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美元。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



「或者 *OR」--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一个触到痛点的因素——美元。

投资者紧盯股票指数和债券收益率走势,但是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数字也许是美元汇率。很显然,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上周五,ICE美元指数创下一年新高。

2017年,随着美国以外地区经济增长提速,美元汇率全面下跌。这促使投资者转向高风险资产: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上涨了逾30%。

这股热潮在今年年初延续。但是紧接着,随着美国经济加速增长、其他地区增长势头停滞,美元出人意料地转为上涨。第二季度,美元兑欧元上涨5.5%,兑日圆上涨4.2%;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涨势更加迅猛,兑巴西雷亚尔飙升17%,兑南非兰特大涨16%。

2017年上涨的各类资产在2018年几乎都走势逆转。经历数月的动荡后,有理由相信今年剩余时间美元走势将较为平静,新兴市场和其他波动性资产的风险将降低。

奇怪的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是由不走寻常路的美国政策造成的,无论是税收、贸易,还是北约等政治联盟方面。但即便美国成为全球破坏者,事实证明美国资产对投资者还是更具吸引力。而且在市场出现不确定因素时,美元作为避险资产也仍受到追捧。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元仍占主导地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6年的调查显示,在每日交投规模达5.1万亿美元的外汇市场上,美元交易占比高达88%。尽管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比重略有下降,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确认的10.4万亿美元已分配外汇储备中,美元仍占62.5%,相比之下欧元只占20.4%。此外,美国资本市场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强的市场,这使得美元对于那些寻求融资的公司和手持现金的投资者颇具吸引力。

美元走势不仅反映全球经济增长的变化情况,还能影响其趋势。最为明显的一点是,美元升值会收紧新兴市场的金融条件,这可能会促使这些国家的央行加息以提振本币,或者会压制商业银行贷出美元的意愿,因为随着本币贬值,其收回资金的可能性将下降。尽管新兴市场货币的浮动汇率降低了危机突然爆发的风险,但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美元下半年的表现可能不再具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美元兑欧元等主要货币已经停止攀升。欧美在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分化因素看来已被市场所消化。

在那些因美元升值而暴露了薄弱环节的新兴市场,美元可能继续带来麻烦。对于土耳其等国家,如今的问题在国内而不是在外部。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累计贬值36%,投资者对该国信心严重不足,这个问题是美元全面走软所无法解决的。在更宏观的层面上,市场将受到中美贸易争端和人民币是否继续贬值的影响——人民币贬值将增大其他货币的贬值压力。

美元这轮上涨伴随着美国经济更为强劲的扩张,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4.1%,但美元升值对国内经济也有不利的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势美元或将有损美国公司利润,因为出口竞争力会下降,海外收入所能兑换回的美元会变少。减税措施虽然刺激了经济增长,却也推高了预算赤字,而后者或将导致投资者开始考虑美国的债务规模。

另一方面,或许可以讨论的是,以其他货币计价的资产是否便宜到足以吸引人的地步。美国以外地区的经济增长已有趋稳迹象,海外股市已开始反弹。假以时日,不那么具有破坏力的美元或许可以增强美国以外地区的增长动能。



撰文 / Richard Barle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美元是今年金融市场动荡的一大元凶

发布日期:2018-08-13 19:57
摘要」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美元。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



「或者 *OR」--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一个触到痛点的因素——美元。

投资者紧盯股票指数和债券收益率走势,但是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数字也许是美元汇率。很显然,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上周五,ICE美元指数创下一年新高。

2017年,随着美国以外地区经济增长提速,美元汇率全面下跌。这促使投资者转向高风险资产: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上涨了逾30%。

这股热潮在今年年初延续。但是紧接着,随着美国经济加速增长、其他地区增长势头停滞,美元出人意料地转为上涨。第二季度,美元兑欧元上涨5.5%,兑日圆上涨4.2%;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涨势更加迅猛,兑巴西雷亚尔飙升17%,兑南非兰特大涨16%。

2017年上涨的各类资产在2018年几乎都走势逆转。经历数月的动荡后,有理由相信今年剩余时间美元走势将较为平静,新兴市场和其他波动性资产的风险将降低。

奇怪的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是由不走寻常路的美国政策造成的,无论是税收、贸易,还是北约等政治联盟方面。但即便美国成为全球破坏者,事实证明美国资产对投资者还是更具吸引力。而且在市场出现不确定因素时,美元作为避险资产也仍受到追捧。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元仍占主导地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6年的调查显示,在每日交投规模达5.1万亿美元的外汇市场上,美元交易占比高达88%。尽管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比重略有下降,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确认的10.4万亿美元已分配外汇储备中,美元仍占62.5%,相比之下欧元只占20.4%。此外,美国资本市场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强的市场,这使得美元对于那些寻求融资的公司和手持现金的投资者颇具吸引力。

美元走势不仅反映全球经济增长的变化情况,还能影响其趋势。最为明显的一点是,美元升值会收紧新兴市场的金融条件,这可能会促使这些国家的央行加息以提振本币,或者会压制商业银行贷出美元的意愿,因为随着本币贬值,其收回资金的可能性将下降。尽管新兴市场货币的浮动汇率降低了危机突然爆发的风险,但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美元下半年的表现可能不再具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美元兑欧元等主要货币已经停止攀升。欧美在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分化因素看来已被市场所消化。

在那些因美元升值而暴露了薄弱环节的新兴市场,美元可能继续带来麻烦。对于土耳其等国家,如今的问题在国内而不是在外部。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累计贬值36%,投资者对该国信心严重不足,这个问题是美元全面走软所无法解决的。在更宏观的层面上,市场将受到中美贸易争端和人民币是否继续贬值的影响——人民币贬值将增大其他货币的贬值压力。

美元这轮上涨伴随着美国经济更为强劲的扩张,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4.1%,但美元升值对国内经济也有不利的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势美元或将有损美国公司利润,因为出口竞争力会下降,海外收入所能兑换回的美元会变少。减税措施虽然刺激了经济增长,却也推高了预算赤字,而后者或将导致投资者开始考虑美国的债务规模。

另一方面,或许可以讨论的是,以其他货币计价的资产是否便宜到足以吸引人的地步。美国以外地区的经济增长已有趋稳迹象,海外股市已开始反弹。假以时日,不那么具有破坏力的美元或许可以增强美国以外地区的增长动能。



撰文 / Richard Barle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美元。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



「或者 *OR」--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一个触到痛点的因素——美元。

投资者紧盯股票指数和债券收益率走势,但是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数字也许是美元汇率。很显然,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上周五,ICE美元指数创下一年新高。

2017年,随着美国以外地区经济增长提速,美元汇率全面下跌。这促使投资者转向高风险资产: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上涨了逾30%。

这股热潮在今年年初延续。但是紧接着,随着美国经济加速增长、其他地区增长势头停滞,美元出人意料地转为上涨。第二季度,美元兑欧元上涨5.5%,兑日圆上涨4.2%;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涨势更加迅猛,兑巴西雷亚尔飙升17%,兑南非兰特大涨16%。

2017年上涨的各类资产在2018年几乎都走势逆转。经历数月的动荡后,有理由相信今年剩余时间美元走势将较为平静,新兴市场和其他波动性资产的风险将降低。

奇怪的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是由不走寻常路的美国政策造成的,无论是税收、贸易,还是北约等政治联盟方面。但即便美国成为全球破坏者,事实证明美国资产对投资者还是更具吸引力。而且在市场出现不确定因素时,美元作为避险资产也仍受到追捧。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元仍占主导地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6年的调查显示,在每日交投规模达5.1万亿美元的外汇市场上,美元交易占比高达88%。尽管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比重略有下降,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确认的10.4万亿美元已分配外汇储备中,美元仍占62.5%,相比之下欧元只占20.4%。此外,美国资本市场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强的市场,这使得美元对于那些寻求融资的公司和手持现金的投资者颇具吸引力。

美元走势不仅反映全球经济增长的变化情况,还能影响其趋势。最为明显的一点是,美元升值会收紧新兴市场的金融条件,这可能会促使这些国家的央行加息以提振本币,或者会压制商业银行贷出美元的意愿,因为随着本币贬值,其收回资金的可能性将下降。尽管新兴市场货币的浮动汇率降低了危机突然爆发的风险,但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美元下半年的表现可能不再具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美元兑欧元等主要货币已经停止攀升。欧美在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分化因素看来已被市场所消化。

在那些因美元升值而暴露了薄弱环节的新兴市场,美元可能继续带来麻烦。对于土耳其等国家,如今的问题在国内而不是在外部。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累计贬值36%,投资者对该国信心严重不足,这个问题是美元全面走软所无法解决的。在更宏观的层面上,市场将受到中美贸易争端和人民币是否继续贬值的影响——人民币贬值将增大其他货币的贬值压力。

美元这轮上涨伴随着美国经济更为强劲的扩张,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4.1%,但美元升值对国内经济也有不利的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势美元或将有损美国公司利润,因为出口竞争力会下降,海外收入所能兑换回的美元会变少。减税措施虽然刺激了经济增长,却也推高了预算赤字,而后者或将导致投资者开始考虑美国的债务规模。

另一方面,或许可以讨论的是,以其他货币计价的资产是否便宜到足以吸引人的地步。美国以外地区的经济增长已有趋稳迹象,海外股市已开始反弹。假以时日,不那么具有破坏力的美元或许可以增强美国以外地区的增长动能。



撰文 / Richard Barle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美元是今年金融市场动荡的一大元凶

发布日期:2018-08-13 19:57
摘要」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美元。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



「或者 *OR」--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一个触到痛点的因素——美元。

投资者紧盯股票指数和债券收益率走势,但是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数字也许是美元汇率。很显然,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上周五,ICE美元指数创下一年新高。

2017年,随着美国以外地区经济增长提速,美元汇率全面下跌。这促使投资者转向高风险资产: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上涨了逾30%。

这股热潮在今年年初延续。但是紧接着,随着美国经济加速增长、其他地区增长势头停滞,美元出人意料地转为上涨。第二季度,美元兑欧元上涨5.5%,兑日圆上涨4.2%;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涨势更加迅猛,兑巴西雷亚尔飙升17%,兑南非兰特大涨16%。

2017年上涨的各类资产在2018年几乎都走势逆转。经历数月的动荡后,有理由相信今年剩余时间美元走势将较为平静,新兴市场和其他波动性资产的风险将降低。

奇怪的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是由不走寻常路的美国政策造成的,无论是税收、贸易,还是北约等政治联盟方面。但即便美国成为全球破坏者,事实证明美国资产对投资者还是更具吸引力。而且在市场出现不确定因素时,美元作为避险资产也仍受到追捧。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元仍占主导地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6年的调查显示,在每日交投规模达5.1万亿美元的外汇市场上,美元交易占比高达88%。尽管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比重略有下降,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确认的10.4万亿美元已分配外汇储备中,美元仍占62.5%,相比之下欧元只占20.4%。此外,美国资本市场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强的市场,这使得美元对于那些寻求融资的公司和手持现金的投资者颇具吸引力。

美元走势不仅反映全球经济增长的变化情况,还能影响其趋势。最为明显的一点是,美元升值会收紧新兴市场的金融条件,这可能会促使这些国家的央行加息以提振本币,或者会压制商业银行贷出美元的意愿,因为随着本币贬值,其收回资金的可能性将下降。尽管新兴市场货币的浮动汇率降低了危机突然爆发的风险,但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美元下半年的表现可能不再具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美元兑欧元等主要货币已经停止攀升。欧美在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分化因素看来已被市场所消化。

在那些因美元升值而暴露了薄弱环节的新兴市场,美元可能继续带来麻烦。对于土耳其等国家,如今的问题在国内而不是在外部。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累计贬值36%,投资者对该国信心严重不足,这个问题是美元全面走软所无法解决的。在更宏观的层面上,市场将受到中美贸易争端和人民币是否继续贬值的影响——人民币贬值将增大其他货币的贬值压力。

美元这轮上涨伴随着美国经济更为强劲的扩张,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4.1%,但美元升值对国内经济也有不利的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势美元或将有损美国公司利润,因为出口竞争力会下降,海外收入所能兑换回的美元会变少。减税措施虽然刺激了经济增长,却也推高了预算赤字,而后者或将导致投资者开始考虑美国的债务规模。

另一方面,或许可以讨论的是,以其他货币计价的资产是否便宜到足以吸引人的地步。美国以外地区的经济增长已有趋稳迹象,海外股市已开始反弹。假以时日,不那么具有破坏力的美元或许可以增强美国以外地区的增长动能。



撰文 / Richard Barle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美元。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



「或者 *OR」--今年全球金融市场的动荡主要源自一个触到痛点的因素——美元。

投资者紧盯股票指数和债券收益率走势,但是金融市场上最重要的数字也许是美元汇率。很显然,第二季度美元的突然上涨导致许多原本赚钱的交易打了水漂,并改变了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路径。在某些地方,这种痛苦正在加深:上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暴跌,进而在全球市场掀起波澜。上周五,ICE美元指数创下一年新高。

2017年,随着美国以外地区经济增长提速,美元汇率全面下跌。这促使投资者转向高风险资产:MSCI新兴市场股票指数上涨了逾30%。

这股热潮在今年年初延续。但是紧接着,随着美国经济加速增长、其他地区增长势头停滞,美元出人意料地转为上涨。第二季度,美元兑欧元上涨5.5%,兑日圆上涨4.2%;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涨势更加迅猛,兑巴西雷亚尔飙升17%,兑南非兰特大涨16%。

2017年上涨的各类资产在2018年几乎都走势逆转。经历数月的动荡后,有理由相信今年剩余时间美元走势将较为平静,新兴市场和其他波动性资产的风险将降低。

奇怪的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很大程度上是由不走寻常路的美国政策造成的,无论是税收、贸易,还是北约等政治联盟方面。但即便美国成为全球破坏者,事实证明美国资产对投资者还是更具吸引力。而且在市场出现不确定因素时,美元作为避险资产也仍受到追捧。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元仍占主导地位。国际清算银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2016年的调查显示,在每日交投规模达5.1万亿美元的外汇市场上,美元交易占比高达88%。尽管美元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比重略有下降,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确认的10.4万亿美元已分配外汇储备中,美元仍占62.5%,相比之下欧元只占20.4%。此外,美国资本市场是全球规模最大、流动性最强的市场,这使得美元对于那些寻求融资的公司和手持现金的投资者颇具吸引力。

美元走势不仅反映全球经济增长的变化情况,还能影响其趋势。最为明显的一点是,美元升值会收紧新兴市场的金融条件,这可能会促使这些国家的央行加息以提振本币,或者会压制商业银行贷出美元的意愿,因为随着本币贬值,其收回资金的可能性将下降。尽管新兴市场货币的浮动汇率降低了危机突然爆发的风险,但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美元下半年的表现可能不再具有这么大的破坏力。美元兑欧元等主要货币已经停止攀升。欧美在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方面的分化因素看来已被市场所消化。

在那些因美元升值而暴露了薄弱环节的新兴市场,美元可能继续带来麻烦。对于土耳其等国家,如今的问题在国内而不是在外部。今年以来土耳其里拉累计贬值36%,投资者对该国信心严重不足,这个问题是美元全面走软所无法解决的。在更宏观的层面上,市场将受到中美贸易争端和人民币是否继续贬值的影响——人民币贬值将增大其他货币的贬值压力。

美元这轮上涨伴随着美国经济更为强劲的扩张,第二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折合成年率增长4.1%,但美元升值对国内经济也有不利的一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强势美元或将有损美国公司利润,因为出口竞争力会下降,海外收入所能兑换回的美元会变少。减税措施虽然刺激了经济增长,却也推高了预算赤字,而后者或将导致投资者开始考虑美国的债务规模。

另一方面,或许可以讨论的是,以其他货币计价的资产是否便宜到足以吸引人的地步。美国以外地区的经济增长已有趋稳迹象,海外股市已开始反弹。假以时日,不那么具有破坏力的美元或许可以增强美国以外地区的增长动能。



撰文 / Richard Barle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