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特别推荐>>

摘要」如果盯着各种电子屏幕的时间对你来说已经是个问题,那么专栏作家Joanna Stern有个坏消息:流媒体影像和个性化信息很快将出现在你目所能及的一切地方。



撰文 / Joanna Stern

■ 起初,我们要走到家庭电脑前,霸占一根电话线,经过一串滴滴滴的响声,接着一声刺耳长鸣后,才能“连上网”。

未来,我们只要戴上某种镜片然后睁开眼睛就可以做到了。

试着想象一下。找到一处没人的开放空间,这样你就不会在干这件事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异类。现在开始在脑海里想象任何事情。可以是一个天气警报。也可以是你妈因为你没查语音信箱而正在骂你的全息影像。或者是一个精灵宝可梦(Pokemon),如果你喜欢的话。

能做到这一点的技术其实已经存在了,但是,好吧,有点一言难尽。为了体验这种被称作增强现实(AR)的东西,你得像个神经病一样四处挥舞着手机。或者戴上微软(Microsoft)的全息眼镜HoloLens,这玩意儿戴上感觉跟戴了个中世纪的头盔似的。或者把你自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连上Magic Leap的装备,他们的东西炒作得很厉害,然而其实并没有那么惊艳。

从现有选择看,黄金时代尚未到来。

但苹果(Apple)、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和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们将AR视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发展它。AR头戴装备将变得更轻更酷,它们最终可能会类似于隐形眼镜。但硬件只是这个拼图的一部分。

微软负责全息眼镜开发的技术专家Alex Kipman表示,“我们周围的空间将被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解锁。”

意思就是:一旦我们所有的东西,包括电器、汽车、电视都联网了,大量的个性化信息将与你如影随形。

我看过的最好的AR演示是,当你举起手机对准炉子上的锅时,它会显示一个烹饪定时器。现在想象一下去掉手机,并让更多东西联网。当你戴着AR眼镜做饭时,一个倒计时钟浮现在你的意大利面前方,旁边显示着你已联网的酒柜建议的配餐酒以及来自Peloton动感单车的关于如何消耗掉这些碳水的警告。

当然,这些监控你所见所为的技术的确会带来更多的隐私问题。如果Facebook上的假新闻能够颠覆民主,关于你视野中所有东西的伪造信息带来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Omidyar Network副总裁Paula Goldman表示,“你总会担心那些手里有你的数据还懂技术的不良分子,涉及到AR,就非常可怕了:你会对所见做何反应的这类深层次心理数据会被人收集。” 该公司与技术公司合作设计更符合伦理的产品。

无处不在的AR会导致反乌托邦的地狱般的画面,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从早期的演示来看,还是有一些值得激动的因素的。而且考虑到那些给你带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公司的投资规模,不管你接受与否,AR终将大行其道。

AR应用于家庭

再见吧,难看的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我们将迎来全息个人助理。后者会在耳边轻声告诉你把钥匙落在了什么地方,你的配偶把特百惠(Tupperware)器皿的盖子放哪儿了。今年夏天我有机会对Magic Leap的Avatar Chat先睹为快。使用时,一位Magic Leap员工的虚拟头像会浮现在眼前。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Rony Abovitz称,“这种化身有一天会成为你的教练,你的物理学教授,一个告诉你别吃那些巧克力了去徒步吧的人生导师。” 该公司的Mica项目重点研究如何让人工智能尽可能地拟人化,并把它带到我们的物理空间中。长得像星球大战中莉亚公主(Princess Leia)的全息影像正在被作为娱乐进行研发中。位于新西兰和洛杉矶的初创企业8i正在搭建大型工作室以360度地捕捉表演者的三维视频,从而把这些明星带到你家客厅中。

AR应用于工作

办公室有可能是你首先体验到真正的AR的地方。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的一些发动机机械师已经在试用全息眼镜HoloLens修理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飞机引擎。过程是:一名身在日本的工作人员戴着HoloLens检查有故障的引擎,身处另外一个地点的罗尔斯·罗伊斯工程师则通过头戴设备与其互联,相当于这名工程师瞬间移动到了日本提供修理建议。在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应急人员可能很快在培训中用HoloLens来模拟可能出现在身边的混乱状况:人们奔逃呼喊,甚至还有枪声。该大学模拟与训练研究所(Institute for Simulation and Training)教授Greg Welch表示,“最后那些战斗伤亡训练中的人能低头看到一个假人或者甚至是一个真人,看到虚拟的出血并按压虚拟伤口。”

AR用于其他任何地方

想象一下如果不需要低头看手机,导航会变得多么轻松安全。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已经开发出了一个iPhone应用原型,可以利用数字标记引导你到登机口。谷歌的Lens使用计算机算法识别物品,通过这类应用,你看一眼一家餐厅的招牌就能立刻知道菜单信息和价格区间,或者看一眼挂在店门口的连衣裙就知道能不能在别的地方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用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Abovitz的话来说,“普天之下皆可直播——从此屏幕是路人。” 转念一想,或许到时候我们得往床底下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AR技术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发布日期:2018-10-25 19:59
摘要」如果盯着各种电子屏幕的时间对你来说已经是个问题,那么专栏作家Joanna Stern有个坏消息:流媒体影像和个性化信息很快将出现在你目所能及的一切地方。



撰文 / Joanna Stern

■ 起初,我们要走到家庭电脑前,霸占一根电话线,经过一串滴滴滴的响声,接着一声刺耳长鸣后,才能“连上网”。

未来,我们只要戴上某种镜片然后睁开眼睛就可以做到了。

试着想象一下。找到一处没人的开放空间,这样你就不会在干这件事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异类。现在开始在脑海里想象任何事情。可以是一个天气警报。也可以是你妈因为你没查语音信箱而正在骂你的全息影像。或者是一个精灵宝可梦(Pokemon),如果你喜欢的话。

能做到这一点的技术其实已经存在了,但是,好吧,有点一言难尽。为了体验这种被称作增强现实(AR)的东西,你得像个神经病一样四处挥舞着手机。或者戴上微软(Microsoft)的全息眼镜HoloLens,这玩意儿戴上感觉跟戴了个中世纪的头盔似的。或者把你自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连上Magic Leap的装备,他们的东西炒作得很厉害,然而其实并没有那么惊艳。

从现有选择看,黄金时代尚未到来。

但苹果(Apple)、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和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们将AR视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发展它。AR头戴装备将变得更轻更酷,它们最终可能会类似于隐形眼镜。但硬件只是这个拼图的一部分。

微软负责全息眼镜开发的技术专家Alex Kipman表示,“我们周围的空间将被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解锁。”

意思就是:一旦我们所有的东西,包括电器、汽车、电视都联网了,大量的个性化信息将与你如影随形。

我看过的最好的AR演示是,当你举起手机对准炉子上的锅时,它会显示一个烹饪定时器。现在想象一下去掉手机,并让更多东西联网。当你戴着AR眼镜做饭时,一个倒计时钟浮现在你的意大利面前方,旁边显示着你已联网的酒柜建议的配餐酒以及来自Peloton动感单车的关于如何消耗掉这些碳水的警告。

当然,这些监控你所见所为的技术的确会带来更多的隐私问题。如果Facebook上的假新闻能够颠覆民主,关于你视野中所有东西的伪造信息带来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Omidyar Network副总裁Paula Goldman表示,“你总会担心那些手里有你的数据还懂技术的不良分子,涉及到AR,就非常可怕了:你会对所见做何反应的这类深层次心理数据会被人收集。” 该公司与技术公司合作设计更符合伦理的产品。

无处不在的AR会导致反乌托邦的地狱般的画面,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从早期的演示来看,还是有一些值得激动的因素的。而且考虑到那些给你带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公司的投资规模,不管你接受与否,AR终将大行其道。

AR应用于家庭

再见吧,难看的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我们将迎来全息个人助理。后者会在耳边轻声告诉你把钥匙落在了什么地方,你的配偶把特百惠(Tupperware)器皿的盖子放哪儿了。今年夏天我有机会对Magic Leap的Avatar Chat先睹为快。使用时,一位Magic Leap员工的虚拟头像会浮现在眼前。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Rony Abovitz称,“这种化身有一天会成为你的教练,你的物理学教授,一个告诉你别吃那些巧克力了去徒步吧的人生导师。” 该公司的Mica项目重点研究如何让人工智能尽可能地拟人化,并把它带到我们的物理空间中。长得像星球大战中莉亚公主(Princess Leia)的全息影像正在被作为娱乐进行研发中。位于新西兰和洛杉矶的初创企业8i正在搭建大型工作室以360度地捕捉表演者的三维视频,从而把这些明星带到你家客厅中。

AR应用于工作

办公室有可能是你首先体验到真正的AR的地方。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的一些发动机机械师已经在试用全息眼镜HoloLens修理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飞机引擎。过程是:一名身在日本的工作人员戴着HoloLens检查有故障的引擎,身处另外一个地点的罗尔斯·罗伊斯工程师则通过头戴设备与其互联,相当于这名工程师瞬间移动到了日本提供修理建议。在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应急人员可能很快在培训中用HoloLens来模拟可能出现在身边的混乱状况:人们奔逃呼喊,甚至还有枪声。该大学模拟与训练研究所(Institute for Simulation and Training)教授Greg Welch表示,“最后那些战斗伤亡训练中的人能低头看到一个假人或者甚至是一个真人,看到虚拟的出血并按压虚拟伤口。”

AR用于其他任何地方

想象一下如果不需要低头看手机,导航会变得多么轻松安全。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已经开发出了一个iPhone应用原型,可以利用数字标记引导你到登机口。谷歌的Lens使用计算机算法识别物品,通过这类应用,你看一眼一家餐厅的招牌就能立刻知道菜单信息和价格区间,或者看一眼挂在店门口的连衣裙就知道能不能在别的地方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用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Abovitz的话来说,“普天之下皆可直播——从此屏幕是路人。” 转念一想,或许到时候我们得往床底下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如果盯着各种电子屏幕的时间对你来说已经是个问题,那么专栏作家Joanna Stern有个坏消息:流媒体影像和个性化信息很快将出现在你目所能及的一切地方。



撰文 / Joanna Stern

■ 起初,我们要走到家庭电脑前,霸占一根电话线,经过一串滴滴滴的响声,接着一声刺耳长鸣后,才能“连上网”。

未来,我们只要戴上某种镜片然后睁开眼睛就可以做到了。

试着想象一下。找到一处没人的开放空间,这样你就不会在干这件事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异类。现在开始在脑海里想象任何事情。可以是一个天气警报。也可以是你妈因为你没查语音信箱而正在骂你的全息影像。或者是一个精灵宝可梦(Pokemon),如果你喜欢的话。

能做到这一点的技术其实已经存在了,但是,好吧,有点一言难尽。为了体验这种被称作增强现实(AR)的东西,你得像个神经病一样四处挥舞着手机。或者戴上微软(Microsoft)的全息眼镜HoloLens,这玩意儿戴上感觉跟戴了个中世纪的头盔似的。或者把你自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连上Magic Leap的装备,他们的东西炒作得很厉害,然而其实并没有那么惊艳。

从现有选择看,黄金时代尚未到来。

但苹果(Apple)、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和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们将AR视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发展它。AR头戴装备将变得更轻更酷,它们最终可能会类似于隐形眼镜。但硬件只是这个拼图的一部分。

微软负责全息眼镜开发的技术专家Alex Kipman表示,“我们周围的空间将被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解锁。”

意思就是:一旦我们所有的东西,包括电器、汽车、电视都联网了,大量的个性化信息将与你如影随形。

我看过的最好的AR演示是,当你举起手机对准炉子上的锅时,它会显示一个烹饪定时器。现在想象一下去掉手机,并让更多东西联网。当你戴着AR眼镜做饭时,一个倒计时钟浮现在你的意大利面前方,旁边显示着你已联网的酒柜建议的配餐酒以及来自Peloton动感单车的关于如何消耗掉这些碳水的警告。

当然,这些监控你所见所为的技术的确会带来更多的隐私问题。如果Facebook上的假新闻能够颠覆民主,关于你视野中所有东西的伪造信息带来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Omidyar Network副总裁Paula Goldman表示,“你总会担心那些手里有你的数据还懂技术的不良分子,涉及到AR,就非常可怕了:你会对所见做何反应的这类深层次心理数据会被人收集。” 该公司与技术公司合作设计更符合伦理的产品。

无处不在的AR会导致反乌托邦的地狱般的画面,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从早期的演示来看,还是有一些值得激动的因素的。而且考虑到那些给你带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公司的投资规模,不管你接受与否,AR终将大行其道。

AR应用于家庭

再见吧,难看的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我们将迎来全息个人助理。后者会在耳边轻声告诉你把钥匙落在了什么地方,你的配偶把特百惠(Tupperware)器皿的盖子放哪儿了。今年夏天我有机会对Magic Leap的Avatar Chat先睹为快。使用时,一位Magic Leap员工的虚拟头像会浮现在眼前。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Rony Abovitz称,“这种化身有一天会成为你的教练,你的物理学教授,一个告诉你别吃那些巧克力了去徒步吧的人生导师。” 该公司的Mica项目重点研究如何让人工智能尽可能地拟人化,并把它带到我们的物理空间中。长得像星球大战中莉亚公主(Princess Leia)的全息影像正在被作为娱乐进行研发中。位于新西兰和洛杉矶的初创企业8i正在搭建大型工作室以360度地捕捉表演者的三维视频,从而把这些明星带到你家客厅中。

AR应用于工作

办公室有可能是你首先体验到真正的AR的地方。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的一些发动机机械师已经在试用全息眼镜HoloLens修理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飞机引擎。过程是:一名身在日本的工作人员戴着HoloLens检查有故障的引擎,身处另外一个地点的罗尔斯·罗伊斯工程师则通过头戴设备与其互联,相当于这名工程师瞬间移动到了日本提供修理建议。在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应急人员可能很快在培训中用HoloLens来模拟可能出现在身边的混乱状况:人们奔逃呼喊,甚至还有枪声。该大学模拟与训练研究所(Institute for Simulation and Training)教授Greg Welch表示,“最后那些战斗伤亡训练中的人能低头看到一个假人或者甚至是一个真人,看到虚拟的出血并按压虚拟伤口。”

AR用于其他任何地方

想象一下如果不需要低头看手机,导航会变得多么轻松安全。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已经开发出了一个iPhone应用原型,可以利用数字标记引导你到登机口。谷歌的Lens使用计算机算法识别物品,通过这类应用,你看一眼一家餐厅的招牌就能立刻知道菜单信息和价格区间,或者看一眼挂在店门口的连衣裙就知道能不能在别的地方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用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Abovitz的话来说,“普天之下皆可直播——从此屏幕是路人。” 转念一想,或许到时候我们得往床底下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读者评论



AR技术将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

发布日期:2018-10-25 19:59
摘要」如果盯着各种电子屏幕的时间对你来说已经是个问题,那么专栏作家Joanna Stern有个坏消息:流媒体影像和个性化信息很快将出现在你目所能及的一切地方。



撰文 / Joanna Stern

■ 起初,我们要走到家庭电脑前,霸占一根电话线,经过一串滴滴滴的响声,接着一声刺耳长鸣后,才能“连上网”。

未来,我们只要戴上某种镜片然后睁开眼睛就可以做到了。

试着想象一下。找到一处没人的开放空间,这样你就不会在干这件事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异类。现在开始在脑海里想象任何事情。可以是一个天气警报。也可以是你妈因为你没查语音信箱而正在骂你的全息影像。或者是一个精灵宝可梦(Pokemon),如果你喜欢的话。

能做到这一点的技术其实已经存在了,但是,好吧,有点一言难尽。为了体验这种被称作增强现实(AR)的东西,你得像个神经病一样四处挥舞着手机。或者戴上微软(Microsoft)的全息眼镜HoloLens,这玩意儿戴上感觉跟戴了个中世纪的头盔似的。或者把你自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连上Magic Leap的装备,他们的东西炒作得很厉害,然而其实并没有那么惊艳。

从现有选择看,黄金时代尚未到来。

但苹果(Apple)、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和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们将AR视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发展它。AR头戴装备将变得更轻更酷,它们最终可能会类似于隐形眼镜。但硬件只是这个拼图的一部分。

微软负责全息眼镜开发的技术专家Alex Kipman表示,“我们周围的空间将被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解锁。”

意思就是:一旦我们所有的东西,包括电器、汽车、电视都联网了,大量的个性化信息将与你如影随形。

我看过的最好的AR演示是,当你举起手机对准炉子上的锅时,它会显示一个烹饪定时器。现在想象一下去掉手机,并让更多东西联网。当你戴着AR眼镜做饭时,一个倒计时钟浮现在你的意大利面前方,旁边显示着你已联网的酒柜建议的配餐酒以及来自Peloton动感单车的关于如何消耗掉这些碳水的警告。

当然,这些监控你所见所为的技术的确会带来更多的隐私问题。如果Facebook上的假新闻能够颠覆民主,关于你视野中所有东西的伪造信息带来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Omidyar Network副总裁Paula Goldman表示,“你总会担心那些手里有你的数据还懂技术的不良分子,涉及到AR,就非常可怕了:你会对所见做何反应的这类深层次心理数据会被人收集。” 该公司与技术公司合作设计更符合伦理的产品。

无处不在的AR会导致反乌托邦的地狱般的画面,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从早期的演示来看,还是有一些值得激动的因素的。而且考虑到那些给你带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公司的投资规模,不管你接受与否,AR终将大行其道。

AR应用于家庭

再见吧,难看的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我们将迎来全息个人助理。后者会在耳边轻声告诉你把钥匙落在了什么地方,你的配偶把特百惠(Tupperware)器皿的盖子放哪儿了。今年夏天我有机会对Magic Leap的Avatar Chat先睹为快。使用时,一位Magic Leap员工的虚拟头像会浮现在眼前。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Rony Abovitz称,“这种化身有一天会成为你的教练,你的物理学教授,一个告诉你别吃那些巧克力了去徒步吧的人生导师。” 该公司的Mica项目重点研究如何让人工智能尽可能地拟人化,并把它带到我们的物理空间中。长得像星球大战中莉亚公主(Princess Leia)的全息影像正在被作为娱乐进行研发中。位于新西兰和洛杉矶的初创企业8i正在搭建大型工作室以360度地捕捉表演者的三维视频,从而把这些明星带到你家客厅中。

AR应用于工作

办公室有可能是你首先体验到真正的AR的地方。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的一些发动机机械师已经在试用全息眼镜HoloLens修理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飞机引擎。过程是:一名身在日本的工作人员戴着HoloLens检查有故障的引擎,身处另外一个地点的罗尔斯·罗伊斯工程师则通过头戴设备与其互联,相当于这名工程师瞬间移动到了日本提供修理建议。在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应急人员可能很快在培训中用HoloLens来模拟可能出现在身边的混乱状况:人们奔逃呼喊,甚至还有枪声。该大学模拟与训练研究所(Institute for Simulation and Training)教授Greg Welch表示,“最后那些战斗伤亡训练中的人能低头看到一个假人或者甚至是一个真人,看到虚拟的出血并按压虚拟伤口。”

AR用于其他任何地方

想象一下如果不需要低头看手机,导航会变得多么轻松安全。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已经开发出了一个iPhone应用原型,可以利用数字标记引导你到登机口。谷歌的Lens使用计算机算法识别物品,通过这类应用,你看一眼一家餐厅的招牌就能立刻知道菜单信息和价格区间,或者看一眼挂在店门口的连衣裙就知道能不能在别的地方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用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Abovitz的话来说,“普天之下皆可直播——从此屏幕是路人。” 转念一想,或许到时候我们得往床底下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摘要」如果盯着各种电子屏幕的时间对你来说已经是个问题,那么专栏作家Joanna Stern有个坏消息:流媒体影像和个性化信息很快将出现在你目所能及的一切地方。



撰文 / Joanna Stern

■ 起初,我们要走到家庭电脑前,霸占一根电话线,经过一串滴滴滴的响声,接着一声刺耳长鸣后,才能“连上网”。

未来,我们只要戴上某种镜片然后睁开眼睛就可以做到了。

试着想象一下。找到一处没人的开放空间,这样你就不会在干这件事的时候看起来像个异类。现在开始在脑海里想象任何事情。可以是一个天气警报。也可以是你妈因为你没查语音信箱而正在骂你的全息影像。或者是一个精灵宝可梦(Pokemon),如果你喜欢的话。

能做到这一点的技术其实已经存在了,但是,好吧,有点一言难尽。为了体验这种被称作增强现实(AR)的东西,你得像个神经病一样四处挥舞着手机。或者戴上微软(Microsoft)的全息眼镜HoloLens,这玩意儿戴上感觉跟戴了个中世纪的头盔似的。或者把你自己像个提线木偶一样连上Magic Leap的装备,他们的东西炒作得很厉害,然而其实并没有那么惊艳。

从现有选择看,黄金时代尚未到来。

但苹果(Apple)、谷歌(Google)、微软(Microsoft)和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们将AR视为未来的发展趋势,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发展它。AR头戴装备将变得更轻更酷,它们最终可能会类似于隐形眼镜。但硬件只是这个拼图的一部分。

微软负责全息眼镜开发的技术专家Alex Kipman表示,“我们周围的空间将被云、物联网和人工智能解锁。”

意思就是:一旦我们所有的东西,包括电器、汽车、电视都联网了,大量的个性化信息将与你如影随形。

我看过的最好的AR演示是,当你举起手机对准炉子上的锅时,它会显示一个烹饪定时器。现在想象一下去掉手机,并让更多东西联网。当你戴着AR眼镜做饭时,一个倒计时钟浮现在你的意大利面前方,旁边显示着你已联网的酒柜建议的配餐酒以及来自Peloton动感单车的关于如何消耗掉这些碳水的警告。

当然,这些监控你所见所为的技术的确会带来更多的隐私问题。如果Facebook上的假新闻能够颠覆民主,关于你视野中所有东西的伪造信息带来的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Omidyar Network副总裁Paula Goldman表示,“你总会担心那些手里有你的数据还懂技术的不良分子,涉及到AR,就非常可怕了:你会对所见做何反应的这类深层次心理数据会被人收集。” 该公司与技术公司合作设计更符合伦理的产品。

无处不在的AR会导致反乌托邦的地狱般的画面,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从早期的演示来看,还是有一些值得激动的因素的。而且考虑到那些给你带来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公司的投资规模,不管你接受与否,AR终将大行其道。

AR应用于家庭

再见吧,难看的亚马逊Echo智能音箱。我们将迎来全息个人助理。后者会在耳边轻声告诉你把钥匙落在了什么地方,你的配偶把特百惠(Tupperware)器皿的盖子放哪儿了。今年夏天我有机会对Magic Leap的Avatar Chat先睹为快。使用时,一位Magic Leap员工的虚拟头像会浮现在眼前。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Rony Abovitz称,“这种化身有一天会成为你的教练,你的物理学教授,一个告诉你别吃那些巧克力了去徒步吧的人生导师。” 该公司的Mica项目重点研究如何让人工智能尽可能地拟人化,并把它带到我们的物理空间中。长得像星球大战中莉亚公主(Princess Leia)的全息影像正在被作为娱乐进行研发中。位于新西兰和洛杉矶的初创企业8i正在搭建大型工作室以360度地捕捉表演者的三维视频,从而把这些明星带到你家客厅中。

AR应用于工作

办公室有可能是你首先体验到真正的AR的地方。日本航空(Japan Airlines)的一些发动机机械师已经在试用全息眼镜HoloLens修理罗尔斯·罗伊斯(Rolls-Royce)飞机引擎。过程是:一名身在日本的工作人员戴着HoloLens检查有故障的引擎,身处另外一个地点的罗尔斯·罗伊斯工程师则通过头戴设备与其互联,相当于这名工程师瞬间移动到了日本提供修理建议。在中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应急人员可能很快在培训中用HoloLens来模拟可能出现在身边的混乱状况:人们奔逃呼喊,甚至还有枪声。该大学模拟与训练研究所(Institute for Simulation and Training)教授Greg Welch表示,“最后那些战斗伤亡训练中的人能低头看到一个假人或者甚至是一个真人,看到虚拟的出血并按压虚拟伤口。”

AR用于其他任何地方

想象一下如果不需要低头看手机,导航会变得多么轻松安全。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已经开发出了一个iPhone应用原型,可以利用数字标记引导你到登机口。谷歌的Lens使用计算机算法识别物品,通过这类应用,你看一眼一家餐厅的招牌就能立刻知道菜单信息和价格区间,或者看一眼挂在店门口的连衣裙就知道能不能在别的地方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用Magic Leap首席执行长Abovitz的话来说,“普天之下皆可直播——从此屏幕是路人。” 转念一想,或许到时候我们得往床底下藏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或者 *OR」商业新媒体






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