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毕福康认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



「或者 *OR」--2018年7月,全球科技峰会Rise大会在香港举行,大会吸引了来自85个国家、约1.5万名与会者,其中包括数百位知名科技企业高管和国际投资人。全球最聪明的大脑汇聚一堂,探讨世界科技前沿技术与国际资本投资趋势等热门话题。中国豪华智能汽车品牌拜腾联合创始人、CEO毕福康博士(Dr. Carsten Breitfeld)作为发言嘉宾出席了本次大会,分享了他对中国电动汽车、人工智能等产业的理解和洞察。

在大会期间,记者对毕福康进行了独家专访,深入探讨了中国竞争白热化的电动汽车市场以及背后的颠覆式商业逻辑,以及他是如何看待全球电动车品牌特斯拉杀入中国市场等热点话题。

在毕福康看来,中国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和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背景给了电动汽车巨大的发展前景和机会,中国消费者对科技产品和新消费方式的认可则加速了技术对汽车行业的改造。未来5到10年,“出行即服务”的理念将深入到整个汽车万亿级市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拜腾要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就必须不断拓展边界,绝对不能仅仅成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包括拜腾在内至少有数十家强有力的参与者,你如何看待这个市场?你觉得拜腾处于赛道的什么位置?

毕福康:正如你所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的确非常激烈。但是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这个市场体量足够大,而且政府很希望做强电动车市场。

政府大力支持电动汽车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电动汽车与智能汽车、互联网汽车紧密相关,它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解决今天存在的各种由于交通引发的问题,比如空气污染问题、拥堵问题、停车难等等。以电动汽车为切入口,研发智能汽车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些问题。

我看过一个数据,如果电动车市场发展足够好的话,停车所需的空间将减少一半,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成绩。

我理解你问题的另外一个层次,是想了解什么样的公司会在这场竞赛中胜出?我认为有四个方面。

第一,你必须要足够好的产品,必须是消费者需要的产品、性能要是最顶级的,当然必须是高科技的产品,这方面我想拜腾做得还是不错的;

第二,你必须要有量产的能力,需要对工业制造、供应链都有良好的把控能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看看特斯拉,作为电动车的世界顶级品牌,它还面临很大的量产压力,就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并非说说这么简单;

第三,你必须要有打造一流品牌的能力,因为你必须要回答消费者的一个终极问题:为什么他们要买你的产品?

第四,你必须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当然,你会说,销售汽车不就是一个商业模式吗?但是最顶级的车企盈利能力都在下降,这个模式在未来将越来越难以继续。我认为有两个新的商业模式是未来的方向:第一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终端设备来卖,就像是手机一样,这个终端就是你联系消费者的渠道,后续你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内容、服务、产品等等;第二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移动出行服务的提供商,为消费者提供关于出行的一切解决方案,不仅仅出售汽车,而且可以共享服务,提供娱乐、消费等等服务,我个人认为这个方式将是更加重要的商业模式。

记者:埃森哲出过一份关于未来出行市场的报告《mobility as a service》,你如何理解?拜腾会为消费者提供哪些服务?

毕福康:我非常认可这个概念。我们正在帮拜腾建立三种商业模式:

第一种当然还是传统的商业模式,出售汽车,但纵观目前整个行业的趋势,这部分在企业营收中占比会越来越小,而拜腾也会顺应这个趋势;

第二种方式是通过拜腾汽车建立一整套的生态系统,我们称之为“BYTON LIFE”,我们会把更多的内容和服务接入到云端系统,让我们的用户随时随地方便地使用这些服务;

第三种当然是提供智能出行的解决方案。我们会有一个手机APP,就像是你下载滴滴、Uber一样,在手机上有一个拜腾的APP,如果你想从A地到B地,你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距离你最近的拜腾汽车,然后使用它。当你进入这辆车的时候,这辆车就变成了你的,整个使用的过程,就像是你在用自己的车一样。这怎么理解呢?假设你第一次使用拜腾,系统为你建立一个档案,储存在云端,此后你使用任何一辆拜腾汽车,人脸识别系统都会第一时间认出你来,然后将你的手机与汽车终端联系起来,它会记录下你的使用习惯,比如喜欢的音乐、导航的地图等等,你不用花费额外的精力再去调试这台车,就像是你昨天刚刚开过的那台车一样。

这个模式其实并不新鲜。你今天去苹果商店买一个新手机,从云端下载你的信息到新手机上一样,没有任何门槛。

记者:这意味着我不用去买拜腾车了,而是租一辆就可以。能在具体讲一讲你的商业模式吗?

毕福康:对。你不用再支付一台车的钱,而是支付从A地到B地的钱交通费用就可以,就像是滴滴和Uber一样,按需付费。

记者:那么你的竞争对手可不仅仅是传统车企,就连滴滴、Uber这样的企业也变成了你的竞争对手,你怎么看待在这个市场上的竞争?

毕福康:对,的确是这样。滴滴、Uber在互联网上做得的确很好,但是它们跟我们相比,缺少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好的产品,也就是汽车本身。我们拥有产品,可以选择很多的合作方式,比如我们可以自己提供出行方式服务,也可以跟滴滴、Uber来合作,这本身并不冲突。总而言之,我们必须要拓展自己的边界,而不是仅仅做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记者:那你们如何来帮助解决交通问题?

毕福康:我们预想未来的社会,大部分人都不需要拥有车辆、不需要费时费力去做保养、不用支付停车费用,而是按需租用即可,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那么消费者关注的方面,将聚焦在出行服务商的产品品质、驾乘体验、安全性能、品牌等等方面。

举个例子,今天我们用滴滴出行非常方便,一键叫车。但是你的出行体验怎么样呢?不一定非常好。这就是新的市场机会,未来如果能够有同样便捷的交通工具、但是又能够提供良好的出行体验,是不是也具备市场竞争力呢?

如果能够为大众提供按需租用的出行方式,那将大大缓解城市交通问题。

记者:那么你对城市的管理者有什么建议吗?面临全新的出行解决方案,城市的管理者应该如何与时俱进?交通管理规则将如何进行调整?

毕福康: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想要解决整个城市交通问题,不仅仅需要好的产品,交通规则和政府管理也同样重要。所以,对于城市的管理者来说,了解最新的前沿技术、科技产品非常关键,这对于新的政策和规则制定很重要,同时还需要具备很好的沟通能力,不仅仅是与市民的沟通能力,还需要跟车企保持良好的互动。

当然,作为车企,我们跟政府合作还是要保持姿态低一些,我们不能强势地跟政府说,你就得听我的,而是会跟他们商量,看看双方能够在哪些地方有合作和改进的空间。尤其是在一些小的地方进行改进,当政府看到了成效、也证明了我们专业性,就有更大的空间做更多的改进。

记者:拜腾的定位,从一开始就是全球性品牌,在全球市场销售。为什么不先从做好本地市场开始,再向全球拓展呢?

毕福康:最顶级的品牌最赚钱,这个不难理解。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想要成为最顶级的品牌,一定要在全球主要市场都成功,才能称之为顶级品牌。

过去全球品牌的打造路径是先成为本地、本国的品牌,然后在拓展全球市场,但今天这个时代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全球化、信息化的发展,对于商业有很大的影响。今天你一旦建立一个品牌,就没有第二次机会去改写消费者对这个品牌的印象。也就是说,如果你一开始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先打造一个本地品牌,成功之后,在慢慢向国际化发展,那么你想要改变全球消费者的认知,把本地品牌的标签改为全球品牌,是非常难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终极目标是打造一个全球品牌,那么从你创立这个品牌的第一天,就要按照全球品牌去操作。这也是为什么拜腾选择在2018年的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第一次发布新车,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舞台。然后我们先后去了欧洲和北京,在不同的地方发布。

记者:那怎么看特斯拉进军中国?而且它把总部放在了上海,离拜腾的总部南京很近,这会不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压力?

毕福康:对,的确是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汽车市场有足够大的容量,这是一个每年有3千万新车的市场,而且正处于消费升级进程中,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高端车,这是巨大的机会,任何一家车企都没有办法独自做下来。

另外,如果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年轻的消费者也不断涌入,他们更喜欢高科技的产品,所以我们很有市场,这也是奔驰、宝马等传统车企宣布进军智能汽车的重要原因。

记者:你的工作经历都是在传统车企,如今来打造移动时代的智能汽车,你面对智能时代,是否有转型的压力?

毕福康:首先,我们的产品它首先是一辆车,这是最难的部分,你首先要把车造出来。这听上去很枯燥,但却是事实,也是智能汽车行业最难的部分。所以任何一家智能汽车企业,都必须具备非常深刻、专业的传统造车经验和能力,这是我擅长的事情。

然后就是打造一支高水平的团队,不仅包括汽车行业的专家,也包括互联网行业的高手,还有消费市场的资深人士,我们要做的并不仅仅是生产一台电动汽车,更是创造一种全新的商业文化、颠覆以往的传统思维模式。

我举一个例子。汽车行业一般是提前两年规划新车型,等到这台车出厂的时候,所有的技术都是两年前的,所以现在没有人会用汽车自身提供的车载导航系统对吧,因为车载导航都至少是两年前的数据,非常不好用。但是没办法,系统更新不了,所以消费者选择用百度或者高德。

所以传统流程生产的汽车,在出厂的时候,就已经落后时代两年了,但是为了收回成本、创造利润,这台车一般的销售周期是7年。可想而知,科技迅猛发展,汽车就显得很笨,很落后时代。

那么拜腾采取了与传统不同的互联网思维,我们的底层技术是可以不断升级和更新的,就像是你买了苹果手机,硬件还是那些硬件,但是系统却在不断迭代和升级,让你随时随地与时俱进。也就是说,我们卖给消费者的是一个平台,消费者拿到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更新操作系统,不断迭代。这跟技术水平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一种理念和思维方式。

记者:怎么看无人驾驶?

毕福康:当然是我们的重要发力点之一。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希望做对社会有贡献、有意义的事情,那么研发无人驾驶技术当然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有巨大的商业潜力,你想象一下,如果有滴滴这样的共享出行app,加上我们的产品——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那当然会大大降低成本。

我们已经在储备自动驾驶技术了,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合作伙伴。在美国的硅谷,我们与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创新公司Aurora有合作,它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在中国我们的合作伙伴是百度,可以帮我们更新很多本地数据,比如中国各地的地图等等,这些信息都非常重要。

刚才提到的滴滴和Uber,也就是如何提供对消费者的出行服务。我们考虑过有两种方式:第一是可以来自己做一个类似于滴滴这样的出行服务软件,但是这是一个很重的投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考虑投资一个相关方面的创业企业,他们在相关行业已经做出了一些成绩,可以跟我们进行优势互补。

记者:你如何看来自美国硅谷的Aurora和中国的百度,它们之间存在很大的技术差异吗?

毕福康:Aurora重点是做底层技术,他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非常前沿。

但是在底层技术之上,你必须要根据不同的市场提供个性化服务,比如在中国,我们选择跟百度合作,可以获得更多、更新的本地数据、地图、路况等信息,老实说,中国的交通状况比较复杂,比如有时候路标不清晰、有时候司机喜欢加塞、行人可能不太遵守交通规则等等,所以需要更加周全的设计和思考。所以,这就需要你具备大数据,精确的大数据来训练人工智能。

此外,老实讲,谷歌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技术的确比中国的科技公司要先进。但是百度这样的科技公司,有足够的数据和资金帮助它们快速赶上,它们进步的速度的确很快。但是我们现在谈的是明年就要上市的产品,所以我们必须使用最先进、最成熟的技术。

记者:现在拜腾高歌猛进,但是此前一两年有各种传闻,关于拜腾融资困难、或者跟地方政府有些问题等等,你怎么看过去这几年的困难?

毕福康:我站在今天的时点来尝试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刚融完B轮,而且还拒掉了几个潜在投资人,因为我们这一轮就想控制在5亿美金这个数量。所以我们手里资金很充足。还有一点,我们的投资人里就有南京政府的资金,这大概能代表政府的一些态度。

如果你往回看两年,我们向资本市场讲的故事并没有那么夸张,因为我们实话实说,我们需要三年来造车、量产,我们就说至少需要三年可以量产30万台车,但是有些竞争对手为了获得关注、为了融资,他们会说得比较夸大,比如第一年就可以生产200万台车等等,这样就显得我们好像比较落后。所以就有人质疑我们:你们的项目看起来不会成功。但事实上,仅仅两年之后,事情就完全不同:我们按照计划,把车生产出来了;但是有些曾经许下海口的竞争者,他们默默修改了他们的计划。

记者:作为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创业,你有什么心得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毕福康:首先,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国人。当然,我并不要说自己是中国人,我认为我在中国创业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不会说中文,但是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世界公民”,我的家在中国,也在加州,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而且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国际化,他们向世界敞开怀抱,学习任何有趣的新知识,他们希望成为世界的一份子。这些人是我们公司未来的消费人群,这一点我们很契合。

那么我作为一个非中国人在这里创业,几点心得:

首先,我得学着更加耐心一点。我是一个德国人,而且是工程师出身,我觉得所有事情应该严格按照计划进行,但是在中国不一样:比如如果你在中国安排了一个会议,假设2点开,那么有可能是2点15开,有可能是3点开,有可能这会就不了了之了。这是个缺点,但是这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能看到机会,中国人的灵活性很强。灵活性意味着消费者喜欢改变,乐于接受新事物。

第二点,有风险投资想法的人到处都是,这是大大超乎我的想象。在中国,很多人喜欢冒险,他们甚至愿意给只有想法的人或者是一个有经验的团队投资。当我们开始融第一轮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冲着我们团队的专业性就找来投资我们。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你很难找到这样创业的沃土。

第三点,也很重要的一点,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政府想要推行的事情,会得到很多的支持,电动汽车就是其中的一项。所以这也是我选择在中国做电动汽车的原因。那么对于想来中国寻找机会的老外来说,我的建议是需要寻找到具有强大社会资源的合作伙伴,这样能够帮助你更快地融入到市场里来。这就是为什么去年一整年,我都在跟这个市场上的大家伙们打交道。



撰文 / 戈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拜腾毕福康:“按需付费”是未来汽车市场的发展方向

发布日期:2018-08-06 08:17
摘要」毕福康认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



「或者 *OR」--2018年7月,全球科技峰会Rise大会在香港举行,大会吸引了来自85个国家、约1.5万名与会者,其中包括数百位知名科技企业高管和国际投资人。全球最聪明的大脑汇聚一堂,探讨世界科技前沿技术与国际资本投资趋势等热门话题。中国豪华智能汽车品牌拜腾联合创始人、CEO毕福康博士(Dr. Carsten Breitfeld)作为发言嘉宾出席了本次大会,分享了他对中国电动汽车、人工智能等产业的理解和洞察。

在大会期间,记者对毕福康进行了独家专访,深入探讨了中国竞争白热化的电动汽车市场以及背后的颠覆式商业逻辑,以及他是如何看待全球电动车品牌特斯拉杀入中国市场等热点话题。

在毕福康看来,中国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和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背景给了电动汽车巨大的发展前景和机会,中国消费者对科技产品和新消费方式的认可则加速了技术对汽车行业的改造。未来5到10年,“出行即服务”的理念将深入到整个汽车万亿级市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拜腾要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就必须不断拓展边界,绝对不能仅仅成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包括拜腾在内至少有数十家强有力的参与者,你如何看待这个市场?你觉得拜腾处于赛道的什么位置?

毕福康:正如你所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的确非常激烈。但是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这个市场体量足够大,而且政府很希望做强电动车市场。

政府大力支持电动汽车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电动汽车与智能汽车、互联网汽车紧密相关,它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解决今天存在的各种由于交通引发的问题,比如空气污染问题、拥堵问题、停车难等等。以电动汽车为切入口,研发智能汽车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些问题。

我看过一个数据,如果电动车市场发展足够好的话,停车所需的空间将减少一半,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成绩。

我理解你问题的另外一个层次,是想了解什么样的公司会在这场竞赛中胜出?我认为有四个方面。

第一,你必须要足够好的产品,必须是消费者需要的产品、性能要是最顶级的,当然必须是高科技的产品,这方面我想拜腾做得还是不错的;

第二,你必须要有量产的能力,需要对工业制造、供应链都有良好的把控能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看看特斯拉,作为电动车的世界顶级品牌,它还面临很大的量产压力,就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并非说说这么简单;

第三,你必须要有打造一流品牌的能力,因为你必须要回答消费者的一个终极问题:为什么他们要买你的产品?

第四,你必须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当然,你会说,销售汽车不就是一个商业模式吗?但是最顶级的车企盈利能力都在下降,这个模式在未来将越来越难以继续。我认为有两个新的商业模式是未来的方向:第一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终端设备来卖,就像是手机一样,这个终端就是你联系消费者的渠道,后续你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内容、服务、产品等等;第二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移动出行服务的提供商,为消费者提供关于出行的一切解决方案,不仅仅出售汽车,而且可以共享服务,提供娱乐、消费等等服务,我个人认为这个方式将是更加重要的商业模式。

记者:埃森哲出过一份关于未来出行市场的报告《mobility as a service》,你如何理解?拜腾会为消费者提供哪些服务?

毕福康:我非常认可这个概念。我们正在帮拜腾建立三种商业模式:

第一种当然还是传统的商业模式,出售汽车,但纵观目前整个行业的趋势,这部分在企业营收中占比会越来越小,而拜腾也会顺应这个趋势;

第二种方式是通过拜腾汽车建立一整套的生态系统,我们称之为“BYTON LIFE”,我们会把更多的内容和服务接入到云端系统,让我们的用户随时随地方便地使用这些服务;

第三种当然是提供智能出行的解决方案。我们会有一个手机APP,就像是你下载滴滴、Uber一样,在手机上有一个拜腾的APP,如果你想从A地到B地,你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距离你最近的拜腾汽车,然后使用它。当你进入这辆车的时候,这辆车就变成了你的,整个使用的过程,就像是你在用自己的车一样。这怎么理解呢?假设你第一次使用拜腾,系统为你建立一个档案,储存在云端,此后你使用任何一辆拜腾汽车,人脸识别系统都会第一时间认出你来,然后将你的手机与汽车终端联系起来,它会记录下你的使用习惯,比如喜欢的音乐、导航的地图等等,你不用花费额外的精力再去调试这台车,就像是你昨天刚刚开过的那台车一样。

这个模式其实并不新鲜。你今天去苹果商店买一个新手机,从云端下载你的信息到新手机上一样,没有任何门槛。

记者:这意味着我不用去买拜腾车了,而是租一辆就可以。能在具体讲一讲你的商业模式吗?

毕福康:对。你不用再支付一台车的钱,而是支付从A地到B地的钱交通费用就可以,就像是滴滴和Uber一样,按需付费。

记者:那么你的竞争对手可不仅仅是传统车企,就连滴滴、Uber这样的企业也变成了你的竞争对手,你怎么看待在这个市场上的竞争?

毕福康:对,的确是这样。滴滴、Uber在互联网上做得的确很好,但是它们跟我们相比,缺少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好的产品,也就是汽车本身。我们拥有产品,可以选择很多的合作方式,比如我们可以自己提供出行方式服务,也可以跟滴滴、Uber来合作,这本身并不冲突。总而言之,我们必须要拓展自己的边界,而不是仅仅做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记者:那你们如何来帮助解决交通问题?

毕福康:我们预想未来的社会,大部分人都不需要拥有车辆、不需要费时费力去做保养、不用支付停车费用,而是按需租用即可,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那么消费者关注的方面,将聚焦在出行服务商的产品品质、驾乘体验、安全性能、品牌等等方面。

举个例子,今天我们用滴滴出行非常方便,一键叫车。但是你的出行体验怎么样呢?不一定非常好。这就是新的市场机会,未来如果能够有同样便捷的交通工具、但是又能够提供良好的出行体验,是不是也具备市场竞争力呢?

如果能够为大众提供按需租用的出行方式,那将大大缓解城市交通问题。

记者:那么你对城市的管理者有什么建议吗?面临全新的出行解决方案,城市的管理者应该如何与时俱进?交通管理规则将如何进行调整?

毕福康: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想要解决整个城市交通问题,不仅仅需要好的产品,交通规则和政府管理也同样重要。所以,对于城市的管理者来说,了解最新的前沿技术、科技产品非常关键,这对于新的政策和规则制定很重要,同时还需要具备很好的沟通能力,不仅仅是与市民的沟通能力,还需要跟车企保持良好的互动。

当然,作为车企,我们跟政府合作还是要保持姿态低一些,我们不能强势地跟政府说,你就得听我的,而是会跟他们商量,看看双方能够在哪些地方有合作和改进的空间。尤其是在一些小的地方进行改进,当政府看到了成效、也证明了我们专业性,就有更大的空间做更多的改进。

记者:拜腾的定位,从一开始就是全球性品牌,在全球市场销售。为什么不先从做好本地市场开始,再向全球拓展呢?

毕福康:最顶级的品牌最赚钱,这个不难理解。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想要成为最顶级的品牌,一定要在全球主要市场都成功,才能称之为顶级品牌。

过去全球品牌的打造路径是先成为本地、本国的品牌,然后在拓展全球市场,但今天这个时代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全球化、信息化的发展,对于商业有很大的影响。今天你一旦建立一个品牌,就没有第二次机会去改写消费者对这个品牌的印象。也就是说,如果你一开始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先打造一个本地品牌,成功之后,在慢慢向国际化发展,那么你想要改变全球消费者的认知,把本地品牌的标签改为全球品牌,是非常难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终极目标是打造一个全球品牌,那么从你创立这个品牌的第一天,就要按照全球品牌去操作。这也是为什么拜腾选择在2018年的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第一次发布新车,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舞台。然后我们先后去了欧洲和北京,在不同的地方发布。

记者:那怎么看特斯拉进军中国?而且它把总部放在了上海,离拜腾的总部南京很近,这会不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压力?

毕福康:对,的确是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汽车市场有足够大的容量,这是一个每年有3千万新车的市场,而且正处于消费升级进程中,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高端车,这是巨大的机会,任何一家车企都没有办法独自做下来。

另外,如果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年轻的消费者也不断涌入,他们更喜欢高科技的产品,所以我们很有市场,这也是奔驰、宝马等传统车企宣布进军智能汽车的重要原因。

记者:你的工作经历都是在传统车企,如今来打造移动时代的智能汽车,你面对智能时代,是否有转型的压力?

毕福康:首先,我们的产品它首先是一辆车,这是最难的部分,你首先要把车造出来。这听上去很枯燥,但却是事实,也是智能汽车行业最难的部分。所以任何一家智能汽车企业,都必须具备非常深刻、专业的传统造车经验和能力,这是我擅长的事情。

然后就是打造一支高水平的团队,不仅包括汽车行业的专家,也包括互联网行业的高手,还有消费市场的资深人士,我们要做的并不仅仅是生产一台电动汽车,更是创造一种全新的商业文化、颠覆以往的传统思维模式。

我举一个例子。汽车行业一般是提前两年规划新车型,等到这台车出厂的时候,所有的技术都是两年前的,所以现在没有人会用汽车自身提供的车载导航系统对吧,因为车载导航都至少是两年前的数据,非常不好用。但是没办法,系统更新不了,所以消费者选择用百度或者高德。

所以传统流程生产的汽车,在出厂的时候,就已经落后时代两年了,但是为了收回成本、创造利润,这台车一般的销售周期是7年。可想而知,科技迅猛发展,汽车就显得很笨,很落后时代。

那么拜腾采取了与传统不同的互联网思维,我们的底层技术是可以不断升级和更新的,就像是你买了苹果手机,硬件还是那些硬件,但是系统却在不断迭代和升级,让你随时随地与时俱进。也就是说,我们卖给消费者的是一个平台,消费者拿到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更新操作系统,不断迭代。这跟技术水平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一种理念和思维方式。

记者:怎么看无人驾驶?

毕福康:当然是我们的重要发力点之一。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希望做对社会有贡献、有意义的事情,那么研发无人驾驶技术当然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有巨大的商业潜力,你想象一下,如果有滴滴这样的共享出行app,加上我们的产品——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那当然会大大降低成本。

我们已经在储备自动驾驶技术了,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合作伙伴。在美国的硅谷,我们与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创新公司Aurora有合作,它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在中国我们的合作伙伴是百度,可以帮我们更新很多本地数据,比如中国各地的地图等等,这些信息都非常重要。

刚才提到的滴滴和Uber,也就是如何提供对消费者的出行服务。我们考虑过有两种方式:第一是可以来自己做一个类似于滴滴这样的出行服务软件,但是这是一个很重的投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考虑投资一个相关方面的创业企业,他们在相关行业已经做出了一些成绩,可以跟我们进行优势互补。

记者:你如何看来自美国硅谷的Aurora和中国的百度,它们之间存在很大的技术差异吗?

毕福康:Aurora重点是做底层技术,他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非常前沿。

但是在底层技术之上,你必须要根据不同的市场提供个性化服务,比如在中国,我们选择跟百度合作,可以获得更多、更新的本地数据、地图、路况等信息,老实说,中国的交通状况比较复杂,比如有时候路标不清晰、有时候司机喜欢加塞、行人可能不太遵守交通规则等等,所以需要更加周全的设计和思考。所以,这就需要你具备大数据,精确的大数据来训练人工智能。

此外,老实讲,谷歌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技术的确比中国的科技公司要先进。但是百度这样的科技公司,有足够的数据和资金帮助它们快速赶上,它们进步的速度的确很快。但是我们现在谈的是明年就要上市的产品,所以我们必须使用最先进、最成熟的技术。

记者:现在拜腾高歌猛进,但是此前一两年有各种传闻,关于拜腾融资困难、或者跟地方政府有些问题等等,你怎么看过去这几年的困难?

毕福康:我站在今天的时点来尝试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刚融完B轮,而且还拒掉了几个潜在投资人,因为我们这一轮就想控制在5亿美金这个数量。所以我们手里资金很充足。还有一点,我们的投资人里就有南京政府的资金,这大概能代表政府的一些态度。

如果你往回看两年,我们向资本市场讲的故事并没有那么夸张,因为我们实话实说,我们需要三年来造车、量产,我们就说至少需要三年可以量产30万台车,但是有些竞争对手为了获得关注、为了融资,他们会说得比较夸大,比如第一年就可以生产200万台车等等,这样就显得我们好像比较落后。所以就有人质疑我们:你们的项目看起来不会成功。但事实上,仅仅两年之后,事情就完全不同:我们按照计划,把车生产出来了;但是有些曾经许下海口的竞争者,他们默默修改了他们的计划。

记者:作为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创业,你有什么心得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毕福康:首先,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国人。当然,我并不要说自己是中国人,我认为我在中国创业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不会说中文,但是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世界公民”,我的家在中国,也在加州,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而且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国际化,他们向世界敞开怀抱,学习任何有趣的新知识,他们希望成为世界的一份子。这些人是我们公司未来的消费人群,这一点我们很契合。

那么我作为一个非中国人在这里创业,几点心得:

首先,我得学着更加耐心一点。我是一个德国人,而且是工程师出身,我觉得所有事情应该严格按照计划进行,但是在中国不一样:比如如果你在中国安排了一个会议,假设2点开,那么有可能是2点15开,有可能是3点开,有可能这会就不了了之了。这是个缺点,但是这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能看到机会,中国人的灵活性很强。灵活性意味着消费者喜欢改变,乐于接受新事物。

第二点,有风险投资想法的人到处都是,这是大大超乎我的想象。在中国,很多人喜欢冒险,他们甚至愿意给只有想法的人或者是一个有经验的团队投资。当我们开始融第一轮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冲着我们团队的专业性就找来投资我们。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你很难找到这样创业的沃土。

第三点,也很重要的一点,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政府想要推行的事情,会得到很多的支持,电动汽车就是其中的一项。所以这也是我选择在中国做电动汽车的原因。那么对于想来中国寻找机会的老外来说,我的建议是需要寻找到具有强大社会资源的合作伙伴,这样能够帮助你更快地融入到市场里来。这就是为什么去年一整年,我都在跟这个市场上的大家伙们打交道。



撰文 / 戈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毕福康认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



「或者 *OR」--2018年7月,全球科技峰会Rise大会在香港举行,大会吸引了来自85个国家、约1.5万名与会者,其中包括数百位知名科技企业高管和国际投资人。全球最聪明的大脑汇聚一堂,探讨世界科技前沿技术与国际资本投资趋势等热门话题。中国豪华智能汽车品牌拜腾联合创始人、CEO毕福康博士(Dr. Carsten Breitfeld)作为发言嘉宾出席了本次大会,分享了他对中国电动汽车、人工智能等产业的理解和洞察。

在大会期间,记者对毕福康进行了独家专访,深入探讨了中国竞争白热化的电动汽车市场以及背后的颠覆式商业逻辑,以及他是如何看待全球电动车品牌特斯拉杀入中国市场等热点话题。

在毕福康看来,中国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和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背景给了电动汽车巨大的发展前景和机会,中国消费者对科技产品和新消费方式的认可则加速了技术对汽车行业的改造。未来5到10年,“出行即服务”的理念将深入到整个汽车万亿级市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拜腾要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就必须不断拓展边界,绝对不能仅仅成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包括拜腾在内至少有数十家强有力的参与者,你如何看待这个市场?你觉得拜腾处于赛道的什么位置?

毕福康:正如你所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的确非常激烈。但是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这个市场体量足够大,而且政府很希望做强电动车市场。

政府大力支持电动汽车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电动汽车与智能汽车、互联网汽车紧密相关,它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解决今天存在的各种由于交通引发的问题,比如空气污染问题、拥堵问题、停车难等等。以电动汽车为切入口,研发智能汽车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些问题。

我看过一个数据,如果电动车市场发展足够好的话,停车所需的空间将减少一半,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成绩。

我理解你问题的另外一个层次,是想了解什么样的公司会在这场竞赛中胜出?我认为有四个方面。

第一,你必须要足够好的产品,必须是消费者需要的产品、性能要是最顶级的,当然必须是高科技的产品,这方面我想拜腾做得还是不错的;

第二,你必须要有量产的能力,需要对工业制造、供应链都有良好的把控能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看看特斯拉,作为电动车的世界顶级品牌,它还面临很大的量产压力,就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并非说说这么简单;

第三,你必须要有打造一流品牌的能力,因为你必须要回答消费者的一个终极问题:为什么他们要买你的产品?

第四,你必须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当然,你会说,销售汽车不就是一个商业模式吗?但是最顶级的车企盈利能力都在下降,这个模式在未来将越来越难以继续。我认为有两个新的商业模式是未来的方向:第一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终端设备来卖,就像是手机一样,这个终端就是你联系消费者的渠道,后续你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内容、服务、产品等等;第二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移动出行服务的提供商,为消费者提供关于出行的一切解决方案,不仅仅出售汽车,而且可以共享服务,提供娱乐、消费等等服务,我个人认为这个方式将是更加重要的商业模式。

记者:埃森哲出过一份关于未来出行市场的报告《mobility as a service》,你如何理解?拜腾会为消费者提供哪些服务?

毕福康:我非常认可这个概念。我们正在帮拜腾建立三种商业模式:

第一种当然还是传统的商业模式,出售汽车,但纵观目前整个行业的趋势,这部分在企业营收中占比会越来越小,而拜腾也会顺应这个趋势;

第二种方式是通过拜腾汽车建立一整套的生态系统,我们称之为“BYTON LIFE”,我们会把更多的内容和服务接入到云端系统,让我们的用户随时随地方便地使用这些服务;

第三种当然是提供智能出行的解决方案。我们会有一个手机APP,就像是你下载滴滴、Uber一样,在手机上有一个拜腾的APP,如果你想从A地到B地,你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距离你最近的拜腾汽车,然后使用它。当你进入这辆车的时候,这辆车就变成了你的,整个使用的过程,就像是你在用自己的车一样。这怎么理解呢?假设你第一次使用拜腾,系统为你建立一个档案,储存在云端,此后你使用任何一辆拜腾汽车,人脸识别系统都会第一时间认出你来,然后将你的手机与汽车终端联系起来,它会记录下你的使用习惯,比如喜欢的音乐、导航的地图等等,你不用花费额外的精力再去调试这台车,就像是你昨天刚刚开过的那台车一样。

这个模式其实并不新鲜。你今天去苹果商店买一个新手机,从云端下载你的信息到新手机上一样,没有任何门槛。

记者:这意味着我不用去买拜腾车了,而是租一辆就可以。能在具体讲一讲你的商业模式吗?

毕福康:对。你不用再支付一台车的钱,而是支付从A地到B地的钱交通费用就可以,就像是滴滴和Uber一样,按需付费。

记者:那么你的竞争对手可不仅仅是传统车企,就连滴滴、Uber这样的企业也变成了你的竞争对手,你怎么看待在这个市场上的竞争?

毕福康:对,的确是这样。滴滴、Uber在互联网上做得的确很好,但是它们跟我们相比,缺少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好的产品,也就是汽车本身。我们拥有产品,可以选择很多的合作方式,比如我们可以自己提供出行方式服务,也可以跟滴滴、Uber来合作,这本身并不冲突。总而言之,我们必须要拓展自己的边界,而不是仅仅做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记者:那你们如何来帮助解决交通问题?

毕福康:我们预想未来的社会,大部分人都不需要拥有车辆、不需要费时费力去做保养、不用支付停车费用,而是按需租用即可,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那么消费者关注的方面,将聚焦在出行服务商的产品品质、驾乘体验、安全性能、品牌等等方面。

举个例子,今天我们用滴滴出行非常方便,一键叫车。但是你的出行体验怎么样呢?不一定非常好。这就是新的市场机会,未来如果能够有同样便捷的交通工具、但是又能够提供良好的出行体验,是不是也具备市场竞争力呢?

如果能够为大众提供按需租用的出行方式,那将大大缓解城市交通问题。

记者:那么你对城市的管理者有什么建议吗?面临全新的出行解决方案,城市的管理者应该如何与时俱进?交通管理规则将如何进行调整?

毕福康: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想要解决整个城市交通问题,不仅仅需要好的产品,交通规则和政府管理也同样重要。所以,对于城市的管理者来说,了解最新的前沿技术、科技产品非常关键,这对于新的政策和规则制定很重要,同时还需要具备很好的沟通能力,不仅仅是与市民的沟通能力,还需要跟车企保持良好的互动。

当然,作为车企,我们跟政府合作还是要保持姿态低一些,我们不能强势地跟政府说,你就得听我的,而是会跟他们商量,看看双方能够在哪些地方有合作和改进的空间。尤其是在一些小的地方进行改进,当政府看到了成效、也证明了我们专业性,就有更大的空间做更多的改进。

记者:拜腾的定位,从一开始就是全球性品牌,在全球市场销售。为什么不先从做好本地市场开始,再向全球拓展呢?

毕福康:最顶级的品牌最赚钱,这个不难理解。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想要成为最顶级的品牌,一定要在全球主要市场都成功,才能称之为顶级品牌。

过去全球品牌的打造路径是先成为本地、本国的品牌,然后在拓展全球市场,但今天这个时代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全球化、信息化的发展,对于商业有很大的影响。今天你一旦建立一个品牌,就没有第二次机会去改写消费者对这个品牌的印象。也就是说,如果你一开始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先打造一个本地品牌,成功之后,在慢慢向国际化发展,那么你想要改变全球消费者的认知,把本地品牌的标签改为全球品牌,是非常难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终极目标是打造一个全球品牌,那么从你创立这个品牌的第一天,就要按照全球品牌去操作。这也是为什么拜腾选择在2018年的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第一次发布新车,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舞台。然后我们先后去了欧洲和北京,在不同的地方发布。

记者:那怎么看特斯拉进军中国?而且它把总部放在了上海,离拜腾的总部南京很近,这会不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压力?

毕福康:对,的确是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汽车市场有足够大的容量,这是一个每年有3千万新车的市场,而且正处于消费升级进程中,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高端车,这是巨大的机会,任何一家车企都没有办法独自做下来。

另外,如果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年轻的消费者也不断涌入,他们更喜欢高科技的产品,所以我们很有市场,这也是奔驰、宝马等传统车企宣布进军智能汽车的重要原因。

记者:你的工作经历都是在传统车企,如今来打造移动时代的智能汽车,你面对智能时代,是否有转型的压力?

毕福康:首先,我们的产品它首先是一辆车,这是最难的部分,你首先要把车造出来。这听上去很枯燥,但却是事实,也是智能汽车行业最难的部分。所以任何一家智能汽车企业,都必须具备非常深刻、专业的传统造车经验和能力,这是我擅长的事情。

然后就是打造一支高水平的团队,不仅包括汽车行业的专家,也包括互联网行业的高手,还有消费市场的资深人士,我们要做的并不仅仅是生产一台电动汽车,更是创造一种全新的商业文化、颠覆以往的传统思维模式。

我举一个例子。汽车行业一般是提前两年规划新车型,等到这台车出厂的时候,所有的技术都是两年前的,所以现在没有人会用汽车自身提供的车载导航系统对吧,因为车载导航都至少是两年前的数据,非常不好用。但是没办法,系统更新不了,所以消费者选择用百度或者高德。

所以传统流程生产的汽车,在出厂的时候,就已经落后时代两年了,但是为了收回成本、创造利润,这台车一般的销售周期是7年。可想而知,科技迅猛发展,汽车就显得很笨,很落后时代。

那么拜腾采取了与传统不同的互联网思维,我们的底层技术是可以不断升级和更新的,就像是你买了苹果手机,硬件还是那些硬件,但是系统却在不断迭代和升级,让你随时随地与时俱进。也就是说,我们卖给消费者的是一个平台,消费者拿到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更新操作系统,不断迭代。这跟技术水平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一种理念和思维方式。

记者:怎么看无人驾驶?

毕福康:当然是我们的重要发力点之一。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希望做对社会有贡献、有意义的事情,那么研发无人驾驶技术当然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有巨大的商业潜力,你想象一下,如果有滴滴这样的共享出行app,加上我们的产品——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那当然会大大降低成本。

我们已经在储备自动驾驶技术了,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合作伙伴。在美国的硅谷,我们与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创新公司Aurora有合作,它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在中国我们的合作伙伴是百度,可以帮我们更新很多本地数据,比如中国各地的地图等等,这些信息都非常重要。

刚才提到的滴滴和Uber,也就是如何提供对消费者的出行服务。我们考虑过有两种方式:第一是可以来自己做一个类似于滴滴这样的出行服务软件,但是这是一个很重的投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考虑投资一个相关方面的创业企业,他们在相关行业已经做出了一些成绩,可以跟我们进行优势互补。

记者:你如何看来自美国硅谷的Aurora和中国的百度,它们之间存在很大的技术差异吗?

毕福康:Aurora重点是做底层技术,他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非常前沿。

但是在底层技术之上,你必须要根据不同的市场提供个性化服务,比如在中国,我们选择跟百度合作,可以获得更多、更新的本地数据、地图、路况等信息,老实说,中国的交通状况比较复杂,比如有时候路标不清晰、有时候司机喜欢加塞、行人可能不太遵守交通规则等等,所以需要更加周全的设计和思考。所以,这就需要你具备大数据,精确的大数据来训练人工智能。

此外,老实讲,谷歌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技术的确比中国的科技公司要先进。但是百度这样的科技公司,有足够的数据和资金帮助它们快速赶上,它们进步的速度的确很快。但是我们现在谈的是明年就要上市的产品,所以我们必须使用最先进、最成熟的技术。

记者:现在拜腾高歌猛进,但是此前一两年有各种传闻,关于拜腾融资困难、或者跟地方政府有些问题等等,你怎么看过去这几年的困难?

毕福康:我站在今天的时点来尝试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刚融完B轮,而且还拒掉了几个潜在投资人,因为我们这一轮就想控制在5亿美金这个数量。所以我们手里资金很充足。还有一点,我们的投资人里就有南京政府的资金,这大概能代表政府的一些态度。

如果你往回看两年,我们向资本市场讲的故事并没有那么夸张,因为我们实话实说,我们需要三年来造车、量产,我们就说至少需要三年可以量产30万台车,但是有些竞争对手为了获得关注、为了融资,他们会说得比较夸大,比如第一年就可以生产200万台车等等,这样就显得我们好像比较落后。所以就有人质疑我们:你们的项目看起来不会成功。但事实上,仅仅两年之后,事情就完全不同:我们按照计划,把车生产出来了;但是有些曾经许下海口的竞争者,他们默默修改了他们的计划。

记者:作为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创业,你有什么心得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毕福康:首先,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国人。当然,我并不要说自己是中国人,我认为我在中国创业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不会说中文,但是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世界公民”,我的家在中国,也在加州,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而且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国际化,他们向世界敞开怀抱,学习任何有趣的新知识,他们希望成为世界的一份子。这些人是我们公司未来的消费人群,这一点我们很契合。

那么我作为一个非中国人在这里创业,几点心得:

首先,我得学着更加耐心一点。我是一个德国人,而且是工程师出身,我觉得所有事情应该严格按照计划进行,但是在中国不一样:比如如果你在中国安排了一个会议,假设2点开,那么有可能是2点15开,有可能是3点开,有可能这会就不了了之了。这是个缺点,但是这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能看到机会,中国人的灵活性很强。灵活性意味着消费者喜欢改变,乐于接受新事物。

第二点,有风险投资想法的人到处都是,这是大大超乎我的想象。在中国,很多人喜欢冒险,他们甚至愿意给只有想法的人或者是一个有经验的团队投资。当我们开始融第一轮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冲着我们团队的专业性就找来投资我们。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你很难找到这样创业的沃土。

第三点,也很重要的一点,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政府想要推行的事情,会得到很多的支持,电动汽车就是其中的一项。所以这也是我选择在中国做电动汽车的原因。那么对于想来中国寻找机会的老外来说,我的建议是需要寻找到具有强大社会资源的合作伙伴,这样能够帮助你更快地融入到市场里来。这就是为什么去年一整年,我都在跟这个市场上的大家伙们打交道。



撰文 / 戈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拜腾毕福康:“按需付费”是未来汽车市场的发展方向

发布日期:2018-08-06 08:17
摘要」毕福康认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



「或者 *OR」--2018年7月,全球科技峰会Rise大会在香港举行,大会吸引了来自85个国家、约1.5万名与会者,其中包括数百位知名科技企业高管和国际投资人。全球最聪明的大脑汇聚一堂,探讨世界科技前沿技术与国际资本投资趋势等热门话题。中国豪华智能汽车品牌拜腾联合创始人、CEO毕福康博士(Dr. Carsten Breitfeld)作为发言嘉宾出席了本次大会,分享了他对中国电动汽车、人工智能等产业的理解和洞察。

在大会期间,记者对毕福康进行了独家专访,深入探讨了中国竞争白热化的电动汽车市场以及背后的颠覆式商业逻辑,以及他是如何看待全球电动车品牌特斯拉杀入中国市场等热点话题。

在毕福康看来,中国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和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背景给了电动汽车巨大的发展前景和机会,中国消费者对科技产品和新消费方式的认可则加速了技术对汽车行业的改造。未来5到10年,“出行即服务”的理念将深入到整个汽车万亿级市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拜腾要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就必须不断拓展边界,绝对不能仅仅成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包括拜腾在内至少有数十家强有力的参与者,你如何看待这个市场?你觉得拜腾处于赛道的什么位置?

毕福康:正如你所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的确非常激烈。但是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这个市场体量足够大,而且政府很希望做强电动车市场。

政府大力支持电动汽车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电动汽车与智能汽车、互联网汽车紧密相关,它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解决今天存在的各种由于交通引发的问题,比如空气污染问题、拥堵问题、停车难等等。以电动汽车为切入口,研发智能汽车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些问题。

我看过一个数据,如果电动车市场发展足够好的话,停车所需的空间将减少一半,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成绩。

我理解你问题的另外一个层次,是想了解什么样的公司会在这场竞赛中胜出?我认为有四个方面。

第一,你必须要足够好的产品,必须是消费者需要的产品、性能要是最顶级的,当然必须是高科技的产品,这方面我想拜腾做得还是不错的;

第二,你必须要有量产的能力,需要对工业制造、供应链都有良好的把控能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看看特斯拉,作为电动车的世界顶级品牌,它还面临很大的量产压力,就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并非说说这么简单;

第三,你必须要有打造一流品牌的能力,因为你必须要回答消费者的一个终极问题:为什么他们要买你的产品?

第四,你必须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当然,你会说,销售汽车不就是一个商业模式吗?但是最顶级的车企盈利能力都在下降,这个模式在未来将越来越难以继续。我认为有两个新的商业模式是未来的方向:第一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终端设备来卖,就像是手机一样,这个终端就是你联系消费者的渠道,后续你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内容、服务、产品等等;第二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移动出行服务的提供商,为消费者提供关于出行的一切解决方案,不仅仅出售汽车,而且可以共享服务,提供娱乐、消费等等服务,我个人认为这个方式将是更加重要的商业模式。

记者:埃森哲出过一份关于未来出行市场的报告《mobility as a service》,你如何理解?拜腾会为消费者提供哪些服务?

毕福康:我非常认可这个概念。我们正在帮拜腾建立三种商业模式:

第一种当然还是传统的商业模式,出售汽车,但纵观目前整个行业的趋势,这部分在企业营收中占比会越来越小,而拜腾也会顺应这个趋势;

第二种方式是通过拜腾汽车建立一整套的生态系统,我们称之为“BYTON LIFE”,我们会把更多的内容和服务接入到云端系统,让我们的用户随时随地方便地使用这些服务;

第三种当然是提供智能出行的解决方案。我们会有一个手机APP,就像是你下载滴滴、Uber一样,在手机上有一个拜腾的APP,如果你想从A地到B地,你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距离你最近的拜腾汽车,然后使用它。当你进入这辆车的时候,这辆车就变成了你的,整个使用的过程,就像是你在用自己的车一样。这怎么理解呢?假设你第一次使用拜腾,系统为你建立一个档案,储存在云端,此后你使用任何一辆拜腾汽车,人脸识别系统都会第一时间认出你来,然后将你的手机与汽车终端联系起来,它会记录下你的使用习惯,比如喜欢的音乐、导航的地图等等,你不用花费额外的精力再去调试这台车,就像是你昨天刚刚开过的那台车一样。

这个模式其实并不新鲜。你今天去苹果商店买一个新手机,从云端下载你的信息到新手机上一样,没有任何门槛。

记者:这意味着我不用去买拜腾车了,而是租一辆就可以。能在具体讲一讲你的商业模式吗?

毕福康:对。你不用再支付一台车的钱,而是支付从A地到B地的钱交通费用就可以,就像是滴滴和Uber一样,按需付费。

记者:那么你的竞争对手可不仅仅是传统车企,就连滴滴、Uber这样的企业也变成了你的竞争对手,你怎么看待在这个市场上的竞争?

毕福康:对,的确是这样。滴滴、Uber在互联网上做得的确很好,但是它们跟我们相比,缺少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好的产品,也就是汽车本身。我们拥有产品,可以选择很多的合作方式,比如我们可以自己提供出行方式服务,也可以跟滴滴、Uber来合作,这本身并不冲突。总而言之,我们必须要拓展自己的边界,而不是仅仅做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记者:那你们如何来帮助解决交通问题?

毕福康:我们预想未来的社会,大部分人都不需要拥有车辆、不需要费时费力去做保养、不用支付停车费用,而是按需租用即可,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那么消费者关注的方面,将聚焦在出行服务商的产品品质、驾乘体验、安全性能、品牌等等方面。

举个例子,今天我们用滴滴出行非常方便,一键叫车。但是你的出行体验怎么样呢?不一定非常好。这就是新的市场机会,未来如果能够有同样便捷的交通工具、但是又能够提供良好的出行体验,是不是也具备市场竞争力呢?

如果能够为大众提供按需租用的出行方式,那将大大缓解城市交通问题。

记者:那么你对城市的管理者有什么建议吗?面临全新的出行解决方案,城市的管理者应该如何与时俱进?交通管理规则将如何进行调整?

毕福康: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想要解决整个城市交通问题,不仅仅需要好的产品,交通规则和政府管理也同样重要。所以,对于城市的管理者来说,了解最新的前沿技术、科技产品非常关键,这对于新的政策和规则制定很重要,同时还需要具备很好的沟通能力,不仅仅是与市民的沟通能力,还需要跟车企保持良好的互动。

当然,作为车企,我们跟政府合作还是要保持姿态低一些,我们不能强势地跟政府说,你就得听我的,而是会跟他们商量,看看双方能够在哪些地方有合作和改进的空间。尤其是在一些小的地方进行改进,当政府看到了成效、也证明了我们专业性,就有更大的空间做更多的改进。

记者:拜腾的定位,从一开始就是全球性品牌,在全球市场销售。为什么不先从做好本地市场开始,再向全球拓展呢?

毕福康:最顶级的品牌最赚钱,这个不难理解。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想要成为最顶级的品牌,一定要在全球主要市场都成功,才能称之为顶级品牌。

过去全球品牌的打造路径是先成为本地、本国的品牌,然后在拓展全球市场,但今天这个时代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全球化、信息化的发展,对于商业有很大的影响。今天你一旦建立一个品牌,就没有第二次机会去改写消费者对这个品牌的印象。也就是说,如果你一开始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先打造一个本地品牌,成功之后,在慢慢向国际化发展,那么你想要改变全球消费者的认知,把本地品牌的标签改为全球品牌,是非常难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终极目标是打造一个全球品牌,那么从你创立这个品牌的第一天,就要按照全球品牌去操作。这也是为什么拜腾选择在2018年的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第一次发布新车,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舞台。然后我们先后去了欧洲和北京,在不同的地方发布。

记者:那怎么看特斯拉进军中国?而且它把总部放在了上海,离拜腾的总部南京很近,这会不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压力?

毕福康:对,的确是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汽车市场有足够大的容量,这是一个每年有3千万新车的市场,而且正处于消费升级进程中,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高端车,这是巨大的机会,任何一家车企都没有办法独自做下来。

另外,如果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年轻的消费者也不断涌入,他们更喜欢高科技的产品,所以我们很有市场,这也是奔驰、宝马等传统车企宣布进军智能汽车的重要原因。

记者:你的工作经历都是在传统车企,如今来打造移动时代的智能汽车,你面对智能时代,是否有转型的压力?

毕福康:首先,我们的产品它首先是一辆车,这是最难的部分,你首先要把车造出来。这听上去很枯燥,但却是事实,也是智能汽车行业最难的部分。所以任何一家智能汽车企业,都必须具备非常深刻、专业的传统造车经验和能力,这是我擅长的事情。

然后就是打造一支高水平的团队,不仅包括汽车行业的专家,也包括互联网行业的高手,还有消费市场的资深人士,我们要做的并不仅仅是生产一台电动汽车,更是创造一种全新的商业文化、颠覆以往的传统思维模式。

我举一个例子。汽车行业一般是提前两年规划新车型,等到这台车出厂的时候,所有的技术都是两年前的,所以现在没有人会用汽车自身提供的车载导航系统对吧,因为车载导航都至少是两年前的数据,非常不好用。但是没办法,系统更新不了,所以消费者选择用百度或者高德。

所以传统流程生产的汽车,在出厂的时候,就已经落后时代两年了,但是为了收回成本、创造利润,这台车一般的销售周期是7年。可想而知,科技迅猛发展,汽车就显得很笨,很落后时代。

那么拜腾采取了与传统不同的互联网思维,我们的底层技术是可以不断升级和更新的,就像是你买了苹果手机,硬件还是那些硬件,但是系统却在不断迭代和升级,让你随时随地与时俱进。也就是说,我们卖给消费者的是一个平台,消费者拿到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更新操作系统,不断迭代。这跟技术水平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一种理念和思维方式。

记者:怎么看无人驾驶?

毕福康:当然是我们的重要发力点之一。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希望做对社会有贡献、有意义的事情,那么研发无人驾驶技术当然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有巨大的商业潜力,你想象一下,如果有滴滴这样的共享出行app,加上我们的产品——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那当然会大大降低成本。

我们已经在储备自动驾驶技术了,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合作伙伴。在美国的硅谷,我们与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创新公司Aurora有合作,它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在中国我们的合作伙伴是百度,可以帮我们更新很多本地数据,比如中国各地的地图等等,这些信息都非常重要。

刚才提到的滴滴和Uber,也就是如何提供对消费者的出行服务。我们考虑过有两种方式:第一是可以来自己做一个类似于滴滴这样的出行服务软件,但是这是一个很重的投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考虑投资一个相关方面的创业企业,他们在相关行业已经做出了一些成绩,可以跟我们进行优势互补。

记者:你如何看来自美国硅谷的Aurora和中国的百度,它们之间存在很大的技术差异吗?

毕福康:Aurora重点是做底层技术,他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非常前沿。

但是在底层技术之上,你必须要根据不同的市场提供个性化服务,比如在中国,我们选择跟百度合作,可以获得更多、更新的本地数据、地图、路况等信息,老实说,中国的交通状况比较复杂,比如有时候路标不清晰、有时候司机喜欢加塞、行人可能不太遵守交通规则等等,所以需要更加周全的设计和思考。所以,这就需要你具备大数据,精确的大数据来训练人工智能。

此外,老实讲,谷歌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技术的确比中国的科技公司要先进。但是百度这样的科技公司,有足够的数据和资金帮助它们快速赶上,它们进步的速度的确很快。但是我们现在谈的是明年就要上市的产品,所以我们必须使用最先进、最成熟的技术。

记者:现在拜腾高歌猛进,但是此前一两年有各种传闻,关于拜腾融资困难、或者跟地方政府有些问题等等,你怎么看过去这几年的困难?

毕福康:我站在今天的时点来尝试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刚融完B轮,而且还拒掉了几个潜在投资人,因为我们这一轮就想控制在5亿美金这个数量。所以我们手里资金很充足。还有一点,我们的投资人里就有南京政府的资金,这大概能代表政府的一些态度。

如果你往回看两年,我们向资本市场讲的故事并没有那么夸张,因为我们实话实说,我们需要三年来造车、量产,我们就说至少需要三年可以量产30万台车,但是有些竞争对手为了获得关注、为了融资,他们会说得比较夸大,比如第一年就可以生产200万台车等等,这样就显得我们好像比较落后。所以就有人质疑我们:你们的项目看起来不会成功。但事实上,仅仅两年之后,事情就完全不同:我们按照计划,把车生产出来了;但是有些曾经许下海口的竞争者,他们默默修改了他们的计划。

记者:作为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创业,你有什么心得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毕福康:首先,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国人。当然,我并不要说自己是中国人,我认为我在中国创业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不会说中文,但是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世界公民”,我的家在中国,也在加州,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而且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国际化,他们向世界敞开怀抱,学习任何有趣的新知识,他们希望成为世界的一份子。这些人是我们公司未来的消费人群,这一点我们很契合。

那么我作为一个非中国人在这里创业,几点心得:

首先,我得学着更加耐心一点。我是一个德国人,而且是工程师出身,我觉得所有事情应该严格按照计划进行,但是在中国不一样:比如如果你在中国安排了一个会议,假设2点开,那么有可能是2点15开,有可能是3点开,有可能这会就不了了之了。这是个缺点,但是这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能看到机会,中国人的灵活性很强。灵活性意味着消费者喜欢改变,乐于接受新事物。

第二点,有风险投资想法的人到处都是,这是大大超乎我的想象。在中国,很多人喜欢冒险,他们甚至愿意给只有想法的人或者是一个有经验的团队投资。当我们开始融第一轮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冲着我们团队的专业性就找来投资我们。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你很难找到这样创业的沃土。

第三点,也很重要的一点,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政府想要推行的事情,会得到很多的支持,电动汽车就是其中的一项。所以这也是我选择在中国做电动汽车的原因。那么对于想来中国寻找机会的老外来说,我的建议是需要寻找到具有强大社会资源的合作伙伴,这样能够帮助你更快地融入到市场里来。这就是为什么去年一整年,我都在跟这个市场上的大家伙们打交道。



撰文 / 戈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毕福康认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



「或者 *OR」--2018年7月,全球科技峰会Rise大会在香港举行,大会吸引了来自85个国家、约1.5万名与会者,其中包括数百位知名科技企业高管和国际投资人。全球最聪明的大脑汇聚一堂,探讨世界科技前沿技术与国际资本投资趋势等热门话题。中国豪华智能汽车品牌拜腾联合创始人、CEO毕福康博士(Dr. Carsten Breitfeld)作为发言嘉宾出席了本次大会,分享了他对中国电动汽车、人工智能等产业的理解和洞察。

在大会期间,记者对毕福康进行了独家专访,深入探讨了中国竞争白热化的电动汽车市场以及背后的颠覆式商业逻辑,以及他是如何看待全球电动车品牌特斯拉杀入中国市场等热点话题。

在毕福康看来,中国政府强有力的支持和中国消费升级的大背景给了电动汽车巨大的发展前景和机会,中国消费者对科技产品和新消费方式的认可则加速了技术对汽车行业的改造。未来5到10年,“出行即服务”的理念将深入到整个汽车万亿级市场,“按需付费”的消费方式会颠覆今天整个汽车行业的商业模式。拜腾要成为这个行业的领先者,就必须不断拓展边界,绝对不能仅仅成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以下为采访实录。


记者:中国电动汽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包括拜腾在内至少有数十家强有力的参与者,你如何看待这个市场?你觉得拜腾处于赛道的什么位置?

毕福康:正如你所说,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的确非常激烈。但是我们同时也可以看到,这个市场体量足够大,而且政府很希望做强电动车市场。

政府大力支持电动汽车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电动汽车与智能汽车、互联网汽车紧密相关,它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帮助解决今天存在的各种由于交通引发的问题,比如空气污染问题、拥堵问题、停车难等等。以电动汽车为切入口,研发智能汽车能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些问题。

我看过一个数据,如果电动车市场发展足够好的话,停车所需的空间将减少一半,这是一个很惊人的成绩。

我理解你问题的另外一个层次,是想了解什么样的公司会在这场竞赛中胜出?我认为有四个方面。

第一,你必须要足够好的产品,必须是消费者需要的产品、性能要是最顶级的,当然必须是高科技的产品,这方面我想拜腾做得还是不错的;

第二,你必须要有量产的能力,需要对工业制造、供应链都有良好的把控能力,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看看特斯拉,作为电动车的世界顶级品牌,它还面临很大的量产压力,就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并非说说这么简单;

第三,你必须要有打造一流品牌的能力,因为你必须要回答消费者的一个终极问题:为什么他们要买你的产品?

第四,你必须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当然,你会说,销售汽车不就是一个商业模式吗?但是最顶级的车企盈利能力都在下降,这个模式在未来将越来越难以继续。我认为有两个新的商业模式是未来的方向:第一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终端设备来卖,就像是手机一样,这个终端就是你联系消费者的渠道,后续你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内容、服务、产品等等;第二种方式是把汽车当做一个移动出行服务的提供商,为消费者提供关于出行的一切解决方案,不仅仅出售汽车,而且可以共享服务,提供娱乐、消费等等服务,我个人认为这个方式将是更加重要的商业模式。

记者:埃森哲出过一份关于未来出行市场的报告《mobility as a service》,你如何理解?拜腾会为消费者提供哪些服务?

毕福康:我非常认可这个概念。我们正在帮拜腾建立三种商业模式:

第一种当然还是传统的商业模式,出售汽车,但纵观目前整个行业的趋势,这部分在企业营收中占比会越来越小,而拜腾也会顺应这个趋势;

第二种方式是通过拜腾汽车建立一整套的生态系统,我们称之为“BYTON LIFE”,我们会把更多的内容和服务接入到云端系统,让我们的用户随时随地方便地使用这些服务;

第三种当然是提供智能出行的解决方案。我们会有一个手机APP,就像是你下载滴滴、Uber一样,在手机上有一个拜腾的APP,如果你想从A地到B地,你可以很方便地找到距离你最近的拜腾汽车,然后使用它。当你进入这辆车的时候,这辆车就变成了你的,整个使用的过程,就像是你在用自己的车一样。这怎么理解呢?假设你第一次使用拜腾,系统为你建立一个档案,储存在云端,此后你使用任何一辆拜腾汽车,人脸识别系统都会第一时间认出你来,然后将你的手机与汽车终端联系起来,它会记录下你的使用习惯,比如喜欢的音乐、导航的地图等等,你不用花费额外的精力再去调试这台车,就像是你昨天刚刚开过的那台车一样。

这个模式其实并不新鲜。你今天去苹果商店买一个新手机,从云端下载你的信息到新手机上一样,没有任何门槛。

记者:这意味着我不用去买拜腾车了,而是租一辆就可以。能在具体讲一讲你的商业模式吗?

毕福康:对。你不用再支付一台车的钱,而是支付从A地到B地的钱交通费用就可以,就像是滴滴和Uber一样,按需付费。

记者:那么你的竞争对手可不仅仅是传统车企,就连滴滴、Uber这样的企业也变成了你的竞争对手,你怎么看待在这个市场上的竞争?

毕福康:对,的确是这样。滴滴、Uber在互联网上做得的确很好,但是它们跟我们相比,缺少一个非常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好的产品,也就是汽车本身。我们拥有产品,可以选择很多的合作方式,比如我们可以自己提供出行方式服务,也可以跟滴滴、Uber来合作,这本身并不冲突。总而言之,我们必须要拓展自己的边界,而不是仅仅做出一个电动汽车的生产方和销售商。

记者:那你们如何来帮助解决交通问题?

毕福康:我们预想未来的社会,大部分人都不需要拥有车辆、不需要费时费力去做保养、不用支付停车费用,而是按需租用即可,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需要很长的时间。那么消费者关注的方面,将聚焦在出行服务商的产品品质、驾乘体验、安全性能、品牌等等方面。

举个例子,今天我们用滴滴出行非常方便,一键叫车。但是你的出行体验怎么样呢?不一定非常好。这就是新的市场机会,未来如果能够有同样便捷的交通工具、但是又能够提供良好的出行体验,是不是也具备市场竞争力呢?

如果能够为大众提供按需租用的出行方式,那将大大缓解城市交通问题。

记者:那么你对城市的管理者有什么建议吗?面临全新的出行解决方案,城市的管理者应该如何与时俱进?交通管理规则将如何进行调整?

毕福康: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因为想要解决整个城市交通问题,不仅仅需要好的产品,交通规则和政府管理也同样重要。所以,对于城市的管理者来说,了解最新的前沿技术、科技产品非常关键,这对于新的政策和规则制定很重要,同时还需要具备很好的沟通能力,不仅仅是与市民的沟通能力,还需要跟车企保持良好的互动。

当然,作为车企,我们跟政府合作还是要保持姿态低一些,我们不能强势地跟政府说,你就得听我的,而是会跟他们商量,看看双方能够在哪些地方有合作和改进的空间。尤其是在一些小的地方进行改进,当政府看到了成效、也证明了我们专业性,就有更大的空间做更多的改进。

记者:拜腾的定位,从一开始就是全球性品牌,在全球市场销售。为什么不先从做好本地市场开始,再向全球拓展呢?

毕福康:最顶级的品牌最赚钱,这个不难理解。全球化发展到今天,想要成为最顶级的品牌,一定要在全球主要市场都成功,才能称之为顶级品牌。

过去全球品牌的打造路径是先成为本地、本国的品牌,然后在拓展全球市场,但今天这个时代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全球化、信息化的发展,对于商业有很大的影响。今天你一旦建立一个品牌,就没有第二次机会去改写消费者对这个品牌的印象。也就是说,如果你一开始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先打造一个本地品牌,成功之后,在慢慢向国际化发展,那么你想要改变全球消费者的认知,把本地品牌的标签改为全球品牌,是非常难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终极目标是打造一个全球品牌,那么从你创立这个品牌的第一天,就要按照全球品牌去操作。这也是为什么拜腾选择在2018年的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第一次发布新车,因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舞台。然后我们先后去了欧洲和北京,在不同的地方发布。

记者:那怎么看特斯拉进军中国?而且它把总部放在了上海,离拜腾的总部南京很近,这会不会给你带来更大的压力?

毕福康:对,的确是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汽车市场有足够大的容量,这是一个每年有3千万新车的市场,而且正处于消费升级进程中,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高端车,这是巨大的机会,任何一家车企都没有办法独自做下来。

另外,如果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年轻的消费者也不断涌入,他们更喜欢高科技的产品,所以我们很有市场,这也是奔驰、宝马等传统车企宣布进军智能汽车的重要原因。

记者:你的工作经历都是在传统车企,如今来打造移动时代的智能汽车,你面对智能时代,是否有转型的压力?

毕福康:首先,我们的产品它首先是一辆车,这是最难的部分,你首先要把车造出来。这听上去很枯燥,但却是事实,也是智能汽车行业最难的部分。所以任何一家智能汽车企业,都必须具备非常深刻、专业的传统造车经验和能力,这是我擅长的事情。

然后就是打造一支高水平的团队,不仅包括汽车行业的专家,也包括互联网行业的高手,还有消费市场的资深人士,我们要做的并不仅仅是生产一台电动汽车,更是创造一种全新的商业文化、颠覆以往的传统思维模式。

我举一个例子。汽车行业一般是提前两年规划新车型,等到这台车出厂的时候,所有的技术都是两年前的,所以现在没有人会用汽车自身提供的车载导航系统对吧,因为车载导航都至少是两年前的数据,非常不好用。但是没办法,系统更新不了,所以消费者选择用百度或者高德。

所以传统流程生产的汽车,在出厂的时候,就已经落后时代两年了,但是为了收回成本、创造利润,这台车一般的销售周期是7年。可想而知,科技迅猛发展,汽车就显得很笨,很落后时代。

那么拜腾采取了与传统不同的互联网思维,我们的底层技术是可以不断升级和更新的,就像是你买了苹果手机,硬件还是那些硬件,但是系统却在不断迭代和升级,让你随时随地与时俱进。也就是说,我们卖给消费者的是一个平台,消费者拿到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更新操作系统,不断迭代。这跟技术水平关系不大,更多的是一种理念和思维方式。

记者:怎么看无人驾驶?

毕福康:当然是我们的重要发力点之一。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们希望做对社会有贡献、有意义的事情,那么研发无人驾驶技术当然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有巨大的商业潜力,你想象一下,如果有滴滴这样的共享出行app,加上我们的产品——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那当然会大大降低成本。

我们已经在储备自动驾驶技术了,在美国和中国都有合作伙伴。在美国的硅谷,我们与专注于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创新公司Aurora有合作,它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在中国我们的合作伙伴是百度,可以帮我们更新很多本地数据,比如中国各地的地图等等,这些信息都非常重要。

刚才提到的滴滴和Uber,也就是如何提供对消费者的出行服务。我们考虑过有两种方式:第一是可以来自己做一个类似于滴滴这样的出行服务软件,但是这是一个很重的投资;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考虑投资一个相关方面的创业企业,他们在相关行业已经做出了一些成绩,可以跟我们进行优势互补。

记者:你如何看来自美国硅谷的Aurora和中国的百度,它们之间存在很大的技术差异吗?

毕福康:Aurora重点是做底层技术,他们已经达到了L4级别自动驾驶水平,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非常前沿。

但是在底层技术之上,你必须要根据不同的市场提供个性化服务,比如在中国,我们选择跟百度合作,可以获得更多、更新的本地数据、地图、路况等信息,老实说,中国的交通状况比较复杂,比如有时候路标不清晰、有时候司机喜欢加塞、行人可能不太遵守交通规则等等,所以需要更加周全的设计和思考。所以,这就需要你具备大数据,精确的大数据来训练人工智能。

此外,老实讲,谷歌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技术的确比中国的科技公司要先进。但是百度这样的科技公司,有足够的数据和资金帮助它们快速赶上,它们进步的速度的确很快。但是我们现在谈的是明年就要上市的产品,所以我们必须使用最先进、最成熟的技术。

记者:现在拜腾高歌猛进,但是此前一两年有各种传闻,关于拜腾融资困难、或者跟地方政府有些问题等等,你怎么看过去这几年的困难?

毕福康:我站在今天的时点来尝试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刚融完B轮,而且还拒掉了几个潜在投资人,因为我们这一轮就想控制在5亿美金这个数量。所以我们手里资金很充足。还有一点,我们的投资人里就有南京政府的资金,这大概能代表政府的一些态度。

如果你往回看两年,我们向资本市场讲的故事并没有那么夸张,因为我们实话实说,我们需要三年来造车、量产,我们就说至少需要三年可以量产30万台车,但是有些竞争对手为了获得关注、为了融资,他们会说得比较夸大,比如第一年就可以生产200万台车等等,这样就显得我们好像比较落后。所以就有人质疑我们:你们的项目看起来不会成功。但事实上,仅仅两年之后,事情就完全不同:我们按照计划,把车生产出来了;但是有些曾经许下海口的竞争者,他们默默修改了他们的计划。

记者:作为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创业,你有什么心得经验可以跟我们分享吗?

毕福康:首先,我并不认为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国人。当然,我并不要说自己是中国人,我认为我在中国创业最大的障碍就是我不会说中文,但是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世界公民”,我的家在中国,也在加州,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而且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国际化,他们向世界敞开怀抱,学习任何有趣的新知识,他们希望成为世界的一份子。这些人是我们公司未来的消费人群,这一点我们很契合。

那么我作为一个非中国人在这里创业,几点心得:

首先,我得学着更加耐心一点。我是一个德国人,而且是工程师出身,我觉得所有事情应该严格按照计划进行,但是在中国不一样:比如如果你在中国安排了一个会议,假设2点开,那么有可能是2点15开,有可能是3点开,有可能这会就不了了之了。这是个缺点,但是这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你能看到机会,中国人的灵活性很强。灵活性意味着消费者喜欢改变,乐于接受新事物。

第二点,有风险投资想法的人到处都是,这是大大超乎我的想象。在中国,很多人喜欢冒险,他们甚至愿意给只有想法的人或者是一个有经验的团队投资。当我们开始融第一轮的时候,很多人都是冲着我们团队的专业性就找来投资我们。在世界的其他地方,你很难找到这样创业的沃土。

第三点,也很重要的一点,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政府想要推行的事情,会得到很多的支持,电动汽车就是其中的一项。所以这也是我选择在中国做电动汽车的原因。那么对于想来中国寻找机会的老外来说,我的建议是需要寻找到具有强大社会资源的合作伙伴,这样能够帮助你更快地融入到市场里来。这就是为什么去年一整年,我都在跟这个市场上的大家伙们打交道。



撰文 / 戈扬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