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蚂蚁金服树大招风,监管压力之下寻求转型

发布日期:2018-07-30 14:40
摘要」中国亿万富豪马云创立的蚂蚁金服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还要大,企业估值比高盛还高。但该公司的影响力和破坏性正招致国内银行的指责,政府监管部门也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



「或者 *OR」--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金融服务关联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Mastercard Inc., MA)还要大,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向数千万人提供贷款。该公司的在线支付平台去年完成的交易规模超过8万亿美元,相当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倍有余。

由中国亿万富豪马云(Jack Ma)创立的蚂蚁金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并推动多项创新,使人们能够像购买食品杂货一样轻松地用手机买保险,成百上千万人得以连续几周实现无现金生活。

如此一番成就也令蚂蚁金服成为监管目标。中国目前面临应对金融科技巨头颠覆性影响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比美国面对的情况更为迫切。

中资银行抱怨称,蚂蚁金服吸走其存款,令银行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率,这是银行关闭分支机构和自动取款机(ATM)的一个原因。一位官方电视台的评论员将蚂蚁金服规模庞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比作“吸食银行血液的吸血鬼”。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明显对蚂蚁金服的规模越发感到不安,并已开始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央行破坏了蚂蚁金服数年来为打造一个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而付出的努力。中国央行的做法相当于阻止放贷机构使用蚂蚁金服的这一系统。

监管机构已经发布规定,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大幅减持会让它们支付高利息的资产。监管机构已向蚂蚁金服施压,要求减缓资金流入其大型货币基金的势头。

知情人士表示,有关部门也在考虑,是否将蚂蚁金服定性为金融控股公司,并要求其满足类似银行的资本要求。这有可能影响到蚂蚁金服的利润;去年该公司税前利润达20亿美元,收入约100亿美元。

不过,投资者仍然醉心于蚂蚁金服,今年6月份这家非上市公司的账面估值达到1,500亿美元,是2016年一轮融资对其估值的两倍还多,也高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估值。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表示,他曾与监管部门谈论蚂蚁金服对金融系统构成的风险。他说,多年来中国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它们发展壮大。朱宁称,如此庞大的金融机构竟然避开了全面的监管框架,简直不可思议。

中国央行一位副行长最近警告称,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支付机构不应当认为自己“太大而不受监管”。这名副行长没有点名具体公司。中国央行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蚂蚁金服高管否认了有关该公司像一家不受监管的银行的说法。他们说,蚂蚁金服只不过是把金融服务提供给了那些被银行忽略的人。

他们指出,蚂蚁金服提供的贷款大多并不源自该公司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蚂蚁金服主要是充当一个平台,使银行和其他机构可以更方便地提供贷款,并帮助它们降低风险。

蚂蚁金服首席法务长陈磊明表示,他认为银行不会把蚂蚁金服视为一个破坏者,作为银行的补充,蚂蚁金服帮助银行接触到更多客户。

他称,中国监管机构了解蚂蚁金服在做什么,对蚂蚁金服的努力持支持态度。

蚂蚁金服正在拓展海外业务,试图让更多商户接受使用其在线支付服务支付宝(Alipay)进行支付,但到目前为止还未能把其在中国国内的成功复制到海外。今年早些时候,蚂蚁金服取消了收购美国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计划,因美国一个负责国家安全审查的委员会拒绝批准该交易。

蚂蚁金服和其同业在中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可能抑制金融科技的黄金发展期,同时也能展现出,在容许多大程度的变革后,中国监管机构会出手保护现有从业者。

近几个月来,由电子商务平台京东(JD.com, JD)和搜索引擎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中国互联网公司支持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承诺,将不再直接提供金融服务,转而为传统机构提供使用平台。

蚂蚁金服正进行同样的转型。该公司表示,希望被定义为一家技术提供商或“生活方式平台”,而不是金融集团,未来利润主要来自使用其技术的机构所缴纳的费用。

前蚂蚁金服高管、金融科技公司Camel Financial创始人Carson Huang Mihan表示,这种战略转变在目前处于国家进步阶段的中国很常见。

蚂蚁金服的影响力在Elaine Wang这样的消费者身上得到诠释。这位30岁的上海市场营销经理将大约三分之一的薪水从其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 Co.)账户转移至蚂蚁金服的投资产品中,并且每天数次使用支付宝进行简单的交易,比如购买咖啡等。

一名知情人士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6.2亿,一旦人们的资金从传统银行账户进入虚拟钱包,其中很大一部分就不会再回到银行了。

在杭州,蚂蚁金服的总部是一个玻璃外墙、Z字形综合园区,该园区的设计者也是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在西雅图的新办公楼的设计方。员工进入蚂蚁金服的园区都要经过一个很高的红色雕塑,雕像是一个弯腰看向地面的裸体男性。

数字摄像头在员工进入园区时会扫描很多人的面部。根据园区会议室的预定规则,如果使用者没有在其所分配时间后的一分钟内出现,任何人都可以占用该会议室。

该公司所有人几乎都有一个花名,这是继承自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传统。

马云爱看武侠小说,许多员工的花名取自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这体现出公司内部没有等级制度。一些员工甚至不知道同事们的真实姓名。员工们被告知,出生时姓名没得选,而现在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花名。

作为蚂蚁金服的前高管,Huang回忆道,当时蚂蚁金服员工的平均年龄不到27岁,一些员工曾在万事达卡(Mastercard)、PayPal和外资银行工作过。他说,这个地方充满了年轻、理想主义的金融精英,许多人有海外留学背景。

蚂蚁金服的历史可追溯到2004年,当时,为了顺利发展在线购物业务,阿里巴巴创建了支付宝。阿里巴巴旗下一个名为淘宝(Taobao)的平台,类似于eBay的服务,很受欢迎,该平台为买家与第三方卖家牵线搭桥。当时,淘宝需要一种安全、可靠的方式来处理付款。

当时,中国并没有针对非银行支付公司的监管框架,这一点并没有困扰马云。马云曾向同事说:“如果有人要坐牢的话,就让我去坐吧。”他暗指支付宝可能处于法律灰色地带。记者未能联系到马云置评。

随着支付宝逐渐发展壮大,其高管意识到他们可能推动整个金融系统发生变化。马云曾在2008年12月称,中国的银行在支持小企业方面做得不够。大银行主要和国企打交道,忽视了资金需求可能更强的小企业。

马云当年出席一个创业者大会时称:“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当年晚些时候,阿里巴巴旗下一个事业部开始向一些小企业放贷。

2010年,监管机构称支付宝需要新牌照才能运营,马云随后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剥离。

到2013年,支付宝已在托管银行账户Escrow中持有数十亿美元淘宝客户资金。据一位前员工回忆,高管们那时已经担心银行会将支付宝视为竞争对手,因为支付宝已经积累了大量资金,而且有提供更多金融服务的计划。


员工们当时提出了一个想法,让用户将闲置的支付宝资金存入一只在线货币市场基金以赚取收益。这只基金名为余额宝,对支付宝用户的投资门槛低至人民币0.01元(约合0.0015美元),并可进行免手续费的现金转账和收款。

2013年6月余额宝推出后的数天内,受收益率较银行短期存款利率高几个百分点吸引,超过100万用户将钱转入该基金。余额宝通过投资高收益产品获取回报,这些产品的风险高于银行获准涉足的产品。

面对余额宝瞬间爆涨的人气,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大幅削减了支付宝用户单次交易的可提现金额。其他一些银行也收紧了限制。

2014年,时任永隆银行(Wing Lung Bank)董事长的马蔚华表示﹐余额宝吸走了银行存款,对银行业是个打击。一些银行向余额宝发行了商业票据﹐融资成本升高。

当时,马云已辞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一职,但保留董事长职务,支付宝于2014年变身为蚂蚁金服。该公司高管提出了将业务扩展至个人贷款、小企业贷款、信用评分和保险行业的计划。该公司将抓住中国智能手机迅速普及带来的商机。

去年夏天,蚂蚁金服在武汉发起了一场“无现金社会”活动。该公司向支付宝用户提供返现,鼓励他们在商店里使用手机支付。不过,该活动引发了负面反应。

据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央行武汉分行的官员要求蚂蚁金服去掉“无现金”一词,并告知商户不得拒绝现金支付。此后蚂蚁金服对上述活动进行了调整。另一家官方新闻机构报道称,中国央行后来否认发布了上述命令。中国央行没有回复记者对于澄清其立场的请求。

去年9月,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一些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具有“系统重要性”。监管机构发布了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减持难以销售资产的规定,未点名指出余额宝。蚂蚁金服的资产管理部门当时宣布了一些限制资金流入余额宝的措施,并且承诺将削减一些中长期和较高风险证券的持有规模。

几个月之后,中国央行对蚂蚁金服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进行了打击。

与美国不同,中国长期以来都缺乏全面的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这样的系统对于消费经济至关重要。2015年初,中国央行鼓励蚂蚁金服和其他几家非上市公司开发他们自己的信用评分系统。

蚂蚁金服行动迅速,拿出了包含人们在支付宝的支付历史等多个变量的一套系统。

2017年春季,中国央行一名官员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私企创建的征信系统远远达不到标准。今年,中国央行授权新成立的国有公司百行征信(Baihang Credit Scoring)将创建一套全国性的征信系统。

蚂蚁金服的陈磊明表示,现在芝麻信用只用于某些服务,例如芝麻信用分数高的用户在使用共享单车时可以免押金。

该公司一名发言人称,芝麻信用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打造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也不是以收费为目的服务于金融机构。

最近中国央行规定,支付宝、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非银行支付公司必须在2019年年初之前把客户备付金存入不计息银行账户,以防资金滥用。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将无法再利用备付金赚取利息。微信支付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支付平台。

一位知情人士称,一定程度上受此影响,预计2021年在线支付服务在蚂蚁金服收入中占比将不到三分之一,而2016年占比为65%。

知情人士称,蚂蚁金服还被告知将部分交易数据的控制权交给政府所有的新互联网支付系统网联。预计网联将与蚂蚁金服展开竞争,可能打击该公司的交易手续费收入。

蚂蚁金服的一些投资者表示并不担心。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美国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 LLC)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称,中国监管部门的意图从来都不是扼杀蚂蚁金服的增长。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是最近向蚂蚁金服投资140亿美元的全球投资者之一。周朗称,蚂蚁金服与世界上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同,它是一个全新的品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亿万富豪马云创立的蚂蚁金服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还要大,企业估值比高盛还高。但该公司的影响力和破坏性正招致国内银行的指责,政府监管部门也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



「或者 *OR」--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金融服务关联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Mastercard Inc., MA)还要大,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向数千万人提供贷款。该公司的在线支付平台去年完成的交易规模超过8万亿美元,相当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倍有余。

由中国亿万富豪马云(Jack Ma)创立的蚂蚁金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并推动多项创新,使人们能够像购买食品杂货一样轻松地用手机买保险,成百上千万人得以连续几周实现无现金生活。

如此一番成就也令蚂蚁金服成为监管目标。中国目前面临应对金融科技巨头颠覆性影响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比美国面对的情况更为迫切。

中资银行抱怨称,蚂蚁金服吸走其存款,令银行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率,这是银行关闭分支机构和自动取款机(ATM)的一个原因。一位官方电视台的评论员将蚂蚁金服规模庞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比作“吸食银行血液的吸血鬼”。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明显对蚂蚁金服的规模越发感到不安,并已开始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央行破坏了蚂蚁金服数年来为打造一个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而付出的努力。中国央行的做法相当于阻止放贷机构使用蚂蚁金服的这一系统。

监管机构已经发布规定,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大幅减持会让它们支付高利息的资产。监管机构已向蚂蚁金服施压,要求减缓资金流入其大型货币基金的势头。

知情人士表示,有关部门也在考虑,是否将蚂蚁金服定性为金融控股公司,并要求其满足类似银行的资本要求。这有可能影响到蚂蚁金服的利润;去年该公司税前利润达20亿美元,收入约100亿美元。

不过,投资者仍然醉心于蚂蚁金服,今年6月份这家非上市公司的账面估值达到1,500亿美元,是2016年一轮融资对其估值的两倍还多,也高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估值。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表示,他曾与监管部门谈论蚂蚁金服对金融系统构成的风险。他说,多年来中国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它们发展壮大。朱宁称,如此庞大的金融机构竟然避开了全面的监管框架,简直不可思议。

中国央行一位副行长最近警告称,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支付机构不应当认为自己“太大而不受监管”。这名副行长没有点名具体公司。中国央行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蚂蚁金服高管否认了有关该公司像一家不受监管的银行的说法。他们说,蚂蚁金服只不过是把金融服务提供给了那些被银行忽略的人。

他们指出,蚂蚁金服提供的贷款大多并不源自该公司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蚂蚁金服主要是充当一个平台,使银行和其他机构可以更方便地提供贷款,并帮助它们降低风险。

蚂蚁金服首席法务长陈磊明表示,他认为银行不会把蚂蚁金服视为一个破坏者,作为银行的补充,蚂蚁金服帮助银行接触到更多客户。

他称,中国监管机构了解蚂蚁金服在做什么,对蚂蚁金服的努力持支持态度。

蚂蚁金服正在拓展海外业务,试图让更多商户接受使用其在线支付服务支付宝(Alipay)进行支付,但到目前为止还未能把其在中国国内的成功复制到海外。今年早些时候,蚂蚁金服取消了收购美国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计划,因美国一个负责国家安全审查的委员会拒绝批准该交易。

蚂蚁金服和其同业在中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可能抑制金融科技的黄金发展期,同时也能展现出,在容许多大程度的变革后,中国监管机构会出手保护现有从业者。

近几个月来,由电子商务平台京东(JD.com, JD)和搜索引擎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中国互联网公司支持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承诺,将不再直接提供金融服务,转而为传统机构提供使用平台。

蚂蚁金服正进行同样的转型。该公司表示,希望被定义为一家技术提供商或“生活方式平台”,而不是金融集团,未来利润主要来自使用其技术的机构所缴纳的费用。

前蚂蚁金服高管、金融科技公司Camel Financial创始人Carson Huang Mihan表示,这种战略转变在目前处于国家进步阶段的中国很常见。

蚂蚁金服的影响力在Elaine Wang这样的消费者身上得到诠释。这位30岁的上海市场营销经理将大约三分之一的薪水从其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 Co.)账户转移至蚂蚁金服的投资产品中,并且每天数次使用支付宝进行简单的交易,比如购买咖啡等。

一名知情人士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6.2亿,一旦人们的资金从传统银行账户进入虚拟钱包,其中很大一部分就不会再回到银行了。

在杭州,蚂蚁金服的总部是一个玻璃外墙、Z字形综合园区,该园区的设计者也是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在西雅图的新办公楼的设计方。员工进入蚂蚁金服的园区都要经过一个很高的红色雕塑,雕像是一个弯腰看向地面的裸体男性。

数字摄像头在员工进入园区时会扫描很多人的面部。根据园区会议室的预定规则,如果使用者没有在其所分配时间后的一分钟内出现,任何人都可以占用该会议室。

该公司所有人几乎都有一个花名,这是继承自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传统。

马云爱看武侠小说,许多员工的花名取自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这体现出公司内部没有等级制度。一些员工甚至不知道同事们的真实姓名。员工们被告知,出生时姓名没得选,而现在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花名。

作为蚂蚁金服的前高管,Huang回忆道,当时蚂蚁金服员工的平均年龄不到27岁,一些员工曾在万事达卡(Mastercard)、PayPal和外资银行工作过。他说,这个地方充满了年轻、理想主义的金融精英,许多人有海外留学背景。

蚂蚁金服的历史可追溯到2004年,当时,为了顺利发展在线购物业务,阿里巴巴创建了支付宝。阿里巴巴旗下一个名为淘宝(Taobao)的平台,类似于eBay的服务,很受欢迎,该平台为买家与第三方卖家牵线搭桥。当时,淘宝需要一种安全、可靠的方式来处理付款。

当时,中国并没有针对非银行支付公司的监管框架,这一点并没有困扰马云。马云曾向同事说:“如果有人要坐牢的话,就让我去坐吧。”他暗指支付宝可能处于法律灰色地带。记者未能联系到马云置评。

随着支付宝逐渐发展壮大,其高管意识到他们可能推动整个金融系统发生变化。马云曾在2008年12月称,中国的银行在支持小企业方面做得不够。大银行主要和国企打交道,忽视了资金需求可能更强的小企业。

马云当年出席一个创业者大会时称:“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当年晚些时候,阿里巴巴旗下一个事业部开始向一些小企业放贷。

2010年,监管机构称支付宝需要新牌照才能运营,马云随后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剥离。

到2013年,支付宝已在托管银行账户Escrow中持有数十亿美元淘宝客户资金。据一位前员工回忆,高管们那时已经担心银行会将支付宝视为竞争对手,因为支付宝已经积累了大量资金,而且有提供更多金融服务的计划。


员工们当时提出了一个想法,让用户将闲置的支付宝资金存入一只在线货币市场基金以赚取收益。这只基金名为余额宝,对支付宝用户的投资门槛低至人民币0.01元(约合0.0015美元),并可进行免手续费的现金转账和收款。

2013年6月余额宝推出后的数天内,受收益率较银行短期存款利率高几个百分点吸引,超过100万用户将钱转入该基金。余额宝通过投资高收益产品获取回报,这些产品的风险高于银行获准涉足的产品。

面对余额宝瞬间爆涨的人气,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大幅削减了支付宝用户单次交易的可提现金额。其他一些银行也收紧了限制。

2014年,时任永隆银行(Wing Lung Bank)董事长的马蔚华表示﹐余额宝吸走了银行存款,对银行业是个打击。一些银行向余额宝发行了商业票据﹐融资成本升高。

当时,马云已辞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一职,但保留董事长职务,支付宝于2014年变身为蚂蚁金服。该公司高管提出了将业务扩展至个人贷款、小企业贷款、信用评分和保险行业的计划。该公司将抓住中国智能手机迅速普及带来的商机。

去年夏天,蚂蚁金服在武汉发起了一场“无现金社会”活动。该公司向支付宝用户提供返现,鼓励他们在商店里使用手机支付。不过,该活动引发了负面反应。

据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央行武汉分行的官员要求蚂蚁金服去掉“无现金”一词,并告知商户不得拒绝现金支付。此后蚂蚁金服对上述活动进行了调整。另一家官方新闻机构报道称,中国央行后来否认发布了上述命令。中国央行没有回复记者对于澄清其立场的请求。

去年9月,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一些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具有“系统重要性”。监管机构发布了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减持难以销售资产的规定,未点名指出余额宝。蚂蚁金服的资产管理部门当时宣布了一些限制资金流入余额宝的措施,并且承诺将削减一些中长期和较高风险证券的持有规模。

几个月之后,中国央行对蚂蚁金服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进行了打击。

与美国不同,中国长期以来都缺乏全面的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这样的系统对于消费经济至关重要。2015年初,中国央行鼓励蚂蚁金服和其他几家非上市公司开发他们自己的信用评分系统。

蚂蚁金服行动迅速,拿出了包含人们在支付宝的支付历史等多个变量的一套系统。

2017年春季,中国央行一名官员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私企创建的征信系统远远达不到标准。今年,中国央行授权新成立的国有公司百行征信(Baihang Credit Scoring)将创建一套全国性的征信系统。

蚂蚁金服的陈磊明表示,现在芝麻信用只用于某些服务,例如芝麻信用分数高的用户在使用共享单车时可以免押金。

该公司一名发言人称,芝麻信用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打造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也不是以收费为目的服务于金融机构。

最近中国央行规定,支付宝、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非银行支付公司必须在2019年年初之前把客户备付金存入不计息银行账户,以防资金滥用。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将无法再利用备付金赚取利息。微信支付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支付平台。

一位知情人士称,一定程度上受此影响,预计2021年在线支付服务在蚂蚁金服收入中占比将不到三分之一,而2016年占比为65%。

知情人士称,蚂蚁金服还被告知将部分交易数据的控制权交给政府所有的新互联网支付系统网联。预计网联将与蚂蚁金服展开竞争,可能打击该公司的交易手续费收入。

蚂蚁金服的一些投资者表示并不担心。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美国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 LLC)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称,中国监管部门的意图从来都不是扼杀蚂蚁金服的增长。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是最近向蚂蚁金服投资140亿美元的全球投资者之一。周朗称,蚂蚁金服与世界上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同,它是一个全新的品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亿万富豪马云创立的蚂蚁金服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还要大,企业估值比高盛还高。但该公司的影响力和破坏性正招致国内银行的指责,政府监管部门也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



「或者 *OR」--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金融服务关联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Mastercard Inc., MA)还要大,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向数千万人提供贷款。该公司的在线支付平台去年完成的交易规模超过8万亿美元,相当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倍有余。

由中国亿万富豪马云(Jack Ma)创立的蚂蚁金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并推动多项创新,使人们能够像购买食品杂货一样轻松地用手机买保险,成百上千万人得以连续几周实现无现金生活。

如此一番成就也令蚂蚁金服成为监管目标。中国目前面临应对金融科技巨头颠覆性影响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比美国面对的情况更为迫切。

中资银行抱怨称,蚂蚁金服吸走其存款,令银行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率,这是银行关闭分支机构和自动取款机(ATM)的一个原因。一位官方电视台的评论员将蚂蚁金服规模庞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比作“吸食银行血液的吸血鬼”。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明显对蚂蚁金服的规模越发感到不安,并已开始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央行破坏了蚂蚁金服数年来为打造一个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而付出的努力。中国央行的做法相当于阻止放贷机构使用蚂蚁金服的这一系统。

监管机构已经发布规定,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大幅减持会让它们支付高利息的资产。监管机构已向蚂蚁金服施压,要求减缓资金流入其大型货币基金的势头。

知情人士表示,有关部门也在考虑,是否将蚂蚁金服定性为金融控股公司,并要求其满足类似银行的资本要求。这有可能影响到蚂蚁金服的利润;去年该公司税前利润达20亿美元,收入约100亿美元。

不过,投资者仍然醉心于蚂蚁金服,今年6月份这家非上市公司的账面估值达到1,500亿美元,是2016年一轮融资对其估值的两倍还多,也高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估值。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表示,他曾与监管部门谈论蚂蚁金服对金融系统构成的风险。他说,多年来中国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它们发展壮大。朱宁称,如此庞大的金融机构竟然避开了全面的监管框架,简直不可思议。

中国央行一位副行长最近警告称,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支付机构不应当认为自己“太大而不受监管”。这名副行长没有点名具体公司。中国央行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蚂蚁金服高管否认了有关该公司像一家不受监管的银行的说法。他们说,蚂蚁金服只不过是把金融服务提供给了那些被银行忽略的人。

他们指出,蚂蚁金服提供的贷款大多并不源自该公司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蚂蚁金服主要是充当一个平台,使银行和其他机构可以更方便地提供贷款,并帮助它们降低风险。

蚂蚁金服首席法务长陈磊明表示,他认为银行不会把蚂蚁金服视为一个破坏者,作为银行的补充,蚂蚁金服帮助银行接触到更多客户。

他称,中国监管机构了解蚂蚁金服在做什么,对蚂蚁金服的努力持支持态度。

蚂蚁金服正在拓展海外业务,试图让更多商户接受使用其在线支付服务支付宝(Alipay)进行支付,但到目前为止还未能把其在中国国内的成功复制到海外。今年早些时候,蚂蚁金服取消了收购美国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计划,因美国一个负责国家安全审查的委员会拒绝批准该交易。

蚂蚁金服和其同业在中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可能抑制金融科技的黄金发展期,同时也能展现出,在容许多大程度的变革后,中国监管机构会出手保护现有从业者。

近几个月来,由电子商务平台京东(JD.com, JD)和搜索引擎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中国互联网公司支持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承诺,将不再直接提供金融服务,转而为传统机构提供使用平台。

蚂蚁金服正进行同样的转型。该公司表示,希望被定义为一家技术提供商或“生活方式平台”,而不是金融集团,未来利润主要来自使用其技术的机构所缴纳的费用。

前蚂蚁金服高管、金融科技公司Camel Financial创始人Carson Huang Mihan表示,这种战略转变在目前处于国家进步阶段的中国很常见。

蚂蚁金服的影响力在Elaine Wang这样的消费者身上得到诠释。这位30岁的上海市场营销经理将大约三分之一的薪水从其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 Co.)账户转移至蚂蚁金服的投资产品中,并且每天数次使用支付宝进行简单的交易,比如购买咖啡等。

一名知情人士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6.2亿,一旦人们的资金从传统银行账户进入虚拟钱包,其中很大一部分就不会再回到银行了。

在杭州,蚂蚁金服的总部是一个玻璃外墙、Z字形综合园区,该园区的设计者也是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在西雅图的新办公楼的设计方。员工进入蚂蚁金服的园区都要经过一个很高的红色雕塑,雕像是一个弯腰看向地面的裸体男性。

数字摄像头在员工进入园区时会扫描很多人的面部。根据园区会议室的预定规则,如果使用者没有在其所分配时间后的一分钟内出现,任何人都可以占用该会议室。

该公司所有人几乎都有一个花名,这是继承自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传统。

马云爱看武侠小说,许多员工的花名取自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这体现出公司内部没有等级制度。一些员工甚至不知道同事们的真实姓名。员工们被告知,出生时姓名没得选,而现在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花名。

作为蚂蚁金服的前高管,Huang回忆道,当时蚂蚁金服员工的平均年龄不到27岁,一些员工曾在万事达卡(Mastercard)、PayPal和外资银行工作过。他说,这个地方充满了年轻、理想主义的金融精英,许多人有海外留学背景。

蚂蚁金服的历史可追溯到2004年,当时,为了顺利发展在线购物业务,阿里巴巴创建了支付宝。阿里巴巴旗下一个名为淘宝(Taobao)的平台,类似于eBay的服务,很受欢迎,该平台为买家与第三方卖家牵线搭桥。当时,淘宝需要一种安全、可靠的方式来处理付款。

当时,中国并没有针对非银行支付公司的监管框架,这一点并没有困扰马云。马云曾向同事说:“如果有人要坐牢的话,就让我去坐吧。”他暗指支付宝可能处于法律灰色地带。记者未能联系到马云置评。

随着支付宝逐渐发展壮大,其高管意识到他们可能推动整个金融系统发生变化。马云曾在2008年12月称,中国的银行在支持小企业方面做得不够。大银行主要和国企打交道,忽视了资金需求可能更强的小企业。

马云当年出席一个创业者大会时称:“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当年晚些时候,阿里巴巴旗下一个事业部开始向一些小企业放贷。

2010年,监管机构称支付宝需要新牌照才能运营,马云随后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剥离。

到2013年,支付宝已在托管银行账户Escrow中持有数十亿美元淘宝客户资金。据一位前员工回忆,高管们那时已经担心银行会将支付宝视为竞争对手,因为支付宝已经积累了大量资金,而且有提供更多金融服务的计划。


员工们当时提出了一个想法,让用户将闲置的支付宝资金存入一只在线货币市场基金以赚取收益。这只基金名为余额宝,对支付宝用户的投资门槛低至人民币0.01元(约合0.0015美元),并可进行免手续费的现金转账和收款。

2013年6月余额宝推出后的数天内,受收益率较银行短期存款利率高几个百分点吸引,超过100万用户将钱转入该基金。余额宝通过投资高收益产品获取回报,这些产品的风险高于银行获准涉足的产品。

面对余额宝瞬间爆涨的人气,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大幅削减了支付宝用户单次交易的可提现金额。其他一些银行也收紧了限制。

2014年,时任永隆银行(Wing Lung Bank)董事长的马蔚华表示﹐余额宝吸走了银行存款,对银行业是个打击。一些银行向余额宝发行了商业票据﹐融资成本升高。

当时,马云已辞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一职,但保留董事长职务,支付宝于2014年变身为蚂蚁金服。该公司高管提出了将业务扩展至个人贷款、小企业贷款、信用评分和保险行业的计划。该公司将抓住中国智能手机迅速普及带来的商机。

去年夏天,蚂蚁金服在武汉发起了一场“无现金社会”活动。该公司向支付宝用户提供返现,鼓励他们在商店里使用手机支付。不过,该活动引发了负面反应。

据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央行武汉分行的官员要求蚂蚁金服去掉“无现金”一词,并告知商户不得拒绝现金支付。此后蚂蚁金服对上述活动进行了调整。另一家官方新闻机构报道称,中国央行后来否认发布了上述命令。中国央行没有回复记者对于澄清其立场的请求。

去年9月,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一些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具有“系统重要性”。监管机构发布了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减持难以销售资产的规定,未点名指出余额宝。蚂蚁金服的资产管理部门当时宣布了一些限制资金流入余额宝的措施,并且承诺将削减一些中长期和较高风险证券的持有规模。

几个月之后,中国央行对蚂蚁金服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进行了打击。

与美国不同,中国长期以来都缺乏全面的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这样的系统对于消费经济至关重要。2015年初,中国央行鼓励蚂蚁金服和其他几家非上市公司开发他们自己的信用评分系统。

蚂蚁金服行动迅速,拿出了包含人们在支付宝的支付历史等多个变量的一套系统。

2017年春季,中国央行一名官员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私企创建的征信系统远远达不到标准。今年,中国央行授权新成立的国有公司百行征信(Baihang Credit Scoring)将创建一套全国性的征信系统。

蚂蚁金服的陈磊明表示,现在芝麻信用只用于某些服务,例如芝麻信用分数高的用户在使用共享单车时可以免押金。

该公司一名发言人称,芝麻信用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打造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也不是以收费为目的服务于金融机构。

最近中国央行规定,支付宝、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非银行支付公司必须在2019年年初之前把客户备付金存入不计息银行账户,以防资金滥用。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将无法再利用备付金赚取利息。微信支付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支付平台。

一位知情人士称,一定程度上受此影响,预计2021年在线支付服务在蚂蚁金服收入中占比将不到三分之一,而2016年占比为65%。

知情人士称,蚂蚁金服还被告知将部分交易数据的控制权交给政府所有的新互联网支付系统网联。预计网联将与蚂蚁金服展开竞争,可能打击该公司的交易手续费收入。

蚂蚁金服的一些投资者表示并不担心。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美国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 LLC)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称,中国监管部门的意图从来都不是扼杀蚂蚁金服的增长。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是最近向蚂蚁金服投资140亿美元的全球投资者之一。周朗称,蚂蚁金服与世界上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同,它是一个全新的品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蚂蚁金服树大招风,监管压力之下寻求转型

发布日期:2018-07-30 14:40
摘要」中国亿万富豪马云创立的蚂蚁金服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还要大,企业估值比高盛还高。但该公司的影响力和破坏性正招致国内银行的指责,政府监管部门也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



「或者 *OR」--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金融服务关联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Mastercard Inc., MA)还要大,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向数千万人提供贷款。该公司的在线支付平台去年完成的交易规模超过8万亿美元,相当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倍有余。

由中国亿万富豪马云(Jack Ma)创立的蚂蚁金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并推动多项创新,使人们能够像购买食品杂货一样轻松地用手机买保险,成百上千万人得以连续几周实现无现金生活。

如此一番成就也令蚂蚁金服成为监管目标。中国目前面临应对金融科技巨头颠覆性影响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比美国面对的情况更为迫切。

中资银行抱怨称,蚂蚁金服吸走其存款,令银行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率,这是银行关闭分支机构和自动取款机(ATM)的一个原因。一位官方电视台的评论员将蚂蚁金服规模庞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比作“吸食银行血液的吸血鬼”。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明显对蚂蚁金服的规模越发感到不安,并已开始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央行破坏了蚂蚁金服数年来为打造一个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而付出的努力。中国央行的做法相当于阻止放贷机构使用蚂蚁金服的这一系统。

监管机构已经发布规定,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大幅减持会让它们支付高利息的资产。监管机构已向蚂蚁金服施压,要求减缓资金流入其大型货币基金的势头。

知情人士表示,有关部门也在考虑,是否将蚂蚁金服定性为金融控股公司,并要求其满足类似银行的资本要求。这有可能影响到蚂蚁金服的利润;去年该公司税前利润达20亿美元,收入约100亿美元。

不过,投资者仍然醉心于蚂蚁金服,今年6月份这家非上市公司的账面估值达到1,500亿美元,是2016年一轮融资对其估值的两倍还多,也高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估值。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表示,他曾与监管部门谈论蚂蚁金服对金融系统构成的风险。他说,多年来中国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它们发展壮大。朱宁称,如此庞大的金融机构竟然避开了全面的监管框架,简直不可思议。

中国央行一位副行长最近警告称,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支付机构不应当认为自己“太大而不受监管”。这名副行长没有点名具体公司。中国央行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蚂蚁金服高管否认了有关该公司像一家不受监管的银行的说法。他们说,蚂蚁金服只不过是把金融服务提供给了那些被银行忽略的人。

他们指出,蚂蚁金服提供的贷款大多并不源自该公司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蚂蚁金服主要是充当一个平台,使银行和其他机构可以更方便地提供贷款,并帮助它们降低风险。

蚂蚁金服首席法务长陈磊明表示,他认为银行不会把蚂蚁金服视为一个破坏者,作为银行的补充,蚂蚁金服帮助银行接触到更多客户。

他称,中国监管机构了解蚂蚁金服在做什么,对蚂蚁金服的努力持支持态度。

蚂蚁金服正在拓展海外业务,试图让更多商户接受使用其在线支付服务支付宝(Alipay)进行支付,但到目前为止还未能把其在中国国内的成功复制到海外。今年早些时候,蚂蚁金服取消了收购美国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计划,因美国一个负责国家安全审查的委员会拒绝批准该交易。

蚂蚁金服和其同业在中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可能抑制金融科技的黄金发展期,同时也能展现出,在容许多大程度的变革后,中国监管机构会出手保护现有从业者。

近几个月来,由电子商务平台京东(JD.com, JD)和搜索引擎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中国互联网公司支持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承诺,将不再直接提供金融服务,转而为传统机构提供使用平台。

蚂蚁金服正进行同样的转型。该公司表示,希望被定义为一家技术提供商或“生活方式平台”,而不是金融集团,未来利润主要来自使用其技术的机构所缴纳的费用。

前蚂蚁金服高管、金融科技公司Camel Financial创始人Carson Huang Mihan表示,这种战略转变在目前处于国家进步阶段的中国很常见。

蚂蚁金服的影响力在Elaine Wang这样的消费者身上得到诠释。这位30岁的上海市场营销经理将大约三分之一的薪水从其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 Co.)账户转移至蚂蚁金服的投资产品中,并且每天数次使用支付宝进行简单的交易,比如购买咖啡等。

一名知情人士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6.2亿,一旦人们的资金从传统银行账户进入虚拟钱包,其中很大一部分就不会再回到银行了。

在杭州,蚂蚁金服的总部是一个玻璃外墙、Z字形综合园区,该园区的设计者也是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在西雅图的新办公楼的设计方。员工进入蚂蚁金服的园区都要经过一个很高的红色雕塑,雕像是一个弯腰看向地面的裸体男性。

数字摄像头在员工进入园区时会扫描很多人的面部。根据园区会议室的预定规则,如果使用者没有在其所分配时间后的一分钟内出现,任何人都可以占用该会议室。

该公司所有人几乎都有一个花名,这是继承自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传统。

马云爱看武侠小说,许多员工的花名取自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这体现出公司内部没有等级制度。一些员工甚至不知道同事们的真实姓名。员工们被告知,出生时姓名没得选,而现在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花名。

作为蚂蚁金服的前高管,Huang回忆道,当时蚂蚁金服员工的平均年龄不到27岁,一些员工曾在万事达卡(Mastercard)、PayPal和外资银行工作过。他说,这个地方充满了年轻、理想主义的金融精英,许多人有海外留学背景。

蚂蚁金服的历史可追溯到2004年,当时,为了顺利发展在线购物业务,阿里巴巴创建了支付宝。阿里巴巴旗下一个名为淘宝(Taobao)的平台,类似于eBay的服务,很受欢迎,该平台为买家与第三方卖家牵线搭桥。当时,淘宝需要一种安全、可靠的方式来处理付款。

当时,中国并没有针对非银行支付公司的监管框架,这一点并没有困扰马云。马云曾向同事说:“如果有人要坐牢的话,就让我去坐吧。”他暗指支付宝可能处于法律灰色地带。记者未能联系到马云置评。

随着支付宝逐渐发展壮大,其高管意识到他们可能推动整个金融系统发生变化。马云曾在2008年12月称,中国的银行在支持小企业方面做得不够。大银行主要和国企打交道,忽视了资金需求可能更强的小企业。

马云当年出席一个创业者大会时称:“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当年晚些时候,阿里巴巴旗下一个事业部开始向一些小企业放贷。

2010年,监管机构称支付宝需要新牌照才能运营,马云随后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剥离。

到2013年,支付宝已在托管银行账户Escrow中持有数十亿美元淘宝客户资金。据一位前员工回忆,高管们那时已经担心银行会将支付宝视为竞争对手,因为支付宝已经积累了大量资金,而且有提供更多金融服务的计划。


员工们当时提出了一个想法,让用户将闲置的支付宝资金存入一只在线货币市场基金以赚取收益。这只基金名为余额宝,对支付宝用户的投资门槛低至人民币0.01元(约合0.0015美元),并可进行免手续费的现金转账和收款。

2013年6月余额宝推出后的数天内,受收益率较银行短期存款利率高几个百分点吸引,超过100万用户将钱转入该基金。余额宝通过投资高收益产品获取回报,这些产品的风险高于银行获准涉足的产品。

面对余额宝瞬间爆涨的人气,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大幅削减了支付宝用户单次交易的可提现金额。其他一些银行也收紧了限制。

2014年,时任永隆银行(Wing Lung Bank)董事长的马蔚华表示﹐余额宝吸走了银行存款,对银行业是个打击。一些银行向余额宝发行了商业票据﹐融资成本升高。

当时,马云已辞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一职,但保留董事长职务,支付宝于2014年变身为蚂蚁金服。该公司高管提出了将业务扩展至个人贷款、小企业贷款、信用评分和保险行业的计划。该公司将抓住中国智能手机迅速普及带来的商机。

去年夏天,蚂蚁金服在武汉发起了一场“无现金社会”活动。该公司向支付宝用户提供返现,鼓励他们在商店里使用手机支付。不过,该活动引发了负面反应。

据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央行武汉分行的官员要求蚂蚁金服去掉“无现金”一词,并告知商户不得拒绝现金支付。此后蚂蚁金服对上述活动进行了调整。另一家官方新闻机构报道称,中国央行后来否认发布了上述命令。中国央行没有回复记者对于澄清其立场的请求。

去年9月,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一些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具有“系统重要性”。监管机构发布了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减持难以销售资产的规定,未点名指出余额宝。蚂蚁金服的资产管理部门当时宣布了一些限制资金流入余额宝的措施,并且承诺将削减一些中长期和较高风险证券的持有规模。

几个月之后,中国央行对蚂蚁金服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进行了打击。

与美国不同,中国长期以来都缺乏全面的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这样的系统对于消费经济至关重要。2015年初,中国央行鼓励蚂蚁金服和其他几家非上市公司开发他们自己的信用评分系统。

蚂蚁金服行动迅速,拿出了包含人们在支付宝的支付历史等多个变量的一套系统。

2017年春季,中国央行一名官员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私企创建的征信系统远远达不到标准。今年,中国央行授权新成立的国有公司百行征信(Baihang Credit Scoring)将创建一套全国性的征信系统。

蚂蚁金服的陈磊明表示,现在芝麻信用只用于某些服务,例如芝麻信用分数高的用户在使用共享单车时可以免押金。

该公司一名发言人称,芝麻信用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打造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也不是以收费为目的服务于金融机构。

最近中国央行规定,支付宝、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非银行支付公司必须在2019年年初之前把客户备付金存入不计息银行账户,以防资金滥用。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将无法再利用备付金赚取利息。微信支付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支付平台。

一位知情人士称,一定程度上受此影响,预计2021年在线支付服务在蚂蚁金服收入中占比将不到三分之一,而2016年占比为65%。

知情人士称,蚂蚁金服还被告知将部分交易数据的控制权交给政府所有的新互联网支付系统网联。预计网联将与蚂蚁金服展开竞争,可能打击该公司的交易手续费收入。

蚂蚁金服的一些投资者表示并不担心。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美国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 LLC)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称,中国监管部门的意图从来都不是扼杀蚂蚁金服的增长。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是最近向蚂蚁金服投资140亿美元的全球投资者之一。周朗称,蚂蚁金服与世界上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同,它是一个全新的品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亿万富豪马云创立的蚂蚁金服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还要大,企业估值比高盛还高。但该公司的影响力和破坏性正招致国内银行的指责,政府监管部门也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



「或者 *OR」--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金融服务关联公司蚂蚁金融服务集团(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简称:蚂蚁金服)去年处理的支付交易规模比万事达卡(Mastercard Inc., MA)还要大,控制着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基金,向数千万人提供贷款。该公司的在线支付平台去年完成的交易规模超过8万亿美元,相当于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两倍有余。

由中国亿万富豪马云(Jack Ma)创立的蚂蚁金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科技公司,并推动多项创新,使人们能够像购买食品杂货一样轻松地用手机买保险,成百上千万人得以连续几周实现无现金生活。

如此一番成就也令蚂蚁金服成为监管目标。中国目前面临应对金融科技巨头颠覆性影响的压力,这种压力甚至比美国面对的情况更为迫切。

中资银行抱怨称,蚂蚁金服吸走其存款,令银行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利率,这是银行关闭分支机构和自动取款机(ATM)的一个原因。一位官方电视台的评论员将蚂蚁金服规模庞大的货币市场基金比作“吸食银行血液的吸血鬼”。

中国政府有关部门明显对蚂蚁金服的规模越发感到不安,并已开始对该公司可从事的活动施加限制。今年早些时候,中国央行破坏了蚂蚁金服数年来为打造一个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而付出的努力。中国央行的做法相当于阻止放贷机构使用蚂蚁金服的这一系统。

监管机构已经发布规定,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大幅减持会让它们支付高利息的资产。监管机构已向蚂蚁金服施压,要求减缓资金流入其大型货币基金的势头。

知情人士表示,有关部门也在考虑,是否将蚂蚁金服定性为金融控股公司,并要求其满足类似银行的资本要求。这有可能影响到蚂蚁金服的利润;去年该公司税前利润达20亿美元,收入约100亿美元。

不过,投资者仍然醉心于蚂蚁金服,今年6月份这家非上市公司的账面估值达到1,500亿美元,是2016年一轮融资对其估值的两倍还多,也高于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的估值。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表示,他曾与监管部门谈论蚂蚁金服对金融系统构成的风险。他说,多年来中国政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它们发展壮大。朱宁称,如此庞大的金融机构竟然避开了全面的监管框架,简直不可思议。

中国央行一位副行长最近警告称,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支付机构不应当认为自己“太大而不受监管”。这名副行长没有点名具体公司。中国央行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蚂蚁金服高管否认了有关该公司像一家不受监管的银行的说法。他们说,蚂蚁金服只不过是把金融服务提供给了那些被银行忽略的人。

他们指出,蚂蚁金服提供的贷款大多并不源自该公司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蚂蚁金服主要是充当一个平台,使银行和其他机构可以更方便地提供贷款,并帮助它们降低风险。

蚂蚁金服首席法务长陈磊明表示,他认为银行不会把蚂蚁金服视为一个破坏者,作为银行的补充,蚂蚁金服帮助银行接触到更多客户。

他称,中国监管机构了解蚂蚁金服在做什么,对蚂蚁金服的努力持支持态度。

蚂蚁金服正在拓展海外业务,试图让更多商户接受使用其在线支付服务支付宝(Alipay)进行支付,但到目前为止还未能把其在中国国内的成功复制到海外。今年早些时候,蚂蚁金服取消了收购美国汇款服务公司速汇金(MoneyGram International Inc., MGI)的计划,因美国一个负责国家安全审查的委员会拒绝批准该交易。

蚂蚁金服和其同业在中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可能抑制金融科技的黄金发展期,同时也能展现出,在容许多大程度的变革后,中国监管机构会出手保护现有从业者。

近几个月来,由电子商务平台京东(JD.com, JD)和搜索引擎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等中国互联网公司支持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承诺,将不再直接提供金融服务,转而为传统机构提供使用平台。

蚂蚁金服正进行同样的转型。该公司表示,希望被定义为一家技术提供商或“生活方式平台”,而不是金融集团,未来利润主要来自使用其技术的机构所缴纳的费用。

前蚂蚁金服高管、金融科技公司Camel Financial创始人Carson Huang Mihan表示,这种战略转变在目前处于国家进步阶段的中国很常见。

蚂蚁金服的影响力在Elaine Wang这样的消费者身上得到诠释。这位30岁的上海市场营销经理将大约三分之一的薪水从其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 Co.)账户转移至蚂蚁金服的投资产品中,并且每天数次使用支付宝进行简单的交易,比如购买咖啡等。

一名知情人士称,支付宝的用户超过6.2亿,一旦人们的资金从传统银行账户进入虚拟钱包,其中很大一部分就不会再回到银行了。

在杭州,蚂蚁金服的总部是一个玻璃外墙、Z字形综合园区,该园区的设计者也是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在西雅图的新办公楼的设计方。员工进入蚂蚁金服的园区都要经过一个很高的红色雕塑,雕像是一个弯腰看向地面的裸体男性。

数字摄像头在员工进入园区时会扫描很多人的面部。根据园区会议室的预定规则,如果使用者没有在其所分配时间后的一分钟内出现,任何人都可以占用该会议室。

该公司所有人几乎都有一个花名,这是继承自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传统。

马云爱看武侠小说,许多员工的花名取自武侠小说中的人物,这体现出公司内部没有等级制度。一些员工甚至不知道同事们的真实姓名。员工们被告知,出生时姓名没得选,而现在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花名。

作为蚂蚁金服的前高管,Huang回忆道,当时蚂蚁金服员工的平均年龄不到27岁,一些员工曾在万事达卡(Mastercard)、PayPal和外资银行工作过。他说,这个地方充满了年轻、理想主义的金融精英,许多人有海外留学背景。

蚂蚁金服的历史可追溯到2004年,当时,为了顺利发展在线购物业务,阿里巴巴创建了支付宝。阿里巴巴旗下一个名为淘宝(Taobao)的平台,类似于eBay的服务,很受欢迎,该平台为买家与第三方卖家牵线搭桥。当时,淘宝需要一种安全、可靠的方式来处理付款。

当时,中国并没有针对非银行支付公司的监管框架,这一点并没有困扰马云。马云曾向同事说:“如果有人要坐牢的话,就让我去坐吧。”他暗指支付宝可能处于法律灰色地带。记者未能联系到马云置评。

随着支付宝逐渐发展壮大,其高管意识到他们可能推动整个金融系统发生变化。马云曾在2008年12月称,中国的银行在支持小企业方面做得不够。大银行主要和国企打交道,忽视了资金需求可能更强的小企业。

马云当年出席一个创业者大会时称:“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当年晚些时候,阿里巴巴旗下一个事业部开始向一些小企业放贷。

2010年,监管机构称支付宝需要新牌照才能运营,马云随后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剥离。

到2013年,支付宝已在托管银行账户Escrow中持有数十亿美元淘宝客户资金。据一位前员工回忆,高管们那时已经担心银行会将支付宝视为竞争对手,因为支付宝已经积累了大量资金,而且有提供更多金融服务的计划。


员工们当时提出了一个想法,让用户将闲置的支付宝资金存入一只在线货币市场基金以赚取收益。这只基金名为余额宝,对支付宝用户的投资门槛低至人民币0.01元(约合0.0015美元),并可进行免手续费的现金转账和收款。

2013年6月余额宝推出后的数天内,受收益率较银行短期存款利率高几个百分点吸引,超过100万用户将钱转入该基金。余额宝通过投资高收益产品获取回报,这些产品的风险高于银行获准涉足的产品。

面对余额宝瞬间爆涨的人气,中国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大幅削减了支付宝用户单次交易的可提现金额。其他一些银行也收紧了限制。

2014年,时任永隆银行(Wing Lung Bank)董事长的马蔚华表示﹐余额宝吸走了银行存款,对银行业是个打击。一些银行向余额宝发行了商业票据﹐融资成本升高。

当时,马云已辞去阿里巴巴首席执行长一职,但保留董事长职务,支付宝于2014年变身为蚂蚁金服。该公司高管提出了将业务扩展至个人贷款、小企业贷款、信用评分和保险行业的计划。该公司将抓住中国智能手机迅速普及带来的商机。

去年夏天,蚂蚁金服在武汉发起了一场“无现金社会”活动。该公司向支付宝用户提供返现,鼓励他们在商店里使用手机支付。不过,该活动引发了负面反应。

据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报道,中国央行武汉分行的官员要求蚂蚁金服去掉“无现金”一词,并告知商户不得拒绝现金支付。此后蚂蚁金服对上述活动进行了调整。另一家官方新闻机构报道称,中国央行后来否认发布了上述命令。中国央行没有回复记者对于澄清其立场的请求。

去年9月,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表示,一些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具有“系统重要性”。监管机构发布了要求大型货币市场基金减持难以销售资产的规定,未点名指出余额宝。蚂蚁金服的资产管理部门当时宣布了一些限制资金流入余额宝的措施,并且承诺将削减一些中长期和较高风险证券的持有规模。

几个月之后,中国央行对蚂蚁金服的信用评分系统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进行了打击。

与美国不同,中国长期以来都缺乏全面的全国性信用评分系统,这样的系统对于消费经济至关重要。2015年初,中国央行鼓励蚂蚁金服和其他几家非上市公司开发他们自己的信用评分系统。

蚂蚁金服行动迅速,拿出了包含人们在支付宝的支付历史等多个变量的一套系统。

2017年春季,中国央行一名官员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私企创建的征信系统远远达不到标准。今年,中国央行授权新成立的国有公司百行征信(Baihang Credit Scoring)将创建一套全国性的征信系统。

蚂蚁金服的陈磊明表示,现在芝麻信用只用于某些服务,例如芝麻信用分数高的用户在使用共享单车时可以免押金。

该公司一名发言人称,芝麻信用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打造一个全国性的征信系统,也不是以收费为目的服务于金融机构。

最近中国央行规定,支付宝、微信支付(WeChat Pay)等非银行支付公司必须在2019年年初之前把客户备付金存入不计息银行账户,以防资金滥用。这意味着这些公司将无法再利用备付金赚取利息。微信支付是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旗下支付平台。

一位知情人士称,一定程度上受此影响,预计2021年在线支付服务在蚂蚁金服收入中占比将不到三分之一,而2016年占比为65%。

知情人士称,蚂蚁金服还被告知将部分交易数据的控制权交给政府所有的新互联网支付系统网联。预计网联将与蚂蚁金服展开竞争,可能打击该公司的交易手续费收入。

蚂蚁金服的一些投资者表示并不担心。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美国华平投资集团(Warburg Pincus LLC)董事总经理周朗(Ben Zhou)称,中国监管部门的意图从来都不是扼杀蚂蚁金服的增长。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是最近向蚂蚁金服投资140亿美元的全球投资者之一。周朗称,蚂蚁金服与世界上的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同,它是一个全新的品种。



撰文 / Stella Yifan Xie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