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科技股上市遭遇冰冷现实

发布日期:2018-07-16 07:54
摘要」投资人士称,此前中国科技公司受到过多资金推动,但如今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却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



「或者 *OR」--小米(Xiaomi)上周在香港上市表现平平,给其他中国科技集团的赴港上市前景以及该行业高涨的上市前估值蒙上了长长的阴影。

小米的发行市值为其最初寻求的1000亿美元估值的一半,显示了围绕中国科技业繁荣的风险。随着各公司公开上市,它们极高的上市前估值会面临考验。一些投资者已对美团点评(Metuan-Dianping)和打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的前景持保留态度。美团点评在初创时,其模式类似于Groupon。

在有望赴港上市的公司当中,天齐锂业(Tianqi)和赣锋锂业(Ganfeng)这两家锂业公司都寻求融资10亿美元;电动汽车公司蔚来(Nio)的融资目标是20亿美元;上海天士力药业(Shanghai Tasty Pharmaceutical)的目标是10亿美元;金融科技公司WeLab的目标是5亿美元。

计划未来几个月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排起了长队,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等巨头也紧随其后。与此同时,中国的流动性正在收紧。中国最近的降准举措,不足以抵消货币政策整体收紧。投资者的资金成本已上升了2个百分点。

“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一位主要科技投资者表示,“之前估值受到了过多资金的推动。”

让投资者对日益增多的待IPO公司变得更挑剔的另一个原因是,香港最近上市的科技公司有太多在上市后跌破发行价,比如众安在线(ZhongAn Online)和平安好医生(PingAn Good Doctor)目前股价分别比发行价低了23%和17.5%。

“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和香港股市的主体都不是新经济,”香港中环资产投资基金(Central Asset Investments)行政总裁谭新强(Eddie Tam)说,“香港需要新鲜血液。但价格要合适。”

对谭新强等许多投资者而言,小米的估值即便为500亿美元,也太过昂贵,反映出企业家及其支持者的贪婪。“主要问题是,风险投资游戏太容易了,”他接着说,“他们没给公开市场投资者留下上涨空间。如果他们压低估值,将改善公开市场的情绪。”

小米上市令人失望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利润。公开市场投资者将其视为低端智能手机制造商,其故事更多地是关于印度而非中国的;这家公司只能在香港上市,因为得以豁免连续三年盈利的要求。不盈利这一点,可能会让即将上市的美团点评和滴滴出行都感到不安。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希望获得600亿美元的估值。美团点评有望在今年下半年上市,滴滴出行有望在2019年初上市。

不过,那些故事更好或更简单的公司,比如只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铁塔(China Tower),情况要好一些。如果这些公司背后有强大的支持或计划在纽约上市,前景就会明显改善,比如腾讯音乐(Tencent Music)。

许多投资者对腾讯音乐的前景感到乐观。该公司正寻求300亿美元的估值,这一数字反映了真实需求。一名腾讯董事会成员表示,腾讯音乐的股份在灰色市场进行二级交易时,便达到了这样的估值水平。这家腾讯旗下的音乐流媒体公司也得到了腾讯的大力支持。

但最重要的是,腾讯的前景反映了纽约市场的深度。尽管中国政府大力宣传希望国内科技巨头及其下属公司回国上市,但“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既不在深圳,也不在上海,”谭新强说。“中国的纳斯达克仍在纽约。”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投资人士称,此前中国科技公司受到过多资金推动,但如今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却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



「或者 *OR」--小米(Xiaomi)上周在香港上市表现平平,给其他中国科技集团的赴港上市前景以及该行业高涨的上市前估值蒙上了长长的阴影。

小米的发行市值为其最初寻求的1000亿美元估值的一半,显示了围绕中国科技业繁荣的风险。随着各公司公开上市,它们极高的上市前估值会面临考验。一些投资者已对美团点评(Metuan-Dianping)和打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的前景持保留态度。美团点评在初创时,其模式类似于Groupon。

在有望赴港上市的公司当中,天齐锂业(Tianqi)和赣锋锂业(Ganfeng)这两家锂业公司都寻求融资10亿美元;电动汽车公司蔚来(Nio)的融资目标是20亿美元;上海天士力药业(Shanghai Tasty Pharmaceutical)的目标是10亿美元;金融科技公司WeLab的目标是5亿美元。

计划未来几个月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排起了长队,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等巨头也紧随其后。与此同时,中国的流动性正在收紧。中国最近的降准举措,不足以抵消货币政策整体收紧。投资者的资金成本已上升了2个百分点。

“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一位主要科技投资者表示,“之前估值受到了过多资金的推动。”

让投资者对日益增多的待IPO公司变得更挑剔的另一个原因是,香港最近上市的科技公司有太多在上市后跌破发行价,比如众安在线(ZhongAn Online)和平安好医生(PingAn Good Doctor)目前股价分别比发行价低了23%和17.5%。

“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和香港股市的主体都不是新经济,”香港中环资产投资基金(Central Asset Investments)行政总裁谭新强(Eddie Tam)说,“香港需要新鲜血液。但价格要合适。”

对谭新强等许多投资者而言,小米的估值即便为500亿美元,也太过昂贵,反映出企业家及其支持者的贪婪。“主要问题是,风险投资游戏太容易了,”他接着说,“他们没给公开市场投资者留下上涨空间。如果他们压低估值,将改善公开市场的情绪。”

小米上市令人失望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利润。公开市场投资者将其视为低端智能手机制造商,其故事更多地是关于印度而非中国的;这家公司只能在香港上市,因为得以豁免连续三年盈利的要求。不盈利这一点,可能会让即将上市的美团点评和滴滴出行都感到不安。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希望获得600亿美元的估值。美团点评有望在今年下半年上市,滴滴出行有望在2019年初上市。

不过,那些故事更好或更简单的公司,比如只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铁塔(China Tower),情况要好一些。如果这些公司背后有强大的支持或计划在纽约上市,前景就会明显改善,比如腾讯音乐(Tencent Music)。

许多投资者对腾讯音乐的前景感到乐观。该公司正寻求300亿美元的估值,这一数字反映了真实需求。一名腾讯董事会成员表示,腾讯音乐的股份在灰色市场进行二级交易时,便达到了这样的估值水平。这家腾讯旗下的音乐流媒体公司也得到了腾讯的大力支持。

但最重要的是,腾讯的前景反映了纽约市场的深度。尽管中国政府大力宣传希望国内科技巨头及其下属公司回国上市,但“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既不在深圳,也不在上海,”谭新强说。“中国的纳斯达克仍在纽约。”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投资人士称,此前中国科技公司受到过多资金推动,但如今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却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



「或者 *OR」--小米(Xiaomi)上周在香港上市表现平平,给其他中国科技集团的赴港上市前景以及该行业高涨的上市前估值蒙上了长长的阴影。

小米的发行市值为其最初寻求的1000亿美元估值的一半,显示了围绕中国科技业繁荣的风险。随着各公司公开上市,它们极高的上市前估值会面临考验。一些投资者已对美团点评(Metuan-Dianping)和打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的前景持保留态度。美团点评在初创时,其模式类似于Groupon。

在有望赴港上市的公司当中,天齐锂业(Tianqi)和赣锋锂业(Ganfeng)这两家锂业公司都寻求融资10亿美元;电动汽车公司蔚来(Nio)的融资目标是20亿美元;上海天士力药业(Shanghai Tasty Pharmaceutical)的目标是10亿美元;金融科技公司WeLab的目标是5亿美元。

计划未来几个月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排起了长队,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等巨头也紧随其后。与此同时,中国的流动性正在收紧。中国最近的降准举措,不足以抵消货币政策整体收紧。投资者的资金成本已上升了2个百分点。

“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一位主要科技投资者表示,“之前估值受到了过多资金的推动。”

让投资者对日益增多的待IPO公司变得更挑剔的另一个原因是,香港最近上市的科技公司有太多在上市后跌破发行价,比如众安在线(ZhongAn Online)和平安好医生(PingAn Good Doctor)目前股价分别比发行价低了23%和17.5%。

“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和香港股市的主体都不是新经济,”香港中环资产投资基金(Central Asset Investments)行政总裁谭新强(Eddie Tam)说,“香港需要新鲜血液。但价格要合适。”

对谭新强等许多投资者而言,小米的估值即便为500亿美元,也太过昂贵,反映出企业家及其支持者的贪婪。“主要问题是,风险投资游戏太容易了,”他接着说,“他们没给公开市场投资者留下上涨空间。如果他们压低估值,将改善公开市场的情绪。”

小米上市令人失望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利润。公开市场投资者将其视为低端智能手机制造商,其故事更多地是关于印度而非中国的;这家公司只能在香港上市,因为得以豁免连续三年盈利的要求。不盈利这一点,可能会让即将上市的美团点评和滴滴出行都感到不安。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希望获得600亿美元的估值。美团点评有望在今年下半年上市,滴滴出行有望在2019年初上市。

不过,那些故事更好或更简单的公司,比如只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铁塔(China Tower),情况要好一些。如果这些公司背后有强大的支持或计划在纽约上市,前景就会明显改善,比如腾讯音乐(Tencent Music)。

许多投资者对腾讯音乐的前景感到乐观。该公司正寻求300亿美元的估值,这一数字反映了真实需求。一名腾讯董事会成员表示,腾讯音乐的股份在灰色市场进行二级交易时,便达到了这样的估值水平。这家腾讯旗下的音乐流媒体公司也得到了腾讯的大力支持。

但最重要的是,腾讯的前景反映了纽约市场的深度。尽管中国政府大力宣传希望国内科技巨头及其下属公司回国上市,但“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既不在深圳,也不在上海,”谭新强说。“中国的纳斯达克仍在纽约。”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科技股上市遭遇冰冷现实

发布日期:2018-07-16 07:54
摘要」投资人士称,此前中国科技公司受到过多资金推动,但如今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却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



「或者 *OR」--小米(Xiaomi)上周在香港上市表现平平,给其他中国科技集团的赴港上市前景以及该行业高涨的上市前估值蒙上了长长的阴影。

小米的发行市值为其最初寻求的1000亿美元估值的一半,显示了围绕中国科技业繁荣的风险。随着各公司公开上市,它们极高的上市前估值会面临考验。一些投资者已对美团点评(Metuan-Dianping)和打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的前景持保留态度。美团点评在初创时,其模式类似于Groupon。

在有望赴港上市的公司当中,天齐锂业(Tianqi)和赣锋锂业(Ganfeng)这两家锂业公司都寻求融资10亿美元;电动汽车公司蔚来(Nio)的融资目标是20亿美元;上海天士力药业(Shanghai Tasty Pharmaceutical)的目标是10亿美元;金融科技公司WeLab的目标是5亿美元。

计划未来几个月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排起了长队,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等巨头也紧随其后。与此同时,中国的流动性正在收紧。中国最近的降准举措,不足以抵消货币政策整体收紧。投资者的资金成本已上升了2个百分点。

“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一位主要科技投资者表示,“之前估值受到了过多资金的推动。”

让投资者对日益增多的待IPO公司变得更挑剔的另一个原因是,香港最近上市的科技公司有太多在上市后跌破发行价,比如众安在线(ZhongAn Online)和平安好医生(PingAn Good Doctor)目前股价分别比发行价低了23%和17.5%。

“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和香港股市的主体都不是新经济,”香港中环资产投资基金(Central Asset Investments)行政总裁谭新强(Eddie Tam)说,“香港需要新鲜血液。但价格要合适。”

对谭新强等许多投资者而言,小米的估值即便为500亿美元,也太过昂贵,反映出企业家及其支持者的贪婪。“主要问题是,风险投资游戏太容易了,”他接着说,“他们没给公开市场投资者留下上涨空间。如果他们压低估值,将改善公开市场的情绪。”

小米上市令人失望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利润。公开市场投资者将其视为低端智能手机制造商,其故事更多地是关于印度而非中国的;这家公司只能在香港上市,因为得以豁免连续三年盈利的要求。不盈利这一点,可能会让即将上市的美团点评和滴滴出行都感到不安。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希望获得600亿美元的估值。美团点评有望在今年下半年上市,滴滴出行有望在2019年初上市。

不过,那些故事更好或更简单的公司,比如只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铁塔(China Tower),情况要好一些。如果这些公司背后有强大的支持或计划在纽约上市,前景就会明显改善,比如腾讯音乐(Tencent Music)。

许多投资者对腾讯音乐的前景感到乐观。该公司正寻求300亿美元的估值,这一数字反映了真实需求。一名腾讯董事会成员表示,腾讯音乐的股份在灰色市场进行二级交易时,便达到了这样的估值水平。这家腾讯旗下的音乐流媒体公司也得到了腾讯的大力支持。

但最重要的是,腾讯的前景反映了纽约市场的深度。尽管中国政府大力宣传希望国内科技巨头及其下属公司回国上市,但“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既不在深圳,也不在上海,”谭新强说。“中国的纳斯达克仍在纽约。”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投资人士称,此前中国科技公司受到过多资金推动,但如今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却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



「或者 *OR」--小米(Xiaomi)上周在香港上市表现平平,给其他中国科技集团的赴港上市前景以及该行业高涨的上市前估值蒙上了长长的阴影。

小米的发行市值为其最初寻求的1000亿美元估值的一半,显示了围绕中国科技业繁荣的风险。随着各公司公开上市,它们极高的上市前估值会面临考验。一些投资者已对美团点评(Metuan-Dianping)和打车服务公司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的前景持保留态度。美团点评在初创时,其模式类似于Groupon。

在有望赴港上市的公司当中,天齐锂业(Tianqi)和赣锋锂业(Ganfeng)这两家锂业公司都寻求融资10亿美元;电动汽车公司蔚来(Nio)的融资目标是20亿美元;上海天士力药业(Shanghai Tasty Pharmaceutical)的目标是10亿美元;金融科技公司WeLab的目标是5亿美元。

计划未来几个月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排起了长队,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等巨头也紧随其后。与此同时,中国的流动性正在收紧。中国最近的降准举措,不足以抵消货币政策整体收紧。投资者的资金成本已上升了2个百分点。

“围绕中国科技行业的乐观情绪,撞上了中国去杠杆的现实,”一位主要科技投资者表示,“之前估值受到了过多资金的推动。”

让投资者对日益增多的待IPO公司变得更挑剔的另一个原因是,香港最近上市的科技公司有太多在上市后跌破发行价,比如众安在线(ZhongAn Online)和平安好医生(PingAn Good Doctor)目前股价分别比发行价低了23%和17.5%。

“恒生指数(Hang Seng index)和香港股市的主体都不是新经济,”香港中环资产投资基金(Central Asset Investments)行政总裁谭新强(Eddie Tam)说,“香港需要新鲜血液。但价格要合适。”

对谭新强等许多投资者而言,小米的估值即便为500亿美元,也太过昂贵,反映出企业家及其支持者的贪婪。“主要问题是,风险投资游戏太容易了,”他接着说,“他们没给公开市场投资者留下上涨空间。如果他们压低估值,将改善公开市场的情绪。”

小米上市令人失望的另一个原因是没有利润。公开市场投资者将其视为低端智能手机制造商,其故事更多地是关于印度而非中国的;这家公司只能在香港上市,因为得以豁免连续三年盈利的要求。不盈利这一点,可能会让即将上市的美团点评和滴滴出行都感到不安。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希望获得600亿美元的估值。美团点评有望在今年下半年上市,滴滴出行有望在2019年初上市。

不过,那些故事更好或更简单的公司,比如只在香港上市的中国铁塔(China Tower),情况要好一些。如果这些公司背后有强大的支持或计划在纽约上市,前景就会明显改善,比如腾讯音乐(Tencent Music)。

许多投资者对腾讯音乐的前景感到乐观。该公司正寻求300亿美元的估值,这一数字反映了真实需求。一名腾讯董事会成员表示,腾讯音乐的股份在灰色市场进行二级交易时,便达到了这样的估值水平。这家腾讯旗下的音乐流媒体公司也得到了腾讯的大力支持。

但最重要的是,腾讯的前景反映了纽约市场的深度。尽管中国政府大力宣传希望国内科技巨头及其下属公司回国上市,但“中国的纳斯达克(Nasdaq)既不在深圳,也不在上海,”谭新强说。“中国的纳斯达克仍在纽约。”



撰文 /  桑晓霓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