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全球经济可以没有美国吗?

发布日期:2018-07-23 06:51
摘要」桑德布: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或者 *OR」--美国挑起的贸易战的最大影响不在经济方面,而在政治方面。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加征关税时,“其他西方国家”正自觉地选择加倍下注于经济全球化(忙于脱离欧洲经济的英国除外)。这提出了一个自由世界秩序支持者原本希望不会出现的问题。全球经济在多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如果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美国退出世界贸易体系,那世界其他国家能在彼此之间维持这一体系吗?

越来越明显的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已决心尝试。倍受欢迎的欧盟-日本自由贸易协定打造了全球最大的自贸区,为全球经济的约三分之一消除了几乎所有关税壁垒,并减少了非关税壁垒。签署该协定的政治领导人明确表示,这是他们维护战后自由贸易体系的意志的体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后得以存续,这显示出日本已接过捍卫世界自由贸易秩序的衣钵,而此前日本常被视为这一秩序的搭便车者。

此类倡议并不仅限于富裕国家。欧盟(EU)正与中国就如何一起彻底改革世界贸易组织(WTO)、增强其监督和保护世界贸易体系的能力进行商讨。有迹象显示,美国想破坏WTO正常运转。

而中国自身似乎也渴望加入其中。《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发表的一篇社评对日欧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给予了强烈支持。社评写道,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显示,即使没有华盛顿的参与,自由贸易还会继续往前走……如果贸易战成为美国的首要对外沟通方式,它慢慢自我孤立不可避免。”


最直言的战略建议——必要时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多边、自由的世界秩序——来自法国经济分析委员会(French Council of Economic Analysis),这是法国政府的一个独立经济顾问机构。在一份重要的简短文件中,它阐述了法国、欧盟和世界应如何应对美国可能的最极端行为。这是一份“B计划”指南。建议包括“协调多个国家以确定并实施化解美国对WTO的阻挠的战略”。建议还包括在有意愿的国家之间努力加深贸易自由化,但要采用欧洲模式——将自由贸易与支持《巴黎协定》等环境政策以及治理税收流失根源的机制结合起来。

该建议提出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愿意合作的伙伴之间深化贸易自由化有助于降低美国奉行孤立主义造成的代价,因为更大规模的实际上的“本土市场”可以充当防范与美国贸易中断的保险。因此,这可以削弱华盛顿挟持世界其他国家的能力。

在由美国领导70年之后,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秩序的前景应该会让所有会理智思考的人感到害怕。但美国不再像曾经那样占据支配地位。欧盟和中国作为经济集团可以与之竞争,它们内部市场的规模可以保护自身免受外部冲击的影响。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一体化程度越高,贸易战给各方造成的代价就越不对称——美方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在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这就是特朗普更喜欢双边交易的原因:在大多数双边关系中,他都能占据支配地位。但这也是为什么自由世界经济的捍卫者采用的策略可能会取得成功的原因。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就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桑德布: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或者 *OR」--美国挑起的贸易战的最大影响不在经济方面,而在政治方面。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加征关税时,“其他西方国家”正自觉地选择加倍下注于经济全球化(忙于脱离欧洲经济的英国除外)。这提出了一个自由世界秩序支持者原本希望不会出现的问题。全球经济在多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如果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美国退出世界贸易体系,那世界其他国家能在彼此之间维持这一体系吗?

越来越明显的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已决心尝试。倍受欢迎的欧盟-日本自由贸易协定打造了全球最大的自贸区,为全球经济的约三分之一消除了几乎所有关税壁垒,并减少了非关税壁垒。签署该协定的政治领导人明确表示,这是他们维护战后自由贸易体系的意志的体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后得以存续,这显示出日本已接过捍卫世界自由贸易秩序的衣钵,而此前日本常被视为这一秩序的搭便车者。

此类倡议并不仅限于富裕国家。欧盟(EU)正与中国就如何一起彻底改革世界贸易组织(WTO)、增强其监督和保护世界贸易体系的能力进行商讨。有迹象显示,美国想破坏WTO正常运转。

而中国自身似乎也渴望加入其中。《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发表的一篇社评对日欧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给予了强烈支持。社评写道,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显示,即使没有华盛顿的参与,自由贸易还会继续往前走……如果贸易战成为美国的首要对外沟通方式,它慢慢自我孤立不可避免。”


最直言的战略建议——必要时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多边、自由的世界秩序——来自法国经济分析委员会(French Council of Economic Analysis),这是法国政府的一个独立经济顾问机构。在一份重要的简短文件中,它阐述了法国、欧盟和世界应如何应对美国可能的最极端行为。这是一份“B计划”指南。建议包括“协调多个国家以确定并实施化解美国对WTO的阻挠的战略”。建议还包括在有意愿的国家之间努力加深贸易自由化,但要采用欧洲模式——将自由贸易与支持《巴黎协定》等环境政策以及治理税收流失根源的机制结合起来。

该建议提出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愿意合作的伙伴之间深化贸易自由化有助于降低美国奉行孤立主义造成的代价,因为更大规模的实际上的“本土市场”可以充当防范与美国贸易中断的保险。因此,这可以削弱华盛顿挟持世界其他国家的能力。

在由美国领导70年之后,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秩序的前景应该会让所有会理智思考的人感到害怕。但美国不再像曾经那样占据支配地位。欧盟和中国作为经济集团可以与之竞争,它们内部市场的规模可以保护自身免受外部冲击的影响。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一体化程度越高,贸易战给各方造成的代价就越不对称——美方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在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这就是特朗普更喜欢双边交易的原因:在大多数双边关系中,他都能占据支配地位。但这也是为什么自由世界经济的捍卫者采用的策略可能会取得成功的原因。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就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桑德布: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或者 *OR」--美国挑起的贸易战的最大影响不在经济方面,而在政治方面。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加征关税时,“其他西方国家”正自觉地选择加倍下注于经济全球化(忙于脱离欧洲经济的英国除外)。这提出了一个自由世界秩序支持者原本希望不会出现的问题。全球经济在多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如果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美国退出世界贸易体系,那世界其他国家能在彼此之间维持这一体系吗?

越来越明显的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已决心尝试。倍受欢迎的欧盟-日本自由贸易协定打造了全球最大的自贸区,为全球经济的约三分之一消除了几乎所有关税壁垒,并减少了非关税壁垒。签署该协定的政治领导人明确表示,这是他们维护战后自由贸易体系的意志的体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后得以存续,这显示出日本已接过捍卫世界自由贸易秩序的衣钵,而此前日本常被视为这一秩序的搭便车者。

此类倡议并不仅限于富裕国家。欧盟(EU)正与中国就如何一起彻底改革世界贸易组织(WTO)、增强其监督和保护世界贸易体系的能力进行商讨。有迹象显示,美国想破坏WTO正常运转。

而中国自身似乎也渴望加入其中。《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发表的一篇社评对日欧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给予了强烈支持。社评写道,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显示,即使没有华盛顿的参与,自由贸易还会继续往前走……如果贸易战成为美国的首要对外沟通方式,它慢慢自我孤立不可避免。”


最直言的战略建议——必要时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多边、自由的世界秩序——来自法国经济分析委员会(French Council of Economic Analysis),这是法国政府的一个独立经济顾问机构。在一份重要的简短文件中,它阐述了法国、欧盟和世界应如何应对美国可能的最极端行为。这是一份“B计划”指南。建议包括“协调多个国家以确定并实施化解美国对WTO的阻挠的战略”。建议还包括在有意愿的国家之间努力加深贸易自由化,但要采用欧洲模式——将自由贸易与支持《巴黎协定》等环境政策以及治理税收流失根源的机制结合起来。

该建议提出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愿意合作的伙伴之间深化贸易自由化有助于降低美国奉行孤立主义造成的代价,因为更大规模的实际上的“本土市场”可以充当防范与美国贸易中断的保险。因此,这可以削弱华盛顿挟持世界其他国家的能力。

在由美国领导70年之后,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秩序的前景应该会让所有会理智思考的人感到害怕。但美国不再像曾经那样占据支配地位。欧盟和中国作为经济集团可以与之竞争,它们内部市场的规模可以保护自身免受外部冲击的影响。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一体化程度越高,贸易战给各方造成的代价就越不对称——美方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在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这就是特朗普更喜欢双边交易的原因:在大多数双边关系中,他都能占据支配地位。但这也是为什么自由世界经济的捍卫者采用的策略可能会取得成功的原因。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就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全球经济可以没有美国吗?

发布日期:2018-07-23 06:51
摘要」桑德布: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或者 *OR」--美国挑起的贸易战的最大影响不在经济方面,而在政治方面。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加征关税时,“其他西方国家”正自觉地选择加倍下注于经济全球化(忙于脱离欧洲经济的英国除外)。这提出了一个自由世界秩序支持者原本希望不会出现的问题。全球经济在多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如果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美国退出世界贸易体系,那世界其他国家能在彼此之间维持这一体系吗?

越来越明显的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已决心尝试。倍受欢迎的欧盟-日本自由贸易协定打造了全球最大的自贸区,为全球经济的约三分之一消除了几乎所有关税壁垒,并减少了非关税壁垒。签署该协定的政治领导人明确表示,这是他们维护战后自由贸易体系的意志的体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后得以存续,这显示出日本已接过捍卫世界自由贸易秩序的衣钵,而此前日本常被视为这一秩序的搭便车者。

此类倡议并不仅限于富裕国家。欧盟(EU)正与中国就如何一起彻底改革世界贸易组织(WTO)、增强其监督和保护世界贸易体系的能力进行商讨。有迹象显示,美国想破坏WTO正常运转。

而中国自身似乎也渴望加入其中。《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发表的一篇社评对日欧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给予了强烈支持。社评写道,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显示,即使没有华盛顿的参与,自由贸易还会继续往前走……如果贸易战成为美国的首要对外沟通方式,它慢慢自我孤立不可避免。”


最直言的战略建议——必要时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多边、自由的世界秩序——来自法国经济分析委员会(French Council of Economic Analysis),这是法国政府的一个独立经济顾问机构。在一份重要的简短文件中,它阐述了法国、欧盟和世界应如何应对美国可能的最极端行为。这是一份“B计划”指南。建议包括“协调多个国家以确定并实施化解美国对WTO的阻挠的战略”。建议还包括在有意愿的国家之间努力加深贸易自由化,但要采用欧洲模式——将自由贸易与支持《巴黎协定》等环境政策以及治理税收流失根源的机制结合起来。

该建议提出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愿意合作的伙伴之间深化贸易自由化有助于降低美国奉行孤立主义造成的代价,因为更大规模的实际上的“本土市场”可以充当防范与美国贸易中断的保险。因此,这可以削弱华盛顿挟持世界其他国家的能力。

在由美国领导70年之后,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秩序的前景应该会让所有会理智思考的人感到害怕。但美国不再像曾经那样占据支配地位。欧盟和中国作为经济集团可以与之竞争,它们内部市场的规模可以保护自身免受外部冲击的影响。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一体化程度越高,贸易战给各方造成的代价就越不对称——美方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在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这就是特朗普更喜欢双边交易的原因:在大多数双边关系中,他都能占据支配地位。但这也是为什么自由世界经济的捍卫者采用的策略可能会取得成功的原因。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就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桑德布: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或者 *OR」--美国挑起的贸易战的最大影响不在经济方面,而在政治方面。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威胁加征关税时,“其他西方国家”正自觉地选择加倍下注于经济全球化(忙于脱离欧洲经济的英国除外)。这提出了一个自由世界秩序支持者原本希望不会出现的问题。全球经济在多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如果最糟糕的情况出现,美国退出世界贸易体系,那世界其他国家能在彼此之间维持这一体系吗?

越来越明显的是,世界各国领导人已决心尝试。倍受欢迎的欧盟-日本自由贸易协定打造了全球最大的自贸区,为全球经济的约三分之一消除了几乎所有关税壁垒,并减少了非关税壁垒。签署该协定的政治领导人明确表示,这是他们维护战后自由贸易体系的意志的体现。《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后得以存续,这显示出日本已接过捍卫世界自由贸易秩序的衣钵,而此前日本常被视为这一秩序的搭便车者。

此类倡议并不仅限于富裕国家。欧盟(EU)正与中国就如何一起彻底改革世界贸易组织(WTO)、增强其监督和保护世界贸易体系的能力进行商讨。有迹象显示,美国想破坏WTO正常运转。

而中国自身似乎也渴望加入其中。《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发表的一篇社评对日欧签署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给予了强烈支持。社评写道,日欧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显示,即使没有华盛顿的参与,自由贸易还会继续往前走……如果贸易战成为美国的首要对外沟通方式,它慢慢自我孤立不可避免。”


最直言的战略建议——必要时建立一个没有美国的多边、自由的世界秩序——来自法国经济分析委员会(French Council of Economic Analysis),这是法国政府的一个独立经济顾问机构。在一份重要的简短文件中,它阐述了法国、欧盟和世界应如何应对美国可能的最极端行为。这是一份“B计划”指南。建议包括“协调多个国家以确定并实施化解美国对WTO的阻挠的战略”。建议还包括在有意愿的国家之间努力加深贸易自由化,但要采用欧洲模式——将自由贸易与支持《巴黎协定》等环境政策以及治理税收流失根源的机制结合起来。

该建议提出的至关重要的一点是,愿意合作的伙伴之间深化贸易自由化有助于降低美国奉行孤立主义造成的代价,因为更大规模的实际上的“本土市场”可以充当防范与美国贸易中断的保险。因此,这可以削弱华盛顿挟持世界其他国家的能力。

在由美国领导70年之后,一个没有美国的世界秩序的前景应该会让所有会理智思考的人感到害怕。但美国不再像曾经那样占据支配地位。欧盟和中国作为经济集团可以与之竞争,它们内部市场的规模可以保护自身免受外部冲击的影响。世界其他地区的市场一体化程度越高,贸易战给各方造成的代价就越不对称——美方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在贸易冲突中,规模更大的集团总是处于优势地位。这就是特朗普更喜欢双边交易的原因:在大多数双边关系中,他都能占据支配地位。但这也是为什么自由世界经济的捍卫者采用的策略可能会取得成功的原因。世界其他地区越团结,美国就越可能成为规模较小的一方。



撰文 /  马丁•桑德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