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自2018年8月6日起,中国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



「OR」--6月中旬以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跌去超过6%,不过这一次,国际对冲基金们暂时还只是随波逐流,并未见掀起滔天巨浪的可能。

彭博访问多位离岸对冲基金人士显示,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因本轮贬值是基本面的体现,并叠加了美元超预期反弹和贸易战的影响,同时上一轮大肆做空人民币后受伤的痛苦回忆还未褪去。

人民币空头对于监管的忌惮在上周末得到验证。中国央行8月3日晚间发表声明称,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指出近期受贸易摩擦和国际汇市变化等因素影响,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顺周期波动的迹象。

这意味着,即使在境内掉期点于四年来首度转为贴水、并带动离岸远期点跌至2011年以来的低位,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周五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央行发布公告后飙升近600点,纽约时段收于日内高点附近,涨0.51%报6.8461;在岸人民币夜盘收涨0.14%, 报6.8288,日内跌幅一度达0.85%。

以下是采访对冲基金人士观点:

是否正在做空人民币?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我们没有做空人民币,也不打算做空人民币,因为这不符合基本面,人民币此轮下跌更多体现国内去杠杆、打击影子银行的影响,贸易战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果美国经济增长出现回落,中国又进一步向外资开放市场,形势可能会很快就发生变化,人民币可能会走升

长期仍然看涨,中国也在下大力气把人民币打造为国际储备货币,“这个得花些时间,但终究会有实现那天”

AVM Global Opportunity Fund驻新加坡的经理Ashvin Murthy

我之前有做空人民币,但现在退出了,因为近期人民币贬值较快,过去1-2周不少人加入了做空行列

此前做空的原因是中美货币政策差异,中国也需要人民币对贸易伙伴货币偏弱,来支撑经济增长,这也是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贬值的原因

如果中美贸易谈判有建设性进展,人民币很可能会反弹,不过这些都是短期交易机会

Marto Capital驻纽约的研究主管Anna Titarchuk

公司正利用期权和远期交易来做空人民币,随着政府将目标从经济增长转向金融稳定,我们在3月份对人民币看法转空,将预测调降至6.9-7水平,调整现在已基本到位

目前的做空人民币交易和2015年、2016年时的做空潮不一样,当时国际对冲基金开启了大规模的“中国爆炸”交易潮,主要的交易就是做空人民币汇率,“对冲基金上回输怕了”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近期在加仓人民币空头持仓,比较喜欢买入数字型USD/CNH看涨期权来捕捉波动率行情

之前持有一些一触即付式期权(one touch option),以捕捉波动率的突然上升,不过考虑到目前即期汇率的高波动性,正在改买数字型期权

GAM驻纽约的基金经理Arvin Soh

这次做空人民币不再像2016年时那么流行了,市场没什么流动性,价格变化又不规律。发达市场,比如利率市场,现在有其他更好的赚钱机会

现在一些“通才型”的宏观基金(the generalist macro funds)也都不再做空人民币,“这个交易需要掌控波动性和流动性的专业型人才,通才型的人都避开了”

Crescat Capital的创始人和CEO Kevin Smith

曾持有的一只价内USD/CNY看涨期权刚刚到期,其价值增长了10倍,在此之后我们的敞口减少了25%

我们的人民币空头敞口多数是通过USD/CNY看涨期权建立的,并且敞口一直在显著增长,现在对部分盈利落袋为安也是很自然的

强烈认为中国的下一个大空头机会仍然在于汇率

中国正处于一个很大的信用泡沫破灭的早期。目前中国银行业资产中至少一成、多至两成是分文不值的,这些坏账也永远不会被偿还,因为当前中国企业和举债的地方政府能够获得的利润率非常之低

不过本轮急贬以来人行未进行过多干预,是否令市场意外?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目前央行未明显干预汇率并不让人吃惊,中国通过这一举动也委婉释放出一个信息,即中国可以使用汇率工具来对美国掀起的贸易战进行反击

随着美元加息,尤其是今年9月和12月,人民币可能仍会继续逐步对美元贬值,中国也会控制好贬值节奏和幅度。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中国央行会通过干预来平滑波动,但不会逆转汇率走势;贬值过快会刺激资本外流,这比较麻烦,所以央行不愿看到市场走势过头

央行从战略上决定令CFETS人民币指数下跌,这从支撑经济的角度上讲有其合理性;预计CFETS指数还将进一步下跌,从历史表现来看,按月度下跌1%的速度应是合理估计。

总之 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昨日难再现 国际对冲基金做空人民币的热情已不复当年

发布日期:2018-08-06 13:51
摘要」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自2018年8月6日起,中国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



「OR」--6月中旬以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跌去超过6%,不过这一次,国际对冲基金们暂时还只是随波逐流,并未见掀起滔天巨浪的可能。

彭博访问多位离岸对冲基金人士显示,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因本轮贬值是基本面的体现,并叠加了美元超预期反弹和贸易战的影响,同时上一轮大肆做空人民币后受伤的痛苦回忆还未褪去。

人民币空头对于监管的忌惮在上周末得到验证。中国央行8月3日晚间发表声明称,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指出近期受贸易摩擦和国际汇市变化等因素影响,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顺周期波动的迹象。

这意味着,即使在境内掉期点于四年来首度转为贴水、并带动离岸远期点跌至2011年以来的低位,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周五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央行发布公告后飙升近600点,纽约时段收于日内高点附近,涨0.51%报6.8461;在岸人民币夜盘收涨0.14%, 报6.8288,日内跌幅一度达0.85%。

以下是采访对冲基金人士观点:

是否正在做空人民币?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我们没有做空人民币,也不打算做空人民币,因为这不符合基本面,人民币此轮下跌更多体现国内去杠杆、打击影子银行的影响,贸易战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果美国经济增长出现回落,中国又进一步向外资开放市场,形势可能会很快就发生变化,人民币可能会走升

长期仍然看涨,中国也在下大力气把人民币打造为国际储备货币,“这个得花些时间,但终究会有实现那天”

AVM Global Opportunity Fund驻新加坡的经理Ashvin Murthy

我之前有做空人民币,但现在退出了,因为近期人民币贬值较快,过去1-2周不少人加入了做空行列

此前做空的原因是中美货币政策差异,中国也需要人民币对贸易伙伴货币偏弱,来支撑经济增长,这也是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贬值的原因

如果中美贸易谈判有建设性进展,人民币很可能会反弹,不过这些都是短期交易机会

Marto Capital驻纽约的研究主管Anna Titarchuk

公司正利用期权和远期交易来做空人民币,随着政府将目标从经济增长转向金融稳定,我们在3月份对人民币看法转空,将预测调降至6.9-7水平,调整现在已基本到位

目前的做空人民币交易和2015年、2016年时的做空潮不一样,当时国际对冲基金开启了大规模的“中国爆炸”交易潮,主要的交易就是做空人民币汇率,“对冲基金上回输怕了”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近期在加仓人民币空头持仓,比较喜欢买入数字型USD/CNH看涨期权来捕捉波动率行情

之前持有一些一触即付式期权(one touch option),以捕捉波动率的突然上升,不过考虑到目前即期汇率的高波动性,正在改买数字型期权

GAM驻纽约的基金经理Arvin Soh

这次做空人民币不再像2016年时那么流行了,市场没什么流动性,价格变化又不规律。发达市场,比如利率市场,现在有其他更好的赚钱机会

现在一些“通才型”的宏观基金(the generalist macro funds)也都不再做空人民币,“这个交易需要掌控波动性和流动性的专业型人才,通才型的人都避开了”

Crescat Capital的创始人和CEO Kevin Smith

曾持有的一只价内USD/CNY看涨期权刚刚到期,其价值增长了10倍,在此之后我们的敞口减少了25%

我们的人民币空头敞口多数是通过USD/CNY看涨期权建立的,并且敞口一直在显著增长,现在对部分盈利落袋为安也是很自然的

强烈认为中国的下一个大空头机会仍然在于汇率

中国正处于一个很大的信用泡沫破灭的早期。目前中国银行业资产中至少一成、多至两成是分文不值的,这些坏账也永远不会被偿还,因为当前中国企业和举债的地方政府能够获得的利润率非常之低

不过本轮急贬以来人行未进行过多干预,是否令市场意外?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目前央行未明显干预汇率并不让人吃惊,中国通过这一举动也委婉释放出一个信息,即中国可以使用汇率工具来对美国掀起的贸易战进行反击

随着美元加息,尤其是今年9月和12月,人民币可能仍会继续逐步对美元贬值,中国也会控制好贬值节奏和幅度。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中国央行会通过干预来平滑波动,但不会逆转汇率走势;贬值过快会刺激资本外流,这比较麻烦,所以央行不愿看到市场走势过头

央行从战略上决定令CFETS人民币指数下跌,这从支撑经济的角度上讲有其合理性;预计CFETS指数还将进一步下跌,从历史表现来看,按月度下跌1%的速度应是合理估计。

总之 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自2018年8月6日起,中国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



「OR」--6月中旬以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跌去超过6%,不过这一次,国际对冲基金们暂时还只是随波逐流,并未见掀起滔天巨浪的可能。

彭博访问多位离岸对冲基金人士显示,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因本轮贬值是基本面的体现,并叠加了美元超预期反弹和贸易战的影响,同时上一轮大肆做空人民币后受伤的痛苦回忆还未褪去。

人民币空头对于监管的忌惮在上周末得到验证。中国央行8月3日晚间发表声明称,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指出近期受贸易摩擦和国际汇市变化等因素影响,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顺周期波动的迹象。

这意味着,即使在境内掉期点于四年来首度转为贴水、并带动离岸远期点跌至2011年以来的低位,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周五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央行发布公告后飙升近600点,纽约时段收于日内高点附近,涨0.51%报6.8461;在岸人民币夜盘收涨0.14%, 报6.8288,日内跌幅一度达0.85%。

以下是采访对冲基金人士观点:

是否正在做空人民币?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我们没有做空人民币,也不打算做空人民币,因为这不符合基本面,人民币此轮下跌更多体现国内去杠杆、打击影子银行的影响,贸易战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果美国经济增长出现回落,中国又进一步向外资开放市场,形势可能会很快就发生变化,人民币可能会走升

长期仍然看涨,中国也在下大力气把人民币打造为国际储备货币,“这个得花些时间,但终究会有实现那天”

AVM Global Opportunity Fund驻新加坡的经理Ashvin Murthy

我之前有做空人民币,但现在退出了,因为近期人民币贬值较快,过去1-2周不少人加入了做空行列

此前做空的原因是中美货币政策差异,中国也需要人民币对贸易伙伴货币偏弱,来支撑经济增长,这也是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贬值的原因

如果中美贸易谈判有建设性进展,人民币很可能会反弹,不过这些都是短期交易机会

Marto Capital驻纽约的研究主管Anna Titarchuk

公司正利用期权和远期交易来做空人民币,随着政府将目标从经济增长转向金融稳定,我们在3月份对人民币看法转空,将预测调降至6.9-7水平,调整现在已基本到位

目前的做空人民币交易和2015年、2016年时的做空潮不一样,当时国际对冲基金开启了大规模的“中国爆炸”交易潮,主要的交易就是做空人民币汇率,“对冲基金上回输怕了”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近期在加仓人民币空头持仓,比较喜欢买入数字型USD/CNH看涨期权来捕捉波动率行情

之前持有一些一触即付式期权(one touch option),以捕捉波动率的突然上升,不过考虑到目前即期汇率的高波动性,正在改买数字型期权

GAM驻纽约的基金经理Arvin Soh

这次做空人民币不再像2016年时那么流行了,市场没什么流动性,价格变化又不规律。发达市场,比如利率市场,现在有其他更好的赚钱机会

现在一些“通才型”的宏观基金(the generalist macro funds)也都不再做空人民币,“这个交易需要掌控波动性和流动性的专业型人才,通才型的人都避开了”

Crescat Capital的创始人和CEO Kevin Smith

曾持有的一只价内USD/CNY看涨期权刚刚到期,其价值增长了10倍,在此之后我们的敞口减少了25%

我们的人民币空头敞口多数是通过USD/CNY看涨期权建立的,并且敞口一直在显著增长,现在对部分盈利落袋为安也是很自然的

强烈认为中国的下一个大空头机会仍然在于汇率

中国正处于一个很大的信用泡沫破灭的早期。目前中国银行业资产中至少一成、多至两成是分文不值的,这些坏账也永远不会被偿还,因为当前中国企业和举债的地方政府能够获得的利润率非常之低

不过本轮急贬以来人行未进行过多干预,是否令市场意外?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目前央行未明显干预汇率并不让人吃惊,中国通过这一举动也委婉释放出一个信息,即中国可以使用汇率工具来对美国掀起的贸易战进行反击

随着美元加息,尤其是今年9月和12月,人民币可能仍会继续逐步对美元贬值,中国也会控制好贬值节奏和幅度。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中国央行会通过干预来平滑波动,但不会逆转汇率走势;贬值过快会刺激资本外流,这比较麻烦,所以央行不愿看到市场走势过头

央行从战略上决定令CFETS人民币指数下跌,这从支撑经济的角度上讲有其合理性;预计CFETS指数还将进一步下跌,从历史表现来看,按月度下跌1%的速度应是合理估计。

总之 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昨日难再现 国际对冲基金做空人民币的热情已不复当年

发布日期:2018-08-06 13:51
摘要」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自2018年8月6日起,中国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



「OR」--6月中旬以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跌去超过6%,不过这一次,国际对冲基金们暂时还只是随波逐流,并未见掀起滔天巨浪的可能。

彭博访问多位离岸对冲基金人士显示,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因本轮贬值是基本面的体现,并叠加了美元超预期反弹和贸易战的影响,同时上一轮大肆做空人民币后受伤的痛苦回忆还未褪去。

人民币空头对于监管的忌惮在上周末得到验证。中国央行8月3日晚间发表声明称,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指出近期受贸易摩擦和国际汇市变化等因素影响,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顺周期波动的迹象。

这意味着,即使在境内掉期点于四年来首度转为贴水、并带动离岸远期点跌至2011年以来的低位,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周五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央行发布公告后飙升近600点,纽约时段收于日内高点附近,涨0.51%报6.8461;在岸人民币夜盘收涨0.14%, 报6.8288,日内跌幅一度达0.85%。

以下是采访对冲基金人士观点:

是否正在做空人民币?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我们没有做空人民币,也不打算做空人民币,因为这不符合基本面,人民币此轮下跌更多体现国内去杠杆、打击影子银行的影响,贸易战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果美国经济增长出现回落,中国又进一步向外资开放市场,形势可能会很快就发生变化,人民币可能会走升

长期仍然看涨,中国也在下大力气把人民币打造为国际储备货币,“这个得花些时间,但终究会有实现那天”

AVM Global Opportunity Fund驻新加坡的经理Ashvin Murthy

我之前有做空人民币,但现在退出了,因为近期人民币贬值较快,过去1-2周不少人加入了做空行列

此前做空的原因是中美货币政策差异,中国也需要人民币对贸易伙伴货币偏弱,来支撑经济增长,这也是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贬值的原因

如果中美贸易谈判有建设性进展,人民币很可能会反弹,不过这些都是短期交易机会

Marto Capital驻纽约的研究主管Anna Titarchuk

公司正利用期权和远期交易来做空人民币,随着政府将目标从经济增长转向金融稳定,我们在3月份对人民币看法转空,将预测调降至6.9-7水平,调整现在已基本到位

目前的做空人民币交易和2015年、2016年时的做空潮不一样,当时国际对冲基金开启了大规模的“中国爆炸”交易潮,主要的交易就是做空人民币汇率,“对冲基金上回输怕了”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近期在加仓人民币空头持仓,比较喜欢买入数字型USD/CNH看涨期权来捕捉波动率行情

之前持有一些一触即付式期权(one touch option),以捕捉波动率的突然上升,不过考虑到目前即期汇率的高波动性,正在改买数字型期权

GAM驻纽约的基金经理Arvin Soh

这次做空人民币不再像2016年时那么流行了,市场没什么流动性,价格变化又不规律。发达市场,比如利率市场,现在有其他更好的赚钱机会

现在一些“通才型”的宏观基金(the generalist macro funds)也都不再做空人民币,“这个交易需要掌控波动性和流动性的专业型人才,通才型的人都避开了”

Crescat Capital的创始人和CEO Kevin Smith

曾持有的一只价内USD/CNY看涨期权刚刚到期,其价值增长了10倍,在此之后我们的敞口减少了25%

我们的人民币空头敞口多数是通过USD/CNY看涨期权建立的,并且敞口一直在显著增长,现在对部分盈利落袋为安也是很自然的

强烈认为中国的下一个大空头机会仍然在于汇率

中国正处于一个很大的信用泡沫破灭的早期。目前中国银行业资产中至少一成、多至两成是分文不值的,这些坏账也永远不会被偿还,因为当前中国企业和举债的地方政府能够获得的利润率非常之低

不过本轮急贬以来人行未进行过多干预,是否令市场意外?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目前央行未明显干预汇率并不让人吃惊,中国通过这一举动也委婉释放出一个信息,即中国可以使用汇率工具来对美国掀起的贸易战进行反击

随着美元加息,尤其是今年9月和12月,人民币可能仍会继续逐步对美元贬值,中国也会控制好贬值节奏和幅度。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中国央行会通过干预来平滑波动,但不会逆转汇率走势;贬值过快会刺激资本外流,这比较麻烦,所以央行不愿看到市场走势过头

央行从战略上决定令CFETS人民币指数下跌,这从支撑经济的角度上讲有其合理性;预计CFETS指数还将进一步下跌,从历史表现来看,按月度下跌1%的速度应是合理估计。

总之 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自2018年8月6日起,中国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



「OR」--6月中旬以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跌去超过6%,不过这一次,国际对冲基金们暂时还只是随波逐流,并未见掀起滔天巨浪的可能。

彭博访问多位离岸对冲基金人士显示,海外市场上采取短线做空人民币并获利的基金不在少数,但长期看空、激进做空的并不多,因本轮贬值是基本面的体现,并叠加了美元超预期反弹和贸易战的影响,同时上一轮大肆做空人民币后受伤的痛苦回忆还未褪去。

人民币空头对于监管的忌惮在上周末得到验证。中国央行8月3日晚间发表声明称,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20%,指出近期受贸易摩擦和国际汇市变化等因素影响,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顺周期波动的迹象。

这意味着,即使在境内掉期点于四年来首度转为贴水、并带动离岸远期点跌至2011年以来的低位,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周五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央行发布公告后飙升近600点,纽约时段收于日内高点附近,涨0.51%报6.8461;在岸人民币夜盘收涨0.14%, 报6.8288,日内跌幅一度达0.85%。

以下是采访对冲基金人士观点:

是否正在做空人民币?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我们没有做空人民币,也不打算做空人民币,因为这不符合基本面,人民币此轮下跌更多体现国内去杠杆、打击影子银行的影响,贸易战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如果美国经济增长出现回落,中国又进一步向外资开放市场,形势可能会很快就发生变化,人民币可能会走升

长期仍然看涨,中国也在下大力气把人民币打造为国际储备货币,“这个得花些时间,但终究会有实现那天”

AVM Global Opportunity Fund驻新加坡的经理Ashvin Murthy

我之前有做空人民币,但现在退出了,因为近期人民币贬值较快,过去1-2周不少人加入了做空行列

此前做空的原因是中美货币政策差异,中国也需要人民币对贸易伙伴货币偏弱,来支撑经济增长,这也是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贬值的原因

如果中美贸易谈判有建设性进展,人民币很可能会反弹,不过这些都是短期交易机会

Marto Capital驻纽约的研究主管Anna Titarchuk

公司正利用期权和远期交易来做空人民币,随着政府将目标从经济增长转向金融稳定,我们在3月份对人民币看法转空,将预测调降至6.9-7水平,调整现在已基本到位

目前的做空人民币交易和2015年、2016年时的做空潮不一样,当时国际对冲基金开启了大规模的“中国爆炸”交易潮,主要的交易就是做空人民币汇率,“对冲基金上回输怕了”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近期在加仓人民币空头持仓,比较喜欢买入数字型USD/CNH看涨期权来捕捉波动率行情

之前持有一些一触即付式期权(one touch option),以捕捉波动率的突然上升,不过考虑到目前即期汇率的高波动性,正在改买数字型期权

GAM驻纽约的基金经理Arvin Soh

这次做空人民币不再像2016年时那么流行了,市场没什么流动性,价格变化又不规律。发达市场,比如利率市场,现在有其他更好的赚钱机会

现在一些“通才型”的宏观基金(the generalist macro funds)也都不再做空人民币,“这个交易需要掌控波动性和流动性的专业型人才,通才型的人都避开了”

Crescat Capital的创始人和CEO Kevin Smith

曾持有的一只价内USD/CNY看涨期权刚刚到期,其价值增长了10倍,在此之后我们的敞口减少了25%

我们的人民币空头敞口多数是通过USD/CNY看涨期权建立的,并且敞口一直在显著增长,现在对部分盈利落袋为安也是很自然的

强烈认为中国的下一个大空头机会仍然在于汇率

中国正处于一个很大的信用泡沫破灭的早期。目前中国银行业资产中至少一成、多至两成是分文不值的,这些坏账也永远不会被偿还,因为当前中国企业和举债的地方政府能够获得的利润率非常之低

不过本轮急贬以来人行未进行过多干预,是否令市场意外?

PruLev Global Macro Fund驻新加坡的副经理August Li

目前央行未明显干预汇率并不让人吃惊,中国通过这一举动也委婉释放出一个信息,即中国可以使用汇率工具来对美国掀起的贸易战进行反击

随着美元加息,尤其是今年9月和12月,人民币可能仍会继续逐步对美元贬值,中国也会控制好贬值节奏和幅度。

Ellerston Capital的全球宏观主管Brett Gillespie

中国央行会通过干预来平滑波动,但不会逆转汇率走势;贬值过快会刺激资本外流,这比较麻烦,所以央行不愿看到市场走势过头

央行从战略上决定令CFETS人民币指数下跌,这从支撑经济的角度上讲有其合理性;预计CFETS指数还将进一步下跌,从历史表现来看,按月度下跌1%的速度应是合理估计。

总之 央行再度使用外汇风险准备金后,使用1年期及以内的远期、掉期等衍生品远期购汇成本将大幅提升,试图短期投机做空人民币的成本将大幅攀升。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