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全世界应一同反抗特朗普的贸易战

发布日期:2018-07-20 07:21
摘要」桑德布:各国应该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在抵御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同时让自己获利。应对“美国优先”的最佳策略就是抛下美国。



「或者 *OR」--除了已经生效或即将生效的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以外,美国还计划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了他一直想要的贸易战。除已经影响到汽车业的钢铁和铝关税之外,他还威胁要进一步对欧洲征收关税——目标是汽车——并进一步对其他传统盟友征收关税(对表面上要针对的中国加征关税的力度只是最低限度的)。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保护主义会伤害实施保护主义的经济体。我们已经研究过特朗普的贸易战如何以三种方式损害美国:进口商品涨价带来的直接成本(特别是工业金属等制造业的重要投入品);其他经济体推出报复性关税的可能性;如果其他国家相互自由贸易,那么美国出口商就处于不利地位。

但正如达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明智地提醒我们的那样,贸易政策变化在一个国家内导致的错位和再分配影响,远大于这种变化对整个国家经济的总体影响。当经济体降低贸易壁垒时,某些领域和类型的工人会蒙受损失,而其他领域和类型的工人所获得的好处会远远高于普通消费者或生产者受到的平均影响。当然,提高壁垒时必然同样如此。

有关这在现实中会导致何种情形的报道已经出炉。路透社(Reuters)发表了一份触目惊心的报道,描述了被卷入贸易战的密苏里州某县(county)的情况。那里有一个近乎倒闭的老炼铝厂——仅仅几年前,它的工人数量从大约1000名减至9名——但当地农户依靠大豆出口维持生计。

这是一篇关于贸易战利弊如何影响同一个地方的动人报道——但更常见的情形是,贸易政策的后果要复杂得多,并且以很多方式影响到很多地方。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深层原因是,与仅仅几十年前最终产品主导贸易的情况不同,今天的很多贸易发生在反复跨越边境的生产环节当中。《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三种产品——LED照明、船用电机和平板电视——抽丝剥茧的分析,充分显示了关税战可能带来的变化之不同:在这些不同的例子中,马来西亚的LED产业正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而美国的一家船用电机公司则苦于找不到中国产零部件的替代品。由于中国在显示屏生产中的一个环节——将从其他地方进口的零部件组装起来——发挥着尤其重要的作用,关税的影响可能只是促使组装环节转移到墨西哥完成。

这种复杂性意味着我们应该非常谨慎,不要轻易接受“即便是全球贸易崩溃,整体经济成本也可控”的观点。用国内制造的最终产品代替进口产品是一回事;重新配置整个供应链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虽然美国是一个足够大的经济体,能够将供应链收回国内,但这样做的生产性损失,以及这种过程中混乱局面造成的损失,可能比“最终货物贸易理论”所估算的要大得多。

当然,这种不可预测的损害也可能影响供应链中的其他国家。罗德里克提出第二个观点:由于保护主义对那些实施保护主义的国家有害,中国和欧洲应克制自己、不对特朗普展开报复。但这种观点并不完全令人信服。

他承认,在某些情况下这一观点并不成立:萧条的经济体可以通过保护主义“窃取”其他国家的需求,大型经济体可以通过适度提高进口关税来改变贸易条件。罗德里克认为前一种情况如今已失去意义,这是正确的。比较奇怪的是,他写道:“欧洲和中国对压低进口产品的世界价格、对由此产生的收入都并不特别感兴趣。”但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不呢?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至少努力消除美方的行动在改变全球贸易条件方面的影响呢?

这里的最终逻辑当然必须是考虑到政治经济学:其他国家报复特朗普所带来的危险,是否超过了听任特朗普伤害世界贸易体系(以及欧洲和中国经济)而不反抗所带来的危险?请注意,特朗普自己的行为似乎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政治目标。他可能错误地认为对美国的直接经济影响是积极的;但很明显,他也打算改变中国(和欧盟)的贸易政策。

美国的贸易伙伴有充分理由用同样的方法对付美国的政策,包括通过向美国人证明他们是最大的输家。这意味着,至少要以对自身经济造成最小损害的方法惩罚美国:要么对供应链的部分损害做出补偿,要么让贸易条件重新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倾斜。但最重要的是,各国应该加倍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欧盟-日本协议的内容不仅包括全面的自由贸易区,还包括数据交换,这个协议是一个如何在让自己获得好处的同时打贸易战的绝佳例子。这种自由贸易将使美国的出口利益受到损害,同时应该可为奉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带来好处、而不是苦头。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最佳对策是抛下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桑德布:各国应该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在抵御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同时让自己获利。应对“美国优先”的最佳策略就是抛下美国。



「或者 *OR」--除了已经生效或即将生效的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以外,美国还计划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了他一直想要的贸易战。除已经影响到汽车业的钢铁和铝关税之外,他还威胁要进一步对欧洲征收关税——目标是汽车——并进一步对其他传统盟友征收关税(对表面上要针对的中国加征关税的力度只是最低限度的)。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保护主义会伤害实施保护主义的经济体。我们已经研究过特朗普的贸易战如何以三种方式损害美国:进口商品涨价带来的直接成本(特别是工业金属等制造业的重要投入品);其他经济体推出报复性关税的可能性;如果其他国家相互自由贸易,那么美国出口商就处于不利地位。

但正如达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明智地提醒我们的那样,贸易政策变化在一个国家内导致的错位和再分配影响,远大于这种变化对整个国家经济的总体影响。当经济体降低贸易壁垒时,某些领域和类型的工人会蒙受损失,而其他领域和类型的工人所获得的好处会远远高于普通消费者或生产者受到的平均影响。当然,提高壁垒时必然同样如此。

有关这在现实中会导致何种情形的报道已经出炉。路透社(Reuters)发表了一份触目惊心的报道,描述了被卷入贸易战的密苏里州某县(county)的情况。那里有一个近乎倒闭的老炼铝厂——仅仅几年前,它的工人数量从大约1000名减至9名——但当地农户依靠大豆出口维持生计。

这是一篇关于贸易战利弊如何影响同一个地方的动人报道——但更常见的情形是,贸易政策的后果要复杂得多,并且以很多方式影响到很多地方。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深层原因是,与仅仅几十年前最终产品主导贸易的情况不同,今天的很多贸易发生在反复跨越边境的生产环节当中。《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三种产品——LED照明、船用电机和平板电视——抽丝剥茧的分析,充分显示了关税战可能带来的变化之不同:在这些不同的例子中,马来西亚的LED产业正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而美国的一家船用电机公司则苦于找不到中国产零部件的替代品。由于中国在显示屏生产中的一个环节——将从其他地方进口的零部件组装起来——发挥着尤其重要的作用,关税的影响可能只是促使组装环节转移到墨西哥完成。

这种复杂性意味着我们应该非常谨慎,不要轻易接受“即便是全球贸易崩溃,整体经济成本也可控”的观点。用国内制造的最终产品代替进口产品是一回事;重新配置整个供应链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虽然美国是一个足够大的经济体,能够将供应链收回国内,但这样做的生产性损失,以及这种过程中混乱局面造成的损失,可能比“最终货物贸易理论”所估算的要大得多。

当然,这种不可预测的损害也可能影响供应链中的其他国家。罗德里克提出第二个观点:由于保护主义对那些实施保护主义的国家有害,中国和欧洲应克制自己、不对特朗普展开报复。但这种观点并不完全令人信服。

他承认,在某些情况下这一观点并不成立:萧条的经济体可以通过保护主义“窃取”其他国家的需求,大型经济体可以通过适度提高进口关税来改变贸易条件。罗德里克认为前一种情况如今已失去意义,这是正确的。比较奇怪的是,他写道:“欧洲和中国对压低进口产品的世界价格、对由此产生的收入都并不特别感兴趣。”但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不呢?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至少努力消除美方的行动在改变全球贸易条件方面的影响呢?

这里的最终逻辑当然必须是考虑到政治经济学:其他国家报复特朗普所带来的危险,是否超过了听任特朗普伤害世界贸易体系(以及欧洲和中国经济)而不反抗所带来的危险?请注意,特朗普自己的行为似乎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政治目标。他可能错误地认为对美国的直接经济影响是积极的;但很明显,他也打算改变中国(和欧盟)的贸易政策。

美国的贸易伙伴有充分理由用同样的方法对付美国的政策,包括通过向美国人证明他们是最大的输家。这意味着,至少要以对自身经济造成最小损害的方法惩罚美国:要么对供应链的部分损害做出补偿,要么让贸易条件重新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倾斜。但最重要的是,各国应该加倍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欧盟-日本协议的内容不仅包括全面的自由贸易区,还包括数据交换,这个协议是一个如何在让自己获得好处的同时打贸易战的绝佳例子。这种自由贸易将使美国的出口利益受到损害,同时应该可为奉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带来好处、而不是苦头。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最佳对策是抛下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桑德布:各国应该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在抵御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同时让自己获利。应对“美国优先”的最佳策略就是抛下美国。



「或者 *OR」--除了已经生效或即将生效的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以外,美国还计划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了他一直想要的贸易战。除已经影响到汽车业的钢铁和铝关税之外,他还威胁要进一步对欧洲征收关税——目标是汽车——并进一步对其他传统盟友征收关税(对表面上要针对的中国加征关税的力度只是最低限度的)。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保护主义会伤害实施保护主义的经济体。我们已经研究过特朗普的贸易战如何以三种方式损害美国:进口商品涨价带来的直接成本(特别是工业金属等制造业的重要投入品);其他经济体推出报复性关税的可能性;如果其他国家相互自由贸易,那么美国出口商就处于不利地位。

但正如达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明智地提醒我们的那样,贸易政策变化在一个国家内导致的错位和再分配影响,远大于这种变化对整个国家经济的总体影响。当经济体降低贸易壁垒时,某些领域和类型的工人会蒙受损失,而其他领域和类型的工人所获得的好处会远远高于普通消费者或生产者受到的平均影响。当然,提高壁垒时必然同样如此。

有关这在现实中会导致何种情形的报道已经出炉。路透社(Reuters)发表了一份触目惊心的报道,描述了被卷入贸易战的密苏里州某县(county)的情况。那里有一个近乎倒闭的老炼铝厂——仅仅几年前,它的工人数量从大约1000名减至9名——但当地农户依靠大豆出口维持生计。

这是一篇关于贸易战利弊如何影响同一个地方的动人报道——但更常见的情形是,贸易政策的后果要复杂得多,并且以很多方式影响到很多地方。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深层原因是,与仅仅几十年前最终产品主导贸易的情况不同,今天的很多贸易发生在反复跨越边境的生产环节当中。《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三种产品——LED照明、船用电机和平板电视——抽丝剥茧的分析,充分显示了关税战可能带来的变化之不同:在这些不同的例子中,马来西亚的LED产业正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而美国的一家船用电机公司则苦于找不到中国产零部件的替代品。由于中国在显示屏生产中的一个环节——将从其他地方进口的零部件组装起来——发挥着尤其重要的作用,关税的影响可能只是促使组装环节转移到墨西哥完成。

这种复杂性意味着我们应该非常谨慎,不要轻易接受“即便是全球贸易崩溃,整体经济成本也可控”的观点。用国内制造的最终产品代替进口产品是一回事;重新配置整个供应链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虽然美国是一个足够大的经济体,能够将供应链收回国内,但这样做的生产性损失,以及这种过程中混乱局面造成的损失,可能比“最终货物贸易理论”所估算的要大得多。

当然,这种不可预测的损害也可能影响供应链中的其他国家。罗德里克提出第二个观点:由于保护主义对那些实施保护主义的国家有害,中国和欧洲应克制自己、不对特朗普展开报复。但这种观点并不完全令人信服。

他承认,在某些情况下这一观点并不成立:萧条的经济体可以通过保护主义“窃取”其他国家的需求,大型经济体可以通过适度提高进口关税来改变贸易条件。罗德里克认为前一种情况如今已失去意义,这是正确的。比较奇怪的是,他写道:“欧洲和中国对压低进口产品的世界价格、对由此产生的收入都并不特别感兴趣。”但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不呢?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至少努力消除美方的行动在改变全球贸易条件方面的影响呢?

这里的最终逻辑当然必须是考虑到政治经济学:其他国家报复特朗普所带来的危险,是否超过了听任特朗普伤害世界贸易体系(以及欧洲和中国经济)而不反抗所带来的危险?请注意,特朗普自己的行为似乎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政治目标。他可能错误地认为对美国的直接经济影响是积极的;但很明显,他也打算改变中国(和欧盟)的贸易政策。

美国的贸易伙伴有充分理由用同样的方法对付美国的政策,包括通过向美国人证明他们是最大的输家。这意味着,至少要以对自身经济造成最小损害的方法惩罚美国:要么对供应链的部分损害做出补偿,要么让贸易条件重新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倾斜。但最重要的是,各国应该加倍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欧盟-日本协议的内容不仅包括全面的自由贸易区,还包括数据交换,这个协议是一个如何在让自己获得好处的同时打贸易战的绝佳例子。这种自由贸易将使美国的出口利益受到损害,同时应该可为奉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带来好处、而不是苦头。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最佳对策是抛下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全世界应一同反抗特朗普的贸易战

发布日期:2018-07-20 07:21
摘要」桑德布:各国应该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在抵御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同时让自己获利。应对“美国优先”的最佳策略就是抛下美国。



「或者 *OR」--除了已经生效或即将生效的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以外,美国还计划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了他一直想要的贸易战。除已经影响到汽车业的钢铁和铝关税之外,他还威胁要进一步对欧洲征收关税——目标是汽车——并进一步对其他传统盟友征收关税(对表面上要针对的中国加征关税的力度只是最低限度的)。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保护主义会伤害实施保护主义的经济体。我们已经研究过特朗普的贸易战如何以三种方式损害美国:进口商品涨价带来的直接成本(特别是工业金属等制造业的重要投入品);其他经济体推出报复性关税的可能性;如果其他国家相互自由贸易,那么美国出口商就处于不利地位。

但正如达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明智地提醒我们的那样,贸易政策变化在一个国家内导致的错位和再分配影响,远大于这种变化对整个国家经济的总体影响。当经济体降低贸易壁垒时,某些领域和类型的工人会蒙受损失,而其他领域和类型的工人所获得的好处会远远高于普通消费者或生产者受到的平均影响。当然,提高壁垒时必然同样如此。

有关这在现实中会导致何种情形的报道已经出炉。路透社(Reuters)发表了一份触目惊心的报道,描述了被卷入贸易战的密苏里州某县(county)的情况。那里有一个近乎倒闭的老炼铝厂——仅仅几年前,它的工人数量从大约1000名减至9名——但当地农户依靠大豆出口维持生计。

这是一篇关于贸易战利弊如何影响同一个地方的动人报道——但更常见的情形是,贸易政策的后果要复杂得多,并且以很多方式影响到很多地方。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深层原因是,与仅仅几十年前最终产品主导贸易的情况不同,今天的很多贸易发生在反复跨越边境的生产环节当中。《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三种产品——LED照明、船用电机和平板电视——抽丝剥茧的分析,充分显示了关税战可能带来的变化之不同:在这些不同的例子中,马来西亚的LED产业正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而美国的一家船用电机公司则苦于找不到中国产零部件的替代品。由于中国在显示屏生产中的一个环节——将从其他地方进口的零部件组装起来——发挥着尤其重要的作用,关税的影响可能只是促使组装环节转移到墨西哥完成。

这种复杂性意味着我们应该非常谨慎,不要轻易接受“即便是全球贸易崩溃,整体经济成本也可控”的观点。用国内制造的最终产品代替进口产品是一回事;重新配置整个供应链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虽然美国是一个足够大的经济体,能够将供应链收回国内,但这样做的生产性损失,以及这种过程中混乱局面造成的损失,可能比“最终货物贸易理论”所估算的要大得多。

当然,这种不可预测的损害也可能影响供应链中的其他国家。罗德里克提出第二个观点:由于保护主义对那些实施保护主义的国家有害,中国和欧洲应克制自己、不对特朗普展开报复。但这种观点并不完全令人信服。

他承认,在某些情况下这一观点并不成立:萧条的经济体可以通过保护主义“窃取”其他国家的需求,大型经济体可以通过适度提高进口关税来改变贸易条件。罗德里克认为前一种情况如今已失去意义,这是正确的。比较奇怪的是,他写道:“欧洲和中国对压低进口产品的世界价格、对由此产生的收入都并不特别感兴趣。”但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不呢?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至少努力消除美方的行动在改变全球贸易条件方面的影响呢?

这里的最终逻辑当然必须是考虑到政治经济学:其他国家报复特朗普所带来的危险,是否超过了听任特朗普伤害世界贸易体系(以及欧洲和中国经济)而不反抗所带来的危险?请注意,特朗普自己的行为似乎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政治目标。他可能错误地认为对美国的直接经济影响是积极的;但很明显,他也打算改变中国(和欧盟)的贸易政策。

美国的贸易伙伴有充分理由用同样的方法对付美国的政策,包括通过向美国人证明他们是最大的输家。这意味着,至少要以对自身经济造成最小损害的方法惩罚美国:要么对供应链的部分损害做出补偿,要么让贸易条件重新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倾斜。但最重要的是,各国应该加倍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欧盟-日本协议的内容不仅包括全面的自由贸易区,还包括数据交换,这个协议是一个如何在让自己获得好处的同时打贸易战的绝佳例子。这种自由贸易将使美国的出口利益受到损害,同时应该可为奉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带来好处、而不是苦头。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最佳对策是抛下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桑德布:各国应该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在抵御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同时让自己获利。应对“美国优先”的最佳策略就是抛下美国。



「或者 *OR」--除了已经生效或即将生效的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以外,美国还计划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得了他一直想要的贸易战。除已经影响到汽车业的钢铁和铝关税之外,他还威胁要进一步对欧洲征收关税——目标是汽车——并进一步对其他传统盟友征收关税(对表面上要针对的中国加征关税的力度只是最低限度的)。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保护主义会伤害实施保护主义的经济体。我们已经研究过特朗普的贸易战如何以三种方式损害美国:进口商品涨价带来的直接成本(特别是工业金属等制造业的重要投入品);其他经济体推出报复性关税的可能性;如果其他国家相互自由贸易,那么美国出口商就处于不利地位。

但正如达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明智地提醒我们的那样,贸易政策变化在一个国家内导致的错位和再分配影响,远大于这种变化对整个国家经济的总体影响。当经济体降低贸易壁垒时,某些领域和类型的工人会蒙受损失,而其他领域和类型的工人所获得的好处会远远高于普通消费者或生产者受到的平均影响。当然,提高壁垒时必然同样如此。

有关这在现实中会导致何种情形的报道已经出炉。路透社(Reuters)发表了一份触目惊心的报道,描述了被卷入贸易战的密苏里州某县(county)的情况。那里有一个近乎倒闭的老炼铝厂——仅仅几年前,它的工人数量从大约1000名减至9名——但当地农户依靠大豆出口维持生计。

这是一篇关于贸易战利弊如何影响同一个地方的动人报道——但更常见的情形是,贸易政策的后果要复杂得多,并且以很多方式影响到很多地方。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深层原因是,与仅仅几十年前最终产品主导贸易的情况不同,今天的很多贸易发生在反复跨越边境的生产环节当中。《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对三种产品——LED照明、船用电机和平板电视——抽丝剥茧的分析,充分显示了关税战可能带来的变化之不同:在这些不同的例子中,马来西亚的LED产业正摩拳擦掌、准备大显身手,而美国的一家船用电机公司则苦于找不到中国产零部件的替代品。由于中国在显示屏生产中的一个环节——将从其他地方进口的零部件组装起来——发挥着尤其重要的作用,关税的影响可能只是促使组装环节转移到墨西哥完成。

这种复杂性意味着我们应该非常谨慎,不要轻易接受“即便是全球贸易崩溃,整体经济成本也可控”的观点。用国内制造的最终产品代替进口产品是一回事;重新配置整个供应链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虽然美国是一个足够大的经济体,能够将供应链收回国内,但这样做的生产性损失,以及这种过程中混乱局面造成的损失,可能比“最终货物贸易理论”所估算的要大得多。

当然,这种不可预测的损害也可能影响供应链中的其他国家。罗德里克提出第二个观点:由于保护主义对那些实施保护主义的国家有害,中国和欧洲应克制自己、不对特朗普展开报复。但这种观点并不完全令人信服。

他承认,在某些情况下这一观点并不成立:萧条的经济体可以通过保护主义“窃取”其他国家的需求,大型经济体可以通过适度提高进口关税来改变贸易条件。罗德里克认为前一种情况如今已失去意义,这是正确的。比较奇怪的是,他写道:“欧洲和中国对压低进口产品的世界价格、对由此产生的收入都并不特别感兴趣。”但如果可以的话,为什么不呢? 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不至少努力消除美方的行动在改变全球贸易条件方面的影响呢?

这里的最终逻辑当然必须是考虑到政治经济学:其他国家报复特朗普所带来的危险,是否超过了听任特朗普伤害世界贸易体系(以及欧洲和中国经济)而不反抗所带来的危险?请注意,特朗普自己的行为似乎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了政治目标。他可能错误地认为对美国的直接经济影响是积极的;但很明显,他也打算改变中国(和欧盟)的贸易政策。

美国的贸易伙伴有充分理由用同样的方法对付美国的政策,包括通过向美国人证明他们是最大的输家。这意味着,至少要以对自身经济造成最小损害的方法惩罚美国:要么对供应链的部分损害做出补偿,要么让贸易条件重新向有利于他们的方向倾斜。但最重要的是,各国应该加倍努力实现相互自由贸易。欧盟-日本协议的内容不仅包括全面的自由贸易区,还包括数据交换,这个协议是一个如何在让自己获得好处的同时打贸易战的绝佳例子。这种自由贸易将使美国的出口利益受到损害,同时应该可为奉行自由贸易的国家带来好处、而不是苦头。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最佳对策是抛下美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