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


摘要」中国整肃几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是为了切断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资金来源。巨额资金通过海外投资流出中国。



撰文 / 唐•温兰

■ 4月18日,华融资产管理公司(Huarong Asset Management)的员工到达香港总部后发现,公司大变样了。办公室里,曾经贴着董事会主席赖小民照片的墙上现在空无一物。一摞摞赖小民所著的精美图书消失了。目睹了那天情形的一位员工说,就好像赖小民从未存在过一样。

这家总部位于北京、实力强大的债务管理公司的子公司的员工很快就会知道,赖小民已因涉嫌腐败被拘留,成为最新一位触犯政府的高管。但当时尚不明显的是,华融处于对金融业腐败(特别是企业过度举债)整肃运动的中心。这场运动已越过中国边境,波及全球市场。

中国对华融以及其他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进行限制,为一些中国最激进的海外资产收购者轻易获取信贷踩下了急刹车。此举导致中资公司违约、并减少海外收购。

中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去年发起了一项旨在阻止企业将大量资金转移到境外的运动——在这种活动的巅峰时期2016年,2200亿美元资金以外国直接投资的形式流出境外。但与此同时,资产管理公司在经营激进的投行业务,为境外融资的兴起提供着便利。


这是一个无法持久的矛盾。6个月过去,整个中国企业界和香港都感受到了整肃的威力。香港将自己定位为中国国际资本的金融中心。

赖小民被捕之后,那些曾经红火的投行业务(曾经是如此多资金的来源)如今规模被缩减,此举让亚洲的信贷和高收益债券市场产生震荡。

总部位于香港的里昂证券(CLSA)分析师郑爱晶(Patricia Cheng)表示:“这在中国企业中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多中国公司都依赖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中国境外的)资本来源。但现在这个来源枯竭了。”

据多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自今年4月以来,华融和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信达(Cinda)、东方(Orient)和长城(Great Wall)——被北京方面强迫解雇员工并停止它们在香港的部分投行业务。

华融冻结了与其投行业务相关的所有新项目,使得许多中国公司的离岸业务缺乏现金,也无法为其现有债务再融资。过去一年,华融的多家客户——从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以下简称:华信)到海洋世界(Seaworld)的所有者中弘股份(Zhonghong Holdings)——因为无法偿还高息贷款而违约。

这4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投资业务也被缩减,这导致亚洲市场上高收益债券需求据一些交易商所称明显下降。


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国治理和腐败问题专家裴敏欣表示:“(整肃)是审慎的举措,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发挥了银行的作用。如果这些贷款出问题,资产管理公司将背负不良贷款。”

中央控制的资产管理公司的崛起和部分衰落,体现了中国金融部门及中国经济在过去二十年中经历了怎样的转变。这四家集团诞生于中国一次银行业危机中,由财政部于1999年创建,旨在吸收中国四大商业银行的大量不良贷款。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运营的头两年,这4家公司每家接收了大约1.4万亿元人民币(合2000亿美元)的坏账,约占银行未偿贷款总额的20%。例如,华融接收了中国工商银行(ICBC) 4080亿元人民币的坏账。

金融部门的资本重组由中国央行通过10年期债券提供资金,这些债券在2009年到期,计划是,债券到期时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唯一任务——剥离银行系统坏账,将违约并被清算。

1999年在资产管理公司担任过审计员的资产重组问题专家杰克•罗德曼(Jack Rodman)表示:“(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只需要等到2009年、10年期债券到期时,这些不称职的资产管理公司无法向银行偿还1700亿美元的初始资本。”但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始终未倒闭。罗德曼表示,银行反倒被指示使用税款支持资产管理公司。

受到鼓励的“坏银行”迅速扩张,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牢牢扎下根来,获得证券经纪、保险、信托、房地产开发、私募股权投资和融资租赁的许可牌照。他们还收购了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商业银行,并在数十个专门从事高收益贷款的单独业务部门雇用了数千人。

信达和华融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在香港上市,截止今年6月底它们总计拥有3.3万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中国内地的不良债务处置业务,仍构成这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主体。

在香港,这些公司将部分投行业务切分出来,专门向国有银行不愿碰的中资公司发放贷款。其中包括2015年几乎破产的可再生能源公司汉能(Hanergy)和北京方面施压要求其出售全球资产的华信。

一名为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人士表示:“鼎盛时期的华融在贷款业务上曾与传统银行展开较量。其他公司始终没有做到那么大。”

资产管理公司背后的驱动力之一,是自2012年以来担任华融董事长的赖小民。56岁的赖小民身材矮小,江西人,常常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这是中共官员当中是不寻常的。

在赖小民被拘留后不久,中国反腐败监管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表示,赖小民因涉嫌“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违纪违法”经常被用作贪污的同义词。中国财经杂志《财新》(Caixin)今年8月报道称,在赖小民被捕后,从他的家中找到多达4000万美元现金。华融没有回应记者提出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上赖小民,目前他下落不明。

然而,几位直接了解几家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情况的人士表示,整肃行动的目标远不止某家公司或某个人。这一行动与如下愿望联系在一起:控制中国公司在国内和国外累积的债务水平。据惠誉(Fitch)估计,2017年中国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到168%——人们认为,如果经济增长缓慢且违约增加,这将是中国最容易出问题的领域之一。

到2017年中期,几家斥资逾百亿美元收购海外资产的企业集团已在接受银行业监管机构的调查。

其中许多是资产管理公司的客户,资产管理公司利用其国有资质以约4%的利率发行以美元计价的债券,然后将这笔资金用于购买高收益债券,或以高达20%的利率借给无法获得离岸贷款的中国公司。

从2014年到今年9月,这四家公司筹集了1070亿美元资金。2017年,在活动高峰期,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筹集了307亿美元,华融占其中一半以上。今年到目前为止,华融仅筹集了23亿美元,这代表其商业模式发生了转变。

从结构上来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离岸公司贷款通常更像是投资、而不是贷款。据参与此类交易的人士称,这让它们无需做银行要做的信用质量审查。


公司记录显示,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或开曼群岛设立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曾被用于向中国境外的客户提供贷款。在华融向中国上市公司提供贷款的一些案例中,相关交易只公布了简略的信息。

例如,公司文件显示,2017年,房地产开发商中弘股份对海外公司进行了两次大型投资,以4.49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海洋主题游乐园运营商海洋世界娱乐公司(SeaWorld Entertainment) 21%的股份,以及斥资4.13亿美元收购了英国豪华旅游公司Abercrombie&Kent 91%的股权。两项交易均由华融的一家子公司支持。

根据监管文件,今年4月,中弘股份对不明数量的债务违约,这促使外界询问华融及其他贷款人对中弘股份有多大风险敞口。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导致政府严加审查并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华融命运的,是其向华信提供贷款的决定。一度为中国最大私营石油集团的华信,去年试图收购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90亿美元股权,但其董事长叶简明于今年2月在一次腐败调查中被中国官员拘留后,这笔交易告吹。一个月后,华融收购了华信旗下一家公司36%的股份,该公司就是竞购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主体。

根据公司监管文件,后来,华信欠华融和其他几个债权人的债务违约,突显出赖小民执掌下的华融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了解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人士表示,正是类似这样的交易导致了整肃行动,因为这些贷款让企业能够不受国家监管地累积债务、收购海外资产。

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密切合作的某投资银行的亚洲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收到了北京方面遏制这些境外业务的示意。北京不满意这种活动。”

对于华融来说,种种错误带来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今年6月,该公司表示,上半年金融资产(包括发放的许多贷款)亏损达到120.5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150%。受这些亏损的影响,华融上半年的利润下降了93%,降至11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表示,正在遏制导致许多问题的“过度融资行为”,这是罕见地承认了向中资公司激进放贷的相关问题。

全球市场都感受到了资产管理公司从高收益债券市场退出激起的涟漪。一位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有过大量合作经验的资深交易员表示,在赖小民被拘之后,今年5月和6月,资产管理公司逐渐减少债券购买,“整个市场都感受到了”这种趋势的影响。

CreditSights分析师Sandra Chow表示:“这很可能是导致(亚洲收益率上升的)因素之一。人们在问,这对资产管理公司的(债券)持仓以及高收益市场的未来支撑力意味着什么。”

某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员工说,资产管理公司一直是投资银行领域的一项“试验”——这种模式让国家支持的集团能够控制正在离开中国的资金洪流。但是,随着香港许多效力于资产管理公司的银行家丢掉饭碗、资金的洪流也减为涓涓细流,这项试验似乎已经失败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坏账银行”为何遭整肃?

发布日期:2018-11-01 07:43
摘要」中国整肃几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是为了切断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资金来源。巨额资金通过海外投资流出中国。



撰文 / 唐•温兰

■ 4月18日,华融资产管理公司(Huarong Asset Management)的员工到达香港总部后发现,公司大变样了。办公室里,曾经贴着董事会主席赖小民照片的墙上现在空无一物。一摞摞赖小民所著的精美图书消失了。目睹了那天情形的一位员工说,就好像赖小民从未存在过一样。

这家总部位于北京、实力强大的债务管理公司的子公司的员工很快就会知道,赖小民已因涉嫌腐败被拘留,成为最新一位触犯政府的高管。但当时尚不明显的是,华融处于对金融业腐败(特别是企业过度举债)整肃运动的中心。这场运动已越过中国边境,波及全球市场。

中国对华融以及其他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进行限制,为一些中国最激进的海外资产收购者轻易获取信贷踩下了急刹车。此举导致中资公司违约、并减少海外收购。

中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去年发起了一项旨在阻止企业将大量资金转移到境外的运动——在这种活动的巅峰时期2016年,2200亿美元资金以外国直接投资的形式流出境外。但与此同时,资产管理公司在经营激进的投行业务,为境外融资的兴起提供着便利。


这是一个无法持久的矛盾。6个月过去,整个中国企业界和香港都感受到了整肃的威力。香港将自己定位为中国国际资本的金融中心。

赖小民被捕之后,那些曾经红火的投行业务(曾经是如此多资金的来源)如今规模被缩减,此举让亚洲的信贷和高收益债券市场产生震荡。

总部位于香港的里昂证券(CLSA)分析师郑爱晶(Patricia Cheng)表示:“这在中国企业中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多中国公司都依赖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中国境外的)资本来源。但现在这个来源枯竭了。”

据多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自今年4月以来,华融和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信达(Cinda)、东方(Orient)和长城(Great Wall)——被北京方面强迫解雇员工并停止它们在香港的部分投行业务。

华融冻结了与其投行业务相关的所有新项目,使得许多中国公司的离岸业务缺乏现金,也无法为其现有债务再融资。过去一年,华融的多家客户——从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以下简称:华信)到海洋世界(Seaworld)的所有者中弘股份(Zhonghong Holdings)——因为无法偿还高息贷款而违约。

这4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投资业务也被缩减,这导致亚洲市场上高收益债券需求据一些交易商所称明显下降。


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国治理和腐败问题专家裴敏欣表示:“(整肃)是审慎的举措,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发挥了银行的作用。如果这些贷款出问题,资产管理公司将背负不良贷款。”

中央控制的资产管理公司的崛起和部分衰落,体现了中国金融部门及中国经济在过去二十年中经历了怎样的转变。这四家集团诞生于中国一次银行业危机中,由财政部于1999年创建,旨在吸收中国四大商业银行的大量不良贷款。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运营的头两年,这4家公司每家接收了大约1.4万亿元人民币(合2000亿美元)的坏账,约占银行未偿贷款总额的20%。例如,华融接收了中国工商银行(ICBC) 4080亿元人民币的坏账。

金融部门的资本重组由中国央行通过10年期债券提供资金,这些债券在2009年到期,计划是,债券到期时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唯一任务——剥离银行系统坏账,将违约并被清算。

1999年在资产管理公司担任过审计员的资产重组问题专家杰克•罗德曼(Jack Rodman)表示:“(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只需要等到2009年、10年期债券到期时,这些不称职的资产管理公司无法向银行偿还1700亿美元的初始资本。”但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始终未倒闭。罗德曼表示,银行反倒被指示使用税款支持资产管理公司。

受到鼓励的“坏银行”迅速扩张,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牢牢扎下根来,获得证券经纪、保险、信托、房地产开发、私募股权投资和融资租赁的许可牌照。他们还收购了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商业银行,并在数十个专门从事高收益贷款的单独业务部门雇用了数千人。

信达和华融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在香港上市,截止今年6月底它们总计拥有3.3万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中国内地的不良债务处置业务,仍构成这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主体。

在香港,这些公司将部分投行业务切分出来,专门向国有银行不愿碰的中资公司发放贷款。其中包括2015年几乎破产的可再生能源公司汉能(Hanergy)和北京方面施压要求其出售全球资产的华信。

一名为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人士表示:“鼎盛时期的华融在贷款业务上曾与传统银行展开较量。其他公司始终没有做到那么大。”

资产管理公司背后的驱动力之一,是自2012年以来担任华融董事长的赖小民。56岁的赖小民身材矮小,江西人,常常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这是中共官员当中是不寻常的。

在赖小民被拘留后不久,中国反腐败监管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表示,赖小民因涉嫌“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违纪违法”经常被用作贪污的同义词。中国财经杂志《财新》(Caixin)今年8月报道称,在赖小民被捕后,从他的家中找到多达4000万美元现金。华融没有回应记者提出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上赖小民,目前他下落不明。

然而,几位直接了解几家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情况的人士表示,整肃行动的目标远不止某家公司或某个人。这一行动与如下愿望联系在一起:控制中国公司在国内和国外累积的债务水平。据惠誉(Fitch)估计,2017年中国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到168%——人们认为,如果经济增长缓慢且违约增加,这将是中国最容易出问题的领域之一。

到2017年中期,几家斥资逾百亿美元收购海外资产的企业集团已在接受银行业监管机构的调查。

其中许多是资产管理公司的客户,资产管理公司利用其国有资质以约4%的利率发行以美元计价的债券,然后将这笔资金用于购买高收益债券,或以高达20%的利率借给无法获得离岸贷款的中国公司。

从2014年到今年9月,这四家公司筹集了1070亿美元资金。2017年,在活动高峰期,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筹集了307亿美元,华融占其中一半以上。今年到目前为止,华融仅筹集了23亿美元,这代表其商业模式发生了转变。

从结构上来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离岸公司贷款通常更像是投资、而不是贷款。据参与此类交易的人士称,这让它们无需做银行要做的信用质量审查。


公司记录显示,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或开曼群岛设立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曾被用于向中国境外的客户提供贷款。在华融向中国上市公司提供贷款的一些案例中,相关交易只公布了简略的信息。

例如,公司文件显示,2017年,房地产开发商中弘股份对海外公司进行了两次大型投资,以4.49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海洋主题游乐园运营商海洋世界娱乐公司(SeaWorld Entertainment) 21%的股份,以及斥资4.13亿美元收购了英国豪华旅游公司Abercrombie&Kent 91%的股权。两项交易均由华融的一家子公司支持。

根据监管文件,今年4月,中弘股份对不明数量的债务违约,这促使外界询问华融及其他贷款人对中弘股份有多大风险敞口。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导致政府严加审查并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华融命运的,是其向华信提供贷款的决定。一度为中国最大私营石油集团的华信,去年试图收购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90亿美元股权,但其董事长叶简明于今年2月在一次腐败调查中被中国官员拘留后,这笔交易告吹。一个月后,华融收购了华信旗下一家公司36%的股份,该公司就是竞购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主体。

根据公司监管文件,后来,华信欠华融和其他几个债权人的债务违约,突显出赖小民执掌下的华融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了解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人士表示,正是类似这样的交易导致了整肃行动,因为这些贷款让企业能够不受国家监管地累积债务、收购海外资产。

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密切合作的某投资银行的亚洲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收到了北京方面遏制这些境外业务的示意。北京不满意这种活动。”

对于华融来说,种种错误带来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今年6月,该公司表示,上半年金融资产(包括发放的许多贷款)亏损达到120.5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150%。受这些亏损的影响,华融上半年的利润下降了93%,降至11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表示,正在遏制导致许多问题的“过度融资行为”,这是罕见地承认了向中资公司激进放贷的相关问题。

全球市场都感受到了资产管理公司从高收益债券市场退出激起的涟漪。一位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有过大量合作经验的资深交易员表示,在赖小民被拘之后,今年5月和6月,资产管理公司逐渐减少债券购买,“整个市场都感受到了”这种趋势的影响。

CreditSights分析师Sandra Chow表示:“这很可能是导致(亚洲收益率上升的)因素之一。人们在问,这对资产管理公司的(债券)持仓以及高收益市场的未来支撑力意味着什么。”

某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员工说,资产管理公司一直是投资银行领域的一项“试验”——这种模式让国家支持的集团能够控制正在离开中国的资金洪流。但是,随着香港许多效力于资产管理公司的银行家丢掉饭碗、资金的洪流也减为涓涓细流,这项试验似乎已经失败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整肃几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是为了切断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资金来源。巨额资金通过海外投资流出中国。



撰文 / 唐•温兰

■ 4月18日,华融资产管理公司(Huarong Asset Management)的员工到达香港总部后发现,公司大变样了。办公室里,曾经贴着董事会主席赖小民照片的墙上现在空无一物。一摞摞赖小民所著的精美图书消失了。目睹了那天情形的一位员工说,就好像赖小民从未存在过一样。

这家总部位于北京、实力强大的债务管理公司的子公司的员工很快就会知道,赖小民已因涉嫌腐败被拘留,成为最新一位触犯政府的高管。但当时尚不明显的是,华融处于对金融业腐败(特别是企业过度举债)整肃运动的中心。这场运动已越过中国边境,波及全球市场。

中国对华融以及其他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进行限制,为一些中国最激进的海外资产收购者轻易获取信贷踩下了急刹车。此举导致中资公司违约、并减少海外收购。

中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去年发起了一项旨在阻止企业将大量资金转移到境外的运动——在这种活动的巅峰时期2016年,2200亿美元资金以外国直接投资的形式流出境外。但与此同时,资产管理公司在经营激进的投行业务,为境外融资的兴起提供着便利。


这是一个无法持久的矛盾。6个月过去,整个中国企业界和香港都感受到了整肃的威力。香港将自己定位为中国国际资本的金融中心。

赖小民被捕之后,那些曾经红火的投行业务(曾经是如此多资金的来源)如今规模被缩减,此举让亚洲的信贷和高收益债券市场产生震荡。

总部位于香港的里昂证券(CLSA)分析师郑爱晶(Patricia Cheng)表示:“这在中国企业中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多中国公司都依赖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中国境外的)资本来源。但现在这个来源枯竭了。”

据多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自今年4月以来,华融和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信达(Cinda)、东方(Orient)和长城(Great Wall)——被北京方面强迫解雇员工并停止它们在香港的部分投行业务。

华融冻结了与其投行业务相关的所有新项目,使得许多中国公司的离岸业务缺乏现金,也无法为其现有债务再融资。过去一年,华融的多家客户——从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以下简称:华信)到海洋世界(Seaworld)的所有者中弘股份(Zhonghong Holdings)——因为无法偿还高息贷款而违约。

这4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投资业务也被缩减,这导致亚洲市场上高收益债券需求据一些交易商所称明显下降。


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国治理和腐败问题专家裴敏欣表示:“(整肃)是审慎的举措,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发挥了银行的作用。如果这些贷款出问题,资产管理公司将背负不良贷款。”

中央控制的资产管理公司的崛起和部分衰落,体现了中国金融部门及中国经济在过去二十年中经历了怎样的转变。这四家集团诞生于中国一次银行业危机中,由财政部于1999年创建,旨在吸收中国四大商业银行的大量不良贷款。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运营的头两年,这4家公司每家接收了大约1.4万亿元人民币(合2000亿美元)的坏账,约占银行未偿贷款总额的20%。例如,华融接收了中国工商银行(ICBC) 4080亿元人民币的坏账。

金融部门的资本重组由中国央行通过10年期债券提供资金,这些债券在2009年到期,计划是,债券到期时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唯一任务——剥离银行系统坏账,将违约并被清算。

1999年在资产管理公司担任过审计员的资产重组问题专家杰克•罗德曼(Jack Rodman)表示:“(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只需要等到2009年、10年期债券到期时,这些不称职的资产管理公司无法向银行偿还1700亿美元的初始资本。”但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始终未倒闭。罗德曼表示,银行反倒被指示使用税款支持资产管理公司。

受到鼓励的“坏银行”迅速扩张,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牢牢扎下根来,获得证券经纪、保险、信托、房地产开发、私募股权投资和融资租赁的许可牌照。他们还收购了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商业银行,并在数十个专门从事高收益贷款的单独业务部门雇用了数千人。

信达和华融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在香港上市,截止今年6月底它们总计拥有3.3万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中国内地的不良债务处置业务,仍构成这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主体。

在香港,这些公司将部分投行业务切分出来,专门向国有银行不愿碰的中资公司发放贷款。其中包括2015年几乎破产的可再生能源公司汉能(Hanergy)和北京方面施压要求其出售全球资产的华信。

一名为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人士表示:“鼎盛时期的华融在贷款业务上曾与传统银行展开较量。其他公司始终没有做到那么大。”

资产管理公司背后的驱动力之一,是自2012年以来担任华融董事长的赖小民。56岁的赖小民身材矮小,江西人,常常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这是中共官员当中是不寻常的。

在赖小民被拘留后不久,中国反腐败监管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表示,赖小民因涉嫌“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违纪违法”经常被用作贪污的同义词。中国财经杂志《财新》(Caixin)今年8月报道称,在赖小民被捕后,从他的家中找到多达4000万美元现金。华融没有回应记者提出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上赖小民,目前他下落不明。

然而,几位直接了解几家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情况的人士表示,整肃行动的目标远不止某家公司或某个人。这一行动与如下愿望联系在一起:控制中国公司在国内和国外累积的债务水平。据惠誉(Fitch)估计,2017年中国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到168%——人们认为,如果经济增长缓慢且违约增加,这将是中国最容易出问题的领域之一。

到2017年中期,几家斥资逾百亿美元收购海外资产的企业集团已在接受银行业监管机构的调查。

其中许多是资产管理公司的客户,资产管理公司利用其国有资质以约4%的利率发行以美元计价的债券,然后将这笔资金用于购买高收益债券,或以高达20%的利率借给无法获得离岸贷款的中国公司。

从2014年到今年9月,这四家公司筹集了1070亿美元资金。2017年,在活动高峰期,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筹集了307亿美元,华融占其中一半以上。今年到目前为止,华融仅筹集了23亿美元,这代表其商业模式发生了转变。

从结构上来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离岸公司贷款通常更像是投资、而不是贷款。据参与此类交易的人士称,这让它们无需做银行要做的信用质量审查。


公司记录显示,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或开曼群岛设立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曾被用于向中国境外的客户提供贷款。在华融向中国上市公司提供贷款的一些案例中,相关交易只公布了简略的信息。

例如,公司文件显示,2017年,房地产开发商中弘股份对海外公司进行了两次大型投资,以4.49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海洋主题游乐园运营商海洋世界娱乐公司(SeaWorld Entertainment) 21%的股份,以及斥资4.13亿美元收购了英国豪华旅游公司Abercrombie&Kent 91%的股权。两项交易均由华融的一家子公司支持。

根据监管文件,今年4月,中弘股份对不明数量的债务违约,这促使外界询问华融及其他贷款人对中弘股份有多大风险敞口。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导致政府严加审查并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华融命运的,是其向华信提供贷款的决定。一度为中国最大私营石油集团的华信,去年试图收购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90亿美元股权,但其董事长叶简明于今年2月在一次腐败调查中被中国官员拘留后,这笔交易告吹。一个月后,华融收购了华信旗下一家公司36%的股份,该公司就是竞购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主体。

根据公司监管文件,后来,华信欠华融和其他几个债权人的债务违约,突显出赖小民执掌下的华融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了解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人士表示,正是类似这样的交易导致了整肃行动,因为这些贷款让企业能够不受国家监管地累积债务、收购海外资产。

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密切合作的某投资银行的亚洲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收到了北京方面遏制这些境外业务的示意。北京不满意这种活动。”

对于华融来说,种种错误带来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今年6月,该公司表示,上半年金融资产(包括发放的许多贷款)亏损达到120.5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150%。受这些亏损的影响,华融上半年的利润下降了93%,降至11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表示,正在遏制导致许多问题的“过度融资行为”,这是罕见地承认了向中资公司激进放贷的相关问题。

全球市场都感受到了资产管理公司从高收益债券市场退出激起的涟漪。一位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有过大量合作经验的资深交易员表示,在赖小民被拘之后,今年5月和6月,资产管理公司逐渐减少债券购买,“整个市场都感受到了”这种趋势的影响。

CreditSights分析师Sandra Chow表示:“这很可能是导致(亚洲收益率上升的)因素之一。人们在问,这对资产管理公司的(债券)持仓以及高收益市场的未来支撑力意味着什么。”

某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员工说,资产管理公司一直是投资银行领域的一项“试验”——这种模式让国家支持的集团能够控制正在离开中国的资金洪流。但是,随着香港许多效力于资产管理公司的银行家丢掉饭碗、资金的洪流也减为涓涓细流,这项试验似乎已经失败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评论



中国“坏账银行”为何遭整肃?

发布日期:2018-11-01 07:43
摘要」中国整肃几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是为了切断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资金来源。巨额资金通过海外投资流出中国。



撰文 / 唐•温兰

■ 4月18日,华融资产管理公司(Huarong Asset Management)的员工到达香港总部后发现,公司大变样了。办公室里,曾经贴着董事会主席赖小民照片的墙上现在空无一物。一摞摞赖小民所著的精美图书消失了。目睹了那天情形的一位员工说,就好像赖小民从未存在过一样。

这家总部位于北京、实力强大的债务管理公司的子公司的员工很快就会知道,赖小民已因涉嫌腐败被拘留,成为最新一位触犯政府的高管。但当时尚不明显的是,华融处于对金融业腐败(特别是企业过度举债)整肃运动的中心。这场运动已越过中国边境,波及全球市场。

中国对华融以及其他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进行限制,为一些中国最激进的海外资产收购者轻易获取信贷踩下了急刹车。此举导致中资公司违约、并减少海外收购。

中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去年发起了一项旨在阻止企业将大量资金转移到境外的运动——在这种活动的巅峰时期2016年,2200亿美元资金以外国直接投资的形式流出境外。但与此同时,资产管理公司在经营激进的投行业务,为境外融资的兴起提供着便利。


这是一个无法持久的矛盾。6个月过去,整个中国企业界和香港都感受到了整肃的威力。香港将自己定位为中国国际资本的金融中心。

赖小民被捕之后,那些曾经红火的投行业务(曾经是如此多资金的来源)如今规模被缩减,此举让亚洲的信贷和高收益债券市场产生震荡。

总部位于香港的里昂证券(CLSA)分析师郑爱晶(Patricia Cheng)表示:“这在中国企业中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多中国公司都依赖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中国境外的)资本来源。但现在这个来源枯竭了。”

据多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自今年4月以来,华融和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信达(Cinda)、东方(Orient)和长城(Great Wall)——被北京方面强迫解雇员工并停止它们在香港的部分投行业务。

华融冻结了与其投行业务相关的所有新项目,使得许多中国公司的离岸业务缺乏现金,也无法为其现有债务再融资。过去一年,华融的多家客户——从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以下简称:华信)到海洋世界(Seaworld)的所有者中弘股份(Zhonghong Holdings)——因为无法偿还高息贷款而违约。

这4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投资业务也被缩减,这导致亚洲市场上高收益债券需求据一些交易商所称明显下降。


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国治理和腐败问题专家裴敏欣表示:“(整肃)是审慎的举措,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发挥了银行的作用。如果这些贷款出问题,资产管理公司将背负不良贷款。”

中央控制的资产管理公司的崛起和部分衰落,体现了中国金融部门及中国经济在过去二十年中经历了怎样的转变。这四家集团诞生于中国一次银行业危机中,由财政部于1999年创建,旨在吸收中国四大商业银行的大量不良贷款。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运营的头两年,这4家公司每家接收了大约1.4万亿元人民币(合2000亿美元)的坏账,约占银行未偿贷款总额的20%。例如,华融接收了中国工商银行(ICBC) 4080亿元人民币的坏账。

金融部门的资本重组由中国央行通过10年期债券提供资金,这些债券在2009年到期,计划是,债券到期时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唯一任务——剥离银行系统坏账,将违约并被清算。

1999年在资产管理公司担任过审计员的资产重组问题专家杰克•罗德曼(Jack Rodman)表示:“(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只需要等到2009年、10年期债券到期时,这些不称职的资产管理公司无法向银行偿还1700亿美元的初始资本。”但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始终未倒闭。罗德曼表示,银行反倒被指示使用税款支持资产管理公司。

受到鼓励的“坏银行”迅速扩张,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牢牢扎下根来,获得证券经纪、保险、信托、房地产开发、私募股权投资和融资租赁的许可牌照。他们还收购了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商业银行,并在数十个专门从事高收益贷款的单独业务部门雇用了数千人。

信达和华融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在香港上市,截止今年6月底它们总计拥有3.3万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中国内地的不良债务处置业务,仍构成这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主体。

在香港,这些公司将部分投行业务切分出来,专门向国有银行不愿碰的中资公司发放贷款。其中包括2015年几乎破产的可再生能源公司汉能(Hanergy)和北京方面施压要求其出售全球资产的华信。

一名为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人士表示:“鼎盛时期的华融在贷款业务上曾与传统银行展开较量。其他公司始终没有做到那么大。”

资产管理公司背后的驱动力之一,是自2012年以来担任华融董事长的赖小民。56岁的赖小民身材矮小,江西人,常常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这是中共官员当中是不寻常的。

在赖小民被拘留后不久,中国反腐败监管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表示,赖小民因涉嫌“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违纪违法”经常被用作贪污的同义词。中国财经杂志《财新》(Caixin)今年8月报道称,在赖小民被捕后,从他的家中找到多达4000万美元现金。华融没有回应记者提出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上赖小民,目前他下落不明。

然而,几位直接了解几家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情况的人士表示,整肃行动的目标远不止某家公司或某个人。这一行动与如下愿望联系在一起:控制中国公司在国内和国外累积的债务水平。据惠誉(Fitch)估计,2017年中国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到168%——人们认为,如果经济增长缓慢且违约增加,这将是中国最容易出问题的领域之一。

到2017年中期,几家斥资逾百亿美元收购海外资产的企业集团已在接受银行业监管机构的调查。

其中许多是资产管理公司的客户,资产管理公司利用其国有资质以约4%的利率发行以美元计价的债券,然后将这笔资金用于购买高收益债券,或以高达20%的利率借给无法获得离岸贷款的中国公司。

从2014年到今年9月,这四家公司筹集了1070亿美元资金。2017年,在活动高峰期,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筹集了307亿美元,华融占其中一半以上。今年到目前为止,华融仅筹集了23亿美元,这代表其商业模式发生了转变。

从结构上来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离岸公司贷款通常更像是投资、而不是贷款。据参与此类交易的人士称,这让它们无需做银行要做的信用质量审查。


公司记录显示,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或开曼群岛设立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曾被用于向中国境外的客户提供贷款。在华融向中国上市公司提供贷款的一些案例中,相关交易只公布了简略的信息。

例如,公司文件显示,2017年,房地产开发商中弘股份对海外公司进行了两次大型投资,以4.49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海洋主题游乐园运营商海洋世界娱乐公司(SeaWorld Entertainment) 21%的股份,以及斥资4.13亿美元收购了英国豪华旅游公司Abercrombie&Kent 91%的股权。两项交易均由华融的一家子公司支持。

根据监管文件,今年4月,中弘股份对不明数量的债务违约,这促使外界询问华融及其他贷款人对中弘股份有多大风险敞口。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导致政府严加审查并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华融命运的,是其向华信提供贷款的决定。一度为中国最大私营石油集团的华信,去年试图收购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90亿美元股权,但其董事长叶简明于今年2月在一次腐败调查中被中国官员拘留后,这笔交易告吹。一个月后,华融收购了华信旗下一家公司36%的股份,该公司就是竞购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主体。

根据公司监管文件,后来,华信欠华融和其他几个债权人的债务违约,突显出赖小民执掌下的华融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了解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人士表示,正是类似这样的交易导致了整肃行动,因为这些贷款让企业能够不受国家监管地累积债务、收购海外资产。

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密切合作的某投资银行的亚洲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收到了北京方面遏制这些境外业务的示意。北京不满意这种活动。”

对于华融来说,种种错误带来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今年6月,该公司表示,上半年金融资产(包括发放的许多贷款)亏损达到120.5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150%。受这些亏损的影响,华融上半年的利润下降了93%,降至11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表示,正在遏制导致许多问题的“过度融资行为”,这是罕见地承认了向中资公司激进放贷的相关问题。

全球市场都感受到了资产管理公司从高收益债券市场退出激起的涟漪。一位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有过大量合作经验的资深交易员表示,在赖小民被拘之后,今年5月和6月,资产管理公司逐渐减少债券购买,“整个市场都感受到了”这种趋势的影响。

CreditSights分析师Sandra Chow表示:“这很可能是导致(亚洲收益率上升的)因素之一。人们在问,这对资产管理公司的(债券)持仓以及高收益市场的未来支撑力意味着什么。”

某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员工说,资产管理公司一直是投资银行领域的一项“试验”——这种模式让国家支持的集团能够控制正在离开中国的资金洪流。但是,随着香港许多效力于资产管理公司的银行家丢掉饭碗、资金的洪流也减为涓涓细流,这项试验似乎已经失败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中国整肃几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是为了切断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资金来源。巨额资金通过海外投资流出中国。



撰文 / 唐•温兰

■ 4月18日,华融资产管理公司(Huarong Asset Management)的员工到达香港总部后发现,公司大变样了。办公室里,曾经贴着董事会主席赖小民照片的墙上现在空无一物。一摞摞赖小民所著的精美图书消失了。目睹了那天情形的一位员工说,就好像赖小民从未存在过一样。

这家总部位于北京、实力强大的债务管理公司的子公司的员工很快就会知道,赖小民已因涉嫌腐败被拘留,成为最新一位触犯政府的高管。但当时尚不明显的是,华融处于对金融业腐败(特别是企业过度举债)整肃运动的中心。这场运动已越过中国边境,波及全球市场。

中国对华融以及其他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的投行业务进行限制,为一些中国最激进的海外资产收购者轻易获取信贷踩下了急刹车。此举导致中资公司违约、并减少海外收购。

中国最高金融监管机构去年发起了一项旨在阻止企业将大量资金转移到境外的运动——在这种活动的巅峰时期2016年,2200亿美元资金以外国直接投资的形式流出境外。但与此同时,资产管理公司在经营激进的投行业务,为境外融资的兴起提供着便利。


这是一个无法持久的矛盾。6个月过去,整个中国企业界和香港都感受到了整肃的威力。香港将自己定位为中国国际资本的金融中心。

赖小民被捕之后,那些曾经红火的投行业务(曾经是如此多资金的来源)如今规模被缩减,此举让亚洲的信贷和高收益债券市场产生震荡。

总部位于香港的里昂证券(CLSA)分析师郑爱晶(Patricia Cheng)表示:“这在中国企业中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多中国公司都依赖这些资产管理公司作为(中国境外的)资本来源。但现在这个来源枯竭了。”

据多位直接了解情况的人士介绍,自今年4月以来,华融和三家国有资产管理公司——信达(Cinda)、东方(Orient)和长城(Great Wall)——被北京方面强迫解雇员工并停止它们在香港的部分投行业务。

华融冻结了与其投行业务相关的所有新项目,使得许多中国公司的离岸业务缺乏现金,也无法为其现有债务再融资。过去一年,华融的多家客户——从中国华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以下简称:华信)到海洋世界(Seaworld)的所有者中弘股份(Zhonghong Holdings)——因为无法偿还高息贷款而违约。

这4家资产管理公司的固定收益投资业务也被缩减,这导致亚洲市场上高收益债券需求据一些交易商所称明显下降。


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国治理和腐败问题专家裴敏欣表示:“(整肃)是审慎的举措,因为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发挥了银行的作用。如果这些贷款出问题,资产管理公司将背负不良贷款。”

中央控制的资产管理公司的崛起和部分衰落,体现了中国金融部门及中国经济在过去二十年中经历了怎样的转变。这四家集团诞生于中国一次银行业危机中,由财政部于1999年创建,旨在吸收中国四大商业银行的大量不良贷款。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的数据,在运营的头两年,这4家公司每家接收了大约1.4万亿元人民币(合2000亿美元)的坏账,约占银行未偿贷款总额的20%。例如,华融接收了中国工商银行(ICBC) 4080亿元人民币的坏账。

金融部门的资本重组由中国央行通过10年期债券提供资金,这些债券在2009年到期,计划是,债券到期时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已经完成了它们的唯一任务——剥离银行系统坏账,将违约并被清算。

1999年在资产管理公司担任过审计员的资产重组问题专家杰克•罗德曼(Jack Rodman)表示:“(从理论上来说)我们只需要等到2009年、10年期债券到期时,这些不称职的资产管理公司无法向银行偿还1700亿美元的初始资本。”但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始终未倒闭。罗德曼表示,银行反倒被指示使用税款支持资产管理公司。

受到鼓励的“坏银行”迅速扩张,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牢牢扎下根来,获得证券经纪、保险、信托、房地产开发、私募股权投资和融资租赁的许可牌照。他们还收购了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商业银行,并在数十个专门从事高收益贷款的单独业务部门雇用了数千人。

信达和华融分别于2013年和2015年在香港上市,截止今年6月底它们总计拥有3.3万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中国内地的不良债务处置业务,仍构成这四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业务主体。

在香港,这些公司将部分投行业务切分出来,专门向国有银行不愿碰的中资公司发放贷款。其中包括2015年几乎破产的可再生能源公司汉能(Hanergy)和北京方面施压要求其出售全球资产的华信。

一名为该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人士表示:“鼎盛时期的华融在贷款业务上曾与传统银行展开较量。其他公司始终没有做到那么大。”

资产管理公司背后的驱动力之一,是自2012年以来担任华融董事长的赖小民。56岁的赖小民身材矮小,江西人,常常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这是中共官员当中是不寻常的。

在赖小民被拘留后不久,中国反腐败监管机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Central Commission for Discipline Inspection)表示,赖小民因涉嫌“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违纪违法”经常被用作贪污的同义词。中国财经杂志《财新》(Caixin)今年8月报道称,在赖小民被捕后,从他的家中找到多达4000万美元现金。华融没有回应记者提出的置评请求。记者无法联系上赖小民,目前他下落不明。

然而,几位直接了解几家资产管理公司业务情况的人士表示,整肃行动的目标远不止某家公司或某个人。这一行动与如下愿望联系在一起:控制中国公司在国内和国外累积的债务水平。据惠誉(Fitch)估计,2017年中国企业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达到168%——人们认为,如果经济增长缓慢且违约增加,这将是中国最容易出问题的领域之一。

到2017年中期,几家斥资逾百亿美元收购海外资产的企业集团已在接受银行业监管机构的调查。

其中许多是资产管理公司的客户,资产管理公司利用其国有资质以约4%的利率发行以美元计价的债券,然后将这笔资金用于购买高收益债券,或以高达20%的利率借给无法获得离岸贷款的中国公司。

从2014年到今年9月,这四家公司筹集了1070亿美元资金。2017年,在活动高峰期,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筹集了307亿美元,华融占其中一半以上。今年到目前为止,华融仅筹集了23亿美元,这代表其商业模式发生了转变。

从结构上来看,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离岸公司贷款通常更像是投资、而不是贷款。据参与此类交易的人士称,这让它们无需做银行要做的信用质量审查。


公司记录显示,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或开曼群岛设立了许多公司,这些公司曾被用于向中国境外的客户提供贷款。在华融向中国上市公司提供贷款的一些案例中,相关交易只公布了简略的信息。

例如,公司文件显示,2017年,房地产开发商中弘股份对海外公司进行了两次大型投资,以4.49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海洋主题游乐园运营商海洋世界娱乐公司(SeaWorld Entertainment) 21%的股份,以及斥资4.13亿美元收购了英国豪华旅游公司Abercrombie&Kent 91%的股权。两项交易均由华融的一家子公司支持。

根据监管文件,今年4月,中弘股份对不明数量的债务违约,这促使外界询问华融及其他贷款人对中弘股份有多大风险敞口。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导致政府严加审查并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华融命运的,是其向华信提供贷款的决定。一度为中国最大私营石油集团的华信,去年试图收购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的90亿美元股权,但其董事长叶简明于今年2月在一次腐败调查中被中国官员拘留后,这笔交易告吹。一个月后,华融收购了华信旗下一家公司36%的股份,该公司就是竞购俄罗斯石油公司的主体。

根据公司监管文件,后来,华信欠华融和其他几个债权人的债务违约,突显出赖小民执掌下的华融愿意承担的风险水平。了解这些资产管理公司的人士表示,正是类似这样的交易导致了整肃行动,因为这些贷款让企业能够不受国家监管地累积债务、收购海外资产。

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密切合作的某投资银行的亚洲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收到了北京方面遏制这些境外业务的示意。北京不满意这种活动。”

对于华融来说,种种错误带来的压力越来越沉重。今年6月,该公司表示,上半年金融资产(包括发放的许多贷款)亏损达到120.5亿元人民币(合18亿美元),同比增长超过150%。受这些亏损的影响,华融上半年的利润下降了93%,降至11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表示,正在遏制导致许多问题的“过度融资行为”,这是罕见地承认了向中资公司激进放贷的相关问题。

全球市场都感受到了资产管理公司从高收益债券市场退出激起的涟漪。一位与这些资产管理公司有过大量合作经验的资深交易员表示,在赖小民被拘之后,今年5月和6月,资产管理公司逐渐减少债券购买,“整个市场都感受到了”这种趋势的影响。

CreditSights分析师Sandra Chow表示:“这很可能是导致(亚洲收益率上升的)因素之一。人们在问,这对资产管理公司的(债券)持仓以及高收益市场的未来支撑力意味着什么。”

某资产管理公司的一名员工说,资产管理公司一直是投资银行领域的一项“试验”——这种模式让国家支持的集团能够控制正在离开中国的资金洪流。但是,随着香港许多效力于资产管理公司的银行家丢掉饭碗、资金的洪流也减为涓涓细流,这项试验似乎已经失败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