna)设计的一款粉色绸缎圆锥形文胸,让他在国际上声名鹊起。

“我想,在那时‘顽童’这个称号还是充满了赞赏的。”他说,“这说明我的设计也许不合乎规范,而这对我不是坏事。我想表明女性也可以兼具强壮和女性气质。而男性也不全都像约翰•韦恩(John Wayne)那样。男性也可以诱人,也可以漂亮和冒傻气。”(高提耶1984年推出的首个男装系列就取名为“物体男性”(Man As Object)。)“透过衣服我看到了男权主义。男性掌握着权力。这让我震惊。”

显然,高提耶天生热衷于打破传统。虽然全球卫生当局都在严厉禁烟,但在高提耶今年7月的时装展上,香烟仍占据了中心位置。模特们端着烟斗、烟嘴和电子烟,佩戴着灵感来自香烟的珠宝,压轴出场的摇曳的欧根纱长裙引起了一团烟雾。


侍者端上来两个小瓶子,里面盛着鲜亮的果汁——一瓶绿色,一瓶橙色。随着海边度假季节的临近,我们决定有些自控力,拒绝了听上去就很美味的意面,各选了两道前餐。“为健康干杯!”他说。我们举起了蔬菜汁。

过去几年,商业方面的压力迫使高提耶放弃了部分设计系列。大约4年前,他和品牌主要股东、西班牙Puig集团宣布,由于“商业收缩”和“疯狂的新品推出步伐”,他将停止持续亏损的女装和男装成衣业务。这必然是一次打击,但高提耶仍每年推出两个高定系列,看起来并不痛苦。

“我拒绝去做无法让我全身心投入的事情。”他说,“一旦投入,我是真心充满热情。我一直努力不受约束。”

旗下还拥有Paco Rabanne和Carolina Herrera等品牌的Puig集团,更愿意重点投资高提耶的主要资产——香水业务。高制定制服装虽然可以集中体现创造力,但对许多设计工作室而言,香水能带来收益。高提耶也不例外,他1993年推出的Classique——香水瓶做成人体躯干形状——等香水产品为他的成衣设计提供了资金来源。那高提耶的高级定制服装业务赚钱吗?

“赚钱?”他回答,“不。这样说吧,我努力不亏钱。这算是一种广告。我也希望能继续设计适合穿的衣服,即使我终止了我的成衣业务,而高级定制服装也不是同样的客户群体。”2017年,Puig集团销售额达到了创纪录的19亿欧元,但它没有公布各个品牌的业务成绩。

侍者再次出现,高提耶点了生沙丁鱼,还有一份卡布里沙拉。我选择的是海鲷鱼、布拉塔奶酪、乌鱼子和金枪鱼塔塔。

高提耶可能是法国最著名的设计师之一,但他表示,相比巴黎,他更喜欢伦敦。他喜欢英国人的那种自嘲式的幽默感,而“法国人完全没有”。他回忆起去过的尼斯湖、爱丁堡,以及南肯辛顿的红砖街道——他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方格布和苏格兰裙在他的作品里出现过多次,灵感就来自1954年的科幻电影《蓬岛仙舞》(Brigadoon)。影片里,吉恩•凯利(Gene Kelly)扮演了一位美国人,在打猎途中迷失在苏格兰树林中。“我喜欢经典格子。”高提耶说,“喜欢那些最出名和受欢迎的传统图案。这种图案太让人难忘了,一想到裸着穿苏格兰裙的感受……”

他轻声笑着,回忆起2000年那次让他得到了这个重要发现的苏格兰高地之行。他那时是去参加麦当娜与盖里奇(Guy Ritchie)的婚礼,而新郎穿着苏格兰裙。“我问他:‘你当真裙子底下什么都没穿吗?’而里奇回答:‘当然!’”高提耶模仿着里奇掀起裙子的样子。“啧啧。”

这是自由的感觉,我说。“没错。”他说,“微风拂过。就好像……就像不穿泳衣游泳这种美妙的自由感受。我猜女人让胸漂浮在水中是非常……彻底放松。”我真诚地点点头。“蛋蛋也一样。完美。自由万岁!”

高提耶在法语和英语之间来回切换,言语间夹杂了各种手势,不停插入“voilà”和“exactement”。一时间,他还请出主厨交谈,盛赞他们厨师帽的耸立方式。

就像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对于贝尔•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夏洛特•甘斯布(Charlotte Gainsbourg)之于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尼古拉•盖斯奇埃尔(Nicolas Ghesquière)那样,高提耶的缪斯女神是……他的泰迪熊。虽说是麦当娜将锥形文胸推到了聚光灯下,但娜娜(Nana)无疑是这个设计、以及高提耶其他许多早期设计的第一个模特。“是我的泰迪熊,她也是第一个变性泰迪熊。”他说,“我记得那是我6岁,我想要一个娃娃,但我父母不希望我玩娃娃。所以外科医生高提耶给我的泰迪熊做了个小手术。报纸上有广告兜售尖头小文胸,我就剪纸,用别针做了一个。我想要个娃娃……所以就做了个小熊娃娃。”

前餐上来了。高提耶对装饰沙丁鱼的野花赞不绝口。“快看,花,太美丽了。谢谢你,太漂亮了。”我的菜也同样喜庆,海鲷鱼上撒着石榴籽,粘稠的布拉塔奶酪与一条条厚厚的盐腌乌鱼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读书时,对足球不感兴趣的高提耶始终无法真正融入其他男孩,直到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才让他吸引了同学的注意。他的祖母让他在电视上看了一场富丽秀(Folies-Bergère)歌舞表演,一群身上装点着施华洛世奇水晶、鸵鸟羽毛和渔网紧身衣的女孩子进行炫目华丽的演出。“我想,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啊?”第二天到学校,他把他的所见画了下来。老师“怒不可遏”,他回忆道。她把这张素描别在高提耶的背上,让他去各个班级巡游来羞辱他。但同学们都惊叹于他的画,被深深地迷住了。“从那以后,我意识到自己可以通过画画获得认可——即使我不是足球踢得很好的优秀男孩典范。”

高提耶开始大量画素描,通过1945年的影片《装饰》(Falbalas),他明白了时装秀是什么。他把自己的素描作品寄给了许多设计师,由此被皮尔•卡丹(Pierre Cardin)发现,并在他18岁生日那天,聘请他成为工作室助手。

侍者来清理盘子,旋即端上来第二道前餐。高提耶又一次惊叹他点的沙拉的配色(三种不同的番茄),又把同样的赞叹献给了我点的装饰着圣女果和牛油果的金枪鱼塔塔。“哎呀呀,太美了。”

皮尔•卡丹这一代诞生了众多富有传奇色彩的设计工作室,均突出了对设计师的个人崇拜——最能体现这一现象的可能要算伊夫•圣•洛朗(Yves Saint Laurent)和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他们这三个名字都是高提耶在少年时代的崇拜对象,他也试图以相同的模式打造品牌——自己的名字和品牌互为代名词。

高提耶若有所思地念叨着时尚界的现状。“一切都太满了。太多人,太多衣服。看看迪奥和香奈儿这些大品牌,人们都再也不买衣服了,因为那些买得起昂贵衣服的人现在都能免费得到,或签合约代言。你能想象吗?我觉得这就是耻辱。”

经过皮尔•卡丹的学徒培训后,高提耶曾先后为法国设计师雅克•艾特若(Jacques Esterel)和让•巴杜(Jean Patou)工作。1996年,他接到了奢侈品巨头、路威酩轩集团(LVMH Group)总裁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的电话。一开始,他满怀希望——该集团首席设计师刚刚从迪奥离职,高提耶以为这通电话是让他接手。实际上,阿诺特的计划是将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从纪梵希(Givenchy)挪到迪奥,然后让高提耶接手纪梵希。高提耶回忆道:“当阿诺特告诉我是接手纪梵希时,我有些失望……我说了,如果我要为谁服务,那一定是一个我真心钦佩的名字。”在他看来,相对于他的品味,纪梵希有些过于精致和小资。“于是我拒绝了这份工作。”他回忆道。

1997年,高提耶决定不要任何大集团的支持,推出了自己的首个高定系列。“没有资金起步非常管用,因为会让你更有想象力。”他说,“一旦成功了,你会感觉更强大,因为你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赤手空拳应对。而我认为创造力是最重要的。”

高提耶的高定作品吸引了法国奢侈品集团爱马仕(Hermès)的关注,后者1999年买入他公司的少数股份(2011年卖给了Puig集团),并于2003年聘请他出任创意总监。尽管高提耶与众不同的风格令他如鱼得水,但评论人士表示,他无法成长为能带动整个设计师团队的艺术总监(就像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那样)这一点,限制了他的发展潜力。

高提耶成年后的生活似乎被分成了两半:与已故男友、商业合作伙伴弗朗西斯•默尼热(Francis Menuge)在一起的日子,和没有他的日子。二人相识于1975年,当时高提耶23岁,在一起直到1990年默尼热去世。正是默尼热鼓励高提耶在1976年推出自己的首个成衣系列。“我知道如果我没遇见他,我不会这样起步——赤手空拳,单打独斗。”他说,“他对我有绝对信心,我对他也绝对有信心。这样很美好,因为我感觉更强大。”

众所周知,圣•洛朗的创造才华就曾得到了男友、商业合作伙伴皮埃尔•贝尔热(Pierre Bergé)的商业头脑的支持。我问,如果默尼热没有早逝,高提耶在商业上是不是会更加成功。“他想打造一个帝国,但我完全不在乎。”高提耶说,“我压根没有想过,坦白地说。”

我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追问他,侍者回来了,端上了甜点菜单,忧郁的怀念气氛一下子烟消云散。“甜点、甜点!”高提耶喊道,就像一个兴奋的孩子。

他坦诚自己嗜好甜食。这一点,就像他生命中其他许多重要的事情一样,都来自他的祖母。“她总是想取悦我,所以会做许多甜点,我很喜欢。每餐都必须以甜品结束,这是至高的奖励。对我来说,这比吸烟还美好。我不喜欢男孩必须会抽烟的事实。这就像,我,不,我不是必须吸烟。我喜欢蛋糕。一点小叛逆。”他顽皮地笑着。

我们商量好分享甜点——他选择了特别推荐里的杏仁果馅饼,我则无法抗拒经典提拉米苏的美味。

目前,高提耶正在排练他自编自导的自传歌舞剧《Fashion Freak Show》,将于10月份在巴黎剧院富丽秀上映。这部剧轻松欢快,展现了高提耶的一生,并向那些给过他灵感的人致敬——电影方面有佩德罗•阿尔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吕克•贝松(Luc Besson),音乐方面有麦当娜、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和玛莲•法莫(Mylène Farmer),舞蹈方面有雷吉娜•肖皮诺(Régine Chopinot)和安杰林•普雷祖卡 (Angelin Preljocaj)。

当然,演出会有一章留给伦敦。曾和他共同出演90年代经典电视剧《欧洲败类》(Eurotrash)的安东尼•德科内((Antoine de Caunes)“将饰演英国女王,但,嘘,别说这个,会很有趣的”。这部剧还会探讨整形手术和虚幻的社交媒体等话题——并为大量新服装提供了设计灵感。

高提耶将他的杏仁果馅饼一分为二,把一堆碎末拨到我的盘子里。“天啊,我彻底毁了它,真太糟糕了。”他说。我就灵巧多了,将提拉米苏分了一块给他。

我们边吃边谈,话题转向了政治,例如英国脱欧(他评价“太不幸了”)和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高提耶对马克龙评价如何?他再一次流露出了自己的反建制立场。他说:“马克龙最值得称道的一点就是娶了一位年长的太太”——年长25岁的前戏剧课老师布丽吉特(Brigitte)。“我爱这一点,因为20年前这种事情还完全不可能。而她很聪明,人们都爱她。”他接着开始赞美马克龙的活力和远见,认为这会给法国“带来希望”。

高提耶对甜食的热爱名副其实:他干掉了剩下的提拉米苏,而我实在吃不下我的那份杏仁果馅饼了。再迅速喝一杯咖啡,他就必须动身去机场了。我问他,80年代以来他身上一直贴着的顽童标签是不是仍然适用。“现在吗?”高提耶问。“我现在是‘老顽童’。”他笑着答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