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美国国会对华为与大学合作项目的质疑是错误的

发布日期:2018-07-23 13:54
摘要」徐直军:美国几个议员批评华为与美国大学的合作威胁了美国国家安全,这是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



「或者 *OR」--近日,我公司华为(Huawei)受到美国国会几个议员的严厉指责。他们要求美国教育部长调查本公司与美国各大学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合作是否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我认为这一指责显示出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我在最近一次媒体采访中也称其为“无知的”。

我无意人身攻击。我其实是想强调学术自由作为现代大学一个基本特征的重要性,它是一切科技进步的基础,有助于培养下一代科研人才。

学术自由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正是由于美国大学能保持学术自由,不受政治和外部因素干扰,才吸纳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美国学习和研究,成就了美国的全球技术领导者地位。

我是一位从事过基础研究的工学博士。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定义,“基础研究”是指“致力于获取新知识或理念,但不考虑具体流程或产品应用的活动”。


企业的研发活动主要聚焦商业应用,而大学则关注数学、算法、材料科学等不太可能创造收益的应用。即使某个研究项目最终会产生回报,从理论研究到商业化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大学与企业的合作能够有效缩短这个过程。企业、学术界和研究机构之间的知识和资源交换(也称“知识转移”)已经成为推动科技进步的关键动力。

但过去十年间,美国联邦政府给高等教育研究的拨款逐年下降,现占美国大学研究经费总额的不到50%。

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提供的企业赞助补足了余下的大部分资金。华为向美国大学提供的研究资金相对有限,去年约为1000万美元。但我们提供的支持正是大学所需要的,包括资金、场地和实验设备等支持。同时,我们也为在校研究生、大学生们创造了丰富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在提供这些支持的时候,我们并不期望能获得直接商业回报。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并不会像外界批评所说的那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我们与大学的研究成果通过教授、博士和研究生们的论文形式公开发布。

与支持大学研究的其他企业一样(包括支持中国大学的美国企业),对于我们所支持的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华为并没有独家的所有权或访问权,我们也不会指令什么可以发表。

科学是无国界的,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产生的成果能惠及尽可能多的人。

与所有科技公司一样,华为也受益于全球科技的普遍发展。但最终,我们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的能力,来源于我们自己在研发上的长期投入。

2017年,华为在研发领域投入138亿美元,过去十年华为的全球研发总投入超过600亿美元。华为在全球各国已经有近8万件专利获得授权,其中在美国授权专利近一万件,许多还是电信业的基本专利,这对数字经济发展也是一个贡献。

任何基础研究项目要造福社会是一个艰辛而且漫长的过程,需要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需要无数科学家、工程师们长期艰苦奋斗,他们的努力和贡献应该受到尊重,而不是肆意指责。

一个开放的政治领袖,应该要致力于维护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才能推动美国的科技进步。同时,政治领袖要像全球领先科学家一样具备深度洞察力、好奇心和实事求是精神。

本文作者目前担任华为轮值董事长



撰文 /  徐直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徐直军:美国几个议员批评华为与美国大学的合作威胁了美国国家安全,这是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



「或者 *OR」--近日,我公司华为(Huawei)受到美国国会几个议员的严厉指责。他们要求美国教育部长调查本公司与美国各大学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合作是否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我认为这一指责显示出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我在最近一次媒体采访中也称其为“无知的”。

我无意人身攻击。我其实是想强调学术自由作为现代大学一个基本特征的重要性,它是一切科技进步的基础,有助于培养下一代科研人才。

学术自由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正是由于美国大学能保持学术自由,不受政治和外部因素干扰,才吸纳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美国学习和研究,成就了美国的全球技术领导者地位。

我是一位从事过基础研究的工学博士。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定义,“基础研究”是指“致力于获取新知识或理念,但不考虑具体流程或产品应用的活动”。


企业的研发活动主要聚焦商业应用,而大学则关注数学、算法、材料科学等不太可能创造收益的应用。即使某个研究项目最终会产生回报,从理论研究到商业化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大学与企业的合作能够有效缩短这个过程。企业、学术界和研究机构之间的知识和资源交换(也称“知识转移”)已经成为推动科技进步的关键动力。

但过去十年间,美国联邦政府给高等教育研究的拨款逐年下降,现占美国大学研究经费总额的不到50%。

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提供的企业赞助补足了余下的大部分资金。华为向美国大学提供的研究资金相对有限,去年约为1000万美元。但我们提供的支持正是大学所需要的,包括资金、场地和实验设备等支持。同时,我们也为在校研究生、大学生们创造了丰富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在提供这些支持的时候,我们并不期望能获得直接商业回报。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并不会像外界批评所说的那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我们与大学的研究成果通过教授、博士和研究生们的论文形式公开发布。

与支持大学研究的其他企业一样(包括支持中国大学的美国企业),对于我们所支持的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华为并没有独家的所有权或访问权,我们也不会指令什么可以发表。

科学是无国界的,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产生的成果能惠及尽可能多的人。

与所有科技公司一样,华为也受益于全球科技的普遍发展。但最终,我们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的能力,来源于我们自己在研发上的长期投入。

2017年,华为在研发领域投入138亿美元,过去十年华为的全球研发总投入超过600亿美元。华为在全球各国已经有近8万件专利获得授权,其中在美国授权专利近一万件,许多还是电信业的基本专利,这对数字经济发展也是一个贡献。

任何基础研究项目要造福社会是一个艰辛而且漫长的过程,需要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需要无数科学家、工程师们长期艰苦奋斗,他们的努力和贡献应该受到尊重,而不是肆意指责。

一个开放的政治领袖,应该要致力于维护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才能推动美国的科技进步。同时,政治领袖要像全球领先科学家一样具备深度洞察力、好奇心和实事求是精神。

本文作者目前担任华为轮值董事长



撰文 /  徐直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徐直军:美国几个议员批评华为与美国大学的合作威胁了美国国家安全,这是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



「或者 *OR」--近日,我公司华为(Huawei)受到美国国会几个议员的严厉指责。他们要求美国教育部长调查本公司与美国各大学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合作是否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我认为这一指责显示出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我在最近一次媒体采访中也称其为“无知的”。

我无意人身攻击。我其实是想强调学术自由作为现代大学一个基本特征的重要性,它是一切科技进步的基础,有助于培养下一代科研人才。

学术自由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正是由于美国大学能保持学术自由,不受政治和外部因素干扰,才吸纳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美国学习和研究,成就了美国的全球技术领导者地位。

我是一位从事过基础研究的工学博士。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定义,“基础研究”是指“致力于获取新知识或理念,但不考虑具体流程或产品应用的活动”。


企业的研发活动主要聚焦商业应用,而大学则关注数学、算法、材料科学等不太可能创造收益的应用。即使某个研究项目最终会产生回报,从理论研究到商业化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大学与企业的合作能够有效缩短这个过程。企业、学术界和研究机构之间的知识和资源交换(也称“知识转移”)已经成为推动科技进步的关键动力。

但过去十年间,美国联邦政府给高等教育研究的拨款逐年下降,现占美国大学研究经费总额的不到50%。

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提供的企业赞助补足了余下的大部分资金。华为向美国大学提供的研究资金相对有限,去年约为1000万美元。但我们提供的支持正是大学所需要的,包括资金、场地和实验设备等支持。同时,我们也为在校研究生、大学生们创造了丰富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在提供这些支持的时候,我们并不期望能获得直接商业回报。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并不会像外界批评所说的那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我们与大学的研究成果通过教授、博士和研究生们的论文形式公开发布。

与支持大学研究的其他企业一样(包括支持中国大学的美国企业),对于我们所支持的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华为并没有独家的所有权或访问权,我们也不会指令什么可以发表。

科学是无国界的,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产生的成果能惠及尽可能多的人。

与所有科技公司一样,华为也受益于全球科技的普遍发展。但最终,我们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的能力,来源于我们自己在研发上的长期投入。

2017年,华为在研发领域投入138亿美元,过去十年华为的全球研发总投入超过600亿美元。华为在全球各国已经有近8万件专利获得授权,其中在美国授权专利近一万件,许多还是电信业的基本专利,这对数字经济发展也是一个贡献。

任何基础研究项目要造福社会是一个艰辛而且漫长的过程,需要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需要无数科学家、工程师们长期艰苦奋斗,他们的努力和贡献应该受到尊重,而不是肆意指责。

一个开放的政治领袖,应该要致力于维护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才能推动美国的科技进步。同时,政治领袖要像全球领先科学家一样具备深度洞察力、好奇心和实事求是精神。

本文作者目前担任华为轮值董事长



撰文 /  徐直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美国国会对华为与大学合作项目的质疑是错误的

发布日期:2018-07-23 13:54
摘要」徐直军:美国几个议员批评华为与美国大学的合作威胁了美国国家安全,这是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



「或者 *OR」--近日,我公司华为(Huawei)受到美国国会几个议员的严厉指责。他们要求美国教育部长调查本公司与美国各大学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合作是否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我认为这一指责显示出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我在最近一次媒体采访中也称其为“无知的”。

我无意人身攻击。我其实是想强调学术自由作为现代大学一个基本特征的重要性,它是一切科技进步的基础,有助于培养下一代科研人才。

学术自由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正是由于美国大学能保持学术自由,不受政治和外部因素干扰,才吸纳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美国学习和研究,成就了美国的全球技术领导者地位。

我是一位从事过基础研究的工学博士。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定义,“基础研究”是指“致力于获取新知识或理念,但不考虑具体流程或产品应用的活动”。


企业的研发活动主要聚焦商业应用,而大学则关注数学、算法、材料科学等不太可能创造收益的应用。即使某个研究项目最终会产生回报,从理论研究到商业化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大学与企业的合作能够有效缩短这个过程。企业、学术界和研究机构之间的知识和资源交换(也称“知识转移”)已经成为推动科技进步的关键动力。

但过去十年间,美国联邦政府给高等教育研究的拨款逐年下降,现占美国大学研究经费总额的不到50%。

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提供的企业赞助补足了余下的大部分资金。华为向美国大学提供的研究资金相对有限,去年约为1000万美元。但我们提供的支持正是大学所需要的,包括资金、场地和实验设备等支持。同时,我们也为在校研究生、大学生们创造了丰富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在提供这些支持的时候,我们并不期望能获得直接商业回报。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并不会像外界批评所说的那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我们与大学的研究成果通过教授、博士和研究生们的论文形式公开发布。

与支持大学研究的其他企业一样(包括支持中国大学的美国企业),对于我们所支持的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华为并没有独家的所有权或访问权,我们也不会指令什么可以发表。

科学是无国界的,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产生的成果能惠及尽可能多的人。

与所有科技公司一样,华为也受益于全球科技的普遍发展。但最终,我们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的能力,来源于我们自己在研发上的长期投入。

2017年,华为在研发领域投入138亿美元,过去十年华为的全球研发总投入超过600亿美元。华为在全球各国已经有近8万件专利获得授权,其中在美国授权专利近一万件,许多还是电信业的基本专利,这对数字经济发展也是一个贡献。

任何基础研究项目要造福社会是一个艰辛而且漫长的过程,需要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需要无数科学家、工程师们长期艰苦奋斗,他们的努力和贡献应该受到尊重,而不是肆意指责。

一个开放的政治领袖,应该要致力于维护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才能推动美国的科技进步。同时,政治领袖要像全球领先科学家一样具备深度洞察力、好奇心和实事求是精神。

本文作者目前担任华为轮值董事长



撰文 /  徐直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徐直军:美国几个议员批评华为与美国大学的合作威胁了美国国家安全,这是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



「或者 *OR」--近日,我公司华为(Huawei)受到美国国会几个议员的严厉指责。他们要求美国教育部长调查本公司与美国各大学在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合作是否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我认为这一指责显示出对当代科学和创新工作方式的无知,我在最近一次媒体采访中也称其为“无知的”。

我无意人身攻击。我其实是想强调学术自由作为现代大学一个基本特征的重要性,它是一切科技进步的基础,有助于培养下一代科研人才。

学术自由是高等教育的基石。正是由于美国大学能保持学术自由,不受政治和外部因素干扰,才吸纳了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美国学习和研究,成就了美国的全球技术领导者地位。

我是一位从事过基础研究的工学博士。根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定义,“基础研究”是指“致力于获取新知识或理念,但不考虑具体流程或产品应用的活动”。


企业的研发活动主要聚焦商业应用,而大学则关注数学、算法、材料科学等不太可能创造收益的应用。即使某个研究项目最终会产生回报,从理论研究到商业化可能需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大学与企业的合作能够有效缩短这个过程。企业、学术界和研究机构之间的知识和资源交换(也称“知识转移”)已经成为推动科技进步的关键动力。

但过去十年间,美国联邦政府给高等教育研究的拨款逐年下降,现占美国大学研究经费总额的不到50%。

像华为这样的公司提供的企业赞助补足了余下的大部分资金。华为向美国大学提供的研究资金相对有限,去年约为1000万美元。但我们提供的支持正是大学所需要的,包括资金、场地和实验设备等支持。同时,我们也为在校研究生、大学生们创造了丰富的培训和实践机会。在提供这些支持的时候,我们并不期望能获得直接商业回报。

华为资助美国大学进行基础研究,研究成果将造福大众,并不会像外界批评所说的那样会对美国构成威胁。

我们与大学的研究成果通过教授、博士和研究生们的论文形式公开发布。

与支持大学研究的其他企业一样(包括支持中国大学的美国企业),对于我们所支持的研究所取得的成果,华为并没有独家的所有权或访问权,我们也不会指令什么可以发表。

科学是无国界的,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产生的成果能惠及尽可能多的人。

与所有科技公司一样,华为也受益于全球科技的普遍发展。但最终,我们提供有竞争力的产品的能力,来源于我们自己在研发上的长期投入。

2017年,华为在研发领域投入138亿美元,过去十年华为的全球研发总投入超过600亿美元。华为在全球各国已经有近8万件专利获得授权,其中在美国授权专利近一万件,许多还是电信业的基本专利,这对数字经济发展也是一个贡献。

任何基础研究项目要造福社会是一个艰辛而且漫长的过程,需要大学与企业紧密合作,需要无数科学家、工程师们长期艰苦奋斗,他们的努力和贡献应该受到尊重,而不是肆意指责。

一个开放的政治领袖,应该要致力于维护美国大学的学术自由,才能推动美国的科技进步。同时,政治领袖要像全球领先科学家一样具备深度洞察力、好奇心和实事求是精神。

本文作者目前担任华为轮值董事长



撰文 /  徐直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