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页岩气储量全球第一,但开采是个难题

发布日期:2018-07-25 09:14
摘要」中国的页岩气储备比北美埋得更深,更难企及;“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



「或者 *OR」--中国页岩气工业在微弱的希望中起步。

郭旭升是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化)下属单位的首席地质学家。他身材结实,为人和蔼。2009年,他说服老板拨给他大约300万美元,让他在中国西南部开展前所未有的深入钻探。对中国石化来说,美国页岩繁荣让他们相信郭旭升的计划值得一试。

但成功还远不能确定。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油)已经在同一地区进行了钻探,结果一无所获。

然后在2012年,郭旭升的团队有了重大发现,钻探到每天喷涌出20万立方米页岩气的庞大气田,足以为数万家庭供暖。郭旭升和他的团队非常惊讶,连忙乘飞机赶到1800公里外的北京,与企业负责人商讨下一步行动。位于四川盆地崎岖山区的这个页岩气发现整整燃烧了40天,后来经决定,他们还是冒着水库坍塌的风险给气井盖上了盖子。

如今6年过去了,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中国大规模开发页岩资源(像美国那样)的探索仍前路漫漫。

郭旭升说:“美国的页岩气储藏就像是个形状相对完好的大盘子,平整地埋到靠近地面的地方。而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我们正在努力识别那些分散的储量,并尽最大努力找到更大的部分。”

能源转型迫在眉睫

几十年来,煤炭一直是驱动中国经济奇迹的能量源泉。但随着富裕阶层对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雾霾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愤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开始重视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加大清洁能源的推广。所以,在中国西南部页岩地层中发现的巨大可开采储量似乎恰逢其时。

北京官员很快就开始为中国页岩生产制定雄心勃勃的目标。2012年,他们立下的目标是2020年年产量最高达到1000亿立方米。这种乐观情绪在2013年达到顶峰,因为当时美国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估计,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页岩气储量,几乎是美国的两倍,理论上够维持中国一百多年的供应。

全世界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在10年多一点的时间里,页岩资源使得美国从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一跃成为净出口国,改变了全球贸易流动,使中国成为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如果中国的页岩气储量比美国还多,那对于全球市场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还远没有答案。中国勘探人员没法像美国同行那样扩大页岩气钻探规模,而且中国政府开始下调2020年页岩气目标,最近一次是降到300亿立方米。即便如此,这与去年90亿立方米的产出相比也显得雄心勃勃。

问题是多方面的。首先,中国的页岩储备比北美更深、更难企及,也更分散。而且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西方公司对向中国出售先进压裂技术持谨慎态度。一些分析人士还质疑,美国的页岩气繁荣是由数十家独立钻井公司的创新推动的,而中国是由两家大型国有石油公司严格控制勘探和开采,那么中国的模式到底是否可行?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 & Co.)分析师尼尔·贝弗里奇(Neil Beveridge)说:“如果中国想开展页岩气革命,一场彻底的工业革命不可或缺。”

页岩气零的突破?

中国对新能源的需求一直在不断扩大。去年,习近平主席将防治污染列为中国共产党必须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开始推行煤改气,但因为做法过于激进,去年冬天中国北方很多人都没法采暖。

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包括管道和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中国国内天然气产量虽然有所增长,但仍然跟不上需求速度。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进口天然气比例将从去年的39%升至42%。

工银国际(ICBC International)驻香港分析师安娜·余(Anna Yu)在电话中表示:“中国页岩气生产商开采出的每一立方米天然气,都是中国目前没有的。这不仅仅是‘聊胜于无’这么简单,它既代表现在的产出,也蕴含了未来的希望。”

倘若中国能在页岩气开采领域有所突破,那么突破点必然是涪陵焦石坝(中国新兴页岩气工业中心)这样的地方。焦石坝是个繁华小镇,坐落在长江与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之间的崎岖山地,距离中国西南大都市重庆三小时车程。自从郭旭升团队在这里设立钻探总部监督涪陵页岩气项目以来,当地已修建崭新道路和石化厂,房地产业蓬勃发展,人口增至当初的10倍。

中国石化不得不利用山丘和玉米地之间所能找到的每一点平地钻井。郭旭升2012年开始钻探的第一口井,如今安静躺在陡峭的树林斜坡和烟草地里。

中国去年页岩气产量90亿立方米,其中60亿由涪陵的300口气井贡献。(美国去年产量为6390亿立方米)。如今,中国石化的目标是到2020年页岩气总产量达到100亿立方米。

向西几百公里,中国石油的目标更高。这家中国最大的油气生产商计划是:长宁、威远和昭通三个区块,到2020年的页岩气产量达到120亿立方米,2035年达到400亿立方米。同时伯恩斯坦估计,中国到2020年的天然气总需求为3250亿立方米。

缩小供需差距的关键在于技术。中国的工业实力——吸收新技术,掌握新技术,然后输出——可能在页岩气开采中派上用场。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小而重要的部分是一个被称为桥塞的设备。它的形状就像星球大战(Star Wars)光剑的手柄,在钻井作业过程中会暂时堵住油井,这样气体就不会逸出。中国石化曾以单个2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过这种塞子,然后对它进行了逆向开发,最后将成本做到单个1.8万元人民币,现在反过来将桥塞出口给原先的供应商。

除了桥塞外,他们还改进了其他设备。压力泵对于水力压裂过程至关重要,但由于中国井深较深,美国进口的压力泵功率不够强,于是中国石化发明了自己的压力泵,马力增加了40%。Wood Mackenzie ltd.的分析师说,中国石化现在所有的页岩设备都是自己生产的,勘探钻井成本比2010年降低了40%。

正是这些小举措让英米(Mi Ying, 音译)这样的工程师梦想着中国能有美国式的页岩繁荣。

英米今年32岁,她2012年移居焦石坝,并在那里生了女儿。她说:“三四十年后,焦石坝的页岩气产量占中国的页岩气总产量的比例可能微乎其微,但我们是页岩气大规模生产的开路人”。

“如果只能给女儿和她的孩子讲一个故事,”她说,“我想会是涪陵和页岩气。”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的页岩气储备比北美埋得更深,更难企及;“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



「或者 *OR」--中国页岩气工业在微弱的希望中起步。

郭旭升是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化)下属单位的首席地质学家。他身材结实,为人和蔼。2009年,他说服老板拨给他大约300万美元,让他在中国西南部开展前所未有的深入钻探。对中国石化来说,美国页岩繁荣让他们相信郭旭升的计划值得一试。

但成功还远不能确定。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油)已经在同一地区进行了钻探,结果一无所获。

然后在2012年,郭旭升的团队有了重大发现,钻探到每天喷涌出20万立方米页岩气的庞大气田,足以为数万家庭供暖。郭旭升和他的团队非常惊讶,连忙乘飞机赶到1800公里外的北京,与企业负责人商讨下一步行动。位于四川盆地崎岖山区的这个页岩气发现整整燃烧了40天,后来经决定,他们还是冒着水库坍塌的风险给气井盖上了盖子。

如今6年过去了,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中国大规模开发页岩资源(像美国那样)的探索仍前路漫漫。

郭旭升说:“美国的页岩气储藏就像是个形状相对完好的大盘子,平整地埋到靠近地面的地方。而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我们正在努力识别那些分散的储量,并尽最大努力找到更大的部分。”

能源转型迫在眉睫

几十年来,煤炭一直是驱动中国经济奇迹的能量源泉。但随着富裕阶层对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雾霾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愤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开始重视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加大清洁能源的推广。所以,在中国西南部页岩地层中发现的巨大可开采储量似乎恰逢其时。

北京官员很快就开始为中国页岩生产制定雄心勃勃的目标。2012年,他们立下的目标是2020年年产量最高达到1000亿立方米。这种乐观情绪在2013年达到顶峰,因为当时美国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估计,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页岩气储量,几乎是美国的两倍,理论上够维持中国一百多年的供应。

全世界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在10年多一点的时间里,页岩资源使得美国从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一跃成为净出口国,改变了全球贸易流动,使中国成为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如果中国的页岩气储量比美国还多,那对于全球市场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还远没有答案。中国勘探人员没法像美国同行那样扩大页岩气钻探规模,而且中国政府开始下调2020年页岩气目标,最近一次是降到300亿立方米。即便如此,这与去年90亿立方米的产出相比也显得雄心勃勃。

问题是多方面的。首先,中国的页岩储备比北美更深、更难企及,也更分散。而且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西方公司对向中国出售先进压裂技术持谨慎态度。一些分析人士还质疑,美国的页岩气繁荣是由数十家独立钻井公司的创新推动的,而中国是由两家大型国有石油公司严格控制勘探和开采,那么中国的模式到底是否可行?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 & Co.)分析师尼尔·贝弗里奇(Neil Beveridge)说:“如果中国想开展页岩气革命,一场彻底的工业革命不可或缺。”

页岩气零的突破?

中国对新能源的需求一直在不断扩大。去年,习近平主席将防治污染列为中国共产党必须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开始推行煤改气,但因为做法过于激进,去年冬天中国北方很多人都没法采暖。

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包括管道和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中国国内天然气产量虽然有所增长,但仍然跟不上需求速度。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进口天然气比例将从去年的39%升至42%。

工银国际(ICBC International)驻香港分析师安娜·余(Anna Yu)在电话中表示:“中国页岩气生产商开采出的每一立方米天然气,都是中国目前没有的。这不仅仅是‘聊胜于无’这么简单,它既代表现在的产出,也蕴含了未来的希望。”

倘若中国能在页岩气开采领域有所突破,那么突破点必然是涪陵焦石坝(中国新兴页岩气工业中心)这样的地方。焦石坝是个繁华小镇,坐落在长江与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之间的崎岖山地,距离中国西南大都市重庆三小时车程。自从郭旭升团队在这里设立钻探总部监督涪陵页岩气项目以来,当地已修建崭新道路和石化厂,房地产业蓬勃发展,人口增至当初的10倍。

中国石化不得不利用山丘和玉米地之间所能找到的每一点平地钻井。郭旭升2012年开始钻探的第一口井,如今安静躺在陡峭的树林斜坡和烟草地里。

中国去年页岩气产量90亿立方米,其中60亿由涪陵的300口气井贡献。(美国去年产量为6390亿立方米)。如今,中国石化的目标是到2020年页岩气总产量达到100亿立方米。

向西几百公里,中国石油的目标更高。这家中国最大的油气生产商计划是:长宁、威远和昭通三个区块,到2020年的页岩气产量达到120亿立方米,2035年达到400亿立方米。同时伯恩斯坦估计,中国到2020年的天然气总需求为3250亿立方米。

缩小供需差距的关键在于技术。中国的工业实力——吸收新技术,掌握新技术,然后输出——可能在页岩气开采中派上用场。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小而重要的部分是一个被称为桥塞的设备。它的形状就像星球大战(Star Wars)光剑的手柄,在钻井作业过程中会暂时堵住油井,这样气体就不会逸出。中国石化曾以单个2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过这种塞子,然后对它进行了逆向开发,最后将成本做到单个1.8万元人民币,现在反过来将桥塞出口给原先的供应商。

除了桥塞外,他们还改进了其他设备。压力泵对于水力压裂过程至关重要,但由于中国井深较深,美国进口的压力泵功率不够强,于是中国石化发明了自己的压力泵,马力增加了40%。Wood Mackenzie ltd.的分析师说,中国石化现在所有的页岩设备都是自己生产的,勘探钻井成本比2010年降低了40%。

正是这些小举措让英米(Mi Ying, 音译)这样的工程师梦想着中国能有美国式的页岩繁荣。

英米今年32岁,她2012年移居焦石坝,并在那里生了女儿。她说:“三四十年后,焦石坝的页岩气产量占中国的页岩气总产量的比例可能微乎其微,但我们是页岩气大规模生产的开路人”。

“如果只能给女儿和她的孩子讲一个故事,”她说,“我想会是涪陵和页岩气。”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的页岩气储备比北美埋得更深,更难企及;“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



「或者 *OR」--中国页岩气工业在微弱的希望中起步。

郭旭升是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化)下属单位的首席地质学家。他身材结实,为人和蔼。2009年,他说服老板拨给他大约300万美元,让他在中国西南部开展前所未有的深入钻探。对中国石化来说,美国页岩繁荣让他们相信郭旭升的计划值得一试。

但成功还远不能确定。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油)已经在同一地区进行了钻探,结果一无所获。

然后在2012年,郭旭升的团队有了重大发现,钻探到每天喷涌出20万立方米页岩气的庞大气田,足以为数万家庭供暖。郭旭升和他的团队非常惊讶,连忙乘飞机赶到1800公里外的北京,与企业负责人商讨下一步行动。位于四川盆地崎岖山区的这个页岩气发现整整燃烧了40天,后来经决定,他们还是冒着水库坍塌的风险给气井盖上了盖子。

如今6年过去了,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中国大规模开发页岩资源(像美国那样)的探索仍前路漫漫。

郭旭升说:“美国的页岩气储藏就像是个形状相对完好的大盘子,平整地埋到靠近地面的地方。而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我们正在努力识别那些分散的储量,并尽最大努力找到更大的部分。”

能源转型迫在眉睫

几十年来,煤炭一直是驱动中国经济奇迹的能量源泉。但随着富裕阶层对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雾霾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愤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开始重视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加大清洁能源的推广。所以,在中国西南部页岩地层中发现的巨大可开采储量似乎恰逢其时。

北京官员很快就开始为中国页岩生产制定雄心勃勃的目标。2012年,他们立下的目标是2020年年产量最高达到1000亿立方米。这种乐观情绪在2013年达到顶峰,因为当时美国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估计,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页岩气储量,几乎是美国的两倍,理论上够维持中国一百多年的供应。

全世界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在10年多一点的时间里,页岩资源使得美国从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一跃成为净出口国,改变了全球贸易流动,使中国成为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如果中国的页岩气储量比美国还多,那对于全球市场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还远没有答案。中国勘探人员没法像美国同行那样扩大页岩气钻探规模,而且中国政府开始下调2020年页岩气目标,最近一次是降到300亿立方米。即便如此,这与去年90亿立方米的产出相比也显得雄心勃勃。

问题是多方面的。首先,中国的页岩储备比北美更深、更难企及,也更分散。而且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西方公司对向中国出售先进压裂技术持谨慎态度。一些分析人士还质疑,美国的页岩气繁荣是由数十家独立钻井公司的创新推动的,而中国是由两家大型国有石油公司严格控制勘探和开采,那么中国的模式到底是否可行?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 & Co.)分析师尼尔·贝弗里奇(Neil Beveridge)说:“如果中国想开展页岩气革命,一场彻底的工业革命不可或缺。”

页岩气零的突破?

中国对新能源的需求一直在不断扩大。去年,习近平主席将防治污染列为中国共产党必须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开始推行煤改气,但因为做法过于激进,去年冬天中国北方很多人都没法采暖。

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包括管道和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中国国内天然气产量虽然有所增长,但仍然跟不上需求速度。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进口天然气比例将从去年的39%升至42%。

工银国际(ICBC International)驻香港分析师安娜·余(Anna Yu)在电话中表示:“中国页岩气生产商开采出的每一立方米天然气,都是中国目前没有的。这不仅仅是‘聊胜于无’这么简单,它既代表现在的产出,也蕴含了未来的希望。”

倘若中国能在页岩气开采领域有所突破,那么突破点必然是涪陵焦石坝(中国新兴页岩气工业中心)这样的地方。焦石坝是个繁华小镇,坐落在长江与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之间的崎岖山地,距离中国西南大都市重庆三小时车程。自从郭旭升团队在这里设立钻探总部监督涪陵页岩气项目以来,当地已修建崭新道路和石化厂,房地产业蓬勃发展,人口增至当初的10倍。

中国石化不得不利用山丘和玉米地之间所能找到的每一点平地钻井。郭旭升2012年开始钻探的第一口井,如今安静躺在陡峭的树林斜坡和烟草地里。

中国去年页岩气产量90亿立方米,其中60亿由涪陵的300口气井贡献。(美国去年产量为6390亿立方米)。如今,中国石化的目标是到2020年页岩气总产量达到100亿立方米。

向西几百公里,中国石油的目标更高。这家中国最大的油气生产商计划是:长宁、威远和昭通三个区块,到2020年的页岩气产量达到120亿立方米,2035年达到400亿立方米。同时伯恩斯坦估计,中国到2020年的天然气总需求为3250亿立方米。

缩小供需差距的关键在于技术。中国的工业实力——吸收新技术,掌握新技术,然后输出——可能在页岩气开采中派上用场。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小而重要的部分是一个被称为桥塞的设备。它的形状就像星球大战(Star Wars)光剑的手柄,在钻井作业过程中会暂时堵住油井,这样气体就不会逸出。中国石化曾以单个2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过这种塞子,然后对它进行了逆向开发,最后将成本做到单个1.8万元人民币,现在反过来将桥塞出口给原先的供应商。

除了桥塞外,他们还改进了其他设备。压力泵对于水力压裂过程至关重要,但由于中国井深较深,美国进口的压力泵功率不够强,于是中国石化发明了自己的压力泵,马力增加了40%。Wood Mackenzie ltd.的分析师说,中国石化现在所有的页岩设备都是自己生产的,勘探钻井成本比2010年降低了40%。

正是这些小举措让英米(Mi Ying, 音译)这样的工程师梦想着中国能有美国式的页岩繁荣。

英米今年32岁,她2012年移居焦石坝,并在那里生了女儿。她说:“三四十年后,焦石坝的页岩气产量占中国的页岩气总产量的比例可能微乎其微,但我们是页岩气大规模生产的开路人”。

“如果只能给女儿和她的孩子讲一个故事,”她说,“我想会是涪陵和页岩气。”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页岩气储量全球第一,但开采是个难题

发布日期:2018-07-25 09:14
摘要」中国的页岩气储备比北美埋得更深,更难企及;“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



「或者 *OR」--中国页岩气工业在微弱的希望中起步。

郭旭升是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化)下属单位的首席地质学家。他身材结实,为人和蔼。2009年,他说服老板拨给他大约300万美元,让他在中国西南部开展前所未有的深入钻探。对中国石化来说,美国页岩繁荣让他们相信郭旭升的计划值得一试。

但成功还远不能确定。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油)已经在同一地区进行了钻探,结果一无所获。

然后在2012年,郭旭升的团队有了重大发现,钻探到每天喷涌出20万立方米页岩气的庞大气田,足以为数万家庭供暖。郭旭升和他的团队非常惊讶,连忙乘飞机赶到1800公里外的北京,与企业负责人商讨下一步行动。位于四川盆地崎岖山区的这个页岩气发现整整燃烧了40天,后来经决定,他们还是冒着水库坍塌的风险给气井盖上了盖子。

如今6年过去了,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中国大规模开发页岩资源(像美国那样)的探索仍前路漫漫。

郭旭升说:“美国的页岩气储藏就像是个形状相对完好的大盘子,平整地埋到靠近地面的地方。而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我们正在努力识别那些分散的储量,并尽最大努力找到更大的部分。”

能源转型迫在眉睫

几十年来,煤炭一直是驱动中国经济奇迹的能量源泉。但随着富裕阶层对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雾霾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愤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开始重视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加大清洁能源的推广。所以,在中国西南部页岩地层中发现的巨大可开采储量似乎恰逢其时。

北京官员很快就开始为中国页岩生产制定雄心勃勃的目标。2012年,他们立下的目标是2020年年产量最高达到1000亿立方米。这种乐观情绪在2013年达到顶峰,因为当时美国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估计,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页岩气储量,几乎是美国的两倍,理论上够维持中国一百多年的供应。

全世界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在10年多一点的时间里,页岩资源使得美国从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一跃成为净出口国,改变了全球贸易流动,使中国成为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如果中国的页岩气储量比美国还多,那对于全球市场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还远没有答案。中国勘探人员没法像美国同行那样扩大页岩气钻探规模,而且中国政府开始下调2020年页岩气目标,最近一次是降到300亿立方米。即便如此,这与去年90亿立方米的产出相比也显得雄心勃勃。

问题是多方面的。首先,中国的页岩储备比北美更深、更难企及,也更分散。而且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西方公司对向中国出售先进压裂技术持谨慎态度。一些分析人士还质疑,美国的页岩气繁荣是由数十家独立钻井公司的创新推动的,而中国是由两家大型国有石油公司严格控制勘探和开采,那么中国的模式到底是否可行?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 & Co.)分析师尼尔·贝弗里奇(Neil Beveridge)说:“如果中国想开展页岩气革命,一场彻底的工业革命不可或缺。”

页岩气零的突破?

中国对新能源的需求一直在不断扩大。去年,习近平主席将防治污染列为中国共产党必须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开始推行煤改气,但因为做法过于激进,去年冬天中国北方很多人都没法采暖。

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包括管道和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中国国内天然气产量虽然有所增长,但仍然跟不上需求速度。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进口天然气比例将从去年的39%升至42%。

工银国际(ICBC International)驻香港分析师安娜·余(Anna Yu)在电话中表示:“中国页岩气生产商开采出的每一立方米天然气,都是中国目前没有的。这不仅仅是‘聊胜于无’这么简单,它既代表现在的产出,也蕴含了未来的希望。”

倘若中国能在页岩气开采领域有所突破,那么突破点必然是涪陵焦石坝(中国新兴页岩气工业中心)这样的地方。焦石坝是个繁华小镇,坐落在长江与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之间的崎岖山地,距离中国西南大都市重庆三小时车程。自从郭旭升团队在这里设立钻探总部监督涪陵页岩气项目以来,当地已修建崭新道路和石化厂,房地产业蓬勃发展,人口增至当初的10倍。

中国石化不得不利用山丘和玉米地之间所能找到的每一点平地钻井。郭旭升2012年开始钻探的第一口井,如今安静躺在陡峭的树林斜坡和烟草地里。

中国去年页岩气产量90亿立方米,其中60亿由涪陵的300口气井贡献。(美国去年产量为6390亿立方米)。如今,中国石化的目标是到2020年页岩气总产量达到100亿立方米。

向西几百公里,中国石油的目标更高。这家中国最大的油气生产商计划是:长宁、威远和昭通三个区块,到2020年的页岩气产量达到120亿立方米,2035年达到400亿立方米。同时伯恩斯坦估计,中国到2020年的天然气总需求为3250亿立方米。

缩小供需差距的关键在于技术。中国的工业实力——吸收新技术,掌握新技术,然后输出——可能在页岩气开采中派上用场。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小而重要的部分是一个被称为桥塞的设备。它的形状就像星球大战(Star Wars)光剑的手柄,在钻井作业过程中会暂时堵住油井,这样气体就不会逸出。中国石化曾以单个2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过这种塞子,然后对它进行了逆向开发,最后将成本做到单个1.8万元人民币,现在反过来将桥塞出口给原先的供应商。

除了桥塞外,他们还改进了其他设备。压力泵对于水力压裂过程至关重要,但由于中国井深较深,美国进口的压力泵功率不够强,于是中国石化发明了自己的压力泵,马力增加了40%。Wood Mackenzie ltd.的分析师说,中国石化现在所有的页岩设备都是自己生产的,勘探钻井成本比2010年降低了40%。

正是这些小举措让英米(Mi Ying, 音译)这样的工程师梦想着中国能有美国式的页岩繁荣。

英米今年32岁,她2012年移居焦石坝,并在那里生了女儿。她说:“三四十年后,焦石坝的页岩气产量占中国的页岩气总产量的比例可能微乎其微,但我们是页岩气大规模生产的开路人”。

“如果只能给女儿和她的孩子讲一个故事,”她说,“我想会是涪陵和页岩气。”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的页岩气储备比北美埋得更深,更难企及;“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



「或者 *OR」--中国页岩气工业在微弱的希望中起步。

郭旭升是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化)下属单位的首席地质学家。他身材结实,为人和蔼。2009年,他说服老板拨给他大约300万美元,让他在中国西南部开展前所未有的深入钻探。对中国石化来说,美国页岩繁荣让他们相信郭旭升的计划值得一试。

但成功还远不能确定。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简称:中国石油)已经在同一地区进行了钻探,结果一无所获。

然后在2012年,郭旭升的团队有了重大发现,钻探到每天喷涌出20万立方米页岩气的庞大气田,足以为数万家庭供暖。郭旭升和他的团队非常惊讶,连忙乘飞机赶到1800公里外的北京,与企业负责人商讨下一步行动。位于四川盆地崎岖山区的这个页岩气发现整整燃烧了40天,后来经决定,他们还是冒着水库坍塌的风险给气井盖上了盖子。

如今6年过去了,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中国大规模开发页岩资源(像美国那样)的探索仍前路漫漫。

郭旭升说:“美国的页岩气储藏就像是个形状相对完好的大盘子,平整地埋到靠近地面的地方。而中国的页岩气储藏更像盘子掉地上摔碎了,还被狠狠踏上几脚。我们正在努力识别那些分散的储量,并尽最大努力找到更大的部分。”

能源转型迫在眉睫

几十年来,煤炭一直是驱动中国经济奇迹的能量源泉。但随着富裕阶层对笼罩在城市上空的雾霾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愤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开始重视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加大清洁能源的推广。所以,在中国西南部页岩地层中发现的巨大可开采储量似乎恰逢其时。

北京官员很快就开始为中国页岩生产制定雄心勃勃的目标。2012年,他们立下的目标是2020年年产量最高达到1000亿立方米。这种乐观情绪在2013年达到顶峰,因为当时美国能源部(Department of Energy)估计,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页岩气储量,几乎是美国的两倍,理论上够维持中国一百多年的供应。

全世界都注意到了这一点。在10年多一点的时间里,页岩资源使得美国从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一跃成为净出口国,改变了全球贸易流动,使中国成为最大的能源进口国。如果中国的页岩气储量比美国还多,那对于全球市场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还远没有答案。中国勘探人员没法像美国同行那样扩大页岩气钻探规模,而且中国政府开始下调2020年页岩气目标,最近一次是降到300亿立方米。即便如此,这与去年90亿立方米的产出相比也显得雄心勃勃。

问题是多方面的。首先,中国的页岩储备比北美更深、更难企及,也更分散。而且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西方公司对向中国出售先进压裂技术持谨慎态度。一些分析人士还质疑,美国的页岩气繁荣是由数十家独立钻井公司的创新推动的,而中国是由两家大型国有石油公司严格控制勘探和开采,那么中国的模式到底是否可行?

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Sanford C. Bernstein & Co.)分析师尼尔·贝弗里奇(Neil Beveridge)说:“如果中国想开展页岩气革命,一场彻底的工业革命不可或缺。”

页岩气零的突破?

中国对新能源的需求一直在不断扩大。去年,习近平主席将防治污染列为中国共产党必须打赢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开始推行煤改气,但因为做法过于激进,去年冬天中国北方很多人都没法采暖。

中国已经超越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包括管道和液化天然气)进口国。中国国内天然气产量虽然有所增长,但仍然跟不上需求速度。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 NEF)估计,到2020年,中国的进口天然气比例将从去年的39%升至42%。

工银国际(ICBC International)驻香港分析师安娜·余(Anna Yu)在电话中表示:“中国页岩气生产商开采出的每一立方米天然气,都是中国目前没有的。这不仅仅是‘聊胜于无’这么简单,它既代表现在的产出,也蕴含了未来的希望。”

倘若中国能在页岩气开采领域有所突破,那么突破点必然是涪陵焦石坝(中国新兴页岩气工业中心)这样的地方。焦石坝是个繁华小镇,坐落在长江与仙女山国家森林公园之间的崎岖山地,距离中国西南大都市重庆三小时车程。自从郭旭升团队在这里设立钻探总部监督涪陵页岩气项目以来,当地已修建崭新道路和石化厂,房地产业蓬勃发展,人口增至当初的10倍。

中国石化不得不利用山丘和玉米地之间所能找到的每一点平地钻井。郭旭升2012年开始钻探的第一口井,如今安静躺在陡峭的树林斜坡和烟草地里。

中国去年页岩气产量90亿立方米,其中60亿由涪陵的300口气井贡献。(美国去年产量为6390亿立方米)。如今,中国石化的目标是到2020年页岩气总产量达到100亿立方米。

向西几百公里,中国石油的目标更高。这家中国最大的油气生产商计划是:长宁、威远和昭通三个区块,到2020年的页岩气产量达到120亿立方米,2035年达到400亿立方米。同时伯恩斯坦估计,中国到2020年的天然气总需求为3250亿立方米。

缩小供需差距的关键在于技术。中国的工业实力——吸收新技术,掌握新技术,然后输出——可能在页岩气开采中派上用场。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小而重要的部分是一个被称为桥塞的设备。它的形状就像星球大战(Star Wars)光剑的手柄,在钻井作业过程中会暂时堵住油井,这样气体就不会逸出。中国石化曾以单个2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买下过这种塞子,然后对它进行了逆向开发,最后将成本做到单个1.8万元人民币,现在反过来将桥塞出口给原先的供应商。

除了桥塞外,他们还改进了其他设备。压力泵对于水力压裂过程至关重要,但由于中国井深较深,美国进口的压力泵功率不够强,于是中国石化发明了自己的压力泵,马力增加了40%。Wood Mackenzie ltd.的分析师说,中国石化现在所有的页岩设备都是自己生产的,勘探钻井成本比2010年降低了40%。

正是这些小举措让英米(Mi Ying, 音译)这样的工程师梦想着中国能有美国式的页岩繁荣。

英米今年32岁,她2012年移居焦石坝,并在那里生了女儿。她说:“三四十年后,焦石坝的页岩气产量占中国的页岩气总产量的比例可能微乎其微,但我们是页岩气大规模生产的开路人”。

“如果只能给女儿和她的孩子讲一个故事,”她说,“我想会是涪陵和页岩气。”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