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不再墨守成规?蒂芙尼开设新创新工作坊力压竞争对手

发布日期:2018-07-20 15:01
摘要」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



「或者 *OR」--在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位于曼哈顿的新工作坊里,珠宝工匠坐在木质工作台旁,一边透过放大镜仔细查看,一边抛光银戒指,扭动金片。他们正在制作未来产品的原型,这些绝无仅有的实验性饰品可能永远不会放到玻璃橱窗中出售。

这些珠宝工匠直接听从蒂芙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德罗·博廖洛(Alessandro Bogliolo)下达的指令:加快推出新创意的步伐。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初期取得的成果让人感到乐观。蒂芙尼在博廖洛2017年上任前开始的反弹势头越发强劲,第一季度营收增长幅度创下2012年以来的历史新高。

不过,在最近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该公司高管提到“新鲜感”这个词还是有六次之多。“我们应该全年都有新鲜感,在我们不同的产品类型中体现出来,”博廖洛说,“新鲜感不仅是全新的设计,还要为现有系列引入新的造型、颜色和宝石。”

蒂芙尼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图片来源:蒂芙尼公司)

不久之前,蒂芙尼还是墨守成规的珠宝商。热卖款式一直是该公司过去几十年里大获成功的关键因素,然而蒂芙尼难以推出新系列来取代埃尔莎·佩雷蒂(Elsa Peretti)和帕洛玛·毕加索(Paloma Picasso)等珠宝设计大师打造的经典饰品。时至今日,这些设计依然是该公司的明星产品。不过,前设计总监弗朗西斯卡·安菲西亚特罗夫(Francesca Amfitheatrof)在2014年发布的T系列却深受欢迎,这家珠宝商每个季度都会推出该系列的新品,现在销售130多款不同的T系列项链、戒指和手镯。

里德·克拉科夫(Reed Krakoff)现在担任蒂芙尼的设计总监。这位此前任职于蔻驰(Coach)的设计师造就了这个手包品牌的强势崛起,他来到蒂芙尼是为了帮助该品牌摆脱多年销售疲软、鲜有令人激动的新产品的窘境。相比他的前任,克拉科夫的职责范围更广、责任也更大,他负责这家珠宝公司的所有创意工作,包括产品、门店、电子商务和广告。

上任15个月后,克拉科夫设计的第一个珠宝系列于2018年5月上市。蒂芙尼认为该系列是2009年以来推出的最重要的高级珠宝系列,以钻石和蓝色坦桑石镶嵌的花朵图案为特色。

作为精力充沛、妙语连珠的行业资深人士,达娜·纳贝雷兹尼(Dana Naberezny)负责在4月正式开业的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Jewelry Design and Innovation Workshop)的运作,这个工作坊的面积为1.7万平方英尺(1579平方米)。她说,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招聘,管理层甚至设立了秘密办公室,用于招募想从竞争对手那里跳槽的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应聘者可以从毫不起眼的曼哈顿大厦的单独入口走进来。与此同时,珠宝工匠要接受现场测试,他们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工具展现出足够的技能。

纳贝雷兹尼此前曾在蒂芙尼工作,后来任职于大卫雅曼公司(David Yurman)和摩凡陀集团(Movado Group Inc.),2016年回到蒂凡尼。她指着数排的空板凳和工作台说,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填满这些位置。该公司期望这个工作坊通过快速制造原型和成本分析流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地开发出新产品。“这是为了跟上即将推出的新产品的速度,”她说,“我们想在这里尽快获悉这种信息。”

不过,谁来真正决定如何设计你将花费数千美元购买的周年纪念饰品?事实证明,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首先由来自商品规划、设计部门和原型中心的代表开会讨论新项目。商品规划部门指出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珠宝,设计师分享自己的创意构思。在项目启动后,蒂芙尼新工作坊的团队(包括CAD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就会搬到彼此相邻的工作台。以前,不同部门的员工之间有多次工作交接,每次交接都会造成进度延迟。现在,每位员工都在同一个空间工作,与附近蒂芙尼总部的团队一起制作产品模型。

在这个工作坊里,你可以看到普通珠宝生产工厂使用的重型机械(比如激光雕刻机和喷砂机)的微型版本。工作坊有个角落用砖块砌了起来,珠宝工匠可以在这里点火进行首饰加工,而不会烧到他们的工作台。在玻璃挡板旁边放着许多老式工具:链条、手动曲柄和压片机,不免让人想到中世纪的刑讯室。有个单独的房间放置最新的工艺设备:五台规格不同的3D打印机,用于制作首饰的蜡模或树脂模型。

珠宝工匠只需要在这里制作单件饰品。工作台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火枪、镊子、钻头、手锯和抛光轮。宝石和其他贵重的原材料存放在旁边的保险柜里。纳贝雷兹尼说,整个工作区都很安全,多亏了每张工作台上兼做保险柜的橱柜。

这个中心开发的所有饰品都必须能够转化为大规模生产,因为蒂芙尼销售的大多数产品并不是独一无二的。纳贝雷兹尼说,制作一件饰品很容易,可是要做出成千上万件成品却很难。蒂芙尼邀请供应商来到这个工作坊,让他们坐在珠宝工匠旁边,由工匠在工作台上展示制作流程。所有的会议室都有显微镜连接到大屏幕,以便与国外供应商举行会议。

目前为止,这个工作坊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是针对蒂芙尼的大众市场和中端饰品,不过他们偶尔也会帮助这家珠宝商完成最华丽夺目的作品。在曼哈顿上城,蒂芙尼第五大道旗舰店楼上的工作室打造了该公司最璀璨耀眼的戒指、项链和手镯。他们还设计了各种有异域风情的饰品,比如数百片金叶子串起来、缀满钻石的项圈,以及镶嵌着一颗重达26克拉巨型黄钻的铂金戒指。

然而,这个新工作室关系到博廖洛计划的生死存亡。虽然工作坊的80个职位目前为止只招满了50个人(大部分员工来自蒂芙尼的其他工厂),不过拥有出色员工的竞争对手应该多加小心:纳贝雷兹尼打造的饰品巨头正寻求扩大规模。

她说:“无论这个新的绝妙创意是什么,只要公司想要,不管是一个月后要还是一年后要,我都希望满足这个要求。”


撰文 / Kim Bhas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



「或者 *OR」--在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位于曼哈顿的新工作坊里,珠宝工匠坐在木质工作台旁,一边透过放大镜仔细查看,一边抛光银戒指,扭动金片。他们正在制作未来产品的原型,这些绝无仅有的实验性饰品可能永远不会放到玻璃橱窗中出售。

这些珠宝工匠直接听从蒂芙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德罗·博廖洛(Alessandro Bogliolo)下达的指令:加快推出新创意的步伐。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初期取得的成果让人感到乐观。蒂芙尼在博廖洛2017年上任前开始的反弹势头越发强劲,第一季度营收增长幅度创下2012年以来的历史新高。

不过,在最近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该公司高管提到“新鲜感”这个词还是有六次之多。“我们应该全年都有新鲜感,在我们不同的产品类型中体现出来,”博廖洛说,“新鲜感不仅是全新的设计,还要为现有系列引入新的造型、颜色和宝石。”

蒂芙尼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图片来源:蒂芙尼公司)

不久之前,蒂芙尼还是墨守成规的珠宝商。热卖款式一直是该公司过去几十年里大获成功的关键因素,然而蒂芙尼难以推出新系列来取代埃尔莎·佩雷蒂(Elsa Peretti)和帕洛玛·毕加索(Paloma Picasso)等珠宝设计大师打造的经典饰品。时至今日,这些设计依然是该公司的明星产品。不过,前设计总监弗朗西斯卡·安菲西亚特罗夫(Francesca Amfitheatrof)在2014年发布的T系列却深受欢迎,这家珠宝商每个季度都会推出该系列的新品,现在销售130多款不同的T系列项链、戒指和手镯。

里德·克拉科夫(Reed Krakoff)现在担任蒂芙尼的设计总监。这位此前任职于蔻驰(Coach)的设计师造就了这个手包品牌的强势崛起,他来到蒂芙尼是为了帮助该品牌摆脱多年销售疲软、鲜有令人激动的新产品的窘境。相比他的前任,克拉科夫的职责范围更广、责任也更大,他负责这家珠宝公司的所有创意工作,包括产品、门店、电子商务和广告。

上任15个月后,克拉科夫设计的第一个珠宝系列于2018年5月上市。蒂芙尼认为该系列是2009年以来推出的最重要的高级珠宝系列,以钻石和蓝色坦桑石镶嵌的花朵图案为特色。

作为精力充沛、妙语连珠的行业资深人士,达娜·纳贝雷兹尼(Dana Naberezny)负责在4月正式开业的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Jewelry Design and Innovation Workshop)的运作,这个工作坊的面积为1.7万平方英尺(1579平方米)。她说,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招聘,管理层甚至设立了秘密办公室,用于招募想从竞争对手那里跳槽的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应聘者可以从毫不起眼的曼哈顿大厦的单独入口走进来。与此同时,珠宝工匠要接受现场测试,他们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工具展现出足够的技能。

纳贝雷兹尼此前曾在蒂芙尼工作,后来任职于大卫雅曼公司(David Yurman)和摩凡陀集团(Movado Group Inc.),2016年回到蒂凡尼。她指着数排的空板凳和工作台说,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填满这些位置。该公司期望这个工作坊通过快速制造原型和成本分析流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地开发出新产品。“这是为了跟上即将推出的新产品的速度,”她说,“我们想在这里尽快获悉这种信息。”

不过,谁来真正决定如何设计你将花费数千美元购买的周年纪念饰品?事实证明,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首先由来自商品规划、设计部门和原型中心的代表开会讨论新项目。商品规划部门指出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珠宝,设计师分享自己的创意构思。在项目启动后,蒂芙尼新工作坊的团队(包括CAD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就会搬到彼此相邻的工作台。以前,不同部门的员工之间有多次工作交接,每次交接都会造成进度延迟。现在,每位员工都在同一个空间工作,与附近蒂芙尼总部的团队一起制作产品模型。

在这个工作坊里,你可以看到普通珠宝生产工厂使用的重型机械(比如激光雕刻机和喷砂机)的微型版本。工作坊有个角落用砖块砌了起来,珠宝工匠可以在这里点火进行首饰加工,而不会烧到他们的工作台。在玻璃挡板旁边放着许多老式工具:链条、手动曲柄和压片机,不免让人想到中世纪的刑讯室。有个单独的房间放置最新的工艺设备:五台规格不同的3D打印机,用于制作首饰的蜡模或树脂模型。

珠宝工匠只需要在这里制作单件饰品。工作台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火枪、镊子、钻头、手锯和抛光轮。宝石和其他贵重的原材料存放在旁边的保险柜里。纳贝雷兹尼说,整个工作区都很安全,多亏了每张工作台上兼做保险柜的橱柜。

这个中心开发的所有饰品都必须能够转化为大规模生产,因为蒂芙尼销售的大多数产品并不是独一无二的。纳贝雷兹尼说,制作一件饰品很容易,可是要做出成千上万件成品却很难。蒂芙尼邀请供应商来到这个工作坊,让他们坐在珠宝工匠旁边,由工匠在工作台上展示制作流程。所有的会议室都有显微镜连接到大屏幕,以便与国外供应商举行会议。

目前为止,这个工作坊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是针对蒂芙尼的大众市场和中端饰品,不过他们偶尔也会帮助这家珠宝商完成最华丽夺目的作品。在曼哈顿上城,蒂芙尼第五大道旗舰店楼上的工作室打造了该公司最璀璨耀眼的戒指、项链和手镯。他们还设计了各种有异域风情的饰品,比如数百片金叶子串起来、缀满钻石的项圈,以及镶嵌着一颗重达26克拉巨型黄钻的铂金戒指。

然而,这个新工作室关系到博廖洛计划的生死存亡。虽然工作坊的80个职位目前为止只招满了50个人(大部分员工来自蒂芙尼的其他工厂),不过拥有出色员工的竞争对手应该多加小心:纳贝雷兹尼打造的饰品巨头正寻求扩大规模。

她说:“无论这个新的绝妙创意是什么,只要公司想要,不管是一个月后要还是一年后要,我都希望满足这个要求。”


撰文 / Kim Bhas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



「或者 *OR」--在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位于曼哈顿的新工作坊里,珠宝工匠坐在木质工作台旁,一边透过放大镜仔细查看,一边抛光银戒指,扭动金片。他们正在制作未来产品的原型,这些绝无仅有的实验性饰品可能永远不会放到玻璃橱窗中出售。

这些珠宝工匠直接听从蒂芙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德罗·博廖洛(Alessandro Bogliolo)下达的指令:加快推出新创意的步伐。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初期取得的成果让人感到乐观。蒂芙尼在博廖洛2017年上任前开始的反弹势头越发强劲,第一季度营收增长幅度创下2012年以来的历史新高。

不过,在最近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该公司高管提到“新鲜感”这个词还是有六次之多。“我们应该全年都有新鲜感,在我们不同的产品类型中体现出来,”博廖洛说,“新鲜感不仅是全新的设计,还要为现有系列引入新的造型、颜色和宝石。”

蒂芙尼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图片来源:蒂芙尼公司)

不久之前,蒂芙尼还是墨守成规的珠宝商。热卖款式一直是该公司过去几十年里大获成功的关键因素,然而蒂芙尼难以推出新系列来取代埃尔莎·佩雷蒂(Elsa Peretti)和帕洛玛·毕加索(Paloma Picasso)等珠宝设计大师打造的经典饰品。时至今日,这些设计依然是该公司的明星产品。不过,前设计总监弗朗西斯卡·安菲西亚特罗夫(Francesca Amfitheatrof)在2014年发布的T系列却深受欢迎,这家珠宝商每个季度都会推出该系列的新品,现在销售130多款不同的T系列项链、戒指和手镯。

里德·克拉科夫(Reed Krakoff)现在担任蒂芙尼的设计总监。这位此前任职于蔻驰(Coach)的设计师造就了这个手包品牌的强势崛起,他来到蒂芙尼是为了帮助该品牌摆脱多年销售疲软、鲜有令人激动的新产品的窘境。相比他的前任,克拉科夫的职责范围更广、责任也更大,他负责这家珠宝公司的所有创意工作,包括产品、门店、电子商务和广告。

上任15个月后,克拉科夫设计的第一个珠宝系列于2018年5月上市。蒂芙尼认为该系列是2009年以来推出的最重要的高级珠宝系列,以钻石和蓝色坦桑石镶嵌的花朵图案为特色。

作为精力充沛、妙语连珠的行业资深人士,达娜·纳贝雷兹尼(Dana Naberezny)负责在4月正式开业的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Jewelry Design and Innovation Workshop)的运作,这个工作坊的面积为1.7万平方英尺(1579平方米)。她说,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招聘,管理层甚至设立了秘密办公室,用于招募想从竞争对手那里跳槽的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应聘者可以从毫不起眼的曼哈顿大厦的单独入口走进来。与此同时,珠宝工匠要接受现场测试,他们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工具展现出足够的技能。

纳贝雷兹尼此前曾在蒂芙尼工作,后来任职于大卫雅曼公司(David Yurman)和摩凡陀集团(Movado Group Inc.),2016年回到蒂凡尼。她指着数排的空板凳和工作台说,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填满这些位置。该公司期望这个工作坊通过快速制造原型和成本分析流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地开发出新产品。“这是为了跟上即将推出的新产品的速度,”她说,“我们想在这里尽快获悉这种信息。”

不过,谁来真正决定如何设计你将花费数千美元购买的周年纪念饰品?事实证明,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首先由来自商品规划、设计部门和原型中心的代表开会讨论新项目。商品规划部门指出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珠宝,设计师分享自己的创意构思。在项目启动后,蒂芙尼新工作坊的团队(包括CAD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就会搬到彼此相邻的工作台。以前,不同部门的员工之间有多次工作交接,每次交接都会造成进度延迟。现在,每位员工都在同一个空间工作,与附近蒂芙尼总部的团队一起制作产品模型。

在这个工作坊里,你可以看到普通珠宝生产工厂使用的重型机械(比如激光雕刻机和喷砂机)的微型版本。工作坊有个角落用砖块砌了起来,珠宝工匠可以在这里点火进行首饰加工,而不会烧到他们的工作台。在玻璃挡板旁边放着许多老式工具:链条、手动曲柄和压片机,不免让人想到中世纪的刑讯室。有个单独的房间放置最新的工艺设备:五台规格不同的3D打印机,用于制作首饰的蜡模或树脂模型。

珠宝工匠只需要在这里制作单件饰品。工作台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火枪、镊子、钻头、手锯和抛光轮。宝石和其他贵重的原材料存放在旁边的保险柜里。纳贝雷兹尼说,整个工作区都很安全,多亏了每张工作台上兼做保险柜的橱柜。

这个中心开发的所有饰品都必须能够转化为大规模生产,因为蒂芙尼销售的大多数产品并不是独一无二的。纳贝雷兹尼说,制作一件饰品很容易,可是要做出成千上万件成品却很难。蒂芙尼邀请供应商来到这个工作坊,让他们坐在珠宝工匠旁边,由工匠在工作台上展示制作流程。所有的会议室都有显微镜连接到大屏幕,以便与国外供应商举行会议。

目前为止,这个工作坊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是针对蒂芙尼的大众市场和中端饰品,不过他们偶尔也会帮助这家珠宝商完成最华丽夺目的作品。在曼哈顿上城,蒂芙尼第五大道旗舰店楼上的工作室打造了该公司最璀璨耀眼的戒指、项链和手镯。他们还设计了各种有异域风情的饰品,比如数百片金叶子串起来、缀满钻石的项圈,以及镶嵌着一颗重达26克拉巨型黄钻的铂金戒指。

然而,这个新工作室关系到博廖洛计划的生死存亡。虽然工作坊的80个职位目前为止只招满了50个人(大部分员工来自蒂芙尼的其他工厂),不过拥有出色员工的竞争对手应该多加小心:纳贝雷兹尼打造的饰品巨头正寻求扩大规模。

她说:“无论这个新的绝妙创意是什么,只要公司想要,不管是一个月后要还是一年后要,我都希望满足这个要求。”


撰文 / Kim Bhas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不再墨守成规?蒂芙尼开设新创新工作坊力压竞争对手

发布日期:2018-07-20 15:01
摘要」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



「或者 *OR」--在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位于曼哈顿的新工作坊里,珠宝工匠坐在木质工作台旁,一边透过放大镜仔细查看,一边抛光银戒指,扭动金片。他们正在制作未来产品的原型,这些绝无仅有的实验性饰品可能永远不会放到玻璃橱窗中出售。

这些珠宝工匠直接听从蒂芙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德罗·博廖洛(Alessandro Bogliolo)下达的指令:加快推出新创意的步伐。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初期取得的成果让人感到乐观。蒂芙尼在博廖洛2017年上任前开始的反弹势头越发强劲,第一季度营收增长幅度创下2012年以来的历史新高。

不过,在最近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该公司高管提到“新鲜感”这个词还是有六次之多。“我们应该全年都有新鲜感,在我们不同的产品类型中体现出来,”博廖洛说,“新鲜感不仅是全新的设计,还要为现有系列引入新的造型、颜色和宝石。”

蒂芙尼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图片来源:蒂芙尼公司)

不久之前,蒂芙尼还是墨守成规的珠宝商。热卖款式一直是该公司过去几十年里大获成功的关键因素,然而蒂芙尼难以推出新系列来取代埃尔莎·佩雷蒂(Elsa Peretti)和帕洛玛·毕加索(Paloma Picasso)等珠宝设计大师打造的经典饰品。时至今日,这些设计依然是该公司的明星产品。不过,前设计总监弗朗西斯卡·安菲西亚特罗夫(Francesca Amfitheatrof)在2014年发布的T系列却深受欢迎,这家珠宝商每个季度都会推出该系列的新品,现在销售130多款不同的T系列项链、戒指和手镯。

里德·克拉科夫(Reed Krakoff)现在担任蒂芙尼的设计总监。这位此前任职于蔻驰(Coach)的设计师造就了这个手包品牌的强势崛起,他来到蒂芙尼是为了帮助该品牌摆脱多年销售疲软、鲜有令人激动的新产品的窘境。相比他的前任,克拉科夫的职责范围更广、责任也更大,他负责这家珠宝公司的所有创意工作,包括产品、门店、电子商务和广告。

上任15个月后,克拉科夫设计的第一个珠宝系列于2018年5月上市。蒂芙尼认为该系列是2009年以来推出的最重要的高级珠宝系列,以钻石和蓝色坦桑石镶嵌的花朵图案为特色。

作为精力充沛、妙语连珠的行业资深人士,达娜·纳贝雷兹尼(Dana Naberezny)负责在4月正式开业的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Jewelry Design and Innovation Workshop)的运作,这个工作坊的面积为1.7万平方英尺(1579平方米)。她说,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招聘,管理层甚至设立了秘密办公室,用于招募想从竞争对手那里跳槽的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应聘者可以从毫不起眼的曼哈顿大厦的单独入口走进来。与此同时,珠宝工匠要接受现场测试,他们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工具展现出足够的技能。

纳贝雷兹尼此前曾在蒂芙尼工作,后来任职于大卫雅曼公司(David Yurman)和摩凡陀集团(Movado Group Inc.),2016年回到蒂凡尼。她指着数排的空板凳和工作台说,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填满这些位置。该公司期望这个工作坊通过快速制造原型和成本分析流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地开发出新产品。“这是为了跟上即将推出的新产品的速度,”她说,“我们想在这里尽快获悉这种信息。”

不过,谁来真正决定如何设计你将花费数千美元购买的周年纪念饰品?事实证明,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首先由来自商品规划、设计部门和原型中心的代表开会讨论新项目。商品规划部门指出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珠宝,设计师分享自己的创意构思。在项目启动后,蒂芙尼新工作坊的团队(包括CAD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就会搬到彼此相邻的工作台。以前,不同部门的员工之间有多次工作交接,每次交接都会造成进度延迟。现在,每位员工都在同一个空间工作,与附近蒂芙尼总部的团队一起制作产品模型。

在这个工作坊里,你可以看到普通珠宝生产工厂使用的重型机械(比如激光雕刻机和喷砂机)的微型版本。工作坊有个角落用砖块砌了起来,珠宝工匠可以在这里点火进行首饰加工,而不会烧到他们的工作台。在玻璃挡板旁边放着许多老式工具:链条、手动曲柄和压片机,不免让人想到中世纪的刑讯室。有个单独的房间放置最新的工艺设备:五台规格不同的3D打印机,用于制作首饰的蜡模或树脂模型。

珠宝工匠只需要在这里制作单件饰品。工作台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火枪、镊子、钻头、手锯和抛光轮。宝石和其他贵重的原材料存放在旁边的保险柜里。纳贝雷兹尼说,整个工作区都很安全,多亏了每张工作台上兼做保险柜的橱柜。

这个中心开发的所有饰品都必须能够转化为大规模生产,因为蒂芙尼销售的大多数产品并不是独一无二的。纳贝雷兹尼说,制作一件饰品很容易,可是要做出成千上万件成品却很难。蒂芙尼邀请供应商来到这个工作坊,让他们坐在珠宝工匠旁边,由工匠在工作台上展示制作流程。所有的会议室都有显微镜连接到大屏幕,以便与国外供应商举行会议。

目前为止,这个工作坊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是针对蒂芙尼的大众市场和中端饰品,不过他们偶尔也会帮助这家珠宝商完成最华丽夺目的作品。在曼哈顿上城,蒂芙尼第五大道旗舰店楼上的工作室打造了该公司最璀璨耀眼的戒指、项链和手镯。他们还设计了各种有异域风情的饰品,比如数百片金叶子串起来、缀满钻石的项圈,以及镶嵌着一颗重达26克拉巨型黄钻的铂金戒指。

然而,这个新工作室关系到博廖洛计划的生死存亡。虽然工作坊的80个职位目前为止只招满了50个人(大部分员工来自蒂芙尼的其他工厂),不过拥有出色员工的竞争对手应该多加小心:纳贝雷兹尼打造的饰品巨头正寻求扩大规模。

她说:“无论这个新的绝妙创意是什么,只要公司想要,不管是一个月后要还是一年后要,我都希望满足这个要求。”


撰文 / Kim Bhas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



「或者 *OR」--在蒂芙尼公司(Tiffany & Co.)位于曼哈顿的新工作坊里,珠宝工匠坐在木质工作台旁,一边透过放大镜仔细查看,一边抛光银戒指,扭动金片。他们正在制作未来产品的原型,这些绝无仅有的实验性饰品可能永远不会放到玻璃橱窗中出售。

这些珠宝工匠直接听从蒂芙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德罗·博廖洛(Alessandro Bogliolo)下达的指令:加快推出新创意的步伐。在博廖洛的领导下,这家有181年历史的公司试图通过改进珠宝产品线和加大营销攻势来吸引更年轻的客户。初期取得的成果让人感到乐观。蒂芙尼在博廖洛2017年上任前开始的反弹势头越发强劲,第一季度营收增长幅度创下2012年以来的历史新高。

不过,在最近举行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该公司高管提到“新鲜感”这个词还是有六次之多。“我们应该全年都有新鲜感,在我们不同的产品类型中体现出来,”博廖洛说,“新鲜感不仅是全新的设计,还要为现有系列引入新的造型、颜色和宝石。”

蒂芙尼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图片来源:蒂芙尼公司)

不久之前,蒂芙尼还是墨守成规的珠宝商。热卖款式一直是该公司过去几十年里大获成功的关键因素,然而蒂芙尼难以推出新系列来取代埃尔莎·佩雷蒂(Elsa Peretti)和帕洛玛·毕加索(Paloma Picasso)等珠宝设计大师打造的经典饰品。时至今日,这些设计依然是该公司的明星产品。不过,前设计总监弗朗西斯卡·安菲西亚特罗夫(Francesca Amfitheatrof)在2014年发布的T系列却深受欢迎,这家珠宝商每个季度都会推出该系列的新品,现在销售130多款不同的T系列项链、戒指和手镯。

里德·克拉科夫(Reed Krakoff)现在担任蒂芙尼的设计总监。这位此前任职于蔻驰(Coach)的设计师造就了这个手包品牌的强势崛起,他来到蒂芙尼是为了帮助该品牌摆脱多年销售疲软、鲜有令人激动的新产品的窘境。相比他的前任,克拉科夫的职责范围更广、责任也更大,他负责这家珠宝公司的所有创意工作,包括产品、门店、电子商务和广告。

上任15个月后,克拉科夫设计的第一个珠宝系列于2018年5月上市。蒂芙尼认为该系列是2009年以来推出的最重要的高级珠宝系列,以钻石和蓝色坦桑石镶嵌的花朵图案为特色。

作为精力充沛、妙语连珠的行业资深人士,达娜·纳贝雷兹尼(Dana Naberezny)负责在4月正式开业的珠宝设计创新工作坊(Jewelry Design and Innovation Workshop)的运作,这个工作坊的面积为1.7万平方英尺(1579平方米)。她说,目前正在进行大规模招聘,管理层甚至设立了秘密办公室,用于招募想从竞争对手那里跳槽的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应聘者可以从毫不起眼的曼哈顿大厦的单独入口走进来。与此同时,珠宝工匠要接受现场测试,他们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使用工具展现出足够的技能。

纳贝雷兹尼此前曾在蒂芙尼工作,后来任职于大卫雅曼公司(David Yurman)和摩凡陀集团(Movado Group Inc.),2016年回到蒂凡尼。她指着数排的空板凳和工作台说,计划在未来六个月填满这些位置。该公司期望这个工作坊通过快速制造原型和成本分析流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地开发出新产品。“这是为了跟上即将推出的新产品的速度,”她说,“我们想在这里尽快获悉这种信息。”

不过,谁来真正决定如何设计你将花费数千美元购买的周年纪念饰品?事实证明,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首先由来自商品规划、设计部门和原型中心的代表开会讨论新项目。商品规划部门指出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珠宝,设计师分享自己的创意构思。在项目启动后,蒂芙尼新工作坊的团队(包括CAD设计师、工程师和质量控制专家)就会搬到彼此相邻的工作台。以前,不同部门的员工之间有多次工作交接,每次交接都会造成进度延迟。现在,每位员工都在同一个空间工作,与附近蒂芙尼总部的团队一起制作产品模型。

在这个工作坊里,你可以看到普通珠宝生产工厂使用的重型机械(比如激光雕刻机和喷砂机)的微型版本。工作坊有个角落用砖块砌了起来,珠宝工匠可以在这里点火进行首饰加工,而不会烧到他们的工作台。在玻璃挡板旁边放着许多老式工具:链条、手动曲柄和压片机,不免让人想到中世纪的刑讯室。有个单独的房间放置最新的工艺设备:五台规格不同的3D打印机,用于制作首饰的蜡模或树脂模型。

珠宝工匠只需要在这里制作单件饰品。工作台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火枪、镊子、钻头、手锯和抛光轮。宝石和其他贵重的原材料存放在旁边的保险柜里。纳贝雷兹尼说,整个工作区都很安全,多亏了每张工作台上兼做保险柜的橱柜。

这个中心开发的所有饰品都必须能够转化为大规模生产,因为蒂芙尼销售的大多数产品并不是独一无二的。纳贝雷兹尼说,制作一件饰品很容易,可是要做出成千上万件成品却很难。蒂芙尼邀请供应商来到这个工作坊,让他们坐在珠宝工匠旁边,由工匠在工作台上展示制作流程。所有的会议室都有显微镜连接到大屏幕,以便与国外供应商举行会议。

目前为止,这个工作坊所做的大部分工作都是针对蒂芙尼的大众市场和中端饰品,不过他们偶尔也会帮助这家珠宝商完成最华丽夺目的作品。在曼哈顿上城,蒂芙尼第五大道旗舰店楼上的工作室打造了该公司最璀璨耀眼的戒指、项链和手镯。他们还设计了各种有异域风情的饰品,比如数百片金叶子串起来、缀满钻石的项圈,以及镶嵌着一颗重达26克拉巨型黄钻的铂金戒指。

然而,这个新工作室关系到博廖洛计划的生死存亡。虽然工作坊的80个职位目前为止只招满了50个人(大部分员工来自蒂芙尼的其他工厂),不过拥有出色员工的竞争对手应该多加小心:纳贝雷兹尼打造的饰品巨头正寻求扩大规模。

她说:“无论这个新的绝妙创意是什么,只要公司想要,不管是一个月后要还是一年后要,我都希望满足这个要求。”


撰文 / Kim Bhas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