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信用债频繁炸雷 本土评级机构虚高评级何时打回原形?

发布日期:2018-07-24 13:38
摘要」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



「或者 *OR」--中国2018年迎来了史上最大违约年,但信用债频繁炸雷下,本土评级公司却大多是“雨后送伞”,在评级调整及预警上经常落后于违约事件,行业改革压力迫在眉睫。

以永泰能源为例,尽管6月以来,永泰能源的债券在二级市场上已出现明显跌幅,但在7月短融券正式违约前夕,联合资信评估仍维持主体评级AA+/展望稳定的判断,而在违约后不到两天内,即两次下调主体评级至CC。

另一只违约公募债券——“16长城01”,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在去年6月和今年2月两次跟踪评级中均维持了AA的主体评级,直至违约后才将其评级下调至BB 。

7月中上旬,评级为AAA的山东民营能源企业中融新大的债券在二级市场的成交收益率突破300%。联合评级随后就此发布关注公告,但至今未对公司和债项评级作出调整,而标普近期已将其优先级美元债券的评级下调两级至B。

长期以来,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评级公司通常会在债券实质性违约后,将发行人和债券评级从投资级跨数档下调至垃圾级。在中国信用债违约不断增加,且境内债市对外资评级机构开放之际,本土评级公司或面临越来越大的改革压力。

“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在报告中称,金融防风险背景下信用评级行业监管趋严,整体思路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评级从严也是大势所趋,虚高的评级可能会被逐渐打回原形”。

针对永泰能源,联合资信书面回复彭博称,此前维持AA+评级是基于其资产较优质、整体财务状况表现良好且经营性现金流较充裕,债务负担虽偏高但也属于行业中正常水平等因素,几个月前已对公司情况高度关注,并通过现场尽调、电话沟通等多种方式了解永泰能源债务偿还的准备情况。

联合评级则针对中融新大表示,每次级别调整均是对企业经营和财务发生较大变化相应做出的及时评级判断,“并非虚高”。大公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邮件。

收益率怪象

彭博追踪的292只今年境内AAA评级的中期票据中,中央汇金、国家电网等企业发行的3年期品种息票不到4.5%,基本相当于中债3年期AAA评级收益率估值,而中融新大、晋能集团、永城煤电等公司的发债成本则高达7.5%,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高出约50个基点。

同样是AAA评级债券,发行利率可以相差300个基点。在上述债券中,有约两成息票在6%以上,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至少高出75基点。这种怪象正是评级虚高下的产物。

近年来,外资机构持有的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总规模迭创历史新高。不过,截至6月末,境外机构持有的在岸信用债仅有717.1亿元,占持仓总量的比例不足5%,外资面对19万亿元的公司类信用债市场仍觉得雾里看花。

中国央行2017年的工作论文中提到,国内评级机构对大多数企业的评级仍然处于AA到AAA的高评级等级,而国外评级机构对中国企业的评级等级要低得多,平均低6-7个档。在债券市场加快与国际投资者接轨之际,改善本土评级的质量迫在眉睫。

7月初,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中国将发展信用评级行业,支持国际信用评级企业在中国市场发展,提高本地评级机构的可信度。媒体此前也报道称,中国央行、证监会和交易商协会对评级机构开展联合检查,主要针对评级机构存在的评级虚高、评级泡沫,未能有效揭示信用风险等突出问题。

自有框架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青岛农商银行债券投资经理陈肃在电话采访中表示,投资信用债时会参考外部评级,不过更重要的还是用自己的框架去衡量企业的投资价值,“如果都看评级报告,那就不需要主动投资了”。2018年以来,他已经走访了几十家企业,跟企业实控人、财务负责人、上下游供应商,以及授信银行等进行综合了解。

彭博数据显示,截至7月23日,2018年中国在岸债券市场上违约规模已超333亿元人民币,包括26例公开发行债券和9例私募债券出现违约,整体违约规模已超过此前最高规模的2016年的301亿元。

总之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



「或者 *OR」--中国2018年迎来了史上最大违约年,但信用债频繁炸雷下,本土评级公司却大多是“雨后送伞”,在评级调整及预警上经常落后于违约事件,行业改革压力迫在眉睫。

以永泰能源为例,尽管6月以来,永泰能源的债券在二级市场上已出现明显跌幅,但在7月短融券正式违约前夕,联合资信评估仍维持主体评级AA+/展望稳定的判断,而在违约后不到两天内,即两次下调主体评级至CC。

另一只违约公募债券——“16长城01”,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在去年6月和今年2月两次跟踪评级中均维持了AA的主体评级,直至违约后才将其评级下调至BB 。

7月中上旬,评级为AAA的山东民营能源企业中融新大的债券在二级市场的成交收益率突破300%。联合评级随后就此发布关注公告,但至今未对公司和债项评级作出调整,而标普近期已将其优先级美元债券的评级下调两级至B。

长期以来,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评级公司通常会在债券实质性违约后,将发行人和债券评级从投资级跨数档下调至垃圾级。在中国信用债违约不断增加,且境内债市对外资评级机构开放之际,本土评级公司或面临越来越大的改革压力。

“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在报告中称,金融防风险背景下信用评级行业监管趋严,整体思路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评级从严也是大势所趋,虚高的评级可能会被逐渐打回原形”。

针对永泰能源,联合资信书面回复彭博称,此前维持AA+评级是基于其资产较优质、整体财务状况表现良好且经营性现金流较充裕,债务负担虽偏高但也属于行业中正常水平等因素,几个月前已对公司情况高度关注,并通过现场尽调、电话沟通等多种方式了解永泰能源债务偿还的准备情况。

联合评级则针对中融新大表示,每次级别调整均是对企业经营和财务发生较大变化相应做出的及时评级判断,“并非虚高”。大公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邮件。

收益率怪象

彭博追踪的292只今年境内AAA评级的中期票据中,中央汇金、国家电网等企业发行的3年期品种息票不到4.5%,基本相当于中债3年期AAA评级收益率估值,而中融新大、晋能集团、永城煤电等公司的发债成本则高达7.5%,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高出约50个基点。

同样是AAA评级债券,发行利率可以相差300个基点。在上述债券中,有约两成息票在6%以上,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至少高出75基点。这种怪象正是评级虚高下的产物。

近年来,外资机构持有的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总规模迭创历史新高。不过,截至6月末,境外机构持有的在岸信用债仅有717.1亿元,占持仓总量的比例不足5%,外资面对19万亿元的公司类信用债市场仍觉得雾里看花。

中国央行2017年的工作论文中提到,国内评级机构对大多数企业的评级仍然处于AA到AAA的高评级等级,而国外评级机构对中国企业的评级等级要低得多,平均低6-7个档。在债券市场加快与国际投资者接轨之际,改善本土评级的质量迫在眉睫。

7月初,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中国将发展信用评级行业,支持国际信用评级企业在中国市场发展,提高本地评级机构的可信度。媒体此前也报道称,中国央行、证监会和交易商协会对评级机构开展联合检查,主要针对评级机构存在的评级虚高、评级泡沫,未能有效揭示信用风险等突出问题。

自有框架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青岛农商银行债券投资经理陈肃在电话采访中表示,投资信用债时会参考外部评级,不过更重要的还是用自己的框架去衡量企业的投资价值,“如果都看评级报告,那就不需要主动投资了”。2018年以来,他已经走访了几十家企业,跟企业实控人、财务负责人、上下游供应商,以及授信银行等进行综合了解。

彭博数据显示,截至7月23日,2018年中国在岸债券市场上违约规模已超333亿元人民币,包括26例公开发行债券和9例私募债券出现违约,整体违约规模已超过此前最高规模的2016年的301亿元。

总之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



「或者 *OR」--中国2018年迎来了史上最大违约年,但信用债频繁炸雷下,本土评级公司却大多是“雨后送伞”,在评级调整及预警上经常落后于违约事件,行业改革压力迫在眉睫。

以永泰能源为例,尽管6月以来,永泰能源的债券在二级市场上已出现明显跌幅,但在7月短融券正式违约前夕,联合资信评估仍维持主体评级AA+/展望稳定的判断,而在违约后不到两天内,即两次下调主体评级至CC。

另一只违约公募债券——“16长城01”,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在去年6月和今年2月两次跟踪评级中均维持了AA的主体评级,直至违约后才将其评级下调至BB 。

7月中上旬,评级为AAA的山东民营能源企业中融新大的债券在二级市场的成交收益率突破300%。联合评级随后就此发布关注公告,但至今未对公司和债项评级作出调整,而标普近期已将其优先级美元债券的评级下调两级至B。

长期以来,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评级公司通常会在债券实质性违约后,将发行人和债券评级从投资级跨数档下调至垃圾级。在中国信用债违约不断增加,且境内债市对外资评级机构开放之际,本土评级公司或面临越来越大的改革压力。

“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在报告中称,金融防风险背景下信用评级行业监管趋严,整体思路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评级从严也是大势所趋,虚高的评级可能会被逐渐打回原形”。

针对永泰能源,联合资信书面回复彭博称,此前维持AA+评级是基于其资产较优质、整体财务状况表现良好且经营性现金流较充裕,债务负担虽偏高但也属于行业中正常水平等因素,几个月前已对公司情况高度关注,并通过现场尽调、电话沟通等多种方式了解永泰能源债务偿还的准备情况。

联合评级则针对中融新大表示,每次级别调整均是对企业经营和财务发生较大变化相应做出的及时评级判断,“并非虚高”。大公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邮件。

收益率怪象

彭博追踪的292只今年境内AAA评级的中期票据中,中央汇金、国家电网等企业发行的3年期品种息票不到4.5%,基本相当于中债3年期AAA评级收益率估值,而中融新大、晋能集团、永城煤电等公司的发债成本则高达7.5%,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高出约50个基点。

同样是AAA评级债券,发行利率可以相差300个基点。在上述债券中,有约两成息票在6%以上,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至少高出75基点。这种怪象正是评级虚高下的产物。

近年来,外资机构持有的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总规模迭创历史新高。不过,截至6月末,境外机构持有的在岸信用债仅有717.1亿元,占持仓总量的比例不足5%,外资面对19万亿元的公司类信用债市场仍觉得雾里看花。

中国央行2017年的工作论文中提到,国内评级机构对大多数企业的评级仍然处于AA到AAA的高评级等级,而国外评级机构对中国企业的评级等级要低得多,平均低6-7个档。在债券市场加快与国际投资者接轨之际,改善本土评级的质量迫在眉睫。

7月初,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中国将发展信用评级行业,支持国际信用评级企业在中国市场发展,提高本地评级机构的可信度。媒体此前也报道称,中国央行、证监会和交易商协会对评级机构开展联合检查,主要针对评级机构存在的评级虚高、评级泡沫,未能有效揭示信用风险等突出问题。

自有框架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青岛农商银行债券投资经理陈肃在电话采访中表示,投资信用债时会参考外部评级,不过更重要的还是用自己的框架去衡量企业的投资价值,“如果都看评级报告,那就不需要主动投资了”。2018年以来,他已经走访了几十家企业,跟企业实控人、财务负责人、上下游供应商,以及授信银行等进行综合了解。

彭博数据显示,截至7月23日,2018年中国在岸债券市场上违约规模已超333亿元人民币,包括26例公开发行债券和9例私募债券出现违约,整体违约规模已超过此前最高规模的2016年的301亿元。

总之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信用债频繁炸雷 本土评级机构虚高评级何时打回原形?

发布日期:2018-07-24 13:38
摘要」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



「或者 *OR」--中国2018年迎来了史上最大违约年,但信用债频繁炸雷下,本土评级公司却大多是“雨后送伞”,在评级调整及预警上经常落后于违约事件,行业改革压力迫在眉睫。

以永泰能源为例,尽管6月以来,永泰能源的债券在二级市场上已出现明显跌幅,但在7月短融券正式违约前夕,联合资信评估仍维持主体评级AA+/展望稳定的判断,而在违约后不到两天内,即两次下调主体评级至CC。

另一只违约公募债券——“16长城01”,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在去年6月和今年2月两次跟踪评级中均维持了AA的主体评级,直至违约后才将其评级下调至BB 。

7月中上旬,评级为AAA的山东民营能源企业中融新大的债券在二级市场的成交收益率突破300%。联合评级随后就此发布关注公告,但至今未对公司和债项评级作出调整,而标普近期已将其优先级美元债券的评级下调两级至B。

长期以来,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评级公司通常会在债券实质性违约后,将发行人和债券评级从投资级跨数档下调至垃圾级。在中国信用债违约不断增加,且境内债市对外资评级机构开放之际,本土评级公司或面临越来越大的改革压力。

“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在报告中称,金融防风险背景下信用评级行业监管趋严,整体思路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评级从严也是大势所趋,虚高的评级可能会被逐渐打回原形”。

针对永泰能源,联合资信书面回复彭博称,此前维持AA+评级是基于其资产较优质、整体财务状况表现良好且经营性现金流较充裕,债务负担虽偏高但也属于行业中正常水平等因素,几个月前已对公司情况高度关注,并通过现场尽调、电话沟通等多种方式了解永泰能源债务偿还的准备情况。

联合评级则针对中融新大表示,每次级别调整均是对企业经营和财务发生较大变化相应做出的及时评级判断,“并非虚高”。大公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邮件。

收益率怪象

彭博追踪的292只今年境内AAA评级的中期票据中,中央汇金、国家电网等企业发行的3年期品种息票不到4.5%,基本相当于中债3年期AAA评级收益率估值,而中融新大、晋能集团、永城煤电等公司的发债成本则高达7.5%,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高出约50个基点。

同样是AAA评级债券,发行利率可以相差300个基点。在上述债券中,有约两成息票在6%以上,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至少高出75基点。这种怪象正是评级虚高下的产物。

近年来,外资机构持有的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总规模迭创历史新高。不过,截至6月末,境外机构持有的在岸信用债仅有717.1亿元,占持仓总量的比例不足5%,外资面对19万亿元的公司类信用债市场仍觉得雾里看花。

中国央行2017年的工作论文中提到,国内评级机构对大多数企业的评级仍然处于AA到AAA的高评级等级,而国外评级机构对中国企业的评级等级要低得多,平均低6-7个档。在债券市场加快与国际投资者接轨之际,改善本土评级的质量迫在眉睫。

7月初,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中国将发展信用评级行业,支持国际信用评级企业在中国市场发展,提高本地评级机构的可信度。媒体此前也报道称,中国央行、证监会和交易商协会对评级机构开展联合检查,主要针对评级机构存在的评级虚高、评级泡沫,未能有效揭示信用风险等突出问题。

自有框架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青岛农商银行债券投资经理陈肃在电话采访中表示,投资信用债时会参考外部评级,不过更重要的还是用自己的框架去衡量企业的投资价值,“如果都看评级报告,那就不需要主动投资了”。2018年以来,他已经走访了几十家企业,跟企业实控人、财务负责人、上下游供应商,以及授信银行等进行综合了解。

彭博数据显示,截至7月23日,2018年中国在岸债券市场上违约规模已超333亿元人民币,包括26例公开发行债券和9例私募债券出现违约,整体违约规模已超过此前最高规模的2016年的301亿元。

总之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



「或者 *OR」--中国2018年迎来了史上最大违约年,但信用债频繁炸雷下,本土评级公司却大多是“雨后送伞”,在评级调整及预警上经常落后于违约事件,行业改革压力迫在眉睫。

以永泰能源为例,尽管6月以来,永泰能源的债券在二级市场上已出现明显跌幅,但在7月短融券正式违约前夕,联合资信评估仍维持主体评级AA+/展望稳定的判断,而在违约后不到两天内,即两次下调主体评级至CC。

另一只违约公募债券——“16长城01”,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在去年6月和今年2月两次跟踪评级中均维持了AA的主体评级,直至违约后才将其评级下调至BB 。

7月中上旬,评级为AAA的山东民营能源企业中融新大的债券在二级市场的成交收益率突破300%。联合评级随后就此发布关注公告,但至今未对公司和债项评级作出调整,而标普近期已将其优先级美元债券的评级下调两级至B。

长期以来,中国信用评级行业一直存在评级虚高、调整滞后、未能及时揭示信用风险等问题,评级公司通常会在债券实质性违约后,将发行人和债券评级从投资级跨数档下调至垃圾级。在中国信用债违约不断增加,且境内债市对外资评级机构开放之际,本土评级公司或面临越来越大的改革压力。

“国内信用评级机构面临内外双重压力,提高信用评级质量是必然选择,”海通证券分析师姜超在报告中称,金融防风险背景下信用评级行业监管趋严,整体思路是对内改革,对外开放,“评级从严也是大势所趋,虚高的评级可能会被逐渐打回原形”。

针对永泰能源,联合资信书面回复彭博称,此前维持AA+评级是基于其资产较优质、整体财务状况表现良好且经营性现金流较充裕,债务负担虽偏高但也属于行业中正常水平等因素,几个月前已对公司情况高度关注,并通过现场尽调、电话沟通等多种方式了解永泰能源债务偿还的准备情况。

联合评级则针对中融新大表示,每次级别调整均是对企业经营和财务发生较大变化相应做出的及时评级判断,“并非虚高”。大公暂未回复彭博寻求置评的邮件。

收益率怪象

彭博追踪的292只今年境内AAA评级的中期票据中,中央汇金、国家电网等企业发行的3年期品种息票不到4.5%,基本相当于中债3年期AAA评级收益率估值,而中融新大、晋能集团、永城煤电等公司的发债成本则高达7.5%,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高出约50个基点。

同样是AAA评级债券,发行利率可以相差300个基点。在上述债券中,有约两成息票在6%以上,比中债3年期AA评级收益率估值还至少高出75基点。这种怪象正是评级虚高下的产物。

近年来,外资机构持有的境内人民币债券的总规模迭创历史新高。不过,截至6月末,境外机构持有的在岸信用债仅有717.1亿元,占持仓总量的比例不足5%,外资面对19万亿元的公司类信用债市场仍觉得雾里看花。

中国央行2017年的工作论文中提到,国内评级机构对大多数企业的评级仍然处于AA到AAA的高评级等级,而国外评级机构对中国企业的评级等级要低得多,平均低6-7个档。在债券市场加快与国际投资者接轨之际,改善本土评级的质量迫在眉睫。

7月初,中国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香港的会议上表示,中国将发展信用评级行业,支持国际信用评级企业在中国市场发展,提高本地评级机构的可信度。媒体此前也报道称,中国央行、证监会和交易商协会对评级机构开展联合检查,主要针对评级机构存在的评级虚高、评级泡沫,未能有效揭示信用风险等突出问题。

自有框架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青岛农商银行债券投资经理陈肃在电话采访中表示,投资信用债时会参考外部评级,不过更重要的还是用自己的框架去衡量企业的投资价值,“如果都看评级报告,那就不需要主动投资了”。2018年以来,他已经走访了几十家企业,跟企业实控人、财务负责人、上下游供应商,以及授信银行等进行综合了解。

彭博数据显示,截至7月23日,2018年中国在岸债券市场上违约规模已超333亿元人民币,包括26例公开发行债券和9例私募债券出现违约,整体违约规模已超过此前最高规模的2016年的301亿元。

总之 对于中国境内债券投资人而言,经历了2014年以来愈演愈烈的违约冲击后,他们对信用风险的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了前所未有高度。



撰文 / 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