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开发商举债买地可能引发恶果

发布日期:2018-07-13 16:27
摘要」中国总体投资增长在贸易摩擦升温之际陷入了停滞,土地投资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背后的情况也许更糟。



「或者 *OR」--不论是建设公路、机场还是高铁,搞建设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现在,总体投资增长陷入了停滞,这足以让人担忧。这些数字背后的情况也许更让人恐慌。

今年1-5月,中国的投资同比增长6.1%,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最低增速。就连这个数字也具有误导性,因为土地价格泡沫夸大了数据。2018年1-5月,名义房地产投资增长10%,其中土地投资增长69%,增速惊人。建筑安装行业实际投资下降了3%。

上一次土地价格如此飙升是在2014年初,几个月后价格暴跌,导致债券违约案例激增。于是决策者们匆忙收回打击影子银行的举措,转而推出规模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

这一次,为了购买昂贵的地块,房地产开发商再度大规模举债,资金通常来自影子银行。如果房价下跌,大部分债务很快将出问题。

这种情况让决策者再次陷入两难。一方面,他们需要放松货币政策,以避免投资降至过低水平,但同时又要不刺激土地价格泡沫且不令人民币承压;人民币承压会让开发商偿还大量美元债务的难度加大。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一直在尝试控制土地相关信贷,比如对用于棚户区改造的贷款加以控制。但是从更广的范围来看,中国又放松了信贷:中国关键短期利率自4月份以来已下降约20个基点,至2.7%。

在经历了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滑坡之后,中国央行一直在刺激投资,以及不引发其他泡沫(当时是股市泡沫)和资本外流这两个方面艰难地保持平衡。

资本管制方面的改善或可让中国政府现在更有能力放松政策,且不会引发导致金融系统不稳定的资本流出。与此同时,开发商住房库存的大幅减少,以及自2015年初以来工业产能过剩情况的显著缓解,可能意味着,住房和钢铁的价格不会降得很厉害,这也有助于企业偿还债务。

这是好的一面。但是如果中国的房价确实开始迅速下跌,或者大规模资本流出再次出现,那么未来12个月人民币和债市可能会再次遇上大麻烦。在美中贸易争端迅速升级的情况下,全球市场看起来并没有对此做好充分准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总体投资增长在贸易摩擦升温之际陷入了停滞,土地投资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背后的情况也许更糟。



「或者 *OR」--不论是建设公路、机场还是高铁,搞建设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现在,总体投资增长陷入了停滞,这足以让人担忧。这些数字背后的情况也许更让人恐慌。

今年1-5月,中国的投资同比增长6.1%,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最低增速。就连这个数字也具有误导性,因为土地价格泡沫夸大了数据。2018年1-5月,名义房地产投资增长10%,其中土地投资增长69%,增速惊人。建筑安装行业实际投资下降了3%。

上一次土地价格如此飙升是在2014年初,几个月后价格暴跌,导致债券违约案例激增。于是决策者们匆忙收回打击影子银行的举措,转而推出规模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

这一次,为了购买昂贵的地块,房地产开发商再度大规模举债,资金通常来自影子银行。如果房价下跌,大部分债务很快将出问题。

这种情况让决策者再次陷入两难。一方面,他们需要放松货币政策,以避免投资降至过低水平,但同时又要不刺激土地价格泡沫且不令人民币承压;人民币承压会让开发商偿还大量美元债务的难度加大。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一直在尝试控制土地相关信贷,比如对用于棚户区改造的贷款加以控制。但是从更广的范围来看,中国又放松了信贷:中国关键短期利率自4月份以来已下降约20个基点,至2.7%。

在经历了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滑坡之后,中国央行一直在刺激投资,以及不引发其他泡沫(当时是股市泡沫)和资本外流这两个方面艰难地保持平衡。

资本管制方面的改善或可让中国政府现在更有能力放松政策,且不会引发导致金融系统不稳定的资本流出。与此同时,开发商住房库存的大幅减少,以及自2015年初以来工业产能过剩情况的显著缓解,可能意味着,住房和钢铁的价格不会降得很厉害,这也有助于企业偿还债务。

这是好的一面。但是如果中国的房价确实开始迅速下跌,或者大规模资本流出再次出现,那么未来12个月人民币和债市可能会再次遇上大麻烦。在美中贸易争端迅速升级的情况下,全球市场看起来并没有对此做好充分准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总体投资增长在贸易摩擦升温之际陷入了停滞,土地投资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背后的情况也许更糟。



「或者 *OR」--不论是建设公路、机场还是高铁,搞建设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现在,总体投资增长陷入了停滞,这足以让人担忧。这些数字背后的情况也许更让人恐慌。

今年1-5月,中国的投资同比增长6.1%,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最低增速。就连这个数字也具有误导性,因为土地价格泡沫夸大了数据。2018年1-5月,名义房地产投资增长10%,其中土地投资增长69%,增速惊人。建筑安装行业实际投资下降了3%。

上一次土地价格如此飙升是在2014年初,几个月后价格暴跌,导致债券违约案例激增。于是决策者们匆忙收回打击影子银行的举措,转而推出规模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

这一次,为了购买昂贵的地块,房地产开发商再度大规模举债,资金通常来自影子银行。如果房价下跌,大部分债务很快将出问题。

这种情况让决策者再次陷入两难。一方面,他们需要放松货币政策,以避免投资降至过低水平,但同时又要不刺激土地价格泡沫且不令人民币承压;人民币承压会让开发商偿还大量美元债务的难度加大。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一直在尝试控制土地相关信贷,比如对用于棚户区改造的贷款加以控制。但是从更广的范围来看,中国又放松了信贷:中国关键短期利率自4月份以来已下降约20个基点,至2.7%。

在经历了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滑坡之后,中国央行一直在刺激投资,以及不引发其他泡沫(当时是股市泡沫)和资本外流这两个方面艰难地保持平衡。

资本管制方面的改善或可让中国政府现在更有能力放松政策,且不会引发导致金融系统不稳定的资本流出。与此同时,开发商住房库存的大幅减少,以及自2015年初以来工业产能过剩情况的显著缓解,可能意味着,住房和钢铁的价格不会降得很厉害,这也有助于企业偿还债务。

这是好的一面。但是如果中国的房价确实开始迅速下跌,或者大规模资本流出再次出现,那么未来12个月人民币和债市可能会再次遇上大麻烦。在美中贸易争端迅速升级的情况下,全球市场看起来并没有对此做好充分准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开发商举债买地可能引发恶果

发布日期:2018-07-13 16:27
摘要」中国总体投资增长在贸易摩擦升温之际陷入了停滞,土地投资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背后的情况也许更糟。



「或者 *OR」--不论是建设公路、机场还是高铁,搞建设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现在,总体投资增长陷入了停滞,这足以让人担忧。这些数字背后的情况也许更让人恐慌。

今年1-5月,中国的投资同比增长6.1%,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最低增速。就连这个数字也具有误导性,因为土地价格泡沫夸大了数据。2018年1-5月,名义房地产投资增长10%,其中土地投资增长69%,增速惊人。建筑安装行业实际投资下降了3%。

上一次土地价格如此飙升是在2014年初,几个月后价格暴跌,导致债券违约案例激增。于是决策者们匆忙收回打击影子银行的举措,转而推出规模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

这一次,为了购买昂贵的地块,房地产开发商再度大规模举债,资金通常来自影子银行。如果房价下跌,大部分债务很快将出问题。

这种情况让决策者再次陷入两难。一方面,他们需要放松货币政策,以避免投资降至过低水平,但同时又要不刺激土地价格泡沫且不令人民币承压;人民币承压会让开发商偿还大量美元债务的难度加大。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一直在尝试控制土地相关信贷,比如对用于棚户区改造的贷款加以控制。但是从更广的范围来看,中国又放松了信贷:中国关键短期利率自4月份以来已下降约20个基点,至2.7%。

在经历了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滑坡之后,中国央行一直在刺激投资,以及不引发其他泡沫(当时是股市泡沫)和资本外流这两个方面艰难地保持平衡。

资本管制方面的改善或可让中国政府现在更有能力放松政策,且不会引发导致金融系统不稳定的资本流出。与此同时,开发商住房库存的大幅减少,以及自2015年初以来工业产能过剩情况的显著缓解,可能意味着,住房和钢铁的价格不会降得很厉害,这也有助于企业偿还债务。

这是好的一面。但是如果中国的房价确实开始迅速下跌,或者大规模资本流出再次出现,那么未来12个月人民币和债市可能会再次遇上大麻烦。在美中贸易争端迅速升级的情况下,全球市场看起来并没有对此做好充分准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总体投资增长在贸易摩擦升温之际陷入了停滞,土地投资却以惊人的速度增长。但背后的情况也许更糟。



「或者 *OR」--不论是建设公路、机场还是高铁,搞建设一直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现在,总体投资增长陷入了停滞,这足以让人担忧。这些数字背后的情况也许更让人恐慌。

今年1-5月,中国的投资同比增长6.1%,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最低增速。就连这个数字也具有误导性,因为土地价格泡沫夸大了数据。2018年1-5月,名义房地产投资增长10%,其中土地投资增长69%,增速惊人。建筑安装行业实际投资下降了3%。

上一次土地价格如此飙升是在2014年初,几个月后价格暴跌,导致债券违约案例激增。于是决策者们匆忙收回打击影子银行的举措,转而推出规模庞大的经济刺激计划。

这一次,为了购买昂贵的地块,房地产开发商再度大规模举债,资金通常来自影子银行。如果房价下跌,大部分债务很快将出问题。

这种情况让决策者再次陷入两难。一方面,他们需要放松货币政策,以避免投资降至过低水平,但同时又要不刺激土地价格泡沫且不令人民币承压;人民币承压会让开发商偿还大量美元债务的难度加大。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一直在尝试控制土地相关信贷,比如对用于棚户区改造的贷款加以控制。但是从更广的范围来看,中国又放松了信贷:中国关键短期利率自4月份以来已下降约20个基点,至2.7%。

在经历了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滑坡之后,中国央行一直在刺激投资,以及不引发其他泡沫(当时是股市泡沫)和资本外流这两个方面艰难地保持平衡。

资本管制方面的改善或可让中国政府现在更有能力放松政策,且不会引发导致金融系统不稳定的资本流出。与此同时,开发商住房库存的大幅减少,以及自2015年初以来工业产能过剩情况的显著缓解,可能意味着,住房和钢铁的价格不会降得很厉害,这也有助于企业偿还债务。

这是好的一面。但是如果中国的房价确实开始迅速下跌,或者大规模资本流出再次出现,那么未来12个月人民币和债市可能会再次遇上大麻烦。在美中贸易争端迅速升级的情况下,全球市场看起来并没有对此做好充分准备。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