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特普会”举行在即,美方欲降低外界期望值

发布日期:2018-07-16 18:07
摘要」在特朗普即将首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去年在越南举行的一次地区峰会上,特朗普与普京短暂会面。两人周一将首次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


「或者 *OR」--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即将正式举行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美国国会议员曾敦促特朗普就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事向普京施压。此次峰会将象征性地为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美国孤立俄罗斯的努力画上句号,但美国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仍是一大疑问。

考虑到此次峰会的不可预测性,特朗普手下官员周日共同努力降低外界期望值,未就上述问题给出具体目标。特朗普也预计,不管他取得什么成果,都不会得到称赞。

特朗普在离开苏格兰启程前往赫尔辛基途中发推文称:“不幸的是,不管我在这次峰会上做得有多好,假如我得到莫斯科这座伟大的城市,作为俄罗斯过去多年所有罪恶的补偿,我回来后也会被批评得到的还不够多,应该再拿到圣彼得堡。”

上周五,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指控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涉嫌网络入侵民主党的服务器,将俄罗斯干选问题再度推到聚光灯下。此外,特朗普刚刚完成的欧洲之行也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Trey Gowdy周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节目中敦促特朗普向普京施压,让后者引渡被穆勒以非法侵入民主党邮件服务器起诉的上述俄罗斯人。

Gowdy称,特朗普需要对普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告诉美国可以在哪个机场带走那25个曾试图干预美国民主制度基础的俄罗斯人。他表示,如果普京真的宣称俄罗斯与此无关,那么对于俄罗斯军队曾被用于影响美国选举这一情况,普京应该跟美国一样感到震惊。Gowdy表示,特朗普应该要求普京说明俄罗斯准备在哪里引渡那些人,因为一个美国大陪审团已经起诉他们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他已告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特朗普应该在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的问题上强硬施压普京,而且不应同意放松任何对俄罗斯的制裁。

对特朗普而言,此次峰会将是他第一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特朗普上周称普京是一个竞争对手和潜在的朋友,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成员国普遍将俄罗斯视为可能破坏该联盟的敌对者。

在CBS周日播放的采访节选中,特朗普称,他可能要求普京引渡遭穆勒起诉的俄罗斯官员。特朗普表示:“我此前还没想过此事,但我肯定会询问。”

在特朗普上个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于新加坡举行会晤后﹐赫尔辛基峰会将是又一个检验特朗普高度个性化且随心所欲的外交风格的场合。特朗普认为﹐他建立私人关系的能力能够在军备控制、叙利亚和其它问题上带来益处。但批评人士担心普京会在一对一会晤中占上风。

驻俄罗斯的前美国外交官、现任Kissinger Associates Inc.董事总经理Thomas Graham表示:“美国现在正与俄罗斯接洽﹐这一点很明显﹐但这种接洽的质量如何?”Graham表示:“我认为这仍将是一种非常麻烦的关系。”

峰会议程包括一系列棘手问题。会谈内容将包括叙利亚问题,白宫暗示其将寻求俄罗斯帮助﹐削弱伊朗在当地的影响力;会谈还涉及乌克兰问题﹐说服俄罗斯退出其占领的克里米亚并停止对东乌克兰进行干预的努力已告失败。

军备控制也在讨论范围内。特朗普上周五表示﹐核武器是“全球最大的问题”。但在特朗普与普京举行峰会前并没有举行较低级别的会谈,而以往在核问题上取得突破前,都举行过数月的此类会谈。

特朗普此前暗示,他将与普京讨论的内容包括:是否对将于2021年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简称:新START)进行延期;美国对于俄罗斯违反1987年签署的中程核武器条约的指控。双方还可能恢复俄罗斯今年早些时候中断的“战略稳定”谈判。这些讨论将给双方提供相互提问的机会,这些问题涉及对方的核方针和军事计划,目的是降低可能导致战争的误判风险。

然而,外界对此次峰会本身的关注程度将超过对这些政策细节的关注。此次会晤举行的地点是芬兰总统府,1990年美国前总统布什(George H.W. Bush)与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也在此处举行了会晤,之后不久前苏联就发生了解体。

特朗普团队周日的相当一部分时间都在试图降低外界对于特朗普能在此次峰会上迫使普京做出具体让步的任何猜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对美国广播公司(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 简称ABC)表示:“我们并不寻求在此次峰会上达成具体成果。”

美国政府在高级别外交会议前通常会试图降低外界的预期,以便在取得成果时放大正面效应,而在没有取得成果时减少来自外界的批评。

对普京来说,此次峰会能够举行就已经是一项成就。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长期以来都希望能被当作一个平等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并展示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性。

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俄大使的Michael McFaul表示,对于普京来说,特朗普愿意和他一起坐下来并可能表发一些对其有利的言论,这已经是一个巨大成就。这意味着美俄关系正常化进程正进行中,普京完全不必为促成此事费任何周折。


俄罗斯也有比较具体的目标。首先,普京希望北约停止在其边境附近进行军事演习。特朗普上周四表示,他可能对上述讨论持开放态度。俄罗斯还希望美国军队和欧洲的反导防御系统能够撤离。

特朗普与普京的部分会面将私下进行。一位了解相关计划的外国官员表示,特朗普不愿有记录人员在场,因为他担心泄密。在那之后,特朗普和普京将带领各自高级官员举行会谈,随后将举行新闻发布会。

一些民主党人向特朗普发出呼吁,要求他与普京的所有会谈都有美国官员在场,如果主要议题不是俄罗斯干涉大选,那么就干脆取消峰会。

与此同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莫斯科方面科将试图作出弥补,俄罗斯外交部已指责上述指控“无中生有”。

据一名前特朗普顾问表示,特朗普讨论地区问题时也面临风险。该顾问称,特朗普对俄罗斯地缘政治影响力的认识有点夸大,因此可能作出让步。

这名前顾问称,特朗普想象中的俄罗斯影响力比实际要大。

叙利亚问题是其中之一。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曾暗示,特朗普政府希望俄罗斯帮助让伊朗势力离开叙利亚。他称,白宫不再将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当成首要任务。阿萨德受到俄罗斯支持。

多数专家怀疑俄罗斯是否有足够影响力让伊朗势力以及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力量离开叙利亚。而且,俄罗斯最近为阿萨德政府军实施了空袭,美国谴责这种袭击违反了停火协议。

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及哈佛大学贝尔佛中心(Harvard University's Belfer Center)资深研究员Robert Danin称:“通过为叙利亚军队取得重大进展的成功进攻提供空中掩护,俄罗斯已经增加了在特普会中讨论任何话题的筹码。”

几乎没有专家相信特朗普会在乌克兰问题上取得外交进展。俄罗斯似乎在拖延时间,以等待明年的乌克兰总统选举,而特朗普的立场经常摇摆不定。

撰文 / Michael R. Gordon / Rebecca Ballhaus


又讯:

“普特会”终将上演 有人欢喜有人愁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外界为何对此有何期待?

长期以来,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是对手。莫斯科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又为两国关系又加了点苦涩的成分。

我们来梳理一下特朗普和普京之间那些事儿。


这要追溯到所谓的冷战时期(从1945年到1989年)以及美国和当时的苏联之间的敌对行动。

他们从未直接争锋相对过。但即使在苏联解体和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后,差异仍存在。

快进到现在,普京毫不掩饰他多年来被羞辱后想重塑俄罗斯权力的决心。他常让俄罗斯与美国发生冲突。

双边关系在最佳时期也恶化得厉害。自俄罗斯于2014年从乌克兰手里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经济制裁。

两人的峰会为何如此重要?

他们的关系已成为全球事务中最受关注的关系之一。俄罗斯被指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但莫斯科否认了这一说法。

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俄罗斯试图影响选举,从而对特朗普有利。

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曾调查俄罗斯在美国大选做了什么以及特朗普的团队是否帮助了俄罗斯。特朗普称其为“猎巫行动” (Witch hunt),并将其解雇。

特朗普一再称调查是民主党的阴谋,其原因是大选失败、心有不甘。

自2017年1月就职以来,特朗普一直寻求改善美俄关系,这种立场与传统的共和党政策不一致。

上个月,他支持俄罗斯重新进入G7。


他们如何评价对方?

特朗普曾多次赞扬普京。 “非常好的领导者,”特朗普在2016年表示,“远远超过我们的总统(奥巴马),是很好的领导者”。

去年,他称普京为“坚韧的饼干”。

尽管特朗普的顾问们警告他不要这样做,但他还是在3月份祝贺普京具有争议的选举胜利。相比之下普京对特朗普的评价比较收敛,但过去曾称他为“非常聪明,才华横溢”和“色彩缤纷”的人。

他们会谈什么议题?

官方声明缺乏细节,但谈判可能包括:

• 控制军备:两位领导人都吹嘘自己的核能力,专家说这是值得关注的重点之一。美国和俄罗斯签署了一项名为"新起点"的协议,旨在减少和限制其核武的规模。他们有全球最大的两个核武库。协议有效期到2021年,任何扩展都将被视为好兆头。他们也可能会讨论1987年签署的导弹条约,因为双方相互指责对方的违规行为。

• 美国的制裁:因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者;在叙利亚冲突中的作用以及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美国的公司和个人对其实施制裁。国会需要批准来放宽限制措施,但观察人士表示,特朗普可以表明制裁名单不会扩大,此举将受到俄罗斯的欢迎。

• 乌克兰:美国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普京很高兴看到它被取消。这一点,以及要俄罗斯承认吞并克里米亚,都不太可能发生。但两位领导人都同意允许国际维和人员在乌克兰东部巡逻。那里的冲突造成1万多人死亡。

• 叙利亚:以色列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它希望看到伊朗和伊朗支持的部队远离叙利亚西南部边境地区。特朗普可能提出这个问题,但分析者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普京能否提出限制伊朗在该国活动的提议。

为何特朗普的盟友忧心忡忡?

在上周与北约国家举行的峰会期间,特朗普签署了一份谴责“俄罗斯侵略”的联合声明。

许多人现在在问,他是否会直接向俄罗斯总统提及美国盟友的担忧。据报道,欧洲的合作伙伴尚未了解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真正想实现的目标。

人们担心,在经历一趟动荡的欧洲之行之后,特朗普会对普京有一些温暖的话语。特朗普对北约盟国的国防开支表示不满,称由于进口天然气,德国"受俄罗斯控制";他还批评了英国首相特里莎·梅的脱欧计划。

有何期待?

很难说。特朗普对此类谈判的非正统态度使得任何预测看起来更像一场猜谜游戏,但美国顾问却淡化会发布任何重大公告的机会。

两人会在会议期间举行私人会谈,而且只有翻译陪同。这增加了神秘的气氛。作为重修关系的姿态,可以从恢复两国的外交使馆和人员开始。过去几年两国争锋相对,互相驱逐对方的外交官。最近一次和俄罗斯相关的外交事件是发生在英国的前俄罗斯间谍中毒案。

对国际社会意味着什么?

意义重大。

在许多关键问题上,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持不同甚至对立的立场。比如在叙利亚、乌克兰和克里米亚等全球影响力的问题。除此之外,普京称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对每个人都有害”。

但欧洲国家,或许更多国家,将密切关注这个问题。由于他们担心俄罗斯的威胁,所以他们处于一种不安的境地。但在某种程度上是依赖于俄罗斯的能源供应。

在争议不断的北溪管道2号线(Nord Stream 2)项目上,特朗普将德国排除在外。这个项目将推动俄罗斯向整个波罗的海的中欧和西欧输送天然气。这条路线不仅绕过乌克兰,还绕过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 。所有这些国家表示反对。

这一切都让人心怀疑虑。世界会密切关注星期一会发生什么。

撰文 / 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特朗普即将首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去年在越南举行的一次地区峰会上,特朗普与普京短暂会面。两人周一将首次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


「或者 *OR」--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即将正式举行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美国国会议员曾敦促特朗普就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事向普京施压。此次峰会将象征性地为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美国孤立俄罗斯的努力画上句号,但美国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仍是一大疑问。

考虑到此次峰会的不可预测性,特朗普手下官员周日共同努力降低外界期望值,未就上述问题给出具体目标。特朗普也预计,不管他取得什么成果,都不会得到称赞。

特朗普在离开苏格兰启程前往赫尔辛基途中发推文称:“不幸的是,不管我在这次峰会上做得有多好,假如我得到莫斯科这座伟大的城市,作为俄罗斯过去多年所有罪恶的补偿,我回来后也会被批评得到的还不够多,应该再拿到圣彼得堡。”

上周五,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指控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涉嫌网络入侵民主党的服务器,将俄罗斯干选问题再度推到聚光灯下。此外,特朗普刚刚完成的欧洲之行也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Trey Gowdy周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节目中敦促特朗普向普京施压,让后者引渡被穆勒以非法侵入民主党邮件服务器起诉的上述俄罗斯人。

Gowdy称,特朗普需要对普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告诉美国可以在哪个机场带走那25个曾试图干预美国民主制度基础的俄罗斯人。他表示,如果普京真的宣称俄罗斯与此无关,那么对于俄罗斯军队曾被用于影响美国选举这一情况,普京应该跟美国一样感到震惊。Gowdy表示,特朗普应该要求普京说明俄罗斯准备在哪里引渡那些人,因为一个美国大陪审团已经起诉他们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他已告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特朗普应该在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的问题上强硬施压普京,而且不应同意放松任何对俄罗斯的制裁。

对特朗普而言,此次峰会将是他第一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特朗普上周称普京是一个竞争对手和潜在的朋友,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成员国普遍将俄罗斯视为可能破坏该联盟的敌对者。

在CBS周日播放的采访节选中,特朗普称,他可能要求普京引渡遭穆勒起诉的俄罗斯官员。特朗普表示:“我此前还没想过此事,但我肯定会询问。”

在特朗普上个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于新加坡举行会晤后﹐赫尔辛基峰会将是又一个检验特朗普高度个性化且随心所欲的外交风格的场合。特朗普认为﹐他建立私人关系的能力能够在军备控制、叙利亚和其它问题上带来益处。但批评人士担心普京会在一对一会晤中占上风。

驻俄罗斯的前美国外交官、现任Kissinger Associates Inc.董事总经理Thomas Graham表示:“美国现在正与俄罗斯接洽﹐这一点很明显﹐但这种接洽的质量如何?”Graham表示:“我认为这仍将是一种非常麻烦的关系。”

峰会议程包括一系列棘手问题。会谈内容将包括叙利亚问题,白宫暗示其将寻求俄罗斯帮助﹐削弱伊朗在当地的影响力;会谈还涉及乌克兰问题﹐说服俄罗斯退出其占领的克里米亚并停止对东乌克兰进行干预的努力已告失败。

军备控制也在讨论范围内。特朗普上周五表示﹐核武器是“全球最大的问题”。但在特朗普与普京举行峰会前并没有举行较低级别的会谈,而以往在核问题上取得突破前,都举行过数月的此类会谈。

特朗普此前暗示,他将与普京讨论的内容包括:是否对将于2021年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简称:新START)进行延期;美国对于俄罗斯违反1987年签署的中程核武器条约的指控。双方还可能恢复俄罗斯今年早些时候中断的“战略稳定”谈判。这些讨论将给双方提供相互提问的机会,这些问题涉及对方的核方针和军事计划,目的是降低可能导致战争的误判风险。

然而,外界对此次峰会本身的关注程度将超过对这些政策细节的关注。此次会晤举行的地点是芬兰总统府,1990年美国前总统布什(George H.W. Bush)与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也在此处举行了会晤,之后不久前苏联就发生了解体。

特朗普团队周日的相当一部分时间都在试图降低外界对于特朗普能在此次峰会上迫使普京做出具体让步的任何猜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对美国广播公司(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 简称ABC)表示:“我们并不寻求在此次峰会上达成具体成果。”

美国政府在高级别外交会议前通常会试图降低外界的预期,以便在取得成果时放大正面效应,而在没有取得成果时减少来自外界的批评。

对普京来说,此次峰会能够举行就已经是一项成就。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长期以来都希望能被当作一个平等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并展示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性。

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俄大使的Michael McFaul表示,对于普京来说,特朗普愿意和他一起坐下来并可能表发一些对其有利的言论,这已经是一个巨大成就。这意味着美俄关系正常化进程正进行中,普京完全不必为促成此事费任何周折。


俄罗斯也有比较具体的目标。首先,普京希望北约停止在其边境附近进行军事演习。特朗普上周四表示,他可能对上述讨论持开放态度。俄罗斯还希望美国军队和欧洲的反导防御系统能够撤离。

特朗普与普京的部分会面将私下进行。一位了解相关计划的外国官员表示,特朗普不愿有记录人员在场,因为他担心泄密。在那之后,特朗普和普京将带领各自高级官员举行会谈,随后将举行新闻发布会。

一些民主党人向特朗普发出呼吁,要求他与普京的所有会谈都有美国官员在场,如果主要议题不是俄罗斯干涉大选,那么就干脆取消峰会。

与此同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莫斯科方面科将试图作出弥补,俄罗斯外交部已指责上述指控“无中生有”。

据一名前特朗普顾问表示,特朗普讨论地区问题时也面临风险。该顾问称,特朗普对俄罗斯地缘政治影响力的认识有点夸大,因此可能作出让步。

这名前顾问称,特朗普想象中的俄罗斯影响力比实际要大。

叙利亚问题是其中之一。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曾暗示,特朗普政府希望俄罗斯帮助让伊朗势力离开叙利亚。他称,白宫不再将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当成首要任务。阿萨德受到俄罗斯支持。

多数专家怀疑俄罗斯是否有足够影响力让伊朗势力以及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力量离开叙利亚。而且,俄罗斯最近为阿萨德政府军实施了空袭,美国谴责这种袭击违反了停火协议。

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及哈佛大学贝尔佛中心(Harvard University's Belfer Center)资深研究员Robert Danin称:“通过为叙利亚军队取得重大进展的成功进攻提供空中掩护,俄罗斯已经增加了在特普会中讨论任何话题的筹码。”

几乎没有专家相信特朗普会在乌克兰问题上取得外交进展。俄罗斯似乎在拖延时间,以等待明年的乌克兰总统选举,而特朗普的立场经常摇摆不定。

撰文 / Michael R. Gordon / Rebecca Ballhaus


又讯:

“普特会”终将上演 有人欢喜有人愁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外界为何对此有何期待?

长期以来,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是对手。莫斯科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又为两国关系又加了点苦涩的成分。

我们来梳理一下特朗普和普京之间那些事儿。


这要追溯到所谓的冷战时期(从1945年到1989年)以及美国和当时的苏联之间的敌对行动。

他们从未直接争锋相对过。但即使在苏联解体和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后,差异仍存在。

快进到现在,普京毫不掩饰他多年来被羞辱后想重塑俄罗斯权力的决心。他常让俄罗斯与美国发生冲突。

双边关系在最佳时期也恶化得厉害。自俄罗斯于2014年从乌克兰手里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经济制裁。

两人的峰会为何如此重要?

他们的关系已成为全球事务中最受关注的关系之一。俄罗斯被指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但莫斯科否认了这一说法。

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俄罗斯试图影响选举,从而对特朗普有利。

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曾调查俄罗斯在美国大选做了什么以及特朗普的团队是否帮助了俄罗斯。特朗普称其为“猎巫行动” (Witch hunt),并将其解雇。

特朗普一再称调查是民主党的阴谋,其原因是大选失败、心有不甘。

自2017年1月就职以来,特朗普一直寻求改善美俄关系,这种立场与传统的共和党政策不一致。

上个月,他支持俄罗斯重新进入G7。


他们如何评价对方?

特朗普曾多次赞扬普京。 “非常好的领导者,”特朗普在2016年表示,“远远超过我们的总统(奥巴马),是很好的领导者”。

去年,他称普京为“坚韧的饼干”。

尽管特朗普的顾问们警告他不要这样做,但他还是在3月份祝贺普京具有争议的选举胜利。相比之下普京对特朗普的评价比较收敛,但过去曾称他为“非常聪明,才华横溢”和“色彩缤纷”的人。

他们会谈什么议题?

官方声明缺乏细节,但谈判可能包括:

• 控制军备:两位领导人都吹嘘自己的核能力,专家说这是值得关注的重点之一。美国和俄罗斯签署了一项名为"新起点"的协议,旨在减少和限制其核武的规模。他们有全球最大的两个核武库。协议有效期到2021年,任何扩展都将被视为好兆头。他们也可能会讨论1987年签署的导弹条约,因为双方相互指责对方的违规行为。

• 美国的制裁:因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者;在叙利亚冲突中的作用以及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美国的公司和个人对其实施制裁。国会需要批准来放宽限制措施,但观察人士表示,特朗普可以表明制裁名单不会扩大,此举将受到俄罗斯的欢迎。

• 乌克兰:美国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普京很高兴看到它被取消。这一点,以及要俄罗斯承认吞并克里米亚,都不太可能发生。但两位领导人都同意允许国际维和人员在乌克兰东部巡逻。那里的冲突造成1万多人死亡。

• 叙利亚:以色列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它希望看到伊朗和伊朗支持的部队远离叙利亚西南部边境地区。特朗普可能提出这个问题,但分析者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普京能否提出限制伊朗在该国活动的提议。

为何特朗普的盟友忧心忡忡?

在上周与北约国家举行的峰会期间,特朗普签署了一份谴责“俄罗斯侵略”的联合声明。

许多人现在在问,他是否会直接向俄罗斯总统提及美国盟友的担忧。据报道,欧洲的合作伙伴尚未了解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真正想实现的目标。

人们担心,在经历一趟动荡的欧洲之行之后,特朗普会对普京有一些温暖的话语。特朗普对北约盟国的国防开支表示不满,称由于进口天然气,德国"受俄罗斯控制";他还批评了英国首相特里莎·梅的脱欧计划。

有何期待?

很难说。特朗普对此类谈判的非正统态度使得任何预测看起来更像一场猜谜游戏,但美国顾问却淡化会发布任何重大公告的机会。

两人会在会议期间举行私人会谈,而且只有翻译陪同。这增加了神秘的气氛。作为重修关系的姿态,可以从恢复两国的外交使馆和人员开始。过去几年两国争锋相对,互相驱逐对方的外交官。最近一次和俄罗斯相关的外交事件是发生在英国的前俄罗斯间谍中毒案。

对国际社会意味着什么?

意义重大。

在许多关键问题上,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持不同甚至对立的立场。比如在叙利亚、乌克兰和克里米亚等全球影响力的问题。除此之外,普京称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对每个人都有害”。

但欧洲国家,或许更多国家,将密切关注这个问题。由于他们担心俄罗斯的威胁,所以他们处于一种不安的境地。但在某种程度上是依赖于俄罗斯的能源供应。

在争议不断的北溪管道2号线(Nord Stream 2)项目上,特朗普将德国排除在外。这个项目将推动俄罗斯向整个波罗的海的中欧和西欧输送天然气。这条路线不仅绕过乌克兰,还绕过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 。所有这些国家表示反对。

这一切都让人心怀疑虑。世界会密切关注星期一会发生什么。

撰文 / 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特朗普即将首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去年在越南举行的一次地区峰会上,特朗普与普京短暂会面。两人周一将首次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


「或者 *OR」--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即将正式举行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美国国会议员曾敦促特朗普就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事向普京施压。此次峰会将象征性地为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美国孤立俄罗斯的努力画上句号,但美国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仍是一大疑问。

考虑到此次峰会的不可预测性,特朗普手下官员周日共同努力降低外界期望值,未就上述问题给出具体目标。特朗普也预计,不管他取得什么成果,都不会得到称赞。

特朗普在离开苏格兰启程前往赫尔辛基途中发推文称:“不幸的是,不管我在这次峰会上做得有多好,假如我得到莫斯科这座伟大的城市,作为俄罗斯过去多年所有罪恶的补偿,我回来后也会被批评得到的还不够多,应该再拿到圣彼得堡。”

上周五,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指控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涉嫌网络入侵民主党的服务器,将俄罗斯干选问题再度推到聚光灯下。此外,特朗普刚刚完成的欧洲之行也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Trey Gowdy周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节目中敦促特朗普向普京施压,让后者引渡被穆勒以非法侵入民主党邮件服务器起诉的上述俄罗斯人。

Gowdy称,特朗普需要对普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告诉美国可以在哪个机场带走那25个曾试图干预美国民主制度基础的俄罗斯人。他表示,如果普京真的宣称俄罗斯与此无关,那么对于俄罗斯军队曾被用于影响美国选举这一情况,普京应该跟美国一样感到震惊。Gowdy表示,特朗普应该要求普京说明俄罗斯准备在哪里引渡那些人,因为一个美国大陪审团已经起诉他们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他已告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特朗普应该在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的问题上强硬施压普京,而且不应同意放松任何对俄罗斯的制裁。

对特朗普而言,此次峰会将是他第一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特朗普上周称普京是一个竞争对手和潜在的朋友,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成员国普遍将俄罗斯视为可能破坏该联盟的敌对者。

在CBS周日播放的采访节选中,特朗普称,他可能要求普京引渡遭穆勒起诉的俄罗斯官员。特朗普表示:“我此前还没想过此事,但我肯定会询问。”

在特朗普上个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于新加坡举行会晤后﹐赫尔辛基峰会将是又一个检验特朗普高度个性化且随心所欲的外交风格的场合。特朗普认为﹐他建立私人关系的能力能够在军备控制、叙利亚和其它问题上带来益处。但批评人士担心普京会在一对一会晤中占上风。

驻俄罗斯的前美国外交官、现任Kissinger Associates Inc.董事总经理Thomas Graham表示:“美国现在正与俄罗斯接洽﹐这一点很明显﹐但这种接洽的质量如何?”Graham表示:“我认为这仍将是一种非常麻烦的关系。”

峰会议程包括一系列棘手问题。会谈内容将包括叙利亚问题,白宫暗示其将寻求俄罗斯帮助﹐削弱伊朗在当地的影响力;会谈还涉及乌克兰问题﹐说服俄罗斯退出其占领的克里米亚并停止对东乌克兰进行干预的努力已告失败。

军备控制也在讨论范围内。特朗普上周五表示﹐核武器是“全球最大的问题”。但在特朗普与普京举行峰会前并没有举行较低级别的会谈,而以往在核问题上取得突破前,都举行过数月的此类会谈。

特朗普此前暗示,他将与普京讨论的内容包括:是否对将于2021年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简称:新START)进行延期;美国对于俄罗斯违反1987年签署的中程核武器条约的指控。双方还可能恢复俄罗斯今年早些时候中断的“战略稳定”谈判。这些讨论将给双方提供相互提问的机会,这些问题涉及对方的核方针和军事计划,目的是降低可能导致战争的误判风险。

然而,外界对此次峰会本身的关注程度将超过对这些政策细节的关注。此次会晤举行的地点是芬兰总统府,1990年美国前总统布什(George H.W. Bush)与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也在此处举行了会晤,之后不久前苏联就发生了解体。

特朗普团队周日的相当一部分时间都在试图降低外界对于特朗普能在此次峰会上迫使普京做出具体让步的任何猜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对美国广播公司(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 简称ABC)表示:“我们并不寻求在此次峰会上达成具体成果。”

美国政府在高级别外交会议前通常会试图降低外界的预期,以便在取得成果时放大正面效应,而在没有取得成果时减少来自外界的批评。

对普京来说,此次峰会能够举行就已经是一项成就。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长期以来都希望能被当作一个平等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并展示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性。

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俄大使的Michael McFaul表示,对于普京来说,特朗普愿意和他一起坐下来并可能表发一些对其有利的言论,这已经是一个巨大成就。这意味着美俄关系正常化进程正进行中,普京完全不必为促成此事费任何周折。


俄罗斯也有比较具体的目标。首先,普京希望北约停止在其边境附近进行军事演习。特朗普上周四表示,他可能对上述讨论持开放态度。俄罗斯还希望美国军队和欧洲的反导防御系统能够撤离。

特朗普与普京的部分会面将私下进行。一位了解相关计划的外国官员表示,特朗普不愿有记录人员在场,因为他担心泄密。在那之后,特朗普和普京将带领各自高级官员举行会谈,随后将举行新闻发布会。

一些民主党人向特朗普发出呼吁,要求他与普京的所有会谈都有美国官员在场,如果主要议题不是俄罗斯干涉大选,那么就干脆取消峰会。

与此同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莫斯科方面科将试图作出弥补,俄罗斯外交部已指责上述指控“无中生有”。

据一名前特朗普顾问表示,特朗普讨论地区问题时也面临风险。该顾问称,特朗普对俄罗斯地缘政治影响力的认识有点夸大,因此可能作出让步。

这名前顾问称,特朗普想象中的俄罗斯影响力比实际要大。

叙利亚问题是其中之一。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曾暗示,特朗普政府希望俄罗斯帮助让伊朗势力离开叙利亚。他称,白宫不再将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当成首要任务。阿萨德受到俄罗斯支持。

多数专家怀疑俄罗斯是否有足够影响力让伊朗势力以及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力量离开叙利亚。而且,俄罗斯最近为阿萨德政府军实施了空袭,美国谴责这种袭击违反了停火协议。

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及哈佛大学贝尔佛中心(Harvard University's Belfer Center)资深研究员Robert Danin称:“通过为叙利亚军队取得重大进展的成功进攻提供空中掩护,俄罗斯已经增加了在特普会中讨论任何话题的筹码。”

几乎没有专家相信特朗普会在乌克兰问题上取得外交进展。俄罗斯似乎在拖延时间,以等待明年的乌克兰总统选举,而特朗普的立场经常摇摆不定。

撰文 / Michael R. Gordon / Rebecca Ballhaus


又讯:

“普特会”终将上演 有人欢喜有人愁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外界为何对此有何期待?

长期以来,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是对手。莫斯科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又为两国关系又加了点苦涩的成分。

我们来梳理一下特朗普和普京之间那些事儿。


这要追溯到所谓的冷战时期(从1945年到1989年)以及美国和当时的苏联之间的敌对行动。

他们从未直接争锋相对过。但即使在苏联解体和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后,差异仍存在。

快进到现在,普京毫不掩饰他多年来被羞辱后想重塑俄罗斯权力的决心。他常让俄罗斯与美国发生冲突。

双边关系在最佳时期也恶化得厉害。自俄罗斯于2014年从乌克兰手里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经济制裁。

两人的峰会为何如此重要?

他们的关系已成为全球事务中最受关注的关系之一。俄罗斯被指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但莫斯科否认了这一说法。

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俄罗斯试图影响选举,从而对特朗普有利。

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曾调查俄罗斯在美国大选做了什么以及特朗普的团队是否帮助了俄罗斯。特朗普称其为“猎巫行动” (Witch hunt),并将其解雇。

特朗普一再称调查是民主党的阴谋,其原因是大选失败、心有不甘。

自2017年1月就职以来,特朗普一直寻求改善美俄关系,这种立场与传统的共和党政策不一致。

上个月,他支持俄罗斯重新进入G7。


他们如何评价对方?

特朗普曾多次赞扬普京。 “非常好的领导者,”特朗普在2016年表示,“远远超过我们的总统(奥巴马),是很好的领导者”。

去年,他称普京为“坚韧的饼干”。

尽管特朗普的顾问们警告他不要这样做,但他还是在3月份祝贺普京具有争议的选举胜利。相比之下普京对特朗普的评价比较收敛,但过去曾称他为“非常聪明,才华横溢”和“色彩缤纷”的人。

他们会谈什么议题?

官方声明缺乏细节,但谈判可能包括:

• 控制军备:两位领导人都吹嘘自己的核能力,专家说这是值得关注的重点之一。美国和俄罗斯签署了一项名为"新起点"的协议,旨在减少和限制其核武的规模。他们有全球最大的两个核武库。协议有效期到2021年,任何扩展都将被视为好兆头。他们也可能会讨论1987年签署的导弹条约,因为双方相互指责对方的违规行为。

• 美国的制裁:因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者;在叙利亚冲突中的作用以及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美国的公司和个人对其实施制裁。国会需要批准来放宽限制措施,但观察人士表示,特朗普可以表明制裁名单不会扩大,此举将受到俄罗斯的欢迎。

• 乌克兰:美国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普京很高兴看到它被取消。这一点,以及要俄罗斯承认吞并克里米亚,都不太可能发生。但两位领导人都同意允许国际维和人员在乌克兰东部巡逻。那里的冲突造成1万多人死亡。

• 叙利亚:以色列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它希望看到伊朗和伊朗支持的部队远离叙利亚西南部边境地区。特朗普可能提出这个问题,但分析者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普京能否提出限制伊朗在该国活动的提议。

为何特朗普的盟友忧心忡忡?

在上周与北约国家举行的峰会期间,特朗普签署了一份谴责“俄罗斯侵略”的联合声明。

许多人现在在问,他是否会直接向俄罗斯总统提及美国盟友的担忧。据报道,欧洲的合作伙伴尚未了解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真正想实现的目标。

人们担心,在经历一趟动荡的欧洲之行之后,特朗普会对普京有一些温暖的话语。特朗普对北约盟国的国防开支表示不满,称由于进口天然气,德国"受俄罗斯控制";他还批评了英国首相特里莎·梅的脱欧计划。

有何期待?

很难说。特朗普对此类谈判的非正统态度使得任何预测看起来更像一场猜谜游戏,但美国顾问却淡化会发布任何重大公告的机会。

两人会在会议期间举行私人会谈,而且只有翻译陪同。这增加了神秘的气氛。作为重修关系的姿态,可以从恢复两国的外交使馆和人员开始。过去几年两国争锋相对,互相驱逐对方的外交官。最近一次和俄罗斯相关的外交事件是发生在英国的前俄罗斯间谍中毒案。

对国际社会意味着什么?

意义重大。

在许多关键问题上,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持不同甚至对立的立场。比如在叙利亚、乌克兰和克里米亚等全球影响力的问题。除此之外,普京称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对每个人都有害”。

但欧洲国家,或许更多国家,将密切关注这个问题。由于他们担心俄罗斯的威胁,所以他们处于一种不安的境地。但在某种程度上是依赖于俄罗斯的能源供应。

在争议不断的北溪管道2号线(Nord Stream 2)项目上,特朗普将德国排除在外。这个项目将推动俄罗斯向整个波罗的海的中欧和西欧输送天然气。这条路线不仅绕过乌克兰,还绕过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 。所有这些国家表示反对。

这一切都让人心怀疑虑。世界会密切关注星期一会发生什么。

撰文 / 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特普会”举行在即,美方欲降低外界期望值

发布日期:2018-07-16 18:07
摘要」在特朗普即将首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去年在越南举行的一次地区峰会上,特朗普与普京短暂会面。两人周一将首次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


「或者 *OR」--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即将正式举行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美国国会议员曾敦促特朗普就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事向普京施压。此次峰会将象征性地为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美国孤立俄罗斯的努力画上句号,但美国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仍是一大疑问。

考虑到此次峰会的不可预测性,特朗普手下官员周日共同努力降低外界期望值,未就上述问题给出具体目标。特朗普也预计,不管他取得什么成果,都不会得到称赞。

特朗普在离开苏格兰启程前往赫尔辛基途中发推文称:“不幸的是,不管我在这次峰会上做得有多好,假如我得到莫斯科这座伟大的城市,作为俄罗斯过去多年所有罪恶的补偿,我回来后也会被批评得到的还不够多,应该再拿到圣彼得堡。”

上周五,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指控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涉嫌网络入侵民主党的服务器,将俄罗斯干选问题再度推到聚光灯下。此外,特朗普刚刚完成的欧洲之行也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Trey Gowdy周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节目中敦促特朗普向普京施压,让后者引渡被穆勒以非法侵入民主党邮件服务器起诉的上述俄罗斯人。

Gowdy称,特朗普需要对普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告诉美国可以在哪个机场带走那25个曾试图干预美国民主制度基础的俄罗斯人。他表示,如果普京真的宣称俄罗斯与此无关,那么对于俄罗斯军队曾被用于影响美国选举这一情况,普京应该跟美国一样感到震惊。Gowdy表示,特朗普应该要求普京说明俄罗斯准备在哪里引渡那些人,因为一个美国大陪审团已经起诉他们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他已告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特朗普应该在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的问题上强硬施压普京,而且不应同意放松任何对俄罗斯的制裁。

对特朗普而言,此次峰会将是他第一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特朗普上周称普京是一个竞争对手和潜在的朋友,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成员国普遍将俄罗斯视为可能破坏该联盟的敌对者。

在CBS周日播放的采访节选中,特朗普称,他可能要求普京引渡遭穆勒起诉的俄罗斯官员。特朗普表示:“我此前还没想过此事,但我肯定会询问。”

在特朗普上个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于新加坡举行会晤后﹐赫尔辛基峰会将是又一个检验特朗普高度个性化且随心所欲的外交风格的场合。特朗普认为﹐他建立私人关系的能力能够在军备控制、叙利亚和其它问题上带来益处。但批评人士担心普京会在一对一会晤中占上风。

驻俄罗斯的前美国外交官、现任Kissinger Associates Inc.董事总经理Thomas Graham表示:“美国现在正与俄罗斯接洽﹐这一点很明显﹐但这种接洽的质量如何?”Graham表示:“我认为这仍将是一种非常麻烦的关系。”

峰会议程包括一系列棘手问题。会谈内容将包括叙利亚问题,白宫暗示其将寻求俄罗斯帮助﹐削弱伊朗在当地的影响力;会谈还涉及乌克兰问题﹐说服俄罗斯退出其占领的克里米亚并停止对东乌克兰进行干预的努力已告失败。

军备控制也在讨论范围内。特朗普上周五表示﹐核武器是“全球最大的问题”。但在特朗普与普京举行峰会前并没有举行较低级别的会谈,而以往在核问题上取得突破前,都举行过数月的此类会谈。

特朗普此前暗示,他将与普京讨论的内容包括:是否对将于2021年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简称:新START)进行延期;美国对于俄罗斯违反1987年签署的中程核武器条约的指控。双方还可能恢复俄罗斯今年早些时候中断的“战略稳定”谈判。这些讨论将给双方提供相互提问的机会,这些问题涉及对方的核方针和军事计划,目的是降低可能导致战争的误判风险。

然而,外界对此次峰会本身的关注程度将超过对这些政策细节的关注。此次会晤举行的地点是芬兰总统府,1990年美国前总统布什(George H.W. Bush)与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也在此处举行了会晤,之后不久前苏联就发生了解体。

特朗普团队周日的相当一部分时间都在试图降低外界对于特朗普能在此次峰会上迫使普京做出具体让步的任何猜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对美国广播公司(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 简称ABC)表示:“我们并不寻求在此次峰会上达成具体成果。”

美国政府在高级别外交会议前通常会试图降低外界的预期,以便在取得成果时放大正面效应,而在没有取得成果时减少来自外界的批评。

对普京来说,此次峰会能够举行就已经是一项成就。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长期以来都希望能被当作一个平等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并展示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性。

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俄大使的Michael McFaul表示,对于普京来说,特朗普愿意和他一起坐下来并可能表发一些对其有利的言论,这已经是一个巨大成就。这意味着美俄关系正常化进程正进行中,普京完全不必为促成此事费任何周折。


俄罗斯也有比较具体的目标。首先,普京希望北约停止在其边境附近进行军事演习。特朗普上周四表示,他可能对上述讨论持开放态度。俄罗斯还希望美国军队和欧洲的反导防御系统能够撤离。

特朗普与普京的部分会面将私下进行。一位了解相关计划的外国官员表示,特朗普不愿有记录人员在场,因为他担心泄密。在那之后,特朗普和普京将带领各自高级官员举行会谈,随后将举行新闻发布会。

一些民主党人向特朗普发出呼吁,要求他与普京的所有会谈都有美国官员在场,如果主要议题不是俄罗斯干涉大选,那么就干脆取消峰会。

与此同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莫斯科方面科将试图作出弥补,俄罗斯外交部已指责上述指控“无中生有”。

据一名前特朗普顾问表示,特朗普讨论地区问题时也面临风险。该顾问称,特朗普对俄罗斯地缘政治影响力的认识有点夸大,因此可能作出让步。

这名前顾问称,特朗普想象中的俄罗斯影响力比实际要大。

叙利亚问题是其中之一。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曾暗示,特朗普政府希望俄罗斯帮助让伊朗势力离开叙利亚。他称,白宫不再将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当成首要任务。阿萨德受到俄罗斯支持。

多数专家怀疑俄罗斯是否有足够影响力让伊朗势力以及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力量离开叙利亚。而且,俄罗斯最近为阿萨德政府军实施了空袭,美国谴责这种袭击违反了停火协议。

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及哈佛大学贝尔佛中心(Harvard University's Belfer Center)资深研究员Robert Danin称:“通过为叙利亚军队取得重大进展的成功进攻提供空中掩护,俄罗斯已经增加了在特普会中讨论任何话题的筹码。”

几乎没有专家相信特朗普会在乌克兰问题上取得外交进展。俄罗斯似乎在拖延时间,以等待明年的乌克兰总统选举,而特朗普的立场经常摇摆不定。

撰文 / Michael R. Gordon / Rebecca Ballhaus


又讯:

“普特会”终将上演 有人欢喜有人愁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外界为何对此有何期待?

长期以来,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是对手。莫斯科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又为两国关系又加了点苦涩的成分。

我们来梳理一下特朗普和普京之间那些事儿。


这要追溯到所谓的冷战时期(从1945年到1989年)以及美国和当时的苏联之间的敌对行动。

他们从未直接争锋相对过。但即使在苏联解体和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后,差异仍存在。

快进到现在,普京毫不掩饰他多年来被羞辱后想重塑俄罗斯权力的决心。他常让俄罗斯与美国发生冲突。

双边关系在最佳时期也恶化得厉害。自俄罗斯于2014年从乌克兰手里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经济制裁。

两人的峰会为何如此重要?

他们的关系已成为全球事务中最受关注的关系之一。俄罗斯被指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但莫斯科否认了这一说法。

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俄罗斯试图影响选举,从而对特朗普有利。

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曾调查俄罗斯在美国大选做了什么以及特朗普的团队是否帮助了俄罗斯。特朗普称其为“猎巫行动” (Witch hunt),并将其解雇。

特朗普一再称调查是民主党的阴谋,其原因是大选失败、心有不甘。

自2017年1月就职以来,特朗普一直寻求改善美俄关系,这种立场与传统的共和党政策不一致。

上个月,他支持俄罗斯重新进入G7。


他们如何评价对方?

特朗普曾多次赞扬普京。 “非常好的领导者,”特朗普在2016年表示,“远远超过我们的总统(奥巴马),是很好的领导者”。

去年,他称普京为“坚韧的饼干”。

尽管特朗普的顾问们警告他不要这样做,但他还是在3月份祝贺普京具有争议的选举胜利。相比之下普京对特朗普的评价比较收敛,但过去曾称他为“非常聪明,才华横溢”和“色彩缤纷”的人。

他们会谈什么议题?

官方声明缺乏细节,但谈判可能包括:

• 控制军备:两位领导人都吹嘘自己的核能力,专家说这是值得关注的重点之一。美国和俄罗斯签署了一项名为"新起点"的协议,旨在减少和限制其核武的规模。他们有全球最大的两个核武库。协议有效期到2021年,任何扩展都将被视为好兆头。他们也可能会讨论1987年签署的导弹条约,因为双方相互指责对方的违规行为。

• 美国的制裁:因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者;在叙利亚冲突中的作用以及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美国的公司和个人对其实施制裁。国会需要批准来放宽限制措施,但观察人士表示,特朗普可以表明制裁名单不会扩大,此举将受到俄罗斯的欢迎。

• 乌克兰:美国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普京很高兴看到它被取消。这一点,以及要俄罗斯承认吞并克里米亚,都不太可能发生。但两位领导人都同意允许国际维和人员在乌克兰东部巡逻。那里的冲突造成1万多人死亡。

• 叙利亚:以色列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它希望看到伊朗和伊朗支持的部队远离叙利亚西南部边境地区。特朗普可能提出这个问题,但分析者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普京能否提出限制伊朗在该国活动的提议。

为何特朗普的盟友忧心忡忡?

在上周与北约国家举行的峰会期间,特朗普签署了一份谴责“俄罗斯侵略”的联合声明。

许多人现在在问,他是否会直接向俄罗斯总统提及美国盟友的担忧。据报道,欧洲的合作伙伴尚未了解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真正想实现的目标。

人们担心,在经历一趟动荡的欧洲之行之后,特朗普会对普京有一些温暖的话语。特朗普对北约盟国的国防开支表示不满,称由于进口天然气,德国"受俄罗斯控制";他还批评了英国首相特里莎·梅的脱欧计划。

有何期待?

很难说。特朗普对此类谈判的非正统态度使得任何预测看起来更像一场猜谜游戏,但美国顾问却淡化会发布任何重大公告的机会。

两人会在会议期间举行私人会谈,而且只有翻译陪同。这增加了神秘的气氛。作为重修关系的姿态,可以从恢复两国的外交使馆和人员开始。过去几年两国争锋相对,互相驱逐对方的外交官。最近一次和俄罗斯相关的外交事件是发生在英国的前俄罗斯间谍中毒案。

对国际社会意味着什么?

意义重大。

在许多关键问题上,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持不同甚至对立的立场。比如在叙利亚、乌克兰和克里米亚等全球影响力的问题。除此之外,普京称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对每个人都有害”。

但欧洲国家,或许更多国家,将密切关注这个问题。由于他们担心俄罗斯的威胁,所以他们处于一种不安的境地。但在某种程度上是依赖于俄罗斯的能源供应。

在争议不断的北溪管道2号线(Nord Stream 2)项目上,特朗普将德国排除在外。这个项目将推动俄罗斯向整个波罗的海的中欧和西欧输送天然气。这条路线不仅绕过乌克兰,还绕过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 。所有这些国家表示反对。

这一切都让人心怀疑虑。世界会密切关注星期一会发生什么。

撰文 / 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特朗普即将首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去年在越南举行的一次地区峰会上,特朗普与普京短暂会面。两人周一将首次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


「或者 *OR」--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即将正式举行会晤之际,特朗普希望降低外界期望值,他的高级助手称,此次会晤旨在开启对话,而非重设美俄关系。

美国国会议员曾敦促特朗普就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一事向普京施压。此次峰会将象征性地为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美国孤立俄罗斯的努力画上句号,但美国会得到什么样的回报仍是一大疑问。

考虑到此次峰会的不可预测性,特朗普手下官员周日共同努力降低外界期望值,未就上述问题给出具体目标。特朗普也预计,不管他取得什么成果,都不会得到称赞。

特朗普在离开苏格兰启程前往赫尔辛基途中发推文称:“不幸的是,不管我在这次峰会上做得有多好,假如我得到莫斯科这座伟大的城市,作为俄罗斯过去多年所有罪恶的补偿,我回来后也会被批评得到的还不够多,应该再拿到圣彼得堡。”

上周五,美国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指控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涉嫌网络入侵民主党的服务器,将俄罗斯干选问题再度推到聚光灯下。此外,特朗普刚刚完成的欧洲之行也有一些不愉快的经历。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众议员Trey Gowdy周日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节目中敦促特朗普向普京施压,让后者引渡被穆勒以非法侵入民主党邮件服务器起诉的上述俄罗斯人。

Gowdy称,特朗普需要对普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是,告诉美国可以在哪个机场带走那25个曾试图干预美国民主制度基础的俄罗斯人。他表示,如果普京真的宣称俄罗斯与此无关,那么对于俄罗斯军队曾被用于影响美国选举这一情况,普京应该跟美国一样感到震惊。Gowdy表示,特朗普应该要求普京说明俄罗斯准备在哪里引渡那些人,因为一个美国大陪审团已经起诉他们破坏美国的民主制度。

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他已告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特朗普应该在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选举的问题上强硬施压普京,而且不应同意放松任何对俄罗斯的制裁。

对特朗普而言,此次峰会将是他第一次与普京进行涉及事宜广泛的一对一会晤。特朗普上周称普京是一个竞争对手和潜在的朋友,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成员国普遍将俄罗斯视为可能破坏该联盟的敌对者。

在CBS周日播放的采访节选中,特朗普称,他可能要求普京引渡遭穆勒起诉的俄罗斯官员。特朗普表示:“我此前还没想过此事,但我肯定会询问。”

在特朗普上个月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于新加坡举行会晤后﹐赫尔辛基峰会将是又一个检验特朗普高度个性化且随心所欲的外交风格的场合。特朗普认为﹐他建立私人关系的能力能够在军备控制、叙利亚和其它问题上带来益处。但批评人士担心普京会在一对一会晤中占上风。

驻俄罗斯的前美国外交官、现任Kissinger Associates Inc.董事总经理Thomas Graham表示:“美国现在正与俄罗斯接洽﹐这一点很明显﹐但这种接洽的质量如何?”Graham表示:“我认为这仍将是一种非常麻烦的关系。”

峰会议程包括一系列棘手问题。会谈内容将包括叙利亚问题,白宫暗示其将寻求俄罗斯帮助﹐削弱伊朗在当地的影响力;会谈还涉及乌克兰问题﹐说服俄罗斯退出其占领的克里米亚并停止对东乌克兰进行干预的努力已告失败。

军备控制也在讨论范围内。特朗普上周五表示﹐核武器是“全球最大的问题”。但在特朗普与普京举行峰会前并没有举行较低级别的会谈,而以往在核问题上取得突破前,都举行过数月的此类会谈。

特朗普此前暗示,他将与普京讨论的内容包括:是否对将于2021年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简称:新START)进行延期;美国对于俄罗斯违反1987年签署的中程核武器条约的指控。双方还可能恢复俄罗斯今年早些时候中断的“战略稳定”谈判。这些讨论将给双方提供相互提问的机会,这些问题涉及对方的核方针和军事计划,目的是降低可能导致战争的误判风险。

然而,外界对此次峰会本身的关注程度将超过对这些政策细节的关注。此次会晤举行的地点是芬兰总统府,1990年美国前总统布什(George H.W. Bush)与时任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也在此处举行了会晤,之后不久前苏联就发生了解体。

特朗普团队周日的相当一部分时间都在试图降低外界对于特朗普能在此次峰会上迫使普京做出具体让步的任何猜测。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对美国广播公司(American Broadcasting Company, 简称ABC)表示:“我们并不寻求在此次峰会上达成具体成果。”

美国政府在高级别外交会议前通常会试图降低外界的预期,以便在取得成果时放大正面效应,而在没有取得成果时减少来自外界的批评。

对普京来说,此次峰会能够举行就已经是一项成就。这位俄罗斯领导人长期以来都希望能被当作一个平等的合作伙伴(尤其是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并展示俄罗斯在国际舞台上的重要性。

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美国驻俄大使的Michael McFaul表示,对于普京来说,特朗普愿意和他一起坐下来并可能表发一些对其有利的言论,这已经是一个巨大成就。这意味着美俄关系正常化进程正进行中,普京完全不必为促成此事费任何周折。


俄罗斯也有比较具体的目标。首先,普京希望北约停止在其边境附近进行军事演习。特朗普上周四表示,他可能对上述讨论持开放态度。俄罗斯还希望美国军队和欧洲的反导防御系统能够撤离。

特朗普与普京的部分会面将私下进行。一位了解相关计划的外国官员表示,特朗普不愿有记录人员在场,因为他担心泄密。在那之后,特朗普和普京将带领各自高级官员举行会谈,随后将举行新闻发布会。

一些民主党人向特朗普发出呼吁,要求他与普京的所有会谈都有美国官员在场,如果主要议题不是俄罗斯干涉大选,那么就干脆取消峰会。

与此同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莫斯科方面科将试图作出弥补,俄罗斯外交部已指责上述指控“无中生有”。

据一名前特朗普顾问表示,特朗普讨论地区问题时也面临风险。该顾问称,特朗普对俄罗斯地缘政治影响力的认识有点夸大,因此可能作出让步。

这名前顾问称,特朗普想象中的俄罗斯影响力比实际要大。

叙利亚问题是其中之一。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曾暗示,特朗普政府希望俄罗斯帮助让伊朗势力离开叙利亚。他称,白宫不再将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当成首要任务。阿萨德受到俄罗斯支持。

多数专家怀疑俄罗斯是否有足够影响力让伊朗势力以及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武装力量离开叙利亚。而且,俄罗斯最近为阿萨德政府军实施了空袭,美国谴责这种袭击违反了停火协议。

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及哈佛大学贝尔佛中心(Harvard University's Belfer Center)资深研究员Robert Danin称:“通过为叙利亚军队取得重大进展的成功进攻提供空中掩护,俄罗斯已经增加了在特普会中讨论任何话题的筹码。”

几乎没有专家相信特朗普会在乌克兰问题上取得外交进展。俄罗斯似乎在拖延时间,以等待明年的乌克兰总统选举,而特朗普的立场经常摇摆不定。

撰文 / Michael R. Gordon / Rebecca Ballhaus


又讯:

“普特会”终将上演 有人欢喜有人愁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峰会。外界为何对此有何期待?

长期以来,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是对手。莫斯科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又为两国关系又加了点苦涩的成分。

我们来梳理一下特朗普和普京之间那些事儿。


这要追溯到所谓的冷战时期(从1945年到1989年)以及美国和当时的苏联之间的敌对行动。

他们从未直接争锋相对过。但即使在苏联解体和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后,差异仍存在。

快进到现在,普京毫不掩饰他多年来被羞辱后想重塑俄罗斯权力的决心。他常让俄罗斯与美国发生冲突。

双边关系在最佳时期也恶化得厉害。自俄罗斯于2014年从乌克兰手里吞并克里米亚以来,美国和其他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一系列经济制裁。

两人的峰会为何如此重要?

他们的关系已成为全球事务中最受关注的关系之一。俄罗斯被指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但莫斯科否认了这一说法。

美国情报机构认为,俄罗斯试图影响选举,从而对特朗普有利。

美国司法部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曾调查俄罗斯在美国大选做了什么以及特朗普的团队是否帮助了俄罗斯。特朗普称其为“猎巫行动” (Witch hunt),并将其解雇。

特朗普一再称调查是民主党的阴谋,其原因是大选失败、心有不甘。

自2017年1月就职以来,特朗普一直寻求改善美俄关系,这种立场与传统的共和党政策不一致。

上个月,他支持俄罗斯重新进入G7。


他们如何评价对方?

特朗普曾多次赞扬普京。 “非常好的领导者,”特朗普在2016年表示,“远远超过我们的总统(奥巴马),是很好的领导者”。

去年,他称普京为“坚韧的饼干”。

尽管特朗普的顾问们警告他不要这样做,但他还是在3月份祝贺普京具有争议的选举胜利。相比之下普京对特朗普的评价比较收敛,但过去曾称他为“非常聪明,才华横溢”和“色彩缤纷”的人。

他们会谈什么议题?

官方声明缺乏细节,但谈判可能包括:

• 控制军备:两位领导人都吹嘘自己的核能力,专家说这是值得关注的重点之一。美国和俄罗斯签署了一项名为"新起点"的协议,旨在减少和限制其核武的规模。他们有全球最大的两个核武库。协议有效期到2021年,任何扩展都将被视为好兆头。他们也可能会讨论1987年签署的导弹条约,因为双方相互指责对方的违规行为。

• 美国的制裁:因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者;在叙利亚冲突中的作用以及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美国的公司和个人对其实施制裁。国会需要批准来放宽限制措施,但观察人士表示,特朗普可以表明制裁名单不会扩大,此举将受到俄罗斯的欢迎。

• 乌克兰:美国向乌克兰提供军事援助,普京很高兴看到它被取消。这一点,以及要俄罗斯承认吞并克里米亚,都不太可能发生。但两位领导人都同意允许国际维和人员在乌克兰东部巡逻。那里的冲突造成1万多人死亡。

• 叙利亚:以色列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它希望看到伊朗和伊朗支持的部队远离叙利亚西南部边境地区。特朗普可能提出这个问题,但分析者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普京能否提出限制伊朗在该国活动的提议。

为何特朗普的盟友忧心忡忡?

在上周与北约国家举行的峰会期间,特朗普签署了一份谴责“俄罗斯侵略”的联合声明。

许多人现在在问,他是否会直接向俄罗斯总统提及美国盟友的担忧。据报道,欧洲的合作伙伴尚未了解特朗普在赫尔辛基真正想实现的目标。

人们担心,在经历一趟动荡的欧洲之行之后,特朗普会对普京有一些温暖的话语。特朗普对北约盟国的国防开支表示不满,称由于进口天然气,德国"受俄罗斯控制";他还批评了英国首相特里莎·梅的脱欧计划。

有何期待?

很难说。特朗普对此类谈判的非正统态度使得任何预测看起来更像一场猜谜游戏,但美国顾问却淡化会发布任何重大公告的机会。

两人会在会议期间举行私人会谈,而且只有翻译陪同。这增加了神秘的气氛。作为重修关系的姿态,可以从恢复两国的外交使馆和人员开始。过去几年两国争锋相对,互相驱逐对方的外交官。最近一次和俄罗斯相关的外交事件是发生在英国的前俄罗斯间谍中毒案。

对国际社会意味着什么?

意义重大。

在许多关键问题上,美国和俄罗斯一直持不同甚至对立的立场。比如在叙利亚、乌克兰和克里米亚等全球影响力的问题。除此之外,普京称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对每个人都有害”。

但欧洲国家,或许更多国家,将密切关注这个问题。由于他们担心俄罗斯的威胁,所以他们处于一种不安的境地。但在某种程度上是依赖于俄罗斯的能源供应。

在争议不断的北溪管道2号线(Nord Stream 2)项目上,特朗普将德国排除在外。这个项目将推动俄罗斯向整个波罗的海的中欧和西欧输送天然气。这条路线不仅绕过乌克兰,还绕过波罗的海国家和波兰 。所有这些国家表示反对。

这一切都让人心怀疑虑。世界会密切关注星期一会发生什么。

撰文 / BBC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