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推动科技巨头回归A股的计划搁浅

发布日期:2018-07-31 09:37
摘要」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或者 *OR」--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中国政府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这一新工具,目的是要扭转巨型公司纷纷赴境外上市的趋势。这些海外上市的巨头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这三家公司的合计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与美国存托凭证类似,CDR将为中国本地投资者提供购买这类高增长股票的渠道,同时这些上市公司的其他股票仍可继续在境外市场交易。

该计划在6月份落地,本应显示出中国沪深交易所可与香港、纽约和其他股市竞争的能力。

不过,了解企业想法的知情人士称,证券监管机构迅速推出CDR的意愿有所降温。而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表示,企业正推迟其上市申请。至少有两家公司,即阿里巴巴和京东(JD.com, JD)已搁置发行CDR的计划。

据知情人士透露,监管机构要求提交辅助文件的热情下降。一位知情人士称,鉴于今年上证综指已下跌13%,官员们担心疲软的股市可能无法吸收如此大规模的股票发行。

与上海和深圳股市上市公司7.4万亿美元的市值相比﹐CDR的规模较小﹐但投资者担心这些知名公司上市将把资金从不那么耀眼的本地公司股票中分流。

一位经常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证监会)打交道的律师表示﹐就连证监会自己的官员都缺乏热情﹐并且来自其它政府机构的支持也不够﹐这些机构有自己的优先工作﹐首先就是稳定经济。证监会新闻部门未回应置评请求。

不过双方知情人士均表示,尽管困难重重,但上市进程并未宣告终结,如果中国股市反弹,进程可能会推进。

熟悉监管机构的知情人士称,可能至少希望看到一家公司上市,以显示进展并吸引更多公司上市。他们表示,市场低迷并没有把路完全堵死。

一位知情人士称,道路已经基本铺平,现在的问题是各公司是否想上道。

考虑到中国很久以前就想要引入CDR了,这一想法早在2001年就已提出,因此眼下的僵局尤其尴尬。

这些年来,中国公司纷纷利用境外市场融资,直到不久前该市场的资金池一直比国内充裕得多。一些公司是在境外注册的,因此不具备在国内发售股票的资格,还有一些公司想要利用美国的上市规则;相关规则可以赋予创始人和高管对公司相当高比例的控制权。其他公司则想规避中国严苛的上市规则(要求企业在上市前连续三年盈利)。

有一段时间监管机构似乎很有希望推行其想法。腾讯首席执行长马化腾(Pony Ma)、京东首席执行长刘强东(Richard Liu)和阿里巴巴首席财务长武卫(Maggie Wu)等高管公开表示,他们将考虑在大陆上市。

今年6月,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成为第一家申请在上海发行CDR的企业。但后来该公司无限期推迟了这一计划,仅在香港上市。之后再无企业申请发行CDR。

知情人士称,一些高管担心会像小米公司一样在商业模式和会计标准等一系列事项上面临严格审查。银行人士和律师表示,监管机构曾坚决要求公司财报使用中国会计标准,但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遵循美国会计规定,公司表示需要时间和资源进行调整。

政府的微观管理已延伸到上市的细节。对于常规首次公开募股(IPO)交易,监管机构决定哪些公司能够上市以及何时上市。一项不成文的规定要求IPO发行价对应的市盈率最高不得超过23倍,以确保早期投资者获得收益。

早期,监管机构也曾希望防止CDR跌得过低或涨得过高。《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早些时候报道,这引发了与小米公司的冲突。监管机构希望小米公司调低发行价,以确保上市首日股价上涨、上市后股票表现良好,进而增强投资者对CDR的信心。

与监管机构一样,高管们也在谨慎关注市场的大背景。一些人士称,美中贸易争端令市场的恐慌加剧,进一步打击了公司的上市热情。



撰文 / Chao Deng / Liza Lin / Julie Steinber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或者 *OR」--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中国政府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这一新工具,目的是要扭转巨型公司纷纷赴境外上市的趋势。这些海外上市的巨头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这三家公司的合计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与美国存托凭证类似,CDR将为中国本地投资者提供购买这类高增长股票的渠道,同时这些上市公司的其他股票仍可继续在境外市场交易。

该计划在6月份落地,本应显示出中国沪深交易所可与香港、纽约和其他股市竞争的能力。

不过,了解企业想法的知情人士称,证券监管机构迅速推出CDR的意愿有所降温。而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表示,企业正推迟其上市申请。至少有两家公司,即阿里巴巴和京东(JD.com, JD)已搁置发行CDR的计划。

据知情人士透露,监管机构要求提交辅助文件的热情下降。一位知情人士称,鉴于今年上证综指已下跌13%,官员们担心疲软的股市可能无法吸收如此大规模的股票发行。

与上海和深圳股市上市公司7.4万亿美元的市值相比﹐CDR的规模较小﹐但投资者担心这些知名公司上市将把资金从不那么耀眼的本地公司股票中分流。

一位经常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证监会)打交道的律师表示﹐就连证监会自己的官员都缺乏热情﹐并且来自其它政府机构的支持也不够﹐这些机构有自己的优先工作﹐首先就是稳定经济。证监会新闻部门未回应置评请求。

不过双方知情人士均表示,尽管困难重重,但上市进程并未宣告终结,如果中国股市反弹,进程可能会推进。

熟悉监管机构的知情人士称,可能至少希望看到一家公司上市,以显示进展并吸引更多公司上市。他们表示,市场低迷并没有把路完全堵死。

一位知情人士称,道路已经基本铺平,现在的问题是各公司是否想上道。

考虑到中国很久以前就想要引入CDR了,这一想法早在2001年就已提出,因此眼下的僵局尤其尴尬。

这些年来,中国公司纷纷利用境外市场融资,直到不久前该市场的资金池一直比国内充裕得多。一些公司是在境外注册的,因此不具备在国内发售股票的资格,还有一些公司想要利用美国的上市规则;相关规则可以赋予创始人和高管对公司相当高比例的控制权。其他公司则想规避中国严苛的上市规则(要求企业在上市前连续三年盈利)。

有一段时间监管机构似乎很有希望推行其想法。腾讯首席执行长马化腾(Pony Ma)、京东首席执行长刘强东(Richard Liu)和阿里巴巴首席财务长武卫(Maggie Wu)等高管公开表示,他们将考虑在大陆上市。

今年6月,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成为第一家申请在上海发行CDR的企业。但后来该公司无限期推迟了这一计划,仅在香港上市。之后再无企业申请发行CDR。

知情人士称,一些高管担心会像小米公司一样在商业模式和会计标准等一系列事项上面临严格审查。银行人士和律师表示,监管机构曾坚决要求公司财报使用中国会计标准,但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遵循美国会计规定,公司表示需要时间和资源进行调整。

政府的微观管理已延伸到上市的细节。对于常规首次公开募股(IPO)交易,监管机构决定哪些公司能够上市以及何时上市。一项不成文的规定要求IPO发行价对应的市盈率最高不得超过23倍,以确保早期投资者获得收益。

早期,监管机构也曾希望防止CDR跌得过低或涨得过高。《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早些时候报道,这引发了与小米公司的冲突。监管机构希望小米公司调低发行价,以确保上市首日股价上涨、上市后股票表现良好,进而增强投资者对CDR的信心。

与监管机构一样,高管们也在谨慎关注市场的大背景。一些人士称,美中贸易争端令市场的恐慌加剧,进一步打击了公司的上市热情。



撰文 / Chao Deng / Liza Lin / Julie Steinber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或者 *OR」--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中国政府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这一新工具,目的是要扭转巨型公司纷纷赴境外上市的趋势。这些海外上市的巨头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这三家公司的合计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与美国存托凭证类似,CDR将为中国本地投资者提供购买这类高增长股票的渠道,同时这些上市公司的其他股票仍可继续在境外市场交易。

该计划在6月份落地,本应显示出中国沪深交易所可与香港、纽约和其他股市竞争的能力。

不过,了解企业想法的知情人士称,证券监管机构迅速推出CDR的意愿有所降温。而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表示,企业正推迟其上市申请。至少有两家公司,即阿里巴巴和京东(JD.com, JD)已搁置发行CDR的计划。

据知情人士透露,监管机构要求提交辅助文件的热情下降。一位知情人士称,鉴于今年上证综指已下跌13%,官员们担心疲软的股市可能无法吸收如此大规模的股票发行。

与上海和深圳股市上市公司7.4万亿美元的市值相比﹐CDR的规模较小﹐但投资者担心这些知名公司上市将把资金从不那么耀眼的本地公司股票中分流。

一位经常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证监会)打交道的律师表示﹐就连证监会自己的官员都缺乏热情﹐并且来自其它政府机构的支持也不够﹐这些机构有自己的优先工作﹐首先就是稳定经济。证监会新闻部门未回应置评请求。

不过双方知情人士均表示,尽管困难重重,但上市进程并未宣告终结,如果中国股市反弹,进程可能会推进。

熟悉监管机构的知情人士称,可能至少希望看到一家公司上市,以显示进展并吸引更多公司上市。他们表示,市场低迷并没有把路完全堵死。

一位知情人士称,道路已经基本铺平,现在的问题是各公司是否想上道。

考虑到中国很久以前就想要引入CDR了,这一想法早在2001年就已提出,因此眼下的僵局尤其尴尬。

这些年来,中国公司纷纷利用境外市场融资,直到不久前该市场的资金池一直比国内充裕得多。一些公司是在境外注册的,因此不具备在国内发售股票的资格,还有一些公司想要利用美国的上市规则;相关规则可以赋予创始人和高管对公司相当高比例的控制权。其他公司则想规避中国严苛的上市规则(要求企业在上市前连续三年盈利)。

有一段时间监管机构似乎很有希望推行其想法。腾讯首席执行长马化腾(Pony Ma)、京东首席执行长刘强东(Richard Liu)和阿里巴巴首席财务长武卫(Maggie Wu)等高管公开表示,他们将考虑在大陆上市。

今年6月,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成为第一家申请在上海发行CDR的企业。但后来该公司无限期推迟了这一计划,仅在香港上市。之后再无企业申请发行CDR。

知情人士称,一些高管担心会像小米公司一样在商业模式和会计标准等一系列事项上面临严格审查。银行人士和律师表示,监管机构曾坚决要求公司财报使用中国会计标准,但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遵循美国会计规定,公司表示需要时间和资源进行调整。

政府的微观管理已延伸到上市的细节。对于常规首次公开募股(IPO)交易,监管机构决定哪些公司能够上市以及何时上市。一项不成文的规定要求IPO发行价对应的市盈率最高不得超过23倍,以确保早期投资者获得收益。

早期,监管机构也曾希望防止CDR跌得过低或涨得过高。《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早些时候报道,这引发了与小米公司的冲突。监管机构希望小米公司调低发行价,以确保上市首日股价上涨、上市后股票表现良好,进而增强投资者对CDR的信心。

与监管机构一样,高管们也在谨慎关注市场的大背景。一些人士称,美中贸易争端令市场的恐慌加剧,进一步打击了公司的上市热情。



撰文 / Chao Deng / Liza Lin / Julie Steinber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推动科技巨头回归A股的计划搁浅

发布日期:2018-07-31 09:37
摘要」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或者 *OR」--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中国政府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这一新工具,目的是要扭转巨型公司纷纷赴境外上市的趋势。这些海外上市的巨头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这三家公司的合计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与美国存托凭证类似,CDR将为中国本地投资者提供购买这类高增长股票的渠道,同时这些上市公司的其他股票仍可继续在境外市场交易。

该计划在6月份落地,本应显示出中国沪深交易所可与香港、纽约和其他股市竞争的能力。

不过,了解企业想法的知情人士称,证券监管机构迅速推出CDR的意愿有所降温。而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表示,企业正推迟其上市申请。至少有两家公司,即阿里巴巴和京东(JD.com, JD)已搁置发行CDR的计划。

据知情人士透露,监管机构要求提交辅助文件的热情下降。一位知情人士称,鉴于今年上证综指已下跌13%,官员们担心疲软的股市可能无法吸收如此大规模的股票发行。

与上海和深圳股市上市公司7.4万亿美元的市值相比﹐CDR的规模较小﹐但投资者担心这些知名公司上市将把资金从不那么耀眼的本地公司股票中分流。

一位经常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证监会)打交道的律师表示﹐就连证监会自己的官员都缺乏热情﹐并且来自其它政府机构的支持也不够﹐这些机构有自己的优先工作﹐首先就是稳定经济。证监会新闻部门未回应置评请求。

不过双方知情人士均表示,尽管困难重重,但上市进程并未宣告终结,如果中国股市反弹,进程可能会推进。

熟悉监管机构的知情人士称,可能至少希望看到一家公司上市,以显示进展并吸引更多公司上市。他们表示,市场低迷并没有把路完全堵死。

一位知情人士称,道路已经基本铺平,现在的问题是各公司是否想上道。

考虑到中国很久以前就想要引入CDR了,这一想法早在2001年就已提出,因此眼下的僵局尤其尴尬。

这些年来,中国公司纷纷利用境外市场融资,直到不久前该市场的资金池一直比国内充裕得多。一些公司是在境外注册的,因此不具备在国内发售股票的资格,还有一些公司想要利用美国的上市规则;相关规则可以赋予创始人和高管对公司相当高比例的控制权。其他公司则想规避中国严苛的上市规则(要求企业在上市前连续三年盈利)。

有一段时间监管机构似乎很有希望推行其想法。腾讯首席执行长马化腾(Pony Ma)、京东首席执行长刘强东(Richard Liu)和阿里巴巴首席财务长武卫(Maggie Wu)等高管公开表示,他们将考虑在大陆上市。

今年6月,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成为第一家申请在上海发行CDR的企业。但后来该公司无限期推迟了这一计划,仅在香港上市。之后再无企业申请发行CDR。

知情人士称,一些高管担心会像小米公司一样在商业模式和会计标准等一系列事项上面临严格审查。银行人士和律师表示,监管机构曾坚决要求公司财报使用中国会计标准,但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遵循美国会计规定,公司表示需要时间和资源进行调整。

政府的微观管理已延伸到上市的细节。对于常规首次公开募股(IPO)交易,监管机构决定哪些公司能够上市以及何时上市。一项不成文的规定要求IPO发行价对应的市盈率最高不得超过23倍,以确保早期投资者获得收益。

早期,监管机构也曾希望防止CDR跌得过低或涨得过高。《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早些时候报道,这引发了与小米公司的冲突。监管机构希望小米公司调低发行价,以确保上市首日股价上涨、上市后股票表现良好,进而增强投资者对CDR的信心。

与监管机构一样,高管们也在谨慎关注市场的大背景。一些人士称,美中贸易争端令市场的恐慌加剧,进一步打击了公司的上市热情。



撰文 / Chao Deng / Liza Lin / Julie Steinber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或者 *OR」--中国吸引科技巨头回归A股市场的宏大计划正在降温,股市的表现疲软是其主因。

中国政府推出中国存托凭证(CDR)这一新工具,目的是要扭转巨型公司纷纷赴境外上市的趋势。这些海外上市的巨头包括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和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这三家公司的合计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与美国存托凭证类似,CDR将为中国本地投资者提供购买这类高增长股票的渠道,同时这些上市公司的其他股票仍可继续在境外市场交易。

该计划在6月份落地,本应显示出中国沪深交易所可与香港、纽约和其他股市竞争的能力。

不过,了解企业想法的知情人士称,证券监管机构迅速推出CDR的意愿有所降温。而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士表示,企业正推迟其上市申请。至少有两家公司,即阿里巴巴和京东(JD.com, JD)已搁置发行CDR的计划。

据知情人士透露,监管机构要求提交辅助文件的热情下降。一位知情人士称,鉴于今年上证综指已下跌13%,官员们担心疲软的股市可能无法吸收如此大规模的股票发行。

与上海和深圳股市上市公司7.4万亿美元的市值相比﹐CDR的规模较小﹐但投资者担心这些知名公司上市将把资金从不那么耀眼的本地公司股票中分流。

一位经常与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简称﹕中国证监会)打交道的律师表示﹐就连证监会自己的官员都缺乏热情﹐并且来自其它政府机构的支持也不够﹐这些机构有自己的优先工作﹐首先就是稳定经济。证监会新闻部门未回应置评请求。

不过双方知情人士均表示,尽管困难重重,但上市进程并未宣告终结,如果中国股市反弹,进程可能会推进。

熟悉监管机构的知情人士称,可能至少希望看到一家公司上市,以显示进展并吸引更多公司上市。他们表示,市场低迷并没有把路完全堵死。

一位知情人士称,道路已经基本铺平,现在的问题是各公司是否想上道。

考虑到中国很久以前就想要引入CDR了,这一想法早在2001年就已提出,因此眼下的僵局尤其尴尬。

这些年来,中国公司纷纷利用境外市场融资,直到不久前该市场的资金池一直比国内充裕得多。一些公司是在境外注册的,因此不具备在国内发售股票的资格,还有一些公司想要利用美国的上市规则;相关规则可以赋予创始人和高管对公司相当高比例的控制权。其他公司则想规避中国严苛的上市规则(要求企业在上市前连续三年盈利)。

有一段时间监管机构似乎很有希望推行其想法。腾讯首席执行长马化腾(Pony Ma)、京东首席执行长刘强东(Richard Liu)和阿里巴巴首席财务长武卫(Maggie Wu)等高管公开表示,他们将考虑在大陆上市。

今年6月,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集团(Xiaomi Corp., 1810.HK)成为第一家申请在上海发行CDR的企业。但后来该公司无限期推迟了这一计划,仅在香港上市。之后再无企业申请发行CDR。

知情人士称,一些高管担心会像小米公司一样在商业模式和会计标准等一系列事项上面临严格审查。银行人士和律师表示,监管机构曾坚决要求公司财报使用中国会计标准,但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遵循美国会计规定,公司表示需要时间和资源进行调整。

政府的微观管理已延伸到上市的细节。对于常规首次公开募股(IPO)交易,监管机构决定哪些公司能够上市以及何时上市。一项不成文的规定要求IPO发行价对应的市盈率最高不得超过23倍,以确保早期投资者获得收益。

早期,监管机构也曾希望防止CDR跌得过低或涨得过高。《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早些时候报道,这引发了与小米公司的冲突。监管机构希望小米公司调低发行价,以确保上市首日股价上涨、上市后股票表现良好,进而增强投资者对CDR的信心。

与监管机构一样,高管们也在谨慎关注市场的大背景。一些人士称,美中贸易争端令市场的恐慌加剧,进一步打击了公司的上市热情。



撰文 / Chao Deng / Liza Lin / Julie Steinber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