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市场与特朗普的热恋结束了?

发布日期:2018-10-30 08:16
摘要」戴维斯: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市场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市场日益担忧,在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11月赢得总统大选、震惊全世界的时候,美国股市立即下跌7%,许多经济评论员严重警告即将发生经济灾难。然而,市场迅速将注意力转向财政宽松的好处,并在几个小时内大幅反弹。之后股市几乎没有回调。即使在本月大幅下跌之后,美国股市自特朗普任职以来仍上涨了逾30%。

牛市不只是“糖兴奋”。它受到美国经济活动强劲增长、企业利润激增以及极其可靠的中央银行等坚实基本面的支撑。

其中一些基本面因素继承自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其他方面,例如降低企业税和对美联储(Fed)官员的合理任命,是共和党人自己决定的。此外,世界贸易增长等其他因素仍然有效,虽然特朗普政府竭力破坏世界贸易。尽管如此,特朗普还是将近乎完美的经济算作自己的功绩,市场则报以热烈反应。

今年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一个重要的担忧是,在11月6日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那么,市场面临什么新的政治风险?

国会的变化

纳特•西尔弗(Nate Silver)创建的538(Five Thirty Eight)网站显示,参议院有80%的可能性依然由共和党(以微弱优势)控制。因此,总体结果的关键在于民主党能否重新掌控众议院。双方似乎势均力敌,但纳特•西尔弗现在表示,民主党有86%的可能性赢得多数席位。华盛顿特区的僵局还没有定数,但市场现在显然预期这一结果。

随着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关键的调查委员会,让白宫卷入丑闻的余地将会更大,包括可能针对特朗普被指与俄罗斯有联系的问题启动弹劾程序。众议院提议弹劾总统只需要简单多数通过即可,但最终裁定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这看起来非常不容易实现。市场将会主要把这看成政治噪音。

新一轮财政刺激?

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中期选举之后是否会出台新一轮的财政刺激。虽然特朗普的首轮刺激显然对股市有利,但刺激2.0绝对不是这样。

随着美国经济在长期潜力上方运行,目前政策意味着,联邦预算赤字将从2018年的4.5%上升到2020年代中期的7%以上。

这一水平的结构性赤字是前所未有的,而进一步的大幅上升将会增加长期国债的风险溢价,从而对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尽管如此,特朗普受到2018年预算刺激成功的鼓舞,提议进一步为中产阶级降低10%的税负。

这在国会能通过吗?在参议院将需要60票赞成,不管怎样都很困难。而如果民主党在众议院占多数席位,那么第二次税改获得通过将会希望渺茫。财政改革将陷入两年的停滞。

现在这将让市场如释重负。

对美联储的政治攻击

在两年关系融洽之后,最近特朗普与美联储的关系明显恶化。

最初,特朗普非常明智地接受了其工作人员的建议,他早期对美联储官员的任命是主流、独立和专家人士。退休才会任命新人的模式意味着白宫几乎再没有机会改变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组成。

但特朗普对美联储加息的抨击不断升级,如果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明年继续加息,他的抨击还将进入一个新的水平。

投资者日益担心特朗普政府会设法威吓美联储。从理论上说,国会可以立法限制央行的独立性,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将会让这一点变得困难得多。如果没有渎职行为,特朗普政府不能解雇美联储主席,而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未来也没有足够的空位让他安插心腹。

尽管如此,如果特朗普将美联储推向政治舞台,这只会动摇人们对货币政策独立性的信心。这可能会迫使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拒绝让步。而且,在金融环境最近收紧之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展现其政治独立性的决心,可能已经推迟了本来会有的任何温和指导——这正好与特朗普的意图相反,当然也对市场没有帮助。

白宫依然保留着贸易政策的控制权

特朗普可能弄得更糟的最后一个领域与贸易政策有关。白宫主要是在国会很久以前对行政部门授予的直接权力下行事。由于特朗普可以否决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改变这些权力的任何立法尝试,他可以继续在这一领域单方面采取行动。

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欧盟和日本在签署新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进展,而且只对中国采取了有限的具体行动。这使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威胁有所缓和。

贸易保护今年并没有对市场产生影响。但是,面对其他地方的僵局,特朗普可能会在贸易领域变得更加强硬。如果美国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正如他威胁明年将会实施的那样,这将是市场真正不喜欢的事态严重升级。

特朗普峰值?

本月变得非常明显的是,美国股市面临相当大的逆风。由于金融环境趋紧、出口增长放缓和财政刺激减弱,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显著放缓。企业盈利峰值已经过去。全球背景变暗。

现在,随着特朗普在税收、贸易和美联储问题上的民粹主义作风日益带来负面影响,市场可能已经过了“特朗普峰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戴维斯: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市场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市场日益担忧,在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11月赢得总统大选、震惊全世界的时候,美国股市立即下跌7%,许多经济评论员严重警告即将发生经济灾难。然而,市场迅速将注意力转向财政宽松的好处,并在几个小时内大幅反弹。之后股市几乎没有回调。即使在本月大幅下跌之后,美国股市自特朗普任职以来仍上涨了逾30%。

牛市不只是“糖兴奋”。它受到美国经济活动强劲增长、企业利润激增以及极其可靠的中央银行等坚实基本面的支撑。

其中一些基本面因素继承自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其他方面,例如降低企业税和对美联储(Fed)官员的合理任命,是共和党人自己决定的。此外,世界贸易增长等其他因素仍然有效,虽然特朗普政府竭力破坏世界贸易。尽管如此,特朗普还是将近乎完美的经济算作自己的功绩,市场则报以热烈反应。

今年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一个重要的担忧是,在11月6日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那么,市场面临什么新的政治风险?

国会的变化

纳特•西尔弗(Nate Silver)创建的538(Five Thirty Eight)网站显示,参议院有80%的可能性依然由共和党(以微弱优势)控制。因此,总体结果的关键在于民主党能否重新掌控众议院。双方似乎势均力敌,但纳特•西尔弗现在表示,民主党有86%的可能性赢得多数席位。华盛顿特区的僵局还没有定数,但市场现在显然预期这一结果。

随着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关键的调查委员会,让白宫卷入丑闻的余地将会更大,包括可能针对特朗普被指与俄罗斯有联系的问题启动弹劾程序。众议院提议弹劾总统只需要简单多数通过即可,但最终裁定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这看起来非常不容易实现。市场将会主要把这看成政治噪音。

新一轮财政刺激?

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中期选举之后是否会出台新一轮的财政刺激。虽然特朗普的首轮刺激显然对股市有利,但刺激2.0绝对不是这样。

随着美国经济在长期潜力上方运行,目前政策意味着,联邦预算赤字将从2018年的4.5%上升到2020年代中期的7%以上。

这一水平的结构性赤字是前所未有的,而进一步的大幅上升将会增加长期国债的风险溢价,从而对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尽管如此,特朗普受到2018年预算刺激成功的鼓舞,提议进一步为中产阶级降低10%的税负。

这在国会能通过吗?在参议院将需要60票赞成,不管怎样都很困难。而如果民主党在众议院占多数席位,那么第二次税改获得通过将会希望渺茫。财政改革将陷入两年的停滞。

现在这将让市场如释重负。

对美联储的政治攻击

在两年关系融洽之后,最近特朗普与美联储的关系明显恶化。

最初,特朗普非常明智地接受了其工作人员的建议,他早期对美联储官员的任命是主流、独立和专家人士。退休才会任命新人的模式意味着白宫几乎再没有机会改变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组成。

但特朗普对美联储加息的抨击不断升级,如果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明年继续加息,他的抨击还将进入一个新的水平。

投资者日益担心特朗普政府会设法威吓美联储。从理论上说,国会可以立法限制央行的独立性,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将会让这一点变得困难得多。如果没有渎职行为,特朗普政府不能解雇美联储主席,而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未来也没有足够的空位让他安插心腹。

尽管如此,如果特朗普将美联储推向政治舞台,这只会动摇人们对货币政策独立性的信心。这可能会迫使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拒绝让步。而且,在金融环境最近收紧之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展现其政治独立性的决心,可能已经推迟了本来会有的任何温和指导——这正好与特朗普的意图相反,当然也对市场没有帮助。

白宫依然保留着贸易政策的控制权

特朗普可能弄得更糟的最后一个领域与贸易政策有关。白宫主要是在国会很久以前对行政部门授予的直接权力下行事。由于特朗普可以否决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改变这些权力的任何立法尝试,他可以继续在这一领域单方面采取行动。

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欧盟和日本在签署新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进展,而且只对中国采取了有限的具体行动。这使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威胁有所缓和。

贸易保护今年并没有对市场产生影响。但是,面对其他地方的僵局,特朗普可能会在贸易领域变得更加强硬。如果美国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正如他威胁明年将会实施的那样,这将是市场真正不喜欢的事态严重升级。

特朗普峰值?

本月变得非常明显的是,美国股市面临相当大的逆风。由于金融环境趋紧、出口增长放缓和财政刺激减弱,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显著放缓。企业盈利峰值已经过去。全球背景变暗。

现在,随着特朗普在税收、贸易和美联储问题上的民粹主义作风日益带来负面影响,市场可能已经过了“特朗普峰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戴维斯: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市场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市场日益担忧,在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11月赢得总统大选、震惊全世界的时候,美国股市立即下跌7%,许多经济评论员严重警告即将发生经济灾难。然而,市场迅速将注意力转向财政宽松的好处,并在几个小时内大幅反弹。之后股市几乎没有回调。即使在本月大幅下跌之后,美国股市自特朗普任职以来仍上涨了逾30%。

牛市不只是“糖兴奋”。它受到美国经济活动强劲增长、企业利润激增以及极其可靠的中央银行等坚实基本面的支撑。

其中一些基本面因素继承自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其他方面,例如降低企业税和对美联储(Fed)官员的合理任命,是共和党人自己决定的。此外,世界贸易增长等其他因素仍然有效,虽然特朗普政府竭力破坏世界贸易。尽管如此,特朗普还是将近乎完美的经济算作自己的功绩,市场则报以热烈反应。

今年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一个重要的担忧是,在11月6日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那么,市场面临什么新的政治风险?

国会的变化

纳特•西尔弗(Nate Silver)创建的538(Five Thirty Eight)网站显示,参议院有80%的可能性依然由共和党(以微弱优势)控制。因此,总体结果的关键在于民主党能否重新掌控众议院。双方似乎势均力敌,但纳特•西尔弗现在表示,民主党有86%的可能性赢得多数席位。华盛顿特区的僵局还没有定数,但市场现在显然预期这一结果。

随着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关键的调查委员会,让白宫卷入丑闻的余地将会更大,包括可能针对特朗普被指与俄罗斯有联系的问题启动弹劾程序。众议院提议弹劾总统只需要简单多数通过即可,但最终裁定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这看起来非常不容易实现。市场将会主要把这看成政治噪音。

新一轮财政刺激?

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中期选举之后是否会出台新一轮的财政刺激。虽然特朗普的首轮刺激显然对股市有利,但刺激2.0绝对不是这样。

随着美国经济在长期潜力上方运行,目前政策意味着,联邦预算赤字将从2018年的4.5%上升到2020年代中期的7%以上。

这一水平的结构性赤字是前所未有的,而进一步的大幅上升将会增加长期国债的风险溢价,从而对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尽管如此,特朗普受到2018年预算刺激成功的鼓舞,提议进一步为中产阶级降低10%的税负。

这在国会能通过吗?在参议院将需要60票赞成,不管怎样都很困难。而如果民主党在众议院占多数席位,那么第二次税改获得通过将会希望渺茫。财政改革将陷入两年的停滞。

现在这将让市场如释重负。

对美联储的政治攻击

在两年关系融洽之后,最近特朗普与美联储的关系明显恶化。

最初,特朗普非常明智地接受了其工作人员的建议,他早期对美联储官员的任命是主流、独立和专家人士。退休才会任命新人的模式意味着白宫几乎再没有机会改变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组成。

但特朗普对美联储加息的抨击不断升级,如果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明年继续加息,他的抨击还将进入一个新的水平。

投资者日益担心特朗普政府会设法威吓美联储。从理论上说,国会可以立法限制央行的独立性,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将会让这一点变得困难得多。如果没有渎职行为,特朗普政府不能解雇美联储主席,而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未来也没有足够的空位让他安插心腹。

尽管如此,如果特朗普将美联储推向政治舞台,这只会动摇人们对货币政策独立性的信心。这可能会迫使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拒绝让步。而且,在金融环境最近收紧之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展现其政治独立性的决心,可能已经推迟了本来会有的任何温和指导——这正好与特朗普的意图相反,当然也对市场没有帮助。

白宫依然保留着贸易政策的控制权

特朗普可能弄得更糟的最后一个领域与贸易政策有关。白宫主要是在国会很久以前对行政部门授予的直接权力下行事。由于特朗普可以否决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改变这些权力的任何立法尝试,他可以继续在这一领域单方面采取行动。

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欧盟和日本在签署新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进展,而且只对中国采取了有限的具体行动。这使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威胁有所缓和。

贸易保护今年并没有对市场产生影响。但是,面对其他地方的僵局,特朗普可能会在贸易领域变得更加强硬。如果美国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正如他威胁明年将会实施的那样,这将是市场真正不喜欢的事态严重升级。

特朗普峰值?

本月变得非常明显的是,美国股市面临相当大的逆风。由于金融环境趋紧、出口增长放缓和财政刺激减弱,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显著放缓。企业盈利峰值已经过去。全球背景变暗。

现在,随着特朗普在税收、贸易和美联储问题上的民粹主义作风日益带来负面影响,市场可能已经过了“特朗普峰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市场与特朗普的热恋结束了?

发布日期:2018-10-30 08:16
摘要」戴维斯: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市场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市场日益担忧,在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11月赢得总统大选、震惊全世界的时候,美国股市立即下跌7%,许多经济评论员严重警告即将发生经济灾难。然而,市场迅速将注意力转向财政宽松的好处,并在几个小时内大幅反弹。之后股市几乎没有回调。即使在本月大幅下跌之后,美国股市自特朗普任职以来仍上涨了逾30%。

牛市不只是“糖兴奋”。它受到美国经济活动强劲增长、企业利润激增以及极其可靠的中央银行等坚实基本面的支撑。

其中一些基本面因素继承自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其他方面,例如降低企业税和对美联储(Fed)官员的合理任命,是共和党人自己决定的。此外,世界贸易增长等其他因素仍然有效,虽然特朗普政府竭力破坏世界贸易。尽管如此,特朗普还是将近乎完美的经济算作自己的功绩,市场则报以热烈反应。

今年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一个重要的担忧是,在11月6日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那么,市场面临什么新的政治风险?

国会的变化

纳特•西尔弗(Nate Silver)创建的538(Five Thirty Eight)网站显示,参议院有80%的可能性依然由共和党(以微弱优势)控制。因此,总体结果的关键在于民主党能否重新掌控众议院。双方似乎势均力敌,但纳特•西尔弗现在表示,民主党有86%的可能性赢得多数席位。华盛顿特区的僵局还没有定数,但市场现在显然预期这一结果。

随着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关键的调查委员会,让白宫卷入丑闻的余地将会更大,包括可能针对特朗普被指与俄罗斯有联系的问题启动弹劾程序。众议院提议弹劾总统只需要简单多数通过即可,但最终裁定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这看起来非常不容易实现。市场将会主要把这看成政治噪音。

新一轮财政刺激?

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中期选举之后是否会出台新一轮的财政刺激。虽然特朗普的首轮刺激显然对股市有利,但刺激2.0绝对不是这样。

随着美国经济在长期潜力上方运行,目前政策意味着,联邦预算赤字将从2018年的4.5%上升到2020年代中期的7%以上。

这一水平的结构性赤字是前所未有的,而进一步的大幅上升将会增加长期国债的风险溢价,从而对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尽管如此,特朗普受到2018年预算刺激成功的鼓舞,提议进一步为中产阶级降低10%的税负。

这在国会能通过吗?在参议院将需要60票赞成,不管怎样都很困难。而如果民主党在众议院占多数席位,那么第二次税改获得通过将会希望渺茫。财政改革将陷入两年的停滞。

现在这将让市场如释重负。

对美联储的政治攻击

在两年关系融洽之后,最近特朗普与美联储的关系明显恶化。

最初,特朗普非常明智地接受了其工作人员的建议,他早期对美联储官员的任命是主流、独立和专家人士。退休才会任命新人的模式意味着白宫几乎再没有机会改变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组成。

但特朗普对美联储加息的抨击不断升级,如果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明年继续加息,他的抨击还将进入一个新的水平。

投资者日益担心特朗普政府会设法威吓美联储。从理论上说,国会可以立法限制央行的独立性,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将会让这一点变得困难得多。如果没有渎职行为,特朗普政府不能解雇美联储主席,而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未来也没有足够的空位让他安插心腹。

尽管如此,如果特朗普将美联储推向政治舞台,这只会动摇人们对货币政策独立性的信心。这可能会迫使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拒绝让步。而且,在金融环境最近收紧之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展现其政治独立性的决心,可能已经推迟了本来会有的任何温和指导——这正好与特朗普的意图相反,当然也对市场没有帮助。

白宫依然保留着贸易政策的控制权

特朗普可能弄得更糟的最后一个领域与贸易政策有关。白宫主要是在国会很久以前对行政部门授予的直接权力下行事。由于特朗普可以否决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改变这些权力的任何立法尝试,他可以继续在这一领域单方面采取行动。

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欧盟和日本在签署新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进展,而且只对中国采取了有限的具体行动。这使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威胁有所缓和。

贸易保护今年并没有对市场产生影响。但是,面对其他地方的僵局,特朗普可能会在贸易领域变得更加强硬。如果美国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正如他威胁明年将会实施的那样,这将是市场真正不喜欢的事态严重升级。

特朗普峰值?

本月变得非常明显的是,美国股市面临相当大的逆风。由于金融环境趋紧、出口增长放缓和财政刺激减弱,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显著放缓。企业盈利峰值已经过去。全球背景变暗。

现在,随着特朗普在税收、贸易和美联储问题上的民粹主义作风日益带来负面影响,市场可能已经过了“特朗普峰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戴维斯: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市场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市场日益担忧,在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



撰文 / 加文•戴维斯

■ 当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6年11月赢得总统大选、震惊全世界的时候,美国股市立即下跌7%,许多经济评论员严重警告即将发生经济灾难。然而,市场迅速将注意力转向财政宽松的好处,并在几个小时内大幅反弹。之后股市几乎没有回调。即使在本月大幅下跌之后,美国股市自特朗普任职以来仍上涨了逾30%。

牛市不只是“糖兴奋”。它受到美国经济活动强劲增长、企业利润激增以及极其可靠的中央银行等坚实基本面的支撑。

其中一些基本面因素继承自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其他方面,例如降低企业税和对美联储(Fed)官员的合理任命,是共和党人自己决定的。此外,世界贸易增长等其他因素仍然有效,虽然特朗普政府竭力破坏世界贸易。尽管如此,特朗普还是将近乎完美的经济算作自己的功绩,市场则报以热烈反应。

今年10月的股市调整表明,情绪可能正在发生变化。一个重要的担忧是,在11月6日国会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政治对市场的友好程度将会大幅下降。那么,市场面临什么新的政治风险?

国会的变化

纳特•西尔弗(Nate Silver)创建的538(Five Thirty Eight)网站显示,参议院有80%的可能性依然由共和党(以微弱优势)控制。因此,总体结果的关键在于民主党能否重新掌控众议院。双方似乎势均力敌,但纳特•西尔弗现在表示,民主党有86%的可能性赢得多数席位。华盛顿特区的僵局还没有定数,但市场现在显然预期这一结果。

随着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关键的调查委员会,让白宫卷入丑闻的余地将会更大,包括可能针对特朗普被指与俄罗斯有联系的问题启动弹劾程序。众议院提议弹劾总统只需要简单多数通过即可,但最终裁定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这看起来非常不容易实现。市场将会主要把这看成政治噪音。

新一轮财政刺激?

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在中期选举之后是否会出台新一轮的财政刺激。虽然特朗普的首轮刺激显然对股市有利,但刺激2.0绝对不是这样。

随着美国经济在长期潜力上方运行,目前政策意味着,联邦预算赤字将从2018年的4.5%上升到2020年代中期的7%以上。

这一水平的结构性赤字是前所未有的,而进一步的大幅上升将会增加长期国债的风险溢价,从而对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尽管如此,特朗普受到2018年预算刺激成功的鼓舞,提议进一步为中产阶级降低10%的税负。

这在国会能通过吗?在参议院将需要60票赞成,不管怎样都很困难。而如果民主党在众议院占多数席位,那么第二次税改获得通过将会希望渺茫。财政改革将陷入两年的停滞。

现在这将让市场如释重负。

对美联储的政治攻击

在两年关系融洽之后,最近特朗普与美联储的关系明显恶化。

最初,特朗普非常明智地接受了其工作人员的建议,他早期对美联储官员的任命是主流、独立和专家人士。退休才会任命新人的模式意味着白宫几乎再没有机会改变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组成。

但特朗普对美联储加息的抨击不断升级,如果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明年继续加息,他的抨击还将进入一个新的水平。

投资者日益担心特朗普政府会设法威吓美联储。从理论上说,国会可以立法限制央行的独立性,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将会让这一点变得困难得多。如果没有渎职行为,特朗普政府不能解雇美联储主席,而且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未来也没有足够的空位让他安插心腹。

尽管如此,如果特朗普将美联储推向政治舞台,这只会动摇人们对货币政策独立性的信心。这可能会迫使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拒绝让步。而且,在金融环境最近收紧之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展现其政治独立性的决心,可能已经推迟了本来会有的任何温和指导——这正好与特朗普的意图相反,当然也对市场没有帮助。

白宫依然保留着贸易政策的控制权

特朗普可能弄得更糟的最后一个领域与贸易政策有关。白宫主要是在国会很久以前对行政部门授予的直接权力下行事。由于特朗普可以否决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改变这些权力的任何立法尝试,他可以继续在这一领域单方面采取行动。

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欧盟和日本在签署新贸易协议方面取得了进展,而且只对中国采取了有限的具体行动。这使特朗普的保护主义威胁有所缓和。

贸易保护今年并没有对市场产生影响。但是,面对其他地方的僵局,特朗普可能会在贸易领域变得更加强硬。如果美国对所有中国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正如他威胁明年将会实施的那样,这将是市场真正不喜欢的事态严重升级。

特朗普峰值?

本月变得非常明显的是,美国股市面临相当大的逆风。由于金融环境趋紧、出口增长放缓和财政刺激减弱,美国经济将在2019年显著放缓。企业盈利峰值已经过去。全球背景变暗。

现在,随着特朗普在税收、贸易和美联储问题上的民粹主义作风日益带来负面影响,市场可能已经过了“特朗普峰值”。■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