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普特会”越来越像一场苦命鸳鸯的逢场作戏

发布日期:2018-07-18 06:10
摘要」特朗普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



「或者 *OR」--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前的几周人们对此次会晤的各种预言来看,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本该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没有收获,没有让步。然而,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的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发推表示,特朗普的表现“无异于叛国”。

但特朗普并没有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没有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未承诺解散北约,从德国撤军,或者停止在东欧部署美国反导防御系统。他没有放弃反对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2(Nord Stream 2)输油管道的立场,也没有就他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的决定表示遗憾。事实上,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他没有随口赞扬普京,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显示两位领导人曾试图就两国间存有分歧的众多实质性问题达成妥协的迹象。

所以叛国从何谈起呢?从美国国内的反应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来看,问题的关键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针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通俄门”调查。尽管美国司法部此前宣布,米勒已经起诉了12名俄罗斯军事情报人员,指认他们窃取民主党和该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团队的文件,但特朗普显然未能就这些指控向普京施压。普京和特朗普似乎是在共同回避这方面的提问。

我们应该期望有什么不同吗?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认为这场调查是政治迫害,是企图破坏他的胜利。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进行了详细说明。他似乎渴望得到保证,包括从普京那里得到保证,即他是在没有外界帮助的情况下赢得了大选。就普京而言,他早已否认俄罗斯政府进行过任何干预,即使是这方面的证据越来越充分,他也会继续否认。这对俄罗斯间谍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四年前一枚俄制导弹在乌克兰东部击落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的MH17航班时,他就是这么做的。特朗普和普京的立场是相辅相成的,两人都没有理由改变。

这位俄罗斯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确实做出了富有新意的表达:他首次透露自己当时非常希望特朗普赢得大选。根据普京的说法,特朗普是他最中意的候选人,因为他谈到了要实现美俄关系正常化。就连普京有时候也会说真话——尤其是他说的正是人们想听的内容。

特朗普显然相信普京喜欢他,对他没有恶意。这不难做到:只要奉承特朗普,夸赞他的胜选。然而,对于普京希望这位美国总统开始将俄罗斯视为盟友的说法,我表示怀疑。善待特朗普只有一个回报:看到他的热烈响应。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会为你做任何事。

这位美国总统将继续以不符合普京利益的方式行事。他将继续试图威逼利诱欧洲购买更昂贵的美国液化天然气,而不是从俄罗斯购买更廉价的管道天然气。他将继续推进对伊朗的制裁,而伊朗是普京在叙利亚的重要军事盟友,与伊朗有贸易往来的俄罗斯公司将不会免受这些制裁。他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不仅仅因为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也在讨好他:在美国国会和自己所在的共和党的压力之下,他别无他策。他不会因为同样的原因放弃对俄罗斯的任何制裁。

换句话说,特朗普将继续推行他上任之前历届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的严厉对俄政策,以及其他一些政策:例如,奥巴马政府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较为温和。

他与普京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两人都想为对方做点什么。可是,普京拿不出任何能让美国媒体和共和党当权派认可的东西,特朗普则会顾及他与这两方面的关系,而且美国宪法也不允许他随便给别人“送礼”。

从这一点看,普京很可能会为自己2016年让情报部门和友好的水军老板们在美国制造了麻烦而感到遗憾。当时觉得很有趣,并制造了一场美丽的混乱,动摇了俄罗斯未来几年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但如果他袖手旁观,静待特朗普赢得大选,或许效果会更好。那样的话,困惑或许现在依然存在,但无论大的还是小的讨价还价,都可能在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

现在,普京和特朗普只能像一对苦命的恋人那样互相盯着对方看,在新闻发布会上打着哑谜。没有叛国,只有悲哀。



撰文 / Leonid Bershidsk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特朗普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



「或者 *OR」--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前的几周人们对此次会晤的各种预言来看,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本该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没有收获,没有让步。然而,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的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发推表示,特朗普的表现“无异于叛国”。

但特朗普并没有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没有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未承诺解散北约,从德国撤军,或者停止在东欧部署美国反导防御系统。他没有放弃反对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2(Nord Stream 2)输油管道的立场,也没有就他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的决定表示遗憾。事实上,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他没有随口赞扬普京,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显示两位领导人曾试图就两国间存有分歧的众多实质性问题达成妥协的迹象。

所以叛国从何谈起呢?从美国国内的反应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来看,问题的关键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针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通俄门”调查。尽管美国司法部此前宣布,米勒已经起诉了12名俄罗斯军事情报人员,指认他们窃取民主党和该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团队的文件,但特朗普显然未能就这些指控向普京施压。普京和特朗普似乎是在共同回避这方面的提问。

我们应该期望有什么不同吗?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认为这场调查是政治迫害,是企图破坏他的胜利。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进行了详细说明。他似乎渴望得到保证,包括从普京那里得到保证,即他是在没有外界帮助的情况下赢得了大选。就普京而言,他早已否认俄罗斯政府进行过任何干预,即使是这方面的证据越来越充分,他也会继续否认。这对俄罗斯间谍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四年前一枚俄制导弹在乌克兰东部击落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的MH17航班时,他就是这么做的。特朗普和普京的立场是相辅相成的,两人都没有理由改变。

这位俄罗斯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确实做出了富有新意的表达:他首次透露自己当时非常希望特朗普赢得大选。根据普京的说法,特朗普是他最中意的候选人,因为他谈到了要实现美俄关系正常化。就连普京有时候也会说真话——尤其是他说的正是人们想听的内容。

特朗普显然相信普京喜欢他,对他没有恶意。这不难做到:只要奉承特朗普,夸赞他的胜选。然而,对于普京希望这位美国总统开始将俄罗斯视为盟友的说法,我表示怀疑。善待特朗普只有一个回报:看到他的热烈响应。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会为你做任何事。

这位美国总统将继续以不符合普京利益的方式行事。他将继续试图威逼利诱欧洲购买更昂贵的美国液化天然气,而不是从俄罗斯购买更廉价的管道天然气。他将继续推进对伊朗的制裁,而伊朗是普京在叙利亚的重要军事盟友,与伊朗有贸易往来的俄罗斯公司将不会免受这些制裁。他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不仅仅因为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也在讨好他:在美国国会和自己所在的共和党的压力之下,他别无他策。他不会因为同样的原因放弃对俄罗斯的任何制裁。

换句话说,特朗普将继续推行他上任之前历届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的严厉对俄政策,以及其他一些政策:例如,奥巴马政府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较为温和。

他与普京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两人都想为对方做点什么。可是,普京拿不出任何能让美国媒体和共和党当权派认可的东西,特朗普则会顾及他与这两方面的关系,而且美国宪法也不允许他随便给别人“送礼”。

从这一点看,普京很可能会为自己2016年让情报部门和友好的水军老板们在美国制造了麻烦而感到遗憾。当时觉得很有趣,并制造了一场美丽的混乱,动摇了俄罗斯未来几年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但如果他袖手旁观,静待特朗普赢得大选,或许效果会更好。那样的话,困惑或许现在依然存在,但无论大的还是小的讨价还价,都可能在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

现在,普京和特朗普只能像一对苦命的恋人那样互相盯着对方看,在新闻发布会上打着哑谜。没有叛国,只有悲哀。



撰文 / Leonid Bershidsk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特朗普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



「或者 *OR」--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前的几周人们对此次会晤的各种预言来看,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本该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没有收获,没有让步。然而,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的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发推表示,特朗普的表现“无异于叛国”。

但特朗普并没有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没有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未承诺解散北约,从德国撤军,或者停止在东欧部署美国反导防御系统。他没有放弃反对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2(Nord Stream 2)输油管道的立场,也没有就他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的决定表示遗憾。事实上,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他没有随口赞扬普京,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显示两位领导人曾试图就两国间存有分歧的众多实质性问题达成妥协的迹象。

所以叛国从何谈起呢?从美国国内的反应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来看,问题的关键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针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通俄门”调查。尽管美国司法部此前宣布,米勒已经起诉了12名俄罗斯军事情报人员,指认他们窃取民主党和该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团队的文件,但特朗普显然未能就这些指控向普京施压。普京和特朗普似乎是在共同回避这方面的提问。

我们应该期望有什么不同吗?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认为这场调查是政治迫害,是企图破坏他的胜利。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进行了详细说明。他似乎渴望得到保证,包括从普京那里得到保证,即他是在没有外界帮助的情况下赢得了大选。就普京而言,他早已否认俄罗斯政府进行过任何干预,即使是这方面的证据越来越充分,他也会继续否认。这对俄罗斯间谍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四年前一枚俄制导弹在乌克兰东部击落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的MH17航班时,他就是这么做的。特朗普和普京的立场是相辅相成的,两人都没有理由改变。

这位俄罗斯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确实做出了富有新意的表达:他首次透露自己当时非常希望特朗普赢得大选。根据普京的说法,特朗普是他最中意的候选人,因为他谈到了要实现美俄关系正常化。就连普京有时候也会说真话——尤其是他说的正是人们想听的内容。

特朗普显然相信普京喜欢他,对他没有恶意。这不难做到:只要奉承特朗普,夸赞他的胜选。然而,对于普京希望这位美国总统开始将俄罗斯视为盟友的说法,我表示怀疑。善待特朗普只有一个回报:看到他的热烈响应。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会为你做任何事。

这位美国总统将继续以不符合普京利益的方式行事。他将继续试图威逼利诱欧洲购买更昂贵的美国液化天然气,而不是从俄罗斯购买更廉价的管道天然气。他将继续推进对伊朗的制裁,而伊朗是普京在叙利亚的重要军事盟友,与伊朗有贸易往来的俄罗斯公司将不会免受这些制裁。他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不仅仅因为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也在讨好他:在美国国会和自己所在的共和党的压力之下,他别无他策。他不会因为同样的原因放弃对俄罗斯的任何制裁。

换句话说,特朗普将继续推行他上任之前历届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的严厉对俄政策,以及其他一些政策:例如,奥巴马政府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较为温和。

他与普京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两人都想为对方做点什么。可是,普京拿不出任何能让美国媒体和共和党当权派认可的东西,特朗普则会顾及他与这两方面的关系,而且美国宪法也不允许他随便给别人“送礼”。

从这一点看,普京很可能会为自己2016年让情报部门和友好的水军老板们在美国制造了麻烦而感到遗憾。当时觉得很有趣,并制造了一场美丽的混乱,动摇了俄罗斯未来几年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但如果他袖手旁观,静待特朗普赢得大选,或许效果会更好。那样的话,困惑或许现在依然存在,但无论大的还是小的讨价还价,都可能在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

现在,普京和特朗普只能像一对苦命的恋人那样互相盯着对方看,在新闻发布会上打着哑谜。没有叛国,只有悲哀。



撰文 / Leonid Bershidsk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普特会”越来越像一场苦命鸳鸯的逢场作戏

发布日期:2018-07-18 06:10
摘要」特朗普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



「或者 *OR」--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前的几周人们对此次会晤的各种预言来看,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本该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没有收获,没有让步。然而,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的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发推表示,特朗普的表现“无异于叛国”。

但特朗普并没有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没有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未承诺解散北约,从德国撤军,或者停止在东欧部署美国反导防御系统。他没有放弃反对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2(Nord Stream 2)输油管道的立场,也没有就他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的决定表示遗憾。事实上,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他没有随口赞扬普京,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显示两位领导人曾试图就两国间存有分歧的众多实质性问题达成妥协的迹象。

所以叛国从何谈起呢?从美国国内的反应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来看,问题的关键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针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通俄门”调查。尽管美国司法部此前宣布,米勒已经起诉了12名俄罗斯军事情报人员,指认他们窃取民主党和该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团队的文件,但特朗普显然未能就这些指控向普京施压。普京和特朗普似乎是在共同回避这方面的提问。

我们应该期望有什么不同吗?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认为这场调查是政治迫害,是企图破坏他的胜利。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进行了详细说明。他似乎渴望得到保证,包括从普京那里得到保证,即他是在没有外界帮助的情况下赢得了大选。就普京而言,他早已否认俄罗斯政府进行过任何干预,即使是这方面的证据越来越充分,他也会继续否认。这对俄罗斯间谍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四年前一枚俄制导弹在乌克兰东部击落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的MH17航班时,他就是这么做的。特朗普和普京的立场是相辅相成的,两人都没有理由改变。

这位俄罗斯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确实做出了富有新意的表达:他首次透露自己当时非常希望特朗普赢得大选。根据普京的说法,特朗普是他最中意的候选人,因为他谈到了要实现美俄关系正常化。就连普京有时候也会说真话——尤其是他说的正是人们想听的内容。

特朗普显然相信普京喜欢他,对他没有恶意。这不难做到:只要奉承特朗普,夸赞他的胜选。然而,对于普京希望这位美国总统开始将俄罗斯视为盟友的说法,我表示怀疑。善待特朗普只有一个回报:看到他的热烈响应。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会为你做任何事。

这位美国总统将继续以不符合普京利益的方式行事。他将继续试图威逼利诱欧洲购买更昂贵的美国液化天然气,而不是从俄罗斯购买更廉价的管道天然气。他将继续推进对伊朗的制裁,而伊朗是普京在叙利亚的重要军事盟友,与伊朗有贸易往来的俄罗斯公司将不会免受这些制裁。他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不仅仅因为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也在讨好他:在美国国会和自己所在的共和党的压力之下,他别无他策。他不会因为同样的原因放弃对俄罗斯的任何制裁。

换句话说,特朗普将继续推行他上任之前历届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的严厉对俄政策,以及其他一些政策:例如,奥巴马政府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较为温和。

他与普京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两人都想为对方做点什么。可是,普京拿不出任何能让美国媒体和共和党当权派认可的东西,特朗普则会顾及他与这两方面的关系,而且美国宪法也不允许他随便给别人“送礼”。

从这一点看,普京很可能会为自己2016年让情报部门和友好的水军老板们在美国制造了麻烦而感到遗憾。当时觉得很有趣,并制造了一场美丽的混乱,动摇了俄罗斯未来几年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但如果他袖手旁观,静待特朗普赢得大选,或许效果会更好。那样的话,困惑或许现在依然存在,但无论大的还是小的讨价还价,都可能在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

现在,普京和特朗普只能像一对苦命的恋人那样互相盯着对方看,在新闻发布会上打着哑谜。没有叛国,只有悲哀。



撰文 / Leonid Bershidsk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特朗普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



「或者 *OR」--从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和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在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前的几周人们对此次会晤的各种预言来看,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本该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结局: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没有收获,没有让步。然而,奥巴马执政期间担任中央情报局(CIA)局长的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发推表示,特朗普的表现“无异于叛国”。

但特朗普并没有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的吞并,没有宣布要从叙利亚撤军,未承诺解散北约,从德国撤军,或者停止在东欧部署美国反导防御系统。他没有放弃反对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北溪-2(Nord Stream 2)输油管道的立场,也没有就他向乌克兰提供致命性武器的决定表示遗憾。事实上,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像通常理解的那样是损害了美国利益。他没有随口赞扬普京,甚至没有流露出任何显示两位领导人曾试图就两国间存有分歧的众多实质性问题达成妥协的迹象。

所以叛国从何谈起呢?从美国国内的反应和新闻发布会上的提问来看,问题的关键是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针对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通俄门”调查。尽管美国司法部此前宣布,米勒已经起诉了12名俄罗斯军事情报人员,指认他们窃取民主党和该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竞选团队的文件,但特朗普显然未能就这些指控向普京施压。普京和特朗普似乎是在共同回避这方面的提问。

我们应该期望有什么不同吗?特朗普曾多次表示,他认为这场调查是政治迫害,是企图破坏他的胜利。他在新闻发布会上再次进行了详细说明。他似乎渴望得到保证,包括从普京那里得到保证,即他是在没有外界帮助的情况下赢得了大选。就普京而言,他早已否认俄罗斯政府进行过任何干预,即使是这方面的证据越来越充分,他也会继续否认。这对俄罗斯间谍来说是司空见惯的事,四年前一枚俄制导弹在乌克兰东部击落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Malaysia airlines)的MH17航班时,他就是这么做的。特朗普和普京的立场是相辅相成的,两人都没有理由改变。

这位俄罗斯总统在新闻发布会上确实做出了富有新意的表达:他首次透露自己当时非常希望特朗普赢得大选。根据普京的说法,特朗普是他最中意的候选人,因为他谈到了要实现美俄关系正常化。就连普京有时候也会说真话——尤其是他说的正是人们想听的内容。

特朗普显然相信普京喜欢他,对他没有恶意。这不难做到:只要奉承特朗普,夸赞他的胜选。然而,对于普京希望这位美国总统开始将俄罗斯视为盟友的说法,我表示怀疑。善待特朗普只有一个回报:看到他的热烈响应。这并不意味着特朗普会为你做任何事。

这位美国总统将继续以不符合普京利益的方式行事。他将继续试图威逼利诱欧洲购买更昂贵的美国液化天然气,而不是从俄罗斯购买更廉价的管道天然气。他将继续推进对伊朗的制裁,而伊朗是普京在叙利亚的重要军事盟友,与伊朗有贸易往来的俄罗斯公司将不会免受这些制裁。他将继续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不仅仅因为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也在讨好他:在美国国会和自己所在的共和党的压力之下,他别无他策。他不会因为同样的原因放弃对俄罗斯的任何制裁。

换句话说,特朗普将继续推行他上任之前历届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的严厉对俄政策,以及其他一些政策:例如,奥巴马政府在伊朗问题上的立场较为温和。

他与普京的关系越来越像是一段无法实现圆满结局的恋情。两人都想为对方做点什么。可是,普京拿不出任何能让美国媒体和共和党当权派认可的东西,特朗普则会顾及他与这两方面的关系,而且美国宪法也不允许他随便给别人“送礼”。

从这一点看,普京很可能会为自己2016年让情报部门和友好的水军老板们在美国制造了麻烦而感到遗憾。当时觉得很有趣,并制造了一场美丽的混乱,动摇了俄罗斯未来几年最大的地缘政治对手。但如果他袖手旁观,静待特朗普赢得大选,或许效果会更好。那样的话,困惑或许现在依然存在,但无论大的还是小的讨价还价,都可能在可以掌控的范围之内。

现在,普京和特朗普只能像一对苦命的恋人那样互相盯着对方看,在新闻发布会上打着哑谜。没有叛国,只有悲哀。



撰文 / Leonid Bershidsky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