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玩具制造大国背后的艰辛

发布日期:2018-07-30 18:30
摘要」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特朗普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



「或者 *OR」--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而且这还是中国工厂受到美国玩具零售商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去年破产冲击之前的情况。

“现在有很多顾虑,”香港上市公司兴利集团(Herald Holdings)主席罗伯特•多夫曼(Robert Dorfman)说,“我们中大部分人几十年来都没有如此担心过。”该集团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玩具、手表和家居用品。

尽管面临压力,多夫曼等制造商仍认为,中国(去年美国82%的玩具进口来源地)和美国(全球最大玩具市场)彼此依赖。

另一家香港上市玩具制造商联志国际(Combine Will)的首席执行官、香港玩具厂商会(Toy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会长谭祖德(Dominic Tam)表示:“我们无法绕过中国作为生产基地、美国作为主要市场的现实。”


鉴于美国对华出口的此类商品不到2亿美元,玩具在美中两国去年3750亿美元贸易逆差中约占7%。

由于担心在选举年推高美国消费者支付的商品价格,特朗普政府一直小心翼翼避免对中国制造的家居用品采取措施。去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超过250亿美元的玩具、游戏及运动器材。

但美国行业游说组织玩具协会(Toy Association)警告称,“如果我们和玩具界被拖入贸易战,将不会有赢家”。

“官员们需要弄清楚这对商业和美国就业的威胁,而消费者需要明白,关税将波及一系列日常家用产品,从而令他们的荷包吃紧。”玩具协会会长史蒂夫•帕谢尔布(Steve Pasierb)说。

多夫曼的公司生产《特种部队》(G.I. Joe)、《蝙蝠侠》(Batman)及《星球大战》(Star Wars)同款可动人偶,工厂设在中国广东省的制造业腹地东莞。他表示,征收关税不会“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因为大多数玩具生产都太过劳动密集型,在美国无法盈利。

另一家工厂设在内地的香港玩具制造商全利集团(Tsuen Lee)的执行董事张绮媚(Emily Cheung)表示,美国没有制造玩具的技艺和供应链。自动化并不现实,因为很多玩具需要复杂的装配,特别是越来越多玩具包含电子元件。

虽然中国的工资水平仍比美国低得多,但过去10年广东的工资增长很快,而且老龄化的中国的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一些工厂很难招到足够的工人——至少在不破产的情况下如此。

伴随经济增长、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且无法进一步实现自动化,中国的工厂老板们不得不面对工资迅速上涨的问题。

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商正在将制造简易玩具和产品的工厂开设到越南及其它劳动力更廉价的国家,如孟加拉国、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

协力商业顾问有限公司(Dezan Shira)管理合伙人Alberto Vettoretti预计这一趋势将加速,原因是工厂老板(以及购买他们商品的国际品牌)要防范贸易战带来的风险。该公司为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外国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

谭祖德表示,虽然制造商们担心中国不断上涨的成本——而印度或印尼的最低工资只有广东的一半——但从电子元件到模具制作设备,没有哪个国家的配套产业能有中国这样的深度。

“中国太便利了,”他说,“现有的玩具制造商没几家愿意去海外,因为这是一项非常庞大的投资,有很多不确定性,而且需要大量资金。”



撰文 / 白杰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特朗普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



「或者 *OR」--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而且这还是中国工厂受到美国玩具零售商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去年破产冲击之前的情况。

“现在有很多顾虑,”香港上市公司兴利集团(Herald Holdings)主席罗伯特•多夫曼(Robert Dorfman)说,“我们中大部分人几十年来都没有如此担心过。”该集团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玩具、手表和家居用品。

尽管面临压力,多夫曼等制造商仍认为,中国(去年美国82%的玩具进口来源地)和美国(全球最大玩具市场)彼此依赖。

另一家香港上市玩具制造商联志国际(Combine Will)的首席执行官、香港玩具厂商会(Toy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会长谭祖德(Dominic Tam)表示:“我们无法绕过中国作为生产基地、美国作为主要市场的现实。”


鉴于美国对华出口的此类商品不到2亿美元,玩具在美中两国去年3750亿美元贸易逆差中约占7%。

由于担心在选举年推高美国消费者支付的商品价格,特朗普政府一直小心翼翼避免对中国制造的家居用品采取措施。去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超过250亿美元的玩具、游戏及运动器材。

但美国行业游说组织玩具协会(Toy Association)警告称,“如果我们和玩具界被拖入贸易战,将不会有赢家”。

“官员们需要弄清楚这对商业和美国就业的威胁,而消费者需要明白,关税将波及一系列日常家用产品,从而令他们的荷包吃紧。”玩具协会会长史蒂夫•帕谢尔布(Steve Pasierb)说。

多夫曼的公司生产《特种部队》(G.I. Joe)、《蝙蝠侠》(Batman)及《星球大战》(Star Wars)同款可动人偶,工厂设在中国广东省的制造业腹地东莞。他表示,征收关税不会“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因为大多数玩具生产都太过劳动密集型,在美国无法盈利。

另一家工厂设在内地的香港玩具制造商全利集团(Tsuen Lee)的执行董事张绮媚(Emily Cheung)表示,美国没有制造玩具的技艺和供应链。自动化并不现实,因为很多玩具需要复杂的装配,特别是越来越多玩具包含电子元件。

虽然中国的工资水平仍比美国低得多,但过去10年广东的工资增长很快,而且老龄化的中国的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一些工厂很难招到足够的工人——至少在不破产的情况下如此。

伴随经济增长、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且无法进一步实现自动化,中国的工厂老板们不得不面对工资迅速上涨的问题。

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商正在将制造简易玩具和产品的工厂开设到越南及其它劳动力更廉价的国家,如孟加拉国、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

协力商业顾问有限公司(Dezan Shira)管理合伙人Alberto Vettoretti预计这一趋势将加速,原因是工厂老板(以及购买他们商品的国际品牌)要防范贸易战带来的风险。该公司为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外国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

谭祖德表示,虽然制造商们担心中国不断上涨的成本——而印度或印尼的最低工资只有广东的一半——但从电子元件到模具制作设备,没有哪个国家的配套产业能有中国这样的深度。

“中国太便利了,”他说,“现有的玩具制造商没几家愿意去海外,因为这是一项非常庞大的投资,有很多不确定性,而且需要大量资金。”



撰文 / 白杰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特朗普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



「或者 *OR」--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而且这还是中国工厂受到美国玩具零售商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去年破产冲击之前的情况。

“现在有很多顾虑,”香港上市公司兴利集团(Herald Holdings)主席罗伯特•多夫曼(Robert Dorfman)说,“我们中大部分人几十年来都没有如此担心过。”该集团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玩具、手表和家居用品。

尽管面临压力,多夫曼等制造商仍认为,中国(去年美国82%的玩具进口来源地)和美国(全球最大玩具市场)彼此依赖。

另一家香港上市玩具制造商联志国际(Combine Will)的首席执行官、香港玩具厂商会(Toy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会长谭祖德(Dominic Tam)表示:“我们无法绕过中国作为生产基地、美国作为主要市场的现实。”


鉴于美国对华出口的此类商品不到2亿美元,玩具在美中两国去年3750亿美元贸易逆差中约占7%。

由于担心在选举年推高美国消费者支付的商品价格,特朗普政府一直小心翼翼避免对中国制造的家居用品采取措施。去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超过250亿美元的玩具、游戏及运动器材。

但美国行业游说组织玩具协会(Toy Association)警告称,“如果我们和玩具界被拖入贸易战,将不会有赢家”。

“官员们需要弄清楚这对商业和美国就业的威胁,而消费者需要明白,关税将波及一系列日常家用产品,从而令他们的荷包吃紧。”玩具协会会长史蒂夫•帕谢尔布(Steve Pasierb)说。

多夫曼的公司生产《特种部队》(G.I. Joe)、《蝙蝠侠》(Batman)及《星球大战》(Star Wars)同款可动人偶,工厂设在中国广东省的制造业腹地东莞。他表示,征收关税不会“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因为大多数玩具生产都太过劳动密集型,在美国无法盈利。

另一家工厂设在内地的香港玩具制造商全利集团(Tsuen Lee)的执行董事张绮媚(Emily Cheung)表示,美国没有制造玩具的技艺和供应链。自动化并不现实,因为很多玩具需要复杂的装配,特别是越来越多玩具包含电子元件。

虽然中国的工资水平仍比美国低得多,但过去10年广东的工资增长很快,而且老龄化的中国的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一些工厂很难招到足够的工人——至少在不破产的情况下如此。

伴随经济增长、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且无法进一步实现自动化,中国的工厂老板们不得不面对工资迅速上涨的问题。

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商正在将制造简易玩具和产品的工厂开设到越南及其它劳动力更廉价的国家,如孟加拉国、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

协力商业顾问有限公司(Dezan Shira)管理合伙人Alberto Vettoretti预计这一趋势将加速,原因是工厂老板(以及购买他们商品的国际品牌)要防范贸易战带来的风险。该公司为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外国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

谭祖德表示,虽然制造商们担心中国不断上涨的成本——而印度或印尼的最低工资只有广东的一半——但从电子元件到模具制作设备,没有哪个国家的配套产业能有中国这样的深度。

“中国太便利了,”他说,“现有的玩具制造商没几家愿意去海外,因为这是一项非常庞大的投资,有很多不确定性,而且需要大量资金。”



撰文 / 白杰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玩具制造大国背后的艰辛

发布日期:2018-07-30 18:30
摘要」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特朗普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



「或者 *OR」--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而且这还是中国工厂受到美国玩具零售商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去年破产冲击之前的情况。

“现在有很多顾虑,”香港上市公司兴利集团(Herald Holdings)主席罗伯特•多夫曼(Robert Dorfman)说,“我们中大部分人几十年来都没有如此担心过。”该集团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玩具、手表和家居用品。

尽管面临压力,多夫曼等制造商仍认为,中国(去年美国82%的玩具进口来源地)和美国(全球最大玩具市场)彼此依赖。

另一家香港上市玩具制造商联志国际(Combine Will)的首席执行官、香港玩具厂商会(Toy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会长谭祖德(Dominic Tam)表示:“我们无法绕过中国作为生产基地、美国作为主要市场的现实。”


鉴于美国对华出口的此类商品不到2亿美元,玩具在美中两国去年3750亿美元贸易逆差中约占7%。

由于担心在选举年推高美国消费者支付的商品价格,特朗普政府一直小心翼翼避免对中国制造的家居用品采取措施。去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超过250亿美元的玩具、游戏及运动器材。

但美国行业游说组织玩具协会(Toy Association)警告称,“如果我们和玩具界被拖入贸易战,将不会有赢家”。

“官员们需要弄清楚这对商业和美国就业的威胁,而消费者需要明白,关税将波及一系列日常家用产品,从而令他们的荷包吃紧。”玩具协会会长史蒂夫•帕谢尔布(Steve Pasierb)说。

多夫曼的公司生产《特种部队》(G.I. Joe)、《蝙蝠侠》(Batman)及《星球大战》(Star Wars)同款可动人偶,工厂设在中国广东省的制造业腹地东莞。他表示,征收关税不会“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因为大多数玩具生产都太过劳动密集型,在美国无法盈利。

另一家工厂设在内地的香港玩具制造商全利集团(Tsuen Lee)的执行董事张绮媚(Emily Cheung)表示,美国没有制造玩具的技艺和供应链。自动化并不现实,因为很多玩具需要复杂的装配,特别是越来越多玩具包含电子元件。

虽然中国的工资水平仍比美国低得多,但过去10年广东的工资增长很快,而且老龄化的中国的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一些工厂很难招到足够的工人——至少在不破产的情况下如此。

伴随经济增长、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且无法进一步实现自动化,中国的工厂老板们不得不面对工资迅速上涨的问题。

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商正在将制造简易玩具和产品的工厂开设到越南及其它劳动力更廉价的国家,如孟加拉国、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

协力商业顾问有限公司(Dezan Shira)管理合伙人Alberto Vettoretti预计这一趋势将加速,原因是工厂老板(以及购买他们商品的国际品牌)要防范贸易战带来的风险。该公司为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外国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

谭祖德表示,虽然制造商们担心中国不断上涨的成本——而印度或印尼的最低工资只有广东的一半——但从电子元件到模具制作设备,没有哪个国家的配套产业能有中国这样的深度。

“中国太便利了,”他说,“现有的玩具制造商没几家愿意去海外,因为这是一项非常庞大的投资,有很多不确定性,而且需要大量资金。”



撰文 / 白杰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特朗普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



「或者 *OR」--现在不是在中国制造玩具的好时机。在美国总统特朗普(Trump)挑起美中贸易口水战之前,这个全球最大玩具出口国已经面临利润微薄、产品周期加速及工资不断上涨等问题。而且这还是中国工厂受到美国玩具零售商玩具反斗城(Toys ‘R’ Us)去年破产冲击之前的情况。

“现在有很多顾虑,”香港上市公司兴利集团(Herald Holdings)主席罗伯特•多夫曼(Robert Dorfman)说,“我们中大部分人几十年来都没有如此担心过。”该集团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玩具、手表和家居用品。

尽管面临压力,多夫曼等制造商仍认为,中国(去年美国82%的玩具进口来源地)和美国(全球最大玩具市场)彼此依赖。

另一家香港上市玩具制造商联志国际(Combine Will)的首席执行官、香港玩具厂商会(Toy Manufacturers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会长谭祖德(Dominic Tam)表示:“我们无法绕过中国作为生产基地、美国作为主要市场的现实。”


鉴于美国对华出口的此类商品不到2亿美元,玩具在美中两国去年3750亿美元贸易逆差中约占7%。

由于担心在选举年推高美国消费者支付的商品价格,特朗普政府一直小心翼翼避免对中国制造的家居用品采取措施。去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超过250亿美元的玩具、游戏及运动器材。

但美国行业游说组织玩具协会(Toy Association)警告称,“如果我们和玩具界被拖入贸易战,将不会有赢家”。

“官员们需要弄清楚这对商业和美国就业的威胁,而消费者需要明白,关税将波及一系列日常家用产品,从而令他们的荷包吃紧。”玩具协会会长史蒂夫•帕谢尔布(Steve Pasierb)说。

多夫曼的公司生产《特种部队》(G.I. Joe)、《蝙蝠侠》(Batman)及《星球大战》(Star Wars)同款可动人偶,工厂设在中国广东省的制造业腹地东莞。他表示,征收关税不会“把就业机会带回”美国,因为大多数玩具生产都太过劳动密集型,在美国无法盈利。

另一家工厂设在内地的香港玩具制造商全利集团(Tsuen Lee)的执行董事张绮媚(Emily Cheung)表示,美国没有制造玩具的技艺和供应链。自动化并不现实,因为很多玩具需要复杂的装配,特别是越来越多玩具包含电子元件。

虽然中国的工资水平仍比美国低得多,但过去10年广东的工资增长很快,而且老龄化的中国的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一些工厂很难招到足够的工人——至少在不破产的情况下如此。

伴随经济增长、劳动人口开始萎缩,且无法进一步实现自动化,中国的工厂老板们不得不面对工资迅速上涨的问题。

因此,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商正在将制造简易玩具和产品的工厂开设到越南及其它劳动力更廉价的国家,如孟加拉国、柬埔寨、印度尼西亚等。

协力商业顾问有限公司(Dezan Shira)管理合伙人Alberto Vettoretti预计这一趋势将加速,原因是工厂老板(以及购买他们商品的国际品牌)要防范贸易战带来的风险。该公司为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外国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

谭祖德表示,虽然制造商们担心中国不断上涨的成本——而印度或印尼的最低工资只有广东的一半——但从电子元件到模具制作设备,没有哪个国家的配套产业能有中国这样的深度。

“中国太便利了,”他说,“现有的玩具制造商没几家愿意去海外,因为这是一项非常庞大的投资,有很多不确定性,而且需要大量资金。”



撰文 / 白杰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