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别推荐>>

         

                                                 
                                                 



「OR」商业新媒体

   跨 平 台 的 阅 读 首 选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

摘要」这位苹果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了解自己掌握的权力,同时,他也能意识到自己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所带来的种种弊病。



撰文 / 尼古拉斯•福克斯

■ 虽说已进入10月,这天的天气仿佛还停留在9月初,于是我选择在伦敦River Café的户外区坐下,可以看到哈默史密斯桥(Hammersmith Bridge)。乔纳森•艾夫爵士(Sir Jonathan Ive)迟到了一点,既然我现在还没法和这位苹果(Apple)首席设计官聊,那我只能暂且拿出他最著名的作品,观看上个月在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库比蒂诺(Cupertino)新园区召开的“苹果发布会”(Apple Special Event)的录像了。

录像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段戏剧化的《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式短片,片中一个年轻女子拿着一只金属手提箱冲进史蒂夫•乔布斯剧院(Steve Jobs Theater)——短片制作水准很高,饶有趣味,让我们领略到这家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豪华而不失民主精神的总部的面貌。上世纪90年代初,在乔布斯第二次回归苹果之前,艾夫加入了这家当时正苦苦挣扎的电脑制造商;如今,一切都跟那时不大相同了。我仔细观看了第二部分——加州式自我祝贺的狂欢,一个接一个非常乐观的苹果高级员工,穿着或深或浅的黑灰色和橄榄绿色的衣服,解释着新款Apple Watch现在如何能感知佩戴者不规则的心律,如果检测到你跌倒后无法爬起,它还能呼叫救护车。

当这位设计师亲切地缓步穿过户外区一张张桌子时,我不禁开始好奇,苹果的消费者们会如何看待他的穿着。51岁的艾夫穿着米兰卡拉切尼(Caraceni)的千鸟格纹定制休闲西装,里面穿着白色亚麻衬衣,搭配他的招牌其乐(Clarks) Wallabee休闲鞋。他为自己迟到了10分钟不住道歉。他发现建筑师罗杰斯勋爵(Lord Rogers)坐在隔壁桌;两人略显不自在地寒暄了几句;然后他在椅子上坐定,拿起菜单,满意地舒了口气。

艾夫上一次来伦敦是今年夏天,身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校长,他那次是来伦敦主持学位授予仪式的。但此次约50个小时的行程更多地是为了私事。“我来是为了参加明天那场婚礼,”他指的是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和萨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的小女儿欧吉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的婚礼(于10月12日举行——译者注),“另外,”他补充道,“总是凑巧还有些苹果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他下午3点过一点儿要去办一件“苹果的事情”。所以我们立即点了菜。


在看见餐馆里的大型披萨炉后,我前菜点了无花果、百里香拌戈贡佐拉干酪小披萨,还试图说服艾夫也这么点,但是他自律地选择了海鲈鱼薄片。我们在主菜上意见一致地选择了辣椒、牛至、南瓜和白腰豆配扇贝。为我们点单的是餐厅经理,他还趁机就Apple Watch感谢了艾夫,并迅速请教了一下心率功能的用法。同样,我也请教了艾夫如何放置iPhone能更好地收录我们的谈话。(怎么放都行——“麦克风能全方位录音。”)

艾夫第一次见到约克公爵是在“大约10年前”。他坚称,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关心科技对个人的贡献以及对文化和社会的影响”。他带着艾夫的设计团队参观了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对于那些以前从未来过伦敦的同事来说,这是“对这个城市的一次非同寻常的介绍”。安德鲁王子还招待他们吃了晚餐——在River Café。就在艾夫称赞这家餐厅时,一身粉色格子的餐厅老板露丝•罗杰斯(Ruth Rogers)来到桌前跟我们打招呼。她陪我们呆了一会儿,刚好久到艾夫聊起他们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白宫第一次见面的轶事。“有一次国宴露丝和我都参加了,但我们俩都是自己去的,当时都假装在逛图书馆。我总是听到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非常尊敬地聊起露丝……我们很快就成了挚友。”

这位苹果首席设计师现在交往的都是总统和皇室了,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然而,要不是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一家卫生洁具公司,现在世上恐怕就不会有iPhone(还有iMac、PowerBook、MacBook、Apple Watch、iPod和iPad)了。他在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的纽卡斯尔理工学院(Newcastle Polytechnic,诺森比亚大学的前身)学习设计后,和别人一起在伦敦创办了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但是当他被那家洁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训斥,说他设计的洗脸盆如果倾倒会给小孩子造成危险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改变。并不令人意外的是,他跑到了尽可能远离斯塔福德郡的地方,于1992年开始为加州的苹果公司工作。1997年,当史蒂夫•乔布斯回来拯救这家他所创立的公司时,艾夫已明显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乔布斯与艾夫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称艾夫是自己的创意伙伴。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一起吃午餐;乔布斯常去设计工作室;他们两家人还曾一起度假。他们的伙伴关系为21世纪的科技发展设定了路线。现在的苹果是一家设计师说了算的公司。艾夫鼓励苹果的招聘官跟他们坐在一起,以便耳濡目染设计师的“价值观和哲学”。

苹果园区(Apple Park)据称造价50亿美元,包括一座280万平方英尺的环形建筑,环绕着30英亩的绿植景观,还有那座拥有1000个座位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但是作为公司实力的展现,这具有独一无二的……好吧,艾夫风格:过去在谈到这座建筑时,他一直努力强调,这片园区“完全不由人工建筑主导”。这座园区的建筑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就象征着他这个人。

当我开始把小披萨切成小块时,我察觉到他用羡慕的目光瞥了一眼我的盘子——但是艾夫向我保证海鲈鱼薄片味道很好。在我们吃饭时,我放纵自己对苹果的好奇心,问:为什么设计团队到最后才搬进新大楼?这件事使苹果观察人士疯狂地猜测这是否意味着安全方面出了什么问题。艾夫巧妙地回避了我的刺探。

“(我们搬进去)并不晚,之前就是这么安排的。当你要安排9000人搬家时,你不可能在一天内搬完。我们被安排在最后一批。搬家是件大事,意义重大,因为这意味着离开使用了几十年的工作室,我们在那里设计和制作了第一批原型机。史蒂夫去世那天,我回到的就是那个工作室。也是在那里,我们设计出了iPhone和iPod。”

但尽管如此,搬家还显示出苹果历史性的转变——转向一种不同的管理模式。过去,艾夫对蒂姆•库克(Tim Cook)的“安静思考”表达过钦佩。2011年,乔布斯退出日常管理,库克接手,几个月后乔布斯因胰腺癌去世。虽然艾夫经常说起“我们”和“团队”,但在他的导师和挚友去世后,关于公司前景的很多责任都落在了艾夫肩上。苹果园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艾夫极度自谦,但他确实深度参与了新总部的建造——“一座非常了不起的建筑”。搬到那里将极大地改变设计团队的结构。

他列出了所有不同类型的设计师——从工业设计到产品设计,从图形设计到声音设计、再到触觉设计,不一而足。“但我们从没有在同一间工作室里工作过。如果我们所做的只是改变座位,除此之外人们期望一切维持不变,那么我会感到非常担心,但事实上,变化太大了。搬到苹果园区,代表着这些来自不同领域、背景非常不同的创意专家们终于坐到了一起。工业设计师和字体设计师、原型设计师、触觉专家的座位挨在一起,我相信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世界上最好的触觉专家坐在一群拥有材料学博士学位的家伙旁边。”他认为,“要理解未来有哪些机遇和可能性,需要这种合作”。

那么,将设计师整合到一起,是在为推出苹果自主驾驶系统(Apple autonomous driving system)作准备吗?此事在加州北部似乎是一个相当公开的秘密。汽车是艾夫的挚爱。他和我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古德伍德速度节(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上,我们都长期在这一专注于古董车的赛事中担任评委。他会愉快、兴奋地谈起他的折叠式顶蓬“中国眼”(Chinese Eye)劳斯莱斯银云(Rolls-Royce Silver Cloud)和阿斯顿•马丁DB4(Aston Martin DB4)。但他以尽可能友好的方式表明,苹果在交通的未来方面的可能计划,是他不能告诉我的。

“我们在产品或服务方面探索如此多不同的想法和技术。有些公司把他们正在探索许多不同想法的事情公之于众,作为一种公关——我们不这样。如果你真的在做某件事,最好是专心做,努力解决相关的问题和挑战,而不谈论这件事。我们的资本,我们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理念和我们正在研发的技术。重要的是,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这些理念和技术仅为我们所有,尽量推迟它们被别人抄袭的那一刻——历史告诉我们,这一刻是会到来的。”

扇贝上桌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太诱人了,不是吗?”他边说边观察他那一盘。这个季节扇贝的颜色,跟我们面前那些在冷冷秋风中打转的树叶十分相配。为免扇贝被风吹凉,他在他的Series 4手表上按掉了一个来电。这款手表是上个月推出的产品。

Series 4手表是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苹果产品系列中的最新一款,但它最初卖得很慢。这款手表被越来越多地定位为健康设备。在9月份的演讲中,库克提到,许多消费者留言称该产品救了他们的命。他表示,艾夫说过,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项目,还说Series 4手表“将成为理解和采纳该产品的一个更显著的转折点”。

现在它的销量是如此之高,以至于苹果宣称自己是全球头号手表品牌——尽管我对这台戴在手腕上的设备是否真的是手表提出了质疑。他的回答令人惊讶。“不,我认为戴在我手腕上的是一台非常强大的电脑,上面装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传感器。我描述得并不清楚,也没怎么解答你的疑问,”他笑道,“你我有着同样的视角,我们在我们称之为iPhone的产品上也遇到过相同挑战。很明显,iPhone的功能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电话。”

一杯白葡萄酒放在了我们的桌子上;艾夫抬起头来,发现露丝•罗杰斯正冲着他微笑,于是端起酒杯敬酒。“如果我将我的手表与这个玻璃杯进行比较:一个人凭一己之力可以制造出这个酒杯,但制造这块手表所动用的努力、专业知识和合作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这是让我们真正感到自豪的成就:你可以与一个蓝宝石水晶玻璃专家合作,并找出一种方法来创造一种之前从未用蓝宝石水晶玻璃制作过的东西。”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奇:自己居然掌控着这些能力!但他也意识到,这个自己为之付出很多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在许多人看来腐蚀了青年、奴役了群众,而且是人际互动的敌人,还导致了其他许多问题。

他说:“我认为我们受到了欺骗,以为人会非常快地接受新产品和新服务,而我认为根本不是这回事。很多时候,产品最终的实际用途跟你最初设想的非常不同。如果你在创造新事物,那就不可避免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有些会很棒,有些则不那么好。我们有责任努力预测尽可能多的后果,我认为你在道义上有责任努力去理解,努力减轻那些你没有预测到的后果。

“如果你真的关心人类,你就会全神贯注于努力理解创造以前不存在的东西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相信责任不止于产品发运出去那一刻,这在我看来是苹果文化的一部分。”说话间,他皱起了眉,“这让我夜不能寐。”

在我们等待技术克隆一个艾夫在我们购买新手机时指导我们时,苹果设计了一款应用,告诉我们把生命中的多少时间花在了注视那块触摸屏上。苹果的这种做法就好像食品制造商列出自己产品中的有害成分。从苹果照片(Photos)应用的通知消息中更容易发现艾夫的影子——照片应用有时会弹出通知,称一段“新回忆”已生成。起初,我和许多人一样很烦这个设计——后来我就被迷住了。

“我们随时都可使用一颗这么高品质的摄像头。但如果你不能真正欣赏自己拍下的这些照片,那颗摄像头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即使是在30年前,也总是有一个装着成百张照片的盒子。所以这不是新的问题。新的问题是程度上的——我们记录下的记忆如此庞大,和记录同样重要的是如何欣赏你所记录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实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创意项目。”

但今天占用他时间的是一个不同的项目。一转眼的工夫,咖啡也上了,账单也好了,露丝也来了。艾夫要去讨论将由巴特西发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改造而成的新苹果大楼了。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谈到了米兰的新苹果商店以及他希望这家商店能够呼应这个城市的文化。

我问道,艾夫这是要当城市规划师了吗?我好奇艾夫设计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他大笑了起来,坚称自己只要“参与一点”就很高兴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与乔纳森•艾夫共进午餐

发布日期:2018-10-26 06:53
摘要」这位苹果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了解自己掌握的权力,同时,他也能意识到自己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所带来的种种弊病。



撰文 / 尼古拉斯•福克斯

■ 虽说已进入10月,这天的天气仿佛还停留在9月初,于是我选择在伦敦River Café的户外区坐下,可以看到哈默史密斯桥(Hammersmith Bridge)。乔纳森•艾夫爵士(Sir Jonathan Ive)迟到了一点,既然我现在还没法和这位苹果(Apple)首席设计官聊,那我只能暂且拿出他最著名的作品,观看上个月在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库比蒂诺(Cupertino)新园区召开的“苹果发布会”(Apple Special Event)的录像了。

录像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段戏剧化的《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式短片,片中一个年轻女子拿着一只金属手提箱冲进史蒂夫•乔布斯剧院(Steve Jobs Theater)——短片制作水准很高,饶有趣味,让我们领略到这家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豪华而不失民主精神的总部的面貌。上世纪90年代初,在乔布斯第二次回归苹果之前,艾夫加入了这家当时正苦苦挣扎的电脑制造商;如今,一切都跟那时不大相同了。我仔细观看了第二部分——加州式自我祝贺的狂欢,一个接一个非常乐观的苹果高级员工,穿着或深或浅的黑灰色和橄榄绿色的衣服,解释着新款Apple Watch现在如何能感知佩戴者不规则的心律,如果检测到你跌倒后无法爬起,它还能呼叫救护车。

当这位设计师亲切地缓步穿过户外区一张张桌子时,我不禁开始好奇,苹果的消费者们会如何看待他的穿着。51岁的艾夫穿着米兰卡拉切尼(Caraceni)的千鸟格纹定制休闲西装,里面穿着白色亚麻衬衣,搭配他的招牌其乐(Clarks) Wallabee休闲鞋。他为自己迟到了10分钟不住道歉。他发现建筑师罗杰斯勋爵(Lord Rogers)坐在隔壁桌;两人略显不自在地寒暄了几句;然后他在椅子上坐定,拿起菜单,满意地舒了口气。

艾夫上一次来伦敦是今年夏天,身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校长,他那次是来伦敦主持学位授予仪式的。但此次约50个小时的行程更多地是为了私事。“我来是为了参加明天那场婚礼,”他指的是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和萨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的小女儿欧吉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的婚礼(于10月12日举行——译者注),“另外,”他补充道,“总是凑巧还有些苹果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他下午3点过一点儿要去办一件“苹果的事情”。所以我们立即点了菜。


在看见餐馆里的大型披萨炉后,我前菜点了无花果、百里香拌戈贡佐拉干酪小披萨,还试图说服艾夫也这么点,但是他自律地选择了海鲈鱼薄片。我们在主菜上意见一致地选择了辣椒、牛至、南瓜和白腰豆配扇贝。为我们点单的是餐厅经理,他还趁机就Apple Watch感谢了艾夫,并迅速请教了一下心率功能的用法。同样,我也请教了艾夫如何放置iPhone能更好地收录我们的谈话。(怎么放都行——“麦克风能全方位录音。”)

艾夫第一次见到约克公爵是在“大约10年前”。他坚称,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关心科技对个人的贡献以及对文化和社会的影响”。他带着艾夫的设计团队参观了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对于那些以前从未来过伦敦的同事来说,这是“对这个城市的一次非同寻常的介绍”。安德鲁王子还招待他们吃了晚餐——在River Café。就在艾夫称赞这家餐厅时,一身粉色格子的餐厅老板露丝•罗杰斯(Ruth Rogers)来到桌前跟我们打招呼。她陪我们呆了一会儿,刚好久到艾夫聊起他们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白宫第一次见面的轶事。“有一次国宴露丝和我都参加了,但我们俩都是自己去的,当时都假装在逛图书馆。我总是听到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非常尊敬地聊起露丝……我们很快就成了挚友。”

这位苹果首席设计师现在交往的都是总统和皇室了,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然而,要不是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一家卫生洁具公司,现在世上恐怕就不会有iPhone(还有iMac、PowerBook、MacBook、Apple Watch、iPod和iPad)了。他在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的纽卡斯尔理工学院(Newcastle Polytechnic,诺森比亚大学的前身)学习设计后,和别人一起在伦敦创办了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但是当他被那家洁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训斥,说他设计的洗脸盆如果倾倒会给小孩子造成危险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改变。并不令人意外的是,他跑到了尽可能远离斯塔福德郡的地方,于1992年开始为加州的苹果公司工作。1997年,当史蒂夫•乔布斯回来拯救这家他所创立的公司时,艾夫已明显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乔布斯与艾夫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称艾夫是自己的创意伙伴。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一起吃午餐;乔布斯常去设计工作室;他们两家人还曾一起度假。他们的伙伴关系为21世纪的科技发展设定了路线。现在的苹果是一家设计师说了算的公司。艾夫鼓励苹果的招聘官跟他们坐在一起,以便耳濡目染设计师的“价值观和哲学”。

苹果园区(Apple Park)据称造价50亿美元,包括一座280万平方英尺的环形建筑,环绕着30英亩的绿植景观,还有那座拥有1000个座位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但是作为公司实力的展现,这具有独一无二的……好吧,艾夫风格:过去在谈到这座建筑时,他一直努力强调,这片园区“完全不由人工建筑主导”。这座园区的建筑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就象征着他这个人。

当我开始把小披萨切成小块时,我察觉到他用羡慕的目光瞥了一眼我的盘子——但是艾夫向我保证海鲈鱼薄片味道很好。在我们吃饭时,我放纵自己对苹果的好奇心,问:为什么设计团队到最后才搬进新大楼?这件事使苹果观察人士疯狂地猜测这是否意味着安全方面出了什么问题。艾夫巧妙地回避了我的刺探。

“(我们搬进去)并不晚,之前就是这么安排的。当你要安排9000人搬家时,你不可能在一天内搬完。我们被安排在最后一批。搬家是件大事,意义重大,因为这意味着离开使用了几十年的工作室,我们在那里设计和制作了第一批原型机。史蒂夫去世那天,我回到的就是那个工作室。也是在那里,我们设计出了iPhone和iPod。”

但尽管如此,搬家还显示出苹果历史性的转变——转向一种不同的管理模式。过去,艾夫对蒂姆•库克(Tim Cook)的“安静思考”表达过钦佩。2011年,乔布斯退出日常管理,库克接手,几个月后乔布斯因胰腺癌去世。虽然艾夫经常说起“我们”和“团队”,但在他的导师和挚友去世后,关于公司前景的很多责任都落在了艾夫肩上。苹果园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艾夫极度自谦,但他确实深度参与了新总部的建造——“一座非常了不起的建筑”。搬到那里将极大地改变设计团队的结构。

他列出了所有不同类型的设计师——从工业设计到产品设计,从图形设计到声音设计、再到触觉设计,不一而足。“但我们从没有在同一间工作室里工作过。如果我们所做的只是改变座位,除此之外人们期望一切维持不变,那么我会感到非常担心,但事实上,变化太大了。搬到苹果园区,代表着这些来自不同领域、背景非常不同的创意专家们终于坐到了一起。工业设计师和字体设计师、原型设计师、触觉专家的座位挨在一起,我相信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世界上最好的触觉专家坐在一群拥有材料学博士学位的家伙旁边。”他认为,“要理解未来有哪些机遇和可能性,需要这种合作”。

那么,将设计师整合到一起,是在为推出苹果自主驾驶系统(Apple autonomous driving system)作准备吗?此事在加州北部似乎是一个相当公开的秘密。汽车是艾夫的挚爱。他和我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古德伍德速度节(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上,我们都长期在这一专注于古董车的赛事中担任评委。他会愉快、兴奋地谈起他的折叠式顶蓬“中国眼”(Chinese Eye)劳斯莱斯银云(Rolls-Royce Silver Cloud)和阿斯顿•马丁DB4(Aston Martin DB4)。但他以尽可能友好的方式表明,苹果在交通的未来方面的可能计划,是他不能告诉我的。

“我们在产品或服务方面探索如此多不同的想法和技术。有些公司把他们正在探索许多不同想法的事情公之于众,作为一种公关——我们不这样。如果你真的在做某件事,最好是专心做,努力解决相关的问题和挑战,而不谈论这件事。我们的资本,我们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理念和我们正在研发的技术。重要的是,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这些理念和技术仅为我们所有,尽量推迟它们被别人抄袭的那一刻——历史告诉我们,这一刻是会到来的。”

扇贝上桌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太诱人了,不是吗?”他边说边观察他那一盘。这个季节扇贝的颜色,跟我们面前那些在冷冷秋风中打转的树叶十分相配。为免扇贝被风吹凉,他在他的Series 4手表上按掉了一个来电。这款手表是上个月推出的产品。

Series 4手表是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苹果产品系列中的最新一款,但它最初卖得很慢。这款手表被越来越多地定位为健康设备。在9月份的演讲中,库克提到,许多消费者留言称该产品救了他们的命。他表示,艾夫说过,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项目,还说Series 4手表“将成为理解和采纳该产品的一个更显著的转折点”。

现在它的销量是如此之高,以至于苹果宣称自己是全球头号手表品牌——尽管我对这台戴在手腕上的设备是否真的是手表提出了质疑。他的回答令人惊讶。“不,我认为戴在我手腕上的是一台非常强大的电脑,上面装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传感器。我描述得并不清楚,也没怎么解答你的疑问,”他笑道,“你我有着同样的视角,我们在我们称之为iPhone的产品上也遇到过相同挑战。很明显,iPhone的功能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电话。”

一杯白葡萄酒放在了我们的桌子上;艾夫抬起头来,发现露丝•罗杰斯正冲着他微笑,于是端起酒杯敬酒。“如果我将我的手表与这个玻璃杯进行比较:一个人凭一己之力可以制造出这个酒杯,但制造这块手表所动用的努力、专业知识和合作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这是让我们真正感到自豪的成就:你可以与一个蓝宝石水晶玻璃专家合作,并找出一种方法来创造一种之前从未用蓝宝石水晶玻璃制作过的东西。”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奇:自己居然掌控着这些能力!但他也意识到,这个自己为之付出很多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在许多人看来腐蚀了青年、奴役了群众,而且是人际互动的敌人,还导致了其他许多问题。

他说:“我认为我们受到了欺骗,以为人会非常快地接受新产品和新服务,而我认为根本不是这回事。很多时候,产品最终的实际用途跟你最初设想的非常不同。如果你在创造新事物,那就不可避免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有些会很棒,有些则不那么好。我们有责任努力预测尽可能多的后果,我认为你在道义上有责任努力去理解,努力减轻那些你没有预测到的后果。

“如果你真的关心人类,你就会全神贯注于努力理解创造以前不存在的东西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相信责任不止于产品发运出去那一刻,这在我看来是苹果文化的一部分。”说话间,他皱起了眉,“这让我夜不能寐。”

在我们等待技术克隆一个艾夫在我们购买新手机时指导我们时,苹果设计了一款应用,告诉我们把生命中的多少时间花在了注视那块触摸屏上。苹果的这种做法就好像食品制造商列出自己产品中的有害成分。从苹果照片(Photos)应用的通知消息中更容易发现艾夫的影子——照片应用有时会弹出通知,称一段“新回忆”已生成。起初,我和许多人一样很烦这个设计——后来我就被迷住了。

“我们随时都可使用一颗这么高品质的摄像头。但如果你不能真正欣赏自己拍下的这些照片,那颗摄像头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即使是在30年前,也总是有一个装着成百张照片的盒子。所以这不是新的问题。新的问题是程度上的——我们记录下的记忆如此庞大,和记录同样重要的是如何欣赏你所记录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实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创意项目。”

但今天占用他时间的是一个不同的项目。一转眼的工夫,咖啡也上了,账单也好了,露丝也来了。艾夫要去讨论将由巴特西发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改造而成的新苹果大楼了。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谈到了米兰的新苹果商店以及他希望这家商店能够呼应这个城市的文化。

我问道,艾夫这是要当城市规划师了吗?我好奇艾夫设计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他大笑了起来,坚称自己只要“参与一点”就很高兴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这位苹果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了解自己掌握的权力,同时,他也能意识到自己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所带来的种种弊病。



撰文 / 尼古拉斯•福克斯

■ 虽说已进入10月,这天的天气仿佛还停留在9月初,于是我选择在伦敦River Café的户外区坐下,可以看到哈默史密斯桥(Hammersmith Bridge)。乔纳森•艾夫爵士(Sir Jonathan Ive)迟到了一点,既然我现在还没法和这位苹果(Apple)首席设计官聊,那我只能暂且拿出他最著名的作品,观看上个月在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库比蒂诺(Cupertino)新园区召开的“苹果发布会”(Apple Special Event)的录像了。

录像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段戏剧化的《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式短片,片中一个年轻女子拿着一只金属手提箱冲进史蒂夫•乔布斯剧院(Steve Jobs Theater)——短片制作水准很高,饶有趣味,让我们领略到这家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豪华而不失民主精神的总部的面貌。上世纪90年代初,在乔布斯第二次回归苹果之前,艾夫加入了这家当时正苦苦挣扎的电脑制造商;如今,一切都跟那时不大相同了。我仔细观看了第二部分——加州式自我祝贺的狂欢,一个接一个非常乐观的苹果高级员工,穿着或深或浅的黑灰色和橄榄绿色的衣服,解释着新款Apple Watch现在如何能感知佩戴者不规则的心律,如果检测到你跌倒后无法爬起,它还能呼叫救护车。

当这位设计师亲切地缓步穿过户外区一张张桌子时,我不禁开始好奇,苹果的消费者们会如何看待他的穿着。51岁的艾夫穿着米兰卡拉切尼(Caraceni)的千鸟格纹定制休闲西装,里面穿着白色亚麻衬衣,搭配他的招牌其乐(Clarks) Wallabee休闲鞋。他为自己迟到了10分钟不住道歉。他发现建筑师罗杰斯勋爵(Lord Rogers)坐在隔壁桌;两人略显不自在地寒暄了几句;然后他在椅子上坐定,拿起菜单,满意地舒了口气。

艾夫上一次来伦敦是今年夏天,身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校长,他那次是来伦敦主持学位授予仪式的。但此次约50个小时的行程更多地是为了私事。“我来是为了参加明天那场婚礼,”他指的是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和萨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的小女儿欧吉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的婚礼(于10月12日举行——译者注),“另外,”他补充道,“总是凑巧还有些苹果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他下午3点过一点儿要去办一件“苹果的事情”。所以我们立即点了菜。


在看见餐馆里的大型披萨炉后,我前菜点了无花果、百里香拌戈贡佐拉干酪小披萨,还试图说服艾夫也这么点,但是他自律地选择了海鲈鱼薄片。我们在主菜上意见一致地选择了辣椒、牛至、南瓜和白腰豆配扇贝。为我们点单的是餐厅经理,他还趁机就Apple Watch感谢了艾夫,并迅速请教了一下心率功能的用法。同样,我也请教了艾夫如何放置iPhone能更好地收录我们的谈话。(怎么放都行——“麦克风能全方位录音。”)

艾夫第一次见到约克公爵是在“大约10年前”。他坚称,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关心科技对个人的贡献以及对文化和社会的影响”。他带着艾夫的设计团队参观了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对于那些以前从未来过伦敦的同事来说,这是“对这个城市的一次非同寻常的介绍”。安德鲁王子还招待他们吃了晚餐——在River Café。就在艾夫称赞这家餐厅时,一身粉色格子的餐厅老板露丝•罗杰斯(Ruth Rogers)来到桌前跟我们打招呼。她陪我们呆了一会儿,刚好久到艾夫聊起他们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白宫第一次见面的轶事。“有一次国宴露丝和我都参加了,但我们俩都是自己去的,当时都假装在逛图书馆。我总是听到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非常尊敬地聊起露丝……我们很快就成了挚友。”

这位苹果首席设计师现在交往的都是总统和皇室了,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然而,要不是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一家卫生洁具公司,现在世上恐怕就不会有iPhone(还有iMac、PowerBook、MacBook、Apple Watch、iPod和iPad)了。他在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的纽卡斯尔理工学院(Newcastle Polytechnic,诺森比亚大学的前身)学习设计后,和别人一起在伦敦创办了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但是当他被那家洁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训斥,说他设计的洗脸盆如果倾倒会给小孩子造成危险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改变。并不令人意外的是,他跑到了尽可能远离斯塔福德郡的地方,于1992年开始为加州的苹果公司工作。1997年,当史蒂夫•乔布斯回来拯救这家他所创立的公司时,艾夫已明显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乔布斯与艾夫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称艾夫是自己的创意伙伴。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一起吃午餐;乔布斯常去设计工作室;他们两家人还曾一起度假。他们的伙伴关系为21世纪的科技发展设定了路线。现在的苹果是一家设计师说了算的公司。艾夫鼓励苹果的招聘官跟他们坐在一起,以便耳濡目染设计师的“价值观和哲学”。

苹果园区(Apple Park)据称造价50亿美元,包括一座280万平方英尺的环形建筑,环绕着30英亩的绿植景观,还有那座拥有1000个座位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但是作为公司实力的展现,这具有独一无二的……好吧,艾夫风格:过去在谈到这座建筑时,他一直努力强调,这片园区“完全不由人工建筑主导”。这座园区的建筑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就象征着他这个人。

当我开始把小披萨切成小块时,我察觉到他用羡慕的目光瞥了一眼我的盘子——但是艾夫向我保证海鲈鱼薄片味道很好。在我们吃饭时,我放纵自己对苹果的好奇心,问:为什么设计团队到最后才搬进新大楼?这件事使苹果观察人士疯狂地猜测这是否意味着安全方面出了什么问题。艾夫巧妙地回避了我的刺探。

“(我们搬进去)并不晚,之前就是这么安排的。当你要安排9000人搬家时,你不可能在一天内搬完。我们被安排在最后一批。搬家是件大事,意义重大,因为这意味着离开使用了几十年的工作室,我们在那里设计和制作了第一批原型机。史蒂夫去世那天,我回到的就是那个工作室。也是在那里,我们设计出了iPhone和iPod。”

但尽管如此,搬家还显示出苹果历史性的转变——转向一种不同的管理模式。过去,艾夫对蒂姆•库克(Tim Cook)的“安静思考”表达过钦佩。2011年,乔布斯退出日常管理,库克接手,几个月后乔布斯因胰腺癌去世。虽然艾夫经常说起“我们”和“团队”,但在他的导师和挚友去世后,关于公司前景的很多责任都落在了艾夫肩上。苹果园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艾夫极度自谦,但他确实深度参与了新总部的建造——“一座非常了不起的建筑”。搬到那里将极大地改变设计团队的结构。

他列出了所有不同类型的设计师——从工业设计到产品设计,从图形设计到声音设计、再到触觉设计,不一而足。“但我们从没有在同一间工作室里工作过。如果我们所做的只是改变座位,除此之外人们期望一切维持不变,那么我会感到非常担心,但事实上,变化太大了。搬到苹果园区,代表着这些来自不同领域、背景非常不同的创意专家们终于坐到了一起。工业设计师和字体设计师、原型设计师、触觉专家的座位挨在一起,我相信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世界上最好的触觉专家坐在一群拥有材料学博士学位的家伙旁边。”他认为,“要理解未来有哪些机遇和可能性,需要这种合作”。

那么,将设计师整合到一起,是在为推出苹果自主驾驶系统(Apple autonomous driving system)作准备吗?此事在加州北部似乎是一个相当公开的秘密。汽车是艾夫的挚爱。他和我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古德伍德速度节(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上,我们都长期在这一专注于古董车的赛事中担任评委。他会愉快、兴奋地谈起他的折叠式顶蓬“中国眼”(Chinese Eye)劳斯莱斯银云(Rolls-Royce Silver Cloud)和阿斯顿•马丁DB4(Aston Martin DB4)。但他以尽可能友好的方式表明,苹果在交通的未来方面的可能计划,是他不能告诉我的。

“我们在产品或服务方面探索如此多不同的想法和技术。有些公司把他们正在探索许多不同想法的事情公之于众,作为一种公关——我们不这样。如果你真的在做某件事,最好是专心做,努力解决相关的问题和挑战,而不谈论这件事。我们的资本,我们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理念和我们正在研发的技术。重要的是,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这些理念和技术仅为我们所有,尽量推迟它们被别人抄袭的那一刻——历史告诉我们,这一刻是会到来的。”

扇贝上桌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太诱人了,不是吗?”他边说边观察他那一盘。这个季节扇贝的颜色,跟我们面前那些在冷冷秋风中打转的树叶十分相配。为免扇贝被风吹凉,他在他的Series 4手表上按掉了一个来电。这款手表是上个月推出的产品。

Series 4手表是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苹果产品系列中的最新一款,但它最初卖得很慢。这款手表被越来越多地定位为健康设备。在9月份的演讲中,库克提到,许多消费者留言称该产品救了他们的命。他表示,艾夫说过,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项目,还说Series 4手表“将成为理解和采纳该产品的一个更显著的转折点”。

现在它的销量是如此之高,以至于苹果宣称自己是全球头号手表品牌——尽管我对这台戴在手腕上的设备是否真的是手表提出了质疑。他的回答令人惊讶。“不,我认为戴在我手腕上的是一台非常强大的电脑,上面装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传感器。我描述得并不清楚,也没怎么解答你的疑问,”他笑道,“你我有着同样的视角,我们在我们称之为iPhone的产品上也遇到过相同挑战。很明显,iPhone的功能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电话。”

一杯白葡萄酒放在了我们的桌子上;艾夫抬起头来,发现露丝•罗杰斯正冲着他微笑,于是端起酒杯敬酒。“如果我将我的手表与这个玻璃杯进行比较:一个人凭一己之力可以制造出这个酒杯,但制造这块手表所动用的努力、专业知识和合作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这是让我们真正感到自豪的成就:你可以与一个蓝宝石水晶玻璃专家合作,并找出一种方法来创造一种之前从未用蓝宝石水晶玻璃制作过的东西。”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奇:自己居然掌控着这些能力!但他也意识到,这个自己为之付出很多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在许多人看来腐蚀了青年、奴役了群众,而且是人际互动的敌人,还导致了其他许多问题。

他说:“我认为我们受到了欺骗,以为人会非常快地接受新产品和新服务,而我认为根本不是这回事。很多时候,产品最终的实际用途跟你最初设想的非常不同。如果你在创造新事物,那就不可避免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有些会很棒,有些则不那么好。我们有责任努力预测尽可能多的后果,我认为你在道义上有责任努力去理解,努力减轻那些你没有预测到的后果。

“如果你真的关心人类,你就会全神贯注于努力理解创造以前不存在的东西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相信责任不止于产品发运出去那一刻,这在我看来是苹果文化的一部分。”说话间,他皱起了眉,“这让我夜不能寐。”

在我们等待技术克隆一个艾夫在我们购买新手机时指导我们时,苹果设计了一款应用,告诉我们把生命中的多少时间花在了注视那块触摸屏上。苹果的这种做法就好像食品制造商列出自己产品中的有害成分。从苹果照片(Photos)应用的通知消息中更容易发现艾夫的影子——照片应用有时会弹出通知,称一段“新回忆”已生成。起初,我和许多人一样很烦这个设计——后来我就被迷住了。

“我们随时都可使用一颗这么高品质的摄像头。但如果你不能真正欣赏自己拍下的这些照片,那颗摄像头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即使是在30年前,也总是有一个装着成百张照片的盒子。所以这不是新的问题。新的问题是程度上的——我们记录下的记忆如此庞大,和记录同样重要的是如何欣赏你所记录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实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创意项目。”

但今天占用他时间的是一个不同的项目。一转眼的工夫,咖啡也上了,账单也好了,露丝也来了。艾夫要去讨论将由巴特西发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改造而成的新苹果大楼了。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谈到了米兰的新苹果商店以及他希望这家商店能够呼应这个城市的文化。

我问道,艾夫这是要当城市规划师了吗?我好奇艾夫设计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他大笑了起来,坚称自己只要“参与一点”就很高兴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这位苹果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了解自己掌握的权力,同时,他也能意识到自己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所带来的种种弊病。



撰文 / 尼古拉斯•福克斯

■ 虽说已进入10月,这天的天气仿佛还停留在9月初,于是我选择在伦敦River Café的户外区坐下,可以看到哈默史密斯桥(Hammersmith Bridge)。乔纳森•艾夫爵士(Sir Jonathan Ive)迟到了一点,既然我现在还没法和这位苹果(Apple)首席设计官聊,那我只能暂且拿出他最著名的作品,观看上个月在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库比蒂诺(Cupertino)新园区召开的“苹果发布会”(Apple Special Event)的录像了。

录像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段戏剧化的《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式短片,片中一个年轻女子拿着一只金属手提箱冲进史蒂夫•乔布斯剧院(Steve Jobs Theater)——短片制作水准很高,饶有趣味,让我们领略到这家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豪华而不失民主精神的总部的面貌。上世纪90年代初,在乔布斯第二次回归苹果之前,艾夫加入了这家当时正苦苦挣扎的电脑制造商;如今,一切都跟那时不大相同了。我仔细观看了第二部分——加州式自我祝贺的狂欢,一个接一个非常乐观的苹果高级员工,穿着或深或浅的黑灰色和橄榄绿色的衣服,解释着新款Apple Watch现在如何能感知佩戴者不规则的心律,如果检测到你跌倒后无法爬起,它还能呼叫救护车。

当这位设计师亲切地缓步穿过户外区一张张桌子时,我不禁开始好奇,苹果的消费者们会如何看待他的穿着。51岁的艾夫穿着米兰卡拉切尼(Caraceni)的千鸟格纹定制休闲西装,里面穿着白色亚麻衬衣,搭配他的招牌其乐(Clarks) Wallabee休闲鞋。他为自己迟到了10分钟不住道歉。他发现建筑师罗杰斯勋爵(Lord Rogers)坐在隔壁桌;两人略显不自在地寒暄了几句;然后他在椅子上坐定,拿起菜单,满意地舒了口气。

艾夫上一次来伦敦是今年夏天,身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校长,他那次是来伦敦主持学位授予仪式的。但此次约50个小时的行程更多地是为了私事。“我来是为了参加明天那场婚礼,”他指的是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和萨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的小女儿欧吉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的婚礼(于10月12日举行——译者注),“另外,”他补充道,“总是凑巧还有些苹果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他下午3点过一点儿要去办一件“苹果的事情”。所以我们立即点了菜。


在看见餐馆里的大型披萨炉后,我前菜点了无花果、百里香拌戈贡佐拉干酪小披萨,还试图说服艾夫也这么点,但是他自律地选择了海鲈鱼薄片。我们在主菜上意见一致地选择了辣椒、牛至、南瓜和白腰豆配扇贝。为我们点单的是餐厅经理,他还趁机就Apple Watch感谢了艾夫,并迅速请教了一下心率功能的用法。同样,我也请教了艾夫如何放置iPhone能更好地收录我们的谈话。(怎么放都行——“麦克风能全方位录音。”)

艾夫第一次见到约克公爵是在“大约10年前”。他坚称,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关心科技对个人的贡献以及对文化和社会的影响”。他带着艾夫的设计团队参观了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对于那些以前从未来过伦敦的同事来说,这是“对这个城市的一次非同寻常的介绍”。安德鲁王子还招待他们吃了晚餐——在River Café。就在艾夫称赞这家餐厅时,一身粉色格子的餐厅老板露丝•罗杰斯(Ruth Rogers)来到桌前跟我们打招呼。她陪我们呆了一会儿,刚好久到艾夫聊起他们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白宫第一次见面的轶事。“有一次国宴露丝和我都参加了,但我们俩都是自己去的,当时都假装在逛图书馆。我总是听到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非常尊敬地聊起露丝……我们很快就成了挚友。”

这位苹果首席设计师现在交往的都是总统和皇室了,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然而,要不是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一家卫生洁具公司,现在世上恐怕就不会有iPhone(还有iMac、PowerBook、MacBook、Apple Watch、iPod和iPad)了。他在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的纽卡斯尔理工学院(Newcastle Polytechnic,诺森比亚大学的前身)学习设计后,和别人一起在伦敦创办了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但是当他被那家洁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训斥,说他设计的洗脸盆如果倾倒会给小孩子造成危险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改变。并不令人意外的是,他跑到了尽可能远离斯塔福德郡的地方,于1992年开始为加州的苹果公司工作。1997年,当史蒂夫•乔布斯回来拯救这家他所创立的公司时,艾夫已明显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乔布斯与艾夫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称艾夫是自己的创意伙伴。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一起吃午餐;乔布斯常去设计工作室;他们两家人还曾一起度假。他们的伙伴关系为21世纪的科技发展设定了路线。现在的苹果是一家设计师说了算的公司。艾夫鼓励苹果的招聘官跟他们坐在一起,以便耳濡目染设计师的“价值观和哲学”。

苹果园区(Apple Park)据称造价50亿美元,包括一座280万平方英尺的环形建筑,环绕着30英亩的绿植景观,还有那座拥有1000个座位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但是作为公司实力的展现,这具有独一无二的……好吧,艾夫风格:过去在谈到这座建筑时,他一直努力强调,这片园区“完全不由人工建筑主导”。这座园区的建筑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就象征着他这个人。

当我开始把小披萨切成小块时,我察觉到他用羡慕的目光瞥了一眼我的盘子——但是艾夫向我保证海鲈鱼薄片味道很好。在我们吃饭时,我放纵自己对苹果的好奇心,问:为什么设计团队到最后才搬进新大楼?这件事使苹果观察人士疯狂地猜测这是否意味着安全方面出了什么问题。艾夫巧妙地回避了我的刺探。

“(我们搬进去)并不晚,之前就是这么安排的。当你要安排9000人搬家时,你不可能在一天内搬完。我们被安排在最后一批。搬家是件大事,意义重大,因为这意味着离开使用了几十年的工作室,我们在那里设计和制作了第一批原型机。史蒂夫去世那天,我回到的就是那个工作室。也是在那里,我们设计出了iPhone和iPod。”

但尽管如此,搬家还显示出苹果历史性的转变——转向一种不同的管理模式。过去,艾夫对蒂姆•库克(Tim Cook)的“安静思考”表达过钦佩。2011年,乔布斯退出日常管理,库克接手,几个月后乔布斯因胰腺癌去世。虽然艾夫经常说起“我们”和“团队”,但在他的导师和挚友去世后,关于公司前景的很多责任都落在了艾夫肩上。苹果园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艾夫极度自谦,但他确实深度参与了新总部的建造——“一座非常了不起的建筑”。搬到那里将极大地改变设计团队的结构。

他列出了所有不同类型的设计师——从工业设计到产品设计,从图形设计到声音设计、再到触觉设计,不一而足。“但我们从没有在同一间工作室里工作过。如果我们所做的只是改变座位,除此之外人们期望一切维持不变,那么我会感到非常担心,但事实上,变化太大了。搬到苹果园区,代表着这些来自不同领域、背景非常不同的创意专家们终于坐到了一起。工业设计师和字体设计师、原型设计师、触觉专家的座位挨在一起,我相信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世界上最好的触觉专家坐在一群拥有材料学博士学位的家伙旁边。”他认为,“要理解未来有哪些机遇和可能性,需要这种合作”。

那么,将设计师整合到一起,是在为推出苹果自主驾驶系统(Apple autonomous driving system)作准备吗?此事在加州北部似乎是一个相当公开的秘密。汽车是艾夫的挚爱。他和我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古德伍德速度节(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上,我们都长期在这一专注于古董车的赛事中担任评委。他会愉快、兴奋地谈起他的折叠式顶蓬“中国眼”(Chinese Eye)劳斯莱斯银云(Rolls-Royce Silver Cloud)和阿斯顿•马丁DB4(Aston Martin DB4)。但他以尽可能友好的方式表明,苹果在交通的未来方面的可能计划,是他不能告诉我的。

“我们在产品或服务方面探索如此多不同的想法和技术。有些公司把他们正在探索许多不同想法的事情公之于众,作为一种公关——我们不这样。如果你真的在做某件事,最好是专心做,努力解决相关的问题和挑战,而不谈论这件事。我们的资本,我们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理念和我们正在研发的技术。重要的是,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这些理念和技术仅为我们所有,尽量推迟它们被别人抄袭的那一刻——历史告诉我们,这一刻是会到来的。”

扇贝上桌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太诱人了,不是吗?”他边说边观察他那一盘。这个季节扇贝的颜色,跟我们面前那些在冷冷秋风中打转的树叶十分相配。为免扇贝被风吹凉,他在他的Series 4手表上按掉了一个来电。这款手表是上个月推出的产品。

Series 4手表是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苹果产品系列中的最新一款,但它最初卖得很慢。这款手表被越来越多地定位为健康设备。在9月份的演讲中,库克提到,许多消费者留言称该产品救了他们的命。他表示,艾夫说过,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项目,还说Series 4手表“将成为理解和采纳该产品的一个更显著的转折点”。

现在它的销量是如此之高,以至于苹果宣称自己是全球头号手表品牌——尽管我对这台戴在手腕上的设备是否真的是手表提出了质疑。他的回答令人惊讶。“不,我认为戴在我手腕上的是一台非常强大的电脑,上面装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传感器。我描述得并不清楚,也没怎么解答你的疑问,”他笑道,“你我有着同样的视角,我们在我们称之为iPhone的产品上也遇到过相同挑战。很明显,iPhone的功能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电话。”

一杯白葡萄酒放在了我们的桌子上;艾夫抬起头来,发现露丝•罗杰斯正冲着他微笑,于是端起酒杯敬酒。“如果我将我的手表与这个玻璃杯进行比较:一个人凭一己之力可以制造出这个酒杯,但制造这块手表所动用的努力、专业知识和合作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这是让我们真正感到自豪的成就:你可以与一个蓝宝石水晶玻璃专家合作,并找出一种方法来创造一种之前从未用蓝宝石水晶玻璃制作过的东西。”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奇:自己居然掌控着这些能力!但他也意识到,这个自己为之付出很多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在许多人看来腐蚀了青年、奴役了群众,而且是人际互动的敌人,还导致了其他许多问题。

他说:“我认为我们受到了欺骗,以为人会非常快地接受新产品和新服务,而我认为根本不是这回事。很多时候,产品最终的实际用途跟你最初设想的非常不同。如果你在创造新事物,那就不可避免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有些会很棒,有些则不那么好。我们有责任努力预测尽可能多的后果,我认为你在道义上有责任努力去理解,努力减轻那些你没有预测到的后果。

“如果你真的关心人类,你就会全神贯注于努力理解创造以前不存在的东西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相信责任不止于产品发运出去那一刻,这在我看来是苹果文化的一部分。”说话间,他皱起了眉,“这让我夜不能寐。”

在我们等待技术克隆一个艾夫在我们购买新手机时指导我们时,苹果设计了一款应用,告诉我们把生命中的多少时间花在了注视那块触摸屏上。苹果的这种做法就好像食品制造商列出自己产品中的有害成分。从苹果照片(Photos)应用的通知消息中更容易发现艾夫的影子——照片应用有时会弹出通知,称一段“新回忆”已生成。起初,我和许多人一样很烦这个设计——后来我就被迷住了。

“我们随时都可使用一颗这么高品质的摄像头。但如果你不能真正欣赏自己拍下的这些照片,那颗摄像头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即使是在30年前,也总是有一个装着成百张照片的盒子。所以这不是新的问题。新的问题是程度上的——我们记录下的记忆如此庞大,和记录同样重要的是如何欣赏你所记录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实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创意项目。”

但今天占用他时间的是一个不同的项目。一转眼的工夫,咖啡也上了,账单也好了,露丝也来了。艾夫要去讨论将由巴特西发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改造而成的新苹果大楼了。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谈到了米兰的新苹果商店以及他希望这家商店能够呼应这个城市的文化。

我问道,艾夫这是要当城市规划师了吗?我好奇艾夫设计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他大笑了起来,坚称自己只要“参与一点”就很高兴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与乔纳森•艾夫共进午餐

发布日期:2018-10-26 06:53
摘要」这位苹果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了解自己掌握的权力,同时,他也能意识到自己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所带来的种种弊病。



撰文 / 尼古拉斯•福克斯

■ 虽说已进入10月,这天的天气仿佛还停留在9月初,于是我选择在伦敦River Café的户外区坐下,可以看到哈默史密斯桥(Hammersmith Bridge)。乔纳森•艾夫爵士(Sir Jonathan Ive)迟到了一点,既然我现在还没法和这位苹果(Apple)首席设计官聊,那我只能暂且拿出他最著名的作品,观看上个月在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库比蒂诺(Cupertino)新园区召开的“苹果发布会”(Apple Special Event)的录像了。

录像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段戏剧化的《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式短片,片中一个年轻女子拿着一只金属手提箱冲进史蒂夫•乔布斯剧院(Steve Jobs Theater)——短片制作水准很高,饶有趣味,让我们领略到这家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豪华而不失民主精神的总部的面貌。上世纪90年代初,在乔布斯第二次回归苹果之前,艾夫加入了这家当时正苦苦挣扎的电脑制造商;如今,一切都跟那时不大相同了。我仔细观看了第二部分——加州式自我祝贺的狂欢,一个接一个非常乐观的苹果高级员工,穿着或深或浅的黑灰色和橄榄绿色的衣服,解释着新款Apple Watch现在如何能感知佩戴者不规则的心律,如果检测到你跌倒后无法爬起,它还能呼叫救护车。

当这位设计师亲切地缓步穿过户外区一张张桌子时,我不禁开始好奇,苹果的消费者们会如何看待他的穿着。51岁的艾夫穿着米兰卡拉切尼(Caraceni)的千鸟格纹定制休闲西装,里面穿着白色亚麻衬衣,搭配他的招牌其乐(Clarks) Wallabee休闲鞋。他为自己迟到了10分钟不住道歉。他发现建筑师罗杰斯勋爵(Lord Rogers)坐在隔壁桌;两人略显不自在地寒暄了几句;然后他在椅子上坐定,拿起菜单,满意地舒了口气。

艾夫上一次来伦敦是今年夏天,身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校长,他那次是来伦敦主持学位授予仪式的。但此次约50个小时的行程更多地是为了私事。“我来是为了参加明天那场婚礼,”他指的是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和萨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的小女儿欧吉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的婚礼(于10月12日举行——译者注),“另外,”他补充道,“总是凑巧还有些苹果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他下午3点过一点儿要去办一件“苹果的事情”。所以我们立即点了菜。


在看见餐馆里的大型披萨炉后,我前菜点了无花果、百里香拌戈贡佐拉干酪小披萨,还试图说服艾夫也这么点,但是他自律地选择了海鲈鱼薄片。我们在主菜上意见一致地选择了辣椒、牛至、南瓜和白腰豆配扇贝。为我们点单的是餐厅经理,他还趁机就Apple Watch感谢了艾夫,并迅速请教了一下心率功能的用法。同样,我也请教了艾夫如何放置iPhone能更好地收录我们的谈话。(怎么放都行——“麦克风能全方位录音。”)

艾夫第一次见到约克公爵是在“大约10年前”。他坚称,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关心科技对个人的贡献以及对文化和社会的影响”。他带着艾夫的设计团队参观了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对于那些以前从未来过伦敦的同事来说,这是“对这个城市的一次非同寻常的介绍”。安德鲁王子还招待他们吃了晚餐——在River Café。就在艾夫称赞这家餐厅时,一身粉色格子的餐厅老板露丝•罗杰斯(Ruth Rogers)来到桌前跟我们打招呼。她陪我们呆了一会儿,刚好久到艾夫聊起他们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白宫第一次见面的轶事。“有一次国宴露丝和我都参加了,但我们俩都是自己去的,当时都假装在逛图书馆。我总是听到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非常尊敬地聊起露丝……我们很快就成了挚友。”

这位苹果首席设计师现在交往的都是总统和皇室了,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然而,要不是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一家卫生洁具公司,现在世上恐怕就不会有iPhone(还有iMac、PowerBook、MacBook、Apple Watch、iPod和iPad)了。他在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的纽卡斯尔理工学院(Newcastle Polytechnic,诺森比亚大学的前身)学习设计后,和别人一起在伦敦创办了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但是当他被那家洁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训斥,说他设计的洗脸盆如果倾倒会给小孩子造成危险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改变。并不令人意外的是,他跑到了尽可能远离斯塔福德郡的地方,于1992年开始为加州的苹果公司工作。1997年,当史蒂夫•乔布斯回来拯救这家他所创立的公司时,艾夫已明显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乔布斯与艾夫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称艾夫是自己的创意伙伴。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一起吃午餐;乔布斯常去设计工作室;他们两家人还曾一起度假。他们的伙伴关系为21世纪的科技发展设定了路线。现在的苹果是一家设计师说了算的公司。艾夫鼓励苹果的招聘官跟他们坐在一起,以便耳濡目染设计师的“价值观和哲学”。

苹果园区(Apple Park)据称造价50亿美元,包括一座280万平方英尺的环形建筑,环绕着30英亩的绿植景观,还有那座拥有1000个座位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但是作为公司实力的展现,这具有独一无二的……好吧,艾夫风格:过去在谈到这座建筑时,他一直努力强调,这片园区“完全不由人工建筑主导”。这座园区的建筑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就象征着他这个人。

当我开始把小披萨切成小块时,我察觉到他用羡慕的目光瞥了一眼我的盘子——但是艾夫向我保证海鲈鱼薄片味道很好。在我们吃饭时,我放纵自己对苹果的好奇心,问:为什么设计团队到最后才搬进新大楼?这件事使苹果观察人士疯狂地猜测这是否意味着安全方面出了什么问题。艾夫巧妙地回避了我的刺探。

“(我们搬进去)并不晚,之前就是这么安排的。当你要安排9000人搬家时,你不可能在一天内搬完。我们被安排在最后一批。搬家是件大事,意义重大,因为这意味着离开使用了几十年的工作室,我们在那里设计和制作了第一批原型机。史蒂夫去世那天,我回到的就是那个工作室。也是在那里,我们设计出了iPhone和iPod。”

但尽管如此,搬家还显示出苹果历史性的转变——转向一种不同的管理模式。过去,艾夫对蒂姆•库克(Tim Cook)的“安静思考”表达过钦佩。2011年,乔布斯退出日常管理,库克接手,几个月后乔布斯因胰腺癌去世。虽然艾夫经常说起“我们”和“团队”,但在他的导师和挚友去世后,关于公司前景的很多责任都落在了艾夫肩上。苹果园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艾夫极度自谦,但他确实深度参与了新总部的建造——“一座非常了不起的建筑”。搬到那里将极大地改变设计团队的结构。

他列出了所有不同类型的设计师——从工业设计到产品设计,从图形设计到声音设计、再到触觉设计,不一而足。“但我们从没有在同一间工作室里工作过。如果我们所做的只是改变座位,除此之外人们期望一切维持不变,那么我会感到非常担心,但事实上,变化太大了。搬到苹果园区,代表着这些来自不同领域、背景非常不同的创意专家们终于坐到了一起。工业设计师和字体设计师、原型设计师、触觉专家的座位挨在一起,我相信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世界上最好的触觉专家坐在一群拥有材料学博士学位的家伙旁边。”他认为,“要理解未来有哪些机遇和可能性,需要这种合作”。

那么,将设计师整合到一起,是在为推出苹果自主驾驶系统(Apple autonomous driving system)作准备吗?此事在加州北部似乎是一个相当公开的秘密。汽车是艾夫的挚爱。他和我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古德伍德速度节(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上,我们都长期在这一专注于古董车的赛事中担任评委。他会愉快、兴奋地谈起他的折叠式顶蓬“中国眼”(Chinese Eye)劳斯莱斯银云(Rolls-Royce Silver Cloud)和阿斯顿•马丁DB4(Aston Martin DB4)。但他以尽可能友好的方式表明,苹果在交通的未来方面的可能计划,是他不能告诉我的。

“我们在产品或服务方面探索如此多不同的想法和技术。有些公司把他们正在探索许多不同想法的事情公之于众,作为一种公关——我们不这样。如果你真的在做某件事,最好是专心做,努力解决相关的问题和挑战,而不谈论这件事。我们的资本,我们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理念和我们正在研发的技术。重要的是,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这些理念和技术仅为我们所有,尽量推迟它们被别人抄袭的那一刻——历史告诉我们,这一刻是会到来的。”

扇贝上桌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太诱人了,不是吗?”他边说边观察他那一盘。这个季节扇贝的颜色,跟我们面前那些在冷冷秋风中打转的树叶十分相配。为免扇贝被风吹凉,他在他的Series 4手表上按掉了一个来电。这款手表是上个月推出的产品。

Series 4手表是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苹果产品系列中的最新一款,但它最初卖得很慢。这款手表被越来越多地定位为健康设备。在9月份的演讲中,库克提到,许多消费者留言称该产品救了他们的命。他表示,艾夫说过,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项目,还说Series 4手表“将成为理解和采纳该产品的一个更显著的转折点”。

现在它的销量是如此之高,以至于苹果宣称自己是全球头号手表品牌——尽管我对这台戴在手腕上的设备是否真的是手表提出了质疑。他的回答令人惊讶。“不,我认为戴在我手腕上的是一台非常强大的电脑,上面装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传感器。我描述得并不清楚,也没怎么解答你的疑问,”他笑道,“你我有着同样的视角,我们在我们称之为iPhone的产品上也遇到过相同挑战。很明显,iPhone的功能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电话。”

一杯白葡萄酒放在了我们的桌子上;艾夫抬起头来,发现露丝•罗杰斯正冲着他微笑,于是端起酒杯敬酒。“如果我将我的手表与这个玻璃杯进行比较:一个人凭一己之力可以制造出这个酒杯,但制造这块手表所动用的努力、专业知识和合作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这是让我们真正感到自豪的成就:你可以与一个蓝宝石水晶玻璃专家合作,并找出一种方法来创造一种之前从未用蓝宝石水晶玻璃制作过的东西。”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奇:自己居然掌控着这些能力!但他也意识到,这个自己为之付出很多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在许多人看来腐蚀了青年、奴役了群众,而且是人际互动的敌人,还导致了其他许多问题。

他说:“我认为我们受到了欺骗,以为人会非常快地接受新产品和新服务,而我认为根本不是这回事。很多时候,产品最终的实际用途跟你最初设想的非常不同。如果你在创造新事物,那就不可避免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有些会很棒,有些则不那么好。我们有责任努力预测尽可能多的后果,我认为你在道义上有责任努力去理解,努力减轻那些你没有预测到的后果。

“如果你真的关心人类,你就会全神贯注于努力理解创造以前不存在的东西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相信责任不止于产品发运出去那一刻,这在我看来是苹果文化的一部分。”说话间,他皱起了眉,“这让我夜不能寐。”

在我们等待技术克隆一个艾夫在我们购买新手机时指导我们时,苹果设计了一款应用,告诉我们把生命中的多少时间花在了注视那块触摸屏上。苹果的这种做法就好像食品制造商列出自己产品中的有害成分。从苹果照片(Photos)应用的通知消息中更容易发现艾夫的影子——照片应用有时会弹出通知,称一段“新回忆”已生成。起初,我和许多人一样很烦这个设计——后来我就被迷住了。

“我们随时都可使用一颗这么高品质的摄像头。但如果你不能真正欣赏自己拍下的这些照片,那颗摄像头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即使是在30年前,也总是有一个装着成百张照片的盒子。所以这不是新的问题。新的问题是程度上的——我们记录下的记忆如此庞大,和记录同样重要的是如何欣赏你所记录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实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创意项目。”

但今天占用他时间的是一个不同的项目。一转眼的工夫,咖啡也上了,账单也好了,露丝也来了。艾夫要去讨论将由巴特西发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改造而成的新苹果大楼了。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谈到了米兰的新苹果商店以及他希望这家商店能够呼应这个城市的文化。

我问道,艾夫这是要当城市规划师了吗?我好奇艾夫设计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他大笑了起来,坚称自己只要“参与一点”就很高兴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这位苹果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了解自己掌握的权力,同时,他也能意识到自己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所带来的种种弊病。



撰文 / 尼古拉斯•福克斯

■ 虽说已进入10月,这天的天气仿佛还停留在9月初,于是我选择在伦敦River Café的户外区坐下,可以看到哈默史密斯桥(Hammersmith Bridge)。乔纳森•艾夫爵士(Sir Jonathan Ive)迟到了一点,既然我现在还没法和这位苹果(Apple)首席设计官聊,那我只能暂且拿出他最著名的作品,观看上个月在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设计的库比蒂诺(Cupertino)新园区召开的“苹果发布会”(Apple Special Event)的录像了。

录像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一段戏剧化的《碟中谍》(Mission: Impossible)式短片,片中一个年轻女子拿着一只金属手提箱冲进史蒂夫•乔布斯剧院(Steve Jobs Theater)——短片制作水准很高,饶有趣味,让我们领略到这家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豪华而不失民主精神的总部的面貌。上世纪90年代初,在乔布斯第二次回归苹果之前,艾夫加入了这家当时正苦苦挣扎的电脑制造商;如今,一切都跟那时不大相同了。我仔细观看了第二部分——加州式自我祝贺的狂欢,一个接一个非常乐观的苹果高级员工,穿着或深或浅的黑灰色和橄榄绿色的衣服,解释着新款Apple Watch现在如何能感知佩戴者不规则的心律,如果检测到你跌倒后无法爬起,它还能呼叫救护车。

当这位设计师亲切地缓步穿过户外区一张张桌子时,我不禁开始好奇,苹果的消费者们会如何看待他的穿着。51岁的艾夫穿着米兰卡拉切尼(Caraceni)的千鸟格纹定制休闲西装,里面穿着白色亚麻衬衣,搭配他的招牌其乐(Clarks) Wallabee休闲鞋。他为自己迟到了10分钟不住道歉。他发现建筑师罗杰斯勋爵(Lord Rogers)坐在隔壁桌;两人略显不自在地寒暄了几句;然后他在椅子上坐定,拿起菜单,满意地舒了口气。

艾夫上一次来伦敦是今年夏天,身为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校长,他那次是来伦敦主持学位授予仪式的。但此次约50个小时的行程更多地是为了私事。“我来是为了参加明天那场婚礼,”他指的是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 Duke of York)和萨拉•弗格森(Sarah Ferguson)的小女儿欧吉妮公主(Princess Eugenie)的婚礼(于10月12日举行——译者注),“另外,”他补充道,“总是凑巧还有些苹果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他下午3点过一点儿要去办一件“苹果的事情”。所以我们立即点了菜。


在看见餐馆里的大型披萨炉后,我前菜点了无花果、百里香拌戈贡佐拉干酪小披萨,还试图说服艾夫也这么点,但是他自律地选择了海鲈鱼薄片。我们在主菜上意见一致地选择了辣椒、牛至、南瓜和白腰豆配扇贝。为我们点单的是餐厅经理,他还趁机就Apple Watch感谢了艾夫,并迅速请教了一下心率功能的用法。同样,我也请教了艾夫如何放置iPhone能更好地收录我们的谈话。(怎么放都行——“麦克风能全方位录音。”)

艾夫第一次见到约克公爵是在“大约10年前”。他坚称,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关心科技对个人的贡献以及对文化和社会的影响”。他带着艾夫的设计团队参观了白金汉宫(Buckingham Palace),对于那些以前从未来过伦敦的同事来说,这是“对这个城市的一次非同寻常的介绍”。安德鲁王子还招待他们吃了晚餐——在River Café。就在艾夫称赞这家餐厅时,一身粉色格子的餐厅老板露丝•罗杰斯(Ruth Rogers)来到桌前跟我们打招呼。她陪我们呆了一会儿,刚好久到艾夫聊起他们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白宫第一次见面的轶事。“有一次国宴露丝和我都参加了,但我们俩都是自己去的,当时都假装在逛图书馆。我总是听到保罗•史密斯(Paul Smith)非常尊敬地聊起露丝……我们很快就成了挚友。”

这位苹果首席设计师现在交往的都是总统和皇室了,他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然而,要不是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一家卫生洁具公司,现在世上恐怕就不会有iPhone(还有iMac、PowerBook、MacBook、Apple Watch、iPod和iPad)了。他在位于英格兰东北部的纽卡斯尔理工学院(Newcastle Polytechnic,诺森比亚大学的前身)学习设计后,和别人一起在伦敦创办了一家设计咨询公司。但是当他被那家洁具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训斥,说他设计的洗脸盆如果倾倒会给小孩子造成危险时,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做出改变。并不令人意外的是,他跑到了尽可能远离斯塔福德郡的地方,于1992年开始为加州的苹果公司工作。1997年,当史蒂夫•乔布斯回来拯救这家他所创立的公司时,艾夫已明显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乔布斯与艾夫建立了亲密的关系,称艾夫是自己的创意伙伴。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一起吃午餐;乔布斯常去设计工作室;他们两家人还曾一起度假。他们的伙伴关系为21世纪的科技发展设定了路线。现在的苹果是一家设计师说了算的公司。艾夫鼓励苹果的招聘官跟他们坐在一起,以便耳濡目染设计师的“价值观和哲学”。

苹果园区(Apple Park)据称造价50亿美元,包括一座280万平方英尺的环形建筑,环绕着30英亩的绿植景观,还有那座拥有1000个座位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但是作为公司实力的展现,这具有独一无二的……好吧,艾夫风格:过去在谈到这座建筑时,他一直努力强调,这片园区“完全不由人工建筑主导”。这座园区的建筑风格在某种程度上就象征着他这个人。

当我开始把小披萨切成小块时,我察觉到他用羡慕的目光瞥了一眼我的盘子——但是艾夫向我保证海鲈鱼薄片味道很好。在我们吃饭时,我放纵自己对苹果的好奇心,问:为什么设计团队到最后才搬进新大楼?这件事使苹果观察人士疯狂地猜测这是否意味着安全方面出了什么问题。艾夫巧妙地回避了我的刺探。

“(我们搬进去)并不晚,之前就是这么安排的。当你要安排9000人搬家时,你不可能在一天内搬完。我们被安排在最后一批。搬家是件大事,意义重大,因为这意味着离开使用了几十年的工作室,我们在那里设计和制作了第一批原型机。史蒂夫去世那天,我回到的就是那个工作室。也是在那里,我们设计出了iPhone和iPod。”

但尽管如此,搬家还显示出苹果历史性的转变——转向一种不同的管理模式。过去,艾夫对蒂姆•库克(Tim Cook)的“安静思考”表达过钦佩。2011年,乔布斯退出日常管理,库克接手,几个月后乔布斯因胰腺癌去世。虽然艾夫经常说起“我们”和“团队”,但在他的导师和挚友去世后,关于公司前景的很多责任都落在了艾夫肩上。苹果园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尽管艾夫极度自谦,但他确实深度参与了新总部的建造——“一座非常了不起的建筑”。搬到那里将极大地改变设计团队的结构。

他列出了所有不同类型的设计师——从工业设计到产品设计,从图形设计到声音设计、再到触觉设计,不一而足。“但我们从没有在同一间工作室里工作过。如果我们所做的只是改变座位,除此之外人们期望一切维持不变,那么我会感到非常担心,但事实上,变化太大了。搬到苹果园区,代表着这些来自不同领域、背景非常不同的创意专家们终于坐到了一起。工业设计师和字体设计师、原型设计师、触觉专家的座位挨在一起,我相信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世界上最好的触觉专家坐在一群拥有材料学博士学位的家伙旁边。”他认为,“要理解未来有哪些机遇和可能性,需要这种合作”。

那么,将设计师整合到一起,是在为推出苹果自主驾驶系统(Apple autonomous driving system)作准备吗?此事在加州北部似乎是一个相当公开的秘密。汽车是艾夫的挚爱。他和我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古德伍德速度节(Goodwood Festival of Speed)上,我们都长期在这一专注于古董车的赛事中担任评委。他会愉快、兴奋地谈起他的折叠式顶蓬“中国眼”(Chinese Eye)劳斯莱斯银云(Rolls-Royce Silver Cloud)和阿斯顿•马丁DB4(Aston Martin DB4)。但他以尽可能友好的方式表明,苹果在交通的未来方面的可能计划,是他不能告诉我的。

“我们在产品或服务方面探索如此多不同的想法和技术。有些公司把他们正在探索许多不同想法的事情公之于众,作为一种公关——我们不这样。如果你真的在做某件事,最好是专心做,努力解决相关的问题和挑战,而不谈论这件事。我们的资本,我们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理念和我们正在研发的技术。重要的是,尽可能长时间地保持这些理念和技术仅为我们所有,尽量推迟它们被别人抄袭的那一刻——历史告诉我们,这一刻是会到来的。”

扇贝上桌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太诱人了,不是吗?”他边说边观察他那一盘。这个季节扇贝的颜色,跟我们面前那些在冷冷秋风中打转的树叶十分相配。为免扇贝被风吹凉,他在他的Series 4手表上按掉了一个来电。这款手表是上个月推出的产品。

Series 4手表是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苹果产品系列中的最新一款,但它最初卖得很慢。这款手表被越来越多地定位为健康设备。在9月份的演讲中,库克提到,许多消费者留言称该产品救了他们的命。他表示,艾夫说过,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很重要的项目,还说Series 4手表“将成为理解和采纳该产品的一个更显著的转折点”。

现在它的销量是如此之高,以至于苹果宣称自己是全球头号手表品牌——尽管我对这台戴在手腕上的设备是否真的是手表提出了质疑。他的回答令人惊讶。“不,我认为戴在我手腕上的是一台非常强大的电脑,上面装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传感器。我描述得并不清楚,也没怎么解答你的疑问,”他笑道,“你我有着同样的视角,我们在我们称之为iPhone的产品上也遇到过相同挑战。很明显,iPhone的功能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电话。”

一杯白葡萄酒放在了我们的桌子上;艾夫抬起头来,发现露丝•罗杰斯正冲着他微笑,于是端起酒杯敬酒。“如果我将我的手表与这个玻璃杯进行比较:一个人凭一己之力可以制造出这个酒杯,但制造这块手表所动用的努力、专业知识和合作是令人望而生畏的。这是让我们真正感到自豪的成就:你可以与一个蓝宝石水晶玻璃专家合作,并找出一种方法来创造一种之前从未用蓝宝石水晶玻璃制作过的东西。”

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惊奇:自己居然掌控着这些能力!但他也意识到,这个自己为之付出很多努力创造的数字化世界在许多人看来腐蚀了青年、奴役了群众,而且是人际互动的敌人,还导致了其他许多问题。

他说:“我认为我们受到了欺骗,以为人会非常快地接受新产品和新服务,而我认为根本不是这回事。很多时候,产品最终的实际用途跟你最初设想的非常不同。如果你在创造新事物,那就不可避免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有些会很棒,有些则不那么好。我们有责任努力预测尽可能多的后果,我认为你在道义上有责任努力去理解,努力减轻那些你没有预测到的后果。

“如果你真的关心人类,你就会全神贯注于努力理解创造以前不存在的东西所带来的影响和后果。相信责任不止于产品发运出去那一刻,这在我看来是苹果文化的一部分。”说话间,他皱起了眉,“这让我夜不能寐。”

在我们等待技术克隆一个艾夫在我们购买新手机时指导我们时,苹果设计了一款应用,告诉我们把生命中的多少时间花在了注视那块触摸屏上。苹果的这种做法就好像食品制造商列出自己产品中的有害成分。从苹果照片(Photos)应用的通知消息中更容易发现艾夫的影子——照片应用有时会弹出通知,称一段“新回忆”已生成。起初,我和许多人一样很烦这个设计——后来我就被迷住了。

“我们随时都可使用一颗这么高品质的摄像头。但如果你不能真正欣赏自己拍下的这些照片,那颗摄像头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即使是在30年前,也总是有一个装着成百张照片的盒子。所以这不是新的问题。新的问题是程度上的——我们记录下的记忆如此庞大,和记录同样重要的是如何欣赏你所记录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实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持续进行中的创意项目。”

但今天占用他时间的是一个不同的项目。一转眼的工夫,咖啡也上了,账单也好了,露丝也来了。艾夫要去讨论将由巴特西发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改造而成的新苹果大楼了。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谈到了米兰的新苹果商店以及他希望这家商店能够呼应这个城市的文化。

我问道,艾夫这是要当城市规划师了吗?我好奇艾夫设计的城市会是什么样子。他大笑了起来,坚称自己只要“参与一点”就很高兴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