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但从较长期看,中国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



「或者 *OR」--某一天,这一幕也许会出现在美化的宣传图中。长江上水气氤氲,习近平登上象征着中国工程实力的宜昌三峡(Three Gorges)水电站坝顶,宣布中国将通过自力更生成为一个科技超级大国。

今年4月,这位中国国家主席面对一群身着蓝色工作服、面带微笑的工人发表讲话。但其言论直指白宫,后者正吹响对华贸易战的号角。

“过去我们勒紧裤腰带,咬紧牙关,还创造了两弹(原子弹和氢弹)一星。”习近平说。“下一步科技的攻关要摒弃幻想,靠我们自己。”

这位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的此番言论意义重大。然而,作为一个看得见的隐喻,三峡大坝比习近平准备承认的更能说明问题。虽然大坝是由中国企业建造的,但水力发电的涡轮机——至少是首批发电机——是由国外企业提供的。


在中国推进一种科技-民族主义议程之际,这一矛盾是其两难困境的缩影。中国官方宣布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计划呼吁中国到2025年在多个技术领域实现全球领先,但其攀登附加值阶梯的进展迄今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外的技术与知识产权。

因此,中国必然会仔细斟酌如何应对贸易战。北京方面正要求国内企业在供应链中减少对美国技术与知识产权的依赖,在可能的情况下,争取使用来自欧洲、日本、韩国、台湾及其他地方的替代品。

“从根本上讲,美国是个不可靠的经济伙伴。”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的一名高级官员说;该机构监管的大型国企去年总收入为26.4万亿元人民币(合3.8万亿美元)。“依靠他们风险太大。”

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正如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及上证指数同时下跌反映出的那样。但从较长期看,中国似乎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尽管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存在困难,但中国或许可以减少对美国进口产品的依赖,从而降低供应链风险。到2025年,中国还可能在人工智能、5G电信、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及电池技术等科技部门实现全球卓越的目标。

对中国有利的一点是,其消除风险的活动可以只适用于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而非美国企业在中国制造的组件。这是一个重大因素:去年,美国企业在中国生产与销售的产品价值约为2500亿美元,而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价值为1300亿美元,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美国科技产品的替代品是否易于获得。中国证券公司海通(Haitong)的研究发现,在11个科技行业中,欧盟、日本、韩国和台湾制造的产品在8个行业的亚洲销售额上超过美国产品。美国占据明显主导地位的三个行业分别是半导体、半导体设备以及航空航天。

因此,半导体行业是中美科技角力的必争之地。今年4月,当美国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 Corp)在7年内购买美国生产的半导体及其他技术时,中国的脆弱性完全暴露。中兴通讯近乎瘫痪,结果华盛顿方面宣布暂缓制裁,放给该公司一条生路。

然而,半导体也是中国的雄心最直白的领域。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Dan Wang指出,在为帮助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而承诺的约3000亿美元中,约有1500亿美元被指定用于升级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实力。

即便是在半导体行业,美国的掣肘也远非致命。如果把对中兴的制裁施加给其国内竞争对手华为(Huawei),那损害就很容易得到控制。华为通过全资子公司海思(HiSilicon)设计自己的芯片,海思是全球第七大芯片设计公司。

中国的过往记录也说明,看扁其现代化活力是愚蠢的。10年前,很少有人预测到谁将是智能手机的全球霸主。但去年,华为、OPPO、vivo等公司占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的43%,超过了美国的苹果(Apple)和韩国的三星(Samsung)。

似乎很明显,虽然美国的阻挠将使中国攀登技术阶梯的进程更缓慢更艰辛,但中国将继续攀爬。

也许三峡大坝的故事终究还是有指示性的。虽然其首批水力发电机是由欧美电力设备集团提供的,但两家中国制造商的进步速度足以让他们参与该项目的后期阶段。如今,哈尔滨动力设备(Harbin Power Equipment)和东方电机(Dongfang Electrical Machinery)正在其他国家抢走欧美竞争对手的业务。



撰文 / 金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美国无法阻止中国攀登科技阶梯

发布日期:2018-08-28 06:49
摘要」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但从较长期看,中国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



「或者 *OR」--某一天,这一幕也许会出现在美化的宣传图中。长江上水气氤氲,习近平登上象征着中国工程实力的宜昌三峡(Three Gorges)水电站坝顶,宣布中国将通过自力更生成为一个科技超级大国。

今年4月,这位中国国家主席面对一群身着蓝色工作服、面带微笑的工人发表讲话。但其言论直指白宫,后者正吹响对华贸易战的号角。

“过去我们勒紧裤腰带,咬紧牙关,还创造了两弹(原子弹和氢弹)一星。”习近平说。“下一步科技的攻关要摒弃幻想,靠我们自己。”

这位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的此番言论意义重大。然而,作为一个看得见的隐喻,三峡大坝比习近平准备承认的更能说明问题。虽然大坝是由中国企业建造的,但水力发电的涡轮机——至少是首批发电机——是由国外企业提供的。


在中国推进一种科技-民族主义议程之际,这一矛盾是其两难困境的缩影。中国官方宣布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计划呼吁中国到2025年在多个技术领域实现全球领先,但其攀登附加值阶梯的进展迄今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外的技术与知识产权。

因此,中国必然会仔细斟酌如何应对贸易战。北京方面正要求国内企业在供应链中减少对美国技术与知识产权的依赖,在可能的情况下,争取使用来自欧洲、日本、韩国、台湾及其他地方的替代品。

“从根本上讲,美国是个不可靠的经济伙伴。”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的一名高级官员说;该机构监管的大型国企去年总收入为26.4万亿元人民币(合3.8万亿美元)。“依靠他们风险太大。”

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正如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及上证指数同时下跌反映出的那样。但从较长期看,中国似乎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尽管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存在困难,但中国或许可以减少对美国进口产品的依赖,从而降低供应链风险。到2025年,中国还可能在人工智能、5G电信、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及电池技术等科技部门实现全球卓越的目标。

对中国有利的一点是,其消除风险的活动可以只适用于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而非美国企业在中国制造的组件。这是一个重大因素:去年,美国企业在中国生产与销售的产品价值约为2500亿美元,而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价值为1300亿美元,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美国科技产品的替代品是否易于获得。中国证券公司海通(Haitong)的研究发现,在11个科技行业中,欧盟、日本、韩国和台湾制造的产品在8个行业的亚洲销售额上超过美国产品。美国占据明显主导地位的三个行业分别是半导体、半导体设备以及航空航天。

因此,半导体行业是中美科技角力的必争之地。今年4月,当美国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 Corp)在7年内购买美国生产的半导体及其他技术时,中国的脆弱性完全暴露。中兴通讯近乎瘫痪,结果华盛顿方面宣布暂缓制裁,放给该公司一条生路。

然而,半导体也是中国的雄心最直白的领域。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Dan Wang指出,在为帮助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而承诺的约3000亿美元中,约有1500亿美元被指定用于升级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实力。

即便是在半导体行业,美国的掣肘也远非致命。如果把对中兴的制裁施加给其国内竞争对手华为(Huawei),那损害就很容易得到控制。华为通过全资子公司海思(HiSilicon)设计自己的芯片,海思是全球第七大芯片设计公司。

中国的过往记录也说明,看扁其现代化活力是愚蠢的。10年前,很少有人预测到谁将是智能手机的全球霸主。但去年,华为、OPPO、vivo等公司占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的43%,超过了美国的苹果(Apple)和韩国的三星(Samsung)。

似乎很明显,虽然美国的阻挠将使中国攀登技术阶梯的进程更缓慢更艰辛,但中国将继续攀爬。

也许三峡大坝的故事终究还是有指示性的。虽然其首批水力发电机是由欧美电力设备集团提供的,但两家中国制造商的进步速度足以让他们参与该项目的后期阶段。如今,哈尔滨动力设备(Harbin Power Equipment)和东方电机(Dongfang Electrical Machinery)正在其他国家抢走欧美竞争对手的业务。



撰文 / 金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但从较长期看,中国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



「或者 *OR」--某一天,这一幕也许会出现在美化的宣传图中。长江上水气氤氲,习近平登上象征着中国工程实力的宜昌三峡(Three Gorges)水电站坝顶,宣布中国将通过自力更生成为一个科技超级大国。

今年4月,这位中国国家主席面对一群身着蓝色工作服、面带微笑的工人发表讲话。但其言论直指白宫,后者正吹响对华贸易战的号角。

“过去我们勒紧裤腰带,咬紧牙关,还创造了两弹(原子弹和氢弹)一星。”习近平说。“下一步科技的攻关要摒弃幻想,靠我们自己。”

这位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的此番言论意义重大。然而,作为一个看得见的隐喻,三峡大坝比习近平准备承认的更能说明问题。虽然大坝是由中国企业建造的,但水力发电的涡轮机——至少是首批发电机——是由国外企业提供的。


在中国推进一种科技-民族主义议程之际,这一矛盾是其两难困境的缩影。中国官方宣布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计划呼吁中国到2025年在多个技术领域实现全球领先,但其攀登附加值阶梯的进展迄今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外的技术与知识产权。

因此,中国必然会仔细斟酌如何应对贸易战。北京方面正要求国内企业在供应链中减少对美国技术与知识产权的依赖,在可能的情况下,争取使用来自欧洲、日本、韩国、台湾及其他地方的替代品。

“从根本上讲,美国是个不可靠的经济伙伴。”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的一名高级官员说;该机构监管的大型国企去年总收入为26.4万亿元人民币(合3.8万亿美元)。“依靠他们风险太大。”

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正如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及上证指数同时下跌反映出的那样。但从较长期看,中国似乎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尽管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存在困难,但中国或许可以减少对美国进口产品的依赖,从而降低供应链风险。到2025年,中国还可能在人工智能、5G电信、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及电池技术等科技部门实现全球卓越的目标。

对中国有利的一点是,其消除风险的活动可以只适用于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而非美国企业在中国制造的组件。这是一个重大因素:去年,美国企业在中国生产与销售的产品价值约为2500亿美元,而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价值为1300亿美元,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美国科技产品的替代品是否易于获得。中国证券公司海通(Haitong)的研究发现,在11个科技行业中,欧盟、日本、韩国和台湾制造的产品在8个行业的亚洲销售额上超过美国产品。美国占据明显主导地位的三个行业分别是半导体、半导体设备以及航空航天。

因此,半导体行业是中美科技角力的必争之地。今年4月,当美国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 Corp)在7年内购买美国生产的半导体及其他技术时,中国的脆弱性完全暴露。中兴通讯近乎瘫痪,结果华盛顿方面宣布暂缓制裁,放给该公司一条生路。

然而,半导体也是中国的雄心最直白的领域。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Dan Wang指出,在为帮助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而承诺的约3000亿美元中,约有1500亿美元被指定用于升级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实力。

即便是在半导体行业,美国的掣肘也远非致命。如果把对中兴的制裁施加给其国内竞争对手华为(Huawei),那损害就很容易得到控制。华为通过全资子公司海思(HiSilicon)设计自己的芯片,海思是全球第七大芯片设计公司。

中国的过往记录也说明,看扁其现代化活力是愚蠢的。10年前,很少有人预测到谁将是智能手机的全球霸主。但去年,华为、OPPO、vivo等公司占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的43%,超过了美国的苹果(Apple)和韩国的三星(Samsung)。

似乎很明显,虽然美国的阻挠将使中国攀登技术阶梯的进程更缓慢更艰辛,但中国将继续攀爬。

也许三峡大坝的故事终究还是有指示性的。虽然其首批水力发电机是由欧美电力设备集团提供的,但两家中国制造商的进步速度足以让他们参与该项目的后期阶段。如今,哈尔滨动力设备(Harbin Power Equipment)和东方电机(Dongfang Electrical Machinery)正在其他国家抢走欧美竞争对手的业务。



撰文 / 金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美国无法阻止中国攀登科技阶梯

发布日期:2018-08-28 06:49
摘要」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但从较长期看,中国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



「或者 *OR」--某一天,这一幕也许会出现在美化的宣传图中。长江上水气氤氲,习近平登上象征着中国工程实力的宜昌三峡(Three Gorges)水电站坝顶,宣布中国将通过自力更生成为一个科技超级大国。

今年4月,这位中国国家主席面对一群身着蓝色工作服、面带微笑的工人发表讲话。但其言论直指白宫,后者正吹响对华贸易战的号角。

“过去我们勒紧裤腰带,咬紧牙关,还创造了两弹(原子弹和氢弹)一星。”习近平说。“下一步科技的攻关要摒弃幻想,靠我们自己。”

这位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的此番言论意义重大。然而,作为一个看得见的隐喻,三峡大坝比习近平准备承认的更能说明问题。虽然大坝是由中国企业建造的,但水力发电的涡轮机——至少是首批发电机——是由国外企业提供的。


在中国推进一种科技-民族主义议程之际,这一矛盾是其两难困境的缩影。中国官方宣布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计划呼吁中国到2025年在多个技术领域实现全球领先,但其攀登附加值阶梯的进展迄今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外的技术与知识产权。

因此,中国必然会仔细斟酌如何应对贸易战。北京方面正要求国内企业在供应链中减少对美国技术与知识产权的依赖,在可能的情况下,争取使用来自欧洲、日本、韩国、台湾及其他地方的替代品。

“从根本上讲,美国是个不可靠的经济伙伴。”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的一名高级官员说;该机构监管的大型国企去年总收入为26.4万亿元人民币(合3.8万亿美元)。“依靠他们风险太大。”

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正如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及上证指数同时下跌反映出的那样。但从较长期看,中国似乎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尽管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存在困难,但中国或许可以减少对美国进口产品的依赖,从而降低供应链风险。到2025年,中国还可能在人工智能、5G电信、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及电池技术等科技部门实现全球卓越的目标。

对中国有利的一点是,其消除风险的活动可以只适用于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而非美国企业在中国制造的组件。这是一个重大因素:去年,美国企业在中国生产与销售的产品价值约为2500亿美元,而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价值为1300亿美元,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美国科技产品的替代品是否易于获得。中国证券公司海通(Haitong)的研究发现,在11个科技行业中,欧盟、日本、韩国和台湾制造的产品在8个行业的亚洲销售额上超过美国产品。美国占据明显主导地位的三个行业分别是半导体、半导体设备以及航空航天。

因此,半导体行业是中美科技角力的必争之地。今年4月,当美国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 Corp)在7年内购买美国生产的半导体及其他技术时,中国的脆弱性完全暴露。中兴通讯近乎瘫痪,结果华盛顿方面宣布暂缓制裁,放给该公司一条生路。

然而,半导体也是中国的雄心最直白的领域。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Dan Wang指出,在为帮助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而承诺的约3000亿美元中,约有1500亿美元被指定用于升级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实力。

即便是在半导体行业,美国的掣肘也远非致命。如果把对中兴的制裁施加给其国内竞争对手华为(Huawei),那损害就很容易得到控制。华为通过全资子公司海思(HiSilicon)设计自己的芯片,海思是全球第七大芯片设计公司。

中国的过往记录也说明,看扁其现代化活力是愚蠢的。10年前,很少有人预测到谁将是智能手机的全球霸主。但去年,华为、OPPO、vivo等公司占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的43%,超过了美国的苹果(Apple)和韩国的三星(Samsung)。

似乎很明显,虽然美国的阻挠将使中国攀登技术阶梯的进程更缓慢更艰辛,但中国将继续攀爬。

也许三峡大坝的故事终究还是有指示性的。虽然其首批水力发电机是由欧美电力设备集团提供的,但两家中国制造商的进步速度足以让他们参与该项目的后期阶段。如今,哈尔滨动力设备(Harbin Power Equipment)和东方电机(Dongfang Electrical Machinery)正在其他国家抢走欧美竞争对手的业务。



撰文 / 金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但从较长期看,中国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



「或者 *OR」--某一天,这一幕也许会出现在美化的宣传图中。长江上水气氤氲,习近平登上象征着中国工程实力的宜昌三峡(Three Gorges)水电站坝顶,宣布中国将通过自力更生成为一个科技超级大国。

今年4月,这位中国国家主席面对一群身着蓝色工作服、面带微笑的工人发表讲话。但其言论直指白宫,后者正吹响对华贸易战的号角。

“过去我们勒紧裤腰带,咬紧牙关,还创造了两弹(原子弹和氢弹)一星。”习近平说。“下一步科技的攻关要摒弃幻想,靠我们自己。”

这位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势的中国领导人的此番言论意义重大。然而,作为一个看得见的隐喻,三峡大坝比习近平准备承认的更能说明问题。虽然大坝是由中国企业建造的,但水力发电的涡轮机——至少是首批发电机——是由国外企业提供的。


在中国推进一种科技-民族主义议程之际,这一矛盾是其两难困境的缩影。中国官方宣布的《中国制造2025》(Made in China 2025)计划呼吁中国到2025年在多个技术领域实现全球领先,但其攀登附加值阶梯的进展迄今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外的技术与知识产权。

因此,中国必然会仔细斟酌如何应对贸易战。北京方面正要求国内企业在供应链中减少对美国技术与知识产权的依赖,在可能的情况下,争取使用来自欧洲、日本、韩国、台湾及其他地方的替代品。

“从根本上讲,美国是个不可靠的经济伙伴。”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的一名高级官员说;该机构监管的大型国企去年总收入为26.4万亿元人民币(合3.8万亿美元)。“依靠他们风险太大。”

中国真能不依靠美国吗?金融市场提供的答案似乎是“不能”,正如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及上证指数同时下跌反映出的那样。但从较长期看,中国似乎很可能在两个重要方面占上风。尽管在半导体等关键领域存在困难,但中国或许可以减少对美国进口产品的依赖,从而降低供应链风险。到2025年,中国还可能在人工智能、5G电信、物联网、自动驾驶汽车及电池技术等科技部门实现全球卓越的目标。

对中国有利的一点是,其消除风险的活动可以只适用于从美国进口的商品,而非美国企业在中国制造的组件。这是一个重大因素:去年,美国企业在中国生产与销售的产品价值约为2500亿美元,而中国从美国进口的产品价值为1300亿美元,前者几乎是后者的两倍。

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因素是美国科技产品的替代品是否易于获得。中国证券公司海通(Haitong)的研究发现,在11个科技行业中,欧盟、日本、韩国和台湾制造的产品在8个行业的亚洲销售额上超过美国产品。美国占据明显主导地位的三个行业分别是半导体、半导体设备以及航空航天。

因此,半导体行业是中美科技角力的必争之地。今年4月,当美国禁止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ZTE Corp)在7年内购买美国生产的半导体及其他技术时,中国的脆弱性完全暴露。中兴通讯近乎瘫痪,结果华盛顿方面宣布暂缓制裁,放给该公司一条生路。

然而,半导体也是中国的雄心最直白的领域。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的分析师Dan Wang指出,在为帮助实现《中国制造2025》目标而承诺的约3000亿美元中,约有1500亿美元被指定用于升级中国在半导体领域的实力。

即便是在半导体行业,美国的掣肘也远非致命。如果把对中兴的制裁施加给其国内竞争对手华为(Huawei),那损害就很容易得到控制。华为通过全资子公司海思(HiSilicon)设计自己的芯片,海思是全球第七大芯片设计公司。

中国的过往记录也说明,看扁其现代化活力是愚蠢的。10年前,很少有人预测到谁将是智能手机的全球霸主。但去年,华为、OPPO、vivo等公司占全球智能手机销量的43%,超过了美国的苹果(Apple)和韩国的三星(Samsung)。

似乎很明显,虽然美国的阻挠将使中国攀登技术阶梯的进程更缓慢更艰辛,但中国将继续攀爬。

也许三峡大坝的故事终究还是有指示性的。虽然其首批水力发电机是由欧美电力设备集团提供的,但两家中国制造商的进步速度足以让他们参与该项目的后期阶段。如今,哈尔滨动力设备(Harbin Power Equipment)和东方电机(Dongfang Electrical Machinery)正在其他国家抢走欧美竞争对手的业务。



撰文 / 金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