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河北维尔康制药案突显中美贸易战的核心问题

发布日期:2018-07-19 06:38
摘要」米强:河北维尔康在美被控操纵价格,根本原因在于中美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或者 *OR」--6月中旬,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数百亿美元的贸易战一触即发之际,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介入了一场鲜为人知的中美商业纠纷。法官们的一致裁决推翻了下级法院2016年的一项裁决,后者认定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Hebei Welcome Pharmaceutical)和其他中国制药商合谋操纵价格的罪名不成立。

动物科学产品公司(Animal Science Products)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延续时间超过12年,焦点是中国众多出口产品中的维生素C。这些年来,此争端并未引起媒体关注,但它突显出中共统治者喜欢说的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中共保留了管理一切事务的权利,从允许哪些企业破产,到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涨跌。

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着手评估对高达25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中国打算对美国对等加征关税),核心目标之一是迫使中国进行“制度变革”,以结束此类做法。


在把官司一路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过程中,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也突显了中美之间的另一个关键差异,而这正是当前两国贸易冲突的核心所在。

难以想象,一家在美国商务部支持下的美国公司,能够花数年时间在中国法庭上极力陈述类似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并合理地预期会胜诉。苹果(Apple)也许不会为在美国法庭上就隐私担忧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较量感到不安,但它不会梦想在中国法院对中国国家安全部做同样的事情。

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和它的共同被告——它们在2006年与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的第一轮官司中败诉——自己从来没有否认过操纵价格。相反,他们辩称,中国法律迫使他们为维生素C出口设定最低价。

这是中国政府为解决一个问题却制造出另一个更大问题的典型案例。上世纪90年代末,为避免在海外司法管辖区遭到反倾销指控,监管机构确实对维生素C设定了最低价格。

北京方面的逻辑与它干预市场的本能是一致的。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维生素C出口商,如果都同意将价格设定在协商价格之上,它们就不会那么容易受到反倾销指控。

但是,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出口商遵守中国法律,就在无意中触犯了美国的反垄断法,激怒了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等买家。

除了突显出中共倾向于对那些可以说交给市场力量会更好的领域进行干预之外,动物科学产品公司与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纠纷也表明,美国和中国的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对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准备是多么的不充分。

在世纪之交,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入世将降低其当时以低端和劳动密集型制成品为主的产品的出口壁垒。但是,谁能想到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合成维生素C供应国呢?

事实上,早在1960年代,中国就率先采用化学方法,大规模生产一种必需维生素——而大自然是以更有机、更慢的速度生成这种维生素。根据食品和制药行业出版物,中国占全球维生素C出口的90%以上。

在美国最高法院对动物科学产品公司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件的裁决中,关于中国是否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长期争论,并不是一个问题。然而,特朗普政府认定中国政府利用“操纵性”法律法规给予本土企业有利地位,这是美国发起贸易战的关键理由之一。

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仅仅表示,美国法院不应接受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即它应该自动获准免于遵守美国的一项禁止操纵价格的法律。有了这项新指示,下级法院将仍需就此案做出最终裁决。

要是外国公司同样能在中国法庭上挑战中国法律、甚至在中国最高法院为自己的案子辩护就好了。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米强:河北维尔康在美被控操纵价格,根本原因在于中美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或者 *OR」--6月中旬,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数百亿美元的贸易战一触即发之际,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介入了一场鲜为人知的中美商业纠纷。法官们的一致裁决推翻了下级法院2016年的一项裁决,后者认定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Hebei Welcome Pharmaceutical)和其他中国制药商合谋操纵价格的罪名不成立。

动物科学产品公司(Animal Science Products)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延续时间超过12年,焦点是中国众多出口产品中的维生素C。这些年来,此争端并未引起媒体关注,但它突显出中共统治者喜欢说的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中共保留了管理一切事务的权利,从允许哪些企业破产,到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涨跌。

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着手评估对高达25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中国打算对美国对等加征关税),核心目标之一是迫使中国进行“制度变革”,以结束此类做法。


在把官司一路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过程中,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也突显了中美之间的另一个关键差异,而这正是当前两国贸易冲突的核心所在。

难以想象,一家在美国商务部支持下的美国公司,能够花数年时间在中国法庭上极力陈述类似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并合理地预期会胜诉。苹果(Apple)也许不会为在美国法庭上就隐私担忧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较量感到不安,但它不会梦想在中国法院对中国国家安全部做同样的事情。

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和它的共同被告——它们在2006年与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的第一轮官司中败诉——自己从来没有否认过操纵价格。相反,他们辩称,中国法律迫使他们为维生素C出口设定最低价。

这是中国政府为解决一个问题却制造出另一个更大问题的典型案例。上世纪90年代末,为避免在海外司法管辖区遭到反倾销指控,监管机构确实对维生素C设定了最低价格。

北京方面的逻辑与它干预市场的本能是一致的。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维生素C出口商,如果都同意将价格设定在协商价格之上,它们就不会那么容易受到反倾销指控。

但是,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出口商遵守中国法律,就在无意中触犯了美国的反垄断法,激怒了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等买家。

除了突显出中共倾向于对那些可以说交给市场力量会更好的领域进行干预之外,动物科学产品公司与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纠纷也表明,美国和中国的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对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准备是多么的不充分。

在世纪之交,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入世将降低其当时以低端和劳动密集型制成品为主的产品的出口壁垒。但是,谁能想到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合成维生素C供应国呢?

事实上,早在1960年代,中国就率先采用化学方法,大规模生产一种必需维生素——而大自然是以更有机、更慢的速度生成这种维生素。根据食品和制药行业出版物,中国占全球维生素C出口的90%以上。

在美国最高法院对动物科学产品公司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件的裁决中,关于中国是否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长期争论,并不是一个问题。然而,特朗普政府认定中国政府利用“操纵性”法律法规给予本土企业有利地位,这是美国发起贸易战的关键理由之一。

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仅仅表示,美国法院不应接受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即它应该自动获准免于遵守美国的一项禁止操纵价格的法律。有了这项新指示,下级法院将仍需就此案做出最终裁决。

要是外国公司同样能在中国法庭上挑战中国法律、甚至在中国最高法院为自己的案子辩护就好了。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米强:河北维尔康在美被控操纵价格,根本原因在于中美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或者 *OR」--6月中旬,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数百亿美元的贸易战一触即发之际,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介入了一场鲜为人知的中美商业纠纷。法官们的一致裁决推翻了下级法院2016年的一项裁决,后者认定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Hebei Welcome Pharmaceutical)和其他中国制药商合谋操纵价格的罪名不成立。

动物科学产品公司(Animal Science Products)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延续时间超过12年,焦点是中国众多出口产品中的维生素C。这些年来,此争端并未引起媒体关注,但它突显出中共统治者喜欢说的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中共保留了管理一切事务的权利,从允许哪些企业破产,到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涨跌。

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着手评估对高达25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中国打算对美国对等加征关税),核心目标之一是迫使中国进行“制度变革”,以结束此类做法。


在把官司一路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过程中,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也突显了中美之间的另一个关键差异,而这正是当前两国贸易冲突的核心所在。

难以想象,一家在美国商务部支持下的美国公司,能够花数年时间在中国法庭上极力陈述类似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并合理地预期会胜诉。苹果(Apple)也许不会为在美国法庭上就隐私担忧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较量感到不安,但它不会梦想在中国法院对中国国家安全部做同样的事情。

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和它的共同被告——它们在2006年与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的第一轮官司中败诉——自己从来没有否认过操纵价格。相反,他们辩称,中国法律迫使他们为维生素C出口设定最低价。

这是中国政府为解决一个问题却制造出另一个更大问题的典型案例。上世纪90年代末,为避免在海外司法管辖区遭到反倾销指控,监管机构确实对维生素C设定了最低价格。

北京方面的逻辑与它干预市场的本能是一致的。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维生素C出口商,如果都同意将价格设定在协商价格之上,它们就不会那么容易受到反倾销指控。

但是,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出口商遵守中国法律,就在无意中触犯了美国的反垄断法,激怒了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等买家。

除了突显出中共倾向于对那些可以说交给市场力量会更好的领域进行干预之外,动物科学产品公司与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纠纷也表明,美国和中国的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对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准备是多么的不充分。

在世纪之交,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入世将降低其当时以低端和劳动密集型制成品为主的产品的出口壁垒。但是,谁能想到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合成维生素C供应国呢?

事实上,早在1960年代,中国就率先采用化学方法,大规模生产一种必需维生素——而大自然是以更有机、更慢的速度生成这种维生素。根据食品和制药行业出版物,中国占全球维生素C出口的90%以上。

在美国最高法院对动物科学产品公司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件的裁决中,关于中国是否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长期争论,并不是一个问题。然而,特朗普政府认定中国政府利用“操纵性”法律法规给予本土企业有利地位,这是美国发起贸易战的关键理由之一。

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仅仅表示,美国法院不应接受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即它应该自动获准免于遵守美国的一项禁止操纵价格的法律。有了这项新指示,下级法院将仍需就此案做出最终裁决。

要是外国公司同样能在中国法庭上挑战中国法律、甚至在中国最高法院为自己的案子辩护就好了。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河北维尔康制药案突显中美贸易战的核心问题

发布日期:2018-07-19 06:38
摘要」米强:河北维尔康在美被控操纵价格,根本原因在于中美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或者 *OR」--6月中旬,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数百亿美元的贸易战一触即发之际,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介入了一场鲜为人知的中美商业纠纷。法官们的一致裁决推翻了下级法院2016年的一项裁决,后者认定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Hebei Welcome Pharmaceutical)和其他中国制药商合谋操纵价格的罪名不成立。

动物科学产品公司(Animal Science Products)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延续时间超过12年,焦点是中国众多出口产品中的维生素C。这些年来,此争端并未引起媒体关注,但它突显出中共统治者喜欢说的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中共保留了管理一切事务的权利,从允许哪些企业破产,到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涨跌。

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着手评估对高达25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中国打算对美国对等加征关税),核心目标之一是迫使中国进行“制度变革”,以结束此类做法。


在把官司一路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过程中,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也突显了中美之间的另一个关键差异,而这正是当前两国贸易冲突的核心所在。

难以想象,一家在美国商务部支持下的美国公司,能够花数年时间在中国法庭上极力陈述类似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并合理地预期会胜诉。苹果(Apple)也许不会为在美国法庭上就隐私担忧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较量感到不安,但它不会梦想在中国法院对中国国家安全部做同样的事情。

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和它的共同被告——它们在2006年与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的第一轮官司中败诉——自己从来没有否认过操纵价格。相反,他们辩称,中国法律迫使他们为维生素C出口设定最低价。

这是中国政府为解决一个问题却制造出另一个更大问题的典型案例。上世纪90年代末,为避免在海外司法管辖区遭到反倾销指控,监管机构确实对维生素C设定了最低价格。

北京方面的逻辑与它干预市场的本能是一致的。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维生素C出口商,如果都同意将价格设定在协商价格之上,它们就不会那么容易受到反倾销指控。

但是,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出口商遵守中国法律,就在无意中触犯了美国的反垄断法,激怒了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等买家。

除了突显出中共倾向于对那些可以说交给市场力量会更好的领域进行干预之外,动物科学产品公司与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纠纷也表明,美国和中国的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对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准备是多么的不充分。

在世纪之交,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入世将降低其当时以低端和劳动密集型制成品为主的产品的出口壁垒。但是,谁能想到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合成维生素C供应国呢?

事实上,早在1960年代,中国就率先采用化学方法,大规模生产一种必需维生素——而大自然是以更有机、更慢的速度生成这种维生素。根据食品和制药行业出版物,中国占全球维生素C出口的90%以上。

在美国最高法院对动物科学产品公司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件的裁决中,关于中国是否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长期争论,并不是一个问题。然而,特朗普政府认定中国政府利用“操纵性”法律法规给予本土企业有利地位,这是美国发起贸易战的关键理由之一。

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仅仅表示,美国法院不应接受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即它应该自动获准免于遵守美国的一项禁止操纵价格的法律。有了这项新指示,下级法院将仍需就此案做出最终裁决。

要是外国公司同样能在中国法庭上挑战中国法律、甚至在中国最高法院为自己的案子辩护就好了。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米强:河北维尔康在美被控操纵价格,根本原因在于中美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或者 *OR」--6月中旬,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数百亿美元的贸易战一触即发之际,美国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介入了一场鲜为人知的中美商业纠纷。法官们的一致裁决推翻了下级法院2016年的一项裁决,后者认定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Hebei Welcome Pharmaceutical)和其他中国制药商合谋操纵价格的罪名不成立。

动物科学产品公司(Animal Science Products)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延续时间超过12年,焦点是中国众多出口产品中的维生素C。这些年来,此争端并未引起媒体关注,但它突显出中共统治者喜欢说的两国政治和商业制度之间的根本性“矛盾”。

中共保留了管理一切事务的权利,从允许哪些企业破产,到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涨跌。

最近,特朗普(Trump)政府着手评估对高达25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惩罚性关税(中国打算对美国对等加征关税),核心目标之一是迫使中国进行“制度变革”,以结束此类做法。


在把官司一路打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过程中,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也突显了中美之间的另一个关键差异,而这正是当前两国贸易冲突的核心所在。

难以想象,一家在美国商务部支持下的美国公司,能够花数年时间在中国法庭上极力陈述类似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并合理地预期会胜诉。苹果(Apple)也许不会为在美国法庭上就隐私担忧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较量感到不安,但它不会梦想在中国法院对中国国家安全部做同样的事情。

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和它的共同被告——它们在2006年与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的第一轮官司中败诉——自己从来没有否认过操纵价格。相反,他们辩称,中国法律迫使他们为维生素C出口设定最低价。

这是中国政府为解决一个问题却制造出另一个更大问题的典型案例。上世纪90年代末,为避免在海外司法管辖区遭到反倾销指控,监管机构确实对维生素C设定了最低价格。

北京方面的逻辑与它干预市场的本能是一致的。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维生素C出口商,如果都同意将价格设定在协商价格之上,它们就不会那么容易受到反倾销指控。

但是,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等出口商遵守中国法律,就在无意中触犯了美国的反垄断法,激怒了动物科学产品公司等买家。

除了突显出中共倾向于对那些可以说交给市场力量会更好的领域进行干预之外,动物科学产品公司与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纠纷也表明,美国和中国的其他主要贸易伙伴对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WTO)的准备是多么的不充分。

在世纪之交,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入世将降低其当时以低端和劳动密集型制成品为主的产品的出口壁垒。但是,谁能想到中国将成为世界上占主导地位的合成维生素C供应国呢?

事实上,早在1960年代,中国就率先采用化学方法,大规模生产一种必需维生素——而大自然是以更有机、更慢的速度生成这种维生素。根据食品和制药行业出版物,中国占全球维生素C出口的90%以上。

在美国最高法院对动物科学产品公司诉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案件的裁决中,关于中国是否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长期争论,并不是一个问题。然而,特朗普政府认定中国政府利用“操纵性”法律法规给予本土企业有利地位,这是美国发起贸易战的关键理由之一。

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仅仅表示,美国法院不应接受河北维尔康制药公司的观点,即它应该自动获准免于遵守美国的一项禁止操纵价格的法律。有了这项新指示,下级法院将仍需就此案做出最终裁决。

要是外国公司同样能在中国法庭上挑战中国法律、甚至在中国最高法院为自己的案子辩护就好了。



撰文 / 米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