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一封感谢信带来的幸福感

发布日期:2018-07-26 14:48
摘要」人们往往不善于向别人表达感谢,担心自己显得不够真诚,或给对方带来不适感。研究表明,很多人低估了感谢信的价值,一封简短的感谢便条,就能给他人带来巨大的幸福感。



「或者 *OR」--亲爱的读者,

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非常感激你能花时间点开这篇文章的标题。因为如果没有你的阅读,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现在将占用你宝贵的时间来分享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发现:人们喜欢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

好吧,这不是那么令人意外。但是当两位心理学家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事实上很少有人会寄感谢信时,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很多人完全错误地估计了一封感谢邮件的效果。他们低估了它所能带来的积极感受。                                                          

 “他们觉得这不是个大事儿,”阿米特·库马尔(Amit Kumar)说。他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一位研究幸福感的教授。

他们的研究发现,人们还高估了便条所可能呈显出的不真诚,以及它可能给收信人带来的不适感。
但是在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并填写了有关收信感受的调查问卷后,很多人说他们“欣喜若狂”,并将幸福指数打为4分(满分5分)。寄信人通常猜测他们会打3分。

需要明确的是,这里涉及的并非通常那种“谢谢你的亚马逊礼品卡”之类的便条。被分配到四组实验中的每组约100名参与者,实际上被要求写一封简短的“感恩信”,给曾经以某种方式影响过他们的人。

样本信中有向在大学录取、求职以及人生的艰难时光里给过自己指导的同窗及好友的感谢信。在室内试验中,库马尔发现大多数受试者用来写这些感谢信的时间不到五分钟。

这项研究上个月发表在《心理科学》期刊上,旨在弥补感恩研究这一新兴研究领域的空白。大量研究已经证明表达感激对个体的各种好处,那么研究者们致力的问题就是——是什么在阻止人们表达感激?

除了低估给别人寄便条的价值,很多人似乎还很在意他们的写作会受到怎样的审视。

结果表明,大多数收信人并不在意便条上的内容是如何措辞的,库马尔和他的合著者、芝加哥大学教授尼古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发现,他们在意的是温情。受试者的写作水平得到的评判,也好于他们的预期。

这项发现是一个值得后续研究的“珍宝”,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教授莎拉·阿尔戈(Sara Algoe)在一封邮件中写道,她研究的也是感恩。

“说出来总是有价值的,他们的研究支持了这个观点,这是我喜欢的地方,”她写道。

研究者们还鼓励这些感谢信的作者们在信中提及,是一项研究激励了他们写下这些信,这是现实生活中通常不会发生的事。我们什么时候会在袒露自己之前,跟人说是“一个科学家让我这样做的”呢?研究表明,很多受试者很在意收信人会在收到充满赞扬的信时感到尴尬。(收信人很少这样。)那些担心是否会在缺乏一个恰当的寄信理由时加剧?

也许吧,库马尔说。但那不应该削弱他认为更具有广泛意义的一个发现:人们往往低估了自己花费少量的一点时间所能给别人带来的积极影响。

大多数人都没读到这儿,因此,感谢你读完。



撰文 / HEATHER MURPH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人们往往不善于向别人表达感谢,担心自己显得不够真诚,或给对方带来不适感。研究表明,很多人低估了感谢信的价值,一封简短的感谢便条,就能给他人带来巨大的幸福感。



「或者 *OR」--亲爱的读者,

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非常感激你能花时间点开这篇文章的标题。因为如果没有你的阅读,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现在将占用你宝贵的时间来分享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发现:人们喜欢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

好吧,这不是那么令人意外。但是当两位心理学家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事实上很少有人会寄感谢信时,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很多人完全错误地估计了一封感谢邮件的效果。他们低估了它所能带来的积极感受。                                                          

 “他们觉得这不是个大事儿,”阿米特·库马尔(Amit Kumar)说。他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一位研究幸福感的教授。

他们的研究发现,人们还高估了便条所可能呈显出的不真诚,以及它可能给收信人带来的不适感。
但是在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并填写了有关收信感受的调查问卷后,很多人说他们“欣喜若狂”,并将幸福指数打为4分(满分5分)。寄信人通常猜测他们会打3分。

需要明确的是,这里涉及的并非通常那种“谢谢你的亚马逊礼品卡”之类的便条。被分配到四组实验中的每组约100名参与者,实际上被要求写一封简短的“感恩信”,给曾经以某种方式影响过他们的人。

样本信中有向在大学录取、求职以及人生的艰难时光里给过自己指导的同窗及好友的感谢信。在室内试验中,库马尔发现大多数受试者用来写这些感谢信的时间不到五分钟。

这项研究上个月发表在《心理科学》期刊上,旨在弥补感恩研究这一新兴研究领域的空白。大量研究已经证明表达感激对个体的各种好处,那么研究者们致力的问题就是——是什么在阻止人们表达感激?

除了低估给别人寄便条的价值,很多人似乎还很在意他们的写作会受到怎样的审视。

结果表明,大多数收信人并不在意便条上的内容是如何措辞的,库马尔和他的合著者、芝加哥大学教授尼古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发现,他们在意的是温情。受试者的写作水平得到的评判,也好于他们的预期。

这项发现是一个值得后续研究的“珍宝”,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教授莎拉·阿尔戈(Sara Algoe)在一封邮件中写道,她研究的也是感恩。

“说出来总是有价值的,他们的研究支持了这个观点,这是我喜欢的地方,”她写道。

研究者们还鼓励这些感谢信的作者们在信中提及,是一项研究激励了他们写下这些信,这是现实生活中通常不会发生的事。我们什么时候会在袒露自己之前,跟人说是“一个科学家让我这样做的”呢?研究表明,很多受试者很在意收信人会在收到充满赞扬的信时感到尴尬。(收信人很少这样。)那些担心是否会在缺乏一个恰当的寄信理由时加剧?

也许吧,库马尔说。但那不应该削弱他认为更具有广泛意义的一个发现:人们往往低估了自己花费少量的一点时间所能给别人带来的积极影响。

大多数人都没读到这儿,因此,感谢你读完。



撰文 / HEATHER MURPH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人们往往不善于向别人表达感谢,担心自己显得不够真诚,或给对方带来不适感。研究表明,很多人低估了感谢信的价值,一封简短的感谢便条,就能给他人带来巨大的幸福感。



「或者 *OR」--亲爱的读者,

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非常感激你能花时间点开这篇文章的标题。因为如果没有你的阅读,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现在将占用你宝贵的时间来分享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发现:人们喜欢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

好吧,这不是那么令人意外。但是当两位心理学家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事实上很少有人会寄感谢信时,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很多人完全错误地估计了一封感谢邮件的效果。他们低估了它所能带来的积极感受。                                                          

 “他们觉得这不是个大事儿,”阿米特·库马尔(Amit Kumar)说。他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一位研究幸福感的教授。

他们的研究发现,人们还高估了便条所可能呈显出的不真诚,以及它可能给收信人带来的不适感。
但是在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并填写了有关收信感受的调查问卷后,很多人说他们“欣喜若狂”,并将幸福指数打为4分(满分5分)。寄信人通常猜测他们会打3分。

需要明确的是,这里涉及的并非通常那种“谢谢你的亚马逊礼品卡”之类的便条。被分配到四组实验中的每组约100名参与者,实际上被要求写一封简短的“感恩信”,给曾经以某种方式影响过他们的人。

样本信中有向在大学录取、求职以及人生的艰难时光里给过自己指导的同窗及好友的感谢信。在室内试验中,库马尔发现大多数受试者用来写这些感谢信的时间不到五分钟。

这项研究上个月发表在《心理科学》期刊上,旨在弥补感恩研究这一新兴研究领域的空白。大量研究已经证明表达感激对个体的各种好处,那么研究者们致力的问题就是——是什么在阻止人们表达感激?

除了低估给别人寄便条的价值,很多人似乎还很在意他们的写作会受到怎样的审视。

结果表明,大多数收信人并不在意便条上的内容是如何措辞的,库马尔和他的合著者、芝加哥大学教授尼古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发现,他们在意的是温情。受试者的写作水平得到的评判,也好于他们的预期。

这项发现是一个值得后续研究的“珍宝”,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教授莎拉·阿尔戈(Sara Algoe)在一封邮件中写道,她研究的也是感恩。

“说出来总是有价值的,他们的研究支持了这个观点,这是我喜欢的地方,”她写道。

研究者们还鼓励这些感谢信的作者们在信中提及,是一项研究激励了他们写下这些信,这是现实生活中通常不会发生的事。我们什么时候会在袒露自己之前,跟人说是“一个科学家让我这样做的”呢?研究表明,很多受试者很在意收信人会在收到充满赞扬的信时感到尴尬。(收信人很少这样。)那些担心是否会在缺乏一个恰当的寄信理由时加剧?

也许吧,库马尔说。但那不应该削弱他认为更具有广泛意义的一个发现:人们往往低估了自己花费少量的一点时间所能给别人带来的积极影响。

大多数人都没读到这儿,因此,感谢你读完。



撰文 / HEATHER MURPH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一封感谢信带来的幸福感

发布日期:2018-07-26 14:48
摘要」人们往往不善于向别人表达感谢,担心自己显得不够真诚,或给对方带来不适感。研究表明,很多人低估了感谢信的价值,一封简短的感谢便条,就能给他人带来巨大的幸福感。



「或者 *OR」--亲爱的读者,

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非常感激你能花时间点开这篇文章的标题。因为如果没有你的阅读,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现在将占用你宝贵的时间来分享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发现:人们喜欢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

好吧,这不是那么令人意外。但是当两位心理学家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事实上很少有人会寄感谢信时,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很多人完全错误地估计了一封感谢邮件的效果。他们低估了它所能带来的积极感受。                                                          

 “他们觉得这不是个大事儿,”阿米特·库马尔(Amit Kumar)说。他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一位研究幸福感的教授。

他们的研究发现,人们还高估了便条所可能呈显出的不真诚,以及它可能给收信人带来的不适感。
但是在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并填写了有关收信感受的调查问卷后,很多人说他们“欣喜若狂”,并将幸福指数打为4分(满分5分)。寄信人通常猜测他们会打3分。

需要明确的是,这里涉及的并非通常那种“谢谢你的亚马逊礼品卡”之类的便条。被分配到四组实验中的每组约100名参与者,实际上被要求写一封简短的“感恩信”,给曾经以某种方式影响过他们的人。

样本信中有向在大学录取、求职以及人生的艰难时光里给过自己指导的同窗及好友的感谢信。在室内试验中,库马尔发现大多数受试者用来写这些感谢信的时间不到五分钟。

这项研究上个月发表在《心理科学》期刊上,旨在弥补感恩研究这一新兴研究领域的空白。大量研究已经证明表达感激对个体的各种好处,那么研究者们致力的问题就是——是什么在阻止人们表达感激?

除了低估给别人寄便条的价值,很多人似乎还很在意他们的写作会受到怎样的审视。

结果表明,大多数收信人并不在意便条上的内容是如何措辞的,库马尔和他的合著者、芝加哥大学教授尼古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发现,他们在意的是温情。受试者的写作水平得到的评判,也好于他们的预期。

这项发现是一个值得后续研究的“珍宝”,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教授莎拉·阿尔戈(Sara Algoe)在一封邮件中写道,她研究的也是感恩。

“说出来总是有价值的,他们的研究支持了这个观点,这是我喜欢的地方,”她写道。

研究者们还鼓励这些感谢信的作者们在信中提及,是一项研究激励了他们写下这些信,这是现实生活中通常不会发生的事。我们什么时候会在袒露自己之前,跟人说是“一个科学家让我这样做的”呢?研究表明,很多受试者很在意收信人会在收到充满赞扬的信时感到尴尬。(收信人很少这样。)那些担心是否会在缺乏一个恰当的寄信理由时加剧?

也许吧,库马尔说。但那不应该削弱他认为更具有广泛意义的一个发现:人们往往低估了自己花费少量的一点时间所能给别人带来的积极影响。

大多数人都没读到这儿,因此,感谢你读完。



撰文 / HEATHER MURPH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人们往往不善于向别人表达感谢,担心自己显得不够真诚,或给对方带来不适感。研究表明,很多人低估了感谢信的价值,一封简短的感谢便条,就能给他人带来巨大的幸福感。



「或者 *OR」--亲爱的读者,

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非常感激你能花时间点开这篇文章的标题。因为如果没有你的阅读,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现在将占用你宝贵的时间来分享一个意想不到的新发现:人们喜欢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

好吧,这不是那么令人意外。但是当两位心理学家想要弄清楚为什么事实上很少有人会寄感谢信时,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很多人完全错误地估计了一封感谢邮件的效果。他们低估了它所能带来的积极感受。                                                          

 “他们觉得这不是个大事儿,”阿米特·库马尔(Amit Kumar)说。他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一位研究幸福感的教授。

他们的研究发现,人们还高估了便条所可能呈显出的不真诚,以及它可能给收信人带来的不适感。
但是在收到表达感谢的便条,并填写了有关收信感受的调查问卷后,很多人说他们“欣喜若狂”,并将幸福指数打为4分(满分5分)。寄信人通常猜测他们会打3分。

需要明确的是,这里涉及的并非通常那种“谢谢你的亚马逊礼品卡”之类的便条。被分配到四组实验中的每组约100名参与者,实际上被要求写一封简短的“感恩信”,给曾经以某种方式影响过他们的人。

样本信中有向在大学录取、求职以及人生的艰难时光里给过自己指导的同窗及好友的感谢信。在室内试验中,库马尔发现大多数受试者用来写这些感谢信的时间不到五分钟。

这项研究上个月发表在《心理科学》期刊上,旨在弥补感恩研究这一新兴研究领域的空白。大量研究已经证明表达感激对个体的各种好处,那么研究者们致力的问题就是——是什么在阻止人们表达感激?

除了低估给别人寄便条的价值,很多人似乎还很在意他们的写作会受到怎样的审视。

结果表明,大多数收信人并不在意便条上的内容是如何措辞的,库马尔和他的合著者、芝加哥大学教授尼古拉斯·艾普利(Nicholas Epley)发现,他们在意的是温情。受试者的写作水平得到的评判,也好于他们的预期。

这项发现是一个值得后续研究的“珍宝”,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教授莎拉·阿尔戈(Sara Algoe)在一封邮件中写道,她研究的也是感恩。

“说出来总是有价值的,他们的研究支持了这个观点,这是我喜欢的地方,”她写道。

研究者们还鼓励这些感谢信的作者们在信中提及,是一项研究激励了他们写下这些信,这是现实生活中通常不会发生的事。我们什么时候会在袒露自己之前,跟人说是“一个科学家让我这样做的”呢?研究表明,很多受试者很在意收信人会在收到充满赞扬的信时感到尴尬。(收信人很少这样。)那些担心是否会在缺乏一个恰当的寄信理由时加剧?

也许吧,库马尔说。但那不应该削弱他认为更具有广泛意义的一个发现:人们往往低估了自己花费少量的一点时间所能给别人带来的积极影响。

大多数人都没读到这儿,因此,感谢你读完。



撰文 / HEATHER MURPH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