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谷歌设计大师:时尚不代表轻浮

发布日期:2018-07-27 08:07
摘要」为公司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的谷歌设计副总裁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



「或者 *OR」--艾薇·罗斯的工作不光是让科技更好看。

作为谷歌的设计大师,具体来说是负责硬件设计的副总裁,罗斯认为自己为谷歌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在用户家里(Google Home和Google Mini智能音箱)和口袋里(Pixel耳机)都能看到罗斯的审美触觉,代表了谷歌与用户亲密相处时的形象。

不久前,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召开的《财富》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罗素上台发言时说:“人们觉得时尚不够严肃,但并非如此。”

她指出:“很多情况下时尚都以社会趋势为基础,例如人们热爱的时尚色,而且非常直观。”

罗斯曾从事金属器皿制作和珠宝设计,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就收藏了她的作品。她还曾在Gap、迪士尼、Old Navy、美泰、Calvin Klein和寇驰等公司负责设计事务。

罗斯说:“我觉得自己像交响乐团指挥,乐团成员非常有才华也非常多元。多元化带来创造性。”

罗斯于2014年加入谷歌,当时的任务是让第二代谷歌眼镜更人性化,但最后这款产品未能进入消费品市场。随后,谷歌把重心放在了办公销售上。罗斯说,在谷歌工作时常会遇到挑战。刚进入谷歌时,她必须很费劲地适应数据驱动又挑剔的工程师文化。

她说:“设计很主观。我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没法量化。”

罗斯举例说,表达对Google Mini外观的看法时得说服同事们,如果加入某些独特的美学设计,这款音箱兼虚拟助手产品就会更好。她建议谷歌用多种材料来制造Google Mini,追求“几乎像雨花石”的手感。她说:“我真的得说服人们,费点工夫别把产品做成黑色方盒子是值得的。”

有人问未来的谷歌手机会设计成什么样,罗斯抛出了一些吸引人的线索:“未来属于粘土,而不是砖头。”意思是技术将越发有适应性,而不是越来越僵化。

罗斯认为:“设备会更加多变,更加个性化,而且一定要更灵活。”

可以肯定一点,未来设计得追上人们不断变化的时尚品味才行。



撰文 / Robert Hacke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为公司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的谷歌设计副总裁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



「或者 *OR」--艾薇·罗斯的工作不光是让科技更好看。

作为谷歌的设计大师,具体来说是负责硬件设计的副总裁,罗斯认为自己为谷歌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在用户家里(Google Home和Google Mini智能音箱)和口袋里(Pixel耳机)都能看到罗斯的审美触觉,代表了谷歌与用户亲密相处时的形象。

不久前,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召开的《财富》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罗素上台发言时说:“人们觉得时尚不够严肃,但并非如此。”

她指出:“很多情况下时尚都以社会趋势为基础,例如人们热爱的时尚色,而且非常直观。”

罗斯曾从事金属器皿制作和珠宝设计,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就收藏了她的作品。她还曾在Gap、迪士尼、Old Navy、美泰、Calvin Klein和寇驰等公司负责设计事务。

罗斯说:“我觉得自己像交响乐团指挥,乐团成员非常有才华也非常多元。多元化带来创造性。”

罗斯于2014年加入谷歌,当时的任务是让第二代谷歌眼镜更人性化,但最后这款产品未能进入消费品市场。随后,谷歌把重心放在了办公销售上。罗斯说,在谷歌工作时常会遇到挑战。刚进入谷歌时,她必须很费劲地适应数据驱动又挑剔的工程师文化。

她说:“设计很主观。我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没法量化。”

罗斯举例说,表达对Google Mini外观的看法时得说服同事们,如果加入某些独特的美学设计,这款音箱兼虚拟助手产品就会更好。她建议谷歌用多种材料来制造Google Mini,追求“几乎像雨花石”的手感。她说:“我真的得说服人们,费点工夫别把产品做成黑色方盒子是值得的。”

有人问未来的谷歌手机会设计成什么样,罗斯抛出了一些吸引人的线索:“未来属于粘土,而不是砖头。”意思是技术将越发有适应性,而不是越来越僵化。

罗斯认为:“设备会更加多变,更加个性化,而且一定要更灵活。”

可以肯定一点,未来设计得追上人们不断变化的时尚品味才行。



撰文 / Robert Hacke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为公司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的谷歌设计副总裁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



「或者 *OR」--艾薇·罗斯的工作不光是让科技更好看。

作为谷歌的设计大师,具体来说是负责硬件设计的副总裁,罗斯认为自己为谷歌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在用户家里(Google Home和Google Mini智能音箱)和口袋里(Pixel耳机)都能看到罗斯的审美触觉,代表了谷歌与用户亲密相处时的形象。

不久前,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召开的《财富》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罗素上台发言时说:“人们觉得时尚不够严肃,但并非如此。”

她指出:“很多情况下时尚都以社会趋势为基础,例如人们热爱的时尚色,而且非常直观。”

罗斯曾从事金属器皿制作和珠宝设计,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就收藏了她的作品。她还曾在Gap、迪士尼、Old Navy、美泰、Calvin Klein和寇驰等公司负责设计事务。

罗斯说:“我觉得自己像交响乐团指挥,乐团成员非常有才华也非常多元。多元化带来创造性。”

罗斯于2014年加入谷歌,当时的任务是让第二代谷歌眼镜更人性化,但最后这款产品未能进入消费品市场。随后,谷歌把重心放在了办公销售上。罗斯说,在谷歌工作时常会遇到挑战。刚进入谷歌时,她必须很费劲地适应数据驱动又挑剔的工程师文化。

她说:“设计很主观。我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没法量化。”

罗斯举例说,表达对Google Mini外观的看法时得说服同事们,如果加入某些独特的美学设计,这款音箱兼虚拟助手产品就会更好。她建议谷歌用多种材料来制造Google Mini,追求“几乎像雨花石”的手感。她说:“我真的得说服人们,费点工夫别把产品做成黑色方盒子是值得的。”

有人问未来的谷歌手机会设计成什么样,罗斯抛出了一些吸引人的线索:“未来属于粘土,而不是砖头。”意思是技术将越发有适应性,而不是越来越僵化。

罗斯认为:“设备会更加多变,更加个性化,而且一定要更灵活。”

可以肯定一点,未来设计得追上人们不断变化的时尚品味才行。



撰文 / Robert Hacke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谷歌设计大师:时尚不代表轻浮

发布日期:2018-07-27 08:07
摘要」为公司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的谷歌设计副总裁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



「或者 *OR」--艾薇·罗斯的工作不光是让科技更好看。

作为谷歌的设计大师,具体来说是负责硬件设计的副总裁,罗斯认为自己为谷歌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在用户家里(Google Home和Google Mini智能音箱)和口袋里(Pixel耳机)都能看到罗斯的审美触觉,代表了谷歌与用户亲密相处时的形象。

不久前,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召开的《财富》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罗素上台发言时说:“人们觉得时尚不够严肃,但并非如此。”

她指出:“很多情况下时尚都以社会趋势为基础,例如人们热爱的时尚色,而且非常直观。”

罗斯曾从事金属器皿制作和珠宝设计,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就收藏了她的作品。她还曾在Gap、迪士尼、Old Navy、美泰、Calvin Klein和寇驰等公司负责设计事务。

罗斯说:“我觉得自己像交响乐团指挥,乐团成员非常有才华也非常多元。多元化带来创造性。”

罗斯于2014年加入谷歌,当时的任务是让第二代谷歌眼镜更人性化,但最后这款产品未能进入消费品市场。随后,谷歌把重心放在了办公销售上。罗斯说,在谷歌工作时常会遇到挑战。刚进入谷歌时,她必须很费劲地适应数据驱动又挑剔的工程师文化。

她说:“设计很主观。我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没法量化。”

罗斯举例说,表达对Google Mini外观的看法时得说服同事们,如果加入某些独特的美学设计,这款音箱兼虚拟助手产品就会更好。她建议谷歌用多种材料来制造Google Mini,追求“几乎像雨花石”的手感。她说:“我真的得说服人们,费点工夫别把产品做成黑色方盒子是值得的。”

有人问未来的谷歌手机会设计成什么样,罗斯抛出了一些吸引人的线索:“未来属于粘土,而不是砖头。”意思是技术将越发有适应性,而不是越来越僵化。

罗斯认为:“设备会更加多变,更加个性化,而且一定要更灵活。”

可以肯定一点,未来设计得追上人们不断变化的时尚品味才行。



撰文 / Robert Hacke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为公司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的谷歌设计副总裁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



「或者 *OR」--艾薇·罗斯的工作不光是让科技更好看。

作为谷歌的设计大师,具体来说是负责硬件设计的副总裁,罗斯认为自己为谷歌的硬件产品注入了人性。在用户家里(Google Home和Google Mini智能音箱)和口袋里(Pixel耳机)都能看到罗斯的审美触觉,代表了谷歌与用户亲密相处时的形象。

不久前,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召开的《财富》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罗素上台发言时说:“人们觉得时尚不够严肃,但并非如此。”

她指出:“很多情况下时尚都以社会趋势为基础,例如人们热爱的时尚色,而且非常直观。”

罗斯曾从事金属器皿制作和珠宝设计,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就收藏了她的作品。她还曾在Gap、迪士尼、Old Navy、美泰、Calvin Klein和寇驰等公司负责设计事务。

罗斯说:“我觉得自己像交响乐团指挥,乐团成员非常有才华也非常多元。多元化带来创造性。”

罗斯于2014年加入谷歌,当时的任务是让第二代谷歌眼镜更人性化,但最后这款产品未能进入消费品市场。随后,谷歌把重心放在了办公销售上。罗斯说,在谷歌工作时常会遇到挑战。刚进入谷歌时,她必须很费劲地适应数据驱动又挑剔的工程师文化。

她说:“设计很主观。我认为设计是艺术和科学的结合,没法量化。”

罗斯举例说,表达对Google Mini外观的看法时得说服同事们,如果加入某些独特的美学设计,这款音箱兼虚拟助手产品就会更好。她建议谷歌用多种材料来制造Google Mini,追求“几乎像雨花石”的手感。她说:“我真的得说服人们,费点工夫别把产品做成黑色方盒子是值得的。”

有人问未来的谷歌手机会设计成什么样,罗斯抛出了一些吸引人的线索:“未来属于粘土,而不是砖头。”意思是技术将越发有适应性,而不是越来越僵化。

罗斯认为:“设备会更加多变,更加个性化,而且一定要更灵活。”

可以肯定一点,未来设计得追上人们不断变化的时尚品味才行。



撰文 / Robert Hackett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