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比美国更能承受贸易战痛苦

发布日期:2018-07-18 06:42
摘要」单伟建: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中国还明白,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或者 *OR」--贸易战,就像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正在挑起的对华贸易战,对交战各方都是不利的。消费者最终会为他们购买的所有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

阻止进口不太可能让生产回流国内。苹果(Apple)可能将其iPhone组装线从中国转移到泰国,而不是美国。如果美国禁止进口所有外国制造的iPhone,美国消费者将会迎来价格暴涨。

美国肯定是一个比中国更开放的经济体。但在华盛顿与北京过招的背后,真正问题是中国是否履行了其世界贸易组织(WTO)义务?

如果中国履行了义务,那么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分歧就不能被当作单边主义的借口。如果中国尚未履行义务,那么世贸组织有一个解决违规行为的机制,包括美国在内的贸易国家已经相当有效地利用了这个机制。

与所有官僚机构一样,世贸组织并不是特别高效率。但它也不偏向任何一方。此外,在一个一体化的世界中,没有比它更公平或更有效的系统来解决贸易争端。

没错,美国制造业发现很难与进口产品竞争,这导致工厂倒闭和失业。但是,在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前,这种局面就已出现。

“空心化”一词是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日本(以及后来的韩国和台湾)制造业的崛起而出现的。它是产业演变过程的一部分。它造成经济痛苦,尤其是对失去工作的传统产业的工人。但这种痛苦往往是短期的,特别是如果政府提供培训以提升劳动力流动性的话。

美国具有韧性正是由于该国劳动力大军的灵活性和适应性。从长远来看,正是这一点确保美国升级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技术强国。

中国对美国拥有相当大的贸易顺差,尽管它对美出口的三分之一源于境外。美国对华的服务贸易顺差也高达400亿至500亿美元。多年来,中国一直是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它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使得美国政府和消费者能够过上超出自己收入的生活。中国向美国出售实物,然后买入美国的证券作为交换。这难道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吗?

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就像美国的其他贸易伙伴一样,中国还明白这样一点: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与华盛顿相比,北京对本国经济的控制程度更高,更能适应宏观经济所遭受的扰乱。

中国已经表明准备好承受自我造成的经济痛苦——如果长期后果被证明是有益的。例如,近年来,它大幅削减了钢铁、铝和煤等行业的产量,并大规模关闭了污染企业。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如此依赖美国的微芯片,以至于它无法有效反击特朗普。然而,事实上,这种依赖是相互的。例如,中国占高通(Qualcomm)销售额的65%以上,占美光(Micron)销售额的50%,占博通(Broadcom)的50%,占英特尔(Intel)的23%——仅这四家公司的对华销售总额就高达约500亿美元。

苹果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450亿美元,约占总额的20%。中国生产了世界上60%的稀土矿物,后者是电子设备的关键材料。这类贸易的任何中断,都将对中国和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造成毁灭性打击。

从政治上看,特朗普的基本盘将受到贸易战的直接打击。中国进口大约120亿美元的大豆,约占美国大豆收成的50%。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最近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受到来自大豆种植州爱荷华州的参议员查克•格莱斯利(Chuck Grassley)抨击,后者指责特朗普政府追求“政府包办的重商主义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经济”。

另一方面,如果北京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它可能在国内面临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弹。尽管贸易战令人痛苦,但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中国都很可能比美国有更好的终局。

尽管前景看似黯淡,但两国仍有空间找到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并在彼此间进一步敞开经济大门。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都将吃亏,并将拖累世界其他地区。



撰文 / 单伟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单伟建: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中国还明白,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或者 *OR」--贸易战,就像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正在挑起的对华贸易战,对交战各方都是不利的。消费者最终会为他们购买的所有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

阻止进口不太可能让生产回流国内。苹果(Apple)可能将其iPhone组装线从中国转移到泰国,而不是美国。如果美国禁止进口所有外国制造的iPhone,美国消费者将会迎来价格暴涨。

美国肯定是一个比中国更开放的经济体。但在华盛顿与北京过招的背后,真正问题是中国是否履行了其世界贸易组织(WTO)义务?

如果中国履行了义务,那么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分歧就不能被当作单边主义的借口。如果中国尚未履行义务,那么世贸组织有一个解决违规行为的机制,包括美国在内的贸易国家已经相当有效地利用了这个机制。

与所有官僚机构一样,世贸组织并不是特别高效率。但它也不偏向任何一方。此外,在一个一体化的世界中,没有比它更公平或更有效的系统来解决贸易争端。

没错,美国制造业发现很难与进口产品竞争,这导致工厂倒闭和失业。但是,在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前,这种局面就已出现。

“空心化”一词是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日本(以及后来的韩国和台湾)制造业的崛起而出现的。它是产业演变过程的一部分。它造成经济痛苦,尤其是对失去工作的传统产业的工人。但这种痛苦往往是短期的,特别是如果政府提供培训以提升劳动力流动性的话。

美国具有韧性正是由于该国劳动力大军的灵活性和适应性。从长远来看,正是这一点确保美国升级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技术强国。

中国对美国拥有相当大的贸易顺差,尽管它对美出口的三分之一源于境外。美国对华的服务贸易顺差也高达400亿至500亿美元。多年来,中国一直是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它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使得美国政府和消费者能够过上超出自己收入的生活。中国向美国出售实物,然后买入美国的证券作为交换。这难道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吗?

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就像美国的其他贸易伙伴一样,中国还明白这样一点: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与华盛顿相比,北京对本国经济的控制程度更高,更能适应宏观经济所遭受的扰乱。

中国已经表明准备好承受自我造成的经济痛苦——如果长期后果被证明是有益的。例如,近年来,它大幅削减了钢铁、铝和煤等行业的产量,并大规模关闭了污染企业。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如此依赖美国的微芯片,以至于它无法有效反击特朗普。然而,事实上,这种依赖是相互的。例如,中国占高通(Qualcomm)销售额的65%以上,占美光(Micron)销售额的50%,占博通(Broadcom)的50%,占英特尔(Intel)的23%——仅这四家公司的对华销售总额就高达约500亿美元。

苹果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450亿美元,约占总额的20%。中国生产了世界上60%的稀土矿物,后者是电子设备的关键材料。这类贸易的任何中断,都将对中国和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造成毁灭性打击。

从政治上看,特朗普的基本盘将受到贸易战的直接打击。中国进口大约120亿美元的大豆,约占美国大豆收成的50%。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最近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受到来自大豆种植州爱荷华州的参议员查克•格莱斯利(Chuck Grassley)抨击,后者指责特朗普政府追求“政府包办的重商主义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经济”。

另一方面,如果北京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它可能在国内面临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弹。尽管贸易战令人痛苦,但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中国都很可能比美国有更好的终局。

尽管前景看似黯淡,但两国仍有空间找到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并在彼此间进一步敞开经济大门。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都将吃亏,并将拖累世界其他地区。



撰文 / 单伟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单伟建: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中国还明白,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或者 *OR」--贸易战,就像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正在挑起的对华贸易战,对交战各方都是不利的。消费者最终会为他们购买的所有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

阻止进口不太可能让生产回流国内。苹果(Apple)可能将其iPhone组装线从中国转移到泰国,而不是美国。如果美国禁止进口所有外国制造的iPhone,美国消费者将会迎来价格暴涨。

美国肯定是一个比中国更开放的经济体。但在华盛顿与北京过招的背后,真正问题是中国是否履行了其世界贸易组织(WTO)义务?

如果中国履行了义务,那么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分歧就不能被当作单边主义的借口。如果中国尚未履行义务,那么世贸组织有一个解决违规行为的机制,包括美国在内的贸易国家已经相当有效地利用了这个机制。

与所有官僚机构一样,世贸组织并不是特别高效率。但它也不偏向任何一方。此外,在一个一体化的世界中,没有比它更公平或更有效的系统来解决贸易争端。

没错,美国制造业发现很难与进口产品竞争,这导致工厂倒闭和失业。但是,在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前,这种局面就已出现。

“空心化”一词是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日本(以及后来的韩国和台湾)制造业的崛起而出现的。它是产业演变过程的一部分。它造成经济痛苦,尤其是对失去工作的传统产业的工人。但这种痛苦往往是短期的,特别是如果政府提供培训以提升劳动力流动性的话。

美国具有韧性正是由于该国劳动力大军的灵活性和适应性。从长远来看,正是这一点确保美国升级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技术强国。

中国对美国拥有相当大的贸易顺差,尽管它对美出口的三分之一源于境外。美国对华的服务贸易顺差也高达400亿至500亿美元。多年来,中国一直是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它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使得美国政府和消费者能够过上超出自己收入的生活。中国向美国出售实物,然后买入美国的证券作为交换。这难道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吗?

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就像美国的其他贸易伙伴一样,中国还明白这样一点: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与华盛顿相比,北京对本国经济的控制程度更高,更能适应宏观经济所遭受的扰乱。

中国已经表明准备好承受自我造成的经济痛苦——如果长期后果被证明是有益的。例如,近年来,它大幅削减了钢铁、铝和煤等行业的产量,并大规模关闭了污染企业。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如此依赖美国的微芯片,以至于它无法有效反击特朗普。然而,事实上,这种依赖是相互的。例如,中国占高通(Qualcomm)销售额的65%以上,占美光(Micron)销售额的50%,占博通(Broadcom)的50%,占英特尔(Intel)的23%——仅这四家公司的对华销售总额就高达约500亿美元。

苹果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450亿美元,约占总额的20%。中国生产了世界上60%的稀土矿物,后者是电子设备的关键材料。这类贸易的任何中断,都将对中国和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造成毁灭性打击。

从政治上看,特朗普的基本盘将受到贸易战的直接打击。中国进口大约120亿美元的大豆,约占美国大豆收成的50%。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最近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受到来自大豆种植州爱荷华州的参议员查克•格莱斯利(Chuck Grassley)抨击,后者指责特朗普政府追求“政府包办的重商主义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经济”。

另一方面,如果北京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它可能在国内面临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弹。尽管贸易战令人痛苦,但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中国都很可能比美国有更好的终局。

尽管前景看似黯淡,但两国仍有空间找到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并在彼此间进一步敞开经济大门。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都将吃亏,并将拖累世界其他地区。



撰文 / 单伟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比美国更能承受贸易战痛苦

发布日期:2018-07-18 06:42
摘要」单伟建: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中国还明白,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或者 *OR」--贸易战,就像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正在挑起的对华贸易战,对交战各方都是不利的。消费者最终会为他们购买的所有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

阻止进口不太可能让生产回流国内。苹果(Apple)可能将其iPhone组装线从中国转移到泰国,而不是美国。如果美国禁止进口所有外国制造的iPhone,美国消费者将会迎来价格暴涨。

美国肯定是一个比中国更开放的经济体。但在华盛顿与北京过招的背后,真正问题是中国是否履行了其世界贸易组织(WTO)义务?

如果中国履行了义务,那么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分歧就不能被当作单边主义的借口。如果中国尚未履行义务,那么世贸组织有一个解决违规行为的机制,包括美国在内的贸易国家已经相当有效地利用了这个机制。

与所有官僚机构一样,世贸组织并不是特别高效率。但它也不偏向任何一方。此外,在一个一体化的世界中,没有比它更公平或更有效的系统来解决贸易争端。

没错,美国制造业发现很难与进口产品竞争,这导致工厂倒闭和失业。但是,在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前,这种局面就已出现。

“空心化”一词是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日本(以及后来的韩国和台湾)制造业的崛起而出现的。它是产业演变过程的一部分。它造成经济痛苦,尤其是对失去工作的传统产业的工人。但这种痛苦往往是短期的,特别是如果政府提供培训以提升劳动力流动性的话。

美国具有韧性正是由于该国劳动力大军的灵活性和适应性。从长远来看,正是这一点确保美国升级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技术强国。

中国对美国拥有相当大的贸易顺差,尽管它对美出口的三分之一源于境外。美国对华的服务贸易顺差也高达400亿至500亿美元。多年来,中国一直是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它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使得美国政府和消费者能够过上超出自己收入的生活。中国向美国出售实物,然后买入美国的证券作为交换。这难道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吗?

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就像美国的其他贸易伙伴一样,中国还明白这样一点: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与华盛顿相比,北京对本国经济的控制程度更高,更能适应宏观经济所遭受的扰乱。

中国已经表明准备好承受自我造成的经济痛苦——如果长期后果被证明是有益的。例如,近年来,它大幅削减了钢铁、铝和煤等行业的产量,并大规模关闭了污染企业。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如此依赖美国的微芯片,以至于它无法有效反击特朗普。然而,事实上,这种依赖是相互的。例如,中国占高通(Qualcomm)销售额的65%以上,占美光(Micron)销售额的50%,占博通(Broadcom)的50%,占英特尔(Intel)的23%——仅这四家公司的对华销售总额就高达约500亿美元。

苹果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450亿美元,约占总额的20%。中国生产了世界上60%的稀土矿物,后者是电子设备的关键材料。这类贸易的任何中断,都将对中国和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造成毁灭性打击。

从政治上看,特朗普的基本盘将受到贸易战的直接打击。中国进口大约120亿美元的大豆,约占美国大豆收成的50%。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最近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受到来自大豆种植州爱荷华州的参议员查克•格莱斯利(Chuck Grassley)抨击,后者指责特朗普政府追求“政府包办的重商主义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经济”。

另一方面,如果北京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它可能在国内面临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弹。尽管贸易战令人痛苦,但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中国都很可能比美国有更好的终局。

尽管前景看似黯淡,但两国仍有空间找到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并在彼此间进一步敞开经济大门。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都将吃亏,并将拖累世界其他地区。



撰文 / 单伟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单伟建: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中国还明白,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或者 *OR」--贸易战,就像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似乎正在挑起的对华贸易战,对交战各方都是不利的。消费者最终会为他们购买的所有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

阻止进口不太可能让生产回流国内。苹果(Apple)可能将其iPhone组装线从中国转移到泰国,而不是美国。如果美国禁止进口所有外国制造的iPhone,美国消费者将会迎来价格暴涨。

美国肯定是一个比中国更开放的经济体。但在华盛顿与北京过招的背后,真正问题是中国是否履行了其世界贸易组织(WTO)义务?

如果中国履行了义务,那么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分歧就不能被当作单边主义的借口。如果中国尚未履行义务,那么世贸组织有一个解决违规行为的机制,包括美国在内的贸易国家已经相当有效地利用了这个机制。

与所有官僚机构一样,世贸组织并不是特别高效率。但它也不偏向任何一方。此外,在一个一体化的世界中,没有比它更公平或更有效的系统来解决贸易争端。

没错,美国制造业发现很难与进口产品竞争,这导致工厂倒闭和失业。但是,在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前,这种局面就已出现。

“空心化”一词是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日本(以及后来的韩国和台湾)制造业的崛起而出现的。它是产业演变过程的一部分。它造成经济痛苦,尤其是对失去工作的传统产业的工人。但这种痛苦往往是短期的,特别是如果政府提供培训以提升劳动力流动性的话。

美国具有韧性正是由于该国劳动力大军的灵活性和适应性。从长远来看,正是这一点确保美国升级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技术强国。

中国对美国拥有相当大的贸易顺差,尽管它对美出口的三分之一源于境外。美国对华的服务贸易顺差也高达400亿至500亿美元。多年来,中国一直是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它持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这使得美国政府和消费者能够过上超出自己收入的生活。中国向美国出售实物,然后买入美国的证券作为交换。这难道不是一笔划算的交易吗?

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政治上,中国在贸易战中的痛苦门槛将高于美国。就像美国的其他贸易伙伴一样,中国还明白这样一点:如果只是屈服,痛苦会更加严重。

与华盛顿相比,北京对本国经济的控制程度更高,更能适应宏观经济所遭受的扰乱。

中国已经表明准备好承受自我造成的经济痛苦——如果长期后果被证明是有益的。例如,近年来,它大幅削减了钢铁、铝和煤等行业的产量,并大规模关闭了污染企业。

一些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如此依赖美国的微芯片,以至于它无法有效反击特朗普。然而,事实上,这种依赖是相互的。例如,中国占高通(Qualcomm)销售额的65%以上,占美光(Micron)销售额的50%,占博通(Broadcom)的50%,占英特尔(Intel)的23%——仅这四家公司的对华销售总额就高达约500亿美元。

苹果在中国的销售额达到450亿美元,约占总额的20%。中国生产了世界上60%的稀土矿物,后者是电子设备的关键材料。这类贸易的任何中断,都将对中国和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造成毁灭性打击。

从政治上看,特朗普的基本盘将受到贸易战的直接打击。中国进口大约120亿美元的大豆,约占美国大豆收成的50%。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最近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受到来自大豆种植州爱荷华州的参议员查克•格莱斯利(Chuck Grassley)抨击,后者指责特朗普政府追求“政府包办的重商主义经济,而不是自由市场经济”。

另一方面,如果北京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它可能在国内面临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弹。尽管贸易战令人痛苦,但在经济上和政治上,中国都很可能比美国有更好的终局。

尽管前景看似黯淡,但两国仍有空间找到一个双赢的解决方案,并在彼此间进一步敞开经济大门。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他们都将吃亏,并将拖累世界其他地区。



撰文 / 单伟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