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应该开始担心特朗普

发布日期:2018-07-27 06:52
摘要」卢斯:虽然特朗普以善变出名,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达成的协议将得到落实。这对中国来说不是好消息。



「或者 *OR」--那天是周三,所以欧洲从美国的“敌人”变成了“好朋友”。下周一可能会有所不同。也许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将说欧洲的好话。唯一说得准的人是特朗普。就连他自己也很可能没想好。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达成的停火协议将会得到落实。特朗普爱听掌声,而他与布鲁塞尔方面在最后一刻达成的贸易协议赢得了大西洋两岸的欢呼。欧洲争取到了缓刑。中国面对的预兆则相应地变暗了。

在特朗普最新的急转弯之前,中国面对的预兆已经在变暗。现在,他对中国的施压很可能得到欧洲人和美国商界的支持。这两者长期提倡西方联合起来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双方都深切担忧中国的系统性技术转让。双方都不爱听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发出的声音,因为该计划要吃掉他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午餐”。特朗普为自己争取到了大得多的回旋空间,可以尽情敲打中国。

他很有可能会利用这个回旋空间。目前有三股力量在共同恶化美中关系。首先是政治。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拿中国说事、危言耸听的诱惑将会增加。这种做法曾在2016年帮了特朗普。那时他指责中国强奸美国经济。他对欧洲没有发表过类似的言论。那时就像现在一样,多数美国人把后工业时代的不景气与中国联系在一起。他们没有指责欧洲窃取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岗位。他们也没有怪罪科技(那倒是他们应该怪罪的)。把机器人描述为敌人、借此赢得选举是件难事。北京方面提供了试过的、验证有效的现成靶子。

其次是地缘政治。特朗普在上任后头18个月期间需要中国帮助对朝鲜施压。没有中国的制裁,很难想象金正恩(Kim Jong Un)会同意朝鲜完全无核化。“胡萝卜”是解除那些制裁。任何人都可以告诉特朗普,金正恩在忽悠他。无论这是不是真的,中国都将不太愿意第二次收紧对朝鲜的制裁。它已经放松了边境限制。当美朝交易落空时,特朗普将需要找一个责备对象。在某个时候,特朗普很可能会恢复暂停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这将升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中国还处在特朗普对伊朗政策的错误一边。随着他以越来越严厉的措辞批评伊朗,欧洲将不情愿地与美国保持一致。对于多数欧洲企业,失去美国业务的痛苦远远超过它们在伊朗的盈利前景。对中国而言,盘算有所不同。在伊朗上一次孤立期间,北京方面是其主要支柱。中国将再次填补空白。然而这一次,它这么做将无异于违抗特朗普。台湾为特朗普提供了最诱人的报复前景。他之前也排练了这出戏。2016年当选后,他接听了台湾领导人蔡英文(Tsai Ing-wen)打来的祝贺电话。当时北京方面选择忽视特朗普打破外交惯例的戏剧性举动。中国不太可能第二次软处理这类情况。台湾之于中国,就像冷战期间的古巴之于美国,是一条鲜明的红线。它不会容忍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任何淡化。

第三是中国方面缺乏灵活性。特朗普对欧洲的抱怨是夸张和虚伪的。他批评中国的理由强大得多。如果他真的希望与欧洲就工业品达成协议(谁也不知道答案),这应该是可能的。欧洲对美贸易顺差仅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一半。大西洋两岸都已经相对开放。只要有意志,双方展开创造性谈判的空间是存在的。

相比之下,北京方面的立场是不可改变的。习近平的“中国制造”目标之于他的经济战略,就像台湾之于中国的国家认同,都是不容谈判的。在中国看来,这是完全合理的。中国在所谓的“百年耻辱”期间在列强手中失去了面子。如今它早已进入复兴的世纪。光有气势汹汹的言论是不能说服习近平改变方向的。

美国和中国注定会发生冲突吗?不是,但这种前景正变得更容易想象。习近平将尝试以静制动。他将找到机会让特朗普宣告表面上的胜利。但他的出错余地正在缩小。特朗普不是那种耐心等待时机的美国总统。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卢斯:虽然特朗普以善变出名,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达成的协议将得到落实。这对中国来说不是好消息。



「或者 *OR」--那天是周三,所以欧洲从美国的“敌人”变成了“好朋友”。下周一可能会有所不同。也许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将说欧洲的好话。唯一说得准的人是特朗普。就连他自己也很可能没想好。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达成的停火协议将会得到落实。特朗普爱听掌声,而他与布鲁塞尔方面在最后一刻达成的贸易协议赢得了大西洋两岸的欢呼。欧洲争取到了缓刑。中国面对的预兆则相应地变暗了。

在特朗普最新的急转弯之前,中国面对的预兆已经在变暗。现在,他对中国的施压很可能得到欧洲人和美国商界的支持。这两者长期提倡西方联合起来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双方都深切担忧中国的系统性技术转让。双方都不爱听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发出的声音,因为该计划要吃掉他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午餐”。特朗普为自己争取到了大得多的回旋空间,可以尽情敲打中国。

他很有可能会利用这个回旋空间。目前有三股力量在共同恶化美中关系。首先是政治。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拿中国说事、危言耸听的诱惑将会增加。这种做法曾在2016年帮了特朗普。那时他指责中国强奸美国经济。他对欧洲没有发表过类似的言论。那时就像现在一样,多数美国人把后工业时代的不景气与中国联系在一起。他们没有指责欧洲窃取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岗位。他们也没有怪罪科技(那倒是他们应该怪罪的)。把机器人描述为敌人、借此赢得选举是件难事。北京方面提供了试过的、验证有效的现成靶子。

其次是地缘政治。特朗普在上任后头18个月期间需要中国帮助对朝鲜施压。没有中国的制裁,很难想象金正恩(Kim Jong Un)会同意朝鲜完全无核化。“胡萝卜”是解除那些制裁。任何人都可以告诉特朗普,金正恩在忽悠他。无论这是不是真的,中国都将不太愿意第二次收紧对朝鲜的制裁。它已经放松了边境限制。当美朝交易落空时,特朗普将需要找一个责备对象。在某个时候,特朗普很可能会恢复暂停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这将升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中国还处在特朗普对伊朗政策的错误一边。随着他以越来越严厉的措辞批评伊朗,欧洲将不情愿地与美国保持一致。对于多数欧洲企业,失去美国业务的痛苦远远超过它们在伊朗的盈利前景。对中国而言,盘算有所不同。在伊朗上一次孤立期间,北京方面是其主要支柱。中国将再次填补空白。然而这一次,它这么做将无异于违抗特朗普。台湾为特朗普提供了最诱人的报复前景。他之前也排练了这出戏。2016年当选后,他接听了台湾领导人蔡英文(Tsai Ing-wen)打来的祝贺电话。当时北京方面选择忽视特朗普打破外交惯例的戏剧性举动。中国不太可能第二次软处理这类情况。台湾之于中国,就像冷战期间的古巴之于美国,是一条鲜明的红线。它不会容忍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任何淡化。

第三是中国方面缺乏灵活性。特朗普对欧洲的抱怨是夸张和虚伪的。他批评中国的理由强大得多。如果他真的希望与欧洲就工业品达成协议(谁也不知道答案),这应该是可能的。欧洲对美贸易顺差仅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一半。大西洋两岸都已经相对开放。只要有意志,双方展开创造性谈判的空间是存在的。

相比之下,北京方面的立场是不可改变的。习近平的“中国制造”目标之于他的经济战略,就像台湾之于中国的国家认同,都是不容谈判的。在中国看来,这是完全合理的。中国在所谓的“百年耻辱”期间在列强手中失去了面子。如今它早已进入复兴的世纪。光有气势汹汹的言论是不能说服习近平改变方向的。

美国和中国注定会发生冲突吗?不是,但这种前景正变得更容易想象。习近平将尝试以静制动。他将找到机会让特朗普宣告表面上的胜利。但他的出错余地正在缩小。特朗普不是那种耐心等待时机的美国总统。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卢斯:虽然特朗普以善变出名,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达成的协议将得到落实。这对中国来说不是好消息。



「或者 *OR」--那天是周三,所以欧洲从美国的“敌人”变成了“好朋友”。下周一可能会有所不同。也许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将说欧洲的好话。唯一说得准的人是特朗普。就连他自己也很可能没想好。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达成的停火协议将会得到落实。特朗普爱听掌声,而他与布鲁塞尔方面在最后一刻达成的贸易协议赢得了大西洋两岸的欢呼。欧洲争取到了缓刑。中国面对的预兆则相应地变暗了。

在特朗普最新的急转弯之前,中国面对的预兆已经在变暗。现在,他对中国的施压很可能得到欧洲人和美国商界的支持。这两者长期提倡西方联合起来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双方都深切担忧中国的系统性技术转让。双方都不爱听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发出的声音,因为该计划要吃掉他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午餐”。特朗普为自己争取到了大得多的回旋空间,可以尽情敲打中国。

他很有可能会利用这个回旋空间。目前有三股力量在共同恶化美中关系。首先是政治。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拿中国说事、危言耸听的诱惑将会增加。这种做法曾在2016年帮了特朗普。那时他指责中国强奸美国经济。他对欧洲没有发表过类似的言论。那时就像现在一样,多数美国人把后工业时代的不景气与中国联系在一起。他们没有指责欧洲窃取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岗位。他们也没有怪罪科技(那倒是他们应该怪罪的)。把机器人描述为敌人、借此赢得选举是件难事。北京方面提供了试过的、验证有效的现成靶子。

其次是地缘政治。特朗普在上任后头18个月期间需要中国帮助对朝鲜施压。没有中国的制裁,很难想象金正恩(Kim Jong Un)会同意朝鲜完全无核化。“胡萝卜”是解除那些制裁。任何人都可以告诉特朗普,金正恩在忽悠他。无论这是不是真的,中国都将不太愿意第二次收紧对朝鲜的制裁。它已经放松了边境限制。当美朝交易落空时,特朗普将需要找一个责备对象。在某个时候,特朗普很可能会恢复暂停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这将升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中国还处在特朗普对伊朗政策的错误一边。随着他以越来越严厉的措辞批评伊朗,欧洲将不情愿地与美国保持一致。对于多数欧洲企业,失去美国业务的痛苦远远超过它们在伊朗的盈利前景。对中国而言,盘算有所不同。在伊朗上一次孤立期间,北京方面是其主要支柱。中国将再次填补空白。然而这一次,它这么做将无异于违抗特朗普。台湾为特朗普提供了最诱人的报复前景。他之前也排练了这出戏。2016年当选后,他接听了台湾领导人蔡英文(Tsai Ing-wen)打来的祝贺电话。当时北京方面选择忽视特朗普打破外交惯例的戏剧性举动。中国不太可能第二次软处理这类情况。台湾之于中国,就像冷战期间的古巴之于美国,是一条鲜明的红线。它不会容忍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任何淡化。

第三是中国方面缺乏灵活性。特朗普对欧洲的抱怨是夸张和虚伪的。他批评中国的理由强大得多。如果他真的希望与欧洲就工业品达成协议(谁也不知道答案),这应该是可能的。欧洲对美贸易顺差仅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一半。大西洋两岸都已经相对开放。只要有意志,双方展开创造性谈判的空间是存在的。

相比之下,北京方面的立场是不可改变的。习近平的“中国制造”目标之于他的经济战略,就像台湾之于中国的国家认同,都是不容谈判的。在中国看来,这是完全合理的。中国在所谓的“百年耻辱”期间在列强手中失去了面子。如今它早已进入复兴的世纪。光有气势汹汹的言论是不能说服习近平改变方向的。

美国和中国注定会发生冲突吗?不是,但这种前景正变得更容易想象。习近平将尝试以静制动。他将找到机会让特朗普宣告表面上的胜利。但他的出错余地正在缩小。特朗普不是那种耐心等待时机的美国总统。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应该开始担心特朗普

发布日期:2018-07-27 06:52
摘要」卢斯:虽然特朗普以善变出名,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达成的协议将得到落实。这对中国来说不是好消息。



「或者 *OR」--那天是周三,所以欧洲从美国的“敌人”变成了“好朋友”。下周一可能会有所不同。也许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将说欧洲的好话。唯一说得准的人是特朗普。就连他自己也很可能没想好。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达成的停火协议将会得到落实。特朗普爱听掌声,而他与布鲁塞尔方面在最后一刻达成的贸易协议赢得了大西洋两岸的欢呼。欧洲争取到了缓刑。中国面对的预兆则相应地变暗了。

在特朗普最新的急转弯之前,中国面对的预兆已经在变暗。现在,他对中国的施压很可能得到欧洲人和美国商界的支持。这两者长期提倡西方联合起来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双方都深切担忧中国的系统性技术转让。双方都不爱听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发出的声音,因为该计划要吃掉他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午餐”。特朗普为自己争取到了大得多的回旋空间,可以尽情敲打中国。

他很有可能会利用这个回旋空间。目前有三股力量在共同恶化美中关系。首先是政治。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拿中国说事、危言耸听的诱惑将会增加。这种做法曾在2016年帮了特朗普。那时他指责中国强奸美国经济。他对欧洲没有发表过类似的言论。那时就像现在一样,多数美国人把后工业时代的不景气与中国联系在一起。他们没有指责欧洲窃取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岗位。他们也没有怪罪科技(那倒是他们应该怪罪的)。把机器人描述为敌人、借此赢得选举是件难事。北京方面提供了试过的、验证有效的现成靶子。

其次是地缘政治。特朗普在上任后头18个月期间需要中国帮助对朝鲜施压。没有中国的制裁,很难想象金正恩(Kim Jong Un)会同意朝鲜完全无核化。“胡萝卜”是解除那些制裁。任何人都可以告诉特朗普,金正恩在忽悠他。无论这是不是真的,中国都将不太愿意第二次收紧对朝鲜的制裁。它已经放松了边境限制。当美朝交易落空时,特朗普将需要找一个责备对象。在某个时候,特朗普很可能会恢复暂停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这将升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中国还处在特朗普对伊朗政策的错误一边。随着他以越来越严厉的措辞批评伊朗,欧洲将不情愿地与美国保持一致。对于多数欧洲企业,失去美国业务的痛苦远远超过它们在伊朗的盈利前景。对中国而言,盘算有所不同。在伊朗上一次孤立期间,北京方面是其主要支柱。中国将再次填补空白。然而这一次,它这么做将无异于违抗特朗普。台湾为特朗普提供了最诱人的报复前景。他之前也排练了这出戏。2016年当选后,他接听了台湾领导人蔡英文(Tsai Ing-wen)打来的祝贺电话。当时北京方面选择忽视特朗普打破外交惯例的戏剧性举动。中国不太可能第二次软处理这类情况。台湾之于中国,就像冷战期间的古巴之于美国,是一条鲜明的红线。它不会容忍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任何淡化。

第三是中国方面缺乏灵活性。特朗普对欧洲的抱怨是夸张和虚伪的。他批评中国的理由强大得多。如果他真的希望与欧洲就工业品达成协议(谁也不知道答案),这应该是可能的。欧洲对美贸易顺差仅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一半。大西洋两岸都已经相对开放。只要有意志,双方展开创造性谈判的空间是存在的。

相比之下,北京方面的立场是不可改变的。习近平的“中国制造”目标之于他的经济战略,就像台湾之于中国的国家认同,都是不容谈判的。在中国看来,这是完全合理的。中国在所谓的“百年耻辱”期间在列强手中失去了面子。如今它早已进入复兴的世纪。光有气势汹汹的言论是不能说服习近平改变方向的。

美国和中国注定会发生冲突吗?不是,但这种前景正变得更容易想象。习近平将尝试以静制动。他将找到机会让特朗普宣告表面上的胜利。但他的出错余地正在缩小。特朗普不是那种耐心等待时机的美国总统。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卢斯:虽然特朗普以善变出名,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达成的协议将得到落实。这对中国来说不是好消息。



「或者 *OR」--那天是周三,所以欧洲从美国的“敌人”变成了“好朋友”。下周一可能会有所不同。也许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仍将说欧洲的好话。唯一说得准的人是特朗普。就连他自己也很可能没想好。但我的预感是,他与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主席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达成的停火协议将会得到落实。特朗普爱听掌声,而他与布鲁塞尔方面在最后一刻达成的贸易协议赢得了大西洋两岸的欢呼。欧洲争取到了缓刑。中国面对的预兆则相应地变暗了。

在特朗普最新的急转弯之前,中国面对的预兆已经在变暗。现在,他对中国的施压很可能得到欧洲人和美国商界的支持。这两者长期提倡西方联合起来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为外国投资者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双方都深切担忧中国的系统性技术转让。双方都不爱听习近平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发出的声音,因为该计划要吃掉他们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午餐”。特朗普为自己争取到了大得多的回旋空间,可以尽情敲打中国。

他很有可能会利用这个回旋空间。目前有三股力量在共同恶化美中关系。首先是政治。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拿中国说事、危言耸听的诱惑将会增加。这种做法曾在2016年帮了特朗普。那时他指责中国强奸美国经济。他对欧洲没有发表过类似的言论。那时就像现在一样,多数美国人把后工业时代的不景气与中国联系在一起。他们没有指责欧洲窃取美国的制造业就业岗位。他们也没有怪罪科技(那倒是他们应该怪罪的)。把机器人描述为敌人、借此赢得选举是件难事。北京方面提供了试过的、验证有效的现成靶子。

其次是地缘政治。特朗普在上任后头18个月期间需要中国帮助对朝鲜施压。没有中国的制裁,很难想象金正恩(Kim Jong Un)会同意朝鲜完全无核化。“胡萝卜”是解除那些制裁。任何人都可以告诉特朗普,金正恩在忽悠他。无论这是不是真的,中国都将不太愿意第二次收紧对朝鲜的制裁。它已经放松了边境限制。当美朝交易落空时,特朗普将需要找一个责备对象。在某个时候,特朗普很可能会恢复暂停的美韩联合军事演习,这将升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中国还处在特朗普对伊朗政策的错误一边。随着他以越来越严厉的措辞批评伊朗,欧洲将不情愿地与美国保持一致。对于多数欧洲企业,失去美国业务的痛苦远远超过它们在伊朗的盈利前景。对中国而言,盘算有所不同。在伊朗上一次孤立期间,北京方面是其主要支柱。中国将再次填补空白。然而这一次,它这么做将无异于违抗特朗普。台湾为特朗普提供了最诱人的报复前景。他之前也排练了这出戏。2016年当选后,他接听了台湾领导人蔡英文(Tsai Ing-wen)打来的祝贺电话。当时北京方面选择忽视特朗普打破外交惯例的戏剧性举动。中国不太可能第二次软处理这类情况。台湾之于中国,就像冷战期间的古巴之于美国,是一条鲜明的红线。它不会容忍美国“一个中国”政策的任何淡化。

第三是中国方面缺乏灵活性。特朗普对欧洲的抱怨是夸张和虚伪的。他批评中国的理由强大得多。如果他真的希望与欧洲就工业品达成协议(谁也不知道答案),这应该是可能的。欧洲对美贸易顺差仅为中国对美贸易顺差的一半。大西洋两岸都已经相对开放。只要有意志,双方展开创造性谈判的空间是存在的。

相比之下,北京方面的立场是不可改变的。习近平的“中国制造”目标之于他的经济战略,就像台湾之于中国的国家认同,都是不容谈判的。在中国看来,这是完全合理的。中国在所谓的“百年耻辱”期间在列强手中失去了面子。如今它早已进入复兴的世纪。光有气势汹汹的言论是不能说服习近平改变方向的。

美国和中国注定会发生冲突吗?不是,但这种前景正变得更容易想象。习近平将尝试以静制动。他将找到机会让特朗普宣告表面上的胜利。但他的出错余地正在缩小。特朗普不是那种耐心等待时机的美国总统。



撰文 /  爱德华•卢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