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从三大关键词看徐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

发布日期:2018-07-30 20:31
摘要」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或者 *OR」--继《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出尽风头后,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加入夏日战团。

狄仁杰探案故事是徐克继黄飞鸿之后,最耗心血和最具开创意义的系列电影。徐克携“四大天王”归来,距上一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已有五年。五年磨一剑的徐老怪,想玩什么?

徐克拍电影,缘起于新浪潮,底子却是传统文化。

用最前沿的特效,嫁接武侠内核,绝对是个技术活,一不留神,就容易失控。比如《蜀山传》,花里胡哨的特技,遮蔽了人物和故事。

新旧之间,有个平衡点,在特效为王的大片时代,让故事和人物脱颖而出,尤为重要。

如何掌握平衡?心急不行,得文火慢煮。

徐克唯将“徐徐克之”奉献给了自己最有野心的两个系列电影,黄飞鸿和狄仁杰。

黄飞鸿系列,首部拍摄于1991年,乱世风云,反思历史,略显青涩;第二部《男儿当自强》,打戏精彩,拳拳到肉,趣味不足;直到第三部《狮王争霸》,打磨圆润,妙趣横生,一代宗师,终成开阔气象。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狄仁杰系列也是如此。从《通天帝国》到《神都龙王》,再到刚上映的《四大天王》,一而再,再而三,徐克的大唐探案故事,总算拨云见日,登堂入室。

特效如猛兽,你可以驾驭它,为己所用,也可能被它牵着鼻子走,导致整部电影坍塌。如《阿修罗》《长城》《无极》。结果如何,取决于导演的掌控力。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特效之强劲,自不必说。更难能可贵的是,除开特效,人物不弱,剧本扎实,围绕亢龙锏这个物件,各路人马争相缠斗,花团锦簇,煞是好看。

年近七⼗的徐克,懂得尊重电影本身的限制,却以玩童心态不断创新,寻求突破,随⼼所欲不逾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玩。

比起狄仁杰系列前两部,第三部更像是玩出来的,徐老怪游戏心态十足,“四大天王”是他送给观众和自己的礼物。

林更新饰演的沙陀忠,仿佛黄飞鸿系列里的梁宽,插科打诨,俨然搞笑担当。不只是他,就连在第二部中,一脸便秘表情的尉迟真金,也如履薄冰地开启了卖萌模式。


整部电影,从头至尾,仿佛一场嘉年华盛事。动作,悬疑,搞笑,刻奇,无所不包,应有尽有,观众可以远观,也可以亵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幻术。

从某种程度说,电影本身,就是一种幻术。用幻术表现幻术,很耐人寻味,如《盗梦空间》中的三重梦境,《死亡幻觉》里的生死迷思,都给人以强烈震撼。

《菜根谭》有云,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荒诞不经的幻术,往往指向真实不虚的人生。

好的电影,如高明幻术,让观众醒着做梦,冷不防一个激灵,窥见身外之身。关键在于如何弄假成真。

比起陈凯歌的《妖猫传》,《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的幻术,更令人炫目:三头六臂,播云弄雨,金龙复活,巨猿狂啸……

这看似荒诞,其实有史实打底。

自春秋战国起,方士和巫术,就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伴随着朝代的兴替,时隐时现,至隋唐时期,已是蔚为大观。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到,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乘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凡此,皆张皇鬼神,称道灵异,故自晋迄隋,特多鬼神至怪之书。

电影里的神怪异人,不是胡编乱造,若细细推敲,都有出处可寻,可以想见,为求“真”,徐老怪埋头故纸堆,颇下了一番功夫。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三个关键词是:权力。

刨除掉怪力乱神的林林总总,整部电影,讲的其实是一个限制权力的故事。

野心勃勃的武则天,在通往至高权力的路上,遭遇了狄仁杰。

狄仁杰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中的亢龙锏,此亢龙锏乃唐高宗李治所赐,持锏之人,能够不受等级和身份束缚,在关键时刻,为天下苍生,直谏极权。

可能有人会觉得,亢龙锏这个设置太幼稚,毕竟武则天手眼通天,大权在握,一个铁棍子,就算再粗再硬,又能顶啥用呢?

其实,亢龙锏是一个象征,作为神兵利器,它无坚不摧,还能扫除幻象,武则天之所以对它如此忌惮,不是因为它对肉体的杀伤力,而是因为它能限制权力。

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这样一把“亢龙锏”,更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降龙术”,将权力这头野兽,关进笼子里。

狄仁杰系列,可谓类型电影的大杂糅,奇幻,惊悚,动作,推理,搞笑,什么都有,唯独淡化了“侠”。

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看老怪的片,不能囿于传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徐克在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读书,主修电影,研究方向是胡金铨的武侠电影。

胡金铨的武侠电影,文人色彩浓厚,画面讲究,台词隽永,徐克看过后,大为折服。徐克在提到胡金铨电影时,甚至用了尊敬这个词。

徐克毕竟是徐克,他不满足于做胡的门徒,接过武侠电影这杆旗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革新。

胡金铨的习惯,是在拍摄前,先定好剧本,徐克则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两人合拍《笑傲江湖》时,徐克一会儿一个主意,改了14次剧本,让胡金铨大呼头疼,没拍多少,就闪人了。

徐克在武侠电影上的不拘一格,不只胡金铨受不了,连作者金庸也颇有微词。

金庸这样评价徐克:“徐克不懂武侠,把我的小说《笑傲江湖》瞎改,他后来还要买我的小说拍电影,我说朋友还是做,但是小说不卖给你了。”

金大侠虽不认可,但徐克版的《笑傲江湖》和《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成为一代人心中永恒的经典。

电影应该具有创造性,萧规曹随不难,难的是打破常规,大破大立。或许,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自1984年徐克创办电影工作室起,他专注特效三十余年。他的特效为武侠服务,循序渐进,锲而不舍,有成有败。到今天这部“四大天王”,算是走上了一个坡顶,足以傲视群雄。

它创造和呈现的视效阐释了何谓电影之奇观。而徐克确为新一代武侠电影的开山怪。



撰文 / 杨海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或者 *OR」--继《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出尽风头后,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加入夏日战团。

狄仁杰探案故事是徐克继黄飞鸿之后,最耗心血和最具开创意义的系列电影。徐克携“四大天王”归来,距上一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已有五年。五年磨一剑的徐老怪,想玩什么?

徐克拍电影,缘起于新浪潮,底子却是传统文化。

用最前沿的特效,嫁接武侠内核,绝对是个技术活,一不留神,就容易失控。比如《蜀山传》,花里胡哨的特技,遮蔽了人物和故事。

新旧之间,有个平衡点,在特效为王的大片时代,让故事和人物脱颖而出,尤为重要。

如何掌握平衡?心急不行,得文火慢煮。

徐克唯将“徐徐克之”奉献给了自己最有野心的两个系列电影,黄飞鸿和狄仁杰。

黄飞鸿系列,首部拍摄于1991年,乱世风云,反思历史,略显青涩;第二部《男儿当自强》,打戏精彩,拳拳到肉,趣味不足;直到第三部《狮王争霸》,打磨圆润,妙趣横生,一代宗师,终成开阔气象。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狄仁杰系列也是如此。从《通天帝国》到《神都龙王》,再到刚上映的《四大天王》,一而再,再而三,徐克的大唐探案故事,总算拨云见日,登堂入室。

特效如猛兽,你可以驾驭它,为己所用,也可能被它牵着鼻子走,导致整部电影坍塌。如《阿修罗》《长城》《无极》。结果如何,取决于导演的掌控力。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特效之强劲,自不必说。更难能可贵的是,除开特效,人物不弱,剧本扎实,围绕亢龙锏这个物件,各路人马争相缠斗,花团锦簇,煞是好看。

年近七⼗的徐克,懂得尊重电影本身的限制,却以玩童心态不断创新,寻求突破,随⼼所欲不逾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玩。

比起狄仁杰系列前两部,第三部更像是玩出来的,徐老怪游戏心态十足,“四大天王”是他送给观众和自己的礼物。

林更新饰演的沙陀忠,仿佛黄飞鸿系列里的梁宽,插科打诨,俨然搞笑担当。不只是他,就连在第二部中,一脸便秘表情的尉迟真金,也如履薄冰地开启了卖萌模式。


整部电影,从头至尾,仿佛一场嘉年华盛事。动作,悬疑,搞笑,刻奇,无所不包,应有尽有,观众可以远观,也可以亵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幻术。

从某种程度说,电影本身,就是一种幻术。用幻术表现幻术,很耐人寻味,如《盗梦空间》中的三重梦境,《死亡幻觉》里的生死迷思,都给人以强烈震撼。

《菜根谭》有云,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荒诞不经的幻术,往往指向真实不虚的人生。

好的电影,如高明幻术,让观众醒着做梦,冷不防一个激灵,窥见身外之身。关键在于如何弄假成真。

比起陈凯歌的《妖猫传》,《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的幻术,更令人炫目:三头六臂,播云弄雨,金龙复活,巨猿狂啸……

这看似荒诞,其实有史实打底。

自春秋战国起,方士和巫术,就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伴随着朝代的兴替,时隐时现,至隋唐时期,已是蔚为大观。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到,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乘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凡此,皆张皇鬼神,称道灵异,故自晋迄隋,特多鬼神至怪之书。

电影里的神怪异人,不是胡编乱造,若细细推敲,都有出处可寻,可以想见,为求“真”,徐老怪埋头故纸堆,颇下了一番功夫。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三个关键词是:权力。

刨除掉怪力乱神的林林总总,整部电影,讲的其实是一个限制权力的故事。

野心勃勃的武则天,在通往至高权力的路上,遭遇了狄仁杰。

狄仁杰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中的亢龙锏,此亢龙锏乃唐高宗李治所赐,持锏之人,能够不受等级和身份束缚,在关键时刻,为天下苍生,直谏极权。

可能有人会觉得,亢龙锏这个设置太幼稚,毕竟武则天手眼通天,大权在握,一个铁棍子,就算再粗再硬,又能顶啥用呢?

其实,亢龙锏是一个象征,作为神兵利器,它无坚不摧,还能扫除幻象,武则天之所以对它如此忌惮,不是因为它对肉体的杀伤力,而是因为它能限制权力。

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这样一把“亢龙锏”,更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降龙术”,将权力这头野兽,关进笼子里。

狄仁杰系列,可谓类型电影的大杂糅,奇幻,惊悚,动作,推理,搞笑,什么都有,唯独淡化了“侠”。

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看老怪的片,不能囿于传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徐克在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读书,主修电影,研究方向是胡金铨的武侠电影。

胡金铨的武侠电影,文人色彩浓厚,画面讲究,台词隽永,徐克看过后,大为折服。徐克在提到胡金铨电影时,甚至用了尊敬这个词。

徐克毕竟是徐克,他不满足于做胡的门徒,接过武侠电影这杆旗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革新。

胡金铨的习惯,是在拍摄前,先定好剧本,徐克则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两人合拍《笑傲江湖》时,徐克一会儿一个主意,改了14次剧本,让胡金铨大呼头疼,没拍多少,就闪人了。

徐克在武侠电影上的不拘一格,不只胡金铨受不了,连作者金庸也颇有微词。

金庸这样评价徐克:“徐克不懂武侠,把我的小说《笑傲江湖》瞎改,他后来还要买我的小说拍电影,我说朋友还是做,但是小说不卖给你了。”

金大侠虽不认可,但徐克版的《笑傲江湖》和《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成为一代人心中永恒的经典。

电影应该具有创造性,萧规曹随不难,难的是打破常规,大破大立。或许,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自1984年徐克创办电影工作室起,他专注特效三十余年。他的特效为武侠服务,循序渐进,锲而不舍,有成有败。到今天这部“四大天王”,算是走上了一个坡顶,足以傲视群雄。

它创造和呈现的视效阐释了何谓电影之奇观。而徐克确为新一代武侠电影的开山怪。



撰文 / 杨海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或者 *OR」--继《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出尽风头后,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加入夏日战团。

狄仁杰探案故事是徐克继黄飞鸿之后,最耗心血和最具开创意义的系列电影。徐克携“四大天王”归来,距上一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已有五年。五年磨一剑的徐老怪,想玩什么?

徐克拍电影,缘起于新浪潮,底子却是传统文化。

用最前沿的特效,嫁接武侠内核,绝对是个技术活,一不留神,就容易失控。比如《蜀山传》,花里胡哨的特技,遮蔽了人物和故事。

新旧之间,有个平衡点,在特效为王的大片时代,让故事和人物脱颖而出,尤为重要。

如何掌握平衡?心急不行,得文火慢煮。

徐克唯将“徐徐克之”奉献给了自己最有野心的两个系列电影,黄飞鸿和狄仁杰。

黄飞鸿系列,首部拍摄于1991年,乱世风云,反思历史,略显青涩;第二部《男儿当自强》,打戏精彩,拳拳到肉,趣味不足;直到第三部《狮王争霸》,打磨圆润,妙趣横生,一代宗师,终成开阔气象。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狄仁杰系列也是如此。从《通天帝国》到《神都龙王》,再到刚上映的《四大天王》,一而再,再而三,徐克的大唐探案故事,总算拨云见日,登堂入室。

特效如猛兽,你可以驾驭它,为己所用,也可能被它牵着鼻子走,导致整部电影坍塌。如《阿修罗》《长城》《无极》。结果如何,取决于导演的掌控力。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特效之强劲,自不必说。更难能可贵的是,除开特效,人物不弱,剧本扎实,围绕亢龙锏这个物件,各路人马争相缠斗,花团锦簇,煞是好看。

年近七⼗的徐克,懂得尊重电影本身的限制,却以玩童心态不断创新,寻求突破,随⼼所欲不逾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玩。

比起狄仁杰系列前两部,第三部更像是玩出来的,徐老怪游戏心态十足,“四大天王”是他送给观众和自己的礼物。

林更新饰演的沙陀忠,仿佛黄飞鸿系列里的梁宽,插科打诨,俨然搞笑担当。不只是他,就连在第二部中,一脸便秘表情的尉迟真金,也如履薄冰地开启了卖萌模式。


整部电影,从头至尾,仿佛一场嘉年华盛事。动作,悬疑,搞笑,刻奇,无所不包,应有尽有,观众可以远观,也可以亵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幻术。

从某种程度说,电影本身,就是一种幻术。用幻术表现幻术,很耐人寻味,如《盗梦空间》中的三重梦境,《死亡幻觉》里的生死迷思,都给人以强烈震撼。

《菜根谭》有云,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荒诞不经的幻术,往往指向真实不虚的人生。

好的电影,如高明幻术,让观众醒着做梦,冷不防一个激灵,窥见身外之身。关键在于如何弄假成真。

比起陈凯歌的《妖猫传》,《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的幻术,更令人炫目:三头六臂,播云弄雨,金龙复活,巨猿狂啸……

这看似荒诞,其实有史实打底。

自春秋战国起,方士和巫术,就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伴随着朝代的兴替,时隐时现,至隋唐时期,已是蔚为大观。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到,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乘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凡此,皆张皇鬼神,称道灵异,故自晋迄隋,特多鬼神至怪之书。

电影里的神怪异人,不是胡编乱造,若细细推敲,都有出处可寻,可以想见,为求“真”,徐老怪埋头故纸堆,颇下了一番功夫。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三个关键词是:权力。

刨除掉怪力乱神的林林总总,整部电影,讲的其实是一个限制权力的故事。

野心勃勃的武则天,在通往至高权力的路上,遭遇了狄仁杰。

狄仁杰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中的亢龙锏,此亢龙锏乃唐高宗李治所赐,持锏之人,能够不受等级和身份束缚,在关键时刻,为天下苍生,直谏极权。

可能有人会觉得,亢龙锏这个设置太幼稚,毕竟武则天手眼通天,大权在握,一个铁棍子,就算再粗再硬,又能顶啥用呢?

其实,亢龙锏是一个象征,作为神兵利器,它无坚不摧,还能扫除幻象,武则天之所以对它如此忌惮,不是因为它对肉体的杀伤力,而是因为它能限制权力。

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这样一把“亢龙锏”,更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降龙术”,将权力这头野兽,关进笼子里。

狄仁杰系列,可谓类型电影的大杂糅,奇幻,惊悚,动作,推理,搞笑,什么都有,唯独淡化了“侠”。

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看老怪的片,不能囿于传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徐克在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读书,主修电影,研究方向是胡金铨的武侠电影。

胡金铨的武侠电影,文人色彩浓厚,画面讲究,台词隽永,徐克看过后,大为折服。徐克在提到胡金铨电影时,甚至用了尊敬这个词。

徐克毕竟是徐克,他不满足于做胡的门徒,接过武侠电影这杆旗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革新。

胡金铨的习惯,是在拍摄前,先定好剧本,徐克则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两人合拍《笑傲江湖》时,徐克一会儿一个主意,改了14次剧本,让胡金铨大呼头疼,没拍多少,就闪人了。

徐克在武侠电影上的不拘一格,不只胡金铨受不了,连作者金庸也颇有微词。

金庸这样评价徐克:“徐克不懂武侠,把我的小说《笑傲江湖》瞎改,他后来还要买我的小说拍电影,我说朋友还是做,但是小说不卖给你了。”

金大侠虽不认可,但徐克版的《笑傲江湖》和《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成为一代人心中永恒的经典。

电影应该具有创造性,萧规曹随不难,难的是打破常规,大破大立。或许,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自1984年徐克创办电影工作室起,他专注特效三十余年。他的特效为武侠服务,循序渐进,锲而不舍,有成有败。到今天这部“四大天王”,算是走上了一个坡顶,足以傲视群雄。

它创造和呈现的视效阐释了何谓电影之奇观。而徐克确为新一代武侠电影的开山怪。



撰文 / 杨海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从三大关键词看徐克《狄仁杰之四大天王》

发布日期:2018-07-30 20:31
摘要」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或者 *OR」--继《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出尽风头后,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加入夏日战团。

狄仁杰探案故事是徐克继黄飞鸿之后,最耗心血和最具开创意义的系列电影。徐克携“四大天王”归来,距上一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已有五年。五年磨一剑的徐老怪,想玩什么?

徐克拍电影,缘起于新浪潮,底子却是传统文化。

用最前沿的特效,嫁接武侠内核,绝对是个技术活,一不留神,就容易失控。比如《蜀山传》,花里胡哨的特技,遮蔽了人物和故事。

新旧之间,有个平衡点,在特效为王的大片时代,让故事和人物脱颖而出,尤为重要。

如何掌握平衡?心急不行,得文火慢煮。

徐克唯将“徐徐克之”奉献给了自己最有野心的两个系列电影,黄飞鸿和狄仁杰。

黄飞鸿系列,首部拍摄于1991年,乱世风云,反思历史,略显青涩;第二部《男儿当自强》,打戏精彩,拳拳到肉,趣味不足;直到第三部《狮王争霸》,打磨圆润,妙趣横生,一代宗师,终成开阔气象。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狄仁杰系列也是如此。从《通天帝国》到《神都龙王》,再到刚上映的《四大天王》,一而再,再而三,徐克的大唐探案故事,总算拨云见日,登堂入室。

特效如猛兽,你可以驾驭它,为己所用,也可能被它牵着鼻子走,导致整部电影坍塌。如《阿修罗》《长城》《无极》。结果如何,取决于导演的掌控力。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特效之强劲,自不必说。更难能可贵的是,除开特效,人物不弱,剧本扎实,围绕亢龙锏这个物件,各路人马争相缠斗,花团锦簇,煞是好看。

年近七⼗的徐克,懂得尊重电影本身的限制,却以玩童心态不断创新,寻求突破,随⼼所欲不逾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玩。

比起狄仁杰系列前两部,第三部更像是玩出来的,徐老怪游戏心态十足,“四大天王”是他送给观众和自己的礼物。

林更新饰演的沙陀忠,仿佛黄飞鸿系列里的梁宽,插科打诨,俨然搞笑担当。不只是他,就连在第二部中,一脸便秘表情的尉迟真金,也如履薄冰地开启了卖萌模式。


整部电影,从头至尾,仿佛一场嘉年华盛事。动作,悬疑,搞笑,刻奇,无所不包,应有尽有,观众可以远观,也可以亵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幻术。

从某种程度说,电影本身,就是一种幻术。用幻术表现幻术,很耐人寻味,如《盗梦空间》中的三重梦境,《死亡幻觉》里的生死迷思,都给人以强烈震撼。

《菜根谭》有云,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荒诞不经的幻术,往往指向真实不虚的人生。

好的电影,如高明幻术,让观众醒着做梦,冷不防一个激灵,窥见身外之身。关键在于如何弄假成真。

比起陈凯歌的《妖猫传》,《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的幻术,更令人炫目:三头六臂,播云弄雨,金龙复活,巨猿狂啸……

这看似荒诞,其实有史实打底。

自春秋战国起,方士和巫术,就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伴随着朝代的兴替,时隐时现,至隋唐时期,已是蔚为大观。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到,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乘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凡此,皆张皇鬼神,称道灵异,故自晋迄隋,特多鬼神至怪之书。

电影里的神怪异人,不是胡编乱造,若细细推敲,都有出处可寻,可以想见,为求“真”,徐老怪埋头故纸堆,颇下了一番功夫。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三个关键词是:权力。

刨除掉怪力乱神的林林总总,整部电影,讲的其实是一个限制权力的故事。

野心勃勃的武则天,在通往至高权力的路上,遭遇了狄仁杰。

狄仁杰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中的亢龙锏,此亢龙锏乃唐高宗李治所赐,持锏之人,能够不受等级和身份束缚,在关键时刻,为天下苍生,直谏极权。

可能有人会觉得,亢龙锏这个设置太幼稚,毕竟武则天手眼通天,大权在握,一个铁棍子,就算再粗再硬,又能顶啥用呢?

其实,亢龙锏是一个象征,作为神兵利器,它无坚不摧,还能扫除幻象,武则天之所以对它如此忌惮,不是因为它对肉体的杀伤力,而是因为它能限制权力。

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这样一把“亢龙锏”,更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降龙术”,将权力这头野兽,关进笼子里。

狄仁杰系列,可谓类型电影的大杂糅,奇幻,惊悚,动作,推理,搞笑,什么都有,唯独淡化了“侠”。

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看老怪的片,不能囿于传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徐克在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读书,主修电影,研究方向是胡金铨的武侠电影。

胡金铨的武侠电影,文人色彩浓厚,画面讲究,台词隽永,徐克看过后,大为折服。徐克在提到胡金铨电影时,甚至用了尊敬这个词。

徐克毕竟是徐克,他不满足于做胡的门徒,接过武侠电影这杆旗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革新。

胡金铨的习惯,是在拍摄前,先定好剧本,徐克则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两人合拍《笑傲江湖》时,徐克一会儿一个主意,改了14次剧本,让胡金铨大呼头疼,没拍多少,就闪人了。

徐克在武侠电影上的不拘一格,不只胡金铨受不了,连作者金庸也颇有微词。

金庸这样评价徐克:“徐克不懂武侠,把我的小说《笑傲江湖》瞎改,他后来还要买我的小说拍电影,我说朋友还是做,但是小说不卖给你了。”

金大侠虽不认可,但徐克版的《笑傲江湖》和《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成为一代人心中永恒的经典。

电影应该具有创造性,萧规曹随不难,难的是打破常规,大破大立。或许,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自1984年徐克创办电影工作室起,他专注特效三十余年。他的特效为武侠服务,循序渐进,锲而不舍,有成有败。到今天这部“四大天王”,算是走上了一个坡顶,足以傲视群雄。

它创造和呈现的视效阐释了何谓电影之奇观。而徐克确为新一代武侠电影的开山怪。



撰文 / 杨海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或者 *OR」--继《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出尽风头后,徐克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加入夏日战团。

狄仁杰探案故事是徐克继黄飞鸿之后,最耗心血和最具开创意义的系列电影。徐克携“四大天王”归来,距上一部《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已有五年。五年磨一剑的徐老怪,想玩什么?

徐克拍电影,缘起于新浪潮,底子却是传统文化。

用最前沿的特效,嫁接武侠内核,绝对是个技术活,一不留神,就容易失控。比如《蜀山传》,花里胡哨的特技,遮蔽了人物和故事。

新旧之间,有个平衡点,在特效为王的大片时代,让故事和人物脱颖而出,尤为重要。

如何掌握平衡?心急不行,得文火慢煮。

徐克唯将“徐徐克之”奉献给了自己最有野心的两个系列电影,黄飞鸿和狄仁杰。

黄飞鸿系列,首部拍摄于1991年,乱世风云,反思历史,略显青涩;第二部《男儿当自强》,打戏精彩,拳拳到肉,趣味不足;直到第三部《狮王争霸》,打磨圆润,妙趣横生,一代宗师,终成开阔气象。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狄仁杰系列也是如此。从《通天帝国》到《神都龙王》,再到刚上映的《四大天王》,一而再,再而三,徐克的大唐探案故事,总算拨云见日,登堂入室。

特效如猛兽,你可以驾驭它,为己所用,也可能被它牵着鼻子走,导致整部电影坍塌。如《阿修罗》《长城》《无极》。结果如何,取决于导演的掌控力。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特效之强劲,自不必说。更难能可贵的是,除开特效,人物不弱,剧本扎实,围绕亢龙锏这个物件,各路人马争相缠斗,花团锦簇,煞是好看。

年近七⼗的徐克,懂得尊重电影本身的限制,却以玩童心态不断创新,寻求突破,随⼼所欲不逾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玩。

比起狄仁杰系列前两部,第三部更像是玩出来的,徐老怪游戏心态十足,“四大天王”是他送给观众和自己的礼物。

林更新饰演的沙陀忠,仿佛黄飞鸿系列里的梁宽,插科打诨,俨然搞笑担当。不只是他,就连在第二部中,一脸便秘表情的尉迟真金,也如履薄冰地开启了卖萌模式。


整部电影,从头至尾,仿佛一场嘉年华盛事。动作,悬疑,搞笑,刻奇,无所不包,应有尽有,观众可以远观,也可以亵玩。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二个关键词是:幻术。

从某种程度说,电影本身,就是一种幻术。用幻术表现幻术,很耐人寻味,如《盗梦空间》中的三重梦境,《死亡幻觉》里的生死迷思,都给人以强烈震撼。

《菜根谭》有云,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荒诞不经的幻术,往往指向真实不虚的人生。

好的电影,如高明幻术,让观众醒着做梦,冷不防一个激灵,窥见身外之身。关键在于如何弄假成真。

比起陈凯歌的《妖猫传》,《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中的幻术,更令人炫目:三头六臂,播云弄雨,金龙复活,巨猿狂啸……

这看似荒诞,其实有史实打底。

自春秋战国起,方士和巫术,就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伴随着朝代的兴替,时隐时现,至隋唐时期,已是蔚为大观。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到,中国本信巫,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乘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凡此,皆张皇鬼神,称道灵异,故自晋迄隋,特多鬼神至怪之书。

电影里的神怪异人,不是胡编乱造,若细细推敲,都有出处可寻,可以想见,为求“真”,徐老怪埋头故纸堆,颇下了一番功夫。

《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的第三个关键词是:权力。

刨除掉怪力乱神的林林总总,整部电影,讲的其实是一个限制权力的故事。

野心勃勃的武则天,在通往至高权力的路上,遭遇了狄仁杰。

狄仁杰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中的亢龙锏,此亢龙锏乃唐高宗李治所赐,持锏之人,能够不受等级和身份束缚,在关键时刻,为天下苍生,直谏极权。

可能有人会觉得,亢龙锏这个设置太幼稚,毕竟武则天手眼通天,大权在握,一个铁棍子,就算再粗再硬,又能顶啥用呢?

其实,亢龙锏是一个象征,作为神兵利器,它无坚不摧,还能扫除幻象,武则天之所以对它如此忌惮,不是因为它对肉体的杀伤力,而是因为它能限制权力。

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这样一把“亢龙锏”,更需要一套行之有效的“降龙术”,将权力这头野兽,关进笼子里。

狄仁杰系列,可谓类型电影的大杂糅,奇幻,惊悚,动作,推理,搞笑,什么都有,唯独淡化了“侠”。

徐克是擅长借武侠外壳,反映时代精神。看老怪的片,不能囿于传统。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徐克在德克萨斯州大学奥斯汀分校读书,主修电影,研究方向是胡金铨的武侠电影。

胡金铨的武侠电影,文人色彩浓厚,画面讲究,台词隽永,徐克看过后,大为折服。徐克在提到胡金铨电影时,甚至用了尊敬这个词。

徐克毕竟是徐克,他不满足于做胡的门徒,接过武侠电影这杆旗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革新。

胡金铨的习惯,是在拍摄前,先定好剧本,徐克则天马行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两人合拍《笑傲江湖》时,徐克一会儿一个主意,改了14次剧本,让胡金铨大呼头疼,没拍多少,就闪人了。

徐克在武侠电影上的不拘一格,不只胡金铨受不了,连作者金庸也颇有微词。

金庸这样评价徐克:“徐克不懂武侠,把我的小说《笑傲江湖》瞎改,他后来还要买我的小说拍电影,我说朋友还是做,但是小说不卖给你了。”

金大侠虽不认可,但徐克版的《笑傲江湖》和《笑傲江湖之东方不败》,成为一代人心中永恒的经典。

电影应该具有创造性,萧规曹随不难,难的是打破常规,大破大立。或许,正因徐克“不懂”武侠,才能放手一搏。

自1984年徐克创办电影工作室起,他专注特效三十余年。他的特效为武侠服务,循序渐进,锲而不舍,有成有败。到今天这部“四大天王”,算是走上了一个坡顶,足以傲视群雄。

它创造和呈现的视效阐释了何谓电影之奇观。而徐克确为新一代武侠电影的开山怪。



撰文 / 杨海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