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瑞银:预计2018年年底之前中国央行再降准150个基点

发布日期:2018-07-18 09:41
摘要」瑞银估计贸易战对中国GDP增速的拖累可能超过0.5个百分点,预计年底之前中国央行再降准150个基点;“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或者 *OR」--综合考虑外部冲击和国内政策调整,瑞银将2018年实际GDP增速预测从6.6%下调至6.5%,2019年实际GDP增速从6.4%下调至6.2%。下调的理由主要是预计出口增速放缓,而国内投资改善,但后者只能部分抵消前者对经济的拖累。

中国国家统计局7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较一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7月10日,美国政府公布了拟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产品清单草案,在此之前,美国已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了25%的关税,其中340亿美元清单已在7月6日生效。根据瑞银此前的估算,美国对中国500亿产品加征25%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拖累GDP增速约0.1个百分点,但这个基准经济预测中并没有包括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情形。

在瑞银7月17日发布的最新宏观经济报告中,瑞银估算全部加征的关税(25%x500亿美元+10%x2000亿美元)的第一轮影响将拖累实际出口增速下降1.5个百分点、实际GDP增速放缓超过0.3个百分点。在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产品中,对于大部分农产品和车辆而言,中国寻找替代进口来源的难度相对较低。不过,贸易摩擦加剧导致的全球需求放缓可能会对GDP增长造成第二轮影响,而出口放缓还会负面拖累企业利润和员工工资,并进而分别影响企业投资和消费。

考虑到第二轮影响,瑞银估算未来12个月贸易摩擦对GDP的整体拖累可能会超过0.5个百分点。鉴于加征10%的关税生效时间至少在9月之后,贸易摩擦对2018年GDP的拖累可能较小,而2019年面临的下行压力更大。

“贸易摩擦升级是大概率事件,我们不要抱以幻想。”汪涛称,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复苏已经到达顶点,在此基础之上美国又通过了减税和财政刺激(财政支出法案),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冲突给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容易抵消,外界的反制不会让美国感觉很痛,因此美国不会很快收手。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选民的支持率一再攀高,即便传统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人也就没有勇气来反对,同时美国商界在目前的情况下也没有积极游说美国政府。

在爆发全局性贸易摩擦的情况下,瑞银预计中国的GDP增速被拖累幅度可能超过200个基点,GDP增速可能跌破6%。考虑到目前国内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金融监管强化和信贷政策收紧,随着贸易摩擦升级,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首先会调整偏紧的国内政策基调,特别是对地方政府融资和基建项目的约束。

2018年以来,中国央行已三次降准,根据瑞银的预计,2018年年底之前央行还将再降准150个基点,此外,央行还会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和其他流动性管理工具增加对市场的流动性投放,从而保持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和市场利率平稳。对经济而言,更重要的政策支持将来自放松准财政约束和偏紧的信贷政策,包括加快基建项目的审批和建设,并增加对其的资金支持。此外,强化金融监管和去杠杆的政策执行步伐应会更为循序渐进,再加上保持流动性稳定,相关企业的融资压力可能会有所缓解。

上述报告称,除非中国经济增长大幅滑坡,否则中国政府不会出台新的大规模刺激政策,或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

6月官方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同比增速已从2017年的12%放缓至9.8%,而瑞银估算的整体信贷(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剔除股票融资+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同比增速也从2017年底的13.6%下行至11.1%,再进一步考虑到社融统计中缺失的非标影子信贷,更广义的信贷增速可能已从2017年底的12%跌破10%。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努力保证债券市场流动性充裕、加快表内银行贷款发放,并放缓影子信贷的收缩速度,因此预计下半年的整体信贷增速有望触底反弹。报告预计,中国央行不会降息,2018年底10年国债收益率为3.4%左右。

2018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2.7%,而对一篮子货币基本持平。在这份最新报告中,瑞银认为政府不会主动将人民币贬值或抛售美债作为贸易摩擦的应对工具,但随着贸易摩擦升级,即便中国央行着力保持汇率稳定,人民币贬值压力也可能加剧。

“我们判断中国央行会更积极地去管理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有可能在必要时重新加入逆周期因子以稳定预期。”汪涛称。

瑞银将2018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由6.3调整至6.8,2019年底预测由6.2调整至6.9。如果美元对其他货币汇率保持当前水平不变,这意味着年底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较年初水平贬值1.8%。

总之 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



撰文 / 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瑞银估计贸易战对中国GDP增速的拖累可能超过0.5个百分点,预计年底之前中国央行再降准150个基点;“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或者 *OR」--综合考虑外部冲击和国内政策调整,瑞银将2018年实际GDP增速预测从6.6%下调至6.5%,2019年实际GDP增速从6.4%下调至6.2%。下调的理由主要是预计出口增速放缓,而国内投资改善,但后者只能部分抵消前者对经济的拖累。

中国国家统计局7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较一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7月10日,美国政府公布了拟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产品清单草案,在此之前,美国已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了25%的关税,其中340亿美元清单已在7月6日生效。根据瑞银此前的估算,美国对中国500亿产品加征25%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拖累GDP增速约0.1个百分点,但这个基准经济预测中并没有包括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情形。

在瑞银7月17日发布的最新宏观经济报告中,瑞银估算全部加征的关税(25%x500亿美元+10%x2000亿美元)的第一轮影响将拖累实际出口增速下降1.5个百分点、实际GDP增速放缓超过0.3个百分点。在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产品中,对于大部分农产品和车辆而言,中国寻找替代进口来源的难度相对较低。不过,贸易摩擦加剧导致的全球需求放缓可能会对GDP增长造成第二轮影响,而出口放缓还会负面拖累企业利润和员工工资,并进而分别影响企业投资和消费。

考虑到第二轮影响,瑞银估算未来12个月贸易摩擦对GDP的整体拖累可能会超过0.5个百分点。鉴于加征10%的关税生效时间至少在9月之后,贸易摩擦对2018年GDP的拖累可能较小,而2019年面临的下行压力更大。

“贸易摩擦升级是大概率事件,我们不要抱以幻想。”汪涛称,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复苏已经到达顶点,在此基础之上美国又通过了减税和财政刺激(财政支出法案),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冲突给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容易抵消,外界的反制不会让美国感觉很痛,因此美国不会很快收手。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选民的支持率一再攀高,即便传统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人也就没有勇气来反对,同时美国商界在目前的情况下也没有积极游说美国政府。

在爆发全局性贸易摩擦的情况下,瑞银预计中国的GDP增速被拖累幅度可能超过200个基点,GDP增速可能跌破6%。考虑到目前国内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金融监管强化和信贷政策收紧,随着贸易摩擦升级,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首先会调整偏紧的国内政策基调,特别是对地方政府融资和基建项目的约束。

2018年以来,中国央行已三次降准,根据瑞银的预计,2018年年底之前央行还将再降准150个基点,此外,央行还会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和其他流动性管理工具增加对市场的流动性投放,从而保持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和市场利率平稳。对经济而言,更重要的政策支持将来自放松准财政约束和偏紧的信贷政策,包括加快基建项目的审批和建设,并增加对其的资金支持。此外,强化金融监管和去杠杆的政策执行步伐应会更为循序渐进,再加上保持流动性稳定,相关企业的融资压力可能会有所缓解。

上述报告称,除非中国经济增长大幅滑坡,否则中国政府不会出台新的大规模刺激政策,或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

6月官方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同比增速已从2017年的12%放缓至9.8%,而瑞银估算的整体信贷(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剔除股票融资+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同比增速也从2017年底的13.6%下行至11.1%,再进一步考虑到社融统计中缺失的非标影子信贷,更广义的信贷增速可能已从2017年底的12%跌破10%。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努力保证债券市场流动性充裕、加快表内银行贷款发放,并放缓影子信贷的收缩速度,因此预计下半年的整体信贷增速有望触底反弹。报告预计,中国央行不会降息,2018年底10年国债收益率为3.4%左右。

2018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2.7%,而对一篮子货币基本持平。在这份最新报告中,瑞银认为政府不会主动将人民币贬值或抛售美债作为贸易摩擦的应对工具,但随着贸易摩擦升级,即便中国央行着力保持汇率稳定,人民币贬值压力也可能加剧。

“我们判断中国央行会更积极地去管理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有可能在必要时重新加入逆周期因子以稳定预期。”汪涛称。

瑞银将2018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由6.3调整至6.8,2019年底预测由6.2调整至6.9。如果美元对其他货币汇率保持当前水平不变,这意味着年底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较年初水平贬值1.8%。

总之 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



撰文 / 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瑞银估计贸易战对中国GDP增速的拖累可能超过0.5个百分点,预计年底之前中国央行再降准150个基点;“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或者 *OR」--综合考虑外部冲击和国内政策调整,瑞银将2018年实际GDP增速预测从6.6%下调至6.5%,2019年实际GDP增速从6.4%下调至6.2%。下调的理由主要是预计出口增速放缓,而国内投资改善,但后者只能部分抵消前者对经济的拖累。

中国国家统计局7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较一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7月10日,美国政府公布了拟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产品清单草案,在此之前,美国已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了25%的关税,其中340亿美元清单已在7月6日生效。根据瑞银此前的估算,美国对中国500亿产品加征25%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拖累GDP增速约0.1个百分点,但这个基准经济预测中并没有包括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情形。

在瑞银7月17日发布的最新宏观经济报告中,瑞银估算全部加征的关税(25%x500亿美元+10%x2000亿美元)的第一轮影响将拖累实际出口增速下降1.5个百分点、实际GDP增速放缓超过0.3个百分点。在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产品中,对于大部分农产品和车辆而言,中国寻找替代进口来源的难度相对较低。不过,贸易摩擦加剧导致的全球需求放缓可能会对GDP增长造成第二轮影响,而出口放缓还会负面拖累企业利润和员工工资,并进而分别影响企业投资和消费。

考虑到第二轮影响,瑞银估算未来12个月贸易摩擦对GDP的整体拖累可能会超过0.5个百分点。鉴于加征10%的关税生效时间至少在9月之后,贸易摩擦对2018年GDP的拖累可能较小,而2019年面临的下行压力更大。

“贸易摩擦升级是大概率事件,我们不要抱以幻想。”汪涛称,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复苏已经到达顶点,在此基础之上美国又通过了减税和财政刺激(财政支出法案),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冲突给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容易抵消,外界的反制不会让美国感觉很痛,因此美国不会很快收手。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选民的支持率一再攀高,即便传统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人也就没有勇气来反对,同时美国商界在目前的情况下也没有积极游说美国政府。

在爆发全局性贸易摩擦的情况下,瑞银预计中国的GDP增速被拖累幅度可能超过200个基点,GDP增速可能跌破6%。考虑到目前国内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金融监管强化和信贷政策收紧,随着贸易摩擦升级,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首先会调整偏紧的国内政策基调,特别是对地方政府融资和基建项目的约束。

2018年以来,中国央行已三次降准,根据瑞银的预计,2018年年底之前央行还将再降准150个基点,此外,央行还会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和其他流动性管理工具增加对市场的流动性投放,从而保持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和市场利率平稳。对经济而言,更重要的政策支持将来自放松准财政约束和偏紧的信贷政策,包括加快基建项目的审批和建设,并增加对其的资金支持。此外,强化金融监管和去杠杆的政策执行步伐应会更为循序渐进,再加上保持流动性稳定,相关企业的融资压力可能会有所缓解。

上述报告称,除非中国经济增长大幅滑坡,否则中国政府不会出台新的大规模刺激政策,或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

6月官方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同比增速已从2017年的12%放缓至9.8%,而瑞银估算的整体信贷(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剔除股票融资+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同比增速也从2017年底的13.6%下行至11.1%,再进一步考虑到社融统计中缺失的非标影子信贷,更广义的信贷增速可能已从2017年底的12%跌破10%。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努力保证债券市场流动性充裕、加快表内银行贷款发放,并放缓影子信贷的收缩速度,因此预计下半年的整体信贷增速有望触底反弹。报告预计,中国央行不会降息,2018年底10年国债收益率为3.4%左右。

2018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2.7%,而对一篮子货币基本持平。在这份最新报告中,瑞银认为政府不会主动将人民币贬值或抛售美债作为贸易摩擦的应对工具,但随着贸易摩擦升级,即便中国央行着力保持汇率稳定,人民币贬值压力也可能加剧。

“我们判断中国央行会更积极地去管理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有可能在必要时重新加入逆周期因子以稳定预期。”汪涛称。

瑞银将2018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由6.3调整至6.8,2019年底预测由6.2调整至6.9。如果美元对其他货币汇率保持当前水平不变,这意味着年底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较年初水平贬值1.8%。

总之 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



撰文 / 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瑞银:预计2018年年底之前中国央行再降准150个基点

发布日期:2018-07-18 09:41
摘要」瑞银估计贸易战对中国GDP增速的拖累可能超过0.5个百分点,预计年底之前中国央行再降准150个基点;“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或者 *OR」--综合考虑外部冲击和国内政策调整,瑞银将2018年实际GDP增速预测从6.6%下调至6.5%,2019年实际GDP增速从6.4%下调至6.2%。下调的理由主要是预计出口增速放缓,而国内投资改善,但后者只能部分抵消前者对经济的拖累。

中国国家统计局7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较一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7月10日,美国政府公布了拟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产品清单草案,在此之前,美国已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了25%的关税,其中340亿美元清单已在7月6日生效。根据瑞银此前的估算,美国对中国500亿产品加征25%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拖累GDP增速约0.1个百分点,但这个基准经济预测中并没有包括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情形。

在瑞银7月17日发布的最新宏观经济报告中,瑞银估算全部加征的关税(25%x500亿美元+10%x2000亿美元)的第一轮影响将拖累实际出口增速下降1.5个百分点、实际GDP增速放缓超过0.3个百分点。在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产品中,对于大部分农产品和车辆而言,中国寻找替代进口来源的难度相对较低。不过,贸易摩擦加剧导致的全球需求放缓可能会对GDP增长造成第二轮影响,而出口放缓还会负面拖累企业利润和员工工资,并进而分别影响企业投资和消费。

考虑到第二轮影响,瑞银估算未来12个月贸易摩擦对GDP的整体拖累可能会超过0.5个百分点。鉴于加征10%的关税生效时间至少在9月之后,贸易摩擦对2018年GDP的拖累可能较小,而2019年面临的下行压力更大。

“贸易摩擦升级是大概率事件,我们不要抱以幻想。”汪涛称,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复苏已经到达顶点,在此基础之上美国又通过了减税和财政刺激(财政支出法案),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冲突给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容易抵消,外界的反制不会让美国感觉很痛,因此美国不会很快收手。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选民的支持率一再攀高,即便传统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人也就没有勇气来反对,同时美国商界在目前的情况下也没有积极游说美国政府。

在爆发全局性贸易摩擦的情况下,瑞银预计中国的GDP增速被拖累幅度可能超过200个基点,GDP增速可能跌破6%。考虑到目前国内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金融监管强化和信贷政策收紧,随着贸易摩擦升级,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首先会调整偏紧的国内政策基调,特别是对地方政府融资和基建项目的约束。

2018年以来,中国央行已三次降准,根据瑞银的预计,2018年年底之前央行还将再降准150个基点,此外,央行还会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和其他流动性管理工具增加对市场的流动性投放,从而保持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和市场利率平稳。对经济而言,更重要的政策支持将来自放松准财政约束和偏紧的信贷政策,包括加快基建项目的审批和建设,并增加对其的资金支持。此外,强化金融监管和去杠杆的政策执行步伐应会更为循序渐进,再加上保持流动性稳定,相关企业的融资压力可能会有所缓解。

上述报告称,除非中国经济增长大幅滑坡,否则中国政府不会出台新的大规模刺激政策,或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

6月官方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同比增速已从2017年的12%放缓至9.8%,而瑞银估算的整体信贷(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剔除股票融资+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同比增速也从2017年底的13.6%下行至11.1%,再进一步考虑到社融统计中缺失的非标影子信贷,更广义的信贷增速可能已从2017年底的12%跌破10%。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努力保证债券市场流动性充裕、加快表内银行贷款发放,并放缓影子信贷的收缩速度,因此预计下半年的整体信贷增速有望触底反弹。报告预计,中国央行不会降息,2018年底10年国债收益率为3.4%左右。

2018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2.7%,而对一篮子货币基本持平。在这份最新报告中,瑞银认为政府不会主动将人民币贬值或抛售美债作为贸易摩擦的应对工具,但随着贸易摩擦升级,即便中国央行着力保持汇率稳定,人民币贬值压力也可能加剧。

“我们判断中国央行会更积极地去管理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有可能在必要时重新加入逆周期因子以稳定预期。”汪涛称。

瑞银将2018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由6.3调整至6.8,2019年底预测由6.2调整至6.9。如果美元对其他货币汇率保持当前水平不变,这意味着年底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较年初水平贬值1.8%。

总之 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



撰文 / 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瑞银估计贸易战对中国GDP增速的拖累可能超过0.5个百分点,预计年底之前中国央行再降准150个基点;“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或者 *OR」--综合考虑外部冲击和国内政策调整,瑞银将2018年实际GDP增速预测从6.6%下调至6.5%,2019年实际GDP增速从6.4%下调至6.2%。下调的理由主要是预计出口增速放缓,而国内投资改善,但后者只能部分抵消前者对经济的拖累。

中国国家统计局7月16日公布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7%,较一季度回落0.1个百分点。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信贷违约事件频发以及信贷市场准入收紧,是目前国内市场最主要的担忧。”

7月10日,美国政府公布了拟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产品清单草案,在此之前,美国已对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了25%的关税,其中340亿美元清单已在7月6日生效。根据瑞银此前的估算,美国对中国500亿产品加征25%关税可能会在未来12个月拖累GDP增速约0.1个百分点,但这个基准经济预测中并没有包括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10%关税的情形。

在瑞银7月17日发布的最新宏观经济报告中,瑞银估算全部加征的关税(25%x500亿美元+10%x2000亿美元)的第一轮影响将拖累实际出口增速下降1.5个百分点、实际GDP增速放缓超过0.3个百分点。在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产品中,对于大部分农产品和车辆而言,中国寻找替代进口来源的难度相对较低。不过,贸易摩擦加剧导致的全球需求放缓可能会对GDP增长造成第二轮影响,而出口放缓还会负面拖累企业利润和员工工资,并进而分别影响企业投资和消费。

考虑到第二轮影响,瑞银估算未来12个月贸易摩擦对GDP的整体拖累可能会超过0.5个百分点。鉴于加征10%的关税生效时间至少在9月之后,贸易摩擦对2018年GDP的拖累可能较小,而2019年面临的下行压力更大。

“贸易摩擦升级是大概率事件,我们不要抱以幻想。”汪涛称,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原因在于美国经济复苏已经到达顶点,在此基础之上美国又通过了减税和财政刺激(财政支出法案),在这种情况下贸易冲突给美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容易抵消,外界的反制不会让美国感觉很痛,因此美国不会很快收手。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共和党内选民的支持率一再攀高,即便传统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人也就没有勇气来反对,同时美国商界在目前的情况下也没有积极游说美国政府。

在爆发全局性贸易摩擦的情况下,瑞银预计中国的GDP增速被拖累幅度可能超过200个基点,GDP增速可能跌破6%。考虑到目前国内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金融监管强化和信贷政策收紧,随着贸易摩擦升级,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首先会调整偏紧的国内政策基调,特别是对地方政府融资和基建项目的约束。

2018年以来,中国央行已三次降准,根据瑞银的预计,2018年年底之前央行还将再降准150个基点,此外,央行还会通过MLF(中期借贷便利)和其他流动性管理工具增加对市场的流动性投放,从而保持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充裕和市场利率平稳。对经济而言,更重要的政策支持将来自放松准财政约束和偏紧的信贷政策,包括加快基建项目的审批和建设,并增加对其的资金支持。此外,强化金融监管和去杠杆的政策执行步伐应会更为循序渐进,再加上保持流动性稳定,相关企业的融资压力可能会有所缓解。

上述报告称,除非中国经济增长大幅滑坡,否则中国政府不会出台新的大规模刺激政策,或放松房地产相关政策。

6月官方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同比增速已从2017年的12%放缓至9.8%,而瑞银估算的整体信贷(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剔除股票融资+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同比增速也从2017年底的13.6%下行至11.1%,再进一步考虑到社融统计中缺失的非标影子信贷,更广义的信贷增速可能已从2017年底的12%跌破10%。瑞银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努力保证债券市场流动性充裕、加快表内银行贷款发放,并放缓影子信贷的收缩速度,因此预计下半年的整体信贷增速有望触底反弹。报告预计,中国央行不会降息,2018年底10年国债收益率为3.4%左右。

2018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贬值了2.7%,而对一篮子货币基本持平。在这份最新报告中,瑞银认为政府不会主动将人民币贬值或抛售美债作为贸易摩擦的应对工具,但随着贸易摩擦升级,即便中国央行着力保持汇率稳定,人民币贬值压力也可能加剧。

“我们判断中国央行会更积极地去管理人民币汇率的预期,有可能在必要时重新加入逆周期因子以稳定预期。”汪涛称。

瑞银将2018年底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由6.3调整至6.8,2019年底预测由6.2调整至6.9。如果美元对其他货币汇率保持当前水平不变,这意味着年底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较年初水平贬值1.8%。

总之 瑞银亚洲经济联席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7月17日在北京表示,去杠杆政策拖累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势头出现放缓现象。



撰文 / 马珊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