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特朗普和普京梦想的世界新秩序

发布日期:2018-07-24 06:42
摘要」斯劳特:现任美俄总统都支持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将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归多极“强国”政治。



「或者 *OR」--美国媒体对特朗普-普京(Trump-Putin)峰会——被戏称为“投降峰会”或“叛国峰会”——的报道,几乎完全聚焦于特朗普将自己的情报机构和美国民主制度本身出卖给了对手。

对所有在冷战时期长大的美国人以及在冷战之后出生的许多人来说,俄罗斯是一个对手,这一点不言自明。但现在是时候发挥我们的想象力,构想一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希望创建的新世界以及世界秩序,并认真对待这一愿景了。

赫尔辛基首脑会议是两个大男子主义自大狂之间的一次会面。他们都把本国利益视同自我抬高的资本。但这两人也都陷入了一股深深的愤怒、怨恨和对一个想象出来的过去的怀旧情绪中。那是一种有序、可预测、讲究父权的过去。在那个逝去的时代,男人是家庭和国家的主宰;他们的男子气概用强悍和妄自尊大的程度,以及战利品来衡量。女人要顺从,仅仅是装饰品。白人比非白人优越;在部落内部,子女要依照明确界定的文化背景进行婚配。

从这个角度来看,俄罗斯的普京支持者和美国的特朗普支持者在意识形态上确实是盟友。他们携手在欧洲各地选出志同道合的政党,并支持信奉相同价值观和方法的领导人,从以色列的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到菲律宾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盖莫能外。他们拒绝新闻自由和法治,更喜欢温顺的媒体和忠诚的法官。他们偏爱象征意义而非本质;并以传统、民族主义和民族纯洁的名义进行统治。

这种崇尚专制父权的意识形态,对内拒绝对统治者、对外拒绝对国家施加任何约束。特朗普和普京皆支持退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希望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到多极“强国”的政治格局——在这种政治格局中,同盟关系是可以转变,并进行交易的。正如特朗普所说,美国的盟友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成为“敌人”,在其他问题上成为“朋友”,而不存在任何基于诸如对自由民主的共同承诺等细节的全面忠诚。

最重要的是,各国在决定如何对待本国境内的人民时,将不遵守全球主义原则。他们将控制和保护各自对于民族纯洁的定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北约(NATO)和欧盟(EU)可谓不可容忍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典范——这一秩序的建立,是为了支持《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中浓缩的一套反民族主义价值观。《北大西洋公约》序言重申了各方“对于《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信念”,其中就包括“民主、个人自由和法治”等普世原则。

同样,欧盟将“尊重人类尊严和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和法治”视为其“基本价值观”,这些也是加入欧盟的真实要求。不是民族,而是人的尊严和权利。

正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所暗示的那样,这位俄罗斯总统可能真的在某种程度上掌控了特朗普。但是,反对当前的国际秩序并不需要像间谍小说那样惊心动魄。几十年来,共和党极右翼势力一直在夸大联合国的危险。特朗普不过是把他们的观点变成了主流。

2017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和俄罗斯应该更紧密地合作。这尚不到美国总人口的20%,但他们都信奉“美国优先”,一心成为新世界秩序的设计者。他们正把手伸向英国优先、匈牙利优先、法国优先和以色列优先的信奉者——在所有能找到民族主义者的地方。他们寻求回归19世纪的规则。

为什么不呢?二战后秩序只有70年历史——在多极外交历史中只算得上一个插曲。苏联持续了70年。它瓦解了,但俄罗斯依然存在。欧盟可能会瓦解,但欧洲国家会继续存在。北约可能会瓦解,而跨大西洋关系将在双边和多边基础上持续下去。

对于我们这些看到了世界秩序是如何一点点转向和平与普世人权的人而言,充分认识20世纪全球格局所面临的威胁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的对策决不仅仅是维持现状。我们必须开始勾勒一种相反的世界秩序——在这个愿景中,国家和非国家机构给予成员国的权力大于约束,使它们能有效地合作解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斯劳特:现任美俄总统都支持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将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归多极“强国”政治。



「或者 *OR」--美国媒体对特朗普-普京(Trump-Putin)峰会——被戏称为“投降峰会”或“叛国峰会”——的报道,几乎完全聚焦于特朗普将自己的情报机构和美国民主制度本身出卖给了对手。

对所有在冷战时期长大的美国人以及在冷战之后出生的许多人来说,俄罗斯是一个对手,这一点不言自明。但现在是时候发挥我们的想象力,构想一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希望创建的新世界以及世界秩序,并认真对待这一愿景了。

赫尔辛基首脑会议是两个大男子主义自大狂之间的一次会面。他们都把本国利益视同自我抬高的资本。但这两人也都陷入了一股深深的愤怒、怨恨和对一个想象出来的过去的怀旧情绪中。那是一种有序、可预测、讲究父权的过去。在那个逝去的时代,男人是家庭和国家的主宰;他们的男子气概用强悍和妄自尊大的程度,以及战利品来衡量。女人要顺从,仅仅是装饰品。白人比非白人优越;在部落内部,子女要依照明确界定的文化背景进行婚配。

从这个角度来看,俄罗斯的普京支持者和美国的特朗普支持者在意识形态上确实是盟友。他们携手在欧洲各地选出志同道合的政党,并支持信奉相同价值观和方法的领导人,从以色列的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到菲律宾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盖莫能外。他们拒绝新闻自由和法治,更喜欢温顺的媒体和忠诚的法官。他们偏爱象征意义而非本质;并以传统、民族主义和民族纯洁的名义进行统治。

这种崇尚专制父权的意识形态,对内拒绝对统治者、对外拒绝对国家施加任何约束。特朗普和普京皆支持退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希望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到多极“强国”的政治格局——在这种政治格局中,同盟关系是可以转变,并进行交易的。正如特朗普所说,美国的盟友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成为“敌人”,在其他问题上成为“朋友”,而不存在任何基于诸如对自由民主的共同承诺等细节的全面忠诚。

最重要的是,各国在决定如何对待本国境内的人民时,将不遵守全球主义原则。他们将控制和保护各自对于民族纯洁的定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北约(NATO)和欧盟(EU)可谓不可容忍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典范——这一秩序的建立,是为了支持《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中浓缩的一套反民族主义价值观。《北大西洋公约》序言重申了各方“对于《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信念”,其中就包括“民主、个人自由和法治”等普世原则。

同样,欧盟将“尊重人类尊严和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和法治”视为其“基本价值观”,这些也是加入欧盟的真实要求。不是民族,而是人的尊严和权利。

正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所暗示的那样,这位俄罗斯总统可能真的在某种程度上掌控了特朗普。但是,反对当前的国际秩序并不需要像间谍小说那样惊心动魄。几十年来,共和党极右翼势力一直在夸大联合国的危险。特朗普不过是把他们的观点变成了主流。

2017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和俄罗斯应该更紧密地合作。这尚不到美国总人口的20%,但他们都信奉“美国优先”,一心成为新世界秩序的设计者。他们正把手伸向英国优先、匈牙利优先、法国优先和以色列优先的信奉者——在所有能找到民族主义者的地方。他们寻求回归19世纪的规则。

为什么不呢?二战后秩序只有70年历史——在多极外交历史中只算得上一个插曲。苏联持续了70年。它瓦解了,但俄罗斯依然存在。欧盟可能会瓦解,但欧洲国家会继续存在。北约可能会瓦解,而跨大西洋关系将在双边和多边基础上持续下去。

对于我们这些看到了世界秩序是如何一点点转向和平与普世人权的人而言,充分认识20世纪全球格局所面临的威胁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的对策决不仅仅是维持现状。我们必须开始勾勒一种相反的世界秩序——在这个愿景中,国家和非国家机构给予成员国的权力大于约束,使它们能有效地合作解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斯劳特:现任美俄总统都支持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将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归多极“强国”政治。



「或者 *OR」--美国媒体对特朗普-普京(Trump-Putin)峰会——被戏称为“投降峰会”或“叛国峰会”——的报道,几乎完全聚焦于特朗普将自己的情报机构和美国民主制度本身出卖给了对手。

对所有在冷战时期长大的美国人以及在冷战之后出生的许多人来说,俄罗斯是一个对手,这一点不言自明。但现在是时候发挥我们的想象力,构想一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希望创建的新世界以及世界秩序,并认真对待这一愿景了。

赫尔辛基首脑会议是两个大男子主义自大狂之间的一次会面。他们都把本国利益视同自我抬高的资本。但这两人也都陷入了一股深深的愤怒、怨恨和对一个想象出来的过去的怀旧情绪中。那是一种有序、可预测、讲究父权的过去。在那个逝去的时代,男人是家庭和国家的主宰;他们的男子气概用强悍和妄自尊大的程度,以及战利品来衡量。女人要顺从,仅仅是装饰品。白人比非白人优越;在部落内部,子女要依照明确界定的文化背景进行婚配。

从这个角度来看,俄罗斯的普京支持者和美国的特朗普支持者在意识形态上确实是盟友。他们携手在欧洲各地选出志同道合的政党,并支持信奉相同价值观和方法的领导人,从以色列的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到菲律宾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盖莫能外。他们拒绝新闻自由和法治,更喜欢温顺的媒体和忠诚的法官。他们偏爱象征意义而非本质;并以传统、民族主义和民族纯洁的名义进行统治。

这种崇尚专制父权的意识形态,对内拒绝对统治者、对外拒绝对国家施加任何约束。特朗普和普京皆支持退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希望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到多极“强国”的政治格局——在这种政治格局中,同盟关系是可以转变,并进行交易的。正如特朗普所说,美国的盟友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成为“敌人”,在其他问题上成为“朋友”,而不存在任何基于诸如对自由民主的共同承诺等细节的全面忠诚。

最重要的是,各国在决定如何对待本国境内的人民时,将不遵守全球主义原则。他们将控制和保护各自对于民族纯洁的定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北约(NATO)和欧盟(EU)可谓不可容忍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典范——这一秩序的建立,是为了支持《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中浓缩的一套反民族主义价值观。《北大西洋公约》序言重申了各方“对于《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信念”,其中就包括“民主、个人自由和法治”等普世原则。

同样,欧盟将“尊重人类尊严和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和法治”视为其“基本价值观”,这些也是加入欧盟的真实要求。不是民族,而是人的尊严和权利。

正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所暗示的那样,这位俄罗斯总统可能真的在某种程度上掌控了特朗普。但是,反对当前的国际秩序并不需要像间谍小说那样惊心动魄。几十年来,共和党极右翼势力一直在夸大联合国的危险。特朗普不过是把他们的观点变成了主流。

2017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和俄罗斯应该更紧密地合作。这尚不到美国总人口的20%,但他们都信奉“美国优先”,一心成为新世界秩序的设计者。他们正把手伸向英国优先、匈牙利优先、法国优先和以色列优先的信奉者——在所有能找到民族主义者的地方。他们寻求回归19世纪的规则。

为什么不呢?二战后秩序只有70年历史——在多极外交历史中只算得上一个插曲。苏联持续了70年。它瓦解了,但俄罗斯依然存在。欧盟可能会瓦解,但欧洲国家会继续存在。北约可能会瓦解,而跨大西洋关系将在双边和多边基础上持续下去。

对于我们这些看到了世界秩序是如何一点点转向和平与普世人权的人而言,充分认识20世纪全球格局所面临的威胁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的对策决不仅仅是维持现状。我们必须开始勾勒一种相反的世界秩序——在这个愿景中,国家和非国家机构给予成员国的权力大于约束,使它们能有效地合作解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特朗普和普京梦想的世界新秩序

发布日期:2018-07-24 06:42
摘要」斯劳特:现任美俄总统都支持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将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归多极“强国”政治。



「或者 *OR」--美国媒体对特朗普-普京(Trump-Putin)峰会——被戏称为“投降峰会”或“叛国峰会”——的报道,几乎完全聚焦于特朗普将自己的情报机构和美国民主制度本身出卖给了对手。

对所有在冷战时期长大的美国人以及在冷战之后出生的许多人来说,俄罗斯是一个对手,这一点不言自明。但现在是时候发挥我们的想象力,构想一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希望创建的新世界以及世界秩序,并认真对待这一愿景了。

赫尔辛基首脑会议是两个大男子主义自大狂之间的一次会面。他们都把本国利益视同自我抬高的资本。但这两人也都陷入了一股深深的愤怒、怨恨和对一个想象出来的过去的怀旧情绪中。那是一种有序、可预测、讲究父权的过去。在那个逝去的时代,男人是家庭和国家的主宰;他们的男子气概用强悍和妄自尊大的程度,以及战利品来衡量。女人要顺从,仅仅是装饰品。白人比非白人优越;在部落内部,子女要依照明确界定的文化背景进行婚配。

从这个角度来看,俄罗斯的普京支持者和美国的特朗普支持者在意识形态上确实是盟友。他们携手在欧洲各地选出志同道合的政党,并支持信奉相同价值观和方法的领导人,从以色列的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到菲律宾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盖莫能外。他们拒绝新闻自由和法治,更喜欢温顺的媒体和忠诚的法官。他们偏爱象征意义而非本质;并以传统、民族主义和民族纯洁的名义进行统治。

这种崇尚专制父权的意识形态,对内拒绝对统治者、对外拒绝对国家施加任何约束。特朗普和普京皆支持退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希望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到多极“强国”的政治格局——在这种政治格局中,同盟关系是可以转变,并进行交易的。正如特朗普所说,美国的盟友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成为“敌人”,在其他问题上成为“朋友”,而不存在任何基于诸如对自由民主的共同承诺等细节的全面忠诚。

最重要的是,各国在决定如何对待本国境内的人民时,将不遵守全球主义原则。他们将控制和保护各自对于民族纯洁的定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北约(NATO)和欧盟(EU)可谓不可容忍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典范——这一秩序的建立,是为了支持《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中浓缩的一套反民族主义价值观。《北大西洋公约》序言重申了各方“对于《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信念”,其中就包括“民主、个人自由和法治”等普世原则。

同样,欧盟将“尊重人类尊严和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和法治”视为其“基本价值观”,这些也是加入欧盟的真实要求。不是民族,而是人的尊严和权利。

正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所暗示的那样,这位俄罗斯总统可能真的在某种程度上掌控了特朗普。但是,反对当前的国际秩序并不需要像间谍小说那样惊心动魄。几十年来,共和党极右翼势力一直在夸大联合国的危险。特朗普不过是把他们的观点变成了主流。

2017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和俄罗斯应该更紧密地合作。这尚不到美国总人口的20%,但他们都信奉“美国优先”,一心成为新世界秩序的设计者。他们正把手伸向英国优先、匈牙利优先、法国优先和以色列优先的信奉者——在所有能找到民族主义者的地方。他们寻求回归19世纪的规则。

为什么不呢?二战后秩序只有70年历史——在多极外交历史中只算得上一个插曲。苏联持续了70年。它瓦解了,但俄罗斯依然存在。欧盟可能会瓦解,但欧洲国家会继续存在。北约可能会瓦解,而跨大西洋关系将在双边和多边基础上持续下去。

对于我们这些看到了世界秩序是如何一点点转向和平与普世人权的人而言,充分认识20世纪全球格局所面临的威胁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的对策决不仅仅是维持现状。我们必须开始勾勒一种相反的世界秩序——在这个愿景中,国家和非国家机构给予成员国的权力大于约束,使它们能有效地合作解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斯劳特:现任美俄总统都支持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将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归多极“强国”政治。



「或者 *OR」--美国媒体对特朗普-普京(Trump-Putin)峰会——被戏称为“投降峰会”或“叛国峰会”——的报道,几乎完全聚焦于特朗普将自己的情报机构和美国民主制度本身出卖给了对手。

对所有在冷战时期长大的美国人以及在冷战之后出生的许多人来说,俄罗斯是一个对手,这一点不言自明。但现在是时候发挥我们的想象力,构想一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希望创建的新世界以及世界秩序,并认真对待这一愿景了。

赫尔辛基首脑会议是两个大男子主义自大狂之间的一次会面。他们都把本国利益视同自我抬高的资本。但这两人也都陷入了一股深深的愤怒、怨恨和对一个想象出来的过去的怀旧情绪中。那是一种有序、可预测、讲究父权的过去。在那个逝去的时代,男人是家庭和国家的主宰;他们的男子气概用强悍和妄自尊大的程度,以及战利品来衡量。女人要顺从,仅仅是装饰品。白人比非白人优越;在部落内部,子女要依照明确界定的文化背景进行婚配。

从这个角度来看,俄罗斯的普京支持者和美国的特朗普支持者在意识形态上确实是盟友。他们携手在欧洲各地选出志同道合的政党,并支持信奉相同价值观和方法的领导人,从以色列的本雅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到菲律宾的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盖莫能外。他们拒绝新闻自由和法治,更喜欢温顺的媒体和忠诚的法官。他们偏爱象征意义而非本质;并以传统、民族主义和民族纯洁的名义进行统治。

这种崇尚专制父权的意识形态,对内拒绝对统治者、对外拒绝对国家施加任何约束。特朗普和普京皆支持退回到国家主权不受约束的时代。他们希望摧毁各种国际组织和超国家组织,回到多极“强国”的政治格局——在这种政治格局中,同盟关系是可以转变,并进行交易的。正如特朗普所说,美国的盟友可以在某些问题上成为“敌人”,在其他问题上成为“朋友”,而不存在任何基于诸如对自由民主的共同承诺等细节的全面忠诚。

最重要的是,各国在决定如何对待本国境内的人民时,将不遵守全球主义原则。他们将控制和保护各自对于民族纯洁的定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北约(NATO)和欧盟(EU)可谓不可容忍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典范——这一秩序的建立,是为了支持《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中浓缩的一套反民族主义价值观。《北大西洋公约》序言重申了各方“对于《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信念”,其中就包括“民主、个人自由和法治”等普世原则。

同样,欧盟将“尊重人类尊严和人权、自由、民主、平等和法治”视为其“基本价值观”,这些也是加入欧盟的真实要求。不是民族,而是人的尊严和权利。

正如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局长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所暗示的那样,这位俄罗斯总统可能真的在某种程度上掌控了特朗普。但是,反对当前的国际秩序并不需要像间谍小说那样惊心动魄。几十年来,共和党极右翼势力一直在夸大联合国的危险。特朗普不过是把他们的观点变成了主流。

2017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共和党人认为,美国和俄罗斯应该更紧密地合作。这尚不到美国总人口的20%,但他们都信奉“美国优先”,一心成为新世界秩序的设计者。他们正把手伸向英国优先、匈牙利优先、法国优先和以色列优先的信奉者——在所有能找到民族主义者的地方。他们寻求回归19世纪的规则。

为什么不呢?二战后秩序只有70年历史——在多极外交历史中只算得上一个插曲。苏联持续了70年。它瓦解了,但俄罗斯依然存在。欧盟可能会瓦解,但欧洲国家会继续存在。北约可能会瓦解,而跨大西洋关系将在双边和多边基础上持续下去。

对于我们这些看到了世界秩序是如何一点点转向和平与普世人权的人而言,充分认识20世纪全球格局所面临的威胁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的对策决不仅仅是维持现状。我们必须开始勾勒一种相反的世界秩序——在这个愿景中,国家和非国家机构给予成员国的权力大于约束,使它们能有效地合作解决问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