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国际足联(FIFA)的未来:大型国际机构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18-07-16 06:42
摘要」身处管辖真空地带的国际足联,是转型还是消亡?


▲ 2015年,时任FIFA主席布拉特在一场记者会上遭到恶搞,被人拿假钞洒满全身。

「或者 *OR」--世界杯热潮刚刚褪去,掌握这个“大IP”的国际足联(FIFA)头顶的阴霾却没有消散。虽然在足球领域仍具绝对的权威性,FIFA因丑闻和管理不透明而遭到的质疑声丝毫不减。除了引入新技术、改革比赛制度吸引观众,FIFA还需要对自身架构进行大量改革,消除外界的不信任。放眼国际,跨国大机构们可以说是各有各的烦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奥委会同样身陷腐败、贿赂漩涡,世界贸易组织(WTO)被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政治力量“折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则饱受政治化和缺少资金问题困扰。无论在哪个领域,“改革”是一些大型机构避不开的话题。

世界杯仍然是职业体育赛事中最赚钱的生意之一,今年夏天,在俄罗斯上演的这场狂欢又成就了一笔大生意。在这笔生意中,谁是大赢家?答案非国际足联(FIFA)莫属。在本届世界杯上,FIFA的收入预计高达60亿美元。

毫无疑问,FIFA依然是当今足球世界中毫无疑问的“大佬”,掌管世界杯这个“大IP”,占据从实体体育到在线电子游戏的各种红利——电子游戏网站Videogamer本月统计,由FIFA授权的电子游戏“FIFA 18”依然是全欧洲PlayStation平台销量第一。这场线上线下的足球狂欢似乎让人暂时忘却了这个巨型国际机构曾经的丑闻与由此引发的质疑。不过细心观察,不难发现,西方赞助商在今年夏天世界杯上表现出的谨慎态度,仍说明FIFA并没有完全走出阴霾。

名画送你,选票给我

2015年5月,美国司法部在苏黎世一家酒店带走了7名FIFA官员,指控他们在过去24年间受贿1.5亿美元。事件最终涉及14名FIFA官员,影响范围包括本届和下届世界杯。2014年CNN就报道称,俄罗斯为FIFA副主席、前法国足球运动员米歇尔·普拉蒂尼送上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以确保获得他对俄罗斯举办2018年世界杯的支持。5月底,布拉特第五次当选国际足联主席,随后辞职。普拉蒂尼因为卷入贪污丑闻,没有参加新主席选举。

“不透明”,是外界对FIFA最大的不满之一。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2015年的一份报告称,FIFA的211个成员协会中有168个没有公开自己的财务信息,甚至有五分之一的成员连网站都没有。直到2015年,FIFA才在压力下公开了高管们的薪资情况——前主席布拉特一年能赚超过350万美元,还不包括其他津贴和奖金。2014年,FIFA在职员薪水上的花费为8800万美元,其中的一半就付给了13名高管。2015年7月,已经宣布要离开FIFA的布拉特召开记者会时,被一名英国喜剧演员拿一沓假钞洒满全身,讽刺他“拿钱不办事还搞贪腐”的行为。因此,现主席因凡蒂诺上任后,FIFA主动对外透露他的年薪约为150万美元,而且2016年将没有奖金,试图拉回一些好感。

FIFA的丑闻并不仅仅只是涉及受贿,人权问题也是无法忽视的一面。从FIFA宣布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交给中东小国卡塔尔时,质疑声就接踵而来。卡塔尔糟糕的人权状况备受争议。《卫报》曾有调查显示为卡塔尔修建世界杯场馆的外来劳工正以每两天一人的速度死亡,《华盛顿邮报》将这些数据与近年来世界上其他主要赛事工程作对比,体现出卡塔尔外来劳工惊人的死亡率。

FIFA的权威还在吗?

权威性是FIFA仍然屹立的一个原因。正如当时还在指教阿森纳的温格所说:“FIFA的权威性太重要了。足球能在全世界广泛流行,正是因为它有组织性,因为有一个代表足球的官方组织设立全球都能遵守的规则、将各地团结起来。”

那么,FIFA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真的还坚挺吗?“透明国际”2017年采访了2万5000名球迷,53%的人表示对FIFA“毫无信心”,而这个结果已经不是最糟糕的,2016年时,69%的球迷认为FIFA“已经失去公信力”。外界对FIFA的信心已经被消磨了太多,FIFA主席詹尼·因凡蒂诺的确应该感到紧张。

2016年,欧洲金球奖宣布不再与FIFA进行合作。不少人分析,金球奖毅然与FIFA“分手”是为树立自身权威。2010年,欧洲金球奖原主办方《法国足球》杂志以1500万欧元将金球奖评选的主办权利转让给FIFA。这6年来,6届FIFA金球奖只有梅西和C罗两位获奖者,无疑引起了不少争议。因此,许多体育界人士和球迷对于金球奖与FIFA的“分手”喜闻乐见,表示金球奖与国际足联的合作“总算结束了”。

转型还是消亡?

如此看来,FIFA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在赞助商角度,只要世界杯还能继续,FIFA就还有巨大的存在价值。2015年丑闻爆发时,世界杯主要赞助商之一VISA暗示如果事情继续发酵,将考虑取消赞助。但这个想法被前VISA全球品牌和赞助负责人安德鲁·伍德沃德斥责为“疯了”:“FIFA世界杯是全球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人们爱看比赛,他们才不关心贪污。别把大家想得那么蠢,他们知道总会有一些不太光彩的事情发生,但他们不在乎。”

“也许赞助商们需要FIFA,比FIFA需要它们更多。”《卫报》评价称。2014年,全球有超过10亿人观看了世界杯决赛。今年世界杯期间,巴西大圣保罗地区的女观众数增长近50%,男观众数则增长了156%。“网红”冰岛队首秀时,冰岛国内收视率竟然达到99.6%,意思就是,全冰岛那天只有大约1400人没有收看这场比赛。对于赞助商来说,这代表着能在全球各个年龄、文化背景的观众面前展示自己的产品。

FIFA希望通过组织更多国家、俱乐部进行比赛来扩大影响力。这样一来便可吸引更多观众,带来更多商机。2016年,因凡蒂诺提出要改革世俱杯,让参赛俱乐部数量从7支增长到24支、比赛时间由一年一次改为两年一次,提高含金量。ESPN报道称,FIFA曾考虑将2021年世俱杯举办地放在中国。今年世界杯上,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广告商。如果世俱杯在中国举办,可能带来的经济价值超乎想象。

当然,除了改革比赛,FIFA也必须将手术刀对准自己。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政治学家小罗杰·皮尔可接受Vox采访时分析说,转型、开放接受外界监管,变成一个真正的“企业”是FIFA的一条出路。“现在的FIFA不是一个企业或者一盘生意,也不是像WHO一样的组织。FIFA身处管辖的真空地带。就像一家私人俱乐部。如果只有我和你,那么没有人需要关心我们做了什么决定、是不是搞独裁。但FIFA的大规模已经让它有了政府组织或者大企业的特性。”

皮尔可给FIFA开出三剂“处方”,建议FIFA像世界反运动禁药组织学习,将自己开放给各国政府、运动员们监管。或者变成营利性企业,像同在瑞士的雀巢公司一样接受所有企业法律法规的监督。甚至可以考虑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部分。目的也是提高透明性、接受一定法律法规的监管。

《纽约时报》也认为FIFA应该“壮士断腕”,设立两套不同的系统来运营足球、遏制腐败。“选择世界杯承办国的秘密招标过程必须结束,世界杯可以在已经拥有体育场馆和足够基础设施的国家举办。FIFA需要两套不同的系统,一套负责监管监督,另一套负责管理赛事。”

质疑仍在继续

FIFA的改革必然不会一帆风顺。今年俄罗斯世界杯,FIFA第一次引入VAR(视频助理裁判)系统,目的是协助裁判进行更加公平公正的比赛。截至7月6日,俄罗斯世界杯一共使用VAR系统355次,改判14次。相比巴西世界杯,误判率从5%降至0.8%。因凡蒂诺在赛前也表明:“不愿今年世界杯决赛被裁判的错误判罚主宰”。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这项改变。ESPN今年3月引述英国热刺俱乐部经理的话,称VAR技术“把足球的激情都杀光了”:“足球与犯错息息相关。管理层会犯错,球员会犯错,裁判也会犯错,这才是正常的。”《华盛顿邮报》也撰文称VAR系统其实在破坏世界杯,它其实昂贵而无用。欧足联就拒绝使用VAR技术。

就像VAR技术掀起的一波波讨论,FIFA未来走的每一步都必将经历一声声质疑。从2015年FIFA爆发的一系列贪腐丑闻之后,不少球迷甚至学者追问,体量庞大且对外极不透明的FIFA还能继续屹立不倒吗?也有人做出另类的想象,认为体育的未来在线上,举办世界杯与否将变得不再重要。Hypebeast网站就撰文称电子游戏和体育已经不再是对立的。YouTube上一名用户在2014年制作了名为“未来的FIFA”的视频,将FIFA电子游戏和真实场景结合,说它才未来足球比赛的样子。这条视频被巴西球星罗纳尔迪尼奥转发,至今获得508万次点击率。但有意思的是,视频下方的评论区里,球迷们依然在

“我不喜欢它。现在进球之后我不知道该不该庆祝。它让比赛有了存疑的地方。”西班牙前锋科斯塔对《连线杂志》批评VAR系统。是否接受高科技,是竞技比赛越来越需要考虑的问题。网球、板球和斯诺克比赛都引入了“鹰眼系统”,让选手有机会对裁判的判断提出异议。橄榄球杂志《橄榄球世界》本月也刊文称,橄榄球届应该引入VAR这样借助科技,能多角度回看比赛的系统。理由是这能帮助杜绝赛场上那些“谁都看得出来的假摔”。但同时,就像科技取代人力的恐惧一样,也有人担心VAR等科技是种威胁。英超联赛官方今年1月就表态不考虑使用VAR系统,因为不允许任何事情在赛场上挑战主裁判的权威。



撰文 / 克莱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身处管辖真空地带的国际足联,是转型还是消亡?


▲ 2015年,时任FIFA主席布拉特在一场记者会上遭到恶搞,被人拿假钞洒满全身。

「或者 *OR」--世界杯热潮刚刚褪去,掌握这个“大IP”的国际足联(FIFA)头顶的阴霾却没有消散。虽然在足球领域仍具绝对的权威性,FIFA因丑闻和管理不透明而遭到的质疑声丝毫不减。除了引入新技术、改革比赛制度吸引观众,FIFA还需要对自身架构进行大量改革,消除外界的不信任。放眼国际,跨国大机构们可以说是各有各的烦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奥委会同样身陷腐败、贿赂漩涡,世界贸易组织(WTO)被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政治力量“折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则饱受政治化和缺少资金问题困扰。无论在哪个领域,“改革”是一些大型机构避不开的话题。

世界杯仍然是职业体育赛事中最赚钱的生意之一,今年夏天,在俄罗斯上演的这场狂欢又成就了一笔大生意。在这笔生意中,谁是大赢家?答案非国际足联(FIFA)莫属。在本届世界杯上,FIFA的收入预计高达60亿美元。

毫无疑问,FIFA依然是当今足球世界中毫无疑问的“大佬”,掌管世界杯这个“大IP”,占据从实体体育到在线电子游戏的各种红利——电子游戏网站Videogamer本月统计,由FIFA授权的电子游戏“FIFA 18”依然是全欧洲PlayStation平台销量第一。这场线上线下的足球狂欢似乎让人暂时忘却了这个巨型国际机构曾经的丑闻与由此引发的质疑。不过细心观察,不难发现,西方赞助商在今年夏天世界杯上表现出的谨慎态度,仍说明FIFA并没有完全走出阴霾。

名画送你,选票给我

2015年5月,美国司法部在苏黎世一家酒店带走了7名FIFA官员,指控他们在过去24年间受贿1.5亿美元。事件最终涉及14名FIFA官员,影响范围包括本届和下届世界杯。2014年CNN就报道称,俄罗斯为FIFA副主席、前法国足球运动员米歇尔·普拉蒂尼送上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以确保获得他对俄罗斯举办2018年世界杯的支持。5月底,布拉特第五次当选国际足联主席,随后辞职。普拉蒂尼因为卷入贪污丑闻,没有参加新主席选举。

“不透明”,是外界对FIFA最大的不满之一。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2015年的一份报告称,FIFA的211个成员协会中有168个没有公开自己的财务信息,甚至有五分之一的成员连网站都没有。直到2015年,FIFA才在压力下公开了高管们的薪资情况——前主席布拉特一年能赚超过350万美元,还不包括其他津贴和奖金。2014年,FIFA在职员薪水上的花费为8800万美元,其中的一半就付给了13名高管。2015年7月,已经宣布要离开FIFA的布拉特召开记者会时,被一名英国喜剧演员拿一沓假钞洒满全身,讽刺他“拿钱不办事还搞贪腐”的行为。因此,现主席因凡蒂诺上任后,FIFA主动对外透露他的年薪约为150万美元,而且2016年将没有奖金,试图拉回一些好感。

FIFA的丑闻并不仅仅只是涉及受贿,人权问题也是无法忽视的一面。从FIFA宣布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交给中东小国卡塔尔时,质疑声就接踵而来。卡塔尔糟糕的人权状况备受争议。《卫报》曾有调查显示为卡塔尔修建世界杯场馆的外来劳工正以每两天一人的速度死亡,《华盛顿邮报》将这些数据与近年来世界上其他主要赛事工程作对比,体现出卡塔尔外来劳工惊人的死亡率。

FIFA的权威还在吗?

权威性是FIFA仍然屹立的一个原因。正如当时还在指教阿森纳的温格所说:“FIFA的权威性太重要了。足球能在全世界广泛流行,正是因为它有组织性,因为有一个代表足球的官方组织设立全球都能遵守的规则、将各地团结起来。”

那么,FIFA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真的还坚挺吗?“透明国际”2017年采访了2万5000名球迷,53%的人表示对FIFA“毫无信心”,而这个结果已经不是最糟糕的,2016年时,69%的球迷认为FIFA“已经失去公信力”。外界对FIFA的信心已经被消磨了太多,FIFA主席詹尼·因凡蒂诺的确应该感到紧张。

2016年,欧洲金球奖宣布不再与FIFA进行合作。不少人分析,金球奖毅然与FIFA“分手”是为树立自身权威。2010年,欧洲金球奖原主办方《法国足球》杂志以1500万欧元将金球奖评选的主办权利转让给FIFA。这6年来,6届FIFA金球奖只有梅西和C罗两位获奖者,无疑引起了不少争议。因此,许多体育界人士和球迷对于金球奖与FIFA的“分手”喜闻乐见,表示金球奖与国际足联的合作“总算结束了”。

转型还是消亡?

如此看来,FIFA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在赞助商角度,只要世界杯还能继续,FIFA就还有巨大的存在价值。2015年丑闻爆发时,世界杯主要赞助商之一VISA暗示如果事情继续发酵,将考虑取消赞助。但这个想法被前VISA全球品牌和赞助负责人安德鲁·伍德沃德斥责为“疯了”:“FIFA世界杯是全球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人们爱看比赛,他们才不关心贪污。别把大家想得那么蠢,他们知道总会有一些不太光彩的事情发生,但他们不在乎。”

“也许赞助商们需要FIFA,比FIFA需要它们更多。”《卫报》评价称。2014年,全球有超过10亿人观看了世界杯决赛。今年世界杯期间,巴西大圣保罗地区的女观众数增长近50%,男观众数则增长了156%。“网红”冰岛队首秀时,冰岛国内收视率竟然达到99.6%,意思就是,全冰岛那天只有大约1400人没有收看这场比赛。对于赞助商来说,这代表着能在全球各个年龄、文化背景的观众面前展示自己的产品。

FIFA希望通过组织更多国家、俱乐部进行比赛来扩大影响力。这样一来便可吸引更多观众,带来更多商机。2016年,因凡蒂诺提出要改革世俱杯,让参赛俱乐部数量从7支增长到24支、比赛时间由一年一次改为两年一次,提高含金量。ESPN报道称,FIFA曾考虑将2021年世俱杯举办地放在中国。今年世界杯上,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广告商。如果世俱杯在中国举办,可能带来的经济价值超乎想象。

当然,除了改革比赛,FIFA也必须将手术刀对准自己。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政治学家小罗杰·皮尔可接受Vox采访时分析说,转型、开放接受外界监管,变成一个真正的“企业”是FIFA的一条出路。“现在的FIFA不是一个企业或者一盘生意,也不是像WHO一样的组织。FIFA身处管辖的真空地带。就像一家私人俱乐部。如果只有我和你,那么没有人需要关心我们做了什么决定、是不是搞独裁。但FIFA的大规模已经让它有了政府组织或者大企业的特性。”

皮尔可给FIFA开出三剂“处方”,建议FIFA像世界反运动禁药组织学习,将自己开放给各国政府、运动员们监管。或者变成营利性企业,像同在瑞士的雀巢公司一样接受所有企业法律法规的监督。甚至可以考虑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部分。目的也是提高透明性、接受一定法律法规的监管。

《纽约时报》也认为FIFA应该“壮士断腕”,设立两套不同的系统来运营足球、遏制腐败。“选择世界杯承办国的秘密招标过程必须结束,世界杯可以在已经拥有体育场馆和足够基础设施的国家举办。FIFA需要两套不同的系统,一套负责监管监督,另一套负责管理赛事。”

质疑仍在继续

FIFA的改革必然不会一帆风顺。今年俄罗斯世界杯,FIFA第一次引入VAR(视频助理裁判)系统,目的是协助裁判进行更加公平公正的比赛。截至7月6日,俄罗斯世界杯一共使用VAR系统355次,改判14次。相比巴西世界杯,误判率从5%降至0.8%。因凡蒂诺在赛前也表明:“不愿今年世界杯决赛被裁判的错误判罚主宰”。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这项改变。ESPN今年3月引述英国热刺俱乐部经理的话,称VAR技术“把足球的激情都杀光了”:“足球与犯错息息相关。管理层会犯错,球员会犯错,裁判也会犯错,这才是正常的。”《华盛顿邮报》也撰文称VAR系统其实在破坏世界杯,它其实昂贵而无用。欧足联就拒绝使用VAR技术。

就像VAR技术掀起的一波波讨论,FIFA未来走的每一步都必将经历一声声质疑。从2015年FIFA爆发的一系列贪腐丑闻之后,不少球迷甚至学者追问,体量庞大且对外极不透明的FIFA还能继续屹立不倒吗?也有人做出另类的想象,认为体育的未来在线上,举办世界杯与否将变得不再重要。Hypebeast网站就撰文称电子游戏和体育已经不再是对立的。YouTube上一名用户在2014年制作了名为“未来的FIFA”的视频,将FIFA电子游戏和真实场景结合,说它才未来足球比赛的样子。这条视频被巴西球星罗纳尔迪尼奥转发,至今获得508万次点击率。但有意思的是,视频下方的评论区里,球迷们依然在

“我不喜欢它。现在进球之后我不知道该不该庆祝。它让比赛有了存疑的地方。”西班牙前锋科斯塔对《连线杂志》批评VAR系统。是否接受高科技,是竞技比赛越来越需要考虑的问题。网球、板球和斯诺克比赛都引入了“鹰眼系统”,让选手有机会对裁判的判断提出异议。橄榄球杂志《橄榄球世界》本月也刊文称,橄榄球届应该引入VAR这样借助科技,能多角度回看比赛的系统。理由是这能帮助杜绝赛场上那些“谁都看得出来的假摔”。但同时,就像科技取代人力的恐惧一样,也有人担心VAR等科技是种威胁。英超联赛官方今年1月就表态不考虑使用VAR系统,因为不允许任何事情在赛场上挑战主裁判的权威。



撰文 / 克莱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身处管辖真空地带的国际足联,是转型还是消亡?


▲ 2015年,时任FIFA主席布拉特在一场记者会上遭到恶搞,被人拿假钞洒满全身。

「或者 *OR」--世界杯热潮刚刚褪去,掌握这个“大IP”的国际足联(FIFA)头顶的阴霾却没有消散。虽然在足球领域仍具绝对的权威性,FIFA因丑闻和管理不透明而遭到的质疑声丝毫不减。除了引入新技术、改革比赛制度吸引观众,FIFA还需要对自身架构进行大量改革,消除外界的不信任。放眼国际,跨国大机构们可以说是各有各的烦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奥委会同样身陷腐败、贿赂漩涡,世界贸易组织(WTO)被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政治力量“折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则饱受政治化和缺少资金问题困扰。无论在哪个领域,“改革”是一些大型机构避不开的话题。

世界杯仍然是职业体育赛事中最赚钱的生意之一,今年夏天,在俄罗斯上演的这场狂欢又成就了一笔大生意。在这笔生意中,谁是大赢家?答案非国际足联(FIFA)莫属。在本届世界杯上,FIFA的收入预计高达60亿美元。

毫无疑问,FIFA依然是当今足球世界中毫无疑问的“大佬”,掌管世界杯这个“大IP”,占据从实体体育到在线电子游戏的各种红利——电子游戏网站Videogamer本月统计,由FIFA授权的电子游戏“FIFA 18”依然是全欧洲PlayStation平台销量第一。这场线上线下的足球狂欢似乎让人暂时忘却了这个巨型国际机构曾经的丑闻与由此引发的质疑。不过细心观察,不难发现,西方赞助商在今年夏天世界杯上表现出的谨慎态度,仍说明FIFA并没有完全走出阴霾。

名画送你,选票给我

2015年5月,美国司法部在苏黎世一家酒店带走了7名FIFA官员,指控他们在过去24年间受贿1.5亿美元。事件最终涉及14名FIFA官员,影响范围包括本届和下届世界杯。2014年CNN就报道称,俄罗斯为FIFA副主席、前法国足球运动员米歇尔·普拉蒂尼送上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以确保获得他对俄罗斯举办2018年世界杯的支持。5月底,布拉特第五次当选国际足联主席,随后辞职。普拉蒂尼因为卷入贪污丑闻,没有参加新主席选举。

“不透明”,是外界对FIFA最大的不满之一。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2015年的一份报告称,FIFA的211个成员协会中有168个没有公开自己的财务信息,甚至有五分之一的成员连网站都没有。直到2015年,FIFA才在压力下公开了高管们的薪资情况——前主席布拉特一年能赚超过350万美元,还不包括其他津贴和奖金。2014年,FIFA在职员薪水上的花费为8800万美元,其中的一半就付给了13名高管。2015年7月,已经宣布要离开FIFA的布拉特召开记者会时,被一名英国喜剧演员拿一沓假钞洒满全身,讽刺他“拿钱不办事还搞贪腐”的行为。因此,现主席因凡蒂诺上任后,FIFA主动对外透露他的年薪约为150万美元,而且2016年将没有奖金,试图拉回一些好感。

FIFA的丑闻并不仅仅只是涉及受贿,人权问题也是无法忽视的一面。从FIFA宣布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交给中东小国卡塔尔时,质疑声就接踵而来。卡塔尔糟糕的人权状况备受争议。《卫报》曾有调查显示为卡塔尔修建世界杯场馆的外来劳工正以每两天一人的速度死亡,《华盛顿邮报》将这些数据与近年来世界上其他主要赛事工程作对比,体现出卡塔尔外来劳工惊人的死亡率。

FIFA的权威还在吗?

权威性是FIFA仍然屹立的一个原因。正如当时还在指教阿森纳的温格所说:“FIFA的权威性太重要了。足球能在全世界广泛流行,正是因为它有组织性,因为有一个代表足球的官方组织设立全球都能遵守的规则、将各地团结起来。”

那么,FIFA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真的还坚挺吗?“透明国际”2017年采访了2万5000名球迷,53%的人表示对FIFA“毫无信心”,而这个结果已经不是最糟糕的,2016年时,69%的球迷认为FIFA“已经失去公信力”。外界对FIFA的信心已经被消磨了太多,FIFA主席詹尼·因凡蒂诺的确应该感到紧张。

2016年,欧洲金球奖宣布不再与FIFA进行合作。不少人分析,金球奖毅然与FIFA“分手”是为树立自身权威。2010年,欧洲金球奖原主办方《法国足球》杂志以1500万欧元将金球奖评选的主办权利转让给FIFA。这6年来,6届FIFA金球奖只有梅西和C罗两位获奖者,无疑引起了不少争议。因此,许多体育界人士和球迷对于金球奖与FIFA的“分手”喜闻乐见,表示金球奖与国际足联的合作“总算结束了”。

转型还是消亡?

如此看来,FIFA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在赞助商角度,只要世界杯还能继续,FIFA就还有巨大的存在价值。2015年丑闻爆发时,世界杯主要赞助商之一VISA暗示如果事情继续发酵,将考虑取消赞助。但这个想法被前VISA全球品牌和赞助负责人安德鲁·伍德沃德斥责为“疯了”:“FIFA世界杯是全球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人们爱看比赛,他们才不关心贪污。别把大家想得那么蠢,他们知道总会有一些不太光彩的事情发生,但他们不在乎。”

“也许赞助商们需要FIFA,比FIFA需要它们更多。”《卫报》评价称。2014年,全球有超过10亿人观看了世界杯决赛。今年世界杯期间,巴西大圣保罗地区的女观众数增长近50%,男观众数则增长了156%。“网红”冰岛队首秀时,冰岛国内收视率竟然达到99.6%,意思就是,全冰岛那天只有大约1400人没有收看这场比赛。对于赞助商来说,这代表着能在全球各个年龄、文化背景的观众面前展示自己的产品。

FIFA希望通过组织更多国家、俱乐部进行比赛来扩大影响力。这样一来便可吸引更多观众,带来更多商机。2016年,因凡蒂诺提出要改革世俱杯,让参赛俱乐部数量从7支增长到24支、比赛时间由一年一次改为两年一次,提高含金量。ESPN报道称,FIFA曾考虑将2021年世俱杯举办地放在中国。今年世界杯上,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广告商。如果世俱杯在中国举办,可能带来的经济价值超乎想象。

当然,除了改革比赛,FIFA也必须将手术刀对准自己。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政治学家小罗杰·皮尔可接受Vox采访时分析说,转型、开放接受外界监管,变成一个真正的“企业”是FIFA的一条出路。“现在的FIFA不是一个企业或者一盘生意,也不是像WHO一样的组织。FIFA身处管辖的真空地带。就像一家私人俱乐部。如果只有我和你,那么没有人需要关心我们做了什么决定、是不是搞独裁。但FIFA的大规模已经让它有了政府组织或者大企业的特性。”

皮尔可给FIFA开出三剂“处方”,建议FIFA像世界反运动禁药组织学习,将自己开放给各国政府、运动员们监管。或者变成营利性企业,像同在瑞士的雀巢公司一样接受所有企业法律法规的监督。甚至可以考虑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部分。目的也是提高透明性、接受一定法律法规的监管。

《纽约时报》也认为FIFA应该“壮士断腕”,设立两套不同的系统来运营足球、遏制腐败。“选择世界杯承办国的秘密招标过程必须结束,世界杯可以在已经拥有体育场馆和足够基础设施的国家举办。FIFA需要两套不同的系统,一套负责监管监督,另一套负责管理赛事。”

质疑仍在继续

FIFA的改革必然不会一帆风顺。今年俄罗斯世界杯,FIFA第一次引入VAR(视频助理裁判)系统,目的是协助裁判进行更加公平公正的比赛。截至7月6日,俄罗斯世界杯一共使用VAR系统355次,改判14次。相比巴西世界杯,误判率从5%降至0.8%。因凡蒂诺在赛前也表明:“不愿今年世界杯决赛被裁判的错误判罚主宰”。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这项改变。ESPN今年3月引述英国热刺俱乐部经理的话,称VAR技术“把足球的激情都杀光了”:“足球与犯错息息相关。管理层会犯错,球员会犯错,裁判也会犯错,这才是正常的。”《华盛顿邮报》也撰文称VAR系统其实在破坏世界杯,它其实昂贵而无用。欧足联就拒绝使用VAR技术。

就像VAR技术掀起的一波波讨论,FIFA未来走的每一步都必将经历一声声质疑。从2015年FIFA爆发的一系列贪腐丑闻之后,不少球迷甚至学者追问,体量庞大且对外极不透明的FIFA还能继续屹立不倒吗?也有人做出另类的想象,认为体育的未来在线上,举办世界杯与否将变得不再重要。Hypebeast网站就撰文称电子游戏和体育已经不再是对立的。YouTube上一名用户在2014年制作了名为“未来的FIFA”的视频,将FIFA电子游戏和真实场景结合,说它才未来足球比赛的样子。这条视频被巴西球星罗纳尔迪尼奥转发,至今获得508万次点击率。但有意思的是,视频下方的评论区里,球迷们依然在

“我不喜欢它。现在进球之后我不知道该不该庆祝。它让比赛有了存疑的地方。”西班牙前锋科斯塔对《连线杂志》批评VAR系统。是否接受高科技,是竞技比赛越来越需要考虑的问题。网球、板球和斯诺克比赛都引入了“鹰眼系统”,让选手有机会对裁判的判断提出异议。橄榄球杂志《橄榄球世界》本月也刊文称,橄榄球届应该引入VAR这样借助科技,能多角度回看比赛的系统。理由是这能帮助杜绝赛场上那些“谁都看得出来的假摔”。但同时,就像科技取代人力的恐惧一样,也有人担心VAR等科技是种威胁。英超联赛官方今年1月就表态不考虑使用VAR系统,因为不允许任何事情在赛场上挑战主裁判的权威。



撰文 / 克莱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国际足联(FIFA)的未来:大型国际机构何去何从?

发布日期:2018-07-16 06:42
摘要」身处管辖真空地带的国际足联,是转型还是消亡?


▲ 2015年,时任FIFA主席布拉特在一场记者会上遭到恶搞,被人拿假钞洒满全身。

「或者 *OR」--世界杯热潮刚刚褪去,掌握这个“大IP”的国际足联(FIFA)头顶的阴霾却没有消散。虽然在足球领域仍具绝对的权威性,FIFA因丑闻和管理不透明而遭到的质疑声丝毫不减。除了引入新技术、改革比赛制度吸引观众,FIFA还需要对自身架构进行大量改革,消除外界的不信任。放眼国际,跨国大机构们可以说是各有各的烦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奥委会同样身陷腐败、贿赂漩涡,世界贸易组织(WTO)被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政治力量“折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则饱受政治化和缺少资金问题困扰。无论在哪个领域,“改革”是一些大型机构避不开的话题。

世界杯仍然是职业体育赛事中最赚钱的生意之一,今年夏天,在俄罗斯上演的这场狂欢又成就了一笔大生意。在这笔生意中,谁是大赢家?答案非国际足联(FIFA)莫属。在本届世界杯上,FIFA的收入预计高达60亿美元。

毫无疑问,FIFA依然是当今足球世界中毫无疑问的“大佬”,掌管世界杯这个“大IP”,占据从实体体育到在线电子游戏的各种红利——电子游戏网站Videogamer本月统计,由FIFA授权的电子游戏“FIFA 18”依然是全欧洲PlayStation平台销量第一。这场线上线下的足球狂欢似乎让人暂时忘却了这个巨型国际机构曾经的丑闻与由此引发的质疑。不过细心观察,不难发现,西方赞助商在今年夏天世界杯上表现出的谨慎态度,仍说明FIFA并没有完全走出阴霾。

名画送你,选票给我

2015年5月,美国司法部在苏黎世一家酒店带走了7名FIFA官员,指控他们在过去24年间受贿1.5亿美元。事件最终涉及14名FIFA官员,影响范围包括本届和下届世界杯。2014年CNN就报道称,俄罗斯为FIFA副主席、前法国足球运动员米歇尔·普拉蒂尼送上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以确保获得他对俄罗斯举办2018年世界杯的支持。5月底,布拉特第五次当选国际足联主席,随后辞职。普拉蒂尼因为卷入贪污丑闻,没有参加新主席选举。

“不透明”,是外界对FIFA最大的不满之一。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2015年的一份报告称,FIFA的211个成员协会中有168个没有公开自己的财务信息,甚至有五分之一的成员连网站都没有。直到2015年,FIFA才在压力下公开了高管们的薪资情况——前主席布拉特一年能赚超过350万美元,还不包括其他津贴和奖金。2014年,FIFA在职员薪水上的花费为8800万美元,其中的一半就付给了13名高管。2015年7月,已经宣布要离开FIFA的布拉特召开记者会时,被一名英国喜剧演员拿一沓假钞洒满全身,讽刺他“拿钱不办事还搞贪腐”的行为。因此,现主席因凡蒂诺上任后,FIFA主动对外透露他的年薪约为150万美元,而且2016年将没有奖金,试图拉回一些好感。

FIFA的丑闻并不仅仅只是涉及受贿,人权问题也是无法忽视的一面。从FIFA宣布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交给中东小国卡塔尔时,质疑声就接踵而来。卡塔尔糟糕的人权状况备受争议。《卫报》曾有调查显示为卡塔尔修建世界杯场馆的外来劳工正以每两天一人的速度死亡,《华盛顿邮报》将这些数据与近年来世界上其他主要赛事工程作对比,体现出卡塔尔外来劳工惊人的死亡率。

FIFA的权威还在吗?

权威性是FIFA仍然屹立的一个原因。正如当时还在指教阿森纳的温格所说:“FIFA的权威性太重要了。足球能在全世界广泛流行,正是因为它有组织性,因为有一个代表足球的官方组织设立全球都能遵守的规则、将各地团结起来。”

那么,FIFA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真的还坚挺吗?“透明国际”2017年采访了2万5000名球迷,53%的人表示对FIFA“毫无信心”,而这个结果已经不是最糟糕的,2016年时,69%的球迷认为FIFA“已经失去公信力”。外界对FIFA的信心已经被消磨了太多,FIFA主席詹尼·因凡蒂诺的确应该感到紧张。

2016年,欧洲金球奖宣布不再与FIFA进行合作。不少人分析,金球奖毅然与FIFA“分手”是为树立自身权威。2010年,欧洲金球奖原主办方《法国足球》杂志以1500万欧元将金球奖评选的主办权利转让给FIFA。这6年来,6届FIFA金球奖只有梅西和C罗两位获奖者,无疑引起了不少争议。因此,许多体育界人士和球迷对于金球奖与FIFA的“分手”喜闻乐见,表示金球奖与国际足联的合作“总算结束了”。

转型还是消亡?

如此看来,FIFA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在赞助商角度,只要世界杯还能继续,FIFA就还有巨大的存在价值。2015年丑闻爆发时,世界杯主要赞助商之一VISA暗示如果事情继续发酵,将考虑取消赞助。但这个想法被前VISA全球品牌和赞助负责人安德鲁·伍德沃德斥责为“疯了”:“FIFA世界杯是全球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人们爱看比赛,他们才不关心贪污。别把大家想得那么蠢,他们知道总会有一些不太光彩的事情发生,但他们不在乎。”

“也许赞助商们需要FIFA,比FIFA需要它们更多。”《卫报》评价称。2014年,全球有超过10亿人观看了世界杯决赛。今年世界杯期间,巴西大圣保罗地区的女观众数增长近50%,男观众数则增长了156%。“网红”冰岛队首秀时,冰岛国内收视率竟然达到99.6%,意思就是,全冰岛那天只有大约1400人没有收看这场比赛。对于赞助商来说,这代表着能在全球各个年龄、文化背景的观众面前展示自己的产品。

FIFA希望通过组织更多国家、俱乐部进行比赛来扩大影响力。这样一来便可吸引更多观众,带来更多商机。2016年,因凡蒂诺提出要改革世俱杯,让参赛俱乐部数量从7支增长到24支、比赛时间由一年一次改为两年一次,提高含金量。ESPN报道称,FIFA曾考虑将2021年世俱杯举办地放在中国。今年世界杯上,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广告商。如果世俱杯在中国举办,可能带来的经济价值超乎想象。

当然,除了改革比赛,FIFA也必须将手术刀对准自己。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政治学家小罗杰·皮尔可接受Vox采访时分析说,转型、开放接受外界监管,变成一个真正的“企业”是FIFA的一条出路。“现在的FIFA不是一个企业或者一盘生意,也不是像WHO一样的组织。FIFA身处管辖的真空地带。就像一家私人俱乐部。如果只有我和你,那么没有人需要关心我们做了什么决定、是不是搞独裁。但FIFA的大规模已经让它有了政府组织或者大企业的特性。”

皮尔可给FIFA开出三剂“处方”,建议FIFA像世界反运动禁药组织学习,将自己开放给各国政府、运动员们监管。或者变成营利性企业,像同在瑞士的雀巢公司一样接受所有企业法律法规的监督。甚至可以考虑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部分。目的也是提高透明性、接受一定法律法规的监管。

《纽约时报》也认为FIFA应该“壮士断腕”,设立两套不同的系统来运营足球、遏制腐败。“选择世界杯承办国的秘密招标过程必须结束,世界杯可以在已经拥有体育场馆和足够基础设施的国家举办。FIFA需要两套不同的系统,一套负责监管监督,另一套负责管理赛事。”

质疑仍在继续

FIFA的改革必然不会一帆风顺。今年俄罗斯世界杯,FIFA第一次引入VAR(视频助理裁判)系统,目的是协助裁判进行更加公平公正的比赛。截至7月6日,俄罗斯世界杯一共使用VAR系统355次,改判14次。相比巴西世界杯,误判率从5%降至0.8%。因凡蒂诺在赛前也表明:“不愿今年世界杯决赛被裁判的错误判罚主宰”。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这项改变。ESPN今年3月引述英国热刺俱乐部经理的话,称VAR技术“把足球的激情都杀光了”:“足球与犯错息息相关。管理层会犯错,球员会犯错,裁判也会犯错,这才是正常的。”《华盛顿邮报》也撰文称VAR系统其实在破坏世界杯,它其实昂贵而无用。欧足联就拒绝使用VAR技术。

就像VAR技术掀起的一波波讨论,FIFA未来走的每一步都必将经历一声声质疑。从2015年FIFA爆发的一系列贪腐丑闻之后,不少球迷甚至学者追问,体量庞大且对外极不透明的FIFA还能继续屹立不倒吗?也有人做出另类的想象,认为体育的未来在线上,举办世界杯与否将变得不再重要。Hypebeast网站就撰文称电子游戏和体育已经不再是对立的。YouTube上一名用户在2014年制作了名为“未来的FIFA”的视频,将FIFA电子游戏和真实场景结合,说它才未来足球比赛的样子。这条视频被巴西球星罗纳尔迪尼奥转发,至今获得508万次点击率。但有意思的是,视频下方的评论区里,球迷们依然在

“我不喜欢它。现在进球之后我不知道该不该庆祝。它让比赛有了存疑的地方。”西班牙前锋科斯塔对《连线杂志》批评VAR系统。是否接受高科技,是竞技比赛越来越需要考虑的问题。网球、板球和斯诺克比赛都引入了“鹰眼系统”,让选手有机会对裁判的判断提出异议。橄榄球杂志《橄榄球世界》本月也刊文称,橄榄球届应该引入VAR这样借助科技,能多角度回看比赛的系统。理由是这能帮助杜绝赛场上那些“谁都看得出来的假摔”。但同时,就像科技取代人力的恐惧一样,也有人担心VAR等科技是种威胁。英超联赛官方今年1月就表态不考虑使用VAR系统,因为不允许任何事情在赛场上挑战主裁判的权威。



撰文 / 克莱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身处管辖真空地带的国际足联,是转型还是消亡?


▲ 2015年,时任FIFA主席布拉特在一场记者会上遭到恶搞,被人拿假钞洒满全身。

「或者 *OR」--世界杯热潮刚刚褪去,掌握这个“大IP”的国际足联(FIFA)头顶的阴霾却没有消散。虽然在足球领域仍具绝对的权威性,FIFA因丑闻和管理不透明而遭到的质疑声丝毫不减。除了引入新技术、改革比赛制度吸引观众,FIFA还需要对自身架构进行大量改革,消除外界的不信任。放眼国际,跨国大机构们可以说是各有各的烦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国际奥委会同样身陷腐败、贿赂漩涡,世界贸易组织(WTO)被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政治力量“折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则饱受政治化和缺少资金问题困扰。无论在哪个领域,“改革”是一些大型机构避不开的话题。

世界杯仍然是职业体育赛事中最赚钱的生意之一,今年夏天,在俄罗斯上演的这场狂欢又成就了一笔大生意。在这笔生意中,谁是大赢家?答案非国际足联(FIFA)莫属。在本届世界杯上,FIFA的收入预计高达60亿美元。

毫无疑问,FIFA依然是当今足球世界中毫无疑问的“大佬”,掌管世界杯这个“大IP”,占据从实体体育到在线电子游戏的各种红利——电子游戏网站Videogamer本月统计,由FIFA授权的电子游戏“FIFA 18”依然是全欧洲PlayStation平台销量第一。这场线上线下的足球狂欢似乎让人暂时忘却了这个巨型国际机构曾经的丑闻与由此引发的质疑。不过细心观察,不难发现,西方赞助商在今年夏天世界杯上表现出的谨慎态度,仍说明FIFA并没有完全走出阴霾。

名画送你,选票给我

2015年5月,美国司法部在苏黎世一家酒店带走了7名FIFA官员,指控他们在过去24年间受贿1.5亿美元。事件最终涉及14名FIFA官员,影响范围包括本届和下届世界杯。2014年CNN就报道称,俄罗斯为FIFA副主席、前法国足球运动员米歇尔·普拉蒂尼送上一幅毕加索的作品,以确保获得他对俄罗斯举办2018年世界杯的支持。5月底,布拉特第五次当选国际足联主席,随后辞职。普拉蒂尼因为卷入贪污丑闻,没有参加新主席选举。

“不透明”,是外界对FIFA最大的不满之一。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2015年的一份报告称,FIFA的211个成员协会中有168个没有公开自己的财务信息,甚至有五分之一的成员连网站都没有。直到2015年,FIFA才在压力下公开了高管们的薪资情况——前主席布拉特一年能赚超过350万美元,还不包括其他津贴和奖金。2014年,FIFA在职员薪水上的花费为8800万美元,其中的一半就付给了13名高管。2015年7月,已经宣布要离开FIFA的布拉特召开记者会时,被一名英国喜剧演员拿一沓假钞洒满全身,讽刺他“拿钱不办事还搞贪腐”的行为。因此,现主席因凡蒂诺上任后,FIFA主动对外透露他的年薪约为150万美元,而且2016年将没有奖金,试图拉回一些好感。

FIFA的丑闻并不仅仅只是涉及受贿,人权问题也是无法忽视的一面。从FIFA宣布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交给中东小国卡塔尔时,质疑声就接踵而来。卡塔尔糟糕的人权状况备受争议。《卫报》曾有调查显示为卡塔尔修建世界杯场馆的外来劳工正以每两天一人的速度死亡,《华盛顿邮报》将这些数据与近年来世界上其他主要赛事工程作对比,体现出卡塔尔外来劳工惊人的死亡率。

FIFA的权威还在吗?

权威性是FIFA仍然屹立的一个原因。正如当时还在指教阿森纳的温格所说:“FIFA的权威性太重要了。足球能在全世界广泛流行,正是因为它有组织性,因为有一个代表足球的官方组织设立全球都能遵守的规则、将各地团结起来。”

那么,FIFA的权威性和公信力真的还坚挺吗?“透明国际”2017年采访了2万5000名球迷,53%的人表示对FIFA“毫无信心”,而这个结果已经不是最糟糕的,2016年时,69%的球迷认为FIFA“已经失去公信力”。外界对FIFA的信心已经被消磨了太多,FIFA主席詹尼·因凡蒂诺的确应该感到紧张。

2016年,欧洲金球奖宣布不再与FIFA进行合作。不少人分析,金球奖毅然与FIFA“分手”是为树立自身权威。2010年,欧洲金球奖原主办方《法国足球》杂志以1500万欧元将金球奖评选的主办权利转让给FIFA。这6年来,6届FIFA金球奖只有梅西和C罗两位获奖者,无疑引起了不少争议。因此,许多体育界人士和球迷对于金球奖与FIFA的“分手”喜闻乐见,表示金球奖与国际足联的合作“总算结束了”。

转型还是消亡?

如此看来,FIFA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在赞助商角度,只要世界杯还能继续,FIFA就还有巨大的存在价值。2015年丑闻爆发时,世界杯主要赞助商之一VISA暗示如果事情继续发酵,将考虑取消赞助。但这个想法被前VISA全球品牌和赞助负责人安德鲁·伍德沃德斥责为“疯了”:“FIFA世界杯是全球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人们爱看比赛,他们才不关心贪污。别把大家想得那么蠢,他们知道总会有一些不太光彩的事情发生,但他们不在乎。”

“也许赞助商们需要FIFA,比FIFA需要它们更多。”《卫报》评价称。2014年,全球有超过10亿人观看了世界杯决赛。今年世界杯期间,巴西大圣保罗地区的女观众数增长近50%,男观众数则增长了156%。“网红”冰岛队首秀时,冰岛国内收视率竟然达到99.6%,意思就是,全冰岛那天只有大约1400人没有收看这场比赛。对于赞助商来说,这代表着能在全球各个年龄、文化背景的观众面前展示自己的产品。

FIFA希望通过组织更多国家、俱乐部进行比赛来扩大影响力。这样一来便可吸引更多观众,带来更多商机。2016年,因凡蒂诺提出要改革世俱杯,让参赛俱乐部数量从7支增长到24支、比赛时间由一年一次改为两年一次,提高含金量。ESPN报道称,FIFA曾考虑将2021年世俱杯举办地放在中国。今年世界杯上,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第一大广告商。如果世俱杯在中国举办,可能带来的经济价值超乎想象。

当然,除了改革比赛,FIFA也必须将手术刀对准自己。美国科罗拉多大学的政治学家小罗杰·皮尔可接受Vox采访时分析说,转型、开放接受外界监管,变成一个真正的“企业”是FIFA的一条出路。“现在的FIFA不是一个企业或者一盘生意,也不是像WHO一样的组织。FIFA身处管辖的真空地带。就像一家私人俱乐部。如果只有我和你,那么没有人需要关心我们做了什么决定、是不是搞独裁。但FIFA的大规模已经让它有了政府组织或者大企业的特性。”

皮尔可给FIFA开出三剂“处方”,建议FIFA像世界反运动禁药组织学习,将自己开放给各国政府、运动员们监管。或者变成营利性企业,像同在瑞士的雀巢公司一样接受所有企业法律法规的监督。甚至可以考虑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部分。目的也是提高透明性、接受一定法律法规的监管。

《纽约时报》也认为FIFA应该“壮士断腕”,设立两套不同的系统来运营足球、遏制腐败。“选择世界杯承办国的秘密招标过程必须结束,世界杯可以在已经拥有体育场馆和足够基础设施的国家举办。FIFA需要两套不同的系统,一套负责监管监督,另一套负责管理赛事。”

质疑仍在继续

FIFA的改革必然不会一帆风顺。今年俄罗斯世界杯,FIFA第一次引入VAR(视频助理裁判)系统,目的是协助裁判进行更加公平公正的比赛。截至7月6日,俄罗斯世界杯一共使用VAR系统355次,改判14次。相比巴西世界杯,误判率从5%降至0.8%。因凡蒂诺在赛前也表明:“不愿今年世界杯决赛被裁判的错误判罚主宰”。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这项改变。ESPN今年3月引述英国热刺俱乐部经理的话,称VAR技术“把足球的激情都杀光了”:“足球与犯错息息相关。管理层会犯错,球员会犯错,裁判也会犯错,这才是正常的。”《华盛顿邮报》也撰文称VAR系统其实在破坏世界杯,它其实昂贵而无用。欧足联就拒绝使用VAR技术。

就像VAR技术掀起的一波波讨论,FIFA未来走的每一步都必将经历一声声质疑。从2015年FIFA爆发的一系列贪腐丑闻之后,不少球迷甚至学者追问,体量庞大且对外极不透明的FIFA还能继续屹立不倒吗?也有人做出另类的想象,认为体育的未来在线上,举办世界杯与否将变得不再重要。Hypebeast网站就撰文称电子游戏和体育已经不再是对立的。YouTube上一名用户在2014年制作了名为“未来的FIFA”的视频,将FIFA电子游戏和真实场景结合,说它才未来足球比赛的样子。这条视频被巴西球星罗纳尔迪尼奥转发,至今获得508万次点击率。但有意思的是,视频下方的评论区里,球迷们依然在

“我不喜欢它。现在进球之后我不知道该不该庆祝。它让比赛有了存疑的地方。”西班牙前锋科斯塔对《连线杂志》批评VAR系统。是否接受高科技,是竞技比赛越来越需要考虑的问题。网球、板球和斯诺克比赛都引入了“鹰眼系统”,让选手有机会对裁判的判断提出异议。橄榄球杂志《橄榄球世界》本月也刊文称,橄榄球届应该引入VAR这样借助科技,能多角度回看比赛的系统。理由是这能帮助杜绝赛场上那些“谁都看得出来的假摔”。但同时,就像科技取代人力的恐惧一样,也有人担心VAR等科技是种威胁。英超联赛官方今年1月就表态不考虑使用VAR系统,因为不允许任何事情在赛场上挑战主裁判的权威。



撰文 / 克莱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