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高盛新掌门人苏德巍

发布日期:2018-07-24 10:17
摘要」工作之外,苏德巍兼职做DJ、对美食美酒颇有研究、酷爱冒险运动。在工作中,全神贯注的态度帮他赢得了不少关键客户。



「或者 *OR」--上周二下午1:45,纽约市大雨倾盆,苏德巍(David Solomon)在高盛(Goldman Sachs)曼哈顿总部外上了一辆车。尽管不到6小时前,56岁的他被任命为这家老牌华尔街银行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但无论是恶劣的天气还是升职,都不能让他取消去上城见位客户的安排。

私募股本投资人格伦•哈钦斯(Glenn Hutchins)说,“苏德巍可能是华尔街最看重客户的银行家”。苏德巍是他的老朋友,为他提供了不少建议。

除去高盛的工作,这位投资银行家最出名的是兼职做DJ、光顾顶级餐厅、葡萄酒收藏颇丰以及酷爱风筝冲浪等冒险运动。在公司内部,银行家们谈论着他高强度的工作和“永远全神贯注”的态度;多年来,这些特质为他赢得了关键客户,如拉斯维加斯金沙(Las Vegas Sands)赌场的所有者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和迪士尼(Disney)的鲍勃•伊格尔(Bob Iger)。

在高盛最近发布的一则播客中,苏德巍说,他将生活看作“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他补充道:“如果你无法拥有激情并追逐那些激情……你就更难找到那份精力,让你在职业上坚持不懈、不断前进。”

在1991年加入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前,苏德巍曾是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和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的商业票据销售员。在贝尔斯登,他凭借在为信用评级不佳的企业融资方面的表现打响了名声。1999年,他成为了高盛的合伙人——这个举动对高盛来说不同寻常,它一般喜欢培养本公司员工当合伙人。这次跳槽也让苏德巍的头衔降了一级:在贝尔斯登,他是投行业务的负责人;到了高盛,他成了杠杆融资业务的联席负责人。

“我问‘戴维,你为何这么做’?”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上周二上午在与高盛的董事总经理们开会时回忆道,“戴维说……如果他想始终如一地投入自己的事业,他就希望去从长远看能给自己带来最大回报的最顶级的平台施展。”

苏德巍将于今年9月接替贝兰克梵担任首席执行官与董事长。与其前任不同的是,苏德巍来自高盛的投资银行部,而不是该行曾叱咤一时的交易部。因此,他习惯花时间与大客户打交道,试图让他们了解高盛实力的广度和规模。

猎头公司Whitney Partners的加里•戈尔茨坦(Gary Goldstein)说,任命苏德巍是明智的。“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到现在,形势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那个时候,很多业务是由人脉和关系驱动的。到90年代至2000年代,一切都变得围着交易转,但到了今天,人人都能获得同样的技术与资本。如果我们今天将又面临一场人才争夺大战,苏德巍是深谙其道的。”

苏德巍深受高盛投资银行家们的拥戴,即使从事并购业务的一些银行家有些抗拒——这些人对他向他们的客户交叉销售贷款等其他服务的努力持怀疑态度。

支持者们将他的行事风格形容为“直接了当”;其他人则认为他是典型的华尔街狠角。在苏德巍执掌投行部的10年间,利润率几乎翻了一番,其在高盛收入中所占份额从11%升至22%。

在交易业务方面,苏德巍的名气就没那么大了,还受到如下事实的拖累:他送走了该部门一些最受欢迎的人物,其中包括前首席财务官哈维•施瓦茨(Harvey Schwartz)。2016年被提拔为共同首席运营官后,施瓦茨和苏德巍二人就成了冲击最高职位的竞争对手。但当施瓦茨在3月份宣布退休时,人们已很清楚地看到苏德巍为胜出已经做了必须做的事。

“力量会不可避免地向赚钱的地方倾斜。”上世纪90年代末掌管高盛外汇交易部门的基金经理罗恩•马克斯(Ron Marks)说。他表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高盛任命苏德巍是自然而然的,他的部门蒸蒸日上,而在监管变严、客户活动大幅减少的形势下,交易业务则不那么景气。“坦白讲,我很惊讶劳尔德坚持了这么久。”

苏德巍承诺要抓好交易业务,并已经要求高管们设法拿出提高效率的办法。“他没有下命令,也没有强制大家做到,但他引入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一位证券业务高管说。

苏德巍认为自己在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所受的教育帮助他驾驭了事业。他选择了这所位于纽约州北部、充满田园气息的小型学校,部分原因是他发现,比起成为一所更大的学院里数千名学生中的一员,从高中班级的125人到汉密尔顿学院的450人没有那么令人畏惧。

学生应该“上一上公开演讲课,还有写作课;想一想如何培养你的沟通技巧,因为这对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帮助。”苏德巍在播客中说道,“每个人都应该……做些自己感兴趣和有激情的事,因为这会让你的人生更完整,让你更有趣。”

这种方法能否改善高盛的声誉,还是个未知数。“我不知道看到高盛的总裁……在一家俱乐部里搓碟会否改变人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他在播客中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工作之外,苏德巍兼职做DJ、对美食美酒颇有研究、酷爱冒险运动。在工作中,全神贯注的态度帮他赢得了不少关键客户。



「或者 *OR」--上周二下午1:45,纽约市大雨倾盆,苏德巍(David Solomon)在高盛(Goldman Sachs)曼哈顿总部外上了一辆车。尽管不到6小时前,56岁的他被任命为这家老牌华尔街银行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但无论是恶劣的天气还是升职,都不能让他取消去上城见位客户的安排。

私募股本投资人格伦•哈钦斯(Glenn Hutchins)说,“苏德巍可能是华尔街最看重客户的银行家”。苏德巍是他的老朋友,为他提供了不少建议。

除去高盛的工作,这位投资银行家最出名的是兼职做DJ、光顾顶级餐厅、葡萄酒收藏颇丰以及酷爱风筝冲浪等冒险运动。在公司内部,银行家们谈论着他高强度的工作和“永远全神贯注”的态度;多年来,这些特质为他赢得了关键客户,如拉斯维加斯金沙(Las Vegas Sands)赌场的所有者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和迪士尼(Disney)的鲍勃•伊格尔(Bob Iger)。

在高盛最近发布的一则播客中,苏德巍说,他将生活看作“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他补充道:“如果你无法拥有激情并追逐那些激情……你就更难找到那份精力,让你在职业上坚持不懈、不断前进。”

在1991年加入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前,苏德巍曾是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和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的商业票据销售员。在贝尔斯登,他凭借在为信用评级不佳的企业融资方面的表现打响了名声。1999年,他成为了高盛的合伙人——这个举动对高盛来说不同寻常,它一般喜欢培养本公司员工当合伙人。这次跳槽也让苏德巍的头衔降了一级:在贝尔斯登,他是投行业务的负责人;到了高盛,他成了杠杆融资业务的联席负责人。

“我问‘戴维,你为何这么做’?”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上周二上午在与高盛的董事总经理们开会时回忆道,“戴维说……如果他想始终如一地投入自己的事业,他就希望去从长远看能给自己带来最大回报的最顶级的平台施展。”

苏德巍将于今年9月接替贝兰克梵担任首席执行官与董事长。与其前任不同的是,苏德巍来自高盛的投资银行部,而不是该行曾叱咤一时的交易部。因此,他习惯花时间与大客户打交道,试图让他们了解高盛实力的广度和规模。

猎头公司Whitney Partners的加里•戈尔茨坦(Gary Goldstein)说,任命苏德巍是明智的。“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到现在,形势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那个时候,很多业务是由人脉和关系驱动的。到90年代至2000年代,一切都变得围着交易转,但到了今天,人人都能获得同样的技术与资本。如果我们今天将又面临一场人才争夺大战,苏德巍是深谙其道的。”

苏德巍深受高盛投资银行家们的拥戴,即使从事并购业务的一些银行家有些抗拒——这些人对他向他们的客户交叉销售贷款等其他服务的努力持怀疑态度。

支持者们将他的行事风格形容为“直接了当”;其他人则认为他是典型的华尔街狠角。在苏德巍执掌投行部的10年间,利润率几乎翻了一番,其在高盛收入中所占份额从11%升至22%。

在交易业务方面,苏德巍的名气就没那么大了,还受到如下事实的拖累:他送走了该部门一些最受欢迎的人物,其中包括前首席财务官哈维•施瓦茨(Harvey Schwartz)。2016年被提拔为共同首席运营官后,施瓦茨和苏德巍二人就成了冲击最高职位的竞争对手。但当施瓦茨在3月份宣布退休时,人们已很清楚地看到苏德巍为胜出已经做了必须做的事。

“力量会不可避免地向赚钱的地方倾斜。”上世纪90年代末掌管高盛外汇交易部门的基金经理罗恩•马克斯(Ron Marks)说。他表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高盛任命苏德巍是自然而然的,他的部门蒸蒸日上,而在监管变严、客户活动大幅减少的形势下,交易业务则不那么景气。“坦白讲,我很惊讶劳尔德坚持了这么久。”

苏德巍承诺要抓好交易业务,并已经要求高管们设法拿出提高效率的办法。“他没有下命令,也没有强制大家做到,但他引入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一位证券业务高管说。

苏德巍认为自己在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所受的教育帮助他驾驭了事业。他选择了这所位于纽约州北部、充满田园气息的小型学校,部分原因是他发现,比起成为一所更大的学院里数千名学生中的一员,从高中班级的125人到汉密尔顿学院的450人没有那么令人畏惧。

学生应该“上一上公开演讲课,还有写作课;想一想如何培养你的沟通技巧,因为这对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帮助。”苏德巍在播客中说道,“每个人都应该……做些自己感兴趣和有激情的事,因为这会让你的人生更完整,让你更有趣。”

这种方法能否改善高盛的声誉,还是个未知数。“我不知道看到高盛的总裁……在一家俱乐部里搓碟会否改变人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他在播客中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工作之外,苏德巍兼职做DJ、对美食美酒颇有研究、酷爱冒险运动。在工作中,全神贯注的态度帮他赢得了不少关键客户。



「或者 *OR」--上周二下午1:45,纽约市大雨倾盆,苏德巍(David Solomon)在高盛(Goldman Sachs)曼哈顿总部外上了一辆车。尽管不到6小时前,56岁的他被任命为这家老牌华尔街银行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但无论是恶劣的天气还是升职,都不能让他取消去上城见位客户的安排。

私募股本投资人格伦•哈钦斯(Glenn Hutchins)说,“苏德巍可能是华尔街最看重客户的银行家”。苏德巍是他的老朋友,为他提供了不少建议。

除去高盛的工作,这位投资银行家最出名的是兼职做DJ、光顾顶级餐厅、葡萄酒收藏颇丰以及酷爱风筝冲浪等冒险运动。在公司内部,银行家们谈论着他高强度的工作和“永远全神贯注”的态度;多年来,这些特质为他赢得了关键客户,如拉斯维加斯金沙(Las Vegas Sands)赌场的所有者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和迪士尼(Disney)的鲍勃•伊格尔(Bob Iger)。

在高盛最近发布的一则播客中,苏德巍说,他将生活看作“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他补充道:“如果你无法拥有激情并追逐那些激情……你就更难找到那份精力,让你在职业上坚持不懈、不断前进。”

在1991年加入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前,苏德巍曾是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和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的商业票据销售员。在贝尔斯登,他凭借在为信用评级不佳的企业融资方面的表现打响了名声。1999年,他成为了高盛的合伙人——这个举动对高盛来说不同寻常,它一般喜欢培养本公司员工当合伙人。这次跳槽也让苏德巍的头衔降了一级:在贝尔斯登,他是投行业务的负责人;到了高盛,他成了杠杆融资业务的联席负责人。

“我问‘戴维,你为何这么做’?”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上周二上午在与高盛的董事总经理们开会时回忆道,“戴维说……如果他想始终如一地投入自己的事业,他就希望去从长远看能给自己带来最大回报的最顶级的平台施展。”

苏德巍将于今年9月接替贝兰克梵担任首席执行官与董事长。与其前任不同的是,苏德巍来自高盛的投资银行部,而不是该行曾叱咤一时的交易部。因此,他习惯花时间与大客户打交道,试图让他们了解高盛实力的广度和规模。

猎头公司Whitney Partners的加里•戈尔茨坦(Gary Goldstein)说,任命苏德巍是明智的。“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到现在,形势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那个时候,很多业务是由人脉和关系驱动的。到90年代至2000年代,一切都变得围着交易转,但到了今天,人人都能获得同样的技术与资本。如果我们今天将又面临一场人才争夺大战,苏德巍是深谙其道的。”

苏德巍深受高盛投资银行家们的拥戴,即使从事并购业务的一些银行家有些抗拒——这些人对他向他们的客户交叉销售贷款等其他服务的努力持怀疑态度。

支持者们将他的行事风格形容为“直接了当”;其他人则认为他是典型的华尔街狠角。在苏德巍执掌投行部的10年间,利润率几乎翻了一番,其在高盛收入中所占份额从11%升至22%。

在交易业务方面,苏德巍的名气就没那么大了,还受到如下事实的拖累:他送走了该部门一些最受欢迎的人物,其中包括前首席财务官哈维•施瓦茨(Harvey Schwartz)。2016年被提拔为共同首席运营官后,施瓦茨和苏德巍二人就成了冲击最高职位的竞争对手。但当施瓦茨在3月份宣布退休时,人们已很清楚地看到苏德巍为胜出已经做了必须做的事。

“力量会不可避免地向赚钱的地方倾斜。”上世纪90年代末掌管高盛外汇交易部门的基金经理罗恩•马克斯(Ron Marks)说。他表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高盛任命苏德巍是自然而然的,他的部门蒸蒸日上,而在监管变严、客户活动大幅减少的形势下,交易业务则不那么景气。“坦白讲,我很惊讶劳尔德坚持了这么久。”

苏德巍承诺要抓好交易业务,并已经要求高管们设法拿出提高效率的办法。“他没有下命令,也没有强制大家做到,但他引入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一位证券业务高管说。

苏德巍认为自己在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所受的教育帮助他驾驭了事业。他选择了这所位于纽约州北部、充满田园气息的小型学校,部分原因是他发现,比起成为一所更大的学院里数千名学生中的一员,从高中班级的125人到汉密尔顿学院的450人没有那么令人畏惧。

学生应该“上一上公开演讲课,还有写作课;想一想如何培养你的沟通技巧,因为这对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帮助。”苏德巍在播客中说道,“每个人都应该……做些自己感兴趣和有激情的事,因为这会让你的人生更完整,让你更有趣。”

这种方法能否改善高盛的声誉,还是个未知数。“我不知道看到高盛的总裁……在一家俱乐部里搓碟会否改变人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他在播客中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高盛新掌门人苏德巍

发布日期:2018-07-24 10:17
摘要」工作之外,苏德巍兼职做DJ、对美食美酒颇有研究、酷爱冒险运动。在工作中,全神贯注的态度帮他赢得了不少关键客户。



「或者 *OR」--上周二下午1:45,纽约市大雨倾盆,苏德巍(David Solomon)在高盛(Goldman Sachs)曼哈顿总部外上了一辆车。尽管不到6小时前,56岁的他被任命为这家老牌华尔街银行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但无论是恶劣的天气还是升职,都不能让他取消去上城见位客户的安排。

私募股本投资人格伦•哈钦斯(Glenn Hutchins)说,“苏德巍可能是华尔街最看重客户的银行家”。苏德巍是他的老朋友,为他提供了不少建议。

除去高盛的工作,这位投资银行家最出名的是兼职做DJ、光顾顶级餐厅、葡萄酒收藏颇丰以及酷爱风筝冲浪等冒险运动。在公司内部,银行家们谈论着他高强度的工作和“永远全神贯注”的态度;多年来,这些特质为他赢得了关键客户,如拉斯维加斯金沙(Las Vegas Sands)赌场的所有者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和迪士尼(Disney)的鲍勃•伊格尔(Bob Iger)。

在高盛最近发布的一则播客中,苏德巍说,他将生活看作“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他补充道:“如果你无法拥有激情并追逐那些激情……你就更难找到那份精力,让你在职业上坚持不懈、不断前进。”

在1991年加入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前,苏德巍曾是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和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的商业票据销售员。在贝尔斯登,他凭借在为信用评级不佳的企业融资方面的表现打响了名声。1999年,他成为了高盛的合伙人——这个举动对高盛来说不同寻常,它一般喜欢培养本公司员工当合伙人。这次跳槽也让苏德巍的头衔降了一级:在贝尔斯登,他是投行业务的负责人;到了高盛,他成了杠杆融资业务的联席负责人。

“我问‘戴维,你为何这么做’?”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上周二上午在与高盛的董事总经理们开会时回忆道,“戴维说……如果他想始终如一地投入自己的事业,他就希望去从长远看能给自己带来最大回报的最顶级的平台施展。”

苏德巍将于今年9月接替贝兰克梵担任首席执行官与董事长。与其前任不同的是,苏德巍来自高盛的投资银行部,而不是该行曾叱咤一时的交易部。因此,他习惯花时间与大客户打交道,试图让他们了解高盛实力的广度和规模。

猎头公司Whitney Partners的加里•戈尔茨坦(Gary Goldstein)说,任命苏德巍是明智的。“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到现在,形势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那个时候,很多业务是由人脉和关系驱动的。到90年代至2000年代,一切都变得围着交易转,但到了今天,人人都能获得同样的技术与资本。如果我们今天将又面临一场人才争夺大战,苏德巍是深谙其道的。”

苏德巍深受高盛投资银行家们的拥戴,即使从事并购业务的一些银行家有些抗拒——这些人对他向他们的客户交叉销售贷款等其他服务的努力持怀疑态度。

支持者们将他的行事风格形容为“直接了当”;其他人则认为他是典型的华尔街狠角。在苏德巍执掌投行部的10年间,利润率几乎翻了一番,其在高盛收入中所占份额从11%升至22%。

在交易业务方面,苏德巍的名气就没那么大了,还受到如下事实的拖累:他送走了该部门一些最受欢迎的人物,其中包括前首席财务官哈维•施瓦茨(Harvey Schwartz)。2016年被提拔为共同首席运营官后,施瓦茨和苏德巍二人就成了冲击最高职位的竞争对手。但当施瓦茨在3月份宣布退休时,人们已很清楚地看到苏德巍为胜出已经做了必须做的事。

“力量会不可避免地向赚钱的地方倾斜。”上世纪90年代末掌管高盛外汇交易部门的基金经理罗恩•马克斯(Ron Marks)说。他表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高盛任命苏德巍是自然而然的,他的部门蒸蒸日上,而在监管变严、客户活动大幅减少的形势下,交易业务则不那么景气。“坦白讲,我很惊讶劳尔德坚持了这么久。”

苏德巍承诺要抓好交易业务,并已经要求高管们设法拿出提高效率的办法。“他没有下命令,也没有强制大家做到,但他引入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一位证券业务高管说。

苏德巍认为自己在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所受的教育帮助他驾驭了事业。他选择了这所位于纽约州北部、充满田园气息的小型学校,部分原因是他发现,比起成为一所更大的学院里数千名学生中的一员,从高中班级的125人到汉密尔顿学院的450人没有那么令人畏惧。

学生应该“上一上公开演讲课,还有写作课;想一想如何培养你的沟通技巧,因为这对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帮助。”苏德巍在播客中说道,“每个人都应该……做些自己感兴趣和有激情的事,因为这会让你的人生更完整,让你更有趣。”

这种方法能否改善高盛的声誉,还是个未知数。“我不知道看到高盛的总裁……在一家俱乐部里搓碟会否改变人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他在播客中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工作之外,苏德巍兼职做DJ、对美食美酒颇有研究、酷爱冒险运动。在工作中,全神贯注的态度帮他赢得了不少关键客户。



「或者 *OR」--上周二下午1:45,纽约市大雨倾盆,苏德巍(David Solomon)在高盛(Goldman Sachs)曼哈顿总部外上了一辆车。尽管不到6小时前,56岁的他被任命为这家老牌华尔街银行的下一任首席执行官,但无论是恶劣的天气还是升职,都不能让他取消去上城见位客户的安排。

私募股本投资人格伦•哈钦斯(Glenn Hutchins)说,“苏德巍可能是华尔街最看重客户的银行家”。苏德巍是他的老朋友,为他提供了不少建议。

除去高盛的工作,这位投资银行家最出名的是兼职做DJ、光顾顶级餐厅、葡萄酒收藏颇丰以及酷爱风筝冲浪等冒险运动。在公司内部,银行家们谈论着他高强度的工作和“永远全神贯注”的态度;多年来,这些特质为他赢得了关键客户,如拉斯维加斯金沙(Las Vegas Sands)赌场的所有者谢尔登•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和迪士尼(Disney)的鲍勃•伊格尔(Bob Iger)。

在高盛最近发布的一则播客中,苏德巍说,他将生活看作“一场马拉松而非短跑”。他补充道:“如果你无法拥有激情并追逐那些激情……你就更难找到那份精力,让你在职业上坚持不懈、不断前进。”

在1991年加入贝尔斯登(Bear Stearns)前,苏德巍曾是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和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的商业票据销售员。在贝尔斯登,他凭借在为信用评级不佳的企业融资方面的表现打响了名声。1999年,他成为了高盛的合伙人——这个举动对高盛来说不同寻常,它一般喜欢培养本公司员工当合伙人。这次跳槽也让苏德巍的头衔降了一级:在贝尔斯登,他是投行业务的负责人;到了高盛,他成了杠杆融资业务的联席负责人。

“我问‘戴维,你为何这么做’?”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上周二上午在与高盛的董事总经理们开会时回忆道,“戴维说……如果他想始终如一地投入自己的事业,他就希望去从长远看能给自己带来最大回报的最顶级的平台施展。”

苏德巍将于今年9月接替贝兰克梵担任首席执行官与董事长。与其前任不同的是,苏德巍来自高盛的投资银行部,而不是该行曾叱咤一时的交易部。因此,他习惯花时间与大客户打交道,试图让他们了解高盛实力的广度和规模。

猎头公司Whitney Partners的加里•戈尔茨坦(Gary Goldstein)说,任命苏德巍是明智的。“从20世纪七八十年代到现在,形势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那个时候,很多业务是由人脉和关系驱动的。到90年代至2000年代,一切都变得围着交易转,但到了今天,人人都能获得同样的技术与资本。如果我们今天将又面临一场人才争夺大战,苏德巍是深谙其道的。”

苏德巍深受高盛投资银行家们的拥戴,即使从事并购业务的一些银行家有些抗拒——这些人对他向他们的客户交叉销售贷款等其他服务的努力持怀疑态度。

支持者们将他的行事风格形容为“直接了当”;其他人则认为他是典型的华尔街狠角。在苏德巍执掌投行部的10年间,利润率几乎翻了一番,其在高盛收入中所占份额从11%升至22%。

在交易业务方面,苏德巍的名气就没那么大了,还受到如下事实的拖累:他送走了该部门一些最受欢迎的人物,其中包括前首席财务官哈维•施瓦茨(Harvey Schwartz)。2016年被提拔为共同首席运营官后,施瓦茨和苏德巍二人就成了冲击最高职位的竞争对手。但当施瓦茨在3月份宣布退休时,人们已很清楚地看到苏德巍为胜出已经做了必须做的事。

“力量会不可避免地向赚钱的地方倾斜。”上世纪90年代末掌管高盛外汇交易部门的基金经理罗恩•马克斯(Ron Marks)说。他表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高盛任命苏德巍是自然而然的,他的部门蒸蒸日上,而在监管变严、客户活动大幅减少的形势下,交易业务则不那么景气。“坦白讲,我很惊讶劳尔德坚持了这么久。”

苏德巍承诺要抓好交易业务,并已经要求高管们设法拿出提高效率的办法。“他没有下命令,也没有强制大家做到,但他引入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一位证券业务高管说。

苏德巍认为自己在汉密尔顿学院(Hamilton College)所受的教育帮助他驾驭了事业。他选择了这所位于纽约州北部、充满田园气息的小型学校,部分原因是他发现,比起成为一所更大的学院里数千名学生中的一员,从高中班级的125人到汉密尔顿学院的450人没有那么令人畏惧。

学生应该“上一上公开演讲课,还有写作课;想一想如何培养你的沟通技巧,因为这对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会有帮助。”苏德巍在播客中说道,“每个人都应该……做些自己感兴趣和有激情的事,因为这会让你的人生更完整,让你更有趣。”

这种方法能否改善高盛的声誉,还是个未知数。“我不知道看到高盛的总裁……在一家俱乐部里搓碟会否改变人们对这个行业的看法。”他在播客中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