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对于石油,埃克森美孚这次是双倍下注

发布日期:2018-07-16 10:10
摘要」“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埃克森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550亿美元。



「或者 *OR」--19世纪末,包括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内的一些发明家发明了电灯,几乎终结了人类对当时最主要的石油产品——煤油的需求。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的前辈、石油大亨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并不在意,仍然趁价格下跌收购竞争对手。

“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的这位创始人在1884年曾这样指导自己的高级管理团队,“如果我们不去收购,毫无疑问是一个错误。”

130多年后,在可再生能源不断增长、电动汽车威胁着汽油动力汽车未来的同时,标准石油公司的最主要继承者埃克森美孚基本上保持着原先的做法:不断增加石油产量。

2018年5月末,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后的第二次埃克森美孚年度会议上,达伦•伍兹(Darren Woods)以这个关于煤油的故事为例,阐释了公司长期以来的调整和改变。他说,“社会的需求不断发展,我们也是一样。”他把埃克森定位为他所说的“气候变化风险”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是伍兹在一次采访中说,公司的投资会遵循洛克菲勒的那条准则,即“押注你了解的东西”。

在当下,部分受能源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多数石油巨头都在限制开支,而埃克森反其道而行之,打算从现在起到2025年,每年都增加开支。它计划投入超过2000亿美元,几乎全部投资包括巴西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内的世界各地的传统石油和天然气大项目。埃克森美孚不打算像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法国道达尔集团(Total)和英国石油公司(BP)等全球竞争对手那样进军风能、太阳能或电池储备领域。

“重要的是找到优势石油,有利可图的石油,我们满意的石油,无论我们处在价格周期的哪个位置,”伍兹说。

在埃克森美孚的这位首席执行官看来,世界能源消耗正迅速增长,所以即使2040年所有汽车都改为电动汽车,石油需求也会跟2013年持平。他说,自己相信,在其他人撤退时实施投资应该会带来回报。

当然了,这样做可能产生的风险是,埃克森可能会站到历史的错误一面,生产了消费者不需要、政府不想要、且构成气候变化主要诱因的化石燃料。这样的前景让许多投资者保持警惕。“回顾历史,你会发现有许多产业都已经消失了,因为它们被变化所吞没,”加州教师退休基金(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的投资组合经理布莱恩•莱斯(Brian Rice)说。这只基金管理着包括埃克森公司股票在内的2250亿美元资产。“我无法想象石油和天然气彻底消失,但是这种情况正逐渐显现出来。”

没有一家大公司详细介绍了它们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但是各家的战略定位有明显不同。荷兰皇家壳牌表示要投资荷兰的风能项目。它打算提供加氢站和电动汽车充电站,并将为英国的零售客户提供电力。英国石油公司正在投资太阳能。道达尔公司投资的是电池制造。挪威的国有控股石油公司Statoil最近更名为Equinor ASA,透露出对后石油时代的愿景。

伍兹说,埃克森没有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技术专长,因此虽然这种能源在世界能源结构中扮演重要角色,该公司将不会投资可再生能源。它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行动主要是开发内部专利技术,包括一种可以为重型车辆提供动力的基于海藻的燃料。

“社会盼望经济增长、安全可负担的能源,以及对环境的保护,”伍兹在年度会议上说,“我们认为我们的职责就是弥合人们的期待与能够以负责任的方式实现的成就之间的差距。”

投资者目前并不想看到油气企业增加对传统项目的长期支出,埃克森的股票表现就证明了这一点。过去三天,埃克森的股价下跌了2%,与此同时,国际基准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了19%。现在,公司几乎要面临曾经无法想象的局面——失去作为世界最大上市石油公司的地位。其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了约550亿美元。

“市场想要的是纪律严明的支出,他们想要现金流的回归,实际上,埃克森的支出是非周期性的,”在波士顿的Adams Funds公司管理着包括埃克森股票在内的24亿美元资金的马克•施特克勒(Mark Stoeckle)说,“埃克森在花钱,而且花的钱超过了所有其他大型石油公司。”

到2020年代初,埃克森的资本支出将增长约40%,达到每年330亿美元。相比之下,壳牌的支出仍然在每年270亿美元左右,而雪佛龙(Chevron)将达到200亿美元。壳牌和雪佛龙一直公开表达通过股票回购把钱还给投资者的打算。伍兹说,埃克森只有在投资完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且仍有足够现金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

埃克森美孚的关注焦点包括在巴西和圭亚那的离岸石油开采,在莫桑比克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的生产和加工,以及美国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的页岩油和天然气生产。“任何人但凡是拥有跟我们一样的投资机会,他们都会推进这些机会的,”伍兹说。

他的计划一定程度上也是迫在眉睫,因为过去10年在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的主要投资都失败了。埃克森2010年在价格最高时斥资35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天然气生产商克洛斯提柏石油公司(XTO Energy Inc.),并且自2009年以来已经向加拿大的Kearl油砂项目投资了160亿美元——结果却减计了很大一部分石油储备。

埃克森美孚在2013年与俄罗斯签署的里程碑式的开采协议本应带来一些起色,但遭遇了一系列制裁的阻碍,后来彻底放弃。因此,埃克森的产量在过去六年有五年都在下降。

伍兹说,他的新项目应该可以扭转这种趋势,使产量增加约25%,到2025年达到每天500万桶。这将是埃克森1999年与美孚合并以来最高的产量——正好赶上全球石油需求的顶峰,因为许多分析师预测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30年之后的某个时候见顶。

“其他公司的收益增长会比埃克森美孚更快,因为他们被资本支出拖累了,”在休斯敦的Invesco Ltd.参与管理9340亿美元资金的凯文•霍尔特(Kevin Holt)说。“他们现在必须通过投资弥补曾经的过失。”

总之 埃克森美孚正加大投资,希望在2025年之前将石油产量提高25%。



撰文 / Kevin Crowley b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埃克森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550亿美元。



「或者 *OR」--19世纪末,包括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内的一些发明家发明了电灯,几乎终结了人类对当时最主要的石油产品——煤油的需求。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的前辈、石油大亨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并不在意,仍然趁价格下跌收购竞争对手。

“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的这位创始人在1884年曾这样指导自己的高级管理团队,“如果我们不去收购,毫无疑问是一个错误。”

130多年后,在可再生能源不断增长、电动汽车威胁着汽油动力汽车未来的同时,标准石油公司的最主要继承者埃克森美孚基本上保持着原先的做法:不断增加石油产量。

2018年5月末,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后的第二次埃克森美孚年度会议上,达伦•伍兹(Darren Woods)以这个关于煤油的故事为例,阐释了公司长期以来的调整和改变。他说,“社会的需求不断发展,我们也是一样。”他把埃克森定位为他所说的“气候变化风险”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是伍兹在一次采访中说,公司的投资会遵循洛克菲勒的那条准则,即“押注你了解的东西”。

在当下,部分受能源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多数石油巨头都在限制开支,而埃克森反其道而行之,打算从现在起到2025年,每年都增加开支。它计划投入超过2000亿美元,几乎全部投资包括巴西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内的世界各地的传统石油和天然气大项目。埃克森美孚不打算像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法国道达尔集团(Total)和英国石油公司(BP)等全球竞争对手那样进军风能、太阳能或电池储备领域。

“重要的是找到优势石油,有利可图的石油,我们满意的石油,无论我们处在价格周期的哪个位置,”伍兹说。

在埃克森美孚的这位首席执行官看来,世界能源消耗正迅速增长,所以即使2040年所有汽车都改为电动汽车,石油需求也会跟2013年持平。他说,自己相信,在其他人撤退时实施投资应该会带来回报。

当然了,这样做可能产生的风险是,埃克森可能会站到历史的错误一面,生产了消费者不需要、政府不想要、且构成气候变化主要诱因的化石燃料。这样的前景让许多投资者保持警惕。“回顾历史,你会发现有许多产业都已经消失了,因为它们被变化所吞没,”加州教师退休基金(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的投资组合经理布莱恩•莱斯(Brian Rice)说。这只基金管理着包括埃克森公司股票在内的2250亿美元资产。“我无法想象石油和天然气彻底消失,但是这种情况正逐渐显现出来。”

没有一家大公司详细介绍了它们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但是各家的战略定位有明显不同。荷兰皇家壳牌表示要投资荷兰的风能项目。它打算提供加氢站和电动汽车充电站,并将为英国的零售客户提供电力。英国石油公司正在投资太阳能。道达尔公司投资的是电池制造。挪威的国有控股石油公司Statoil最近更名为Equinor ASA,透露出对后石油时代的愿景。

伍兹说,埃克森没有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技术专长,因此虽然这种能源在世界能源结构中扮演重要角色,该公司将不会投资可再生能源。它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行动主要是开发内部专利技术,包括一种可以为重型车辆提供动力的基于海藻的燃料。

“社会盼望经济增长、安全可负担的能源,以及对环境的保护,”伍兹在年度会议上说,“我们认为我们的职责就是弥合人们的期待与能够以负责任的方式实现的成就之间的差距。”

投资者目前并不想看到油气企业增加对传统项目的长期支出,埃克森的股票表现就证明了这一点。过去三天,埃克森的股价下跌了2%,与此同时,国际基准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了19%。现在,公司几乎要面临曾经无法想象的局面——失去作为世界最大上市石油公司的地位。其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了约550亿美元。

“市场想要的是纪律严明的支出,他们想要现金流的回归,实际上,埃克森的支出是非周期性的,”在波士顿的Adams Funds公司管理着包括埃克森股票在内的24亿美元资金的马克•施特克勒(Mark Stoeckle)说,“埃克森在花钱,而且花的钱超过了所有其他大型石油公司。”

到2020年代初,埃克森的资本支出将增长约40%,达到每年330亿美元。相比之下,壳牌的支出仍然在每年270亿美元左右,而雪佛龙(Chevron)将达到200亿美元。壳牌和雪佛龙一直公开表达通过股票回购把钱还给投资者的打算。伍兹说,埃克森只有在投资完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且仍有足够现金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

埃克森美孚的关注焦点包括在巴西和圭亚那的离岸石油开采,在莫桑比克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的生产和加工,以及美国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的页岩油和天然气生产。“任何人但凡是拥有跟我们一样的投资机会,他们都会推进这些机会的,”伍兹说。

他的计划一定程度上也是迫在眉睫,因为过去10年在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的主要投资都失败了。埃克森2010年在价格最高时斥资35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天然气生产商克洛斯提柏石油公司(XTO Energy Inc.),并且自2009年以来已经向加拿大的Kearl油砂项目投资了160亿美元——结果却减计了很大一部分石油储备。

埃克森美孚在2013年与俄罗斯签署的里程碑式的开采协议本应带来一些起色,但遭遇了一系列制裁的阻碍,后来彻底放弃。因此,埃克森的产量在过去六年有五年都在下降。

伍兹说,他的新项目应该可以扭转这种趋势,使产量增加约25%,到2025年达到每天500万桶。这将是埃克森1999年与美孚合并以来最高的产量——正好赶上全球石油需求的顶峰,因为许多分析师预测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30年之后的某个时候见顶。

“其他公司的收益增长会比埃克森美孚更快,因为他们被资本支出拖累了,”在休斯敦的Invesco Ltd.参与管理9340亿美元资金的凯文•霍尔特(Kevin Holt)说。“他们现在必须通过投资弥补曾经的过失。”

总之 埃克森美孚正加大投资,希望在2025年之前将石油产量提高25%。



撰文 / Kevin Crowley b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埃克森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550亿美元。



「或者 *OR」--19世纪末,包括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内的一些发明家发明了电灯,几乎终结了人类对当时最主要的石油产品——煤油的需求。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的前辈、石油大亨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并不在意,仍然趁价格下跌收购竞争对手。

“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的这位创始人在1884年曾这样指导自己的高级管理团队,“如果我们不去收购,毫无疑问是一个错误。”

130多年后,在可再生能源不断增长、电动汽车威胁着汽油动力汽车未来的同时,标准石油公司的最主要继承者埃克森美孚基本上保持着原先的做法:不断增加石油产量。

2018年5月末,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后的第二次埃克森美孚年度会议上,达伦•伍兹(Darren Woods)以这个关于煤油的故事为例,阐释了公司长期以来的调整和改变。他说,“社会的需求不断发展,我们也是一样。”他把埃克森定位为他所说的“气候变化风险”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是伍兹在一次采访中说,公司的投资会遵循洛克菲勒的那条准则,即“押注你了解的东西”。

在当下,部分受能源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多数石油巨头都在限制开支,而埃克森反其道而行之,打算从现在起到2025年,每年都增加开支。它计划投入超过2000亿美元,几乎全部投资包括巴西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内的世界各地的传统石油和天然气大项目。埃克森美孚不打算像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法国道达尔集团(Total)和英国石油公司(BP)等全球竞争对手那样进军风能、太阳能或电池储备领域。

“重要的是找到优势石油,有利可图的石油,我们满意的石油,无论我们处在价格周期的哪个位置,”伍兹说。

在埃克森美孚的这位首席执行官看来,世界能源消耗正迅速增长,所以即使2040年所有汽车都改为电动汽车,石油需求也会跟2013年持平。他说,自己相信,在其他人撤退时实施投资应该会带来回报。

当然了,这样做可能产生的风险是,埃克森可能会站到历史的错误一面,生产了消费者不需要、政府不想要、且构成气候变化主要诱因的化石燃料。这样的前景让许多投资者保持警惕。“回顾历史,你会发现有许多产业都已经消失了,因为它们被变化所吞没,”加州教师退休基金(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的投资组合经理布莱恩•莱斯(Brian Rice)说。这只基金管理着包括埃克森公司股票在内的2250亿美元资产。“我无法想象石油和天然气彻底消失,但是这种情况正逐渐显现出来。”

没有一家大公司详细介绍了它们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但是各家的战略定位有明显不同。荷兰皇家壳牌表示要投资荷兰的风能项目。它打算提供加氢站和电动汽车充电站,并将为英国的零售客户提供电力。英国石油公司正在投资太阳能。道达尔公司投资的是电池制造。挪威的国有控股石油公司Statoil最近更名为Equinor ASA,透露出对后石油时代的愿景。

伍兹说,埃克森没有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技术专长,因此虽然这种能源在世界能源结构中扮演重要角色,该公司将不会投资可再生能源。它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行动主要是开发内部专利技术,包括一种可以为重型车辆提供动力的基于海藻的燃料。

“社会盼望经济增长、安全可负担的能源,以及对环境的保护,”伍兹在年度会议上说,“我们认为我们的职责就是弥合人们的期待与能够以负责任的方式实现的成就之间的差距。”

投资者目前并不想看到油气企业增加对传统项目的长期支出,埃克森的股票表现就证明了这一点。过去三天,埃克森的股价下跌了2%,与此同时,国际基准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了19%。现在,公司几乎要面临曾经无法想象的局面——失去作为世界最大上市石油公司的地位。其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了约550亿美元。

“市场想要的是纪律严明的支出,他们想要现金流的回归,实际上,埃克森的支出是非周期性的,”在波士顿的Adams Funds公司管理着包括埃克森股票在内的24亿美元资金的马克•施特克勒(Mark Stoeckle)说,“埃克森在花钱,而且花的钱超过了所有其他大型石油公司。”

到2020年代初,埃克森的资本支出将增长约40%,达到每年330亿美元。相比之下,壳牌的支出仍然在每年270亿美元左右,而雪佛龙(Chevron)将达到200亿美元。壳牌和雪佛龙一直公开表达通过股票回购把钱还给投资者的打算。伍兹说,埃克森只有在投资完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且仍有足够现金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

埃克森美孚的关注焦点包括在巴西和圭亚那的离岸石油开采,在莫桑比克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的生产和加工,以及美国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的页岩油和天然气生产。“任何人但凡是拥有跟我们一样的投资机会,他们都会推进这些机会的,”伍兹说。

他的计划一定程度上也是迫在眉睫,因为过去10年在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的主要投资都失败了。埃克森2010年在价格最高时斥资35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天然气生产商克洛斯提柏石油公司(XTO Energy Inc.),并且自2009年以来已经向加拿大的Kearl油砂项目投资了160亿美元——结果却减计了很大一部分石油储备。

埃克森美孚在2013年与俄罗斯签署的里程碑式的开采协议本应带来一些起色,但遭遇了一系列制裁的阻碍,后来彻底放弃。因此,埃克森的产量在过去六年有五年都在下降。

伍兹说,他的新项目应该可以扭转这种趋势,使产量增加约25%,到2025年达到每天500万桶。这将是埃克森1999年与美孚合并以来最高的产量——正好赶上全球石油需求的顶峰,因为许多分析师预测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30年之后的某个时候见顶。

“其他公司的收益增长会比埃克森美孚更快,因为他们被资本支出拖累了,”在休斯敦的Invesco Ltd.参与管理9340亿美元资金的凯文•霍尔特(Kevin Holt)说。“他们现在必须通过投资弥补曾经的过失。”

总之 埃克森美孚正加大投资,希望在2025年之前将石油产量提高25%。



撰文 / Kevin Crowley b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对于石油,埃克森美孚这次是双倍下注

发布日期:2018-07-16 10:10
摘要」“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埃克森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550亿美元。



「或者 *OR」--19世纪末,包括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内的一些发明家发明了电灯,几乎终结了人类对当时最主要的石油产品——煤油的需求。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的前辈、石油大亨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并不在意,仍然趁价格下跌收购竞争对手。

“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的这位创始人在1884年曾这样指导自己的高级管理团队,“如果我们不去收购,毫无疑问是一个错误。”

130多年后,在可再生能源不断增长、电动汽车威胁着汽油动力汽车未来的同时,标准石油公司的最主要继承者埃克森美孚基本上保持着原先的做法:不断增加石油产量。

2018年5月末,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后的第二次埃克森美孚年度会议上,达伦•伍兹(Darren Woods)以这个关于煤油的故事为例,阐释了公司长期以来的调整和改变。他说,“社会的需求不断发展,我们也是一样。”他把埃克森定位为他所说的“气候变化风险”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是伍兹在一次采访中说,公司的投资会遵循洛克菲勒的那条准则,即“押注你了解的东西”。

在当下,部分受能源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多数石油巨头都在限制开支,而埃克森反其道而行之,打算从现在起到2025年,每年都增加开支。它计划投入超过2000亿美元,几乎全部投资包括巴西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内的世界各地的传统石油和天然气大项目。埃克森美孚不打算像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法国道达尔集团(Total)和英国石油公司(BP)等全球竞争对手那样进军风能、太阳能或电池储备领域。

“重要的是找到优势石油,有利可图的石油,我们满意的石油,无论我们处在价格周期的哪个位置,”伍兹说。

在埃克森美孚的这位首席执行官看来,世界能源消耗正迅速增长,所以即使2040年所有汽车都改为电动汽车,石油需求也会跟2013年持平。他说,自己相信,在其他人撤退时实施投资应该会带来回报。

当然了,这样做可能产生的风险是,埃克森可能会站到历史的错误一面,生产了消费者不需要、政府不想要、且构成气候变化主要诱因的化石燃料。这样的前景让许多投资者保持警惕。“回顾历史,你会发现有许多产业都已经消失了,因为它们被变化所吞没,”加州教师退休基金(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的投资组合经理布莱恩•莱斯(Brian Rice)说。这只基金管理着包括埃克森公司股票在内的2250亿美元资产。“我无法想象石油和天然气彻底消失,但是这种情况正逐渐显现出来。”

没有一家大公司详细介绍了它们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但是各家的战略定位有明显不同。荷兰皇家壳牌表示要投资荷兰的风能项目。它打算提供加氢站和电动汽车充电站,并将为英国的零售客户提供电力。英国石油公司正在投资太阳能。道达尔公司投资的是电池制造。挪威的国有控股石油公司Statoil最近更名为Equinor ASA,透露出对后石油时代的愿景。

伍兹说,埃克森没有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技术专长,因此虽然这种能源在世界能源结构中扮演重要角色,该公司将不会投资可再生能源。它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行动主要是开发内部专利技术,包括一种可以为重型车辆提供动力的基于海藻的燃料。

“社会盼望经济增长、安全可负担的能源,以及对环境的保护,”伍兹在年度会议上说,“我们认为我们的职责就是弥合人们的期待与能够以负责任的方式实现的成就之间的差距。”

投资者目前并不想看到油气企业增加对传统项目的长期支出,埃克森的股票表现就证明了这一点。过去三天,埃克森的股价下跌了2%,与此同时,国际基准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了19%。现在,公司几乎要面临曾经无法想象的局面——失去作为世界最大上市石油公司的地位。其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了约550亿美元。

“市场想要的是纪律严明的支出,他们想要现金流的回归,实际上,埃克森的支出是非周期性的,”在波士顿的Adams Funds公司管理着包括埃克森股票在内的24亿美元资金的马克•施特克勒(Mark Stoeckle)说,“埃克森在花钱,而且花的钱超过了所有其他大型石油公司。”

到2020年代初,埃克森的资本支出将增长约40%,达到每年330亿美元。相比之下,壳牌的支出仍然在每年270亿美元左右,而雪佛龙(Chevron)将达到200亿美元。壳牌和雪佛龙一直公开表达通过股票回购把钱还给投资者的打算。伍兹说,埃克森只有在投资完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且仍有足够现金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

埃克森美孚的关注焦点包括在巴西和圭亚那的离岸石油开采,在莫桑比克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的生产和加工,以及美国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的页岩油和天然气生产。“任何人但凡是拥有跟我们一样的投资机会,他们都会推进这些机会的,”伍兹说。

他的计划一定程度上也是迫在眉睫,因为过去10年在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的主要投资都失败了。埃克森2010年在价格最高时斥资35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天然气生产商克洛斯提柏石油公司(XTO Energy Inc.),并且自2009年以来已经向加拿大的Kearl油砂项目投资了160亿美元——结果却减计了很大一部分石油储备。

埃克森美孚在2013年与俄罗斯签署的里程碑式的开采协议本应带来一些起色,但遭遇了一系列制裁的阻碍,后来彻底放弃。因此,埃克森的产量在过去六年有五年都在下降。

伍兹说,他的新项目应该可以扭转这种趋势,使产量增加约25%,到2025年达到每天500万桶。这将是埃克森1999年与美孚合并以来最高的产量——正好赶上全球石油需求的顶峰,因为许多分析师预测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30年之后的某个时候见顶。

“其他公司的收益增长会比埃克森美孚更快,因为他们被资本支出拖累了,”在休斯敦的Invesco Ltd.参与管理9340亿美元资金的凯文•霍尔特(Kevin Holt)说。“他们现在必须通过投资弥补曾经的过失。”

总之 埃克森美孚正加大投资,希望在2025年之前将石油产量提高25%。



撰文 / Kevin Crowley b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埃克森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550亿美元。



「或者 *OR」--19世纪末,包括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在内的一些发明家发明了电灯,几乎终结了人类对当时最主要的石油产品——煤油的需求。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的前辈、石油大亨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并不在意,仍然趁价格下跌收购竞争对手。

“当市场跌至谷底时,我们一定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失去勇气,”标准石油公司(Standard Oil)的这位创始人在1884年曾这样指导自己的高级管理团队,“如果我们不去收购,毫无疑问是一个错误。”

130多年后,在可再生能源不断增长、电动汽车威胁着汽油动力汽车未来的同时,标准石油公司的最主要继承者埃克森美孚基本上保持着原先的做法:不断增加石油产量。

2018年5月末,在担任首席执行官之后的第二次埃克森美孚年度会议上,达伦•伍兹(Darren Woods)以这个关于煤油的故事为例,阐释了公司长期以来的调整和改变。他说,“社会的需求不断发展,我们也是一样。”他把埃克森定位为他所说的“气候变化风险”的解决方案的一部分。但是伍兹在一次采访中说,公司的投资会遵循洛克菲勒的那条准则,即“押注你了解的东西”。

在当下,部分受能源市场未来的不确定性影响,多数石油巨头都在限制开支,而埃克森反其道而行之,打算从现在起到2025年,每年都增加开支。它计划投入超过2000亿美元,几乎全部投资包括巴西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内的世界各地的传统石油和天然气大项目。埃克森美孚不打算像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法国道达尔集团(Total)和英国石油公司(BP)等全球竞争对手那样进军风能、太阳能或电池储备领域。

“重要的是找到优势石油,有利可图的石油,我们满意的石油,无论我们处在价格周期的哪个位置,”伍兹说。

在埃克森美孚的这位首席执行官看来,世界能源消耗正迅速增长,所以即使2040年所有汽车都改为电动汽车,石油需求也会跟2013年持平。他说,自己相信,在其他人撤退时实施投资应该会带来回报。

当然了,这样做可能产生的风险是,埃克森可能会站到历史的错误一面,生产了消费者不需要、政府不想要、且构成气候变化主要诱因的化石燃料。这样的前景让许多投资者保持警惕。“回顾历史,你会发现有许多产业都已经消失了,因为它们被变化所吞没,”加州教师退休基金(California State Teachers' Retirement System)的投资组合经理布莱恩•莱斯(Brian Rice)说。这只基金管理着包括埃克森公司股票在内的2250亿美元资产。“我无法想象石油和天然气彻底消失,但是这种情况正逐渐显现出来。”

没有一家大公司详细介绍了它们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但是各家的战略定位有明显不同。荷兰皇家壳牌表示要投资荷兰的风能项目。它打算提供加氢站和电动汽车充电站,并将为英国的零售客户提供电力。英国石油公司正在投资太阳能。道达尔公司投资的是电池制造。挪威的国有控股石油公司Statoil最近更名为Equinor ASA,透露出对后石油时代的愿景。

伍兹说,埃克森没有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技术专长,因此虽然这种能源在世界能源结构中扮演重要角色,该公司将不会投资可再生能源。它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行动主要是开发内部专利技术,包括一种可以为重型车辆提供动力的基于海藻的燃料。

“社会盼望经济增长、安全可负担的能源,以及对环境的保护,”伍兹在年度会议上说,“我们认为我们的职责就是弥合人们的期待与能够以负责任的方式实现的成就之间的差距。”

投资者目前并不想看到油气企业增加对传统项目的长期支出,埃克森的股票表现就证明了这一点。过去三天,埃克森的股价下跌了2%,与此同时,国际基准的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了19%。现在,公司几乎要面临曾经无法想象的局面——失去作为世界最大上市石油公司的地位。其市值领先壳牌的幅度从一年前的1280亿美元,缩小到了约550亿美元。

“市场想要的是纪律严明的支出,他们想要现金流的回归,实际上,埃克森的支出是非周期性的,”在波士顿的Adams Funds公司管理着包括埃克森股票在内的24亿美元资金的马克•施特克勒(Mark Stoeckle)说,“埃克森在花钱,而且花的钱超过了所有其他大型石油公司。”

到2020年代初,埃克森的资本支出将增长约40%,达到每年330亿美元。相比之下,壳牌的支出仍然在每年270亿美元左右,而雪佛龙(Chevron)将达到200亿美元。壳牌和雪佛龙一直公开表达通过股票回购把钱还给投资者的打算。伍兹说,埃克森只有在投资完新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且仍有足够现金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

埃克森美孚的关注焦点包括在巴西和圭亚那的离岸石油开采,在莫桑比克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液化天然气的生产和加工,以及美国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的页岩油和天然气生产。“任何人但凡是拥有跟我们一样的投资机会,他们都会推进这些机会的,”伍兹说。

他的计划一定程度上也是迫在眉睫,因为过去10年在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的主要投资都失败了。埃克森2010年在价格最高时斥资350亿美元收购了美国天然气生产商克洛斯提柏石油公司(XTO Energy Inc.),并且自2009年以来已经向加拿大的Kearl油砂项目投资了160亿美元——结果却减计了很大一部分石油储备。

埃克森美孚在2013年与俄罗斯签署的里程碑式的开采协议本应带来一些起色,但遭遇了一系列制裁的阻碍,后来彻底放弃。因此,埃克森的产量在过去六年有五年都在下降。

伍兹说,他的新项目应该可以扭转这种趋势,使产量增加约25%,到2025年达到每天500万桶。这将是埃克森1999年与美孚合并以来最高的产量——正好赶上全球石油需求的顶峰,因为许多分析师预测全球石油需求将在2030年之后的某个时候见顶。

“其他公司的收益增长会比埃克森美孚更快,因为他们被资本支出拖累了,”在休斯敦的Invesco Ltd.参与管理9340亿美元资金的凯文•霍尔特(Kevin Holt)说。“他们现在必须通过投资弥补曾经的过失。”

总之 埃克森美孚正加大投资,希望在2025年之前将石油产量提高25%。



撰文 / Kevin Crowley b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