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我不是药神》热映助推中国抗癌药降价行动

发布日期:2018-07-18 14:02
摘要」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或者 *OR」--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这部名为《我不是药神》(Dying to Survive)的电影根据陆勇的真实故事改编,陆勇曾为买不起正版药的中国白血病人代购印度廉价仿制药。北京研究公司艺恩网(EntGroup)的数据显示,自7月5日上映以来,这部低成本电影的票房收入已经逼近人民币25亿元(约合3.74亿美元),在中国电影票房史上排名第六。

除了在影院热映外,这部电影在社交媒体上也引发热议。据网络监测公司新榜(newrank.cn)的数据显示,《我不是药神》上映第一周,微信(WeChat)平台上就出现了200多篇关于本片的文章,浏览量超过10万。

在中国,某些药品价格一直是个问题。中国的社保网络并不覆盖所有药品,重疾患者可能会有大笔自费支出。

据中国官方媒体周日报道,中国国家医保局上周召集10家外资制药企业和8家内资制药企业代表参加会议,就降低抗癌药价格展开初步讨论。

前医药行业高管Roger Liu称,这部电影上映的时机与近期政府抑制药价的行动并非偶然。Liu目前运营自己的药品咨询公司。

国家医保局官员未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电话。

几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致力于降低药价。5月份,中国取消了抗癌药进口关税。

《我不是药神》取材于陆勇购买印度“格列卫”(Glivec)仿制药的经历。格列卫是由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研制的一种抗癌药。影片中出现的制药公司和药品的中文名称与诺华和格列卫发音相似。不过在电影的英文字幕中,该公司被直接称为“Novartis”。

诺华肿瘤(中国)(Novartis Oncology (China))驻北京发言人对这部电影不予置评。但她表示,诺华有一个项目旨在帮助低收入中国患者承担抗癌药费用。她表示,从2003年到去年,该项目已帮助了60,000多名患者。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周子君称,诺华必须投入大量资金研发这种药物,这类创新应该获得合理的利润回报。

周子君表示,电影为了吸引眼球,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置好人和坏人,但对诺华来说并不公平。

然而,像Zhang Yulin这样的中国观众认为,这部电影捕捉到了许多家庭在至亲罹患癌症却无力负担有效治疗费用时所经历的痛苦。

Zhang是北京的一位医生,她说,自已有好多年没去过电影院了,但认为很有必要去看《我不是药神》。

周日下午在北京观看了这部影片后,Zhang表示:“这就是现实生活。我认识许多白血病患者最终人财两空。”


撰文:Fanfan W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或者 *OR」--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这部名为《我不是药神》(Dying to Survive)的电影根据陆勇的真实故事改编,陆勇曾为买不起正版药的中国白血病人代购印度廉价仿制药。北京研究公司艺恩网(EntGroup)的数据显示,自7月5日上映以来,这部低成本电影的票房收入已经逼近人民币25亿元(约合3.74亿美元),在中国电影票房史上排名第六。

除了在影院热映外,这部电影在社交媒体上也引发热议。据网络监测公司新榜(newrank.cn)的数据显示,《我不是药神》上映第一周,微信(WeChat)平台上就出现了200多篇关于本片的文章,浏览量超过10万。

在中国,某些药品价格一直是个问题。中国的社保网络并不覆盖所有药品,重疾患者可能会有大笔自费支出。

据中国官方媒体周日报道,中国国家医保局上周召集10家外资制药企业和8家内资制药企业代表参加会议,就降低抗癌药价格展开初步讨论。

前医药行业高管Roger Liu称,这部电影上映的时机与近期政府抑制药价的行动并非偶然。Liu目前运营自己的药品咨询公司。

国家医保局官员未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电话。

几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致力于降低药价。5月份,中国取消了抗癌药进口关税。

《我不是药神》取材于陆勇购买印度“格列卫”(Glivec)仿制药的经历。格列卫是由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研制的一种抗癌药。影片中出现的制药公司和药品的中文名称与诺华和格列卫发音相似。不过在电影的英文字幕中,该公司被直接称为“Novartis”。

诺华肿瘤(中国)(Novartis Oncology (China))驻北京发言人对这部电影不予置评。但她表示,诺华有一个项目旨在帮助低收入中国患者承担抗癌药费用。她表示,从2003年到去年,该项目已帮助了60,000多名患者。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周子君称,诺华必须投入大量资金研发这种药物,这类创新应该获得合理的利润回报。

周子君表示,电影为了吸引眼球,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置好人和坏人,但对诺华来说并不公平。

然而,像Zhang Yulin这样的中国观众认为,这部电影捕捉到了许多家庭在至亲罹患癌症却无力负担有效治疗费用时所经历的痛苦。

Zhang是北京的一位医生,她说,自已有好多年没去过电影院了,但认为很有必要去看《我不是药神》。

周日下午在北京观看了这部影片后,Zhang表示:“这就是现实生活。我认识许多白血病患者最终人财两空。”


撰文:Fanfan W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或者 *OR」--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这部名为《我不是药神》(Dying to Survive)的电影根据陆勇的真实故事改编,陆勇曾为买不起正版药的中国白血病人代购印度廉价仿制药。北京研究公司艺恩网(EntGroup)的数据显示,自7月5日上映以来,这部低成本电影的票房收入已经逼近人民币25亿元(约合3.74亿美元),在中国电影票房史上排名第六。

除了在影院热映外,这部电影在社交媒体上也引发热议。据网络监测公司新榜(newrank.cn)的数据显示,《我不是药神》上映第一周,微信(WeChat)平台上就出现了200多篇关于本片的文章,浏览量超过10万。

在中国,某些药品价格一直是个问题。中国的社保网络并不覆盖所有药品,重疾患者可能会有大笔自费支出。

据中国官方媒体周日报道,中国国家医保局上周召集10家外资制药企业和8家内资制药企业代表参加会议,就降低抗癌药价格展开初步讨论。

前医药行业高管Roger Liu称,这部电影上映的时机与近期政府抑制药价的行动并非偶然。Liu目前运营自己的药品咨询公司。

国家医保局官员未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电话。

几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致力于降低药价。5月份,中国取消了抗癌药进口关税。

《我不是药神》取材于陆勇购买印度“格列卫”(Glivec)仿制药的经历。格列卫是由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研制的一种抗癌药。影片中出现的制药公司和药品的中文名称与诺华和格列卫发音相似。不过在电影的英文字幕中,该公司被直接称为“Novartis”。

诺华肿瘤(中国)(Novartis Oncology (China))驻北京发言人对这部电影不予置评。但她表示,诺华有一个项目旨在帮助低收入中国患者承担抗癌药费用。她表示,从2003年到去年,该项目已帮助了60,000多名患者。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周子君称,诺华必须投入大量资金研发这种药物,这类创新应该获得合理的利润回报。

周子君表示,电影为了吸引眼球,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置好人和坏人,但对诺华来说并不公平。

然而,像Zhang Yulin这样的中国观众认为,这部电影捕捉到了许多家庭在至亲罹患癌症却无力负担有效治疗费用时所经历的痛苦。

Zhang是北京的一位医生,她说,自已有好多年没去过电影院了,但认为很有必要去看《我不是药神》。

周日下午在北京观看了这部影片后,Zhang表示:“这就是现实生活。我认识许多白血病患者最终人财两空。”


撰文:Fanfan W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我不是药神》热映助推中国抗癌药降价行动

发布日期:2018-07-18 14:02
摘要」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或者 *OR」--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这部名为《我不是药神》(Dying to Survive)的电影根据陆勇的真实故事改编,陆勇曾为买不起正版药的中国白血病人代购印度廉价仿制药。北京研究公司艺恩网(EntGroup)的数据显示,自7月5日上映以来,这部低成本电影的票房收入已经逼近人民币25亿元(约合3.74亿美元),在中国电影票房史上排名第六。

除了在影院热映外,这部电影在社交媒体上也引发热议。据网络监测公司新榜(newrank.cn)的数据显示,《我不是药神》上映第一周,微信(WeChat)平台上就出现了200多篇关于本片的文章,浏览量超过10万。

在中国,某些药品价格一直是个问题。中国的社保网络并不覆盖所有药品,重疾患者可能会有大笔自费支出。

据中国官方媒体周日报道,中国国家医保局上周召集10家外资制药企业和8家内资制药企业代表参加会议,就降低抗癌药价格展开初步讨论。

前医药行业高管Roger Liu称,这部电影上映的时机与近期政府抑制药价的行动并非偶然。Liu目前运营自己的药品咨询公司。

国家医保局官员未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电话。

几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致力于降低药价。5月份,中国取消了抗癌药进口关税。

《我不是药神》取材于陆勇购买印度“格列卫”(Glivec)仿制药的经历。格列卫是由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研制的一种抗癌药。影片中出现的制药公司和药品的中文名称与诺华和格列卫发音相似。不过在电影的英文字幕中,该公司被直接称为“Novartis”。

诺华肿瘤(中国)(Novartis Oncology (China))驻北京发言人对这部电影不予置评。但她表示,诺华有一个项目旨在帮助低收入中国患者承担抗癌药费用。她表示,从2003年到去年,该项目已帮助了60,000多名患者。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周子君称,诺华必须投入大量资金研发这种药物,这类创新应该获得合理的利润回报。

周子君表示,电影为了吸引眼球,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置好人和坏人,但对诺华来说并不公平。

然而,像Zhang Yulin这样的中国观众认为,这部电影捕捉到了许多家庭在至亲罹患癌症却无力负担有效治疗费用时所经历的痛苦。

Zhang是北京的一位医生,她说,自已有好多年没去过电影院了,但认为很有必要去看《我不是药神》。

周日下午在北京观看了这部影片后,Zhang表示:“这就是现实生活。我认识许多白血病患者最终人财两空。”


撰文:Fanfan W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或者 *OR」--今年夏天,一部主宰中国票房的黑色喜剧切中了公众对高药价问题的不满,也与政府降低抗癌药价格的行动产生了关联。

这部名为《我不是药神》(Dying to Survive)的电影根据陆勇的真实故事改编,陆勇曾为买不起正版药的中国白血病人代购印度廉价仿制药。北京研究公司艺恩网(EntGroup)的数据显示,自7月5日上映以来,这部低成本电影的票房收入已经逼近人民币25亿元(约合3.74亿美元),在中国电影票房史上排名第六。

除了在影院热映外,这部电影在社交媒体上也引发热议。据网络监测公司新榜(newrank.cn)的数据显示,《我不是药神》上映第一周,微信(WeChat)平台上就出现了200多篇关于本片的文章,浏览量超过10万。

在中国,某些药品价格一直是个问题。中国的社保网络并不覆盖所有药品,重疾患者可能会有大笔自费支出。

据中国官方媒体周日报道,中国国家医保局上周召集10家外资制药企业和8家内资制药企业代表参加会议,就降低抗癌药价格展开初步讨论。

前医药行业高管Roger Liu称,这部电影上映的时机与近期政府抑制药价的行动并非偶然。Liu目前运营自己的药品咨询公司。

国家医保局官员未立即回复记者的置评电话。

几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致力于降低药价。5月份,中国取消了抗癌药进口关税。

《我不是药神》取材于陆勇购买印度“格列卫”(Glivec)仿制药的经历。格列卫是由瑞士制药巨头诺华制药公司(Novartis AG, NVS)研制的一种抗癌药。影片中出现的制药公司和药品的中文名称与诺华和格列卫发音相似。不过在电影的英文字幕中,该公司被直接称为“Novartis”。

诺华肿瘤(中国)(Novartis Oncology (China))驻北京发言人对这部电影不予置评。但她表示,诺华有一个项目旨在帮助低收入中国患者承担抗癌药费用。她表示,从2003年到去年,该项目已帮助了60,000多名患者。

北京大学(Peking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周子君称,诺华必须投入大量资金研发这种药物,这类创新应该获得合理的利润回报。

周子君表示,电影为了吸引眼球,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置好人和坏人,但对诺华来说并不公平。

然而,像Zhang Yulin这样的中国观众认为,这部电影捕捉到了许多家庭在至亲罹患癌症却无力负担有效治疗费用时所经历的痛苦。

Zhang是北京的一位医生,她说,自已有好多年没去过电影院了,但认为很有必要去看《我不是药神》。

周日下午在北京观看了这部影片后,Zhang表示:“这就是现实生活。我认识许多白血病患者最终人财两空。”


撰文:Fanfan W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