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福鲁哈尔:对中国崛起的担忧,推动了美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的出台,可能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或者 *OR」--国家安全已成为左右在美外国投资的关键因素。这是美国国会最近通过的一项法案带来的结果。

虽然跨机构组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简称CFIUS)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审查海外投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但其一直更倾向于将利益置于潜在风险之上。

然而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简称FIRRMA)却标志着一种转变。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的担忧推动了该法案的出台,该法案还得到两党的一致支持。该法案强化了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与情报机构在决定准许哪些外资在美投资时的作用。这也将大大增加美国企业向中国投入资金的难度。其结果将令企业融资与跨境经营的方式产生重大改变。

不管牵涉到的美元资金量有多大,这些都是40年来最重大的转变之一,因为它们标志着美国政府对美国企业的一种新态度。

抛开营销口号不谈,至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没人认为美国企业必须要为国家利益服务。商品、资本和劳动力可以随意到处流动——这正是全球化的定义。大多数人认为,如果美国企业生意兴隆,美国人就会生活得滋润。但正如过去几十年薪资停滞表明的那样,美国企业与消费者的命运现在已从根本上脱节了。

仅靠贫富差距还不足以说服两党政客对规则进行反思。但中国足以说服他们这样做。虽然关税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个人执念,但不论身处哪个圈子,美国人普遍担忧的是,美国将在与中国的经济及文化战争(在某一时刻可能还包括真枪实弹的战争)中败北。

中西部的美国人可能戴着“美国第一”的帽子,但沿海的精英们却花高价将他们的子女送进设有完善普通话课程的私立学校(在纽约,雇佣中国保姆曾是地位的象征,而如今中国国内的前途变好,使得中国保姆的价格飙升到不可承受的水平,而美国新的签证规则也让市场上的中国保姆更加稀少)。

不管理性与否,这种焦虑都让企业越来越不自由。

“我在咨询时,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直截了当地告诉我,美国企业为了在中国站稳脚跟,出卖了自身灵魂和知识产权。”曾是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如今为企业客户提供安全问题咨询的迈克尔•艾伦(Michael Allen)表示,“他们说到打破(两个国家之间的)依赖,还(说)‘现在是会痛,但过后你会感谢我们’。”

许多人——无论是右派还是进步的左派——多年来一直延续着这些思路。但这些观念如今正被公开讨论并付诸行动的事实,是对如下观点的明显否定:美国与中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很多原因可以证实如今这种新观念是错误的:美中两国间数十年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很难说拆散就拆散;尝试这么做对市场的影响;总统改变主意;或中国作出一些关键让步(后两者都不大可能发生)。但我怀疑这一趋势将长久存在,并会导致以下转变。

企业有关跨境交易的口风将会转变。“转变边界”及“将人们团结在一起”之类的说法会越来越少,而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的“战略性”交易之类的说法则会越来越多。首席执行官们将在华盛顿度过更多的时间,不仅在财政部,还会在白宫和五角大楼。交易达成前的魅力攻势将是关键。

国防承包商和大工业集团已经成为政治中的靶子。科技与金融业将紧随其后。荣鼎咨询(Rhodium)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已从2016年创纪录的460亿美元猛跌至2018年上半年的21亿美元。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也将受到冲击。近年来,在人工智能、5G及量子计算等领域,都有大量来自硅谷和华尔街的资金涌入中国。

以商汤科技(SenseTime)为例,这家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企业拥有用于闭路电视影像与数字支付系统的面部识别软件。该企业得到了高通(Qualcomm)、银湖资本(Silver Lake)、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以及富达(Fidelity)的资金支持。

但这样的投资在政治上面临的阻力会变大,特别是当人们认为美国投资者资助或(通过合资或强制技术转让)分享的创新、创意及数据有可能为监控一切的中国政府所用时。可以想象,从思科(Cisco)到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及Facebook,各种各样的科技公司都将受到这样的冲击。

每当一个新兴大国登上全球舞台时,海外投资的方式都会发生变化,这并不罕见。CFIUS上一次对法规进行大规模更新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是为了应对日本的崛起。但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有所不同。该法案很可能标志着一个“生意只是生意”的时代的结束。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美新投资法将抑制美中相互投资

发布日期:2018-08-14 06:54
摘要」福鲁哈尔:对中国崛起的担忧,推动了美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的出台,可能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或者 *OR」--国家安全已成为左右在美外国投资的关键因素。这是美国国会最近通过的一项法案带来的结果。

虽然跨机构组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简称CFIUS)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审查海外投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但其一直更倾向于将利益置于潜在风险之上。

然而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简称FIRRMA)却标志着一种转变。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的担忧推动了该法案的出台,该法案还得到两党的一致支持。该法案强化了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与情报机构在决定准许哪些外资在美投资时的作用。这也将大大增加美国企业向中国投入资金的难度。其结果将令企业融资与跨境经营的方式产生重大改变。

不管牵涉到的美元资金量有多大,这些都是40年来最重大的转变之一,因为它们标志着美国政府对美国企业的一种新态度。

抛开营销口号不谈,至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没人认为美国企业必须要为国家利益服务。商品、资本和劳动力可以随意到处流动——这正是全球化的定义。大多数人认为,如果美国企业生意兴隆,美国人就会生活得滋润。但正如过去几十年薪资停滞表明的那样,美国企业与消费者的命运现在已从根本上脱节了。

仅靠贫富差距还不足以说服两党政客对规则进行反思。但中国足以说服他们这样做。虽然关税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个人执念,但不论身处哪个圈子,美国人普遍担忧的是,美国将在与中国的经济及文化战争(在某一时刻可能还包括真枪实弹的战争)中败北。

中西部的美国人可能戴着“美国第一”的帽子,但沿海的精英们却花高价将他们的子女送进设有完善普通话课程的私立学校(在纽约,雇佣中国保姆曾是地位的象征,而如今中国国内的前途变好,使得中国保姆的价格飙升到不可承受的水平,而美国新的签证规则也让市场上的中国保姆更加稀少)。

不管理性与否,这种焦虑都让企业越来越不自由。

“我在咨询时,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直截了当地告诉我,美国企业为了在中国站稳脚跟,出卖了自身灵魂和知识产权。”曾是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如今为企业客户提供安全问题咨询的迈克尔•艾伦(Michael Allen)表示,“他们说到打破(两个国家之间的)依赖,还(说)‘现在是会痛,但过后你会感谢我们’。”

许多人——无论是右派还是进步的左派——多年来一直延续着这些思路。但这些观念如今正被公开讨论并付诸行动的事实,是对如下观点的明显否定:美国与中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很多原因可以证实如今这种新观念是错误的:美中两国间数十年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很难说拆散就拆散;尝试这么做对市场的影响;总统改变主意;或中国作出一些关键让步(后两者都不大可能发生)。但我怀疑这一趋势将长久存在,并会导致以下转变。

企业有关跨境交易的口风将会转变。“转变边界”及“将人们团结在一起”之类的说法会越来越少,而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的“战略性”交易之类的说法则会越来越多。首席执行官们将在华盛顿度过更多的时间,不仅在财政部,还会在白宫和五角大楼。交易达成前的魅力攻势将是关键。

国防承包商和大工业集团已经成为政治中的靶子。科技与金融业将紧随其后。荣鼎咨询(Rhodium)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已从2016年创纪录的460亿美元猛跌至2018年上半年的21亿美元。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也将受到冲击。近年来,在人工智能、5G及量子计算等领域,都有大量来自硅谷和华尔街的资金涌入中国。

以商汤科技(SenseTime)为例,这家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企业拥有用于闭路电视影像与数字支付系统的面部识别软件。该企业得到了高通(Qualcomm)、银湖资本(Silver Lake)、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以及富达(Fidelity)的资金支持。

但这样的投资在政治上面临的阻力会变大,特别是当人们认为美国投资者资助或(通过合资或强制技术转让)分享的创新、创意及数据有可能为监控一切的中国政府所用时。可以想象,从思科(Cisco)到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及Facebook,各种各样的科技公司都将受到这样的冲击。

每当一个新兴大国登上全球舞台时,海外投资的方式都会发生变化,这并不罕见。CFIUS上一次对法规进行大规模更新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是为了应对日本的崛起。但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有所不同。该法案很可能标志着一个“生意只是生意”的时代的结束。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福鲁哈尔:对中国崛起的担忧,推动了美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的出台,可能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或者 *OR」--国家安全已成为左右在美外国投资的关键因素。这是美国国会最近通过的一项法案带来的结果。

虽然跨机构组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简称CFIUS)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审查海外投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但其一直更倾向于将利益置于潜在风险之上。

然而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简称FIRRMA)却标志着一种转变。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的担忧推动了该法案的出台,该法案还得到两党的一致支持。该法案强化了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与情报机构在决定准许哪些外资在美投资时的作用。这也将大大增加美国企业向中国投入资金的难度。其结果将令企业融资与跨境经营的方式产生重大改变。

不管牵涉到的美元资金量有多大,这些都是40年来最重大的转变之一,因为它们标志着美国政府对美国企业的一种新态度。

抛开营销口号不谈,至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没人认为美国企业必须要为国家利益服务。商品、资本和劳动力可以随意到处流动——这正是全球化的定义。大多数人认为,如果美国企业生意兴隆,美国人就会生活得滋润。但正如过去几十年薪资停滞表明的那样,美国企业与消费者的命运现在已从根本上脱节了。

仅靠贫富差距还不足以说服两党政客对规则进行反思。但中国足以说服他们这样做。虽然关税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个人执念,但不论身处哪个圈子,美国人普遍担忧的是,美国将在与中国的经济及文化战争(在某一时刻可能还包括真枪实弹的战争)中败北。

中西部的美国人可能戴着“美国第一”的帽子,但沿海的精英们却花高价将他们的子女送进设有完善普通话课程的私立学校(在纽约,雇佣中国保姆曾是地位的象征,而如今中国国内的前途变好,使得中国保姆的价格飙升到不可承受的水平,而美国新的签证规则也让市场上的中国保姆更加稀少)。

不管理性与否,这种焦虑都让企业越来越不自由。

“我在咨询时,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直截了当地告诉我,美国企业为了在中国站稳脚跟,出卖了自身灵魂和知识产权。”曾是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如今为企业客户提供安全问题咨询的迈克尔•艾伦(Michael Allen)表示,“他们说到打破(两个国家之间的)依赖,还(说)‘现在是会痛,但过后你会感谢我们’。”

许多人——无论是右派还是进步的左派——多年来一直延续着这些思路。但这些观念如今正被公开讨论并付诸行动的事实,是对如下观点的明显否定:美国与中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很多原因可以证实如今这种新观念是错误的:美中两国间数十年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很难说拆散就拆散;尝试这么做对市场的影响;总统改变主意;或中国作出一些关键让步(后两者都不大可能发生)。但我怀疑这一趋势将长久存在,并会导致以下转变。

企业有关跨境交易的口风将会转变。“转变边界”及“将人们团结在一起”之类的说法会越来越少,而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的“战略性”交易之类的说法则会越来越多。首席执行官们将在华盛顿度过更多的时间,不仅在财政部,还会在白宫和五角大楼。交易达成前的魅力攻势将是关键。

国防承包商和大工业集团已经成为政治中的靶子。科技与金融业将紧随其后。荣鼎咨询(Rhodium)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已从2016年创纪录的460亿美元猛跌至2018年上半年的21亿美元。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也将受到冲击。近年来,在人工智能、5G及量子计算等领域,都有大量来自硅谷和华尔街的资金涌入中国。

以商汤科技(SenseTime)为例,这家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企业拥有用于闭路电视影像与数字支付系统的面部识别软件。该企业得到了高通(Qualcomm)、银湖资本(Silver Lake)、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以及富达(Fidelity)的资金支持。

但这样的投资在政治上面临的阻力会变大,特别是当人们认为美国投资者资助或(通过合资或强制技术转让)分享的创新、创意及数据有可能为监控一切的中国政府所用时。可以想象,从思科(Cisco)到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及Facebook,各种各样的科技公司都将受到这样的冲击。

每当一个新兴大国登上全球舞台时,海外投资的方式都会发生变化,这并不罕见。CFIUS上一次对法规进行大规模更新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是为了应对日本的崛起。但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有所不同。该法案很可能标志着一个“生意只是生意”的时代的结束。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美新投资法将抑制美中相互投资

发布日期:2018-08-14 06:54
摘要」福鲁哈尔:对中国崛起的担忧,推动了美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的出台,可能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或者 *OR」--国家安全已成为左右在美外国投资的关键因素。这是美国国会最近通过的一项法案带来的结果。

虽然跨机构组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简称CFIUS)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审查海外投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但其一直更倾向于将利益置于潜在风险之上。

然而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简称FIRRMA)却标志着一种转变。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的担忧推动了该法案的出台,该法案还得到两党的一致支持。该法案强化了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与情报机构在决定准许哪些外资在美投资时的作用。这也将大大增加美国企业向中国投入资金的难度。其结果将令企业融资与跨境经营的方式产生重大改变。

不管牵涉到的美元资金量有多大,这些都是40年来最重大的转变之一,因为它们标志着美国政府对美国企业的一种新态度。

抛开营销口号不谈,至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没人认为美国企业必须要为国家利益服务。商品、资本和劳动力可以随意到处流动——这正是全球化的定义。大多数人认为,如果美国企业生意兴隆,美国人就会生活得滋润。但正如过去几十年薪资停滞表明的那样,美国企业与消费者的命运现在已从根本上脱节了。

仅靠贫富差距还不足以说服两党政客对规则进行反思。但中国足以说服他们这样做。虽然关税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个人执念,但不论身处哪个圈子,美国人普遍担忧的是,美国将在与中国的经济及文化战争(在某一时刻可能还包括真枪实弹的战争)中败北。

中西部的美国人可能戴着“美国第一”的帽子,但沿海的精英们却花高价将他们的子女送进设有完善普通话课程的私立学校(在纽约,雇佣中国保姆曾是地位的象征,而如今中国国内的前途变好,使得中国保姆的价格飙升到不可承受的水平,而美国新的签证规则也让市场上的中国保姆更加稀少)。

不管理性与否,这种焦虑都让企业越来越不自由。

“我在咨询时,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直截了当地告诉我,美国企业为了在中国站稳脚跟,出卖了自身灵魂和知识产权。”曾是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如今为企业客户提供安全问题咨询的迈克尔•艾伦(Michael Allen)表示,“他们说到打破(两个国家之间的)依赖,还(说)‘现在是会痛,但过后你会感谢我们’。”

许多人——无论是右派还是进步的左派——多年来一直延续着这些思路。但这些观念如今正被公开讨论并付诸行动的事实,是对如下观点的明显否定:美国与中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很多原因可以证实如今这种新观念是错误的:美中两国间数十年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很难说拆散就拆散;尝试这么做对市场的影响;总统改变主意;或中国作出一些关键让步(后两者都不大可能发生)。但我怀疑这一趋势将长久存在,并会导致以下转变。

企业有关跨境交易的口风将会转变。“转变边界”及“将人们团结在一起”之类的说法会越来越少,而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的“战略性”交易之类的说法则会越来越多。首席执行官们将在华盛顿度过更多的时间,不仅在财政部,还会在白宫和五角大楼。交易达成前的魅力攻势将是关键。

国防承包商和大工业集团已经成为政治中的靶子。科技与金融业将紧随其后。荣鼎咨询(Rhodium)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已从2016年创纪录的460亿美元猛跌至2018年上半年的21亿美元。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也将受到冲击。近年来,在人工智能、5G及量子计算等领域,都有大量来自硅谷和华尔街的资金涌入中国。

以商汤科技(SenseTime)为例,这家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企业拥有用于闭路电视影像与数字支付系统的面部识别软件。该企业得到了高通(Qualcomm)、银湖资本(Silver Lake)、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以及富达(Fidelity)的资金支持。

但这样的投资在政治上面临的阻力会变大,特别是当人们认为美国投资者资助或(通过合资或强制技术转让)分享的创新、创意及数据有可能为监控一切的中国政府所用时。可以想象,从思科(Cisco)到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及Facebook,各种各样的科技公司都将受到这样的冲击。

每当一个新兴大国登上全球舞台时,海外投资的方式都会发生变化,这并不罕见。CFIUS上一次对法规进行大规模更新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是为了应对日本的崛起。但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有所不同。该法案很可能标志着一个“生意只是生意”的时代的结束。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福鲁哈尔:对中国崛起的担忧,推动了美国《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的出台,可能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或者 *OR」--国家安全已成为左右在美外国投资的关键因素。这是美国国会最近通过的一项法案带来的结果。

虽然跨机构组织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简称CFIUS)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一直在审查海外投资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影响,但其一直更倾向于将利益置于潜在风险之上。

然而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简称FIRRMA)却标志着一种转变。对不断崛起的中国的担忧推动了该法案的出台,该法案还得到两党的一致支持。该法案强化了美国国防部(Department of Defense)与情报机构在决定准许哪些外资在美投资时的作用。这也将大大增加美国企业向中国投入资金的难度。其结果将令企业融资与跨境经营的方式产生重大改变。

不管牵涉到的美元资金量有多大,这些都是40年来最重大的转变之一,因为它们标志着美国政府对美国企业的一种新态度。

抛开营销口号不谈,至少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没人认为美国企业必须要为国家利益服务。商品、资本和劳动力可以随意到处流动——这正是全球化的定义。大多数人认为,如果美国企业生意兴隆,美国人就会生活得滋润。但正如过去几十年薪资停滞表明的那样,美国企业与消费者的命运现在已从根本上脱节了。

仅靠贫富差距还不足以说服两党政客对规则进行反思。但中国足以说服他们这样做。虽然关税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个人执念,但不论身处哪个圈子,美国人普遍担忧的是,美国将在与中国的经济及文化战争(在某一时刻可能还包括真枪实弹的战争)中败北。

中西部的美国人可能戴着“美国第一”的帽子,但沿海的精英们却花高价将他们的子女送进设有完善普通话课程的私立学校(在纽约,雇佣中国保姆曾是地位的象征,而如今中国国内的前途变好,使得中国保姆的价格飙升到不可承受的水平,而美国新的签证规则也让市场上的中国保姆更加稀少)。

不管理性与否,这种焦虑都让企业越来越不自由。

“我在咨询时,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直截了当地告诉我,美国企业为了在中国站稳脚跟,出卖了自身灵魂和知识产权。”曾是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如今为企业客户提供安全问题咨询的迈克尔•艾伦(Michael Allen)表示,“他们说到打破(两个国家之间的)依赖,还(说)‘现在是会痛,但过后你会感谢我们’。”

许多人——无论是右派还是进步的左派——多年来一直延续着这些思路。但这些观念如今正被公开讨论并付诸行动的事实,是对如下观点的明显否定:美国与中国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很多原因可以证实如今这种新观念是错误的:美中两国间数十年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很难说拆散就拆散;尝试这么做对市场的影响;总统改变主意;或中国作出一些关键让步(后两者都不大可能发生)。但我怀疑这一趋势将长久存在,并会导致以下转变。

企业有关跨境交易的口风将会转变。“转变边界”及“将人们团结在一起”之类的说法会越来越少,而促进美国经济增长的“战略性”交易之类的说法则会越来越多。首席执行官们将在华盛顿度过更多的时间,不仅在财政部,还会在白宫和五角大楼。交易达成前的魅力攻势将是关键。

国防承包商和大工业集团已经成为政治中的靶子。科技与金融业将紧随其后。荣鼎咨询(Rhodium)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投资已从2016年创纪录的460亿美元猛跌至2018年上半年的21亿美元。如今,美国对中国的投资也将受到冲击。近年来,在人工智能、5G及量子计算等领域,都有大量来自硅谷和华尔街的资金涌入中国。

以商汤科技(SenseTime)为例,这家位于北京的人工智能企业拥有用于闭路电视影像与数字支付系统的面部识别软件。该企业得到了高通(Qualcomm)、银湖资本(Silver Lake)、老虎环球基金(Tiger Global Management)以及富达(Fidelity)的资金支持。

但这样的投资在政治上面临的阻力会变大,特别是当人们认为美国投资者资助或(通过合资或强制技术转让)分享的创新、创意及数据有可能为监控一切的中国政府所用时。可以想象,从思科(Cisco)到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及Facebook,各种各样的科技公司都将受到这样的冲击。

每当一个新兴大国登上全球舞台时,海外投资的方式都会发生变化,这并不罕见。CFIUS上一次对法规进行大规模更新是在上世纪80年代,当时是为了应对日本的崛起。但新出台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有所不同。该法案很可能标志着一个“生意只是生意”的时代的结束。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