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美中贸易战会不会在年底休战?

发布日期:2018-10-29 07:28
摘要」邓聿文:美中双方都有止战愿望,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不排除双方在11月的G20会议上休兵的可能性。



撰文 / 邓聿文

■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后,形势一直向悲观预期方向发展,尤其在特朗普威胁对余下265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后,市场忧虑两国贸易清零脱钩。但事情或许未坏到这个地步,我提出一个大胆的预测:贸易战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前休战。已有迹象显示这一点。

言辞和情绪很多时候并不能代替真实的市场感受。无论从理论还是以往贸易战的实情看,贸易战都是损人不利己的,不过是损失多少而已。美中贸易战的数额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因此不可能像特朗普吹嘘的那样只对中国有杀伤力,对美国损失不大或所受影响可忽略不计。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贸易战并未达到美国期望的改善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投资之目的。

中国前三季度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2.2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9%,其中出口增长6.5%,贸易顺差1.44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对美出口同比增速6.5%,在贸易战开打后的7、8、9三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连创新高,每月都突破300多亿美元。这与美国对华出口增速降低有直接关系,也可用贸易战的滞后反应来解释,但至少说明,贸易战很难从根本上扭转美国的贸易赤字。鉴于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是机电,假如美国进口中国的产品也以机电占大头,那么基本可以断言,美国难以做到舍弃中国市场,因为要寻找替代产品并不容易。换言之,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比人们预估的要高。退一步说,即使贸易战的影响在明年显现,由于中国对欧盟和东盟的出口增速都高于对美出口,中国还开辟了俄罗斯、波兰、非洲等新市场,所以对美出口的减少也可由上述市场的增量抵消一部分,因而贸易战整体对中国的出口影响不是很大,至少不是致命的。

另外,中国在今年上半年吸收的FDI增长6%,总额超过7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而美国则暴跌73%,下半年美国吸收的对外投资或许比上半年有好转,但资金净流出仍将是大概率现象。这种情况未来几年都不一定能扭转,这使得特朗普吸引外国对美投资的目标也落空。

上述状况会否导致特朗普政府对继续威胁打贸易战要仔细权衡,不好判断,然而,这至少会成为牵制华盛顿的一个因素。对中国政府来说,这会增加抵制美国的信心。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也没有掉以轻心。因为贸易战影响的主要是人心和信心,中国市场本来对去杠杆就杯弓蛇影,贸易战的叠加效应会进一步放大市场的脆弱,这已在中国股市和汇市得到验证。市场经济是信心经济,信心不足,迟早也会使经济出大问题。

由此看来,美中双方其实都有止战愿望。中国政府对此不隐瞒,特朗普虽然口头还很硬,但从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透露两国首脑将在11月召开的G20会议上见面、协商贸易问题看,不排除特朗普亦想借此休兵,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的话。

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如何来判断特朗普是否满意中国的条件。特朗普自称交易大师,美国迄今对中国的出牌,包括贸易战在内,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做法的翻版,即在一个对象上进行极限施压。特朗普采取这一手段,迫使金正恩走向谈判桌。只是中国在贸易施压上的反应超出其预期,这使得特朗普也寄望于通过两国领导人的直接会面来解决贸易争端,就像他和金正恩做的一样。特朗普在祭出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时已做出这个表态。但中国对此没有回应。

G20会议对美中领导人都是一个机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参会,不和特朗普见面似乎不妥,而他不去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双方见面而达不成成果,还不如不见。因此,双方一定是有备而来,双方团队会就可能的妥协展开协调。换言之,特朗普不大可能像之前那样对中国漫天要价,否则中国定会不答应,但中国可能亦不会死守过去的原则,可能在美国在意的某些方面,做出较大让步。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最近在G30国际银行会议上的发言已经透露出这一点。易纲的讲话外界需要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提醒美国不能只盯着对华贸易逆差,在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存在巨大盈余;另外,美资企业在中国生产、销售的数额也相当大,而这并未统计在中美贸易数据中。二是,中国已经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然而,仍真诚希望找到一种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三是,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考虑北京年底要举行改革40周年的庆祝会,在这个会上总要出台一些实质性改革举措以回应国际社会对中国改革的关切,而且,从贸易战发生后,中国社会对改革的焦虑及体制内学者、高级官员以及官媒不断放出的以改革应对外部挑战的信息看,习近平不难体认到改革并非可以做做表面文章就可糊弄过去的。因此,如果易纲的讲话代表中国政府对贸易战的最新口径和表态(而事实上很可能是这样),那么,习近平带给特朗普的礼物很可能是在国企的保护问题上采取“竞争中性”原则来满足美国的要求。

另外,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日前在接受三大官媒的联合采访中也透露,中美正在接触。接触什么?不外乎两国的工作团队在为习特会的见面进行协调,包括对双方可交换的礼物进行讨价还价。双方一旦敲定“礼品”清单,习特会如期上演。

基于此,有理由推断,习特会会就贸易休战达成共识或协议。

但假如特朗普对习近平的“礼物”仍不满意,那么习特会很可能就不会举行,因为在此情况下,两人还不如不见,换言之,要见面就需有一个对双方都拿得出手的东西。而如果特朗普执意要将贸易战打到底,正如易纲所讲,北京已做好最坏准备,这其实暗示,北京大概率会以打击美国对华服贸顺差和在华企业作为报复——即使这样做会造成中国失业人数增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邓聿文:美中双方都有止战愿望,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不排除双方在11月的G20会议上休兵的可能性。



撰文 / 邓聿文

■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后,形势一直向悲观预期方向发展,尤其在特朗普威胁对余下265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后,市场忧虑两国贸易清零脱钩。但事情或许未坏到这个地步,我提出一个大胆的预测:贸易战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前休战。已有迹象显示这一点。

言辞和情绪很多时候并不能代替真实的市场感受。无论从理论还是以往贸易战的实情看,贸易战都是损人不利己的,不过是损失多少而已。美中贸易战的数额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因此不可能像特朗普吹嘘的那样只对中国有杀伤力,对美国损失不大或所受影响可忽略不计。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贸易战并未达到美国期望的改善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投资之目的。

中国前三季度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2.2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9%,其中出口增长6.5%,贸易顺差1.44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对美出口同比增速6.5%,在贸易战开打后的7、8、9三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连创新高,每月都突破300多亿美元。这与美国对华出口增速降低有直接关系,也可用贸易战的滞后反应来解释,但至少说明,贸易战很难从根本上扭转美国的贸易赤字。鉴于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是机电,假如美国进口中国的产品也以机电占大头,那么基本可以断言,美国难以做到舍弃中国市场,因为要寻找替代产品并不容易。换言之,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比人们预估的要高。退一步说,即使贸易战的影响在明年显现,由于中国对欧盟和东盟的出口增速都高于对美出口,中国还开辟了俄罗斯、波兰、非洲等新市场,所以对美出口的减少也可由上述市场的增量抵消一部分,因而贸易战整体对中国的出口影响不是很大,至少不是致命的。

另外,中国在今年上半年吸收的FDI增长6%,总额超过7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而美国则暴跌73%,下半年美国吸收的对外投资或许比上半年有好转,但资金净流出仍将是大概率现象。这种情况未来几年都不一定能扭转,这使得特朗普吸引外国对美投资的目标也落空。

上述状况会否导致特朗普政府对继续威胁打贸易战要仔细权衡,不好判断,然而,这至少会成为牵制华盛顿的一个因素。对中国政府来说,这会增加抵制美国的信心。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也没有掉以轻心。因为贸易战影响的主要是人心和信心,中国市场本来对去杠杆就杯弓蛇影,贸易战的叠加效应会进一步放大市场的脆弱,这已在中国股市和汇市得到验证。市场经济是信心经济,信心不足,迟早也会使经济出大问题。

由此看来,美中双方其实都有止战愿望。中国政府对此不隐瞒,特朗普虽然口头还很硬,但从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透露两国首脑将在11月召开的G20会议上见面、协商贸易问题看,不排除特朗普亦想借此休兵,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的话。

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如何来判断特朗普是否满意中国的条件。特朗普自称交易大师,美国迄今对中国的出牌,包括贸易战在内,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做法的翻版,即在一个对象上进行极限施压。特朗普采取这一手段,迫使金正恩走向谈判桌。只是中国在贸易施压上的反应超出其预期,这使得特朗普也寄望于通过两国领导人的直接会面来解决贸易争端,就像他和金正恩做的一样。特朗普在祭出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时已做出这个表态。但中国对此没有回应。

G20会议对美中领导人都是一个机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参会,不和特朗普见面似乎不妥,而他不去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双方见面而达不成成果,还不如不见。因此,双方一定是有备而来,双方团队会就可能的妥协展开协调。换言之,特朗普不大可能像之前那样对中国漫天要价,否则中国定会不答应,但中国可能亦不会死守过去的原则,可能在美国在意的某些方面,做出较大让步。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最近在G30国际银行会议上的发言已经透露出这一点。易纲的讲话外界需要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提醒美国不能只盯着对华贸易逆差,在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存在巨大盈余;另外,美资企业在中国生产、销售的数额也相当大,而这并未统计在中美贸易数据中。二是,中国已经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然而,仍真诚希望找到一种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三是,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考虑北京年底要举行改革40周年的庆祝会,在这个会上总要出台一些实质性改革举措以回应国际社会对中国改革的关切,而且,从贸易战发生后,中国社会对改革的焦虑及体制内学者、高级官员以及官媒不断放出的以改革应对外部挑战的信息看,习近平不难体认到改革并非可以做做表面文章就可糊弄过去的。因此,如果易纲的讲话代表中国政府对贸易战的最新口径和表态(而事实上很可能是这样),那么,习近平带给特朗普的礼物很可能是在国企的保护问题上采取“竞争中性”原则来满足美国的要求。

另外,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日前在接受三大官媒的联合采访中也透露,中美正在接触。接触什么?不外乎两国的工作团队在为习特会的见面进行协调,包括对双方可交换的礼物进行讨价还价。双方一旦敲定“礼品”清单,习特会如期上演。

基于此,有理由推断,习特会会就贸易休战达成共识或协议。

但假如特朗普对习近平的“礼物”仍不满意,那么习特会很可能就不会举行,因为在此情况下,两人还不如不见,换言之,要见面就需有一个对双方都拿得出手的东西。而如果特朗普执意要将贸易战打到底,正如易纲所讲,北京已做好最坏准备,这其实暗示,北京大概率会以打击美国对华服贸顺差和在华企业作为报复——即使这样做会造成中国失业人数增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邓聿文:美中双方都有止战愿望,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不排除双方在11月的G20会议上休兵的可能性。



撰文 / 邓聿文

■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后,形势一直向悲观预期方向发展,尤其在特朗普威胁对余下265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后,市场忧虑两国贸易清零脱钩。但事情或许未坏到这个地步,我提出一个大胆的预测:贸易战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前休战。已有迹象显示这一点。

言辞和情绪很多时候并不能代替真实的市场感受。无论从理论还是以往贸易战的实情看,贸易战都是损人不利己的,不过是损失多少而已。美中贸易战的数额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因此不可能像特朗普吹嘘的那样只对中国有杀伤力,对美国损失不大或所受影响可忽略不计。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贸易战并未达到美国期望的改善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投资之目的。

中国前三季度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2.2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9%,其中出口增长6.5%,贸易顺差1.44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对美出口同比增速6.5%,在贸易战开打后的7、8、9三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连创新高,每月都突破300多亿美元。这与美国对华出口增速降低有直接关系,也可用贸易战的滞后反应来解释,但至少说明,贸易战很难从根本上扭转美国的贸易赤字。鉴于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是机电,假如美国进口中国的产品也以机电占大头,那么基本可以断言,美国难以做到舍弃中国市场,因为要寻找替代产品并不容易。换言之,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比人们预估的要高。退一步说,即使贸易战的影响在明年显现,由于中国对欧盟和东盟的出口增速都高于对美出口,中国还开辟了俄罗斯、波兰、非洲等新市场,所以对美出口的减少也可由上述市场的增量抵消一部分,因而贸易战整体对中国的出口影响不是很大,至少不是致命的。

另外,中国在今年上半年吸收的FDI增长6%,总额超过7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而美国则暴跌73%,下半年美国吸收的对外投资或许比上半年有好转,但资金净流出仍将是大概率现象。这种情况未来几年都不一定能扭转,这使得特朗普吸引外国对美投资的目标也落空。

上述状况会否导致特朗普政府对继续威胁打贸易战要仔细权衡,不好判断,然而,这至少会成为牵制华盛顿的一个因素。对中国政府来说,这会增加抵制美国的信心。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也没有掉以轻心。因为贸易战影响的主要是人心和信心,中国市场本来对去杠杆就杯弓蛇影,贸易战的叠加效应会进一步放大市场的脆弱,这已在中国股市和汇市得到验证。市场经济是信心经济,信心不足,迟早也会使经济出大问题。

由此看来,美中双方其实都有止战愿望。中国政府对此不隐瞒,特朗普虽然口头还很硬,但从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透露两国首脑将在11月召开的G20会议上见面、协商贸易问题看,不排除特朗普亦想借此休兵,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的话。

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如何来判断特朗普是否满意中国的条件。特朗普自称交易大师,美国迄今对中国的出牌,包括贸易战在内,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做法的翻版,即在一个对象上进行极限施压。特朗普采取这一手段,迫使金正恩走向谈判桌。只是中国在贸易施压上的反应超出其预期,这使得特朗普也寄望于通过两国领导人的直接会面来解决贸易争端,就像他和金正恩做的一样。特朗普在祭出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时已做出这个表态。但中国对此没有回应。

G20会议对美中领导人都是一个机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参会,不和特朗普见面似乎不妥,而他不去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双方见面而达不成成果,还不如不见。因此,双方一定是有备而来,双方团队会就可能的妥协展开协调。换言之,特朗普不大可能像之前那样对中国漫天要价,否则中国定会不答应,但中国可能亦不会死守过去的原则,可能在美国在意的某些方面,做出较大让步。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最近在G30国际银行会议上的发言已经透露出这一点。易纲的讲话外界需要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提醒美国不能只盯着对华贸易逆差,在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存在巨大盈余;另外,美资企业在中国生产、销售的数额也相当大,而这并未统计在中美贸易数据中。二是,中国已经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然而,仍真诚希望找到一种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三是,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考虑北京年底要举行改革40周年的庆祝会,在这个会上总要出台一些实质性改革举措以回应国际社会对中国改革的关切,而且,从贸易战发生后,中国社会对改革的焦虑及体制内学者、高级官员以及官媒不断放出的以改革应对外部挑战的信息看,习近平不难体认到改革并非可以做做表面文章就可糊弄过去的。因此,如果易纲的讲话代表中国政府对贸易战的最新口径和表态(而事实上很可能是这样),那么,习近平带给特朗普的礼物很可能是在国企的保护问题上采取“竞争中性”原则来满足美国的要求。

另外,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日前在接受三大官媒的联合采访中也透露,中美正在接触。接触什么?不外乎两国的工作团队在为习特会的见面进行协调,包括对双方可交换的礼物进行讨价还价。双方一旦敲定“礼品”清单,习特会如期上演。

基于此,有理由推断,习特会会就贸易休战达成共识或协议。

但假如特朗普对习近平的“礼物”仍不满意,那么习特会很可能就不会举行,因为在此情况下,两人还不如不见,换言之,要见面就需有一个对双方都拿得出手的东西。而如果特朗普执意要将贸易战打到底,正如易纲所讲,北京已做好最坏准备,这其实暗示,北京大概率会以打击美国对华服贸顺差和在华企业作为报复——即使这样做会造成中国失业人数增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美中贸易战会不会在年底休战?

发布日期:2018-10-29 07:28
摘要」邓聿文:美中双方都有止战愿望,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不排除双方在11月的G20会议上休兵的可能性。



撰文 / 邓聿文

■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后,形势一直向悲观预期方向发展,尤其在特朗普威胁对余下265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后,市场忧虑两国贸易清零脱钩。但事情或许未坏到这个地步,我提出一个大胆的预测:贸易战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前休战。已有迹象显示这一点。

言辞和情绪很多时候并不能代替真实的市场感受。无论从理论还是以往贸易战的实情看,贸易战都是损人不利己的,不过是损失多少而已。美中贸易战的数额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因此不可能像特朗普吹嘘的那样只对中国有杀伤力,对美国损失不大或所受影响可忽略不计。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贸易战并未达到美国期望的改善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投资之目的。

中国前三季度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2.2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9%,其中出口增长6.5%,贸易顺差1.44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对美出口同比增速6.5%,在贸易战开打后的7、8、9三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连创新高,每月都突破300多亿美元。这与美国对华出口增速降低有直接关系,也可用贸易战的滞后反应来解释,但至少说明,贸易战很难从根本上扭转美国的贸易赤字。鉴于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是机电,假如美国进口中国的产品也以机电占大头,那么基本可以断言,美国难以做到舍弃中国市场,因为要寻找替代产品并不容易。换言之,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比人们预估的要高。退一步说,即使贸易战的影响在明年显现,由于中国对欧盟和东盟的出口增速都高于对美出口,中国还开辟了俄罗斯、波兰、非洲等新市场,所以对美出口的减少也可由上述市场的增量抵消一部分,因而贸易战整体对中国的出口影响不是很大,至少不是致命的。

另外,中国在今年上半年吸收的FDI增长6%,总额超过7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而美国则暴跌73%,下半年美国吸收的对外投资或许比上半年有好转,但资金净流出仍将是大概率现象。这种情况未来几年都不一定能扭转,这使得特朗普吸引外国对美投资的目标也落空。

上述状况会否导致特朗普政府对继续威胁打贸易战要仔细权衡,不好判断,然而,这至少会成为牵制华盛顿的一个因素。对中国政府来说,这会增加抵制美国的信心。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也没有掉以轻心。因为贸易战影响的主要是人心和信心,中国市场本来对去杠杆就杯弓蛇影,贸易战的叠加效应会进一步放大市场的脆弱,这已在中国股市和汇市得到验证。市场经济是信心经济,信心不足,迟早也会使经济出大问题。

由此看来,美中双方其实都有止战愿望。中国政府对此不隐瞒,特朗普虽然口头还很硬,但从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透露两国首脑将在11月召开的G20会议上见面、协商贸易问题看,不排除特朗普亦想借此休兵,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的话。

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如何来判断特朗普是否满意中国的条件。特朗普自称交易大师,美国迄今对中国的出牌,包括贸易战在内,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做法的翻版,即在一个对象上进行极限施压。特朗普采取这一手段,迫使金正恩走向谈判桌。只是中国在贸易施压上的反应超出其预期,这使得特朗普也寄望于通过两国领导人的直接会面来解决贸易争端,就像他和金正恩做的一样。特朗普在祭出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时已做出这个表态。但中国对此没有回应。

G20会议对美中领导人都是一个机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参会,不和特朗普见面似乎不妥,而他不去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双方见面而达不成成果,还不如不见。因此,双方一定是有备而来,双方团队会就可能的妥协展开协调。换言之,特朗普不大可能像之前那样对中国漫天要价,否则中国定会不答应,但中国可能亦不会死守过去的原则,可能在美国在意的某些方面,做出较大让步。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最近在G30国际银行会议上的发言已经透露出这一点。易纲的讲话外界需要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提醒美国不能只盯着对华贸易逆差,在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存在巨大盈余;另外,美资企业在中国生产、销售的数额也相当大,而这并未统计在中美贸易数据中。二是,中国已经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然而,仍真诚希望找到一种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三是,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考虑北京年底要举行改革40周年的庆祝会,在这个会上总要出台一些实质性改革举措以回应国际社会对中国改革的关切,而且,从贸易战发生后,中国社会对改革的焦虑及体制内学者、高级官员以及官媒不断放出的以改革应对外部挑战的信息看,习近平不难体认到改革并非可以做做表面文章就可糊弄过去的。因此,如果易纲的讲话代表中国政府对贸易战的最新口径和表态(而事实上很可能是这样),那么,习近平带给特朗普的礼物很可能是在国企的保护问题上采取“竞争中性”原则来满足美国的要求。

另外,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日前在接受三大官媒的联合采访中也透露,中美正在接触。接触什么?不外乎两国的工作团队在为习特会的见面进行协调,包括对双方可交换的礼物进行讨价还价。双方一旦敲定“礼品”清单,习特会如期上演。

基于此,有理由推断,习特会会就贸易休战达成共识或协议。

但假如特朗普对习近平的“礼物”仍不满意,那么习特会很可能就不会举行,因为在此情况下,两人还不如不见,换言之,要见面就需有一个对双方都拿得出手的东西。而如果特朗普执意要将贸易战打到底,正如易纲所讲,北京已做好最坏准备,这其实暗示,北京大概率会以打击美国对华服贸顺差和在华企业作为报复——即使这样做会造成中国失业人数增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邓聿文:美中双方都有止战愿望,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不排除双方在11月的G20会议上休兵的可能性。



撰文 / 邓聿文

■ 自美中贸易战开打后,形势一直向悲观预期方向发展,尤其在特朗普威胁对余下265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后,市场忧虑两国贸易清零脱钩。但事情或许未坏到这个地步,我提出一个大胆的预测:贸易战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前休战。已有迹象显示这一点。

言辞和情绪很多时候并不能代替真实的市场感受。无论从理论还是以往贸易战的实情看,贸易战都是损人不利己的,不过是损失多少而已。美中贸易战的数额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因此不可能像特朗普吹嘘的那样只对中国有杀伤力,对美国损失不大或所受影响可忽略不计。从中国公布的前三季度贸易数据以及联合国贸发局发布的上半年各国投资数据看,贸易战并未达到美国期望的改善贸易逆差和吸引外国投资之目的。

中国前三季度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22.28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9%,其中出口增长6.5%,贸易顺差1.44万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对美出口同比增速6.5%,在贸易战开打后的7、8、9三月,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连创新高,每月都突破300多亿美元。这与美国对华出口增速降低有直接关系,也可用贸易战的滞后反应来解释,但至少说明,贸易战很难从根本上扭转美国的贸易赤字。鉴于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是机电,假如美国进口中国的产品也以机电占大头,那么基本可以断言,美国难以做到舍弃中国市场,因为要寻找替代产品并不容易。换言之,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比人们预估的要高。退一步说,即使贸易战的影响在明年显现,由于中国对欧盟和东盟的出口增速都高于对美出口,中国还开辟了俄罗斯、波兰、非洲等新市场,所以对美出口的减少也可由上述市场的增量抵消一部分,因而贸易战整体对中国的出口影响不是很大,至少不是致命的。

另外,中国在今年上半年吸收的FDI增长6%,总额超过7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而美国则暴跌73%,下半年美国吸收的对外投资或许比上半年有好转,但资金净流出仍将是大概率现象。这种情况未来几年都不一定能扭转,这使得特朗普吸引外国对美投资的目标也落空。

上述状况会否导致特朗普政府对继续威胁打贸易战要仔细权衡,不好判断,然而,这至少会成为牵制华盛顿的一个因素。对中国政府来说,这会增加抵制美国的信心。尽管如此,中国政府也没有掉以轻心。因为贸易战影响的主要是人心和信心,中国市场本来对去杠杆就杯弓蛇影,贸易战的叠加效应会进一步放大市场的脆弱,这已在中国股市和汇市得到验证。市场经济是信心经济,信心不足,迟早也会使经济出大问题。

由此看来,美中双方其实都有止战愿望。中国政府对此不隐瞒,特朗普虽然口头还很硬,但从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透露两国首脑将在11月召开的G20会议上见面、协商贸易问题看,不排除特朗普亦想借此休兵,如果中国答应的条件让特朗普满意的话。

这里就存在一个问题:如何来判断特朗普是否满意中国的条件。特朗普自称交易大师,美国迄今对中国的出牌,包括贸易战在内,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是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的做法的翻版,即在一个对象上进行极限施压。特朗普采取这一手段,迫使金正恩走向谈判桌。只是中国在贸易施压上的反应超出其预期,这使得特朗普也寄望于通过两国领导人的直接会面来解决贸易争端,就像他和金正恩做的一样。特朗普在祭出2000亿美元商品关税时已做出这个表态。但中国对此没有回应。

G20会议对美中领导人都是一个机会。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如参会,不和特朗普见面似乎不妥,而他不去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双方见面而达不成成果,还不如不见。因此,双方一定是有备而来,双方团队会就可能的妥协展开协调。换言之,特朗普不大可能像之前那样对中国漫天要价,否则中国定会不答应,但中国可能亦不会死守过去的原则,可能在美国在意的某些方面,做出较大让步。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最近在G30国际银行会议上的发言已经透露出这一点。易纲的讲话外界需要注意的有三点。一是,提醒美国不能只盯着对华贸易逆差,在服务贸易方面,美国存在巨大盈余;另外,美资企业在中国生产、销售的数额也相当大,而这并未统计在中美贸易数据中。二是,中国已经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然而,仍真诚希望找到一种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三是,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

考虑北京年底要举行改革40周年的庆祝会,在这个会上总要出台一些实质性改革举措以回应国际社会对中国改革的关切,而且,从贸易战发生后,中国社会对改革的焦虑及体制内学者、高级官员以及官媒不断放出的以改革应对外部挑战的信息看,习近平不难体认到改革并非可以做做表面文章就可糊弄过去的。因此,如果易纲的讲话代表中国政府对贸易战的最新口径和表态(而事实上很可能是这样),那么,习近平带给特朗普的礼物很可能是在国企的保护问题上采取“竞争中性”原则来满足美国的要求。

另外,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日前在接受三大官媒的联合采访中也透露,中美正在接触。接触什么?不外乎两国的工作团队在为习特会的见面进行协调,包括对双方可交换的礼物进行讨价还价。双方一旦敲定“礼品”清单,习特会如期上演。

基于此,有理由推断,习特会会就贸易休战达成共识或协议。

但假如特朗普对习近平的“礼物”仍不满意,那么习特会很可能就不会举行,因为在此情况下,两人还不如不见,换言之,要见面就需有一个对双方都拿得出手的东西。而如果特朗普执意要将贸易战打到底,正如易纲所讲,北京已做好最坏准备,这其实暗示,北京大概率会以打击美国对华服贸顺差和在华企业作为报复——即使这样做会造成中国失业人数增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