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如今的孩子被保护得过头了

发布日期:2018-07-19 20:20
摘要」为什么孩子们不能独自去上学?美国多地家长和社区正想办法赋予孩子更多的独立空间——这种做法也有助于帮孩子远离焦虑,有朝一日成长为更自立自主的成年人。



「OR」--几周之前,我第一次把9岁大的女儿独自一人丢在家里。这完全不在计划之内。

因为我当时完全乱了阵脚。那天女儿生病了,丈夫不在家,而我必须前往药店——单程需步行约五分钟——给女儿买药。所以我先告诉女儿怎样找到家里几乎没怎么用过的固定电话,测试了一下她知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再告诫她任何人来了都不要打开前门。然后我转身离去,20分钟后我回到家里。这段经历让我和女儿两人都感到有些忐忑——这是她第一次完完全全一个人在家,没有成人监护!——不过,一切安好。

在此之前,由于担心可能发生意外,我将女儿的这一独立时刻推延了数月之久。不过,我深知这种思维方式的背后是一个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许多人都在抱怨,和前几代相比,如今的孩子独立性和自主性明显不足。独自步行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在小区周边骑自行车或者为父母跑腿的孩子也越来越少。

曾经有几个案件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起因是父母因疏忽大意让孩子单独外出或玩耍,最终遭到指控。而如今,向家长的监护义务施加如此重压的做法招致反对:今年早些时候,犹他州通过了一项新的“自由放养育儿法案”,对疏忽大意进行了重新定义,明确将诸如让孩子独自在公园玩耍或独自步行前往附近商店等行为排除在外。

过度“温室化”的育儿方式可能造成伤害。心理学家和教育专家们认为,这一点正是美国被诊断为焦虑症的儿童及青少年人数激增的原因之一。根据今年在《发育与行为儿科学》期刊(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发表的一项研究,根据父母提供的信息,目前6-17岁的美国儿童及青少年群体中被诊断为焦虑症的人数占比从2007年的3.5%增至了4.1%。在美国大学卫生协会(American College Health Association)2017年针对逾3.1万名大学生的一次调研中,21.6%的人表示自己过去一年曾被诊断为焦虑症或接受了焦虑问题相关的治疗。而2008年这一占比仅为10.4%。

2007年,一项大规模研究就“教育方式对孩子焦虑心理形成的影响”这一主题的科学文献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影响最大的教育行为是“赋予自主权”,定义是“父母对孩子的意见和选择进行鼓励,认可孩子对事情的独立见解,以及在作出决定及寻找解决方案时征求孩子的意见。”对孩子而言,自主权越大,焦虑感就越低。(不过,基因在决定个人的焦虑程度差异时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这项研究结果在《临床心理学评论》上(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发布。

对于已经产生焦虑的孩子,过度保护可能会让局面雪上加霜。“这会让孩子更加确信,世上存在某些可怕的事物,世界是个危险的地方,我不能独自应对,” 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NYU Langone Child Study Center)的临床心理学家贝里(Rebecca Rialon Berry)称。

来自纽约的发育儿科医生莱文(Jack Levine)称,缺乏自主权和独立性也可能阻碍自信心的发展,导致孩子成年后仍然依靠父母或其他人做出决定。并且由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希望变得更独立,强行压抑这种欲望可能让他们愤懑不已,并通过行为发泄出来,来自马里兰州哥伦比亚市的家庭心理医生萨克(Brad Sachs)表示。

和许多“未知世代”(Generation X,出生在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初期之间的美国人)一样,我的记忆中,自己小时候经常在无人照看的情况下骑自行车,和街坊四邻的孩子们玩捉迷藏。但是在当下,当你被触目惊心的社交媒体文章、振振有词的育儿建议书籍以及神经过敏的文化趋势连环炮轰,还如何追随自己的内心?还有那些意见相左的邻居——以及你的另一半。就我自身而言,当我把让女儿独自在家的事情告诉丈夫时,他的脸顿时阴沉。“她可能会撞到头,或者被呛到,”他说道。(说句公道话,这两件事都曾发生在我女儿身上——当时我俩都在。)

美国已经有不少州制定了相关法律,一般而言会对能把孩子单独留在家的最低合法年龄做出具体规定。例如,马里兰州将这个界限设定在8岁;在伊利诺伊州,父母不得在“不合理”的时间范围内让14岁以下的子女独处。其他一些州给出了更笼统的指引。但是对于一些重要的独立里程碑,如独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照顾弟弟妹妹——却几乎没有设置硬性的年龄限制。

“孩子们走向成熟和技能发展的速度有所差异,”来自加州尔湾(Irvine)的儿科胃肠病学家阿格兰(Phyllis F. Agran)称。她指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如患有多动症或发育迟缓的孩子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具备冲动控制能力或者其他独立行事所需的技能。阿格兰女士还是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数项伤害预防政策的执笔人之一。

在工作时间,许多经济困难的家庭除了让孩子独自在家之外恐怕别无选择。在一些犯罪猖獗的社区,即便是让大龄孩子出门玩也可能很不安全。

一项被广泛研究的独立里程碑是独自过马路。研究发现,幼童步行上学途中往往不看交通指示牌,或者在踏上马路之前不会在路边上停留。部分研究发现,家长们很可能高估了孩子安全过马路的能力。根据2000年《英国教育心理学》(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和7、8岁的孩子相比,10-11岁的孩子在识别过马路的安全位置及察觉交通或马路危险的能力要强得多。美国儿科学会建议家长们至少等到孩子10岁再让他们独自步行上学或外出。

耶鲁大学心理学及儿童精神病学荣誉教授凯兹丁(Alan E. Kazdin)建议家长们在风险更低的小事上重复鼓励孩子们独立行事,如让孩子们独自做作业、独自洗碗或者自主为朋友选择礼物。虽然洗碗或其他家务看上去可能像是一种任务,但也能推动孩子走向独立:孩子们需要这些技能,以及由此产生的主人翁意识发展成为独立自主的成年人。凯兹丁博士称,这些就相当于是“实践试验”。他建议家长们在孩子付诸努力时给予热情洋溢、具体确切的赞赏,同时拍拍孩子的肩膀或者击掌鼓励。以打趣的方式发起挑战,如“我打赌你肯定不能自已一个人做三明治”,也能提高孩子坚持到底的可能性。而反复唠叨、斥责或因为不够独立而惩罚孩子的做法则行不通,他称。

萨克博士鼓励家长让孩子们参与到规划自身独立之路的决定中来。例如,当你询问孩子的想法,例如是不是愿意自己呆在家,然后让他们自己衡量风险和好处时,“这能提升他们的自我意识,” 萨克博士称,“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开始做出更好的决定,因为他们在思考问题,而不仅仅是在行动,”当他们面临可能带来更严重后果的决定时,如性或饮酒,这种意识将令他们受益匪浅。

鼓励孩子独立,越早越好。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的贝里博士指出,2-3岁的孩子就可以开始帮父母做家务,如把盘子摆到桌上或者把衣服放到洗衣篮里。她称,大多数8岁大的孩子应该会做炒蛋了,父母只需在一旁稍加指导;而大多数10岁的孩子已经可以使用厨房用刀了。家长们首先必须反复教授安全技能,然后再协助或者在一旁监督整个过程,最后就可以逐渐“淡出”。

让孩子在外拥有更大自主权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挑战——特别是如果你所在街区住的都是容易为孩子神经过敏的“圈养式”父母,而你是唯一一个让孩子自己骑单车去公园的家长。也正因如此,曾经是新闻工作者的斯卡纳齐(Lenore Skenazy)正在尝试通过她建立的非盈利机构“放手成长” (Let Grow)说服整个社区,给予孩子更大的自主性。“这样家长们无需再背负冒失大意的罪名,”她说。斯卡纳齐本人有两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

10年前,斯卡纳齐女士在一个报纸专栏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写道她曾让自己当时九岁的儿子独自在纽约乘地铁,一时间引起了激烈的抨击。随后,愈战愈勇的她又开设了一个名为“放养孩子”(Free Range Kids)的博客。斯卡纳齐女士表示如果整个社区都支持让孩子独立自主,才可以解决一个潜在问题,那就是没有家长陪伴的孩子连玩伴都找不到。否则,“所有人都去打长曲棍球或参加课后棋社,或是参加其他有组织活动,”她说。

纽约长岛Patchogue-Medford学区负责人海恩斯(Michael J. Hynes)去年秋天启动了 “放手成长”项目,因为他发现“孩子们仿佛被越来越多的保护罩包裹着,”他说,“我注意到他们不愿承担风险。”

如今,学区的七所小学中有五所会专门选择一天,只给学生布置一项作业:尝试新事物。有些班级还会要求学生写日记。提议尝试的事物包括(可以独自做也可以和朋友一起做)遛狗、漫步树林、和“夜间捉迷藏”。“放手成长”还协助学校成立游玩俱乐部,让孩子们上学前或放学后在操场或体育馆里自由玩耍。该组织建议学校指派一名成人担任“救生员”的角色,但除此以外让学生自己决定玩什么、怎么玩——以及自行解决问题。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海恩斯先生表示他已经看到了成效。“虽然我不能说学生成绩有所改善,但我相信孩子们现在表现得更好,更有自信。学生现在敢于在学校大胆突破,以往怯懦腼腆的孩子现在也会举手发言。”


在女儿十岁的时候,金女士(Jodi Della Femina Kim)认为是时候给孩子配一部手机,并让她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走路上学。于是,夫妇二人和他们同住布鲁克林的几家邻居一起做了这个决定。刚开始的几个星期,金女士会跟在女儿身后。他们还定了原则:手机必须放在口袋里(走路时不能发短信),而且不能戴耳机(以免分散注意力)。

接下来,金女士会陪女儿走到她约好与朋友见面的街角,然后让孩子们一起走去学校。几个月后,孩子们获准在全程无大人陪伴的情况下走到四个街区外的学校。

现年15岁的大女儿安娜贝尔∙金(Annabel Kim)表示,她当时“对可以自己走去学校感到异常兴奋,感觉这意味着自己终于长大了。”后来她还帮忙照顾自己9岁大的妹妹,为家人做饭,在这一过程中继续培养自己的自立能力。

哥伦比亚大学焦虑症及相关疾病诊所(the Columbia University Clinic for Anxiety and Related Disorders)主任阿尔巴诺(Anne Marie Albano)强调,父母必须铭记,养育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孩子在离开家去上大学或参加工作的时候能够实现自立。

她和同事列出了孩子高中毕业之前应该实现的里程碑清单:包括在老师或其他权威人士面前提出自己的观点、在没有父母陪同的情况下去看医生,以及早上自己起床。“有些哈佛大学或密歇根大学的学生现在每天还要让父母叫自己起床,”她说。没有人想沦为这样的父母。

*****************************************************************************************

独立之路

2-3岁:把脏衣服放进洗衣篮里;把玩具收好。

4-5岁:喂宠物;为自己挑选衣服。

6-7岁:做三明治(但还不能用尖利的刀);独立洗澡。

8-9岁:下厨做简单的饭菜;约人出来玩。

10-13岁:早上不用父母催促、自己起床;独自在家;自己走路或骑车上学。

14-17岁:自己预约医生、看医生;课后或暑期兼职;制定并执行财务计划;自己远足。

资料来源:Rebecca Rialon Berry, Anne Marie Albano,美国儿科学会,familyeducation.com

*****************************************************************************************

尽管获得独立通常让孩子们兴奋不已,但有些父母往往还需学会应对自身的焦虑。心理治疗师汤普森女士(Heidi Thompson)与丈夫以及两个孩子同住在佛蒙特州卡莱镇。镇上的孩子们经常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嬉戏玩耍。不过,当女儿在七年级前的暑假表示想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和邻居家的孩子去附近的湖心小岛露营一晚时, 汤普森女士还是绷紧了神经。她十分勉强地答应了女儿。

“那天我整晚都睡不着,”她说。不过, “第二天早上女儿回来时兴奋不已。我们想让孩子们觉得这个世界总的来说还是安全的,” 汤普森女士表示。

当然,孩子们独自尝试某些事情时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他们可能会坐错巴士,或者不用心准备考试——然后挂科。

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儿科学临床教授、美国儿科学会“美好未来”(Bright Futures)指南合编者约瑟夫(Joseph F. Hagan Jr.)表示,父母对这些后果可能难以接受,但这正是孩子的独立里程碑。“自己做决定是走向独立的一部分,”他说——包括拥有“做出错误决定的权利。”



撰文 / Andrea Peters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为什么孩子们不能独自去上学?美国多地家长和社区正想办法赋予孩子更多的独立空间——这种做法也有助于帮孩子远离焦虑,有朝一日成长为更自立自主的成年人。



「OR」--几周之前,我第一次把9岁大的女儿独自一人丢在家里。这完全不在计划之内。

因为我当时完全乱了阵脚。那天女儿生病了,丈夫不在家,而我必须前往药店——单程需步行约五分钟——给女儿买药。所以我先告诉女儿怎样找到家里几乎没怎么用过的固定电话,测试了一下她知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再告诫她任何人来了都不要打开前门。然后我转身离去,20分钟后我回到家里。这段经历让我和女儿两人都感到有些忐忑——这是她第一次完完全全一个人在家,没有成人监护!——不过,一切安好。

在此之前,由于担心可能发生意外,我将女儿的这一独立时刻推延了数月之久。不过,我深知这种思维方式的背后是一个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许多人都在抱怨,和前几代相比,如今的孩子独立性和自主性明显不足。独自步行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在小区周边骑自行车或者为父母跑腿的孩子也越来越少。

曾经有几个案件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起因是父母因疏忽大意让孩子单独外出或玩耍,最终遭到指控。而如今,向家长的监护义务施加如此重压的做法招致反对:今年早些时候,犹他州通过了一项新的“自由放养育儿法案”,对疏忽大意进行了重新定义,明确将诸如让孩子独自在公园玩耍或独自步行前往附近商店等行为排除在外。

过度“温室化”的育儿方式可能造成伤害。心理学家和教育专家们认为,这一点正是美国被诊断为焦虑症的儿童及青少年人数激增的原因之一。根据今年在《发育与行为儿科学》期刊(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发表的一项研究,根据父母提供的信息,目前6-17岁的美国儿童及青少年群体中被诊断为焦虑症的人数占比从2007年的3.5%增至了4.1%。在美国大学卫生协会(American College Health Association)2017年针对逾3.1万名大学生的一次调研中,21.6%的人表示自己过去一年曾被诊断为焦虑症或接受了焦虑问题相关的治疗。而2008年这一占比仅为10.4%。

2007年,一项大规模研究就“教育方式对孩子焦虑心理形成的影响”这一主题的科学文献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影响最大的教育行为是“赋予自主权”,定义是“父母对孩子的意见和选择进行鼓励,认可孩子对事情的独立见解,以及在作出决定及寻找解决方案时征求孩子的意见。”对孩子而言,自主权越大,焦虑感就越低。(不过,基因在决定个人的焦虑程度差异时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这项研究结果在《临床心理学评论》上(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发布。

对于已经产生焦虑的孩子,过度保护可能会让局面雪上加霜。“这会让孩子更加确信,世上存在某些可怕的事物,世界是个危险的地方,我不能独自应对,” 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NYU Langone Child Study Center)的临床心理学家贝里(Rebecca Rialon Berry)称。

来自纽约的发育儿科医生莱文(Jack Levine)称,缺乏自主权和独立性也可能阻碍自信心的发展,导致孩子成年后仍然依靠父母或其他人做出决定。并且由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希望变得更独立,强行压抑这种欲望可能让他们愤懑不已,并通过行为发泄出来,来自马里兰州哥伦比亚市的家庭心理医生萨克(Brad Sachs)表示。

和许多“未知世代”(Generation X,出生在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初期之间的美国人)一样,我的记忆中,自己小时候经常在无人照看的情况下骑自行车,和街坊四邻的孩子们玩捉迷藏。但是在当下,当你被触目惊心的社交媒体文章、振振有词的育儿建议书籍以及神经过敏的文化趋势连环炮轰,还如何追随自己的内心?还有那些意见相左的邻居——以及你的另一半。就我自身而言,当我把让女儿独自在家的事情告诉丈夫时,他的脸顿时阴沉。“她可能会撞到头,或者被呛到,”他说道。(说句公道话,这两件事都曾发生在我女儿身上——当时我俩都在。)

美国已经有不少州制定了相关法律,一般而言会对能把孩子单独留在家的最低合法年龄做出具体规定。例如,马里兰州将这个界限设定在8岁;在伊利诺伊州,父母不得在“不合理”的时间范围内让14岁以下的子女独处。其他一些州给出了更笼统的指引。但是对于一些重要的独立里程碑,如独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照顾弟弟妹妹——却几乎没有设置硬性的年龄限制。

“孩子们走向成熟和技能发展的速度有所差异,”来自加州尔湾(Irvine)的儿科胃肠病学家阿格兰(Phyllis F. Agran)称。她指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如患有多动症或发育迟缓的孩子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具备冲动控制能力或者其他独立行事所需的技能。阿格兰女士还是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数项伤害预防政策的执笔人之一。

在工作时间,许多经济困难的家庭除了让孩子独自在家之外恐怕别无选择。在一些犯罪猖獗的社区,即便是让大龄孩子出门玩也可能很不安全。

一项被广泛研究的独立里程碑是独自过马路。研究发现,幼童步行上学途中往往不看交通指示牌,或者在踏上马路之前不会在路边上停留。部分研究发现,家长们很可能高估了孩子安全过马路的能力。根据2000年《英国教育心理学》(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和7、8岁的孩子相比,10-11岁的孩子在识别过马路的安全位置及察觉交通或马路危险的能力要强得多。美国儿科学会建议家长们至少等到孩子10岁再让他们独自步行上学或外出。

耶鲁大学心理学及儿童精神病学荣誉教授凯兹丁(Alan E. Kazdin)建议家长们在风险更低的小事上重复鼓励孩子们独立行事,如让孩子们独自做作业、独自洗碗或者自主为朋友选择礼物。虽然洗碗或其他家务看上去可能像是一种任务,但也能推动孩子走向独立:孩子们需要这些技能,以及由此产生的主人翁意识发展成为独立自主的成年人。凯兹丁博士称,这些就相当于是“实践试验”。他建议家长们在孩子付诸努力时给予热情洋溢、具体确切的赞赏,同时拍拍孩子的肩膀或者击掌鼓励。以打趣的方式发起挑战,如“我打赌你肯定不能自已一个人做三明治”,也能提高孩子坚持到底的可能性。而反复唠叨、斥责或因为不够独立而惩罚孩子的做法则行不通,他称。

萨克博士鼓励家长让孩子们参与到规划自身独立之路的决定中来。例如,当你询问孩子的想法,例如是不是愿意自己呆在家,然后让他们自己衡量风险和好处时,“这能提升他们的自我意识,” 萨克博士称,“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开始做出更好的决定,因为他们在思考问题,而不仅仅是在行动,”当他们面临可能带来更严重后果的决定时,如性或饮酒,这种意识将令他们受益匪浅。

鼓励孩子独立,越早越好。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的贝里博士指出,2-3岁的孩子就可以开始帮父母做家务,如把盘子摆到桌上或者把衣服放到洗衣篮里。她称,大多数8岁大的孩子应该会做炒蛋了,父母只需在一旁稍加指导;而大多数10岁的孩子已经可以使用厨房用刀了。家长们首先必须反复教授安全技能,然后再协助或者在一旁监督整个过程,最后就可以逐渐“淡出”。

让孩子在外拥有更大自主权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挑战——特别是如果你所在街区住的都是容易为孩子神经过敏的“圈养式”父母,而你是唯一一个让孩子自己骑单车去公园的家长。也正因如此,曾经是新闻工作者的斯卡纳齐(Lenore Skenazy)正在尝试通过她建立的非盈利机构“放手成长” (Let Grow)说服整个社区,给予孩子更大的自主性。“这样家长们无需再背负冒失大意的罪名,”她说。斯卡纳齐本人有两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

10年前,斯卡纳齐女士在一个报纸专栏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写道她曾让自己当时九岁的儿子独自在纽约乘地铁,一时间引起了激烈的抨击。随后,愈战愈勇的她又开设了一个名为“放养孩子”(Free Range Kids)的博客。斯卡纳齐女士表示如果整个社区都支持让孩子独立自主,才可以解决一个潜在问题,那就是没有家长陪伴的孩子连玩伴都找不到。否则,“所有人都去打长曲棍球或参加课后棋社,或是参加其他有组织活动,”她说。

纽约长岛Patchogue-Medford学区负责人海恩斯(Michael J. Hynes)去年秋天启动了 “放手成长”项目,因为他发现“孩子们仿佛被越来越多的保护罩包裹着,”他说,“我注意到他们不愿承担风险。”

如今,学区的七所小学中有五所会专门选择一天,只给学生布置一项作业:尝试新事物。有些班级还会要求学生写日记。提议尝试的事物包括(可以独自做也可以和朋友一起做)遛狗、漫步树林、和“夜间捉迷藏”。“放手成长”还协助学校成立游玩俱乐部,让孩子们上学前或放学后在操场或体育馆里自由玩耍。该组织建议学校指派一名成人担任“救生员”的角色,但除此以外让学生自己决定玩什么、怎么玩——以及自行解决问题。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海恩斯先生表示他已经看到了成效。“虽然我不能说学生成绩有所改善,但我相信孩子们现在表现得更好,更有自信。学生现在敢于在学校大胆突破,以往怯懦腼腆的孩子现在也会举手发言。”


在女儿十岁的时候,金女士(Jodi Della Femina Kim)认为是时候给孩子配一部手机,并让她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走路上学。于是,夫妇二人和他们同住布鲁克林的几家邻居一起做了这个决定。刚开始的几个星期,金女士会跟在女儿身后。他们还定了原则:手机必须放在口袋里(走路时不能发短信),而且不能戴耳机(以免分散注意力)。

接下来,金女士会陪女儿走到她约好与朋友见面的街角,然后让孩子们一起走去学校。几个月后,孩子们获准在全程无大人陪伴的情况下走到四个街区外的学校。

现年15岁的大女儿安娜贝尔∙金(Annabel Kim)表示,她当时“对可以自己走去学校感到异常兴奋,感觉这意味着自己终于长大了。”后来她还帮忙照顾自己9岁大的妹妹,为家人做饭,在这一过程中继续培养自己的自立能力。

哥伦比亚大学焦虑症及相关疾病诊所(the Columbia University Clinic for Anxiety and Related Disorders)主任阿尔巴诺(Anne Marie Albano)强调,父母必须铭记,养育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孩子在离开家去上大学或参加工作的时候能够实现自立。

她和同事列出了孩子高中毕业之前应该实现的里程碑清单:包括在老师或其他权威人士面前提出自己的观点、在没有父母陪同的情况下去看医生,以及早上自己起床。“有些哈佛大学或密歇根大学的学生现在每天还要让父母叫自己起床,”她说。没有人想沦为这样的父母。

*****************************************************************************************

独立之路

2-3岁:把脏衣服放进洗衣篮里;把玩具收好。

4-5岁:喂宠物;为自己挑选衣服。

6-7岁:做三明治(但还不能用尖利的刀);独立洗澡。

8-9岁:下厨做简单的饭菜;约人出来玩。

10-13岁:早上不用父母催促、自己起床;独自在家;自己走路或骑车上学。

14-17岁:自己预约医生、看医生;课后或暑期兼职;制定并执行财务计划;自己远足。

资料来源:Rebecca Rialon Berry, Anne Marie Albano,美国儿科学会,familyeducation.com

*****************************************************************************************

尽管获得独立通常让孩子们兴奋不已,但有些父母往往还需学会应对自身的焦虑。心理治疗师汤普森女士(Heidi Thompson)与丈夫以及两个孩子同住在佛蒙特州卡莱镇。镇上的孩子们经常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嬉戏玩耍。不过,当女儿在七年级前的暑假表示想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和邻居家的孩子去附近的湖心小岛露营一晚时, 汤普森女士还是绷紧了神经。她十分勉强地答应了女儿。

“那天我整晚都睡不着,”她说。不过, “第二天早上女儿回来时兴奋不已。我们想让孩子们觉得这个世界总的来说还是安全的,” 汤普森女士表示。

当然,孩子们独自尝试某些事情时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他们可能会坐错巴士,或者不用心准备考试——然后挂科。

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儿科学临床教授、美国儿科学会“美好未来”(Bright Futures)指南合编者约瑟夫(Joseph F. Hagan Jr.)表示,父母对这些后果可能难以接受,但这正是孩子的独立里程碑。“自己做决定是走向独立的一部分,”他说——包括拥有“做出错误决定的权利。”



撰文 / Andrea Peters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为什么孩子们不能独自去上学?美国多地家长和社区正想办法赋予孩子更多的独立空间——这种做法也有助于帮孩子远离焦虑,有朝一日成长为更自立自主的成年人。



「OR」--几周之前,我第一次把9岁大的女儿独自一人丢在家里。这完全不在计划之内。

因为我当时完全乱了阵脚。那天女儿生病了,丈夫不在家,而我必须前往药店——单程需步行约五分钟——给女儿买药。所以我先告诉女儿怎样找到家里几乎没怎么用过的固定电话,测试了一下她知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再告诫她任何人来了都不要打开前门。然后我转身离去,20分钟后我回到家里。这段经历让我和女儿两人都感到有些忐忑——这是她第一次完完全全一个人在家,没有成人监护!——不过,一切安好。

在此之前,由于担心可能发生意外,我将女儿的这一独立时刻推延了数月之久。不过,我深知这种思维方式的背后是一个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许多人都在抱怨,和前几代相比,如今的孩子独立性和自主性明显不足。独自步行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在小区周边骑自行车或者为父母跑腿的孩子也越来越少。

曾经有几个案件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起因是父母因疏忽大意让孩子单独外出或玩耍,最终遭到指控。而如今,向家长的监护义务施加如此重压的做法招致反对:今年早些时候,犹他州通过了一项新的“自由放养育儿法案”,对疏忽大意进行了重新定义,明确将诸如让孩子独自在公园玩耍或独自步行前往附近商店等行为排除在外。

过度“温室化”的育儿方式可能造成伤害。心理学家和教育专家们认为,这一点正是美国被诊断为焦虑症的儿童及青少年人数激增的原因之一。根据今年在《发育与行为儿科学》期刊(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发表的一项研究,根据父母提供的信息,目前6-17岁的美国儿童及青少年群体中被诊断为焦虑症的人数占比从2007年的3.5%增至了4.1%。在美国大学卫生协会(American College Health Association)2017年针对逾3.1万名大学生的一次调研中,21.6%的人表示自己过去一年曾被诊断为焦虑症或接受了焦虑问题相关的治疗。而2008年这一占比仅为10.4%。

2007年,一项大规模研究就“教育方式对孩子焦虑心理形成的影响”这一主题的科学文献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影响最大的教育行为是“赋予自主权”,定义是“父母对孩子的意见和选择进行鼓励,认可孩子对事情的独立见解,以及在作出决定及寻找解决方案时征求孩子的意见。”对孩子而言,自主权越大,焦虑感就越低。(不过,基因在决定个人的焦虑程度差异时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这项研究结果在《临床心理学评论》上(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发布。

对于已经产生焦虑的孩子,过度保护可能会让局面雪上加霜。“这会让孩子更加确信,世上存在某些可怕的事物,世界是个危险的地方,我不能独自应对,” 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NYU Langone Child Study Center)的临床心理学家贝里(Rebecca Rialon Berry)称。

来自纽约的发育儿科医生莱文(Jack Levine)称,缺乏自主权和独立性也可能阻碍自信心的发展,导致孩子成年后仍然依靠父母或其他人做出决定。并且由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希望变得更独立,强行压抑这种欲望可能让他们愤懑不已,并通过行为发泄出来,来自马里兰州哥伦比亚市的家庭心理医生萨克(Brad Sachs)表示。

和许多“未知世代”(Generation X,出生在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初期之间的美国人)一样,我的记忆中,自己小时候经常在无人照看的情况下骑自行车,和街坊四邻的孩子们玩捉迷藏。但是在当下,当你被触目惊心的社交媒体文章、振振有词的育儿建议书籍以及神经过敏的文化趋势连环炮轰,还如何追随自己的内心?还有那些意见相左的邻居——以及你的另一半。就我自身而言,当我把让女儿独自在家的事情告诉丈夫时,他的脸顿时阴沉。“她可能会撞到头,或者被呛到,”他说道。(说句公道话,这两件事都曾发生在我女儿身上——当时我俩都在。)

美国已经有不少州制定了相关法律,一般而言会对能把孩子单独留在家的最低合法年龄做出具体规定。例如,马里兰州将这个界限设定在8岁;在伊利诺伊州,父母不得在“不合理”的时间范围内让14岁以下的子女独处。其他一些州给出了更笼统的指引。但是对于一些重要的独立里程碑,如独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照顾弟弟妹妹——却几乎没有设置硬性的年龄限制。

“孩子们走向成熟和技能发展的速度有所差异,”来自加州尔湾(Irvine)的儿科胃肠病学家阿格兰(Phyllis F. Agran)称。她指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如患有多动症或发育迟缓的孩子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具备冲动控制能力或者其他独立行事所需的技能。阿格兰女士还是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数项伤害预防政策的执笔人之一。

在工作时间,许多经济困难的家庭除了让孩子独自在家之外恐怕别无选择。在一些犯罪猖獗的社区,即便是让大龄孩子出门玩也可能很不安全。

一项被广泛研究的独立里程碑是独自过马路。研究发现,幼童步行上学途中往往不看交通指示牌,或者在踏上马路之前不会在路边上停留。部分研究发现,家长们很可能高估了孩子安全过马路的能力。根据2000年《英国教育心理学》(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和7、8岁的孩子相比,10-11岁的孩子在识别过马路的安全位置及察觉交通或马路危险的能力要强得多。美国儿科学会建议家长们至少等到孩子10岁再让他们独自步行上学或外出。

耶鲁大学心理学及儿童精神病学荣誉教授凯兹丁(Alan E. Kazdin)建议家长们在风险更低的小事上重复鼓励孩子们独立行事,如让孩子们独自做作业、独自洗碗或者自主为朋友选择礼物。虽然洗碗或其他家务看上去可能像是一种任务,但也能推动孩子走向独立:孩子们需要这些技能,以及由此产生的主人翁意识发展成为独立自主的成年人。凯兹丁博士称,这些就相当于是“实践试验”。他建议家长们在孩子付诸努力时给予热情洋溢、具体确切的赞赏,同时拍拍孩子的肩膀或者击掌鼓励。以打趣的方式发起挑战,如“我打赌你肯定不能自已一个人做三明治”,也能提高孩子坚持到底的可能性。而反复唠叨、斥责或因为不够独立而惩罚孩子的做法则行不通,他称。

萨克博士鼓励家长让孩子们参与到规划自身独立之路的决定中来。例如,当你询问孩子的想法,例如是不是愿意自己呆在家,然后让他们自己衡量风险和好处时,“这能提升他们的自我意识,” 萨克博士称,“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开始做出更好的决定,因为他们在思考问题,而不仅仅是在行动,”当他们面临可能带来更严重后果的决定时,如性或饮酒,这种意识将令他们受益匪浅。

鼓励孩子独立,越早越好。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的贝里博士指出,2-3岁的孩子就可以开始帮父母做家务,如把盘子摆到桌上或者把衣服放到洗衣篮里。她称,大多数8岁大的孩子应该会做炒蛋了,父母只需在一旁稍加指导;而大多数10岁的孩子已经可以使用厨房用刀了。家长们首先必须反复教授安全技能,然后再协助或者在一旁监督整个过程,最后就可以逐渐“淡出”。

让孩子在外拥有更大自主权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挑战——特别是如果你所在街区住的都是容易为孩子神经过敏的“圈养式”父母,而你是唯一一个让孩子自己骑单车去公园的家长。也正因如此,曾经是新闻工作者的斯卡纳齐(Lenore Skenazy)正在尝试通过她建立的非盈利机构“放手成长” (Let Grow)说服整个社区,给予孩子更大的自主性。“这样家长们无需再背负冒失大意的罪名,”她说。斯卡纳齐本人有两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

10年前,斯卡纳齐女士在一个报纸专栏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写道她曾让自己当时九岁的儿子独自在纽约乘地铁,一时间引起了激烈的抨击。随后,愈战愈勇的她又开设了一个名为“放养孩子”(Free Range Kids)的博客。斯卡纳齐女士表示如果整个社区都支持让孩子独立自主,才可以解决一个潜在问题,那就是没有家长陪伴的孩子连玩伴都找不到。否则,“所有人都去打长曲棍球或参加课后棋社,或是参加其他有组织活动,”她说。

纽约长岛Patchogue-Medford学区负责人海恩斯(Michael J. Hynes)去年秋天启动了 “放手成长”项目,因为他发现“孩子们仿佛被越来越多的保护罩包裹着,”他说,“我注意到他们不愿承担风险。”

如今,学区的七所小学中有五所会专门选择一天,只给学生布置一项作业:尝试新事物。有些班级还会要求学生写日记。提议尝试的事物包括(可以独自做也可以和朋友一起做)遛狗、漫步树林、和“夜间捉迷藏”。“放手成长”还协助学校成立游玩俱乐部,让孩子们上学前或放学后在操场或体育馆里自由玩耍。该组织建议学校指派一名成人担任“救生员”的角色,但除此以外让学生自己决定玩什么、怎么玩——以及自行解决问题。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海恩斯先生表示他已经看到了成效。“虽然我不能说学生成绩有所改善,但我相信孩子们现在表现得更好,更有自信。学生现在敢于在学校大胆突破,以往怯懦腼腆的孩子现在也会举手发言。”


在女儿十岁的时候,金女士(Jodi Della Femina Kim)认为是时候给孩子配一部手机,并让她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走路上学。于是,夫妇二人和他们同住布鲁克林的几家邻居一起做了这个决定。刚开始的几个星期,金女士会跟在女儿身后。他们还定了原则:手机必须放在口袋里(走路时不能发短信),而且不能戴耳机(以免分散注意力)。

接下来,金女士会陪女儿走到她约好与朋友见面的街角,然后让孩子们一起走去学校。几个月后,孩子们获准在全程无大人陪伴的情况下走到四个街区外的学校。

现年15岁的大女儿安娜贝尔∙金(Annabel Kim)表示,她当时“对可以自己走去学校感到异常兴奋,感觉这意味着自己终于长大了。”后来她还帮忙照顾自己9岁大的妹妹,为家人做饭,在这一过程中继续培养自己的自立能力。

哥伦比亚大学焦虑症及相关疾病诊所(the Columbia University Clinic for Anxiety and Related Disorders)主任阿尔巴诺(Anne Marie Albano)强调,父母必须铭记,养育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孩子在离开家去上大学或参加工作的时候能够实现自立。

她和同事列出了孩子高中毕业之前应该实现的里程碑清单:包括在老师或其他权威人士面前提出自己的观点、在没有父母陪同的情况下去看医生,以及早上自己起床。“有些哈佛大学或密歇根大学的学生现在每天还要让父母叫自己起床,”她说。没有人想沦为这样的父母。

*****************************************************************************************

独立之路

2-3岁:把脏衣服放进洗衣篮里;把玩具收好。

4-5岁:喂宠物;为自己挑选衣服。

6-7岁:做三明治(但还不能用尖利的刀);独立洗澡。

8-9岁:下厨做简单的饭菜;约人出来玩。

10-13岁:早上不用父母催促、自己起床;独自在家;自己走路或骑车上学。

14-17岁:自己预约医生、看医生;课后或暑期兼职;制定并执行财务计划;自己远足。

资料来源:Rebecca Rialon Berry, Anne Marie Albano,美国儿科学会,familyeducation.com

*****************************************************************************************

尽管获得独立通常让孩子们兴奋不已,但有些父母往往还需学会应对自身的焦虑。心理治疗师汤普森女士(Heidi Thompson)与丈夫以及两个孩子同住在佛蒙特州卡莱镇。镇上的孩子们经常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嬉戏玩耍。不过,当女儿在七年级前的暑假表示想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和邻居家的孩子去附近的湖心小岛露营一晚时, 汤普森女士还是绷紧了神经。她十分勉强地答应了女儿。

“那天我整晚都睡不着,”她说。不过, “第二天早上女儿回来时兴奋不已。我们想让孩子们觉得这个世界总的来说还是安全的,” 汤普森女士表示。

当然,孩子们独自尝试某些事情时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他们可能会坐错巴士,或者不用心准备考试——然后挂科。

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儿科学临床教授、美国儿科学会“美好未来”(Bright Futures)指南合编者约瑟夫(Joseph F. Hagan Jr.)表示,父母对这些后果可能难以接受,但这正是孩子的独立里程碑。“自己做决定是走向独立的一部分,”他说——包括拥有“做出错误决定的权利。”



撰文 / Andrea Peters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如今的孩子被保护得过头了

发布日期:2018-07-19 20:20
摘要」为什么孩子们不能独自去上学?美国多地家长和社区正想办法赋予孩子更多的独立空间——这种做法也有助于帮孩子远离焦虑,有朝一日成长为更自立自主的成年人。



「OR」--几周之前,我第一次把9岁大的女儿独自一人丢在家里。这完全不在计划之内。

因为我当时完全乱了阵脚。那天女儿生病了,丈夫不在家,而我必须前往药店——单程需步行约五分钟——给女儿买药。所以我先告诉女儿怎样找到家里几乎没怎么用过的固定电话,测试了一下她知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再告诫她任何人来了都不要打开前门。然后我转身离去,20分钟后我回到家里。这段经历让我和女儿两人都感到有些忐忑——这是她第一次完完全全一个人在家,没有成人监护!——不过,一切安好。

在此之前,由于担心可能发生意外,我将女儿的这一独立时刻推延了数月之久。不过,我深知这种思维方式的背后是一个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许多人都在抱怨,和前几代相比,如今的孩子独立性和自主性明显不足。独自步行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在小区周边骑自行车或者为父母跑腿的孩子也越来越少。

曾经有几个案件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起因是父母因疏忽大意让孩子单独外出或玩耍,最终遭到指控。而如今,向家长的监护义务施加如此重压的做法招致反对:今年早些时候,犹他州通过了一项新的“自由放养育儿法案”,对疏忽大意进行了重新定义,明确将诸如让孩子独自在公园玩耍或独自步行前往附近商店等行为排除在外。

过度“温室化”的育儿方式可能造成伤害。心理学家和教育专家们认为,这一点正是美国被诊断为焦虑症的儿童及青少年人数激增的原因之一。根据今年在《发育与行为儿科学》期刊(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发表的一项研究,根据父母提供的信息,目前6-17岁的美国儿童及青少年群体中被诊断为焦虑症的人数占比从2007年的3.5%增至了4.1%。在美国大学卫生协会(American College Health Association)2017年针对逾3.1万名大学生的一次调研中,21.6%的人表示自己过去一年曾被诊断为焦虑症或接受了焦虑问题相关的治疗。而2008年这一占比仅为10.4%。

2007年,一项大规模研究就“教育方式对孩子焦虑心理形成的影响”这一主题的科学文献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影响最大的教育行为是“赋予自主权”,定义是“父母对孩子的意见和选择进行鼓励,认可孩子对事情的独立见解,以及在作出决定及寻找解决方案时征求孩子的意见。”对孩子而言,自主权越大,焦虑感就越低。(不过,基因在决定个人的焦虑程度差异时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这项研究结果在《临床心理学评论》上(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发布。

对于已经产生焦虑的孩子,过度保护可能会让局面雪上加霜。“这会让孩子更加确信,世上存在某些可怕的事物,世界是个危险的地方,我不能独自应对,” 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NYU Langone Child Study Center)的临床心理学家贝里(Rebecca Rialon Berry)称。

来自纽约的发育儿科医生莱文(Jack Levine)称,缺乏自主权和独立性也可能阻碍自信心的发展,导致孩子成年后仍然依靠父母或其他人做出决定。并且由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希望变得更独立,强行压抑这种欲望可能让他们愤懑不已,并通过行为发泄出来,来自马里兰州哥伦比亚市的家庭心理医生萨克(Brad Sachs)表示。

和许多“未知世代”(Generation X,出生在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初期之间的美国人)一样,我的记忆中,自己小时候经常在无人照看的情况下骑自行车,和街坊四邻的孩子们玩捉迷藏。但是在当下,当你被触目惊心的社交媒体文章、振振有词的育儿建议书籍以及神经过敏的文化趋势连环炮轰,还如何追随自己的内心?还有那些意见相左的邻居——以及你的另一半。就我自身而言,当我把让女儿独自在家的事情告诉丈夫时,他的脸顿时阴沉。“她可能会撞到头,或者被呛到,”他说道。(说句公道话,这两件事都曾发生在我女儿身上——当时我俩都在。)

美国已经有不少州制定了相关法律,一般而言会对能把孩子单独留在家的最低合法年龄做出具体规定。例如,马里兰州将这个界限设定在8岁;在伊利诺伊州,父母不得在“不合理”的时间范围内让14岁以下的子女独处。其他一些州给出了更笼统的指引。但是对于一些重要的独立里程碑,如独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照顾弟弟妹妹——却几乎没有设置硬性的年龄限制。

“孩子们走向成熟和技能发展的速度有所差异,”来自加州尔湾(Irvine)的儿科胃肠病学家阿格兰(Phyllis F. Agran)称。她指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如患有多动症或发育迟缓的孩子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具备冲动控制能力或者其他独立行事所需的技能。阿格兰女士还是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数项伤害预防政策的执笔人之一。

在工作时间,许多经济困难的家庭除了让孩子独自在家之外恐怕别无选择。在一些犯罪猖獗的社区,即便是让大龄孩子出门玩也可能很不安全。

一项被广泛研究的独立里程碑是独自过马路。研究发现,幼童步行上学途中往往不看交通指示牌,或者在踏上马路之前不会在路边上停留。部分研究发现,家长们很可能高估了孩子安全过马路的能力。根据2000年《英国教育心理学》(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和7、8岁的孩子相比,10-11岁的孩子在识别过马路的安全位置及察觉交通或马路危险的能力要强得多。美国儿科学会建议家长们至少等到孩子10岁再让他们独自步行上学或外出。

耶鲁大学心理学及儿童精神病学荣誉教授凯兹丁(Alan E. Kazdin)建议家长们在风险更低的小事上重复鼓励孩子们独立行事,如让孩子们独自做作业、独自洗碗或者自主为朋友选择礼物。虽然洗碗或其他家务看上去可能像是一种任务,但也能推动孩子走向独立:孩子们需要这些技能,以及由此产生的主人翁意识发展成为独立自主的成年人。凯兹丁博士称,这些就相当于是“实践试验”。他建议家长们在孩子付诸努力时给予热情洋溢、具体确切的赞赏,同时拍拍孩子的肩膀或者击掌鼓励。以打趣的方式发起挑战,如“我打赌你肯定不能自已一个人做三明治”,也能提高孩子坚持到底的可能性。而反复唠叨、斥责或因为不够独立而惩罚孩子的做法则行不通,他称。

萨克博士鼓励家长让孩子们参与到规划自身独立之路的决定中来。例如,当你询问孩子的想法,例如是不是愿意自己呆在家,然后让他们自己衡量风险和好处时,“这能提升他们的自我意识,” 萨克博士称,“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开始做出更好的决定,因为他们在思考问题,而不仅仅是在行动,”当他们面临可能带来更严重后果的决定时,如性或饮酒,这种意识将令他们受益匪浅。

鼓励孩子独立,越早越好。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的贝里博士指出,2-3岁的孩子就可以开始帮父母做家务,如把盘子摆到桌上或者把衣服放到洗衣篮里。她称,大多数8岁大的孩子应该会做炒蛋了,父母只需在一旁稍加指导;而大多数10岁的孩子已经可以使用厨房用刀了。家长们首先必须反复教授安全技能,然后再协助或者在一旁监督整个过程,最后就可以逐渐“淡出”。

让孩子在外拥有更大自主权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挑战——特别是如果你所在街区住的都是容易为孩子神经过敏的“圈养式”父母,而你是唯一一个让孩子自己骑单车去公园的家长。也正因如此,曾经是新闻工作者的斯卡纳齐(Lenore Skenazy)正在尝试通过她建立的非盈利机构“放手成长” (Let Grow)说服整个社区,给予孩子更大的自主性。“这样家长们无需再背负冒失大意的罪名,”她说。斯卡纳齐本人有两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

10年前,斯卡纳齐女士在一个报纸专栏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写道她曾让自己当时九岁的儿子独自在纽约乘地铁,一时间引起了激烈的抨击。随后,愈战愈勇的她又开设了一个名为“放养孩子”(Free Range Kids)的博客。斯卡纳齐女士表示如果整个社区都支持让孩子独立自主,才可以解决一个潜在问题,那就是没有家长陪伴的孩子连玩伴都找不到。否则,“所有人都去打长曲棍球或参加课后棋社,或是参加其他有组织活动,”她说。

纽约长岛Patchogue-Medford学区负责人海恩斯(Michael J. Hynes)去年秋天启动了 “放手成长”项目,因为他发现“孩子们仿佛被越来越多的保护罩包裹着,”他说,“我注意到他们不愿承担风险。”

如今,学区的七所小学中有五所会专门选择一天,只给学生布置一项作业:尝试新事物。有些班级还会要求学生写日记。提议尝试的事物包括(可以独自做也可以和朋友一起做)遛狗、漫步树林、和“夜间捉迷藏”。“放手成长”还协助学校成立游玩俱乐部,让孩子们上学前或放学后在操场或体育馆里自由玩耍。该组织建议学校指派一名成人担任“救生员”的角色,但除此以外让学生自己决定玩什么、怎么玩——以及自行解决问题。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海恩斯先生表示他已经看到了成效。“虽然我不能说学生成绩有所改善,但我相信孩子们现在表现得更好,更有自信。学生现在敢于在学校大胆突破,以往怯懦腼腆的孩子现在也会举手发言。”


在女儿十岁的时候,金女士(Jodi Della Femina Kim)认为是时候给孩子配一部手机,并让她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走路上学。于是,夫妇二人和他们同住布鲁克林的几家邻居一起做了这个决定。刚开始的几个星期,金女士会跟在女儿身后。他们还定了原则:手机必须放在口袋里(走路时不能发短信),而且不能戴耳机(以免分散注意力)。

接下来,金女士会陪女儿走到她约好与朋友见面的街角,然后让孩子们一起走去学校。几个月后,孩子们获准在全程无大人陪伴的情况下走到四个街区外的学校。

现年15岁的大女儿安娜贝尔∙金(Annabel Kim)表示,她当时“对可以自己走去学校感到异常兴奋,感觉这意味着自己终于长大了。”后来她还帮忙照顾自己9岁大的妹妹,为家人做饭,在这一过程中继续培养自己的自立能力。

哥伦比亚大学焦虑症及相关疾病诊所(the Columbia University Clinic for Anxiety and Related Disorders)主任阿尔巴诺(Anne Marie Albano)强调,父母必须铭记,养育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孩子在离开家去上大学或参加工作的时候能够实现自立。

她和同事列出了孩子高中毕业之前应该实现的里程碑清单:包括在老师或其他权威人士面前提出自己的观点、在没有父母陪同的情况下去看医生,以及早上自己起床。“有些哈佛大学或密歇根大学的学生现在每天还要让父母叫自己起床,”她说。没有人想沦为这样的父母。

*****************************************************************************************

独立之路

2-3岁:把脏衣服放进洗衣篮里;把玩具收好。

4-5岁:喂宠物;为自己挑选衣服。

6-7岁:做三明治(但还不能用尖利的刀);独立洗澡。

8-9岁:下厨做简单的饭菜;约人出来玩。

10-13岁:早上不用父母催促、自己起床;独自在家;自己走路或骑车上学。

14-17岁:自己预约医生、看医生;课后或暑期兼职;制定并执行财务计划;自己远足。

资料来源:Rebecca Rialon Berry, Anne Marie Albano,美国儿科学会,familyeducation.com

*****************************************************************************************

尽管获得独立通常让孩子们兴奋不已,但有些父母往往还需学会应对自身的焦虑。心理治疗师汤普森女士(Heidi Thompson)与丈夫以及两个孩子同住在佛蒙特州卡莱镇。镇上的孩子们经常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嬉戏玩耍。不过,当女儿在七年级前的暑假表示想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和邻居家的孩子去附近的湖心小岛露营一晚时, 汤普森女士还是绷紧了神经。她十分勉强地答应了女儿。

“那天我整晚都睡不着,”她说。不过, “第二天早上女儿回来时兴奋不已。我们想让孩子们觉得这个世界总的来说还是安全的,” 汤普森女士表示。

当然,孩子们独自尝试某些事情时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他们可能会坐错巴士,或者不用心准备考试——然后挂科。

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儿科学临床教授、美国儿科学会“美好未来”(Bright Futures)指南合编者约瑟夫(Joseph F. Hagan Jr.)表示,父母对这些后果可能难以接受,但这正是孩子的独立里程碑。“自己做决定是走向独立的一部分,”他说——包括拥有“做出错误决定的权利。”



撰文 / Andrea Peters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为什么孩子们不能独自去上学?美国多地家长和社区正想办法赋予孩子更多的独立空间——这种做法也有助于帮孩子远离焦虑,有朝一日成长为更自立自主的成年人。



「OR」--几周之前,我第一次把9岁大的女儿独自一人丢在家里。这完全不在计划之内。

因为我当时完全乱了阵脚。那天女儿生病了,丈夫不在家,而我必须前往药店——单程需步行约五分钟——给女儿买药。所以我先告诉女儿怎样找到家里几乎没怎么用过的固定电话,测试了一下她知不知道我的手机号码,再告诫她任何人来了都不要打开前门。然后我转身离去,20分钟后我回到家里。这段经历让我和女儿两人都感到有些忐忑——这是她第一次完完全全一个人在家,没有成人监护!——不过,一切安好。

在此之前,由于担心可能发生意外,我将女儿的这一独立时刻推延了数月之久。不过,我深知这种思维方式的背后是一个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许多人都在抱怨,和前几代相比,如今的孩子独立性和自主性明显不足。独自步行上学的孩子越来越少,在小区周边骑自行车或者为父母跑腿的孩子也越来越少。

曾经有几个案件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起因是父母因疏忽大意让孩子单独外出或玩耍,最终遭到指控。而如今,向家长的监护义务施加如此重压的做法招致反对:今年早些时候,犹他州通过了一项新的“自由放养育儿法案”,对疏忽大意进行了重新定义,明确将诸如让孩子独自在公园玩耍或独自步行前往附近商店等行为排除在外。

过度“温室化”的育儿方式可能造成伤害。心理学家和教育专家们认为,这一点正是美国被诊断为焦虑症的儿童及青少年人数激增的原因之一。根据今年在《发育与行为儿科学》期刊(Journal of Developmental & Behavioral Pediatrics)发表的一项研究,根据父母提供的信息,目前6-17岁的美国儿童及青少年群体中被诊断为焦虑症的人数占比从2007年的3.5%增至了4.1%。在美国大学卫生协会(American College Health Association)2017年针对逾3.1万名大学生的一次调研中,21.6%的人表示自己过去一年曾被诊断为焦虑症或接受了焦虑问题相关的治疗。而2008年这一占比仅为10.4%。

2007年,一项大规模研究就“教育方式对孩子焦虑心理形成的影响”这一主题的科学文献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影响最大的教育行为是“赋予自主权”,定义是“父母对孩子的意见和选择进行鼓励,认可孩子对事情的独立见解,以及在作出决定及寻找解决方案时征求孩子的意见。”对孩子而言,自主权越大,焦虑感就越低。(不过,基因在决定个人的焦虑程度差异时扮演着更重要的角色。)这项研究结果在《临床心理学评论》上(Clinical Psychology Review)发布。

对于已经产生焦虑的孩子,过度保护可能会让局面雪上加霜。“这会让孩子更加确信,世上存在某些可怕的事物,世界是个危险的地方,我不能独自应对,” 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NYU Langone Child Study Center)的临床心理学家贝里(Rebecca Rialon Berry)称。

来自纽约的发育儿科医生莱文(Jack Levine)称,缺乏自主权和独立性也可能阻碍自信心的发展,导致孩子成年后仍然依靠父母或其他人做出决定。并且由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自然而然地希望变得更独立,强行压抑这种欲望可能让他们愤懑不已,并通过行为发泄出来,来自马里兰州哥伦比亚市的家庭心理医生萨克(Brad Sachs)表示。

和许多“未知世代”(Generation X,出生在1960年代中期至1980年代初期之间的美国人)一样,我的记忆中,自己小时候经常在无人照看的情况下骑自行车,和街坊四邻的孩子们玩捉迷藏。但是在当下,当你被触目惊心的社交媒体文章、振振有词的育儿建议书籍以及神经过敏的文化趋势连环炮轰,还如何追随自己的内心?还有那些意见相左的邻居——以及你的另一半。就我自身而言,当我把让女儿独自在家的事情告诉丈夫时,他的脸顿时阴沉。“她可能会撞到头,或者被呛到,”他说道。(说句公道话,这两件事都曾发生在我女儿身上——当时我俩都在。)

美国已经有不少州制定了相关法律,一般而言会对能把孩子单独留在家的最低合法年龄做出具体规定。例如,马里兰州将这个界限设定在8岁;在伊利诺伊州,父母不得在“不合理”的时间范围内让14岁以下的子女独处。其他一些州给出了更笼统的指引。但是对于一些重要的独立里程碑,如独自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照顾弟弟妹妹——却几乎没有设置硬性的年龄限制。

“孩子们走向成熟和技能发展的速度有所差异,”来自加州尔湾(Irvine)的儿科胃肠病学家阿格兰(Phyllis F. Agran)称。她指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如患有多动症或发育迟缓的孩子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具备冲动控制能力或者其他独立行事所需的技能。阿格兰女士还是美国儿科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数项伤害预防政策的执笔人之一。

在工作时间,许多经济困难的家庭除了让孩子独自在家之外恐怕别无选择。在一些犯罪猖獗的社区,即便是让大龄孩子出门玩也可能很不安全。

一项被广泛研究的独立里程碑是独自过马路。研究发现,幼童步行上学途中往往不看交通指示牌,或者在踏上马路之前不会在路边上停留。部分研究发现,家长们很可能高估了孩子安全过马路的能力。根据2000年《英国教育心理学》(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杂志发表的一篇文章,和7、8岁的孩子相比,10-11岁的孩子在识别过马路的安全位置及察觉交通或马路危险的能力要强得多。美国儿科学会建议家长们至少等到孩子10岁再让他们独自步行上学或外出。

耶鲁大学心理学及儿童精神病学荣誉教授凯兹丁(Alan E. Kazdin)建议家长们在风险更低的小事上重复鼓励孩子们独立行事,如让孩子们独自做作业、独自洗碗或者自主为朋友选择礼物。虽然洗碗或其他家务看上去可能像是一种任务,但也能推动孩子走向独立:孩子们需要这些技能,以及由此产生的主人翁意识发展成为独立自主的成年人。凯兹丁博士称,这些就相当于是“实践试验”。他建议家长们在孩子付诸努力时给予热情洋溢、具体确切的赞赏,同时拍拍孩子的肩膀或者击掌鼓励。以打趣的方式发起挑战,如“我打赌你肯定不能自已一个人做三明治”,也能提高孩子坚持到底的可能性。而反复唠叨、斥责或因为不够独立而惩罚孩子的做法则行不通,他称。

萨克博士鼓励家长让孩子们参与到规划自身独立之路的决定中来。例如,当你询问孩子的想法,例如是不是愿意自己呆在家,然后让他们自己衡量风险和好处时,“这能提升他们的自我意识,” 萨克博士称,“他们会自然而然地开始做出更好的决定,因为他们在思考问题,而不仅仅是在行动,”当他们面临可能带来更严重后果的决定时,如性或饮酒,这种意识将令他们受益匪浅。

鼓励孩子独立,越早越好。纽约大学朗格儿童研究中心的贝里博士指出,2-3岁的孩子就可以开始帮父母做家务,如把盘子摆到桌上或者把衣服放到洗衣篮里。她称,大多数8岁大的孩子应该会做炒蛋了,父母只需在一旁稍加指导;而大多数10岁的孩子已经可以使用厨房用刀了。家长们首先必须反复教授安全技能,然后再协助或者在一旁监督整个过程,最后就可以逐渐“淡出”。

让孩子在外拥有更大自主权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挑战——特别是如果你所在街区住的都是容易为孩子神经过敏的“圈养式”父母,而你是唯一一个让孩子自己骑单车去公园的家长。也正因如此,曾经是新闻工作者的斯卡纳齐(Lenore Skenazy)正在尝试通过她建立的非盈利机构“放手成长” (Let Grow)说服整个社区,给予孩子更大的自主性。“这样家长们无需再背负冒失大意的罪名,”她说。斯卡纳齐本人有两个儿子,都已长大成人。

10年前,斯卡纳齐女士在一个报纸专栏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写道她曾让自己当时九岁的儿子独自在纽约乘地铁,一时间引起了激烈的抨击。随后,愈战愈勇的她又开设了一个名为“放养孩子”(Free Range Kids)的博客。斯卡纳齐女士表示如果整个社区都支持让孩子独立自主,才可以解决一个潜在问题,那就是没有家长陪伴的孩子连玩伴都找不到。否则,“所有人都去打长曲棍球或参加课后棋社,或是参加其他有组织活动,”她说。

纽约长岛Patchogue-Medford学区负责人海恩斯(Michael J. Hynes)去年秋天启动了 “放手成长”项目,因为他发现“孩子们仿佛被越来越多的保护罩包裹着,”他说,“我注意到他们不愿承担风险。”

如今,学区的七所小学中有五所会专门选择一天,只给学生布置一项作业:尝试新事物。有些班级还会要求学生写日记。提议尝试的事物包括(可以独自做也可以和朋友一起做)遛狗、漫步树林、和“夜间捉迷藏”。“放手成长”还协助学校成立游玩俱乐部,让孩子们上学前或放学后在操场或体育馆里自由玩耍。该组织建议学校指派一名成人担任“救生员”的角色,但除此以外让学生自己决定玩什么、怎么玩——以及自行解决问题。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海恩斯先生表示他已经看到了成效。“虽然我不能说学生成绩有所改善,但我相信孩子们现在表现得更好,更有自信。学生现在敢于在学校大胆突破,以往怯懦腼腆的孩子现在也会举手发言。”


在女儿十岁的时候,金女士(Jodi Della Femina Kim)认为是时候给孩子配一部手机,并让她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走路上学。于是,夫妇二人和他们同住布鲁克林的几家邻居一起做了这个决定。刚开始的几个星期,金女士会跟在女儿身后。他们还定了原则:手机必须放在口袋里(走路时不能发短信),而且不能戴耳机(以免分散注意力)。

接下来,金女士会陪女儿走到她约好与朋友见面的街角,然后让孩子们一起走去学校。几个月后,孩子们获准在全程无大人陪伴的情况下走到四个街区外的学校。

现年15岁的大女儿安娜贝尔∙金(Annabel Kim)表示,她当时“对可以自己走去学校感到异常兴奋,感觉这意味着自己终于长大了。”后来她还帮忙照顾自己9岁大的妹妹,为家人做饭,在这一过程中继续培养自己的自立能力。

哥伦比亚大学焦虑症及相关疾病诊所(the Columbia University Clinic for Anxiety and Related Disorders)主任阿尔巴诺(Anne Marie Albano)强调,父母必须铭记,养育的最终目的是要让孩子在离开家去上大学或参加工作的时候能够实现自立。

她和同事列出了孩子高中毕业之前应该实现的里程碑清单:包括在老师或其他权威人士面前提出自己的观点、在没有父母陪同的情况下去看医生,以及早上自己起床。“有些哈佛大学或密歇根大学的学生现在每天还要让父母叫自己起床,”她说。没有人想沦为这样的父母。

*****************************************************************************************

独立之路

2-3岁:把脏衣服放进洗衣篮里;把玩具收好。

4-5岁:喂宠物;为自己挑选衣服。

6-7岁:做三明治(但还不能用尖利的刀);独立洗澡。

8-9岁:下厨做简单的饭菜;约人出来玩。

10-13岁:早上不用父母催促、自己起床;独自在家;自己走路或骑车上学。

14-17岁:自己预约医生、看医生;课后或暑期兼职;制定并执行财务计划;自己远足。

资料来源:Rebecca Rialon Berry, Anne Marie Albano,美国儿科学会,familyeducation.com

*****************************************************************************************

尽管获得独立通常让孩子们兴奋不已,但有些父母往往还需学会应对自身的焦虑。心理治疗师汤普森女士(Heidi Thompson)与丈夫以及两个孩子同住在佛蒙特州卡莱镇。镇上的孩子们经常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嬉戏玩耍。不过,当女儿在七年级前的暑假表示想在无大人陪同的情况下和邻居家的孩子去附近的湖心小岛露营一晚时, 汤普森女士还是绷紧了神经。她十分勉强地答应了女儿。

“那天我整晚都睡不着,”她说。不过, “第二天早上女儿回来时兴奋不已。我们想让孩子们觉得这个世界总的来说还是安全的,” 汤普森女士表示。

当然,孩子们独自尝试某些事情时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他们可能会坐错巴士,或者不用心准备考试——然后挂科。

佛蒙特大学(University of Vermont)儿科学临床教授、美国儿科学会“美好未来”(Bright Futures)指南合编者约瑟夫(Joseph F. Hagan Jr.)表示,父母对这些后果可能难以接受,但这正是孩子的独立里程碑。“自己做决定是走向独立的一部分,”他说——包括拥有“做出错误决定的权利。”



撰文 / Andrea Peterse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