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腾讯已成中国电竞市场的“王者”

发布日期:2018-07-27 09:56
摘要」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腾讯每年的投资高达10亿元;更大问题可能是游戏寿命,该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



「或者 *OR」--在全场爆满的上海体育中心,1.8万名观众发出的尖叫声达到了顶点。10位身形瘦削、多半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坐进了装饰LED灯带的对战包厢,这个包厢的设计风格酷似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他们戴着耳机,拇指扣在大屏智能手机上,对决开始了。这场比赛关系到180万美元的奖金以及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在规模130亿美元的中国电竞市场上的地位。(注:在上海举行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电子竞技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但是在中国的发展势头尤为强劲:中国的游戏玩家总数超过4亿人,其观众人数与美国职业体育赛事不相上下。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占据霸主地位的腾讯控股每年的投资高达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亿美元),《王者荣耀》等竞技游戏将确保该公司在飞速发展的电竞市场上的领先地位。

像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 Inc.)一样,腾讯也加入了积极推广职业游戏的阵营。无论怎样形容这波席卷中国的电竞热潮都不为过:尽管2018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只有12个名额,但是全国至少有1万支战队。2017年的总决赛在电视、手机和PC端的单日直播观看量为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人数的两倍,而顶级电竞选手的转会费高达数百万美元。

随着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考虑把电子竞技列入不断增多的比赛项目,职业游戏也成为中国颇具竞争实力的领域。

“电子竞技在中国和全球都进入了黄金时代,”腾讯集团负责电竞业务的副总裁程武说,他此前在谷歌和宝洁公司担任过高管,“中国真正有机会脱颖而出与发达国家竞争的领域很少,这是其中之一。”

不是只有腾讯看到其中的商机。从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 Co.)、亚马逊(Amazon.com Inc.)到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 Inc.),全球最大的几家媒体巨头都想从中分一杯羹,他们纷纷签署协议在ESPN上转播电竞比赛或者创立联赛,其中包括腾讯旗下的拳头公司(Riot Games Inc.)。不过,腾讯享有得天独厚的地位,这家中国公司拥有和代理《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和《堡垒之夜》(Fortnite)等热门游戏,还有超过10亿微信用户锁定的分销渠道。通过对腾讯高管的罕见采访,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大致介绍了其主导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的策略。

电竞现象

到2022年,电子竞技比赛的广告、门票和赞助收入可能达到30亿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名列全球十大公司的腾讯及其500亿美元的预期营收来说,电子竞技业务本身微不足道。但这是个快速增长的平台,一方面为腾讯的核心游戏业务提供了支持;另一方面也推动了来自微信、媒体和广告等众多在线平台的用户参与。

为此,腾讯与安德玛(Under Armour)合作推出联名款T恤,与NBA携手举办顶级选手参加的节目。腾讯正在把《王者荣耀》改编成奇幻小说,打造以电竞选手为主角的电视剧和电影。腾讯借鉴了动视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也决定采用更典型的职业赛事设置:严格选择成员的俱乐部(以及和他们背后的投资者)可以稳获比赛名额。

腾讯移动电竞业务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这个新体系将打消投资者和俱乐部老板的忧虑。”

腾讯实现雄心壮志的核心利器是一款推出仅两年的游戏:《王者荣耀》,这款热门游戏迅速席卷了中国,此后定名为“Arena of Valor”,去征战海外市场,不过,已经起步较慢。《王者荣耀》还有可能成为首款风靡全球的中国自主开发手机游戏:在即将开幕的亚运会上,内容基本相同的《王者荣耀》国际版将入选电子竞技运动六大项目之一,是对这类游戏的高度认可。

程武称,这款游戏“融合了中国历史人物、英雄和文化的元素,有助于输出我们的历史传统”。

张易加表示,为了提高国际知名度,腾讯邀请来自韩国、马来西亚和北美的战队参加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另外一场决赛,“亚运会是个良好的开端,这将帮助我们走向全球舞台”。

回到上海体育中心,比赛进行地如火如荼。两支由五个人组成的战队穿过竞技场厮杀,发动魔法攻击,绕过阻塞点,灵活进入攻击位置。观众们注视着超大屏幕,镜头在激烈的格斗场面之间来回穿梭。在场观战的众多女性观众中,有一位突然放声大哭,足以证明这款游戏深受女性玩家的喜爱。最终,获胜战队分享了1200万元(约合180万美元)的奖金,而腾讯仅从发行权和广告收入中就获得至少2亿元的收入。

像职业体育一样,电子竞技不仅有选手的参与,还有经纪人、教练、星探、营销专家甚至是营养专家为崭露头角的明星选手提供保障。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估计,在中国经营一支顶尖战队每年需要高达300万美元的投入。

在电竞体系中,最重要的环节是23岁的张宇辰这样的选手,他将在8月率领中国代表队出征雅加达亚运会。张宇辰参加每轮比赛,可能会需要10名或更多的后勤人员:教练、数据分析师、体能教练甚至是心理专家。

张宇辰在中国东北的铁锈地带长大,高中辍学后换过多份工作,后来利用自己玩游戏的爱好开始赚钱。两年前他开始打比赛时还很轻松,现在每天中午到凌晨五时都要磨炼战术,选手们的生活以简朴的宿舍为中心,他们在这里吃饭、训练和睡觉。这种日子没有尽头:终极的熟练程度是个变化的目标,因为腾讯不断调整游戏的设计和平衡性,包括地图和人物的技能等级。

辛苦训练也有回报,张宇辰今年以高达1000万元的转会费换了俱乐部。“也许一开始我们只是在玩,但后来我们开始意识到,为了取得成绩,你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训练时间也开始变长。” 张宇辰说,他顶着蓬松的头发低头看着地板,“职业选手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思考和学习,这和人们玩游戏来放松娱乐的初衷正好相反。”

在电竞比赛中,张宇辰化身为头脑清晰的杀人机器。这帮助他在一系列比赛中杀出重围,从高校赛、城市赛再到地区赛,最后代表国家队出战。现在《王者荣耀》有春季和秋季的总决赛,也有相当于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大奖赛。

“这就像是看足球比赛。” 《游戏玩家的大脑》(The Gamer’s Brain)的作者西莉亚•霍登(Celia Hodent)说,她研究过《堡垒之夜》的用户体验,“我们全力支持我们的队伍,因为人类需要感觉他们属于某个群体,我们和这个群体的其他成员有联系。我们也通过游戏中的叙事来投入情感,就像是我们看悬疑电影一样。”

这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他们推动游戏个股创下历史新高。腾讯投资的类似Twitch的中国游戏直播平台虎牙自5月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两倍。

雄心勃勃

随着电子竞技成为主流,游戏和流媒体平台股价应声上涨

然而,腾讯还要解决本土市场上颇具特色的阻碍。

作为中国主要的游戏公司,腾讯因为玩家游戏成瘾而饱受批评,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要求该公司承担责任。2017年,腾讯被迫限制未成年用户玩游戏的时间。作为腾讯在大多数领域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集团正在推广以足球和赛车为主的“非暴力电竞游戏”来推动业务的发展。

然而通过电子竞技,顶级选手获得了高额奖金和类似名人的地位,可能会赢得部分家长的支持,比如在今年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期间,一群自豪的选手父母就被安排到比赛现场的头等坐席观战。

“游戏令人沉迷、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在于,游戏的算法总是根据你的等级进行调整。”《上瘾:让用户养成使用习惯的四大产品逻辑》(“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的作者尼尔•埃尼尔(Nir Eyal)说,“玩家总是比达到预期的最佳表现低一级,因此不断渴望得到提升和奖励。”

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游戏的寿命,这个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SensorTower的联合创始人亚历克斯•马拉费夫(Alex Malafeev)说,《王者荣耀》自推出以来,每个季度的营收都出现了环比增长。IDC分析师郑熙(Neo Zheng)认为,这款游戏至少还会流行两到三年的时间。

此外,这个行业还有个问题,令人煎熬的生活方式能够让游戏选手坚持多长时间。张宇辰已经开始考虑不打游戏之后的生活,他提到25岁的队友左斌现在当了解说员,在微博上拥有超过67万粉丝。

“我还会留在这个行业,可能会当教练。”张宇辰说,“但是成为职业选手是这行里每个人都想实现的目标,所以我会尽可能努力坚持下去。”

总之 腾讯可以凭借游戏,让自己赚得更多,但这能让它成为伟大的且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吗?


撰文 / Lulu Yilun Chen、David Ramli、Yuji Nakamur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腾讯每年的投资高达10亿元;更大问题可能是游戏寿命,该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



「或者 *OR」--在全场爆满的上海体育中心,1.8万名观众发出的尖叫声达到了顶点。10位身形瘦削、多半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坐进了装饰LED灯带的对战包厢,这个包厢的设计风格酷似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他们戴着耳机,拇指扣在大屏智能手机上,对决开始了。这场比赛关系到180万美元的奖金以及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在规模130亿美元的中国电竞市场上的地位。(注:在上海举行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电子竞技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但是在中国的发展势头尤为强劲:中国的游戏玩家总数超过4亿人,其观众人数与美国职业体育赛事不相上下。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占据霸主地位的腾讯控股每年的投资高达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亿美元),《王者荣耀》等竞技游戏将确保该公司在飞速发展的电竞市场上的领先地位。

像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 Inc.)一样,腾讯也加入了积极推广职业游戏的阵营。无论怎样形容这波席卷中国的电竞热潮都不为过:尽管2018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只有12个名额,但是全国至少有1万支战队。2017年的总决赛在电视、手机和PC端的单日直播观看量为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人数的两倍,而顶级电竞选手的转会费高达数百万美元。

随着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考虑把电子竞技列入不断增多的比赛项目,职业游戏也成为中国颇具竞争实力的领域。

“电子竞技在中国和全球都进入了黄金时代,”腾讯集团负责电竞业务的副总裁程武说,他此前在谷歌和宝洁公司担任过高管,“中国真正有机会脱颖而出与发达国家竞争的领域很少,这是其中之一。”

不是只有腾讯看到其中的商机。从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 Co.)、亚马逊(Amazon.com Inc.)到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 Inc.),全球最大的几家媒体巨头都想从中分一杯羹,他们纷纷签署协议在ESPN上转播电竞比赛或者创立联赛,其中包括腾讯旗下的拳头公司(Riot Games Inc.)。不过,腾讯享有得天独厚的地位,这家中国公司拥有和代理《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和《堡垒之夜》(Fortnite)等热门游戏,还有超过10亿微信用户锁定的分销渠道。通过对腾讯高管的罕见采访,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大致介绍了其主导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的策略。

电竞现象

到2022年,电子竞技比赛的广告、门票和赞助收入可能达到30亿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名列全球十大公司的腾讯及其500亿美元的预期营收来说,电子竞技业务本身微不足道。但这是个快速增长的平台,一方面为腾讯的核心游戏业务提供了支持;另一方面也推动了来自微信、媒体和广告等众多在线平台的用户参与。

为此,腾讯与安德玛(Under Armour)合作推出联名款T恤,与NBA携手举办顶级选手参加的节目。腾讯正在把《王者荣耀》改编成奇幻小说,打造以电竞选手为主角的电视剧和电影。腾讯借鉴了动视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也决定采用更典型的职业赛事设置:严格选择成员的俱乐部(以及和他们背后的投资者)可以稳获比赛名额。

腾讯移动电竞业务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这个新体系将打消投资者和俱乐部老板的忧虑。”

腾讯实现雄心壮志的核心利器是一款推出仅两年的游戏:《王者荣耀》,这款热门游戏迅速席卷了中国,此后定名为“Arena of Valor”,去征战海外市场,不过,已经起步较慢。《王者荣耀》还有可能成为首款风靡全球的中国自主开发手机游戏:在即将开幕的亚运会上,内容基本相同的《王者荣耀》国际版将入选电子竞技运动六大项目之一,是对这类游戏的高度认可。

程武称,这款游戏“融合了中国历史人物、英雄和文化的元素,有助于输出我们的历史传统”。

张易加表示,为了提高国际知名度,腾讯邀请来自韩国、马来西亚和北美的战队参加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另外一场决赛,“亚运会是个良好的开端,这将帮助我们走向全球舞台”。

回到上海体育中心,比赛进行地如火如荼。两支由五个人组成的战队穿过竞技场厮杀,发动魔法攻击,绕过阻塞点,灵活进入攻击位置。观众们注视着超大屏幕,镜头在激烈的格斗场面之间来回穿梭。在场观战的众多女性观众中,有一位突然放声大哭,足以证明这款游戏深受女性玩家的喜爱。最终,获胜战队分享了1200万元(约合180万美元)的奖金,而腾讯仅从发行权和广告收入中就获得至少2亿元的收入。

像职业体育一样,电子竞技不仅有选手的参与,还有经纪人、教练、星探、营销专家甚至是营养专家为崭露头角的明星选手提供保障。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估计,在中国经营一支顶尖战队每年需要高达300万美元的投入。

在电竞体系中,最重要的环节是23岁的张宇辰这样的选手,他将在8月率领中国代表队出征雅加达亚运会。张宇辰参加每轮比赛,可能会需要10名或更多的后勤人员:教练、数据分析师、体能教练甚至是心理专家。

张宇辰在中国东北的铁锈地带长大,高中辍学后换过多份工作,后来利用自己玩游戏的爱好开始赚钱。两年前他开始打比赛时还很轻松,现在每天中午到凌晨五时都要磨炼战术,选手们的生活以简朴的宿舍为中心,他们在这里吃饭、训练和睡觉。这种日子没有尽头:终极的熟练程度是个变化的目标,因为腾讯不断调整游戏的设计和平衡性,包括地图和人物的技能等级。

辛苦训练也有回报,张宇辰今年以高达1000万元的转会费换了俱乐部。“也许一开始我们只是在玩,但后来我们开始意识到,为了取得成绩,你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训练时间也开始变长。” 张宇辰说,他顶着蓬松的头发低头看着地板,“职业选手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思考和学习,这和人们玩游戏来放松娱乐的初衷正好相反。”

在电竞比赛中,张宇辰化身为头脑清晰的杀人机器。这帮助他在一系列比赛中杀出重围,从高校赛、城市赛再到地区赛,最后代表国家队出战。现在《王者荣耀》有春季和秋季的总决赛,也有相当于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大奖赛。

“这就像是看足球比赛。” 《游戏玩家的大脑》(The Gamer’s Brain)的作者西莉亚•霍登(Celia Hodent)说,她研究过《堡垒之夜》的用户体验,“我们全力支持我们的队伍,因为人类需要感觉他们属于某个群体,我们和这个群体的其他成员有联系。我们也通过游戏中的叙事来投入情感,就像是我们看悬疑电影一样。”

这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他们推动游戏个股创下历史新高。腾讯投资的类似Twitch的中国游戏直播平台虎牙自5月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两倍。

雄心勃勃

随着电子竞技成为主流,游戏和流媒体平台股价应声上涨

然而,腾讯还要解决本土市场上颇具特色的阻碍。

作为中国主要的游戏公司,腾讯因为玩家游戏成瘾而饱受批评,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要求该公司承担责任。2017年,腾讯被迫限制未成年用户玩游戏的时间。作为腾讯在大多数领域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集团正在推广以足球和赛车为主的“非暴力电竞游戏”来推动业务的发展。

然而通过电子竞技,顶级选手获得了高额奖金和类似名人的地位,可能会赢得部分家长的支持,比如在今年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期间,一群自豪的选手父母就被安排到比赛现场的头等坐席观战。

“游戏令人沉迷、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在于,游戏的算法总是根据你的等级进行调整。”《上瘾:让用户养成使用习惯的四大产品逻辑》(“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的作者尼尔•埃尼尔(Nir Eyal)说,“玩家总是比达到预期的最佳表现低一级,因此不断渴望得到提升和奖励。”

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游戏的寿命,这个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SensorTower的联合创始人亚历克斯•马拉费夫(Alex Malafeev)说,《王者荣耀》自推出以来,每个季度的营收都出现了环比增长。IDC分析师郑熙(Neo Zheng)认为,这款游戏至少还会流行两到三年的时间。

此外,这个行业还有个问题,令人煎熬的生活方式能够让游戏选手坚持多长时间。张宇辰已经开始考虑不打游戏之后的生活,他提到25岁的队友左斌现在当了解说员,在微博上拥有超过67万粉丝。

“我还会留在这个行业,可能会当教练。”张宇辰说,“但是成为职业选手是这行里每个人都想实现的目标,所以我会尽可能努力坚持下去。”

总之 腾讯可以凭借游戏,让自己赚得更多,但这能让它成为伟大的且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吗?


撰文 / Lulu Yilun Chen、David Ramli、Yuji Nakamur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腾讯每年的投资高达10亿元;更大问题可能是游戏寿命,该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



「或者 *OR」--在全场爆满的上海体育中心,1.8万名观众发出的尖叫声达到了顶点。10位身形瘦削、多半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坐进了装饰LED灯带的对战包厢,这个包厢的设计风格酷似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他们戴着耳机,拇指扣在大屏智能手机上,对决开始了。这场比赛关系到180万美元的奖金以及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在规模130亿美元的中国电竞市场上的地位。(注:在上海举行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电子竞技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但是在中国的发展势头尤为强劲:中国的游戏玩家总数超过4亿人,其观众人数与美国职业体育赛事不相上下。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占据霸主地位的腾讯控股每年的投资高达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亿美元),《王者荣耀》等竞技游戏将确保该公司在飞速发展的电竞市场上的领先地位。

像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 Inc.)一样,腾讯也加入了积极推广职业游戏的阵营。无论怎样形容这波席卷中国的电竞热潮都不为过:尽管2018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只有12个名额,但是全国至少有1万支战队。2017年的总决赛在电视、手机和PC端的单日直播观看量为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人数的两倍,而顶级电竞选手的转会费高达数百万美元。

随着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考虑把电子竞技列入不断增多的比赛项目,职业游戏也成为中国颇具竞争实力的领域。

“电子竞技在中国和全球都进入了黄金时代,”腾讯集团负责电竞业务的副总裁程武说,他此前在谷歌和宝洁公司担任过高管,“中国真正有机会脱颖而出与发达国家竞争的领域很少,这是其中之一。”

不是只有腾讯看到其中的商机。从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 Co.)、亚马逊(Amazon.com Inc.)到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 Inc.),全球最大的几家媒体巨头都想从中分一杯羹,他们纷纷签署协议在ESPN上转播电竞比赛或者创立联赛,其中包括腾讯旗下的拳头公司(Riot Games Inc.)。不过,腾讯享有得天独厚的地位,这家中国公司拥有和代理《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和《堡垒之夜》(Fortnite)等热门游戏,还有超过10亿微信用户锁定的分销渠道。通过对腾讯高管的罕见采访,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大致介绍了其主导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的策略。

电竞现象

到2022年,电子竞技比赛的广告、门票和赞助收入可能达到30亿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名列全球十大公司的腾讯及其500亿美元的预期营收来说,电子竞技业务本身微不足道。但这是个快速增长的平台,一方面为腾讯的核心游戏业务提供了支持;另一方面也推动了来自微信、媒体和广告等众多在线平台的用户参与。

为此,腾讯与安德玛(Under Armour)合作推出联名款T恤,与NBA携手举办顶级选手参加的节目。腾讯正在把《王者荣耀》改编成奇幻小说,打造以电竞选手为主角的电视剧和电影。腾讯借鉴了动视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也决定采用更典型的职业赛事设置:严格选择成员的俱乐部(以及和他们背后的投资者)可以稳获比赛名额。

腾讯移动电竞业务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这个新体系将打消投资者和俱乐部老板的忧虑。”

腾讯实现雄心壮志的核心利器是一款推出仅两年的游戏:《王者荣耀》,这款热门游戏迅速席卷了中国,此后定名为“Arena of Valor”,去征战海外市场,不过,已经起步较慢。《王者荣耀》还有可能成为首款风靡全球的中国自主开发手机游戏:在即将开幕的亚运会上,内容基本相同的《王者荣耀》国际版将入选电子竞技运动六大项目之一,是对这类游戏的高度认可。

程武称,这款游戏“融合了中国历史人物、英雄和文化的元素,有助于输出我们的历史传统”。

张易加表示,为了提高国际知名度,腾讯邀请来自韩国、马来西亚和北美的战队参加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另外一场决赛,“亚运会是个良好的开端,这将帮助我们走向全球舞台”。

回到上海体育中心,比赛进行地如火如荼。两支由五个人组成的战队穿过竞技场厮杀,发动魔法攻击,绕过阻塞点,灵活进入攻击位置。观众们注视着超大屏幕,镜头在激烈的格斗场面之间来回穿梭。在场观战的众多女性观众中,有一位突然放声大哭,足以证明这款游戏深受女性玩家的喜爱。最终,获胜战队分享了1200万元(约合180万美元)的奖金,而腾讯仅从发行权和广告收入中就获得至少2亿元的收入。

像职业体育一样,电子竞技不仅有选手的参与,还有经纪人、教练、星探、营销专家甚至是营养专家为崭露头角的明星选手提供保障。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估计,在中国经营一支顶尖战队每年需要高达300万美元的投入。

在电竞体系中,最重要的环节是23岁的张宇辰这样的选手,他将在8月率领中国代表队出征雅加达亚运会。张宇辰参加每轮比赛,可能会需要10名或更多的后勤人员:教练、数据分析师、体能教练甚至是心理专家。

张宇辰在中国东北的铁锈地带长大,高中辍学后换过多份工作,后来利用自己玩游戏的爱好开始赚钱。两年前他开始打比赛时还很轻松,现在每天中午到凌晨五时都要磨炼战术,选手们的生活以简朴的宿舍为中心,他们在这里吃饭、训练和睡觉。这种日子没有尽头:终极的熟练程度是个变化的目标,因为腾讯不断调整游戏的设计和平衡性,包括地图和人物的技能等级。

辛苦训练也有回报,张宇辰今年以高达1000万元的转会费换了俱乐部。“也许一开始我们只是在玩,但后来我们开始意识到,为了取得成绩,你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训练时间也开始变长。” 张宇辰说,他顶着蓬松的头发低头看着地板,“职业选手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思考和学习,这和人们玩游戏来放松娱乐的初衷正好相反。”

在电竞比赛中,张宇辰化身为头脑清晰的杀人机器。这帮助他在一系列比赛中杀出重围,从高校赛、城市赛再到地区赛,最后代表国家队出战。现在《王者荣耀》有春季和秋季的总决赛,也有相当于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大奖赛。

“这就像是看足球比赛。” 《游戏玩家的大脑》(The Gamer’s Brain)的作者西莉亚•霍登(Celia Hodent)说,她研究过《堡垒之夜》的用户体验,“我们全力支持我们的队伍,因为人类需要感觉他们属于某个群体,我们和这个群体的其他成员有联系。我们也通过游戏中的叙事来投入情感,就像是我们看悬疑电影一样。”

这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他们推动游戏个股创下历史新高。腾讯投资的类似Twitch的中国游戏直播平台虎牙自5月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两倍。

雄心勃勃

随着电子竞技成为主流,游戏和流媒体平台股价应声上涨

然而,腾讯还要解决本土市场上颇具特色的阻碍。

作为中国主要的游戏公司,腾讯因为玩家游戏成瘾而饱受批评,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要求该公司承担责任。2017年,腾讯被迫限制未成年用户玩游戏的时间。作为腾讯在大多数领域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集团正在推广以足球和赛车为主的“非暴力电竞游戏”来推动业务的发展。

然而通过电子竞技,顶级选手获得了高额奖金和类似名人的地位,可能会赢得部分家长的支持,比如在今年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期间,一群自豪的选手父母就被安排到比赛现场的头等坐席观战。

“游戏令人沉迷、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在于,游戏的算法总是根据你的等级进行调整。”《上瘾:让用户养成使用习惯的四大产品逻辑》(“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的作者尼尔•埃尼尔(Nir Eyal)说,“玩家总是比达到预期的最佳表现低一级,因此不断渴望得到提升和奖励。”

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游戏的寿命,这个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SensorTower的联合创始人亚历克斯•马拉费夫(Alex Malafeev)说,《王者荣耀》自推出以来,每个季度的营收都出现了环比增长。IDC分析师郑熙(Neo Zheng)认为,这款游戏至少还会流行两到三年的时间。

此外,这个行业还有个问题,令人煎熬的生活方式能够让游戏选手坚持多长时间。张宇辰已经开始考虑不打游戏之后的生活,他提到25岁的队友左斌现在当了解说员,在微博上拥有超过67万粉丝。

“我还会留在这个行业,可能会当教练。”张宇辰说,“但是成为职业选手是这行里每个人都想实现的目标,所以我会尽可能努力坚持下去。”

总之 腾讯可以凭借游戏,让自己赚得更多,但这能让它成为伟大的且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吗?


撰文 / Lulu Yilun Chen、David Ramli、Yuji Nakamur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腾讯已成中国电竞市场的“王者”

发布日期:2018-07-27 09:56
摘要」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腾讯每年的投资高达10亿元;更大问题可能是游戏寿命,该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



「或者 *OR」--在全场爆满的上海体育中心,1.8万名观众发出的尖叫声达到了顶点。10位身形瘦削、多半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坐进了装饰LED灯带的对战包厢,这个包厢的设计风格酷似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他们戴着耳机,拇指扣在大屏智能手机上,对决开始了。这场比赛关系到180万美元的奖金以及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在规模130亿美元的中国电竞市场上的地位。(注:在上海举行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电子竞技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但是在中国的发展势头尤为强劲:中国的游戏玩家总数超过4亿人,其观众人数与美国职业体育赛事不相上下。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占据霸主地位的腾讯控股每年的投资高达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亿美元),《王者荣耀》等竞技游戏将确保该公司在飞速发展的电竞市场上的领先地位。

像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 Inc.)一样,腾讯也加入了积极推广职业游戏的阵营。无论怎样形容这波席卷中国的电竞热潮都不为过:尽管2018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只有12个名额,但是全国至少有1万支战队。2017年的总决赛在电视、手机和PC端的单日直播观看量为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人数的两倍,而顶级电竞选手的转会费高达数百万美元。

随着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考虑把电子竞技列入不断增多的比赛项目,职业游戏也成为中国颇具竞争实力的领域。

“电子竞技在中国和全球都进入了黄金时代,”腾讯集团负责电竞业务的副总裁程武说,他此前在谷歌和宝洁公司担任过高管,“中国真正有机会脱颖而出与发达国家竞争的领域很少,这是其中之一。”

不是只有腾讯看到其中的商机。从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 Co.)、亚马逊(Amazon.com Inc.)到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 Inc.),全球最大的几家媒体巨头都想从中分一杯羹,他们纷纷签署协议在ESPN上转播电竞比赛或者创立联赛,其中包括腾讯旗下的拳头公司(Riot Games Inc.)。不过,腾讯享有得天独厚的地位,这家中国公司拥有和代理《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和《堡垒之夜》(Fortnite)等热门游戏,还有超过10亿微信用户锁定的分销渠道。通过对腾讯高管的罕见采访,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大致介绍了其主导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的策略。

电竞现象

到2022年,电子竞技比赛的广告、门票和赞助收入可能达到30亿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名列全球十大公司的腾讯及其500亿美元的预期营收来说,电子竞技业务本身微不足道。但这是个快速增长的平台,一方面为腾讯的核心游戏业务提供了支持;另一方面也推动了来自微信、媒体和广告等众多在线平台的用户参与。

为此,腾讯与安德玛(Under Armour)合作推出联名款T恤,与NBA携手举办顶级选手参加的节目。腾讯正在把《王者荣耀》改编成奇幻小说,打造以电竞选手为主角的电视剧和电影。腾讯借鉴了动视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也决定采用更典型的职业赛事设置:严格选择成员的俱乐部(以及和他们背后的投资者)可以稳获比赛名额。

腾讯移动电竞业务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这个新体系将打消投资者和俱乐部老板的忧虑。”

腾讯实现雄心壮志的核心利器是一款推出仅两年的游戏:《王者荣耀》,这款热门游戏迅速席卷了中国,此后定名为“Arena of Valor”,去征战海外市场,不过,已经起步较慢。《王者荣耀》还有可能成为首款风靡全球的中国自主开发手机游戏:在即将开幕的亚运会上,内容基本相同的《王者荣耀》国际版将入选电子竞技运动六大项目之一,是对这类游戏的高度认可。

程武称,这款游戏“融合了中国历史人物、英雄和文化的元素,有助于输出我们的历史传统”。

张易加表示,为了提高国际知名度,腾讯邀请来自韩国、马来西亚和北美的战队参加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另外一场决赛,“亚运会是个良好的开端,这将帮助我们走向全球舞台”。

回到上海体育中心,比赛进行地如火如荼。两支由五个人组成的战队穿过竞技场厮杀,发动魔法攻击,绕过阻塞点,灵活进入攻击位置。观众们注视着超大屏幕,镜头在激烈的格斗场面之间来回穿梭。在场观战的众多女性观众中,有一位突然放声大哭,足以证明这款游戏深受女性玩家的喜爱。最终,获胜战队分享了1200万元(约合180万美元)的奖金,而腾讯仅从发行权和广告收入中就获得至少2亿元的收入。

像职业体育一样,电子竞技不仅有选手的参与,还有经纪人、教练、星探、营销专家甚至是营养专家为崭露头角的明星选手提供保障。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估计,在中国经营一支顶尖战队每年需要高达300万美元的投入。

在电竞体系中,最重要的环节是23岁的张宇辰这样的选手,他将在8月率领中国代表队出征雅加达亚运会。张宇辰参加每轮比赛,可能会需要10名或更多的后勤人员:教练、数据分析师、体能教练甚至是心理专家。

张宇辰在中国东北的铁锈地带长大,高中辍学后换过多份工作,后来利用自己玩游戏的爱好开始赚钱。两年前他开始打比赛时还很轻松,现在每天中午到凌晨五时都要磨炼战术,选手们的生活以简朴的宿舍为中心,他们在这里吃饭、训练和睡觉。这种日子没有尽头:终极的熟练程度是个变化的目标,因为腾讯不断调整游戏的设计和平衡性,包括地图和人物的技能等级。

辛苦训练也有回报,张宇辰今年以高达1000万元的转会费换了俱乐部。“也许一开始我们只是在玩,但后来我们开始意识到,为了取得成绩,你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训练时间也开始变长。” 张宇辰说,他顶着蓬松的头发低头看着地板,“职业选手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思考和学习,这和人们玩游戏来放松娱乐的初衷正好相反。”

在电竞比赛中,张宇辰化身为头脑清晰的杀人机器。这帮助他在一系列比赛中杀出重围,从高校赛、城市赛再到地区赛,最后代表国家队出战。现在《王者荣耀》有春季和秋季的总决赛,也有相当于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大奖赛。

“这就像是看足球比赛。” 《游戏玩家的大脑》(The Gamer’s Brain)的作者西莉亚•霍登(Celia Hodent)说,她研究过《堡垒之夜》的用户体验,“我们全力支持我们的队伍,因为人类需要感觉他们属于某个群体,我们和这个群体的其他成员有联系。我们也通过游戏中的叙事来投入情感,就像是我们看悬疑电影一样。”

这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他们推动游戏个股创下历史新高。腾讯投资的类似Twitch的中国游戏直播平台虎牙自5月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两倍。

雄心勃勃

随着电子竞技成为主流,游戏和流媒体平台股价应声上涨

然而,腾讯还要解决本土市场上颇具特色的阻碍。

作为中国主要的游戏公司,腾讯因为玩家游戏成瘾而饱受批评,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要求该公司承担责任。2017年,腾讯被迫限制未成年用户玩游戏的时间。作为腾讯在大多数领域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集团正在推广以足球和赛车为主的“非暴力电竞游戏”来推动业务的发展。

然而通过电子竞技,顶级选手获得了高额奖金和类似名人的地位,可能会赢得部分家长的支持,比如在今年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期间,一群自豪的选手父母就被安排到比赛现场的头等坐席观战。

“游戏令人沉迷、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在于,游戏的算法总是根据你的等级进行调整。”《上瘾:让用户养成使用习惯的四大产品逻辑》(“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的作者尼尔•埃尼尔(Nir Eyal)说,“玩家总是比达到预期的最佳表现低一级,因此不断渴望得到提升和奖励。”

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游戏的寿命,这个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SensorTower的联合创始人亚历克斯•马拉费夫(Alex Malafeev)说,《王者荣耀》自推出以来,每个季度的营收都出现了环比增长。IDC分析师郑熙(Neo Zheng)认为,这款游戏至少还会流行两到三年的时间。

此外,这个行业还有个问题,令人煎熬的生活方式能够让游戏选手坚持多长时间。张宇辰已经开始考虑不打游戏之后的生活,他提到25岁的队友左斌现在当了解说员,在微博上拥有超过67万粉丝。

“我还会留在这个行业,可能会当教练。”张宇辰说,“但是成为职业选手是这行里每个人都想实现的目标,所以我会尽可能努力坚持下去。”

总之 腾讯可以凭借游戏,让自己赚得更多,但这能让它成为伟大的且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吗?


撰文 / Lulu Yilun Chen、David Ramli、Yuji Nakamur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腾讯每年的投资高达10亿元;更大问题可能是游戏寿命,该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



「或者 *OR」--在全场爆满的上海体育中心,1.8万名观众发出的尖叫声达到了顶点。10位身形瘦削、多半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坐进了装饰LED灯带的对战包厢,这个包厢的设计风格酷似电影《电子世界争霸战》(Tron),他们戴着耳机,拇指扣在大屏智能手机上,对决开始了。这场比赛关系到180万美元的奖金以及社交媒体巨头腾讯在规模130亿美元的中国电竞市场上的地位。(注:在上海举行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电子竞技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但是在中国的发展势头尤为强劲:中国的游戏玩家总数超过4亿人,其观众人数与美国职业体育赛事不相上下。在全球规模最大的游戏市场上,占据霸主地位的腾讯控股每年的投资高达人民币10亿元(约合1.5亿美元),《王者荣耀》等竞技游戏将确保该公司在飞速发展的电竞市场上的领先地位。

像动视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 Inc.)一样,腾讯也加入了积极推广职业游戏的阵营。无论怎样形容这波席卷中国的电竞热潮都不为过:尽管2018年《王者荣耀》职业联赛只有12个名额,但是全国至少有1万支战队。2017年的总决赛在电视、手机和PC端的单日直播观看量为2.4亿,几乎是美国超级碗观众人数的两倍,而顶级电竞选手的转会费高达数百万美元。

随着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考虑把电子竞技列入不断增多的比赛项目,职业游戏也成为中国颇具竞争实力的领域。

“电子竞技在中国和全球都进入了黄金时代,”腾讯集团负责电竞业务的副总裁程武说,他此前在谷歌和宝洁公司担任过高管,“中国真正有机会脱颖而出与发达国家竞争的领域很少,这是其中之一。”

不是只有腾讯看到其中的商机。从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 Co.)、亚马逊(Amazon.com Inc.)到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 Inc.),全球最大的几家媒体巨头都想从中分一杯羹,他们纷纷签署协议在ESPN上转播电竞比赛或者创立联赛,其中包括腾讯旗下的拳头公司(Riot Games Inc.)。不过,腾讯享有得天独厚的地位,这家中国公司拥有和代理《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和《堡垒之夜》(Fortnite)等热门游戏,还有超过10亿微信用户锁定的分销渠道。通过对腾讯高管的罕见采访,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大致介绍了其主导竞争激烈的游戏市场的策略。

电竞现象

到2022年,电子竞技比赛的广告、门票和赞助收入可能达到30亿美元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名列全球十大公司的腾讯及其500亿美元的预期营收来说,电子竞技业务本身微不足道。但这是个快速增长的平台,一方面为腾讯的核心游戏业务提供了支持;另一方面也推动了来自微信、媒体和广告等众多在线平台的用户参与。

为此,腾讯与安德玛(Under Armour)合作推出联名款T恤,与NBA携手举办顶级选手参加的节目。腾讯正在把《王者荣耀》改编成奇幻小说,打造以电竞选手为主角的电视剧和电影。腾讯借鉴了动视暴雪的守望先锋联赛,也决定采用更典型的职业赛事设置:严格选择成员的俱乐部(以及和他们背后的投资者)可以稳获比赛名额。

腾讯移动电竞业务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表示:“这个新体系将打消投资者和俱乐部老板的忧虑。”

腾讯实现雄心壮志的核心利器是一款推出仅两年的游戏:《王者荣耀》,这款热门游戏迅速席卷了中国,此后定名为“Arena of Valor”,去征战海外市场,不过,已经起步较慢。《王者荣耀》还有可能成为首款风靡全球的中国自主开发手机游戏:在即将开幕的亚运会上,内容基本相同的《王者荣耀》国际版将入选电子竞技运动六大项目之一,是对这类游戏的高度认可。

程武称,这款游戏“融合了中国历史人物、英雄和文化的元素,有助于输出我们的历史传统”。

张易加表示,为了提高国际知名度,腾讯邀请来自韩国、马来西亚和北美的战队参加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另外一场决赛,“亚运会是个良好的开端,这将帮助我们走向全球舞台”。

回到上海体育中心,比赛进行地如火如荼。两支由五个人组成的战队穿过竞技场厮杀,发动魔法攻击,绕过阻塞点,灵活进入攻击位置。观众们注视着超大屏幕,镜头在激烈的格斗场面之间来回穿梭。在场观战的众多女性观众中,有一位突然放声大哭,足以证明这款游戏深受女性玩家的喜爱。最终,获胜战队分享了1200万元(约合180万美元)的奖金,而腾讯仅从发行权和广告收入中就获得至少2亿元的收入。

像职业体育一样,电子竞技不仅有选手的参与,还有经纪人、教练、星探、营销专家甚至是营养专家为崭露头角的明星选手提供保障。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估计,在中国经营一支顶尖战队每年需要高达300万美元的投入。

在电竞体系中,最重要的环节是23岁的张宇辰这样的选手,他将在8月率领中国代表队出征雅加达亚运会。张宇辰参加每轮比赛,可能会需要10名或更多的后勤人员:教练、数据分析师、体能教练甚至是心理专家。

张宇辰在中国东北的铁锈地带长大,高中辍学后换过多份工作,后来利用自己玩游戏的爱好开始赚钱。两年前他开始打比赛时还很轻松,现在每天中午到凌晨五时都要磨炼战术,选手们的生活以简朴的宿舍为中心,他们在这里吃饭、训练和睡觉。这种日子没有尽头:终极的熟练程度是个变化的目标,因为腾讯不断调整游戏的设计和平衡性,包括地图和人物的技能等级。

辛苦训练也有回报,张宇辰今年以高达1000万元的转会费换了俱乐部。“也许一开始我们只是在玩,但后来我们开始意识到,为了取得成绩,你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训练时间也开始变长。” 张宇辰说,他顶着蓬松的头发低头看着地板,“职业选手需要花大量的时间思考和学习,这和人们玩游戏来放松娱乐的初衷正好相反。”

在电竞比赛中,张宇辰化身为头脑清晰的杀人机器。这帮助他在一系列比赛中杀出重围,从高校赛、城市赛再到地区赛,最后代表国家队出战。现在《王者荣耀》有春季和秋季的总决赛,也有相当于国际足联世界杯的大奖赛。

“这就像是看足球比赛。” 《游戏玩家的大脑》(The Gamer’s Brain)的作者西莉亚•霍登(Celia Hodent)说,她研究过《堡垒之夜》的用户体验,“我们全力支持我们的队伍,因为人类需要感觉他们属于某个群体,我们和这个群体的其他成员有联系。我们也通过游戏中的叙事来投入情感,就像是我们看悬疑电影一样。”

这也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他们推动游戏个股创下历史新高。腾讯投资的类似Twitch的中国游戏直播平台虎牙自5月上市以来股价上涨了两倍。

雄心勃勃

随着电子竞技成为主流,游戏和流媒体平台股价应声上涨

然而,腾讯还要解决本土市场上颇具特色的阻碍。

作为中国主要的游戏公司,腾讯因为玩家游戏成瘾而饱受批评,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要求该公司承担责任。2017年,腾讯被迫限制未成年用户玩游戏的时间。作为腾讯在大多数领域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集团正在推广以足球和赛车为主的“非暴力电竞游戏”来推动业务的发展。

然而通过电子竞技,顶级选手获得了高额奖金和类似名人的地位,可能会赢得部分家长的支持,比如在今年的王者荣耀职业联赛期间,一群自豪的选手父母就被安排到比赛现场的头等坐席观战。

“游戏令人沉迷、充满魅力的主要原因在于,游戏的算法总是根据你的等级进行调整。”《上瘾:让用户养成使用习惯的四大产品逻辑》(“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的作者尼尔•埃尼尔(Nir Eyal)说,“玩家总是比达到预期的最佳表现低一级,因此不断渴望得到提升和奖励。”

更大的问题可能是游戏的寿命,这个行业以热门游戏创下历史新高后黯然消失而闻名。SensorTower的联合创始人亚历克斯•马拉费夫(Alex Malafeev)说,《王者荣耀》自推出以来,每个季度的营收都出现了环比增长。IDC分析师郑熙(Neo Zheng)认为,这款游戏至少还会流行两到三年的时间。

此外,这个行业还有个问题,令人煎熬的生活方式能够让游戏选手坚持多长时间。张宇辰已经开始考虑不打游戏之后的生活,他提到25岁的队友左斌现在当了解说员,在微博上拥有超过67万粉丝。

“我还会留在这个行业,可能会当教练。”张宇辰说,“但是成为职业选手是这行里每个人都想实现的目标,所以我会尽可能努力坚持下去。”

总之 腾讯可以凭借游戏,让自己赚得更多,但这能让它成为伟大的且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吗?


撰文 / Lulu Yilun Chen、David Ramli、Yuji Nakamura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