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抖音式“无意义”短视频能征服全球吗?

发布日期:2018-10-31 10:48
摘要」萌宠视频、对口型唱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字节跳动提供“无意义”的肤浅娱乐,却罕见地在中国互联网和世界互联网这两个鸿沟巨大的领域都取得了成功,它是如何做到的?



撰文 / RAYMOND ZHONG

■ 一家提供业余霹雳舞视频、八卦新闻报道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这个星球上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估值大约为750亿美元。它还制定了一个席卷全球其他地方的手机屏幕的宏大计划。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个叫字节跳动的公司。你可能永远不会使用它那些轻松愉快、丰富多彩的手机应用。但是你身边的青少年可能已经在沉迷于Musical.ly了,这是去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的视频分享平台,并且将它融入了自己的视频服务TikTok。

“说白了,拍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20岁的北京大学生董亚欣表示,他每天都在使用TikTok的中文版抖音。字节跳动表示,全球有超过5亿人每月至少使用抖音或TikTok一次。

可爱的宠物视频。对口型演唱流行入脑金曲。漂亮的数字特效……
……以及非常擅长跳机器舞的人。

“抖音的目的性没有那么强,”董亚欣说:“这个反而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但即使对于肤浅娱乐的传播者来说,跨越科技界最危险的鸿沟也不会是无忧无虑的。现在世界上有两大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互联网。对于美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北京对内容和运营的严格规定长期以来令中国成为一个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地带。

这些规则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腾讯等本土巨头,其海外扩张计划因迎合中国网民的独特需求而受挫。

到目前为止,字节跳动最近从软银(SoftBank)和其他重量级投资者那里获得了30亿美元的新资金,它通过稍微有些不同的做法找到了在两个互联网取得成功的罕见方式。

首先,它没有假装要弥合两个数字领域。

抖音的用户完全与TikTok的用户隔离,反之亦然;这样能更好地管理中国人能看到的素材。北京的紧缩控制措施使这些相当无趣的事情进入了这个靠玩乐挣钱的产业。

视频游戏公司、名人八卦博主和直播明星最近都在遭受磨难,因为政府更加努力地消灭它认为不健康的文化内容。打击行动也没有放过字节跳动——当局在今年4月下令,让该公司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下线。

该公司还通过专注于轻松、积极的内容,以及吸引年轻——非常年轻——的用户,从而相对轻松地越过边界。然而,看到字节跳动平台肮脏一面的不只是中国共产党。

在该公司购买Musical.ly之前和之后,都有惊恐的父母和其他人报告,发现青少年用户在该应用程序上展示有性暗示的舞蹈动作,说出带有粗暴性行为和更糟糕内容的歌词。英国警方调查了成年人通过Musical.ly向儿童提出猥亵要求的报告。

字节跳动在6月份为TikTok添加了新的隐私设置和家长控制。但是,如果该公司无法扩大管理此类问题的能力——公司拒绝为本文发表评论——同时又在迅速吸引新用户,那么其产品可能会在更多国家成为家长和政府的麻烦。

孩子们可能不会在乎。

14岁的姜世恩(Kang Sae-eun,音)是首尔的一名八年级学生,她喜欢在TikTok上观看其他年轻的韩国人。有个很会做鬼脸的女孩,还有一个优秀的舞者。她说,有一个很酷的短发女孩——绝对是能“迷倒”女孩那种。

姜世恩说,她们很有趣,不受约束。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像她一样的普通孩子。

“对于像小学生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在YouTube、Facebook或Instagram这样的知名平台上成名更困难,所有这些我也都在使用,”她说。

姜世恩说,她并没有意识到TikTok是中国的,这引起了关于字节跳动的最有趣的问题:一个在推动自我表达民主化的公司,是如何从一个极度不民主的中国诞生的呢?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一开始并不是为了主导短视频市场。多年来,该公司最知名的产品不是抖音,而是一个名为今日头条的新闻聚合器,它使用机器学习来弄清楚用户喜欢什么,然后更多地提供它们。

在中国,很少有媒体向读者要求很大的忠诚度。这意味着新闻聚合器是一种有价值且省时的方法,可以找出想阅读的内容。

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北京意识到有一个应用程序给了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却给了他们很多不那么健康的东西。

去年12月,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指控今日头条传播“色情”信息之后,字节跳动暂停了该应用程序的几个部分的更新,并删除或暂停了数百个内容创建者。几个月后,由于不明原因,今日头条暂时从应用商店中删除。字节跳动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内涵段子完全被关闭了。

在一封很长的道歉信中,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一鸣发誓要将管理内容的员工人数从6000人增加到一万人。

“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张一鸣写道。

但那时,字节跳动的马厩里又有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抖音在2016年发布时甚至不是字节跳动的第一个视频应用程序。但是,在这些事情发生的过程中,它以某种随机而又有些神秘的方式,开始变得庞大。

该应用程序专为快速而最大化的成瘾而设计。

打开抖音或TikTok,你就会直接进入一段视频。手指向上滑动就可以获得另一个,每次刷新屏幕,都是一阵多巴胺快感。这些视频完全填满了你的手机显示屏,挡住了顶部的时钟,让你无法看到自己花了多少小时观看小狗、喜剧小品和整齐的舞蹈。

日本西部20岁的大学生畑下五月(Satsuki Hatashita,音)已经连续数月迷恋这个应用。她现在才明白,洗澡之前不要使用这个应用。“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去洗澡,直到我终于停止看TikTok,”她说。

她也惊讶地发现这个应用是中国的。

像畑下这样的人给了字节跳动向海外进发的信心。该公司已在日本、巴西、印度、美国及其他地区开设办事处。

字节跳动国际应用的重要方面仍然由驻留在中国的中国员工负责。他们甚至会制作一些针对不同文化的内容,例如建议观看视频的推送通知。据在线发布的消息,该公司正在招聘十几种语言的使用者,包括葡萄牙语、波兰语、马来语和阿拉伯语。

今年的一件事让字节跳动明白,至少在政府关系这个领域,在当地有人办事是很重要的。

7月,印度尼西亚当局暂时屏蔽了TikTok,因为它提供他们所谓的“色情、不恰当的内容和亵渎行为”。印度尼西亚政府联系了TikTok的新加坡办事处,发出了几天的警告。但是,印度尼西亚信息部长鲁迪安塔拉(Rudiantar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到该应用被关闭后,政府才收到回复。

字节跳动最近的招聘活动表示,它希望避免类似的事件。Instagram的亚太地区公共政策主管海伦娜·莱尔施(Helena Lersch)最近辞去职位,担任字节跳动的全球公共政策主管职务。最近,Facebook在印度尼西亚和日本的公共政策主管也加入了字节跳动。

在抖音腾飞之前,中国的互联网并没有一个专注于简短、易于制作的视频并且独占鳌头的社交平台。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互联网上,Instagram,Snapchat和其他类似平台已经很受欢迎,TikTok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对于中国东部25岁的报纸记者陶倪来说,腾讯的消息应用程序微信已经成为一种工具,而不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有趣方式。微博是一个类似Twitter的流行平台,它可能会让人厌倦。但是陶倪说,抖音却绝对不会。

那是因为每个视频都很短,她说,她最终可能花费几个小时浏览各个频道。“超过15秒的就可能会觉得疲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萌宠视频、对口型唱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字节跳动提供“无意义”的肤浅娱乐,却罕见地在中国互联网和世界互联网这两个鸿沟巨大的领域都取得了成功,它是如何做到的?



撰文 / RAYMOND ZHONG

■ 一家提供业余霹雳舞视频、八卦新闻报道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这个星球上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估值大约为750亿美元。它还制定了一个席卷全球其他地方的手机屏幕的宏大计划。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个叫字节跳动的公司。你可能永远不会使用它那些轻松愉快、丰富多彩的手机应用。但是你身边的青少年可能已经在沉迷于Musical.ly了,这是去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的视频分享平台,并且将它融入了自己的视频服务TikTok。

“说白了,拍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20岁的北京大学生董亚欣表示,他每天都在使用TikTok的中文版抖音。字节跳动表示,全球有超过5亿人每月至少使用抖音或TikTok一次。

可爱的宠物视频。对口型演唱流行入脑金曲。漂亮的数字特效……
……以及非常擅长跳机器舞的人。

“抖音的目的性没有那么强,”董亚欣说:“这个反而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但即使对于肤浅娱乐的传播者来说,跨越科技界最危险的鸿沟也不会是无忧无虑的。现在世界上有两大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互联网。对于美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北京对内容和运营的严格规定长期以来令中国成为一个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地带。

这些规则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腾讯等本土巨头,其海外扩张计划因迎合中国网民的独特需求而受挫。

到目前为止,字节跳动最近从软银(SoftBank)和其他重量级投资者那里获得了30亿美元的新资金,它通过稍微有些不同的做法找到了在两个互联网取得成功的罕见方式。

首先,它没有假装要弥合两个数字领域。

抖音的用户完全与TikTok的用户隔离,反之亦然;这样能更好地管理中国人能看到的素材。北京的紧缩控制措施使这些相当无趣的事情进入了这个靠玩乐挣钱的产业。

视频游戏公司、名人八卦博主和直播明星最近都在遭受磨难,因为政府更加努力地消灭它认为不健康的文化内容。打击行动也没有放过字节跳动——当局在今年4月下令,让该公司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下线。

该公司还通过专注于轻松、积极的内容,以及吸引年轻——非常年轻——的用户,从而相对轻松地越过边界。然而,看到字节跳动平台肮脏一面的不只是中国共产党。

在该公司购买Musical.ly之前和之后,都有惊恐的父母和其他人报告,发现青少年用户在该应用程序上展示有性暗示的舞蹈动作,说出带有粗暴性行为和更糟糕内容的歌词。英国警方调查了成年人通过Musical.ly向儿童提出猥亵要求的报告。

字节跳动在6月份为TikTok添加了新的隐私设置和家长控制。但是,如果该公司无法扩大管理此类问题的能力——公司拒绝为本文发表评论——同时又在迅速吸引新用户,那么其产品可能会在更多国家成为家长和政府的麻烦。

孩子们可能不会在乎。

14岁的姜世恩(Kang Sae-eun,音)是首尔的一名八年级学生,她喜欢在TikTok上观看其他年轻的韩国人。有个很会做鬼脸的女孩,还有一个优秀的舞者。她说,有一个很酷的短发女孩——绝对是能“迷倒”女孩那种。

姜世恩说,她们很有趣,不受约束。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像她一样的普通孩子。

“对于像小学生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在YouTube、Facebook或Instagram这样的知名平台上成名更困难,所有这些我也都在使用,”她说。

姜世恩说,她并没有意识到TikTok是中国的,这引起了关于字节跳动的最有趣的问题:一个在推动自我表达民主化的公司,是如何从一个极度不民主的中国诞生的呢?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一开始并不是为了主导短视频市场。多年来,该公司最知名的产品不是抖音,而是一个名为今日头条的新闻聚合器,它使用机器学习来弄清楚用户喜欢什么,然后更多地提供它们。

在中国,很少有媒体向读者要求很大的忠诚度。这意味着新闻聚合器是一种有价值且省时的方法,可以找出想阅读的内容。

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北京意识到有一个应用程序给了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却给了他们很多不那么健康的东西。

去年12月,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指控今日头条传播“色情”信息之后,字节跳动暂停了该应用程序的几个部分的更新,并删除或暂停了数百个内容创建者。几个月后,由于不明原因,今日头条暂时从应用商店中删除。字节跳动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内涵段子完全被关闭了。

在一封很长的道歉信中,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一鸣发誓要将管理内容的员工人数从6000人增加到一万人。

“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张一鸣写道。

但那时,字节跳动的马厩里又有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抖音在2016年发布时甚至不是字节跳动的第一个视频应用程序。但是,在这些事情发生的过程中,它以某种随机而又有些神秘的方式,开始变得庞大。

该应用程序专为快速而最大化的成瘾而设计。

打开抖音或TikTok,你就会直接进入一段视频。手指向上滑动就可以获得另一个,每次刷新屏幕,都是一阵多巴胺快感。这些视频完全填满了你的手机显示屏,挡住了顶部的时钟,让你无法看到自己花了多少小时观看小狗、喜剧小品和整齐的舞蹈。

日本西部20岁的大学生畑下五月(Satsuki Hatashita,音)已经连续数月迷恋这个应用。她现在才明白,洗澡之前不要使用这个应用。“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去洗澡,直到我终于停止看TikTok,”她说。

她也惊讶地发现这个应用是中国的。

像畑下这样的人给了字节跳动向海外进发的信心。该公司已在日本、巴西、印度、美国及其他地区开设办事处。

字节跳动国际应用的重要方面仍然由驻留在中国的中国员工负责。他们甚至会制作一些针对不同文化的内容,例如建议观看视频的推送通知。据在线发布的消息,该公司正在招聘十几种语言的使用者,包括葡萄牙语、波兰语、马来语和阿拉伯语。

今年的一件事让字节跳动明白,至少在政府关系这个领域,在当地有人办事是很重要的。

7月,印度尼西亚当局暂时屏蔽了TikTok,因为它提供他们所谓的“色情、不恰当的内容和亵渎行为”。印度尼西亚政府联系了TikTok的新加坡办事处,发出了几天的警告。但是,印度尼西亚信息部长鲁迪安塔拉(Rudiantar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到该应用被关闭后,政府才收到回复。

字节跳动最近的招聘活动表示,它希望避免类似的事件。Instagram的亚太地区公共政策主管海伦娜·莱尔施(Helena Lersch)最近辞去职位,担任字节跳动的全球公共政策主管职务。最近,Facebook在印度尼西亚和日本的公共政策主管也加入了字节跳动。

在抖音腾飞之前,中国的互联网并没有一个专注于简短、易于制作的视频并且独占鳌头的社交平台。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互联网上,Instagram,Snapchat和其他类似平台已经很受欢迎,TikTok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对于中国东部25岁的报纸记者陶倪来说,腾讯的消息应用程序微信已经成为一种工具,而不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有趣方式。微博是一个类似Twitter的流行平台,它可能会让人厌倦。但是陶倪说,抖音却绝对不会。

那是因为每个视频都很短,她说,她最终可能花费几个小时浏览各个频道。“超过15秒的就可能会觉得疲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萌宠视频、对口型唱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字节跳动提供“无意义”的肤浅娱乐,却罕见地在中国互联网和世界互联网这两个鸿沟巨大的领域都取得了成功,它是如何做到的?



撰文 / RAYMOND ZHONG

■ 一家提供业余霹雳舞视频、八卦新闻报道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这个星球上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估值大约为750亿美元。它还制定了一个席卷全球其他地方的手机屏幕的宏大计划。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个叫字节跳动的公司。你可能永远不会使用它那些轻松愉快、丰富多彩的手机应用。但是你身边的青少年可能已经在沉迷于Musical.ly了,这是去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的视频分享平台,并且将它融入了自己的视频服务TikTok。

“说白了,拍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20岁的北京大学生董亚欣表示,他每天都在使用TikTok的中文版抖音。字节跳动表示,全球有超过5亿人每月至少使用抖音或TikTok一次。

可爱的宠物视频。对口型演唱流行入脑金曲。漂亮的数字特效……
……以及非常擅长跳机器舞的人。

“抖音的目的性没有那么强,”董亚欣说:“这个反而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但即使对于肤浅娱乐的传播者来说,跨越科技界最危险的鸿沟也不会是无忧无虑的。现在世界上有两大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互联网。对于美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北京对内容和运营的严格规定长期以来令中国成为一个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地带。

这些规则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腾讯等本土巨头,其海外扩张计划因迎合中国网民的独特需求而受挫。

到目前为止,字节跳动最近从软银(SoftBank)和其他重量级投资者那里获得了30亿美元的新资金,它通过稍微有些不同的做法找到了在两个互联网取得成功的罕见方式。

首先,它没有假装要弥合两个数字领域。

抖音的用户完全与TikTok的用户隔离,反之亦然;这样能更好地管理中国人能看到的素材。北京的紧缩控制措施使这些相当无趣的事情进入了这个靠玩乐挣钱的产业。

视频游戏公司、名人八卦博主和直播明星最近都在遭受磨难,因为政府更加努力地消灭它认为不健康的文化内容。打击行动也没有放过字节跳动——当局在今年4月下令,让该公司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下线。

该公司还通过专注于轻松、积极的内容,以及吸引年轻——非常年轻——的用户,从而相对轻松地越过边界。然而,看到字节跳动平台肮脏一面的不只是中国共产党。

在该公司购买Musical.ly之前和之后,都有惊恐的父母和其他人报告,发现青少年用户在该应用程序上展示有性暗示的舞蹈动作,说出带有粗暴性行为和更糟糕内容的歌词。英国警方调查了成年人通过Musical.ly向儿童提出猥亵要求的报告。

字节跳动在6月份为TikTok添加了新的隐私设置和家长控制。但是,如果该公司无法扩大管理此类问题的能力——公司拒绝为本文发表评论——同时又在迅速吸引新用户,那么其产品可能会在更多国家成为家长和政府的麻烦。

孩子们可能不会在乎。

14岁的姜世恩(Kang Sae-eun,音)是首尔的一名八年级学生,她喜欢在TikTok上观看其他年轻的韩国人。有个很会做鬼脸的女孩,还有一个优秀的舞者。她说,有一个很酷的短发女孩——绝对是能“迷倒”女孩那种。

姜世恩说,她们很有趣,不受约束。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像她一样的普通孩子。

“对于像小学生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在YouTube、Facebook或Instagram这样的知名平台上成名更困难,所有这些我也都在使用,”她说。

姜世恩说,她并没有意识到TikTok是中国的,这引起了关于字节跳动的最有趣的问题:一个在推动自我表达民主化的公司,是如何从一个极度不民主的中国诞生的呢?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一开始并不是为了主导短视频市场。多年来,该公司最知名的产品不是抖音,而是一个名为今日头条的新闻聚合器,它使用机器学习来弄清楚用户喜欢什么,然后更多地提供它们。

在中国,很少有媒体向读者要求很大的忠诚度。这意味着新闻聚合器是一种有价值且省时的方法,可以找出想阅读的内容。

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北京意识到有一个应用程序给了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却给了他们很多不那么健康的东西。

去年12月,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指控今日头条传播“色情”信息之后,字节跳动暂停了该应用程序的几个部分的更新,并删除或暂停了数百个内容创建者。几个月后,由于不明原因,今日头条暂时从应用商店中删除。字节跳动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内涵段子完全被关闭了。

在一封很长的道歉信中,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一鸣发誓要将管理内容的员工人数从6000人增加到一万人。

“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张一鸣写道。

但那时,字节跳动的马厩里又有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抖音在2016年发布时甚至不是字节跳动的第一个视频应用程序。但是,在这些事情发生的过程中,它以某种随机而又有些神秘的方式,开始变得庞大。

该应用程序专为快速而最大化的成瘾而设计。

打开抖音或TikTok,你就会直接进入一段视频。手指向上滑动就可以获得另一个,每次刷新屏幕,都是一阵多巴胺快感。这些视频完全填满了你的手机显示屏,挡住了顶部的时钟,让你无法看到自己花了多少小时观看小狗、喜剧小品和整齐的舞蹈。

日本西部20岁的大学生畑下五月(Satsuki Hatashita,音)已经连续数月迷恋这个应用。她现在才明白,洗澡之前不要使用这个应用。“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去洗澡,直到我终于停止看TikTok,”她说。

她也惊讶地发现这个应用是中国的。

像畑下这样的人给了字节跳动向海外进发的信心。该公司已在日本、巴西、印度、美国及其他地区开设办事处。

字节跳动国际应用的重要方面仍然由驻留在中国的中国员工负责。他们甚至会制作一些针对不同文化的内容,例如建议观看视频的推送通知。据在线发布的消息,该公司正在招聘十几种语言的使用者,包括葡萄牙语、波兰语、马来语和阿拉伯语。

今年的一件事让字节跳动明白,至少在政府关系这个领域,在当地有人办事是很重要的。

7月,印度尼西亚当局暂时屏蔽了TikTok,因为它提供他们所谓的“色情、不恰当的内容和亵渎行为”。印度尼西亚政府联系了TikTok的新加坡办事处,发出了几天的警告。但是,印度尼西亚信息部长鲁迪安塔拉(Rudiantar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到该应用被关闭后,政府才收到回复。

字节跳动最近的招聘活动表示,它希望避免类似的事件。Instagram的亚太地区公共政策主管海伦娜·莱尔施(Helena Lersch)最近辞去职位,担任字节跳动的全球公共政策主管职务。最近,Facebook在印度尼西亚和日本的公共政策主管也加入了字节跳动。

在抖音腾飞之前,中国的互联网并没有一个专注于简短、易于制作的视频并且独占鳌头的社交平台。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互联网上,Instagram,Snapchat和其他类似平台已经很受欢迎,TikTok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对于中国东部25岁的报纸记者陶倪来说,腾讯的消息应用程序微信已经成为一种工具,而不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有趣方式。微博是一个类似Twitter的流行平台,它可能会让人厌倦。但是陶倪说,抖音却绝对不会。

那是因为每个视频都很短,她说,她最终可能花费几个小时浏览各个频道。“超过15秒的就可能会觉得疲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抖音式“无意义”短视频能征服全球吗?

发布日期:2018-10-31 10:48
摘要」萌宠视频、对口型唱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字节跳动提供“无意义”的肤浅娱乐,却罕见地在中国互联网和世界互联网这两个鸿沟巨大的领域都取得了成功,它是如何做到的?



撰文 / RAYMOND ZHONG

■ 一家提供业余霹雳舞视频、八卦新闻报道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这个星球上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估值大约为750亿美元。它还制定了一个席卷全球其他地方的手机屏幕的宏大计划。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个叫字节跳动的公司。你可能永远不会使用它那些轻松愉快、丰富多彩的手机应用。但是你身边的青少年可能已经在沉迷于Musical.ly了,这是去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的视频分享平台,并且将它融入了自己的视频服务TikTok。

“说白了,拍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20岁的北京大学生董亚欣表示,他每天都在使用TikTok的中文版抖音。字节跳动表示,全球有超过5亿人每月至少使用抖音或TikTok一次。

可爱的宠物视频。对口型演唱流行入脑金曲。漂亮的数字特效……
……以及非常擅长跳机器舞的人。

“抖音的目的性没有那么强,”董亚欣说:“这个反而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但即使对于肤浅娱乐的传播者来说,跨越科技界最危险的鸿沟也不会是无忧无虑的。现在世界上有两大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互联网。对于美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北京对内容和运营的严格规定长期以来令中国成为一个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地带。

这些规则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腾讯等本土巨头,其海外扩张计划因迎合中国网民的独特需求而受挫。

到目前为止,字节跳动最近从软银(SoftBank)和其他重量级投资者那里获得了30亿美元的新资金,它通过稍微有些不同的做法找到了在两个互联网取得成功的罕见方式。

首先,它没有假装要弥合两个数字领域。

抖音的用户完全与TikTok的用户隔离,反之亦然;这样能更好地管理中国人能看到的素材。北京的紧缩控制措施使这些相当无趣的事情进入了这个靠玩乐挣钱的产业。

视频游戏公司、名人八卦博主和直播明星最近都在遭受磨难,因为政府更加努力地消灭它认为不健康的文化内容。打击行动也没有放过字节跳动——当局在今年4月下令,让该公司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下线。

该公司还通过专注于轻松、积极的内容,以及吸引年轻——非常年轻——的用户,从而相对轻松地越过边界。然而,看到字节跳动平台肮脏一面的不只是中国共产党。

在该公司购买Musical.ly之前和之后,都有惊恐的父母和其他人报告,发现青少年用户在该应用程序上展示有性暗示的舞蹈动作,说出带有粗暴性行为和更糟糕内容的歌词。英国警方调查了成年人通过Musical.ly向儿童提出猥亵要求的报告。

字节跳动在6月份为TikTok添加了新的隐私设置和家长控制。但是,如果该公司无法扩大管理此类问题的能力——公司拒绝为本文发表评论——同时又在迅速吸引新用户,那么其产品可能会在更多国家成为家长和政府的麻烦。

孩子们可能不会在乎。

14岁的姜世恩(Kang Sae-eun,音)是首尔的一名八年级学生,她喜欢在TikTok上观看其他年轻的韩国人。有个很会做鬼脸的女孩,还有一个优秀的舞者。她说,有一个很酷的短发女孩——绝对是能“迷倒”女孩那种。

姜世恩说,她们很有趣,不受约束。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像她一样的普通孩子。

“对于像小学生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在YouTube、Facebook或Instagram这样的知名平台上成名更困难,所有这些我也都在使用,”她说。

姜世恩说,她并没有意识到TikTok是中国的,这引起了关于字节跳动的最有趣的问题:一个在推动自我表达民主化的公司,是如何从一个极度不民主的中国诞生的呢?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一开始并不是为了主导短视频市场。多年来,该公司最知名的产品不是抖音,而是一个名为今日头条的新闻聚合器,它使用机器学习来弄清楚用户喜欢什么,然后更多地提供它们。

在中国,很少有媒体向读者要求很大的忠诚度。这意味着新闻聚合器是一种有价值且省时的方法,可以找出想阅读的内容。

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北京意识到有一个应用程序给了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却给了他们很多不那么健康的东西。

去年12月,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指控今日头条传播“色情”信息之后,字节跳动暂停了该应用程序的几个部分的更新,并删除或暂停了数百个内容创建者。几个月后,由于不明原因,今日头条暂时从应用商店中删除。字节跳动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内涵段子完全被关闭了。

在一封很长的道歉信中,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一鸣发誓要将管理内容的员工人数从6000人增加到一万人。

“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张一鸣写道。

但那时,字节跳动的马厩里又有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抖音在2016年发布时甚至不是字节跳动的第一个视频应用程序。但是,在这些事情发生的过程中,它以某种随机而又有些神秘的方式,开始变得庞大。

该应用程序专为快速而最大化的成瘾而设计。

打开抖音或TikTok,你就会直接进入一段视频。手指向上滑动就可以获得另一个,每次刷新屏幕,都是一阵多巴胺快感。这些视频完全填满了你的手机显示屏,挡住了顶部的时钟,让你无法看到自己花了多少小时观看小狗、喜剧小品和整齐的舞蹈。

日本西部20岁的大学生畑下五月(Satsuki Hatashita,音)已经连续数月迷恋这个应用。她现在才明白,洗澡之前不要使用这个应用。“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去洗澡,直到我终于停止看TikTok,”她说。

她也惊讶地发现这个应用是中国的。

像畑下这样的人给了字节跳动向海外进发的信心。该公司已在日本、巴西、印度、美国及其他地区开设办事处。

字节跳动国际应用的重要方面仍然由驻留在中国的中国员工负责。他们甚至会制作一些针对不同文化的内容,例如建议观看视频的推送通知。据在线发布的消息,该公司正在招聘十几种语言的使用者,包括葡萄牙语、波兰语、马来语和阿拉伯语。

今年的一件事让字节跳动明白,至少在政府关系这个领域,在当地有人办事是很重要的。

7月,印度尼西亚当局暂时屏蔽了TikTok,因为它提供他们所谓的“色情、不恰当的内容和亵渎行为”。印度尼西亚政府联系了TikTok的新加坡办事处,发出了几天的警告。但是,印度尼西亚信息部长鲁迪安塔拉(Rudiantar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到该应用被关闭后,政府才收到回复。

字节跳动最近的招聘活动表示,它希望避免类似的事件。Instagram的亚太地区公共政策主管海伦娜·莱尔施(Helena Lersch)最近辞去职位,担任字节跳动的全球公共政策主管职务。最近,Facebook在印度尼西亚和日本的公共政策主管也加入了字节跳动。

在抖音腾飞之前,中国的互联网并没有一个专注于简短、易于制作的视频并且独占鳌头的社交平台。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互联网上,Instagram,Snapchat和其他类似平台已经很受欢迎,TikTok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对于中国东部25岁的报纸记者陶倪来说,腾讯的消息应用程序微信已经成为一种工具,而不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有趣方式。微博是一个类似Twitter的流行平台,它可能会让人厌倦。但是陶倪说,抖音却绝对不会。

那是因为每个视频都很短,她说,她最终可能花费几个小时浏览各个频道。“超过15秒的就可能会觉得疲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萌宠视频、对口型唱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字节跳动提供“无意义”的肤浅娱乐,却罕见地在中国互联网和世界互联网这两个鸿沟巨大的领域都取得了成功,它是如何做到的?



撰文 / RAYMOND ZHONG

■ 一家提供业余霹雳舞视频、八卦新闻报道和傻乎乎的标签挑战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已经成为这个星球上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之一,估值大约为750亿美元。它还制定了一个席卷全球其他地方的手机屏幕的宏大计划。

你可能没有听说过这个叫字节跳动的公司。你可能永远不会使用它那些轻松愉快、丰富多彩的手机应用。但是你身边的青少年可能已经在沉迷于Musical.ly了,这是去年字节跳动以10亿美元收购的视频分享平台,并且将它融入了自己的视频服务TikTok。

“说白了,拍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20岁的北京大学生董亚欣表示,他每天都在使用TikTok的中文版抖音。字节跳动表示,全球有超过5亿人每月至少使用抖音或TikTok一次。

可爱的宠物视频。对口型演唱流行入脑金曲。漂亮的数字特效……
……以及非常擅长跳机器舞的人。

“抖音的目的性没有那么强,”董亚欣说:“这个反而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地方。”

但即使对于肤浅娱乐的传播者来说,跨越科技界最危险的鸿沟也不会是无忧无虑的。现在世界上有两大互联网:中国互联网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互联网。对于美国互联网公司来说,北京对内容和运营的严格规定长期以来令中国成为一个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地带。

这些规则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腾讯等本土巨头,其海外扩张计划因迎合中国网民的独特需求而受挫。

到目前为止,字节跳动最近从软银(SoftBank)和其他重量级投资者那里获得了30亿美元的新资金,它通过稍微有些不同的做法找到了在两个互联网取得成功的罕见方式。

首先,它没有假装要弥合两个数字领域。

抖音的用户完全与TikTok的用户隔离,反之亦然;这样能更好地管理中国人能看到的素材。北京的紧缩控制措施使这些相当无趣的事情进入了这个靠玩乐挣钱的产业。

视频游戏公司、名人八卦博主和直播明星最近都在遭受磨难,因为政府更加努力地消灭它认为不健康的文化内容。打击行动也没有放过字节跳动——当局在今年4月下令,让该公司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下线。

该公司还通过专注于轻松、积极的内容,以及吸引年轻——非常年轻——的用户,从而相对轻松地越过边界。然而,看到字节跳动平台肮脏一面的不只是中国共产党。

在该公司购买Musical.ly之前和之后,都有惊恐的父母和其他人报告,发现青少年用户在该应用程序上展示有性暗示的舞蹈动作,说出带有粗暴性行为和更糟糕内容的歌词。英国警方调查了成年人通过Musical.ly向儿童提出猥亵要求的报告。

字节跳动在6月份为TikTok添加了新的隐私设置和家长控制。但是,如果该公司无法扩大管理此类问题的能力——公司拒绝为本文发表评论——同时又在迅速吸引新用户,那么其产品可能会在更多国家成为家长和政府的麻烦。

孩子们可能不会在乎。

14岁的姜世恩(Kang Sae-eun,音)是首尔的一名八年级学生,她喜欢在TikTok上观看其他年轻的韩国人。有个很会做鬼脸的女孩,还有一个优秀的舞者。她说,有一个很酷的短发女孩——绝对是能“迷倒”女孩那种。

姜世恩说,她们很有趣,不受约束。最重要的是,她们是像她一样的普通孩子。

“对于像小学生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在YouTube、Facebook或Instagram这样的知名平台上成名更困难,所有这些我也都在使用,”她说。

姜世恩说,她并没有意识到TikTok是中国的,这引起了关于字节跳动的最有趣的问题:一个在推动自我表达民主化的公司,是如何从一个极度不民主的中国诞生的呢?

字节跳动成立于2012年,一开始并不是为了主导短视频市场。多年来,该公司最知名的产品不是抖音,而是一个名为今日头条的新闻聚合器,它使用机器学习来弄清楚用户喜欢什么,然后更多地提供它们。

在中国,很少有媒体向读者要求很大的忠诚度。这意味着新闻聚合器是一种有价值且省时的方法,可以找出想阅读的内容。

不过,过了一段时间,北京意识到有一个应用程序给了人们他们想要的东西,最后却给了他们很多不那么健康的东西。

去年12月,在中国互联网监管机构指控今日头条传播“色情”信息之后,字节跳动暂停了该应用程序的几个部分的更新,并删除或暂停了数百个内容创建者。几个月后,由于不明原因,今日头条暂时从应用商店中删除。字节跳动的笑话共享应用程序内涵段子完全被关闭了。

在一封很长的道歉信中,该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一鸣发誓要将管理内容的员工人数从6000人增加到一万人。

“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张一鸣写道。

但那时,字节跳动的马厩里又有了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抖音在2016年发布时甚至不是字节跳动的第一个视频应用程序。但是,在这些事情发生的过程中,它以某种随机而又有些神秘的方式,开始变得庞大。

该应用程序专为快速而最大化的成瘾而设计。

打开抖音或TikTok,你就会直接进入一段视频。手指向上滑动就可以获得另一个,每次刷新屏幕,都是一阵多巴胺快感。这些视频完全填满了你的手机显示屏,挡住了顶部的时钟,让你无法看到自己花了多少小时观看小狗、喜剧小品和整齐的舞蹈。

日本西部20岁的大学生畑下五月(Satsuki Hatashita,音)已经连续数月迷恋这个应用。她现在才明白,洗澡之前不要使用这个应用。“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去洗澡,直到我终于停止看TikTok,”她说。

她也惊讶地发现这个应用是中国的。

像畑下这样的人给了字节跳动向海外进发的信心。该公司已在日本、巴西、印度、美国及其他地区开设办事处。

字节跳动国际应用的重要方面仍然由驻留在中国的中国员工负责。他们甚至会制作一些针对不同文化的内容,例如建议观看视频的推送通知。据在线发布的消息,该公司正在招聘十几种语言的使用者,包括葡萄牙语、波兰语、马来语和阿拉伯语。

今年的一件事让字节跳动明白,至少在政府关系这个领域,在当地有人办事是很重要的。

7月,印度尼西亚当局暂时屏蔽了TikTok,因为它提供他们所谓的“色情、不恰当的内容和亵渎行为”。印度尼西亚政府联系了TikTok的新加坡办事处,发出了几天的警告。但是,印度尼西亚信息部长鲁迪安塔拉(Rudiantar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到该应用被关闭后,政府才收到回复。

字节跳动最近的招聘活动表示,它希望避免类似的事件。Instagram的亚太地区公共政策主管海伦娜·莱尔施(Helena Lersch)最近辞去职位,担任字节跳动的全球公共政策主管职务。最近,Facebook在印度尼西亚和日本的公共政策主管也加入了字节跳动。

在抖音腾飞之前,中国的互联网并没有一个专注于简短、易于制作的视频并且独占鳌头的社交平台。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互联网上,Instagram,Snapchat和其他类似平台已经很受欢迎,TikTok面临着激烈的竞争。

对于中国东部25岁的报纸记者陶倪来说,腾讯的消息应用程序微信已经成为一种工具,而不是一种消磨时间的有趣方式。微博是一个类似Twitter的流行平台,它可能会让人厌倦。但是陶倪说,抖音却绝对不会。

那是因为每个视频都很短,她说,她最终可能花费几个小时浏览各个频道。“超过15秒的就可能会觉得疲劳。”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