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式干预对市场无益

发布日期:2018-11-01 07:33
摘要」桑晓霓: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



撰文 / 桑晓霓

■ 由于中国市场依然面临压力,本周烈性酒生产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的股价暴跌15%。这种下跌深度让人想起大约五年前的情形,当时茅台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奢华宴会的举办,后者往往有茅台酒帮助活跃气氛。

由于中国主要股指今年以来下跌逾20%,投资者没有心情庆祝。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一直被视为罪魁祸首,同时国内经济放缓也是一个因素。

事实将最终证明,官方唱好股票的努力是不成功的,这也是最新的对股市的笨拙干预。渐渐地,它们只会越来越让人们觉得,北京政策制定者仍然对私营部门不信任。

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当时官方对股市的鼓励帮助股市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但紧接着市场就轰然崩溃。

自今年10月中旬以来,中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SRC)推出了新的鼓励公司回购股票的规则。

它还精心安排11家证券公司出资210亿元人民币(合30亿美元)成立基金,以协助那些将股票质押融资的公司——股票质押现象如今正在加深股市的痛苦。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教授、该校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表示:“中国证监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干预。中国回到了中央计划机制。监管机构成为资源配置的工具。”

一个重拳干预的例子发生在今年6月——那个月沪深300指数下跌近8%——北京方面寻求让中国6大资产管理公司筹集资金,以支持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的计划。

引入存托凭证是北京吸引在境外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回归的计划的一部分。但鉴于国内经济放缓——以及解决债务问题的去杠杆化运动导致流动性枯竭——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可以筹集资金的唯一方法是出售之前持有的中国股票。

这种“为国服务”要求实际上导致中国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脆弱的,无论是否为私人所有。

虽然去年政府开始推动的去杠杆化运动不是对股市的直接干预,但分析师表示,其影响正在加剧企业现在因股票质押而面临的问题。

野村证券(Nomura)的中国经济学家陆挺指出:“2017年中期以来的去杠杆化运动严重打击了中国的私营部门。股权质押融资(SPF)的持续影响可能会雪上加霜。”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私营公司占所有未解押股票的80%以上。

拥有多家中国基金的香港ETF提供商Premia Partners的创始人蔡瑞怡(Rebecca Chua)认为,“新经济中私营企业的估值之前上升幅度最大,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将大部分股票作为抵押品”。她补充道,因此,这是“压力最大的地方,而且还会有更多的压力”。

更有甚者,香港基金经理们表示,自今年6月份以来——这是去年10月份以来沪深300指数表现第二差的月份——他们接到内地经纪人的电话,对他们卖股表示不满。内地经纪人称这些电话是在当局的要求下打的。

此外,对北京监管风险的担忧是腾讯(Tencent)等曾经大幅上涨的高科技公司遭遇抛售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绝非唯一受官方呵护、确切地说是支持的市场。看看著名的“格林斯潘对策”(Greenspan put),或者更近些时候的,美国和欧洲出台的旨在通过推高金融资产价格来支持经济的非常规货币政策。

但北京本应认识到,它那种干预最终对投资者或中国没有帮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桑晓霓: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



撰文 / 桑晓霓

■ 由于中国市场依然面临压力,本周烈性酒生产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的股价暴跌15%。这种下跌深度让人想起大约五年前的情形,当时茅台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奢华宴会的举办,后者往往有茅台酒帮助活跃气氛。

由于中国主要股指今年以来下跌逾20%,投资者没有心情庆祝。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一直被视为罪魁祸首,同时国内经济放缓也是一个因素。

事实将最终证明,官方唱好股票的努力是不成功的,这也是最新的对股市的笨拙干预。渐渐地,它们只会越来越让人们觉得,北京政策制定者仍然对私营部门不信任。

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当时官方对股市的鼓励帮助股市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但紧接着市场就轰然崩溃。

自今年10月中旬以来,中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SRC)推出了新的鼓励公司回购股票的规则。

它还精心安排11家证券公司出资210亿元人民币(合30亿美元)成立基金,以协助那些将股票质押融资的公司——股票质押现象如今正在加深股市的痛苦。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教授、该校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表示:“中国证监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干预。中国回到了中央计划机制。监管机构成为资源配置的工具。”

一个重拳干预的例子发生在今年6月——那个月沪深300指数下跌近8%——北京方面寻求让中国6大资产管理公司筹集资金,以支持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的计划。

引入存托凭证是北京吸引在境外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回归的计划的一部分。但鉴于国内经济放缓——以及解决债务问题的去杠杆化运动导致流动性枯竭——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可以筹集资金的唯一方法是出售之前持有的中国股票。

这种“为国服务”要求实际上导致中国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脆弱的,无论是否为私人所有。

虽然去年政府开始推动的去杠杆化运动不是对股市的直接干预,但分析师表示,其影响正在加剧企业现在因股票质押而面临的问题。

野村证券(Nomura)的中国经济学家陆挺指出:“2017年中期以来的去杠杆化运动严重打击了中国的私营部门。股权质押融资(SPF)的持续影响可能会雪上加霜。”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私营公司占所有未解押股票的80%以上。

拥有多家中国基金的香港ETF提供商Premia Partners的创始人蔡瑞怡(Rebecca Chua)认为,“新经济中私营企业的估值之前上升幅度最大,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将大部分股票作为抵押品”。她补充道,因此,这是“压力最大的地方,而且还会有更多的压力”。

更有甚者,香港基金经理们表示,自今年6月份以来——这是去年10月份以来沪深300指数表现第二差的月份——他们接到内地经纪人的电话,对他们卖股表示不满。内地经纪人称这些电话是在当局的要求下打的。

此外,对北京监管风险的担忧是腾讯(Tencent)等曾经大幅上涨的高科技公司遭遇抛售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绝非唯一受官方呵护、确切地说是支持的市场。看看著名的“格林斯潘对策”(Greenspan put),或者更近些时候的,美国和欧洲出台的旨在通过推高金融资产价格来支持经济的非常规货币政策。

但北京本应认识到,它那种干预最终对投资者或中国没有帮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桑晓霓: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



撰文 / 桑晓霓

■ 由于中国市场依然面临压力,本周烈性酒生产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的股价暴跌15%。这种下跌深度让人想起大约五年前的情形,当时茅台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奢华宴会的举办,后者往往有茅台酒帮助活跃气氛。

由于中国主要股指今年以来下跌逾20%,投资者没有心情庆祝。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一直被视为罪魁祸首,同时国内经济放缓也是一个因素。

事实将最终证明,官方唱好股票的努力是不成功的,这也是最新的对股市的笨拙干预。渐渐地,它们只会越来越让人们觉得,北京政策制定者仍然对私营部门不信任。

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当时官方对股市的鼓励帮助股市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但紧接着市场就轰然崩溃。

自今年10月中旬以来,中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SRC)推出了新的鼓励公司回购股票的规则。

它还精心安排11家证券公司出资210亿元人民币(合30亿美元)成立基金,以协助那些将股票质押融资的公司——股票质押现象如今正在加深股市的痛苦。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教授、该校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表示:“中国证监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干预。中国回到了中央计划机制。监管机构成为资源配置的工具。”

一个重拳干预的例子发生在今年6月——那个月沪深300指数下跌近8%——北京方面寻求让中国6大资产管理公司筹集资金,以支持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的计划。

引入存托凭证是北京吸引在境外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回归的计划的一部分。但鉴于国内经济放缓——以及解决债务问题的去杠杆化运动导致流动性枯竭——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可以筹集资金的唯一方法是出售之前持有的中国股票。

这种“为国服务”要求实际上导致中国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脆弱的,无论是否为私人所有。

虽然去年政府开始推动的去杠杆化运动不是对股市的直接干预,但分析师表示,其影响正在加剧企业现在因股票质押而面临的问题。

野村证券(Nomura)的中国经济学家陆挺指出:“2017年中期以来的去杠杆化运动严重打击了中国的私营部门。股权质押融资(SPF)的持续影响可能会雪上加霜。”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私营公司占所有未解押股票的80%以上。

拥有多家中国基金的香港ETF提供商Premia Partners的创始人蔡瑞怡(Rebecca Chua)认为,“新经济中私营企业的估值之前上升幅度最大,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将大部分股票作为抵押品”。她补充道,因此,这是“压力最大的地方,而且还会有更多的压力”。

更有甚者,香港基金经理们表示,自今年6月份以来——这是去年10月份以来沪深300指数表现第二差的月份——他们接到内地经纪人的电话,对他们卖股表示不满。内地经纪人称这些电话是在当局的要求下打的。

此外,对北京监管风险的担忧是腾讯(Tencent)等曾经大幅上涨的高科技公司遭遇抛售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绝非唯一受官方呵护、确切地说是支持的市场。看看著名的“格林斯潘对策”(Greenspan put),或者更近些时候的,美国和欧洲出台的旨在通过推高金融资产价格来支持经济的非常规货币政策。

但北京本应认识到,它那种干预最终对投资者或中国没有帮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式干预对市场无益

发布日期:2018-11-01 07:33
摘要」桑晓霓: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



撰文 / 桑晓霓

■ 由于中国市场依然面临压力,本周烈性酒生产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的股价暴跌15%。这种下跌深度让人想起大约五年前的情形,当时茅台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奢华宴会的举办,后者往往有茅台酒帮助活跃气氛。

由于中国主要股指今年以来下跌逾20%,投资者没有心情庆祝。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一直被视为罪魁祸首,同时国内经济放缓也是一个因素。

事实将最终证明,官方唱好股票的努力是不成功的,这也是最新的对股市的笨拙干预。渐渐地,它们只会越来越让人们觉得,北京政策制定者仍然对私营部门不信任。

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当时官方对股市的鼓励帮助股市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但紧接着市场就轰然崩溃。

自今年10月中旬以来,中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SRC)推出了新的鼓励公司回购股票的规则。

它还精心安排11家证券公司出资210亿元人民币(合30亿美元)成立基金,以协助那些将股票质押融资的公司——股票质押现象如今正在加深股市的痛苦。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教授、该校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表示:“中国证监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干预。中国回到了中央计划机制。监管机构成为资源配置的工具。”

一个重拳干预的例子发生在今年6月——那个月沪深300指数下跌近8%——北京方面寻求让中国6大资产管理公司筹集资金,以支持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的计划。

引入存托凭证是北京吸引在境外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回归的计划的一部分。但鉴于国内经济放缓——以及解决债务问题的去杠杆化运动导致流动性枯竭——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可以筹集资金的唯一方法是出售之前持有的中国股票。

这种“为国服务”要求实际上导致中国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脆弱的,无论是否为私人所有。

虽然去年政府开始推动的去杠杆化运动不是对股市的直接干预,但分析师表示,其影响正在加剧企业现在因股票质押而面临的问题。

野村证券(Nomura)的中国经济学家陆挺指出:“2017年中期以来的去杠杆化运动严重打击了中国的私营部门。股权质押融资(SPF)的持续影响可能会雪上加霜。”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私营公司占所有未解押股票的80%以上。

拥有多家中国基金的香港ETF提供商Premia Partners的创始人蔡瑞怡(Rebecca Chua)认为,“新经济中私营企业的估值之前上升幅度最大,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将大部分股票作为抵押品”。她补充道,因此,这是“压力最大的地方,而且还会有更多的压力”。

更有甚者,香港基金经理们表示,自今年6月份以来——这是去年10月份以来沪深300指数表现第二差的月份——他们接到内地经纪人的电话,对他们卖股表示不满。内地经纪人称这些电话是在当局的要求下打的。

此外,对北京监管风险的担忧是腾讯(Tencent)等曾经大幅上涨的高科技公司遭遇抛售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绝非唯一受官方呵护、确切地说是支持的市场。看看著名的“格林斯潘对策”(Greenspan put),或者更近些时候的,美国和欧洲出台的旨在通过推高金融资产价格来支持经济的非常规货币政策。

但北京本应认识到,它那种干预最终对投资者或中国没有帮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桑晓霓: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



撰文 / 桑晓霓

■ 由于中国市场依然面临压力,本周烈性酒生产商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的股价暴跌15%。这种下跌深度让人想起大约五年前的情形,当时茅台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抑制了奢华宴会的举办,后者往往有茅台酒帮助活跃气氛。

由于中国主要股指今年以来下跌逾20%,投资者没有心情庆祝。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一直被视为罪魁祸首,同时国内经济放缓也是一个因素。

事实将最终证明,官方唱好股票的努力是不成功的,这也是最新的对股市的笨拙干预。渐渐地,它们只会越来越让人们觉得,北京政策制定者仍然对私营部门不信任。

中国原本应该从2015年的股市崩盘中吸取教训,为股市摇旗呐喊并指导股票价格的努力通常只能在短期内发挥作用——当时官方对股市的鼓励帮助股市达到创纪录的水平,但紧接着市场就轰然崩溃。

自今年10月中旬以来,中国金融市场监管机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SRC)推出了新的鼓励公司回购股票的规则。

它还精心安排11家证券公司出资210亿元人民币(合30亿美元)成立基金,以协助那些将股票质押融资的公司——股票质押现象如今正在加深股市的痛苦。

香港大学(Hong Kong University)教授、该校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表示:“中国证监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干预。中国回到了中央计划机制。监管机构成为资源配置的工具。”

一个重拳干预的例子发生在今年6月——那个月沪深300指数下跌近8%——北京方面寻求让中国6大资产管理公司筹集资金,以支持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的计划。

引入存托凭证是北京吸引在境外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回归的计划的一部分。但鉴于国内经济放缓——以及解决债务问题的去杠杆化运动导致流动性枯竭——这些资产管理公司可以筹集资金的唯一方法是出售之前持有的中国股票。

这种“为国服务”要求实际上导致中国几乎所有公司都是脆弱的,无论是否为私人所有。

虽然去年政府开始推动的去杠杆化运动不是对股市的直接干预,但分析师表示,其影响正在加剧企业现在因股票质押而面临的问题。

野村证券(Nomura)的中国经济学家陆挺指出:“2017年中期以来的去杠杆化运动严重打击了中国的私营部门。股权质押融资(SPF)的持续影响可能会雪上加霜。”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私营公司占所有未解押股票的80%以上。

拥有多家中国基金的香港ETF提供商Premia Partners的创始人蔡瑞怡(Rebecca Chua)认为,“新经济中私营企业的估值之前上升幅度最大,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将大部分股票作为抵押品”。她补充道,因此,这是“压力最大的地方,而且还会有更多的压力”。

更有甚者,香港基金经理们表示,自今年6月份以来——这是去年10月份以来沪深300指数表现第二差的月份——他们接到内地经纪人的电话,对他们卖股表示不满。内地经纪人称这些电话是在当局的要求下打的。

此外,对北京监管风险的担忧是腾讯(Tencent)等曾经大幅上涨的高科技公司遭遇抛售的主要原因之一。

中国绝非唯一受官方呵护、确切地说是支持的市场。看看著名的“格林斯潘对策”(Greenspan put),或者更近些时候的,美国和欧洲出台的旨在通过推高金融资产价格来支持经济的非常规货币政策。

但北京本应认识到,它那种干预最终对投资者或中国没有帮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