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贸易战阴云密布,中国将以何种方式拉动经济?

发布日期:2018-07-17 09:53
摘要」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棘手的任务。中国决策者正试图在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间寻求平衡。



「或者 *OR」--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加棘手的任务。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7%,略低于第一季度的6.8%。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虽然这一增长率仍属于中国领导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商业活动和国内需求的大幅放缓更令人担忧。

6月份中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较5月份的6.8%显著放缓。此外,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较前五个月6.1%的增速小幅回落,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最低。

中国政府的去杠杆行动抑制企业支出是导致商业活动低迷的原因之一。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改变打法,转而支持经济增长,抵御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一些经济学家预计,未来几个月经济放缓势头还将加剧,直至信贷紧缩的后续影响逐渐消散。

经济学家称,中国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放松政策仍不明朗,这些经济决策者正试图在提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之间寻求平衡;中国领导人认为,债务激增是一个中长期隐患。

一些分析人士预计,中国将在几个月内陆续进行一系列政策调整,而不是以最大火力推出刺激措施,目的是要找到一种平衡。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有面粉的时候,就加水;有水的时候,就加更多的面粉。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开始鼓励商业银行扩大放贷,在债务整顿期间被叫停的一些地铁和其他铁路项目也重新上马。胡伟俊称,除非经济增速降到政府设定的6.5%的目标以下,需要采取更有力的补救行动,否则中国可能推出更多类似的微调措施。

中国可能扩大财政支出,包括增加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投入,以及提振家庭消费。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陈龙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政府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调整政策压力都在增大。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还可能推进一项被搁置的计划,允许民间资本投资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这个计划去年被束之高阁,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一些项目的民间资本实际上是地方政府用政府资金伪装而成的,为的是躲避债务清理行动。

为了鼓励基础设施建设﹐经济学家预计中国政府会放宽融资﹐包括为企业提供更多银行贷款并提高省级政府和政策银行的债券发行配额。中国央行4月份开始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预计年底前将进一步调低。

太多刺激措施可能导致经济过热﹐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并可能导致巨大的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此外还有不断发酵的中美贸易战。经济学家估计﹐如果美国像上周宣称的那样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导致贸易交锋升级﹐则未来12个月中国GDP增速可能放慢0.2-0.5个百分点。对美国的出口约占中国出口总额的20%。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周一向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已准备好介入﹐应对经济受到的任何冲击。他先是表示“外部不确定性有所增加”﹐之后又试图淡化贸易冲突的影响﹐称影响将“比较有限”。



撰文 / Chao De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棘手的任务。中国决策者正试图在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间寻求平衡。



「或者 *OR」--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加棘手的任务。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7%,略低于第一季度的6.8%。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虽然这一增长率仍属于中国领导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商业活动和国内需求的大幅放缓更令人担忧。

6月份中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较5月份的6.8%显著放缓。此外,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较前五个月6.1%的增速小幅回落,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最低。

中国政府的去杠杆行动抑制企业支出是导致商业活动低迷的原因之一。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改变打法,转而支持经济增长,抵御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一些经济学家预计,未来几个月经济放缓势头还将加剧,直至信贷紧缩的后续影响逐渐消散。

经济学家称,中国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放松政策仍不明朗,这些经济决策者正试图在提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之间寻求平衡;中国领导人认为,债务激增是一个中长期隐患。

一些分析人士预计,中国将在几个月内陆续进行一系列政策调整,而不是以最大火力推出刺激措施,目的是要找到一种平衡。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有面粉的时候,就加水;有水的时候,就加更多的面粉。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开始鼓励商业银行扩大放贷,在债务整顿期间被叫停的一些地铁和其他铁路项目也重新上马。胡伟俊称,除非经济增速降到政府设定的6.5%的目标以下,需要采取更有力的补救行动,否则中国可能推出更多类似的微调措施。

中国可能扩大财政支出,包括增加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投入,以及提振家庭消费。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陈龙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政府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调整政策压力都在增大。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还可能推进一项被搁置的计划,允许民间资本投资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这个计划去年被束之高阁,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一些项目的民间资本实际上是地方政府用政府资金伪装而成的,为的是躲避债务清理行动。

为了鼓励基础设施建设﹐经济学家预计中国政府会放宽融资﹐包括为企业提供更多银行贷款并提高省级政府和政策银行的债券发行配额。中国央行4月份开始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预计年底前将进一步调低。

太多刺激措施可能导致经济过热﹐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并可能导致巨大的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此外还有不断发酵的中美贸易战。经济学家估计﹐如果美国像上周宣称的那样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导致贸易交锋升级﹐则未来12个月中国GDP增速可能放慢0.2-0.5个百分点。对美国的出口约占中国出口总额的20%。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周一向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已准备好介入﹐应对经济受到的任何冲击。他先是表示“外部不确定性有所增加”﹐之后又试图淡化贸易冲突的影响﹐称影响将“比较有限”。



撰文 / Chao De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棘手的任务。中国决策者正试图在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间寻求平衡。



「或者 *OR」--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加棘手的任务。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7%,略低于第一季度的6.8%。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虽然这一增长率仍属于中国领导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商业活动和国内需求的大幅放缓更令人担忧。

6月份中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较5月份的6.8%显著放缓。此外,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较前五个月6.1%的增速小幅回落,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最低。

中国政府的去杠杆行动抑制企业支出是导致商业活动低迷的原因之一。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改变打法,转而支持经济增长,抵御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一些经济学家预计,未来几个月经济放缓势头还将加剧,直至信贷紧缩的后续影响逐渐消散。

经济学家称,中国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放松政策仍不明朗,这些经济决策者正试图在提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之间寻求平衡;中国领导人认为,债务激增是一个中长期隐患。

一些分析人士预计,中国将在几个月内陆续进行一系列政策调整,而不是以最大火力推出刺激措施,目的是要找到一种平衡。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有面粉的时候,就加水;有水的时候,就加更多的面粉。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开始鼓励商业银行扩大放贷,在债务整顿期间被叫停的一些地铁和其他铁路项目也重新上马。胡伟俊称,除非经济增速降到政府设定的6.5%的目标以下,需要采取更有力的补救行动,否则中国可能推出更多类似的微调措施。

中国可能扩大财政支出,包括增加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投入,以及提振家庭消费。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陈龙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政府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调整政策压力都在增大。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还可能推进一项被搁置的计划,允许民间资本投资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这个计划去年被束之高阁,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一些项目的民间资本实际上是地方政府用政府资金伪装而成的,为的是躲避债务清理行动。

为了鼓励基础设施建设﹐经济学家预计中国政府会放宽融资﹐包括为企业提供更多银行贷款并提高省级政府和政策银行的债券发行配额。中国央行4月份开始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预计年底前将进一步调低。

太多刺激措施可能导致经济过热﹐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并可能导致巨大的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此外还有不断发酵的中美贸易战。经济学家估计﹐如果美国像上周宣称的那样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导致贸易交锋升级﹐则未来12个月中国GDP增速可能放慢0.2-0.5个百分点。对美国的出口约占中国出口总额的20%。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周一向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已准备好介入﹐应对经济受到的任何冲击。他先是表示“外部不确定性有所增加”﹐之后又试图淡化贸易冲突的影响﹐称影响将“比较有限”。



撰文 / Chao De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贸易战阴云密布,中国将以何种方式拉动经济?

发布日期:2018-07-17 09:53
摘要」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棘手的任务。中国决策者正试图在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间寻求平衡。



「或者 *OR」--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加棘手的任务。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7%,略低于第一季度的6.8%。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虽然这一增长率仍属于中国领导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商业活动和国内需求的大幅放缓更令人担忧。

6月份中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较5月份的6.8%显著放缓。此外,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较前五个月6.1%的增速小幅回落,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最低。

中国政府的去杠杆行动抑制企业支出是导致商业活动低迷的原因之一。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改变打法,转而支持经济增长,抵御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一些经济学家预计,未来几个月经济放缓势头还将加剧,直至信贷紧缩的后续影响逐渐消散。

经济学家称,中国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放松政策仍不明朗,这些经济决策者正试图在提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之间寻求平衡;中国领导人认为,债务激增是一个中长期隐患。

一些分析人士预计,中国将在几个月内陆续进行一系列政策调整,而不是以最大火力推出刺激措施,目的是要找到一种平衡。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有面粉的时候,就加水;有水的时候,就加更多的面粉。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开始鼓励商业银行扩大放贷,在债务整顿期间被叫停的一些地铁和其他铁路项目也重新上马。胡伟俊称,除非经济增速降到政府设定的6.5%的目标以下,需要采取更有力的补救行动,否则中国可能推出更多类似的微调措施。

中国可能扩大财政支出,包括增加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投入,以及提振家庭消费。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陈龙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政府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调整政策压力都在增大。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还可能推进一项被搁置的计划,允许民间资本投资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这个计划去年被束之高阁,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一些项目的民间资本实际上是地方政府用政府资金伪装而成的,为的是躲避债务清理行动。

为了鼓励基础设施建设﹐经济学家预计中国政府会放宽融资﹐包括为企业提供更多银行贷款并提高省级政府和政策银行的债券发行配额。中国央行4月份开始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预计年底前将进一步调低。

太多刺激措施可能导致经济过热﹐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并可能导致巨大的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此外还有不断发酵的中美贸易战。经济学家估计﹐如果美国像上周宣称的那样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导致贸易交锋升级﹐则未来12个月中国GDP增速可能放慢0.2-0.5个百分点。对美国的出口约占中国出口总额的20%。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周一向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已准备好介入﹐应对经济受到的任何冲击。他先是表示“外部不确定性有所增加”﹐之后又试图淡化贸易冲突的影响﹐称影响将“比较有限”。



撰文 / Chao De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棘手的任务。中国决策者正试图在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间寻求平衡。



「或者 *OR」--在与美国陷入贸易冲突之际,中国工业增加值、建筑、机械等投资减速,拖累国内经济增长,使得管理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项更加棘手的任务。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公布,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7%,略低于第一季度的6.8%。一些经济学家表示,虽然这一增长率仍属于中国领导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但商业活动和国内需求的大幅放缓更令人担忧。

6月份中国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较5月份的6.8%显著放缓。此外,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较前五个月6.1%的增速小幅回落,为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最低。

中国政府的去杠杆行动抑制企业支出是导致商业活动低迷的原因之一。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改变打法,转而支持经济增长,抵御中美贸易冲突升级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但一些经济学家预计,未来几个月经济放缓势头还将加剧,直至信贷紧缩的后续影响逐渐消散。

经济学家称,中国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放松政策仍不明朗,这些经济决策者正试图在提振增长与避免债务规模再度膨胀之间寻求平衡;中国领导人认为,债务激增是一个中长期隐患。

一些分析人士预计,中国将在几个月内陆续进行一系列政策调整,而不是以最大火力推出刺激措施,目的是要找到一种平衡。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说,有面粉的时候,就加水;有水的时候,就加更多的面粉。

最近几周,中国政府开始鼓励商业银行扩大放贷,在债务整顿期间被叫停的一些地铁和其他铁路项目也重新上马。胡伟俊称,除非经济增速降到政府设定的6.5%的目标以下,需要采取更有力的补救行动,否则中国可能推出更多类似的微调措施。

中国可能扩大财政支出,包括增加基础设施和其他项目投入,以及提振家庭消费。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师陈龙在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政府来自内部和外部的调整政策压力都在增大。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中国政府还可能推进一项被搁置的计划,允许民间资本投资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这个计划去年被束之高阁,因为中国政府意识到,一些项目的民间资本实际上是地方政府用政府资金伪装而成的,为的是躲避债务清理行动。

为了鼓励基础设施建设﹐经济学家预计中国政府会放宽融资﹐包括为企业提供更多银行贷款并提高省级政府和政策银行的债券发行配额。中国央行4月份开始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预计年底前将进一步调低。

太多刺激措施可能导致经济过热﹐尤其是在房地产市场﹐并可能导致巨大的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此外还有不断发酵的中美贸易战。经济学家估计﹐如果美国像上周宣称的那样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导致贸易交锋升级﹐则未来12个月中国GDP增速可能放慢0.2-0.5个百分点。对美国的出口约占中国出口总额的20%。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言人毛盛勇周一向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已准备好介入﹐应对经济受到的任何冲击。他先是表示“外部不确定性有所增加”﹐之后又试图淡化贸易冲突的影响﹐称影响将“比较有限”。



撰文 / Chao De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